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君如意喜满门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九唔识七

简介:天降喜神这种事对于颜书生来说,并不能算什么好事​‍‌‍​‍‌‍‌‍​‍​‍‌‍​‍‌‍​‍​‍‌‍​‍‌​‍​‍​‍‌‍​‍​‍​‍‌‍‌‍‌‍‌‍​‍‌‍​‍​​‍​‍​‍​‍​‍​‍​‍‌‍​‍‌‍​‍‌‍‌‍‌‍​。这个叫叶喜的喜神凶神恶煞、独断专制,还频频吃他的豆腐,实在是有辱斯文!但谁让她是为了帮他活过二十岁才来的呢?没办法,短命鬼颜书生只能忍了呗……

1 忽见喜神

寅时,天色将明未明,长街还笼罩在朦胧的睡意中​‍‌‍​‍‌‍‌‍​‍​‍‌‍​‍‌‍​‍​‍‌‍​‍‌​‍​‍​‍‌‍​‍​‍​‍‌‍‌‍‌‍‌‍​‍‌‍​‍​​‍​‍​‍​‍​‍​‍​‍‌‍​‍‌‍​‍‌‍‌‍‌‍​。

北街上相貌最俊朗、最有希望高中状元——风靡无数花季少女的端方公子颜书生,早已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借着天光读圣贤书​‍‌‍​‍‌‍‌‍​‍​‍‌‍​‍‌‍​‍​‍‌‍​‍‌​‍​‍​‍‌‍​‍​‍​‍‌‍‌‍‌‍‌‍​‍‌‍​‍​​‍​‍​‍​‍​‍​‍​‍‌‍​‍‌‍​‍‌‍‌‍‌‍​。

读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时候,颜书生觉得身下的石头动了动。

颜书生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他断定这个异动又将酿成一场无妄之灾。颜书生一下跳起来,刚想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不想脚下一滑,整个人朝河里滚去。

颜书生:“啊啊啊——啊啊!”

别说不会游水的他此刻若是掉下河根本等不到人来救,这寒冬腊月的冻也能冻死他。颜书生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眼角涌上心酸的泪水:难道这一次,他真的要死了吗……

忽然,颜书生的脖子上一轻,整个人被提了起来。双脚悬空,他慌慌张张地睁开眼睛,却见一个着一袭黑衣,打扮爽利的女子,正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知道自己每天都有可能去见阎王,就不要来这种危险的地方!”

想他颜书生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如今被一个小姑娘单手提在半空中,还被对方如此数落,他顿时涨红了脸挣扎道:“你是谁?你快放我下来!”

那姑娘耸耸肩,闻言松了手。颜书生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

“好说好说,在下叶喜,见习喜神。”叶喜朝颜书生作了个揖,敷衍地行礼道,“愿君如意喜满门。”

一阵寒风吹过。

颜书生愣怔地仰头看了容貌昳丽,自带仙气的叶喜一眼,嗤笑道:“呵呵,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啊啊啊!”

颜书生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悬浮而起,倒吊在半空中。

叶喜歪着脑袋,甜甜地一笑:“信了吗?”

颜书生:“官差大哥!这里有个骗……”

叶喜翻了个白眼往他嘴巴上一瞪,颜书生立刻说不出话来了。

颜书生瞪着眼睛,悲愤交加:“嗯嗯嗯!”

叶喜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极其不耐烦地说道:“我这个人呢,不喜欢吵,也不喜欢别人质疑我,所以如果你敢再鬼喊鬼叫,或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我就把你的舌头和脑袋割下来,拿去给南极仙翁泡酒,听见了没?”

“嗯嗯!”骗人!南极仙翁不是向来慈祥吗?怎么会用人的舌头泡酒?

叶喜“啧”了一声,道:“你们平时就该少看点话本,仙界没你们想的那么不食人间烟火。南极仙翁爱喝酒放屁,仙帝爱抠脚,战神打牌输钱赖账。”

“嗯嗯嗯!”我不听,我不听!

叶喜的耐心告罄,伸出纤纤玉指,轻轻地点了点他的额头。

颜书生仿佛看见有羸弱的光芒在眼前一闪而过,紧接着许多画面如潮水般涌入了他的脑海。画面中是来自不同时代的男人,衣着打扮不尽相同,但容貌却和自己如出一辙。他们与自己身份、背景各不相同,但唯一相同的是,总是因为莫名其妙的无妄之灾英年早逝,无人能活过弱冠之年。

颜书生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叶喜道:“刚才给你看的那些都是你的前世,他们跟你一样,从小就很倒霉,分分钟就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翘辫子。”她凑近颜书生的耳边,用十分悚然的声音说道,“而你,没有一世能活过弱冠之年的。”

颜书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叶喜继续道:“就是因为累世积累下来的怨念太过强大,你已经成了‘送喜簿’上的钉子户。谁能消弭你身上的怨气,谁就能积下大功德。所以,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颜书生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极其艰涩地说道,“帮我什么?”

叶喜甜甜地一笑:“帮你活过二十岁啊。”

2 这个喜神有点野

在颜书生十九年的人生经历里,一直意外频出倒的确是事实。

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被送到亲戚家,没过两年亲戚也死了。有人说他命中带克,没人敢接近他。还好那会儿颜书生能自己给自己找吃的,倒也不至于饿死。后来他觉得考取功名也许能帮自己摆脱这尴尬的处境,于是开始读圣贤书。

但意外还是没断过。有时是被从天而降的东西砸到头,有时是摔个跤能摔到斧头上,有时是吃东西被噎着……总之,冥冥中好像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就是不想让他好好活着。

没想到,有一天一个自称喜神的人会突然在他面前,跟他说:你活不过二十岁。

喜神,顾名思义,就是负责在人间散播喜乐、满足人间愿望的神。可以说,这是老百姓们最喜欢的神仙。因为传说中的喜神无一不是慈眉善目,走到哪儿就把欢喜带到哪儿。

可颜书生第一次觉得,书也有骗人的时候。

凶神恶煞、贪得无厌、独断专制的喜神叶喜不顾他的反对,强行在他家中住下。不但霸占了家中唯一的床,还变着法儿地奴役他。

比如现在,浑浑噩噩的颜书生被打发出来买吃的。叶喜大言不惭地说她虽然是神仙不用吃东西,却也愿意与民同乐一下,所以要吃南街最出名的烤猪蹄。

苦着一张脸的颜书生在排队的时候,吸引了许多暧昧的视线。对此,颜书生表示已经习惯,怪只怪他向来英俊,爱慕他的女子实在是太多了。

豆腐西施张花扭着腰走到颜书生面前,一脸哀怨地往他身上贴:“颜小郎君,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了老婆,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嗯……嗯?!”颜书生大惊失色,“我什么时候有老婆我自己都不知道?!”

“菜农说的啊!上次他在河边看见你媳妇儿来找你,你们俩好亲密哦,还在玩什么飞来飞去的游戏。”

颜书生一听红了脸,连忙摆手道:“不不不——不不……”

张花嗲笑一声,一边往他身上凑,一边在他耳边吐气如兰:“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喜欢她,要不你把她撇了,跟我好呗……”

温热的肢体缠上来的时候,颜书生才意识到有些不妙,张花几乎整个人都压在了他的身上。那滚烫的温度紧贴着他的皮肤,竟像一排排银针要渗透进他的血液里,使他的心狂跳起来,隐约有种要失控的感觉。

就在这时,颜书生再一次被人揪住了命运的后脖颈,紧接着撞进一个人的怀抱里。熟悉的气味包裹住他,而正供自己依靠着的身体冰凉,很快便让他躁动的心平静了下来。

颜书生扭过头,正对上叶喜那张意味深长的脸。他也不知怎么的,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心虚感。

“叶喜姑娘……”

叶喜淡淡地看他一眼,深若寒潭的目光却落在张花的身上。她似笑非笑,沉吟道:“你方才让他撇掉什么?”

张花大概是被叶喜的气场震慑,慌张地跑走了。

叶喜回过神来,见颜书生正尴尬地看着自己,她撇撇嘴道:“以后别跟陌生人说话,容易死的。”

颜书生挠了挠头道:“那……那人家仰慕我,我也没有办法啊。”

叶喜若有所思地盯着颜书生看了好一会儿,忽然揪起他的领子,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对着他的嘴巴就印了个吻上去!

颜书生瞪大眼睛,这下,连耳根子都红了。

叶喜亲够了才放开颜书生,危险的目光在周围环视了一圈,道:“看见了吗?从今往后这个人就是我的了。你们最好收起你们的仰慕,别让我看到你们缠着他,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此话一出,看热闹的人们立刻散了,烤猪蹄的队伍一下子轮到了颜书生。可他还愣愣的没回过神,叶喜嫌弃地抢走他的钱袋,给自己买了个好大的猪蹄,喜滋滋地吃了起来,一点形象都不顾。

她走了好几步,才发现颜书生还愣在原地。她翻了个白眼,扬声道:“回家了。”

“哦哦。”颜书生如大梦初醒,同手同脚地走了过来。

“啧。”叶喜嫌弃地看着他,“不就亲了一口,至于吗?”

“什么?!”颜书生满脸通红,“你可知这是我的……我的初……总之,你怎么能这样做?!这分明是毁我清誉!”

叶喜掏了掏耳朵,心中低咒一声麻烦。

红着脸的颜书生还在说:“你看看你,说是神仙却每天不务正业!骗我钱不说现在还占我便宜!每一世都英年早逝这么奇怪,说不定是被什么魔王诅咒了,你为什么不去把魔王打跑,不是更了不起?!”

叶喜皱眉道:“都说了让你少看话本,魔界连续几千年都被仙界吊打,现在划地种田,家家致富,谁闲着没事出来搞事情。”

颜书生悻悻地坚持:“至少调查一下原因?”

叶喜吃完猪蹄,随意地用手抹了抹嘴,一把揪起颜书生的衣领子,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对你为什么特别容易早死这件事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只要你这一世好好活过二十岁,破了这道怨气,这样我就能拿到大功德,然后魂飞魄散。你听明白了吗?”

颜书生听了这话,立刻愣住了。他愣愣地问道:“魂飞……魂飞什么?”

“魂,飞,魄,散。”

颜书生也不知是被这四个字吓傻了,还是被叶喜脸上的笑容镇住了。总之他咂摸着这个词背后的意味,心中陷入一片荒凉。

这个人才刚亲了他,他才在刚刚那一瞬间琢磨着该怎么上天界提亲,她怎么就要魂飞魄散了呢?

3 天降奇灾

距离颜书生二十岁的生辰还有一个月。

多亏有了叶喜,如今的他总算能顺利避开那些奇怪的突发事件,安生地保住自己的小命。

可不知是不是一切都太过顺利的缘故,叶喜最近总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颜书生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因为自己要魂飞魄散而如此高兴呢?

在街上摆摊,替人写书信挣钱的颜书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叹气容易变老哦。”身后传来叶喜凉凉的声音。

颜书生回过头,叶喜正斜靠在亭子的木栏上,一只手转着酒壶,一只脚悠闲地晃来晃去,一副惬意到极致的模样。

这人啊,还真是一点儿危机感都没有。

颜书生在心中叹了口气,微笑着送走了一位老翁,将文房四宝收起来。叶喜奇怪地看着他的动作,又看了看天色:“这么早收摊?”

“今晚街上有灯会,若是不早些去,就占不到好位子了。”

“原来如此。”

颜书生等了一会儿,见叶喜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不由得深情渲染。他道:“花灯会呢,很好看的。”

叶喜耸耸肩道:“没兴趣。”

颜书生有些无力,却决定要让她找到对这个世间的留恋。

颜书生慢悠悠地说道:“花灯会上有好多仰慕我的姑娘哦……”

果然,叶喜转酒瓶子的动作停了,歪着脑袋看他。

颜书生觉得自己就像是逗猫的坏人,笑眯眯地问道:“要去吗?”

叶喜眯了眯眼睛,下一秒已经来到颜书生的面前,声音凉凉地说道:“小书生,我怀疑你在威胁我?”

颜书生竟然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重复问道:“所以,要去宣誓主权吗?”

她哼了一声,兀自转身离去前留下一句:“去就去。”

颜书生已经将文房四宝背起,欢欢喜喜地追上了她的脚步。

傍晚时分,长街上已经亮起了花灯。不少待字闺中的姑娘换上了最漂亮的衣服,略施粉黛的容颜无一不俏丽又精致。她们或偷眼瞧着俊朗的颜书生,但果然碍于叶喜在场,不敢上前搭讪。

颜书生怀中捧着各种各样的小吃,亦步亦趋地跟在叶喜身后,不但要小心翼翼地避开人群,还要确保叶喜一伸手便能拿到她想吃的东西​‍‌‍​‍‌‍‌‍​‍​‍‌‍​‍‌‍​‍​‍‌‍​‍‌​‍​‍​‍‌‍​‍​‍​‍‌‍‌‍‌‍‌‍​‍‌‍​‍​​‍​‍​‍​‍​‍​‍​‍‌‍​‍‌‍​‍‌‍‌‍‌‍​。他看着叶喜的背影,她束着的高马尾正随着她走路的动作晃来晃去,看起来特别有朝气。

颜书生露出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容。

叶喜回过头时看到的就是颜书生笑得一脸黏糊糊的模样,她皱眉道:“你在笑什么?”

颜书生大惊失色地揉了揉自己的脸,道:“我有在笑吗?你眼花了。”

“古古怪怪。”叶喜一口咬掉一串牛肉。

两个人来到一座小桥上,正在这时,天边“啪”的一声炸开了一朵烟花。叶喜停下脚步,抬头望向夜空,只见大片大片的焰火在夜色尽头盛放,带着不可一世的张扬和喧闹。

颜书生愣怔地看着,不由得有些痴了。他走到叶喜身边,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为何会魂飞魄散?”

“不知道。”叶喜淡淡地答道。

“不知道?!”颜书生惊呆了。

叶喜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道:“凡人不知,仙界有戴罪之神一说。这些曾经犯下罪孽的神仙只有重新修满了功德才能赎清身上的罪,换回自由之身,然后接受应得的处罚。”

“什么处罚?”

叶喜道:“每个人的都不一样,有被贬入凡间的,有被投入牲畜道的,而我是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颜书生语塞:“你究竟犯了什么罪?”才将要面临灰飞烟灭、魂飞魄散的处境?!

“不知道,戴罪之神是没有资格知道自己犯下的罪孽的。从我有意识起,我就只知道自己唯一的任务就是赎罪,换得一份解脱。”

颜书生失声道:“你一点儿都不害怕?”

叶喜闻言,忽然露出一抹笑容。她道:“一个对自己一无所知,看不见过去和未来的人,活着只是在与时间消耗,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可怕吗?既然这里没有让我眷恋的东西,留下或者消失又有什么区别呢?”

颜书生有些难过,心里的疼惜感快要将他淹没。他这才发现,即使叶喜总是凶巴巴的,又是神仙,但她其实十分瘦弱,他几乎一把就能拥入怀中。

他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颜书生一把拉住叶喜的手道:“不要消失好不好?”

叶喜愣怔地看着他。

颜书生慌张地说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好的东西,有好吃的、好玩的,总之一定会有让你感到眷恋的东西。所以,你不要消失,也不要魂飞魄散,好不好?”

叶喜听明白了颜书生的意思,瞳孔猛地一阵收缩,仿佛感受到了钻心刺骨的痛。她的眼中蒙上一层雾气,还是像看傻子似的看着颜书生。

她笑道:“我若是不魂飞魄散,你可就要死了。”

颜书生猛地一怔,咬牙道:“那我宁愿……”

“死”字还没出口,叶喜便踮着脚,用一个吻堵住了他的话。

她皱着眉头咕哝道:“不许胡说八道。”

颜书生不知自己该悲还是该喜,手脚都不知道该往那儿放。

这时,桥下的人发出此起彼伏的尖叫声。颜书生顺着那叫声抬头一看,却见方才还美轮美奂的焰火忽然变成了大颗大颗的流火,从空中直直地砸了下来。

“小心!”叶喜将他猛地一推,流火立刻在他方才站的地方砸出了一个坑。

可叶喜却因为躲闪不及,身影很快被炸裂的火舌吞没。

颜书生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来。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触及叶喜有一天会从他的面前彻底消失的这个事实。

而光是想一想,他已经感觉要撕心裂肺、肝肠寸断了。

真是奇怪,他们不过才认识没多久,他怎么已经觉得自己不能再失去她第二次了呢?

颜书生愣怔地看着那燃烧得极其热烈的火光,忽然觉得心脏的某个角落开始一阵阵地痛了起来。

颜书生不敢相信地低下头,手捂住自己的胸口。

有什么正在破土而出。

4 好梦不醒

叶喜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天界的喜神殿里,隐约还能听见外面仙鹊叽叽喳喳的叫声。

她却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在天界时的住所偏僻,如何能够住进喜神殿里?更何况,这里分明是殿中主卧。

脑海中的最后一丝印象是从天上砸下来的火流星,自己只来得及将那倒霉催的颜书生推开,却听见他撕心裂肺地唤自己的名字。

颜书生……颜书生呢?!

叶喜猛地从桌上弹了起来,这时,却听一个清亮的男音从外间传来。那声音由远至近,伴随着欢快的脚步声,直至她的榻前。

“师尊,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玄衣少年出现在门口,脸庞和肩上都铺洒着细碎的阳光。他看起来是那么无忧无虑,眼角眉梢都是少年人才有的欢喜。

叶喜愣怔地看着那个在自己身边乖巧地蹲下,仰头看着自己微笑的人,他竟然长着一张和颜书生一模一样的脸。

叶喜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伸出手想要摸摸眼前人的脸,以确认他的真实。可没想到接下来的动作却根本不受她的控制——她抬手替他抹去嘴角的灰尘,不但如此,竟然还说起话来:“为何又把自己弄得这么脏?”

“夜颜错了,师尊不要生气。”

叶喜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的意识想来是附在了这个名为夜颜的少年的师尊身上,她看到的正是他们过往的相处。这个叫夜颜的人长得和颜书生一模一样,难道这就是颜书生世代英年早逝的原因?

叶喜打算看下去​‍‌‍​‍‌‍‌‍​‍​‍‌‍​‍‌‍​‍​‍‌‍​‍‌​‍​‍​‍‌‍​‍​‍​‍‌‍‌‍‌‍‌‍​‍‌‍​‍​​‍​‍​‍​‍​‍​‍​‍‌‍​‍‌‍​‍‌‍‌‍‌‍​。这时,她又听“自己”说道:“没有生气,你带回来什么了?”

夜颜欢喜地摊开掌心,里面是一片被秋色染红了的秋叶。

叶喜猛地一怔。

夜颜笑道:“这是我用灵力幻化出来的,永远不会枯败的红叶。收了我的红叶,师尊可就要永远陪在我身边了。”他说着,装模作样地拜了一拜道,“师尊,愿君如意喜满门。”

心脏忽然疼了起来,叶喜一时半会儿竟无法分清,痛感究竟是来自自己,还是来自夜颜的师尊。

忽然,她身处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竟是来到了诛仙台。诛仙台上,夜颜被一百零八道紫鞭束着,一道一道的天雷抽在他的背脊上,誓要抽散他的魂魄。

夜颜满脸血污,一双眼睛却亮得可怕。他的目光穿过人潮,落在了她的脸上。他苍白而龟裂的嘴唇微微抖动着,竟是呢喃出“师尊”两个字。

叶喜只觉一阵锥心刺骨,她一跃而起,飞至夜颜身边,徒手替他挡住了天雷之击。至罡至烈的天雷几乎要抽裂她的根骨,可她还是选择挡在夜颜面前,寸步不离地守着。

天边传来肃穆的声音:“红叶,你明知他的身份还要维护他,莫不是要与整个天界为敌?”

叶喜听见“自己”的声音,压抑着痛苦说道:“从我决定把他带回喜神殿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会护他余生周全。他只是我的徒弟,除此之外,他谁都不是。”

又是一道天雷劈下,炽烈的雷鞭如一把猎刃,残忍地划开了她的皮肉。一时间,鲜血漫天。

夜颜惨叫道:“师尊!你快走!别管我,你快走啊!”

她扭头看他,堪堪露出一个笑容,轻声道:“别怕,有师尊在。”

红叶祭出了自己的灵核,灵核化为一道红光,将夜颜牢牢地护住,紫鞭应声而断。灵核很快与夜颜融为一体,并护着他飞离诛仙台,飞往轮回道。

“师尊!师尊你把灵核给了我你要怎么办啊?师尊!我不走,师尊!”

失去了灵核的红叶如一片枯叶,再也支持不住摇摇晃晃的身体,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又是一道天雷降下,红叶在一片紫光中扭头看向夜颜,看见的却又仿佛是尚在襁褓中的他。

那也是,她见他的第一眼。

那是在永夜天,仙界百家刚刚集结,诛伏魔界首领。众仙家正欲离去之时,却听见一个婴儿的啼哭声。原来那是业障缭绕、魔气冲天的永夜天最后一个诞生的婴孩。

众仙家正欲斩草除根,红叶却将那高高举起的刀拦下了。她护着那个脸上沾满了血污的无辜婴孩,表示会收他为徒,带回喜神殿悉心教导,从此由她看管。

忽然,有什么好像从自己的身体里走了出来。叶喜站在原地,愣怔地看着红叶抱着那个婴孩走远。走着走着,婴孩就变成了五六岁的小童,牵着红叶的手蹦蹦跳跳地走着。再然后,小童就长成了少年,少年紧张兮兮地牵着红叶的袖子,无论谁靠近红叶,他都臭着脸把人赶跑。

最后,少年长成了比红叶还要高的青年,宽肩窄腰,脊梁挺直,他可以好好地保护红叶了。而他看她的眼神,是那么温柔。

红叶望着夜颜消失的方向,微微一笑,竟呛出一口鲜血来。

她低下头,像是说给自己,又像是说给他听。

“夜颜,我的夜颜,师尊赐些欢喜给你,愿君如意喜满门。”

……

“叶喜!叶喜!”

叶喜再一次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红着眼睛的颜书生。

她一时分不清眼前的画面是虚还是实,忍不住抬起手,想要触碰他的脸。可当她的指尖触及那片温热的时候,又不由自主地为他拂去脸上的灰尘。

颜书生愣住了。

叶喜也有些恍如隔世。

“颜……书生?”叶喜张了张嘴,声音艰涩沙哑。

颜书生却因她的声音喜极而泣,猛地一下抱住了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叶喜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分明还在花灯会上,地上有两个被火流星砸出来的窟窿,自己的衣服也被烧破了。她这才确定自己应是回到了现实之中。

抱着她的颜书生在颤抖,似乎还沉浸在巨大的恐惧里。他委屈地嗫嚅道:“你怎么这么久才醒过来?”

叶喜轻声道:“许是因为我做了个很长的梦,有些贪恋梦中的琐事,才一时半会儿没醒过来。”

“什么梦?”

叶喜摇摇头,亲昵地抚了抚他的背,问道:“方才那场火流星是如何散去的?”

“就……我也不知道,突然就散了。”颜书生含混不清地说道,又将叶喜抱紧了些,低声道,“我好害怕​‍‌‍​‍‌‍‌‍​‍​‍‌‍​‍‌‍​‍​‍‌‍​‍‌​‍​‍​‍‌‍​‍​‍​‍‌‍‌‍‌‍‌‍​‍‌‍​‍​​‍​‍​‍​‍​‍​‍​‍‌‍​‍‌‍​‍‌‍‌‍‌‍​。”

叶喜拍拍他的背,轻声道:“别怕,有我在。”

颜书生僵住了。

5 生辰愉快

受了重伤的叶喜要就近找一间喜神庙,靠香火恢复一下元气。

而因为喜神已经不在位许多年,人间供奉喜神的信徒也少了。二人苦苦寻觅,竟是在颜书生生日的前一天才找到一间喜神庙。

喜神庙中供奉着两座神像。两座神像一男一女,面容辨认不清,总归是普天之下的神像都差不多该有的那个样子,唯有两个人的姿态看起来十分亲近。

颜书生愣怔地看着那两尊神像,久久不发一言,这让叶喜觉得有些奇怪。

不仅是现在,他这些时日的状态都怪怪的。比如他非得攥着她的手才能安心,哪怕自己前前后后不晓得骂了他多少声,他也还是梗着脖子坚持着。

“怎么了?”

颜书生这才回过神来,淡淡一笑道:“没什么。”

他撩开衣袍,在女喜神像前跪下,恭恭敬敬地跪拜着递上香火钱。

叶喜觉得好奇:“你做什么?”

“让喜神大人好好保佑你啊!”

叶喜一时语塞,心中只觉有什么情绪在激荡,让她的胸中满是暖意。她问:“那你怎么只拜一尊,不拜另一尊?”

颜书生笑道:“自古以来喜神不都是一个师父带一个徒弟吗?凡间才有双喜临门一说。既然如此,我当然是拜师父比较有用啦!”

“那你又怎知这尊女喜神像是师父呢?”

颜书生一怔,指着那尊男喜神像说道:“你看,他笑得这么开心,一定是因为他能做喜神的徒弟。”

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叶喜心中蔓延,是他发现了什么?但是,那怎么可能呢?如今的颜书生只是一介凡人罢了。即使是有红叶的灵核护体,经过这些年的轮回辗转,他也早该什么都不记得了。

叶喜看了一眼窗外,夜色已至,只有庙中的烛火和天边的月色。只要颜书生顺利迎来他的二十岁,便能打破那股缠绕在他身上的怨气,为他换来解脱。

颜书生也瞧见天色,叹了一口气:“山路难行,看来今晚我们只能先在这儿借宿一宿了。”

叶喜没什么意见。欢天喜地的颜书生进进出出,抱来稻草,堆出一张床榻来。他又找来一些布,掸干净了灰,扑在草垛上。

“试试,我铺的床,一定很软。”他笑眯眯地说道。

叶喜一怔,总觉得眼前的画面和脑海中残存的一些记忆重合了。曾经在喜神殿,也有个少年乖乖帮她铺床,说“师尊快来试试,我铺的床,一定很软”。

赐人欢喜却独独寂寞的喜神红叶,大概也就是在那样一个又一个的夜晚,眷恋上了那个眼角眉梢都只有她的少年的吧。

叶喜回过神来,扭头仰望着悬挂在夜空中的星星。许是这些时候全是晴天的缘故,星空十分璀璨耀眼。

颜书生在叶喜身边坐下,问道:“这星河,可有你在天上看的好看?”

叶喜摇摇头,低声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天上看见过星星了。”

“为何?”

“戴罪之神所住的地方,是暗无天日的。”

颜书生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呀,一定是对人太好了,才会揽些根本不关自己的事在身上,把自己置于进退两难的处境中。”

“也许是吧,但既然做了,便不悔。”

“不悔……”颜书生咀嚼着两个字,失声笑道,“倒的确符合你的脾气……”

月影渐明,颜书生看了一眼香炉中的香,忽地眼前一亮,道:“快看快看,马上要到正子时了。”

叶喜一怔,只要过了正子时,颜书生便二十岁了。这一世,她护着他,终于帮他避开了所有劫难。

颜书生却扯着她的袖子撒起娇来:“我大难不死、劫后余生,你有没有什么礼物要送给我?”

叶喜想了想,摊开手掌时,手心里躺着一片红叶。

她说:“这是我用灵力幻化出来的,永远不会枯败的红叶。它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寿终正寝,安然度完余生。”

颜书生的眼眶一下子红了,他愣怔地看着那片红叶,恍若隔世。

月移中天。

叶喜笑道:“颜书生,生辰愉快,愿君如意喜满门。”

忽然,喜神庙中的烛光悉数熄灭,大片大片的瘴气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瘴气中藏着尖利和可怖的笑声。

叶喜立刻将颜书生拉到身后,却见那瘴气摇身一变,化为一个人形,竟是那豆腐西施张花!

张花朝叶喜挑衅地笑道:“喜神红叶,我们好久不见啊。”

叶喜死死地盯着张花的一举一动,是她大意了,竟然没发现张花有问题。难怪那时她一直痴缠着颜书生,想来是从那时起,她便已经发现了藏在颜书生身上的秘密。

叶喜的大脑飞速转动,思索着逃脱之计。她现在身负重伤,并不是张花的对手。若此时张花发难,想必她根本无法护颜书生周全​‍‌‍​‍‌‍‌‍​‍​‍‌‍​‍‌‍​‍​‍‌‍​‍‌​‍​‍​‍‌‍​‍​‍​‍‌‍‌‍‌‍‌‍​‍‌‍​‍​​‍​‍​‍​‍​‍​‍​‍‌‍​‍‌‍​‍‌‍‌‍‌‍​。若是拼死一搏,说不定还有让颜书生逃出生天的机会。

叶喜在心中打定了主意,悄然退到颜书生身边,低声道:“等会儿我牵绊住她,你趁机逃……”

话还未说完,一道紫光化为绳索,竟将她牢牢缚住。这分明是捆仙锁!果然,下一刻,她所有的仙法就都使不出来了。

叶喜怔住,只听耳边传来一声喟叹——

“师尊……”

6 愿君如意喜满门

电光石火之间,叶喜仿佛看到了昔日的那个青年。

那时夜颜即将迎来他二十岁的生辰,欢喜得不得了,每天偷偷摸摸不知准备着什么东西。可红叶却忧心忡忡。

起因是夜颜三岁那年,来喜神殿串门的南极仙翁曾断言,夜颜因生于魔界覆灭那一日,体内其实藏了魔界的许多力量。这力量将在他二十岁那年爆发,必将诱使魔界余孽来夺。

红叶求南极仙翁莫要将此事禀报,承诺自己一定会倾尽所能保住夜颜。南极仙翁长叹一口气,叹了一声冤孽债,终是走远。

夜颜二十岁生辰之时,他将红叶带到了天边。天边有一汪银河,上面繁星点点,星光璀璨。而在众多明星之中,竟然生长着一棵枫树。枫树如火,又如同天边的霞。

原来,这就是夜颜偷偷准备的礼物。

这个傻子,明明是自己过生日,却给她准备礼物。

星光红叶下,夜颜笑得十分羞涩。他吞吞吐吐,一句话都说不完全。

他说:“师尊,我……我对你……其实……”

然而那句话还没说完,大片的黑色瘴气从地底涌上天界,不但遮蔽了银河,还使那棵枫叶树瞬间枯萎。

黑雾中传来狰狞的笑声,竟是要逼夜颜将体内的魔气交出。红叶击退了瘴气,却无法阻止这件事暴露于人前。

天帝大怒,将夜颜绑上了诛仙台,要引天雷诛杀夜颜。红叶于心不忍,用自己的灵核保了夜颜一命,送他入了轮回道。而失去了灵核之后的红叶无力自保,盛怒的天帝原本当场就要将她处死,多得南极仙翁调停,这才留了她一命,并洗去了她有关前尘过往的记忆,为她换来了赎罪的时间。

若不是被火流星击中时的那一场梦,叶喜可能永远都不会想起这些鲜血淋漓的过往。

而现如今,在她面前一脸复杂地看着她,又会唤她师尊的,想来是已经恢复夜颜记忆的颜书生了。

“你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叶喜平静地问道。

“火流星那夜,我见你身陷火海,无意中催动了体内的灵核,使我想起了一切。”颜书生低声道。

叶喜又看向张花,问:“那场火流星是你们做的?”

“当然不是了,我们若是要取夜颜的性命,何须如此装模作样?再说了,我们唯有等到他满二十岁时,杀他取魔气才有意义。”

叶喜黯然道:“那便是天界的手笔。”

张花冷笑道:“天界诸神每一世都怕颜书生活到二十岁,所以想尽法子要弄死他。但是你的灵核一直保护着夜颜,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又怕自己搞暗杀的事传出去会被人说残忍,便只能制造一场又一场的意外,让他好似死于意外。”

叶喜双眸黯淡,自己的灵核终究没保住他。

“夜颜恢复仙力,击散了火流星,之后我与夜颜便决定结盟,他会取出魔气,助我们光复魔界。”张花狰狞地笑道。

“所以,你们要除掉我。”叶喜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来吧。”

颜书生神色复杂地看着她,问:“你不反抗?”

叶喜笑了:“我来这儿的目的本就是要帮你化解怨气,赐你欢喜。如今既然找对了路子,我为何要反抗?”

张花冷冷一笑,递了一把刀给颜书生,并说道:“夜颜,杀了她,你便能永远霸占她的灵核。届时,只要将灵核与魔气合二为一,整个天界就都不是我们的对手。这把刀集日月之精华,可杀神弑魔。”

颜书生握着刀,慢慢走到叶喜面前。

“师尊……”他低声唤道,“你还有话想对我说吗?”

叶喜想了想,笑道:“从今往后,愿君如意喜满门。”

颜书生双目赤红,手握紧了刀,刀尖一寸一寸地贴上叶喜的身体。

“师尊……”他慢慢凑近她的耳朵,低声道,“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现在,其实并未过子时。”

叶喜心中一震,猛地睁开眼睛!

她看见颜书生在自己面前绽放出一抹从未有过的粲然笑意。他们贴得很近,近到几乎没有缝,这足够让颜书生轻轻地吻上她的嘴唇,做一个简单的告别。

那把杀神弑魔的刀的刀尖早已掉转方向,被颜书生握着刀把,狠狠地穿透自己的心脏!刀在空中盘旋一圈,又直直地刺入了张花的胸口,让她来不及发出一点儿声音,便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大片大片的鲜血从颜书生的胸前晕染开,如同那棵曾火红盛放的红叶树,一时间迷了叶喜的眼睛​‍‌‍​‍‌‍‌‍​‍​‍‌‍​‍‌‍​‍​‍‌‍​‍‌​‍​‍​‍‌‍​‍​‍​‍‌‍‌‍‌‍‌‍​‍‌‍​‍​​‍​‍​‍​‍​‍​‍​‍‌‍​‍‌‍​‍‌‍‌‍‌‍​。

她还未回过神来,只是徒劳而茫然地接住颜书生下滑的身体。

“喜神庙的一切,是我用……喀喀——我用灵力幻化出来的。”颜书生拉着她的衣袖,低声说道,“我骗你已过子时,就是为了放松你的警惕。师尊,我假意向张花投诚,只是为了骗来这把刀,你别……别生我的气。”

叶喜浑身颤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骂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颜书生笑道:“师尊,我知道,天命难违,你跟我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我一点儿也不想你魂飞魄散。所以……所以我必须死在二十岁之前。”

“傻子……你这个傻子……”

颜书生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凑到叶喜的耳边低声道:“师尊,你记不记得那时我对你说的话?其实,我对你……我对你……你想不想知道,我那时想跟你说什么?”

他咳了一下,呛出大口鲜血,却扯出一个笑容。

他说:“等你下辈子找到我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尾声

不知道多少多少年以后。

叶喜踩着阳光的尾巴走到一间学堂,温润如玉的男人正在教导一群粉雕玉琢的小孩读圣贤书。

叶喜靠着门框,静静地看着男人。男人在朗朗读书声中抬起头,有些意外她突如其来的到访,送上一个局促而又真诚的笑容。

“请问,您是……”

“我是喜神。”她哽咽着说道,“愿君如意喜满门。”

赞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