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酒且欢喜 带我回光年星河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长欢喜,设计专业,写字为乐​‍‌‍​‍‌‍‌‍​‍​‍‌‍​‍‌‍​‍​‍‌‍​‍‌​‍​‍​‍‌‍​‍​‍​‍‌‍‌‍‌‍‌‍​‍‌‍​‍​​‍​‍​‍​‍​‍​‍​‍‌‍​‍‌‍​‍‌‍‌‍‌‍​。

热爱的事物很多,想去很多地方,见很多有趣的人,然后遇见你​‍‌‍​‍‌‍‌‍​‍​‍‌‍​‍‌‍​‍​‍‌‍​‍‌​‍​‍​‍‌‍​‍​‍​‍‌‍‌‍‌‍‌‍​‍‌‍​‍​​‍​‍​‍​‍​‍​‍​‍‌‍​‍‌‍​‍‌‍‌‍‌‍​。

你要请我喝酒​‍‌‍​‍‌‍‌‍​‍​‍‌‍​‍‌‍​‍​‍‌‍​‍‌​‍​‍​‍‌‍​‍​‍​‍‌‍‌‍‌‍‌‍​‍‌‍​‍​​‍​‍​‍​‍​‍​‍​‍‌‍​‍‌‍​‍‌‍‌‍‌‍​。

已出版:《倾倾似我心》。

最新长篇小说:《半粒星辰》,现火热连载中!

文/长欢喜 新浪微博|@长欢喜HX

我在九月的中旬写十一月的专栏,不由得在脑海里想了很久那时的天气是怎么样的——冷不冷,有没有下雪?

突然想起好多年前的一天,那天是我生日,下了那年的第一场雪。我的生日在十一月的末尾,所以十一月应该是冷的吧?

前几天有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在朋友圈发了张结婚照,我惊讶了半天,想跟她说点什么,可对着她的聊天框看了半天,最后却又什么也没有说,就又关掉了。

我们真的好久好久没有好好聊一次天了,大概没有人会想到,我高三时整整一年,都是她在陪我度过。

她比我大一些,我读高中时,她读大学,我们在某个论坛里稀里糊涂地认识,又稀里糊涂地发现两人喜好类似,然后稀里糊涂地成为朋友。

她生日时我用五音不全的歌声给她唱《最重要的小事》,那时是冬天,天好冷,我在别的城市学画画,一个人坐在出租屋里,听她在电话的另一头笑我。

她看八月长安的《你好,旧时光》时,给我留言:“等我看完,一定要给你寄一套。”

2012年,传说中的世界末日那天,她在零点发消息给我:“生日快乐呀!”

我想了好久,确定那天不是我的生日,给她回去问号。过了一会儿,她在微博转发里@我,她转发的那条微博大意是讲:过了末日这一天,我们都相当于是重生一次了,所以过去的烦恼与不快都留在过去吧,要往前走,迎接我们的第二人生。

我早已经不记得这件事啦,有天清理旧微博时,突然看见它,回忆了好久那时的事情,心里突然就觉得有一些难过。

我以前总觉得自己是那种在感情里特别冷静的人,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我都格外拿得起、放得下,走了就走了,很少会挽留,绝对不回头。我也很少去想这些事情,因为渐行渐远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在与对方完全断掉联系之前,我早就做好准备了。

哪怕是2017年的夏天,我要去青海玩儿,路过西安,恰好那天她也在,我们匆促地在火车站见了一面。

那是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面,可我发现我居然一点也不激动了。

好多年前我们天天在微信里哀号——“好想去见你哦”“想跟你一起去旅游”……可现在我们见面了,却再也没有当初的心情了。

很小的时候我就明白,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不过是一段路的关系罢了,恰好这段路我们同行,再往前走时,我们不适合再同路了,然后再遇见新的同行的人。

人生就是这样,不断地遇见,再不断地告别。

所以我以为对于这种事,我早已经想得很通透啦,但实际上,人又不是草木,哪里能真的那么冷静啊!

前两天我在家整理旧物,在一沓信件里翻到不知道哪一年我寄给她、又由于种种原因被退回来的挂号信。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只是我当时很喜欢的几张明信片,我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你不许笑我的字丑啊!

当然她没有笑我,因为她压根儿就没有收到。

但这些都被我妥帖地收藏起来啦。

我的小匣子里真的收了好多东西——日记、大家给我寄来的信和明信片、朋友用一堆可口可乐帮我兑换的五月天限量版公仔,甚至是某本于我意义非凡的书的收据……

虽然明知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短暂又脆弱,大家将来或许都会走散,但仍特别特别感恩在我人生的每一个阶段与我同行的人,因为有你,我的日子才变得五彩斑斓呀。

赞 (19)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5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