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请别侮辱我的美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文/石醋醋

简介:我叫付药芯,祖上三代都是名医,可到了我这代却人人都骂我庸医​‍‌‍​‍‌‍‌‍​‍​‍‌‍​‍‌‍​‍​‍‌‍​‍‌​‍​‍​‍‌‍​‍​‍​‍‌‍‌‍‌‍‌‍​‍‌‍​‍​​‍​‍​‍​‍​‍​‍​‍‌‍​‍‌‍​‍‌‍‌‍‌‍​。于是我只能另辟蹊径,去设计衣裳,希望能引领都城的时尚潮流​‍‌‍​‍‌‍‌‍​‍​‍‌‍​‍‌‍​‍​‍‌‍​‍‌​‍​‍​‍‌‍​‍​‍​‍‌‍‌‍‌‍‌‍​‍‌‍​‍​​‍​‍​‍​‍​‍​‍​‍‌‍​‍‌‍​‍‌‍‌‍‌‍​。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说我医术不行,审美也残次!不过幸亏还有一个傻子王爷天天穿着我设计的衣裳招摇过市,只是没想到他根本不是因为欣赏我的设计……

一、傻子不懂你的美

天刚蒙蒙亮,锦王的贴身小厮便在我的门外开始号:“付御医!我家王爷不好了!”

我被他的破锣嗓子吓得一个激灵,抓了两下鸡窝头就从床上蹦了起来,裹上衣裳就冲了出去,一脸紧张地问:“王爷怎么了?”

自从二十天前我进了锦王府之后,我每天早上就再也不是被鸡叫醒,而是被锦王的贴身小厮准时号醒,也不知道身为纨绔的锦王为什么起得比鸡还早!

小厮一脸的难以言喻,让我赶紧跟着他去瞧瞧​‍‌‍​‍‌‍‌‍​‍​‍‌‍​‍‌‍​‍​‍‌‍​‍‌​‍​‍​‍‌‍​‍​‍​‍‌‍‌‍‌‍‌‍​‍‌‍​‍​​‍​‍​‍​‍​‍​‍​‍‌‍​‍‌‍​‍‌‍‌‍‌‍​。

我被他严肃的表情搞得有点心慌,连药箱也忘了拿,赶紧跟在他身后,到了宋锦的门外,然后一把被小厮给推了进去。

我被他推得一个踉跄,刚想骂两句躲在外面的小厮,却不想抬头就看见了正在镜子面前试衣裳的宋锦。我的眼睛霎时弯成月牙状,赶紧上前打量宋锦。

只见他身着一身翠绿长袍,紧紧箍住的腰带把他的劲腰显露无余。一只袖子为长袖,而另外一只袖子则被裁了,把他强劲的臂膀露了出来,裸着的手臂上系着同色的腕带,飘逸中又显得他孔武有力。

我点点头,然后竖起大拇指夸道:“王爷穿上这一身衣裳,实在是光彩照人。这衣裳的混搭风将王爷的儒雅和狂放发挥到了极致,真是顶好的设计!”

“果然,你也这么觉得!”宋锦一脸满意的微笑,然后看了一眼外面眼睛里写满了“王爷疯了”的小厮,瞧着我道,“所以,外面那些认为本王的衣裳不好看的人……”

我上前将他衣裳上的褶皱抻平,满意地道:“王爷宽心,他们都是傻子,不懂艺术的,所以根本不能懂王爷您的品味!”

“本王也是这么觉得的,把你叫过来也是让你来看看本王的新衣裳。”宋锦晃着到床边,拿出来一本叫《锦衣夜行》的服装图册,指着上面的另外一件衣裳对我道,“你觉得这件设计怎么样?”

我“啧啧”道:“棒!也不知道是哪位天才设计的衣裳!就这本画册上的衣裳,王爷就是最佳代言人,要是穿着出去,肯定能风靡整个都城!”

宋锦听我这么说,不着痕迹地抖了几下,然后瞧着我笑得好看。

我一抬头就看到了他的笑,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宋锦看着我呆愣的样子,眼神在我的脸上来回流转,最后轻咳,出去将图册交到小厮的手上,并吩咐道:“去,告诉裁缝,把本王刚才指的那套衣裳做出来。”

小厮领命而去,整间屋子里就只剩下我和宋锦两个人。

我咽了口口水,看着他回过头一步一步地走向我。我的心像被牵在了他的脚尖上,随着他的脚步而跳动。

“至于你……”他站在我的面前轻声道,“本王的药怎么还没有端来?”

二、《锦衣夜行》

他虽然没有苛责,但我却霎时回了神,忽然记起来我毕竟还是个来照顾他身体的御医,于是赶紧忙不迭地跑去厨房给他熬药。

宋锦得的病并不是什么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而这个精神上的犯病,也被我推测为装病的概率比较大。

事情是这样的——

一个月前,陛下决定给自己这个唯一的弟弟安排婚事,于是便让他和丞相的千金小才女赵婉相亲。

虽然全都城的人都知道这锦王是个纨绔,但毕竟他的颜值极高,平常上街的时候都有姑娘将手绢和瓜果扔到他的车上,于是赵婉便同意了这次相亲。

却不承想这锦王也不知是发了什么疯,相亲那天穿了一件深领的衣裳,整个胸膛都露了出来。虽然姑娘们全程都收到了福利,却把一直读圣贤书的赵婉给吓了个够呛。不仅白天没和宋锦说上两句话便仓皇而逃,甚至半夜的时候还一时想不开,觉得参不透这个世界,投湖自尽了。

于是权倾朝野的赵丞相不干了,直接在早朝上要陛下给他一个说法。陛下无奈之下便让我们太医院派人来给锦王看病,院首在几方压力之下,最终摇摇头,指着自己的脑袋,得出了一个结论——

锦王的脑子,瓦特了。

这病虽然不死人,却也不能受刺激,只能好好养着。

那天晚上院首回来之后,把我叫到他的面前,语重心长地道:“付药芯,你说你爷爷是上一届的太医院院首,虽然你爹没当太医去游历了,但你们付家也算是世代从医,怎么你的医术就这么差呢?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你要是把锦王照顾好了,等你回来我就让你治人。”

我点点头。

于是我便接到了我在太医院里,在给贵妃的喵喵顺毛之后的最重要的任务,到锦王府照顾锦王的病情,专门给他煎药。

因为这给宋锦的药是院首配好交给我的,我只需要给宋锦煎药,然后盯着他喝掉就可以了。

任务虽然简单,但毕竟关乎我的前程,于是每天我都会盯着锦王把药喝光之后才离开。

我正想着,便闻到一股子烧煳了的气味。我一瞧炉子的火已经被扑出来的药汤给浇灭了,于是赶紧伸手去将药倒了出来。

可这一不小心,我的手就烫红了一片。

我撇着嘴吹了吹手指,然后端着药碗回到宋锦的书房。

他正在书房里对着一本书研究,看我过来便把书放下,对着我笑。

我看着他的笑,本来酸痛的手指好像也没有刚刚那么疼了,我把药碗放到他的桌面上:“王爷喝药。”

他本来是看着我的,但一抬手端碗便看见了我来不及收回去的手。然后他眉毛一蹙,伸手将我的手抓了回去:“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手掌温热,我的心在被他抓住手的一刻怦怦跳快,于是赶紧道:“没……没事的,就是刚刚不小心!”

虽然听我这么说,但他的眉毛还是没有舒展,抓着我的手轻轻地呼了两口气。

我抖了一下,然后把手抽回来藏在身后,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连看都不敢看他,只磕磕巴巴地道:“王……王爷赶紧喝药吧。”

宋锦瞧了我一眼,乖乖地拿起药一口口地喝了下去。

然后我继续道:“王爷,我今天上午有点事要出去一趟,午饭之前肯定回来给你煎药。”

宋锦看了我一眼,也没追问我要去哪里,只点了点头。

等收了药碗之后,我便回了房间,将一摞画稿装到背包里,从王府出去。

七拐八拐之后,我便到了四味书坊,看到了正在打算盘的薛晓晓。我坐在她旁边,把画稿给拿了出来:“晓晓我跟你讲,这是《锦衣夜行》的第二卷,这次我设计的衣裳绝了!肯定能引爆都城的时尚圈!”

三、请不要侮辱我的审美,谢谢

我付药芯,虽然家中世代从医,而我也因为我爷爷的缘故进了太医院,但无奈医术实在是差,平常只能打打杂,给贵妃的喵喵顺顺毛,所以生活十分拮据。

《锦衣夜行》是我设计的一本服装时尚样稿,虽然每次拿到裁缝铺去推荐的时候,他们都因为怀疑我的审美而把我赶出去,但我依旧坚信,这本画稿最终能引领都城的时尚潮流。

幸亏我还有一个开书坊的闺密能把我设计的衣裳画稿在书坊里装册刊登,赚点零用钱。

薛晓晓从账本里抬起头,瞟了我手上的画稿一眼,然后一脸震惊地接过我的画稿:“付药芯,你这设计怎么越来越……”

我一脸期待:“怎么?是不是越来越好了!”

薛晓晓摇摇头,一脸“没救了”的表情看我:“是越来越烂了,你给我解释一下,你明明画的是男人的衣裳,这衣摆上的大烫金牡丹花你给我解释一下?”

我眨眨眼:“你不觉得特别贵气吗?”

薛晓晓叹了口气:“付药芯,我觉得你在治别人之前还是先治治自己的审美吧​‍‌‍​‍‌‍‌‍​‍​‍‌‍​‍‌‍​‍​‍‌‍​‍‌​‍​‍​‍‌‍​‍​‍​‍‌‍‌‍‌‍‌‍​‍‌‍​‍​​‍​‍​‍​‍​‍​‍​‍‌‍​‍‌‍​‍‌‍‌‍‌‍​。真的,你的审美根本没长在大众的审美上。”

“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作品!”我一声冷哼,“况且,最近连锦王都穿我设计的衣裳呢,他一穿上,别提多帅了!”

“拜托,那是他本人帅,他就算什么都不穿也是帅的好吗!”薛晓晓一转念,忽然道,“对了,最近好像‘明月照’要举办一个名师设计大赛,获胜的人不仅有丰厚的奖励,而且还可以获得为都城第一公子设计衣裳的机会,我觉得你可以去试试。”

我眼里放光:“你也觉得我能赢?”

薛晓晓摇摇头:“不不不,我只是想让大众的审美打消你这个设计衣裳的梦。”

听薛晓晓说,这个名师设计大赛举办的时间在三天后的晚上。正好在晚饭过后,时间刚刚好。

我这次没告诉宋锦,只是告诉管家我回太医院一趟。毕竟我这次是匿名参加的比赛,要是被人认出来,我就真的不用混了。

比赛地点在“明月照”。

“明月照”是一家酒楼,老板是都城第一公子“柳公子”。听说他饱读诗书,整个一翩翩公子,却不喜官场,只喜欢游戏山水,所以就开了这么个“明月照”。

只不过他在一个月前忽然闭门谢客,“明月照”的所有事情都由管家打理,而这次给他设计衣裳,也是用在下个月的六月六采香会上。因为年初的时候就定好了他是发起人,所以这件事情他不能推辞。

为了保密,我在脸上蒙了块手帕,交了报名表后,就等着比赛开始。

这次的衣裳是要在采香会上穿的,所以题目也是关于采香会,所有的画稿都是匿名提交上去让评委判定到底哪件作品好。

我颤巍巍地等在下面,却不想评委里竟然传出了我耳熟的一个声音。

“哎?这件衣裳的设计风格很是眼熟啊……叫设计师上来,让本王看看。”

果然,那边的话音刚落,我便被带到了前面。

宋锦的声音传过来:“就是你设计的这张画稿?”

“嗯,是。”我刻意压低声音说话。

宋锦死盯着我瞧:“我看你的画风和《锦衣夜行》的作者有些像,你们是一个人?”

我只得承认:“是的,在下就是《锦衣夜行》的作者。”

“果然是你!”

只听得宋锦轻声笑了一下,然后就慢慢晃到了我的面前站定。

他没有伸手揭开我的面纱,不过我有一种感觉,他肯定认出我了。于是我低着头,看着他正对着我的脚尖,磕巴道:“王……王爷。”

宋锦小声地“嗯”了一声,然后用只有我们俩能听到的声音问我:“付药芯,你想赢吗?”

我一愣:“王爷认出我了?”

宋锦不置可否:“你身上的草药香隔老远就能闻到。”

我皱了皱眉,啧,百密一疏啊……

宋锦不经意地拽了拽我的袖子:“你到底想不想赢?”

我点头,傻子才不想赢。

宋锦看着我的样子,对我说道:“我能帮你赢,不过你赢了之后要答应帮我办一件事。”

我愣了愣,还没等答应,宋锦便对着评委团道:“本王觉得这件衣裳设计得就不错,本王很是欣赏。要不然就是她吧。”

我拽了拽他的衣角,小声问道:“王爷说话管用吗?”

他悄悄握住我拽着他衣角的手,然后攥到手心里,悄声道:“怎么不管用?本王可是这场名师设计大赛的最大金主,说话自然管用。”

他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浑身都散发着金光。

他一撇头,就看见我正愣愣地盯着他。

他被我看得浑身发毛,问道:“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没……”我摇摇头,然后看着他,虔诚地道,“就是想由衷地叫您一声‘爹爹’。”

四、给你小心心

果然,有了最大金主的发话,宋锦又是王爷的尊贵身份,谁也不会因为这么件小事跟他硬刚。虽然大家对于这个结果颇有争议,但最后还是定下我的作品给柳公子穿。

而宋锦让我办的事情,就是让我在给柳公子量尺寸的时候,给他带一封信过去。

信的内容我不知道是什么,而且那个传闻中的神仙柳公子在我看来容颜也不及宋锦一半,所以我连多看他两眼的心思都没有。

等我把尺寸和样式送到制衣坊,仔细叮嘱完,再回到王府的时候,小厮又在门前东张西望地堵我。看我出现,他叫道:“付御医,我家王爷又……”

“停!”我止住他,“你还是直接带路吧,每次让你传点什么话,总感觉你家王爷要不行了一样。”

“哎哟,这次可是真出事了!”

据小厮说,宋锦晚上吃完药之后,就收到了前几天去定做的新衣裳。没想到才刚试上身,宋锦便喘不过气来,直直地倒在了床上,捂着胸口说疼。

我这么一听,心下也着急了起来,赶紧到了宋锦的卧房,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床上的他。

他脸色苍白、呼吸困难,这个难受样真不像是在装。

我扑上去,赶紧把他的手腕扒出来,仔细地用我并不精明的医术给他把了脉,发现他的脉象虽然快,却并不混乱。

于是我又看了看他新做的衣裳。

颜色、样式都是我《锦衣夜行》里面的款,只不过……

他胸口的束带为什么会嵌上白玉?

我伸手将他的胸口的束带给解开,周围的人以为我兽性大发,都捂住了眼睛。而宋锦在阻拦不住被我硬生生地扯开了束带之后,便能喘过气来了。

我叹了口气:“王爷,我们要炫富也不至于把这么重的东西系在胸口上吧?另外,衣裳小了、紧了,你都不会找一下原因的吗?”

宋锦看着我的脸色微变,也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本王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找你,本王还以为是自己身体有问题呢。”

“呼吸不畅导致胸口疼痛,王爷说能有什么问题?”

宋锦听着我的话,忽然瞧了我一眼,然后蓦地挪开眼神,伸手将被我扒开的胸襟给拉上,小声地喃喃道:“本王以为,是相思病嘛……”

我:“啊?”

宋锦的问题只是虚惊一场,但今天这一场可把我给吓坏了。我忽然想,要是自己的医术跟爷爷一样高明就好了,这样在一些事情面前,我也可以竭尽全力。

回屋之后,我便把《锦衣夜行》第三卷的草图给放到了一边,将压在药箱底下的我爷爷给我留的医书《付医经》拿出来,准备翻一下​‍‌‍​‍‌‍‌‍​‍​‍‌‍​‍‌‍​‍​‍‌‍​‍‌​‍​‍​‍‌‍​‍​‍​‍‌‍‌‍‌‍‌‍​‍‌‍​‍​​‍​‍​‍​‍​‍​‍​‍‌‍​‍‌‍​‍‌‍‌‍‌‍​。

这是我爷爷给我留下的书,是我们付家世代行医的准则,我爹医术好,不用看它,自然这医书就在我这里了。我爷爷说这书不要外传,但我的医术实在是差,所以偶尔会带着医书去问院首。

宋锦“有病”在身,院首跟我说给他开的只是普通安神的药,所以我一直觉得宋锦的病是装的。

可我今天给他把了一下脉,虽然我医术不精,但还是能感觉出来他脉象中的不对。

于是我翻开太医院给宋锦开的方子,然后把我从太医院打包回来的药包拆开,一样一样对下来。

就是我们《付医经》的安神方啊。

我瞧着这些药,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于是我将混在一起的药给分开,挨个上称。果然,里面的当归数量远比药方中的要多,而当归一多,比例不对之后,便会和这方子里的其他药材发生反应。这样不仅会嗜睡,昏昏沉沉的,吃到三十日之后,不仅行为和神经会和以前有很大的偏差,更厉害的会痴傻。

我拿着医书跑到了太医院,找到了还没有回家的院首。

院首看到我也并不惊讶,笑道:“怎么,来拿药?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

我没有回他的话,只是问道:“院首,为什么太医院给宋锦开的方子里面,当归的数量多了这么多?这样下去的话,宋锦会出事的!”

院首见我这么问,也并不是很惊讶。他将医书塞到我怀里道:“付药芯,你只管按照我吩咐你的去做就好了,毕竟这是陛下的意思。”

“陛下?”我瞧了瞧他往上指的手指,猜测道,“陛下想要宋锦死?”

“哎,可别乱说!”院首捂住我的嘴,“圣意岂是我们能胡乱猜测的!”

走回去的路上,我忽然有些发抖。

朝堂不稳当这我是知道的,我从不参与朝堂上的任何事情。但是我也知道,朝堂之上,除了陛下外,便是赵丞相的天下。他为臣多年,朝堂上的人脉盘根错节,岂是一个青年皇帝能搞得动的。

而宋锦虽然是陛下的兄弟,多年以来都是纨绔一个,只不过这一次宋锦和赵婉相亲,难道陛下是怀疑宋锦站到了赵丞相一边?

我越想越心惊,只好快步走回王府,想要告诉宋锦。

我走到王府门口时已经很晚了,却不想我还没进去,便发现宋锦一身黑衣从王府出来。他脚步快,我来不及叫他,只能跟在他身后。

等我追上他的时候,竟发现他站在了一个湖边,好像在等谁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我便看见柳公子从暗处而来。两个人在湖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直到柳公子离开,宋锦依旧站在那里。

“出来吧。”然后我便听到他冷声说了一句,又叫我的名字,“付药芯。”

五、我觉得,还可以抢救一下

我愣了一下,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可是被他发现了就只能出现,于是我站到他的面前,有点尴尬:“那个,我看你在等人,所以就没叫你……”

只见他冷冷地瞥我一眼,道:“付药芯,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随即一想,猜测道:“你看了我和柳公子的信?”

“信?”我一脸蒙,“没有啊。”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们俩在这里见面的?”

我真是冤:“我不知道你等的人是他啊,我是刚刚回王府的时候看到你出来,我想跟你说些急事,所以才跟着你来的!”

“好,那你说说看,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我气冲上头,盯着他。他这哪里有吃了药变傻的样子啊,这是药的计量不够大还是时间没到啊,我看他可是精明得很啊!

我沉了口气,刚想着怎么跟他解释这件事,可没想到一道银光闪来,我便看到身后有一道黑影冲他而来。他将我一拉,挡在了我的背后。

那剑上倒影的银色月光十分刺眼,一看就是一柄吹毛立断的好剑。

我想着要是就这么捅下去,我生还的概率真的不大,可要是含冤而死就真的太憋气了。于是我看着宋锦的眼睛,真诚地道:“宋锦,我真的没有偷看你的信。”

宋锦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喝了我一声:“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个!”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便觉得身子一轻,他用力将我甩开,自己迎上了那柄剑。

而我眼睁睁看着他被捅了一个窟窿,可我的身子被他一甩,正好掉进了旁边的湖中。

我连帮他止血都做不到。

而且……

我还不会游泳!

现在是五月的天气,岸上春意甚浓,可湖中的水依旧冰冷刺骨。

我的衣裳瞬间被湖水浸湿,本来轻薄的春装在遇水之后却像是一块大石坠在我的身上,拽着我不断下沉。肺部的空气也被周遭的水挤压,剩得越来越少。

我忽然觉得,在被捅死和淹死之间,或许还是被捅死好一点,毕竟要是被人发现还能抢救一下。

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扑通”一声,我身边溅起一片水花。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发现竟然是刚刚中了剑倒在地上的宋锦。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身上的血在水里化开,心忽然像被针扎一样疼。

他真的是吃药吃傻了吧!自己身上还流着血呢还下来捞我!

我一张嘴,水就灌了进来。

我赶紧扑腾了两下,然后就看他游了过来,搂住了我的腰,贴近了我的唇。

一口空气渡了过来,我也缓过了神。

却没想到他在入水之后也没了力气,幸好还有他身边跟着的暗卫,将我们俩捞了上来。

上岸之后,我喘匀了气息,吐了几口水,才仰在岸边小声问他:“宋锦,你干吗下来救我?你刚才不还在怀疑我嘛……”

我声音小小的,委屈却很大。

他的脸色惨白,呼吸都轻得若有似无,此刻只半眯着眼睛瞧我,最后笑道:“因为,我信你了……”

我心里一甜,还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宋锦已经没了气息,彻底地昏死了过去。

六、没有,不是,别瞎说!

自从宋锦把我捞上来之后,他发高烧整整昏迷了三天。

其间院首来看过宋锦,都认为宋锦没事,就是身体太虚,只说让拿凉帕子敷着额头就好了。临走的时候还“刻意”叮嘱我,让我好好地给他喝之前的安神方,让他强健体魄​‍‌‍​‍‌‍‌‍​‍​‍‌‍​‍‌‍​‍​‍‌‍​‍‌​‍​‍​‍‌‍​‍​‍​‍‌‍‌‍‌‍‌‍​‍‌‍​‍​​‍​‍​‍​‍​‍​‍​‍‌‍​‍‌‍​‍‌‍‌‍‌‍​。

我虽这么应着,却偷偷地将多余的当归拿了出来。这样的话,这安神汤就真的只是一剂补药而已。

可是就这样,宋锦却依旧没有醒。

十天之后,我没等到宋锦醒过来,反而等到了陛下着人来将我带去宫中。

我被人推推搡搡地押到了宫里的死牢之中,我从来都没有进过这样的地方,刚被推进去便能感受到森森的寒意和压抑。

我被人押着推到了审讯室,然后被绑在了木桩之上。

整个审讯室黑漆漆的,只有几道微弱的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我被绑着的木桩上隐隐还有血迹。

我颤抖着,看着推门进来的几个人。

先是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后面的人唯唯诺诺地跟在他身后。他被人服侍着坐在了上位,身后的人也站定。

我透过微光一瞧,小声地道:“参见陛下,不知陛下将微臣押至此处,所为何事?”

陛下只比宋锦大一岁,年轻得很,但隐隐之中已经将帝王之气显露出来。

陛下扫了我一眼,随手一挥,跟在他后面的院首便上前指着我斥责道:“微臣日前给锦王诊治,发现锦王脉象混乱。后微臣查明是御医付药芯给锦王的药方里竟然擅自更改药量,以致锦王如今昏迷不醒。”

我愣在原地,看着院首,满眼都是震惊,大吼道:“我不是,我没有!这药是我在太医院直接拿回来的!”

院首盯着我,跟原来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给王爷的药方,是《付医经》里的方子,医书只有你们付家自己的人才能看,药方里的剂量也是你亲自配比的!”

我忽然明白,他专门用《付药经》里面的药方,就是早想好了,一旦东窗事发,就将祸事全推在我的脑袋上!

“你这老贼!”我气冲上头,他竟然这么赤裸裸地往我身上泼脏水!

我辩解道:“陛下明鉴!微臣学医初心为悬壶济世,虽然现在医术不精,但仁心未改!”

我疯了一样继续道:“更何况微臣喜欢锦王,又怎么可能去毒害他!”

还没等我说完,外面就有人冲过来打断了我的话。

“报——锦王于半个时辰之前薨逝于锦王府。”

听着侍卫来报,我整个人都僵在那里。明明刚刚我出来的时候,宋锦还好好的啊!

呆愣之后我开始挣扎,想要挣脱掉束缚着我的绳索。我一边挣扎一边喊:“不可能的,宋锦才不会死!那药顶多会让他变傻,才不会死人,况且我已经把药给换了!怎么可能……”

我这么喊着,全然不知会被院首抓住错处和漏洞。

院首听我这么说,赶紧道:“陛下明察,听付药芯此言便知她知道药有问题!如今锦王薨逝,定与她有干系!”

我说不出话来,脑袋里一片空白,被宋锦的死讯填得满满的。

直到听到陛下命侍卫“带下去”,我又被关进死牢里的时候,才渐渐接受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锦王薨逝。

宋锦死了……

我将自己缩得小小的,蜷在墙角。

外面的日头渐渐落下,唯剩下一缕幽光从小天窗照进牢房。

我咬着手指,虽然不想哭,但一抹脸上,全是冰凉的泪。

直到第二天,我才出了死牢,被带到了大殿上。

我看着座上的陛下,还有站在一旁佝偻着腰,眼睛里却闪着精光的赵丞相。

“陛下明察!锦王之死确实与微臣无关,微臣给锦王的药是从御医院拿来的,并不是微臣自己配的。”

陛下抚了抚额头,一脸疲惫,声音沉稳,带着压抑的怒意:“那你给朕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知道那个药方有误?”

我平静地道:“之前微臣医术不精并未发现,但后来微臣发现了,便去太医院质问院首。”

“那你为何将此事隐瞒下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回想起院首跟我说的话“是陛下让我们做的”,但现在我要怎么说?

我看了一眼院首,他好似笃定我不敢说一般,我见他悄悄与赵丞相有一个眼神的交流。于是我狠了狠心,向陛下深深地拜下:“院首说,他是奉陛下之名开的药,要我不要声张。”

“荒唐!朕何时下过这样的旨意!”陛下震怒,狠狠地拍了两下龙椅。

满朝文武百官齐齐跪下,三呼“陛下息怒”。

院首爬着到我的面前,道:“陛下明察,微臣从未这么说过,定是这付药芯私下得了命令,才会如此做!”

院首这么一说,便像是我为了拉他下水所编造的谎言。

我心里一急,却不知该如何佐证,只能呆看着面前的陛下,深深地拜倒:“请陛下明察。”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赵丞相却幽幽地道:“定是这小小太医污蔑陛下弑杀手足兄弟,不如将此人交给臣,让臣去查明真相,好还陛下清白。”

赵丞相虽然伏身说话,声音也不大,可话里的阴森算计丝毫不加掩饰。

陛下虽以手扶额,却摆手道:“算了吧,这样胡言乱语污蔑朕的人,还是死了清净。”

说罢,陛下摆手示意周围的侍从。不过一会儿,他们便端了一杯酒放到了我的面前。

“付太医,陛下赐酒。”

我心一凉,陛下这是打算将罪责全都推到我的身上?

我端起酒杯,对着陛下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过我们付家世代忠良,从未有过叛君之心。望陛下明察!”

说完,我便一仰头将酒喝下。

我倒在了地上,被人抬了出去。恍然间,我好像看到了宋锦的影子。

七、只穿给你看

我再醒过来的时候,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守在我床边的宋锦。

我本来还有点模糊的意识在看到他的时候猛地清醒,我颤抖了一下:“宋……宋……宋锦?你诈尸了?”

后来一想,不对啊,我好像也死了。

于是我看着他继续道:“这里是阴曹地府?”

“我信你。”宋锦看着我松了一口气,看着我还知道害怕,伸手敲了敲我的脑门,轻笑道,“你清醒一点,看清楚我到底是人是鬼。”

我抬手抓住他轻敲我额头的手,细细地一握,竟然是热的!

于是我惊道:“你没死?”

他点头​‍‌‍​‍‌‍‌‍​‍​‍‌‍​‍‌‍​‍​‍‌‍​‍‌​‍​‍​‍‌‍​‍​‍​‍‌‍‌‍‌‍‌‍​‍‌‍​‍​​‍​‍​‍​‍​‍​‍​‍‌‍​‍‌‍​‍‌‍‌‍‌‍​。

我掐了自己一把:“我也没死!”

他笑着解释:“是啊,我们俩都没死,都好好地活着。”

然后我盯着他:“宋锦,真不是我下的毒……”

宋锦瞧了瞧我,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嗯,我相信你。”

我心下一放松:“你为什么信我?”

宋锦摸了摸自己腰侧的剑伤:“那天晚上来湖边刺杀的人的目标不是我,是你。”

“而且,如果陛下给院首示意让你给我下药,为什么还要把你抓起来?”

我有点冷:“所以,不是陛下让院首这么做的?”

他点头。

我顿了一下:“可是,这跟你诈死有什么关系呢?”

宋锦点头,随意地倚在床边,神色放松:“只有先顺了他们的意,才能发现他们的目的。要不然怎么才能引出来狐狸尾巴呢?”

宋锦说,其实指使院首给他换药方的是赵丞相,而赵婉的死也是因为赵丞相。

赵丞相把持朝政多年,早已有不臣之心。但他的年龄渐大,已呈日薄西山之态,而且陛下势力渐厚,于是便想放手一搏。

陛下只有一个弟弟便是宋锦,于是赵丞相授意自己的女儿与他相亲,让大家以为锦王与赵丞相联手,然后等婚后便让赵婉杀死宋锦,到时候再嫁祸到陛下的头上,给他安一个弑弟的罪名,让他失了民心。

可赵丞相没想到赵婉会不同意。

那次见面不仅宋锦假装疯了的样子穿了一身不着调的衣裳,赵婉也将自己不喜欢宋锦的事情对他说了,并且当晚找了她的相好柳公子打算私奔。却没想到在被追的过程中,失足落进湖中。

于是赵丞相便直接派了太医院院首,借我的手给宋锦下毒。

被我发现药有问题后,他就派人来刺杀我。刺杀不成,他又直接恶人先告状,将罪责推到我的身上。

不过宋锦早已经察觉,他这么多天也从来没有昏迷,都是演给赵丞相看的一场戏而已。

但他一定要演完这出戏才能引出赵丞相的狐狸尾巴。

于是他才顺水推舟,和陛下合作诈死,只为引出赵丞相。

为了救我,他只能把毒药换成假死药,赐死我,将我送出来。

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赵婉的死跟你没有关系的?”

他回答道:“因为那天晚上柳公子约着和赵婉私奔,却因为安排‘明月照’的事情耽搁了一阵。后来他赶到的时候,发现赵婉正在水里挣扎。他自己害怕,不敢出来,而赵丞相就在岸边带着人一脸冷漠地看着,所以他才将自己关起来不见人,直到我去找他,他才出声作证。”

我浑身一阵发寒:“因为不肯合作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就杀了女儿,这也太可怕了吧。”

宋锦没有回答,只是将我抱得更紧。

“如今陛下已经知道了赵丞相的计划,剩下的事由皇兄来做就可以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皇兄一定会肃清朝野的。”

我默默地道:“可是你不做王爷了,听起来好亏的样子啊……”

他瞧了我一眼,悄悄搂住了我的腰:“才不亏,用这么一个早就做腻了的王爷爵位换一个媳妇,这事不亏。”

我捏了他的腰侧一下:“谁是你媳妇!”

他笑嘻嘻地躲着,然后贴着我的耳朵道:“那天你在牢里跟皇兄说喜欢我的事情,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我十分惊讶:“你听到了!”

他笑道:“我就混在那群侍卫当中,当然一字不落地听到了。”

我撇撇嘴有些不开心,好像从头到尾被利用又伤心的人只有我一个。而且他穿我的衣裳也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符合“疯子”的身份!

到头来,好像我才是那个吃多了药的傻子!

于是我一生气,放开了搂着他的手,背过身去。

他拉了拉我的手,被我一把甩开。

他哼哼着,有点委屈地道:“虽然我骗了你,但我也好歹救了你两次啊,你不应该以身相许吗?”

他继续道:“而且,我感觉你也不亏啊。”

我瞪他,吼道:“我不亏?我先是被人利用,然后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赐死,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啊!”

说完,我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他愣了一下,然后赶紧过来哄:“我知道诈死惹你生气是我不对,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我还是觉得有点委屈,想了想道:“没别的,就是以后你只穿我设计的衣裳就好了。”

于是他先憋了一会儿,最后道:“要不然换一个吧,你的衣裳实在是不能穿着出门见人。要不然我们换一个爱好?”

我双手一叉腰:“我不管,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一直生气!”

“不如我们各退一步?”他顿了顿,最后叹了口气,贴在我的耳边轻声道,“你设计的衣裳我晚上穿,只穿给你一个人看……”

我的耳根本来就软,如今被他的气息弄得痒痒的,最后连嘴都硬不起来。

“那好吧……”

赞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