做条咸鱼吧 亦漫长,亦漂亮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文/朵爷

这几年感觉步入了“全民学车”的时代​‍‌‍​‍‌‍‌‍​‍​‍‌‍​‍‌‍​‍​‍‌‍​‍‌​‍​‍​‍‌‍​‍​‍​‍‌‍‌‍‌‍‌‍​‍‌‍​‍​​‍​‍​‍​‍​‍​‍​‍‌‍​‍‌‍​‍‌‍‌‍‌‍​。

我爸前两年突发奇想地报考驾照,光他一个人兴奋还不够,他还拉了我叔叔伯伯一起,我妈对此嗤之以鼻:别想了,一群老年人,电脑都不会用,还想考驾照?

言语有些刻薄,但我妈说得对​‍‌‍​‍‌‍‌‍​‍​‍‌‍​‍‌‍​‍​‍‌‍​‍‌​‍​‍​‍‌‍​‍​‍​‍‌‍‌‍‌‍‌‍​‍‌‍​‍​​‍​‍​‍​‍​‍​‍​‍‌‍​‍‌‍​‍‌‍‌‍‌‍​。

毕竟我爸,年过五十,连智能手机都不会使用,在社交网络快要垄断他所有交际方式的时候,终于无奈地开了一个微信​‍‌‍​‍‌‍‌‍​‍​‍‌‍​‍‌‍​‍​‍‌‍​‍‌​‍​‍​‍‌‍​‍​‍​‍‌‍‌‍‌‍‌‍​‍‌‍​‍​​‍​‍​‍​‍​‍​‍​‍‌‍​‍‌‍​‍‌‍‌‍‌‍​。

非要说起来,其实就是我妈用他的身份信息注册的,他只是在旁边看着。

微信的头像是我爸妈的合照,还用不知名的软件进行了图片美化,甚至还有一行发光字体:不离不弃,与君同行。我看到的时候扑哧一笑,我妈却在群里疯狂发语音:XX(我的名字)!XX(我弟的名字)!把你们的照片也发过来!我给你们修一下!

这么些年,我爸那个号也在我们家群里出现几次,一般情况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大家在群里发红包,我爸也会热情地参与。

发之前我妈还装模作样地通知大家:等下爸爸发红包。

然后拿起我爸的手机,给大家发红包。

好了,我们知道了,我爸只是我妈的小号。

种种迹象不难看出,我爸离网络时代有一定的距离,以及,我妈在一定程度上掌控……不,优化了我爸的人生。

话虽如此,但在正式考试之前,我妈勤勤恳恳地教了我爸一个月如何使用电脑。

因为驾照考试的科目一是电脑答题,我爸不会用电脑,我妈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她的陈年笔记本,每天晚上给我爸“魔鬼”教学——做题!

后来的一个月,我每天都接到我妈的控诉,内容雷同,情绪递进——

“你爸可真是没文化!”

“呵,他还在家砸鼠标呢!”

“可把我气死了,不会做还怪题目出错!”

“别考算了!”

……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我感觉我妈和那些网络上教子女写作业的崩溃双亲没有什么区别。

一个月之后,我妈的教学成果得到了验收——我爸以九十分的高分——也就是正好及格的分数——攻下了科目一,考完那天,我爸破天荒地在群里发了语音,声音里充满了得意:“哈哈,你叔没过!”

(……叔叔就在旁边。)

半年后,我爸终于成了一名新手司机。

回长沙那天,我去高铁站接他,一路上他都跃跃欲试:“你开太慢了,要不我来,我可以开XX码!”

我趁机拿出“老司机”的姿态教育他:“开车不是赛车!安全第一!而且,老爸,这里限速四十!再说,我开车非常好!”

因为生怕我爸开快车,后来我每隔一段时间就去询问我妈关于我爸的驾驶情况……

结果我妈向我告密——我爸已经两个月没有开过车了……

我心里一紧:难道是我太严格了,给了他压力?也不至于这么脆弱吧。

我妈:不是,不是,是他一个人不敢开,非要我坐在副驾驶才踏实……啊呀,我最近这几个月要参加广场舞比赛,哪里有空陪他出去……

我……感觉老年人秀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我妈后来也加入了驾考的队伍,理由是“你爸倒车技术太差了,看不下去”。

我爸嘴上吐槽着“瞎折腾什么”,却每周都按时送她去学车。

不知怎的,对此,我竟然生出一些感动来。

我其实挺喜欢他们这种“折腾”的,有时候,大多数人都觉得“年轻”和“年老”是有一道清晰可见的分水岭的。突然有一天,我们到了分水岭的另一边,被判定为“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便顺其自然地放弃了那些未做完的事,向往的美梦,以应该有的样子,去往后来的岁月。

从此,陷入了温暾的、按部就班的小半生。

啊,多无趣啊,但我感觉我们家的这对“老年人”不一样!

虽然到了一定的岁数,新奇的东西也总是让他们似懂非懂,但终归有些什么东西,能燃烧起他们的激情来,让他们又回到年轻时勇敢又骄傲的自己。

我以后也会像他们这样吧。

那天下班,天已经很黑了,我去停车场取车,收到了我妈小号私下里发来的消息,是一条语音——大概是她又给我发那些老生常谈的话。

上车之后,不知道是我的手碰到了什么,车上的蓝牙自动连接播放了那条消息。

居然是我爸发来的——“慢点开车,过年我们自驾出去玩。”

冬天到来的时候,白昼仿佛是忽地一下变得短暂。

但夜色,漫长,亦漂亮。

赞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