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爱豆有时差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文/未澜

班上有个和男神同名的孩子,顾雪莉表示:小朋友,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唐锐暗搓搓想:何止是想引起你的注意这么简单​‍‌‍​‍‌‍‌‍​‍​‍‌‍​‍‌‍​‍​‍‌‍​‍‌​‍​‍​‍‌‍​‍​‍​‍‌‍‌‍‌‍‌‍​‍‌‍​‍​​‍​‍​‍​‍​‍​‍​‍‌‍​‍‌‍​‍‌‍‌‍‌‍​。乱捡东西的歌神唐锐得了一种重回三岁的“病”,要顾老师亲亲才能好的那种​‍‌‍​‍‌‍‌‍​‍​‍‌‍​‍‌‍​‍​‍‌‍​‍‌​‍​‍​‍‌‍​‍​‍​‍‌‍‌‍‌‍‌‍​‍‌‍​‍​​‍​‍​‍​‍​‍​‍​‍‌‍​‍‌‍​‍‌‍‌‍‌‍​。

1 谈心的非正确打开方式

顾雪莉观察那个叫唐锐的小朋友好久了,他从不跟其他小朋友一样嬉笑玩闹,永远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着窗外,不参与任何集体活动,跟他说话也不回应,更别说主动与别人交谈了。

要不是刚才她带小朋友上厕所,见唐锐急匆匆把裤子提好,气愤地说了句“你进来干吗”,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哑巴。

对了,最奇怪的就是上厕所。幼儿园小班每个班级都有独立的不设锁的卫生间,唐锐总要挑没人的时候进去。才三岁多的孩子,也不知道在害羞什么。

总不能继续由着他这样孤僻下去,趁着搭档江老师和保育阿姨带小朋友们出去进行户外活动,顾雪莉决定去跟唐锐谈谈心。

“唐锐,”作为一名合格的幼师,顾雪莉的语调极为温柔和善,她在唐锐的对面坐下,和他套近乎,“你知道吗?老师非常非常喜欢一个歌手,跟你一样也叫唐锐哦。你妈妈说不定也是他的粉丝。”

那小家伙仍然背靠着小椅子看着窗外,不置一词。顾雪莉继续说道:“说起来,你们不仅名字一样,长相也有几分相似呢,都是招女孩子喜欢的类型。你看,总有小女孩想找你一起玩吧……”

“我听说他江郎才尽了。”

话语突然被打断,小男孩转过脸来,明明是粉嘟嘟的小屁孩,偏端着老成的姿态。不过这张脸还没长开来就这么好看,长大了还了得!

想什么呀!顾雪莉猛然回神,琢磨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唉,现在的粉丝对偶像真是太严苛了。谁都有个瓶颈期、倦怠期什么的,才一年没出新作品,就嚷嚷着要脱离粉籍。像她这种真爱粉,就会列表循环播放他所有的旧歌,默默等待新歌,哪怕要等到地老天荒。

当然,她才不会对一个小屁孩说这些,她只是夸张地“哇”了一声,竖起拇指,“真棒,这么厉害的成语你都会用啊!”

“你真的那么喜欢他?”

“当然,他的每首歌我都会唱。”虽然这不该是谈心的正确打开方式,但,不管了,谈及男神,就让她放飞那么一下吧,“我最喜欢的就是那首《梨涡》,要是有一天,他能亲口唱给我一个人听,我这辈子就值了。”

闻言,唐锐冷哼一声:“你上次怎么不这么想?”

“什么?”许是开学不到一月,听多了刚离开父母,不想上学的孩子们的哭闹,耳朵有些不太灵敏,也许是对方音量太轻,顾雪莉没有听清,她想追问,那男孩又把头扭开,不再说话了。

顾雪莉有些蒙了,总不会是她耳背才把这天聊死的吧?

2 一见唐锐误终身

那次谈话过后,唐锐便不再困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他也会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游戏。有时候看着他不耐烦地嫌别人笨的模样,顾雪莉便觉得,他不该是三岁多的小屁孩,那浑然天成的成熟劲儿,分明像个轻狂不羁的少年。

大概是家庭不睦导致的吧?他的档案里,父母栏都是空白。唐锐,应该是一个缺爱的孩子。

也就是因为这样,顾雪莉才格外关心那个小男孩。

今天唐锐请了病假没来,她不知道多少次将目光移向了那个空位,不由自主,无法控制。

这不太正常。

更不正常的是,下班回家途中,顾雪莉鬼使神差地将车开到了隔壁小区,资料上显示,唐锐就住在这里。

之前为了深入了解唐锐,想办法让他合群,顾雪莉曾按资料上留的联系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是那个经常接送他的男人。他说他只是唐锐的临时监护人兼司机兼叫餐服务员,唐锐平常都是一个人住,其他的事情他也不了解。

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父母,将这么小的孩子弃之不顾!

顾雪莉越想越生气,一想到他可能发着烧,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她便心疼不已,所以才会这么迫不及待地来看他吧?

顾雪莉将车停在37幢附近,下了车,在门禁上按下906。

可视门铃响起时,唐锐正拿着蜂蜜兑柠檬茶,他走至玄关,盯着屏幕上那张脸看了几秒,按下接听键。那张脸瞬间笑开花,招牌式的幼师笑容,以及招牌式的幼师语调。

“你好,唐锐吗?我是顾老师。”

自己现在这样子,开不开门?唐锐犹豫了三秒,解铃还须系铃人,早解决早解脱,开!

“进来吧。”

温润悦耳的男声传到耳朵里,顾雪莉一惊。那话音通过电磁转换后有些失真,倒是挺耳熟,但决不是唐锐的小奶音,是他的临时监护人还是爸爸?既然有人在照顾他,那自己还上不上去?

顾雪莉抓着门把手,犹豫了三秒,上!来都来了,看一眼更安心。

电梯到达9楼,她敲了敲906的门,端着教科书式的礼貌微笑,准备在门打开的同时跟对方问好。门很快就被打开,一张脸现出来。

“啊啊啊!”顾雪莉的微笑因惊喜过度瞬间凝固,而后爆发出杀猪一样的尖叫。男神啊!跟前站着的,可不就是乐坛人气偶像,能词擅曲,能弹会唱,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才华,一见误终身的唐锐吗?

有生之年啊,拥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男神的机会,顾雪莉热泪盈眶,激动得双手都无处安放,仰着一张迷妹脸望着唐锐:“我是你的铁杆真爱死忠粉,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3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十分钟后,顾雪莉坐在男神家的沙发上,强迫自己从兴奋状态中找回头脑。目前的情况,她需要消化消化。

“唐锐——呃,先称他唐小锐吧——是你的私生子吧?”如果是,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因为身份见不得光,导致了唐小锐的性格十分孤僻,也难怪两人长得颇为相似。唐小锐的妈妈一定很爱唐锐,才会给他取了一样的名字。

听到“私生子”三个字,唐锐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差点儿喷出来,他“咕嘟”一口咽下,眉头微蹙:“这是你琢磨出来的答案?”

“难道不是吗?”虽然对方一副“你开什么玩笑”的表情,但顾雪莉明白,明星的这点儿私事肯定不想让外人知晓,她懂。她举起手做发誓状,认真地说道:“我以人格保证,决不会将此事说出去。”

老实讲,发现男神已经有娃,甚至可能还有一个秘密的妻子,顾雪莉是有点儿伤心的​‍‌‍​‍‌‍‌‍​‍​‍‌‍​‍‌‍​‍​‍‌‍​‍‌​‍​‍​‍‌‍​‍​‍​‍‌‍‌‍‌‍‌‍​‍‌‍​‍​​‍​‍​‍​‍​‍​‍​‍‌‍​‍‌‍​‍‌‍‌‍‌‍​。但,没所谓了,反正是自己得不到的男人,安静地听歌,安静地做个小粉丝就够了。

本来唐锐放顾雪莉进来是准备打开天窗说亮话的,但看着眼前她煞有介事的可爱模样,他突然改了主意,想要逗一逗她。

“昨天午睡时,你是不是对我……嗯,唐小锐做了什么?”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男神不会觉得,他儿子发烧是因她引起的吧?“对了,唐小锐呢?他不是病了吗?”

“我找人带他去医院了。”唐锐随口胡诌。

上次那场演唱会过后,他就变成了三岁多的小屁孩,怎么昨夜一觉醒来,就回到了二十八岁的模样?他还来不及高兴,就被系统提示,这只是暂时的,只能维持二十四小时。

“肯定有,你仔细想想。”他现在需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顾雪莉非常配合地仔细回想:“唐小锐平时都不睡午觉的,昨天午饭后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撑了一会儿倒头就睡了。我看他脸颊绯红,唇色发白,猜想他是不是发烧了,就用手试了一下他额头的温度,感觉不明显,就改用脸去试了试。真的,最多就是用我的脸贴了他的额头,再没有其他了。”

原来不是幻觉,唐锐腹诽道。

昨天午睡正睡得浑浑噩噩时,确实感觉有温软的东西贴过来,原来是她的脸蛋。

还有一个幻觉,在她的脸蛋撤离之际,自己一侧头,嘴唇无意间擦过了她的脸。

大概,也不是幻觉。

4 铁杆真爱死忠粉的标配

二十八的样子果然只维持了一天。

又变成三岁多的唐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目光总会不由自主地追着顾雪莉。有时候看见她抱着小朋友坐在她腿上玩游戏,他会产生也去卖个萌,往她腿上坐的冲动。当然,成年男子的心理制止了他。

他已经不着痕迹地试过用自己的额头去碰她的手和脸,皆无变化,那么,只剩下用嘴唇碰脸蛋这个方法可以尝试了。可是这种行为,不就是亲吻吗?虽然三岁孩子这么做无可厚非,但成年男子的心理,不允许。

唐锐停止思想斗争,一抬眼便看见两个老师带着小朋友玩起了小火车的游戏,顾雪莉在前面做火车头,后面跟着的男孩双手抓紧了她的衣服。

她今天穿了白色的T恤,配一条牛仔背带裙,微卷的长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活泼明媚,青春洋溢。她其实特别好看,不是叫人惊艳的那种,而是赏心悦目,久看不厌。

唐锐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男孩的手,好巧不巧,男孩正好抓在她屁股的位置。唐锐喉头一紧,视觉和心灵受到了双重冲击。看见她那个地方被别人碰触,令他十分不爽,哪怕对方只是个尚不懂事的小男孩。

下一刻,唐锐条件反射似的站起身,强势挤到了那男孩的前面,抬起手,抓住她牛仔裙的两条背带,嘴角扬起了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满足笑容。

音乐停止,游戏结束。唐锐有些失落,因为顾雪莉并未留意到他插入了游戏队伍中,最近她对自己明显越来越不上心了。同时令他觉得有些失落的是,马上就要放学了,接着是双休日,不能看见她的日子,似乎变得难熬起来。

周六休息在家,顾雪莉找出了上次唐锐来这座城市开演唱会的视频。那会儿她也在现场,此刻重温一遍,还是充满激情。

播到临近尾声的互动环节,顾雪莉突然被一个画面吸引住了。她立刻按下暂停键,再三确认,出现在大屏幕上的好多张面孔里,有一张是自己的。而此刻唐锐的目光,就锁定在了大屏幕上,有没有可能他正看着自己呢?

顾雪莉突然想起,去看望唐小锐的那天,她好几次情不自禁地向唐锐表达喜爱之情,顺便还索要了他的亲笔签名。

“只要时间充裕,钱包充裕,你的演唱会我都会去,八月初体育中心的那场演唱会,我也去了。”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

“当然不是因为注意到你了。”彼时,唐锐的眼神明显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在,而后才淡淡地说道:“我只是觉得,在你那双充裕的条件下,不错过任何一场演唱会,才是铁杆真爱死忠粉的标配。”

言犹在耳,顾雪莉突然有种感觉,他就是注意到自己了。好歹在那些面孔中,自己算是最清新脱俗的了。

5 唐先生酸了

手机铃声打断了顾雪莉美滋滋的心理膨胀,是妈妈打来的。

她猛然反应过来妈妈来电所为何事,一按下接听键就抢占先机开口:“妈,我没忘,我已经在路上了。”

作为一个二十七岁的大龄剩女,配合妈妈安排的一切相亲活动是她的义务。她大概真的被唐锐给耽误了,唐锐就是引人垂涎的饕餮盛宴,对着那样颠倒众生的脸舔屏了那么多年,其他男人在她眼里,都成了清汤寡水。

不过此刻坐在约定好的咖啡馆里,顾雪莉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私心总结,可以下饭。只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奈何对方一头热。

顾雪莉正打算和他挑明没有继续发展的可能,一个严肃的声音传过来:“你好,请问你是这位小朋友的老师吗?”

顾雪莉抬眼看去,看见一个交警带着唐小锐站在桌边,她点头:“是啊。”为证身份,还拿出了随包携带的幼师证​‍‌‍​‍‌‍‌‍​‍​‍‌‍​‍‌‍​‍​‍‌‍​‍‌​‍​‍​‍‌‍​‍​‍​‍‌‍‌‍‌‍‌‍​‍‌‍​‍​​‍​‍​‍​‍​‍​‍​‍‌‍​‍‌‍​‍‌‍‌‍‌‍​。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一个人跑到街上?他说不是跟爸妈走散的,带他回家也不要。正好从窗户外面看见你,说你是他的老师,就让我带过来了。既然这样,那麻烦你照看一下吧。”

“好的,应该的,您去忙吧。”顾雪莉目送交警叔叔离开,再干脆利落地劝走了相亲男。接着,带唐小锐回家。

汽车平稳地开在路上,唐锐坐在后排,从后视镜里看着顾雪莉认真开车的模样,竟莫名觉得性感。他强迫自己把视线移开,状似不经意地问:“你在相亲?”

“是啊。”顾雪莉见识多了他的不符年龄的“博学”,见怪不怪。

“为什么要相亲?”

刚才透过咖啡馆的玻璃窗,他一眼就望见那个男人笑脸相迎,为她拉开座椅,甚至将手搭在了她的肩头。他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他只知道,看到那一幕,内心升腾起一股酸味。他确定不是出门前喝的柠檬水在作祟,是醋,是一丝一缕弥漫于胸腔的醋意。

那一刻他只觉得,谁都不配为她拉开座椅,谁都不配对她表现出绅士风度。

除了他自己。

“因为老师年纪大了,找不到对象呀。”

“你可以用正常点儿的语气跟我说话吗?”那语调太软太柔,唐锐几乎有点儿把持不住。

汽车已经开进小区,顾雪莉将车停稳。扭头,一脸拿他没办法的神态,叹了口气:“小屁孩。”

许是被这三个字刺激的,也许是想这么做很久了。唐锐倾身上前,挤过两个座位之间的缝隙,嘴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凑上了她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而后,打开车门,跳下车夺路而逃。

6 蜂蜜柠檬味的吻

周末,是个阳光灿烂的好天气。

这是顾雪莉第二次按响37栋906的门铃,半个小时前,她接到唐锐的电话,说请她到家里一趟,有些唐小锐的事情想跟她说。

老师的联系方式对家长都是公开的,所以唐锐有她的号码不足为奇。

男神给自己打电话,顾雪莉兴奋得扑倒在沙发上,滚了好几圈。就是此刻已经到了他家楼下,激动的心情依然难抑。

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在见到唐锐时能矜持一点儿。

唐锐一开门,便觉眼前一亮。她穿了一条暖黄色的连衣裙,头发披散下来,有一部分从一侧肩膀上垂到胸前,脸上带着淡淡的妆,明丽动人。

他很开心,能够这样以男人的姿态站在她面前,而不是用那个小小的身体,去仰望她。果然,是要亲她才可以变回二十八岁。

“随便坐。”唐锐将她请到屋里,看她在沙发上坐下后,自己也在侧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本来想约你去咖啡馆、茶餐厅之类的地方,但我怕被打扰,只好麻烦你跑一趟。”

“没事没事,我乐意上你这儿来。”瞎说什么大实话!顾雪莉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赶忙转移话题,“唐小锐呢?他不在家吗?”

“在。有件事必须要告诉你了,”唐锐顿了一下,然后指了指自己,一本正经道,“唐小锐就是我,是三岁模样的我。”

“哈?”唐小锐就是男神唐锐?顾雪莉有点儿接受无能,“是你在做梦,还是我在做梦?”

话音落下,唐锐站起身走到顾雪莉跟前,手指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疼吧?虽然确实有点儿匪夷所思,但事实就是这样。没有唐小锐,只有我,唐锐。”

难怪唐小锐那么早熟,难怪他没有一点儿三岁孩子该有的样子,难怪看着他的眼睛时总会有陷进去的感觉。

“这么说,你没有私生子?”

“当然没有,母胎单身二十八年。”

听到这句话,顾雪莉的心里开出花来,欣喜万分。天啊,她这些日子竟然一直距离男神这么近,男神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其实之前她也察觉到了唐小锐的靠近,她却心虚地不敢多看他,因为每每看着那张脸,对上那双眼睛,便会莫名心悸。这不正常。她有些慌,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有恋童癖。

这样的缘由,顾雪莉欣然接受,只是心中满是疑惑:“那你怎么会重新回到三岁,做我的学生?”

“这个待会再跟你细说,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嗯?顾雪莉尚未来得及发问,便见他邪魅一笑,而后倾身过来。单膝跪上沙发,双手撑着沙发靠背,将顾雪莉下意识靠后的身体牢牢禁锢在他的双臂之间。

两人靠得很近很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唐锐盯着她因错愕、疑惑而显得异常勾人的眼睛,嗓音低沉而性感:“喜欢我?”

“嗯​‍‌‍​‍‌‍‌‍​‍​‍‌‍​‍‌‍​‍​‍‌‍​‍‌​‍​‍​‍‌‍​‍​‍​‍‌‍‌‍‌‍‌‍​‍‌‍​‍​​‍​‍​‍​‍​‍​‍​‍‌‍​‍‌‍​‍‌‍‌‍‌‍​。”

“是崇拜的那种喜欢,还是想做我女朋友的那种喜欢?”

“没有没有,我从来没有肖想过成为你的女朋友……”

顾雪莉连忙辩解,她可不想让男神觉得她有非分之想。然而,电光火石之间,对方将脸凑过来,而后她的嘴唇被封住,剩下的话语被吞没在突如其来的,带着蜂蜜柠檬水味儿的亲吻中。

她没有将自己推开,唐锐十分欣慰。

一吻结束,唐锐恋恋不舍地退开,看着她红红的脸庞,郑重其事道:“那么现在,你可以想了。”

7你是我的情不自禁

37幢的楼门在身后“啪”地一下关闭,顾雪莉使劲儿掐了自己一把,很疼,真的不是在做梦。

回想起刚才那个吻,她的耳根都烫了起来。当时,她的心鼓噪得几乎要跳出胸腔,根本不知该作何回应。为了防止自己开心得忘了形,她没骨气地溜了。

此刻却非常后悔,这么好的机会,她应该乘胜追击,把男神拿下啊!怎么就脑子进水,跑了呢?

“叮——”清脆的一声打断了顾雪莉的懊恼,微信提示有新的好友请求,她打开一看,验证信息框里的“唐锐”二字让她稍稍平复的心又小鹿乱撞了起来。

她按下“接受”,然后看着他帅气的本人头像发呆,等他先问好。

没一会儿,他的信息果然接二连三地发了过来。

“本来想循序渐进,等你同意再吻你的,实在忍不住。我低估了你的吸引力,高估了我的自制力。”

“不知不觉中,你就成了我的情不自禁,莫可奈何。”

“亲吻你这件事,我想象了无数遍,每一遍都是不一样的香甜。可这所有甜加起来,竟不及真正吻到你的万分之一甜。”

“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是想你的以后都由我来负责。”

“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吧,好吗?”

顾雪莉盯着屏幕上这些足以让她幸福得晕死过去的字句,就好像听他附在自己耳边亲口诉说,撩拨着她的心弦。

当然好!这几年来,她在追星姐妹群里向来以唐锐老婆自称,意淫了多少次与唐锐做不可描述的事,她做梦都想跟唐锐谈恋爱。

想到这里,顾雪莉转身,又按响了906的门铃。

再次看到唐锐的脸,顾雪莉总觉得自己的心境不一样了,有什么在骚动。她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将方才在电梯里练习了好几遍的话语宣之于口:“你的问题,我想当面告诉你,我,想做你的女朋友。”

闻言,唐锐一把将她拉进来,而后迅速把门关上,扶着她的双肩将她按在墙上,明明是很霸道的动作,却又分外温柔。紧接着,他一手撑在墙壁上,另一手捧住她的后脑勺,俯首,覆上那温软而香甜的双唇。

不像之前那次仅限于唇瓣之间的厮磨,这一次,唇舌相缠,攻城略地。

顾雪莉被他吻得七荤八素,好半晌才找回理智,突然想起差点儿把要紧的事情忘了。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重回三岁的。”

唐锐喝了一口柠檬茶,望着水里的柠檬片放空了片刻,随后抬起头,幽幽道:“这得从我江郎才尽说起。”

8 如你所愿

每个唱作俱佳的,被封为音乐才子的歌手,最怕的大概就是没有灵感,写不出歌的时候。

唐锐为此愁掉了好几把头发。没有新作品就意味着没有曝光度,没有曝光度就会流失越来越多的粉丝。高楼已起,不能塌。

他靠着举办巡回演唱会来保持热度,那天是苏城站演唱会——也就是顾雪莉提过的八月初她到现场的那场——的前一天,他照惯例徒步走在某个未开发的山林彻底放松自己,无意间看到一块晶片一样的东西,上面是头尾相衔的龙图腾,才捡起就听到一个声音在自己的脑袋里响起:“你正在为没有灵感,写不出新歌而烦恼吗?试试将我按在你的胸口,我能帮你解决烦恼。”

可能是太想要灵感了,可能是那东西能蛊惑人心,唐锐真的那么做了。他解开衬衫的纽扣,看着那图腾印在胸口,脑海中又响起那个声音:“您已成功登录‘排忧解难系统’,小忧将竭诚为您服务。”

这个类似于客服一样的小忧,这段日子一直在唐锐脑海里刷存在感,开始还正儿八经地打官腔,后来直接放飞自我了。

“系统最初是这样提示的:想要灵感,只需在下一场演唱会上让粉丝默默许愿,再随机挑一个来满足就行了。让他们尽管想,不能帮你为他们实现算我输。”

听到这里,顾雪莉一拍大腿,道:“难怪最后的互动环节是实现粉丝一个愿望,还给时间先想好。”当时她斥巨资买了内场前排的票,中奖绝缘体的她抱着重在参与的心理随便默念了一个心愿,然后坐看幸运儿诞生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实名羡慕。

“对,为了防止愿望不可控,我就在前排找了个托。”

“我就知道是托儿,操作太明显了,不过我们粉丝宠你,由着你来。”当然,肯定也有觉得偶像没诚意,不服气的。

“可没想到事后系统不承认。”

犹记得小忧感情丰沛的吐槽:“使这种伎俩!你的灵感可以安排吗?好,就选大屏幕上被你目光聚焦最长的那一个吧。电波搜索开启,哎呦,是个美女哎!让我们来看看她的愿望是什么?”

“系统口中的美女就是你。”回忆暂停,唐锐轻轻挑起一边眉梢,“你当时许了什么愿?不妨再说给我听一遍。”

“我就随便一想,想着你要是我们班里的小朋友就好了,就可以……嗯……”

“可以什么?应该还有四个字吧?”

顾雪莉支吾了半天也没好意思说出口,被唐锐这么一催促,对上他狡黠精明的目光,索性脖子一抻,雄赳赳,气昂昂道:“任我蹂躏。”

看着她可爱的反应,唐锐轻轻一笑,揉了揉她的脸,压着嗓子:“如你所愿。”

空气里氤氲起暧昧的气息,顾雪莉赶紧把话题扯回来:“于是你就回到三岁了?”

“嗯,系统提示,要想恢复成年就得到你班上去,之后靠我自己摸索​‍‌‍​‍‌‍‌‍​‍​‍‌‍​‍‌‍​‍​‍‌‍​‍‌​‍​‍​‍‌‍​‍​‍​‍‌‍‌‍‌‍‌‍​‍‌‍​‍​​‍​‍​‍​‍​‍​‍​‍‌‍​‍‌‍​‍‌‍‌‍‌‍​。尽管我很不乐意上幼儿园,但没办法。”

“之后就有创作灵感了吗?”

“并没有。”

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却换不来相应的回报。

“那你肯定非常后悔。”

“并没有。”说着这话的唐锐,眼睛里都在放光,“相反,非常庆幸。”

庆幸因此,认识了她。

9 翻遍微博和朋友圈

那天之后,唐锐再也没有来上过学。

趁着小朋友吃午饭,顾雪莉托着腮,盯着那个属于他的空位,嘴角扬起的弧度像极了花痴,他说过的话不禁浮上脑海。

“据我摸索出的经验,单方面亲你可以恢复成年状态一天,与你接吻可以恢复三天,次数叠加,天数累计。所以我觉得,我已经不需要探索出彻底恢复到二十八岁的方法了,只要每天吻你一次就够了。所以幼儿园那边,我要去办理退学了。”

再次回味,顾雪莉的脸又烧了起来。

确定关系后的每一天,他们都在约会。通常是在两人都有空的晚间,唐锐会把自己全副武装好,配合她去看电影、轧马路、逛超市,等等。然后送她回家,跟她说晚安。

临睡前又总是止不住地想她,只好煲一通电话粥,结尾时给她唱催眠曲,从她最爱的《梨涡》开始,每天一首,将自己这些年来创作的歌曲,挨个儿唱给她听。

有些肉麻的,当面羞于说出口的话,在电话里,顾雪莉便直言不讳了。有一个晚上,幸福感爆棚的她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和你谈恋爱的感觉真好。”

电话那头有片刻的沉默,而后阴阳怪气的语气传来:“所以现在,还想看我跟唐一帆谈恋爱吗?”

这……是她曾在微博的吐槽。

唐一帆是个演员,人气偶像,拥有迷妹无数。整个娱乐圈里的男星,除去唐锐,就属他最好看了。当时有一个热搜,是唐一帆和唐锐的同学恋爱了。那会儿她沉溺于耽美小说,思想有点儿腐,就心血来潮发了条微博:“我不想看唐一帆和唐锐的同学谈恋爱,我想看唐一帆和唐锐谈恋爱。”

“哈哈!”顾雪莉干笑两声,好在隔着手机,不至于那么尴尬,“你怎么知道我的微博?”

“闲着无事,用你的微信名搜索微博用户,还真有,看第一条就确定是你了。”

“你看了多少啊?”如果没记错的话,唐锐在她的微博里存在感非常强。之前对他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都发在微博了。

“全部,还有朋友圈。”

磁性的嗓音震动着耳膜,一想到那些羞耻的话语都被正主看了去,顾雪莉便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而后,席卷而来的,却是满心满眼的欢喜。

曾经,一有空看手机,她便去刷唐锐的微博和朋友圈,不错过任何一条动态。原来,他也和她一样,将她的微博和朋友圈翻遍了。

她才不信他是闲着无事,是因为在乎,是因为想了解自己不曾参与的对方的过往。

是因为,爱情。

10 最闪亮的你

不知不觉,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月。

那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午后,一首名为《冰糖炖雪梨》的新歌登录某音乐平台,不到一周,销售额便突破了八位数,评论数突破六位数。一上线便登顶该平台各大榜单榜首,甚至导致该平台服务器瘫痪,史无前例。

顾雪莉戴着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看MV,全程姨母笑。无论是歌词曲调还是MV画面,都冒着甜甜的,让人想谈恋爱的粉红泡泡。

这一首,是唐锐的新歌。而“冰糖炖雪梨”便是她的微信ID,以及微博ID。

“好听吗?专门为你写的,喜不喜欢?”

“太好听了,太喜欢了!”温柔的气息拂在耳畔,某人从身后环抱过来,顾雪莉摘下耳机,扭头嗔怪,“难怪你前段时间神神秘秘的,原来是在闷声搞大事啊!还说什么没灵感,看来系统没诓你。”

“我现在才知道,”唐锐将脑袋搁在她的脖颈旁,贪婪地嗅着鼻尖的馨香,轻声道,“原来我不是为了找灵感才认识你,爱上你,而是认识了你,爱上了你,我才有了源源不断的灵感。”

顾雪莉眉眼弯弯,这话她爱听。

“喜欢的话,那我可不可以要个奖励?”唐锐说这话的语气,就像个考试考了满分,想讨糖吃的孩子。

顺着她的一句“什么”,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明天你不用上班,今晚留下吧,好不好?”

顾雪莉自然明白,留下意味着什么。她虽然是思想上的女流氓,但向来是生活中的好姑娘。纵然每天都沉浸在爱的甜蜜中,她到底还有几分患得患失,毕竟唐锐实在太耀眼了。这样的心理下,她一直守着那条底线,唐锐尊重她,不去触碰。

如今,水到渠成,她已经准备好了​‍‌‍​‍‌‍‌‍​‍​‍‌‍​‍‌‍​‍​‍‌‍​‍‌​‍​‍​‍‌‍​‍​‍​‍‌‍‌‍‌‍‌‍​‍‌‍​‍​​‍​‍​‍​‍​‍​‍​‍‌‍​‍‌‍​‍‌‍‌‍‌‍​。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里洒进来,唤醒了一室的旖旎。

唐锐睁开眼,见旁边的人儿睡得香甜,被子被她踢到了一边。秋天的早晨凉意十足,他起身轻轻为她盖好,发现自己胸前的图腾已然消失不见,猛然想起昨夜尽兴时小忧说了一句话:“恭喜你从此告别孩童模样,恢复二十八岁,要跟你说再见喽。其实是再也不见,不要太想我哦。”

唐锐咋舌,彻底恢复成年的方法居然是这个,系统也太污了吧?视线又不自觉转回顾雪莉身上,看着她红润的脸蛋,看着她随意披散在枕头上的发丝,看着她紧闭的眼眸,内心涌起巨大的满足感。

这个女孩是属于他的,真好。

还记得她曾经抱着他的脖子,大眼睛忽闪忽闪,撒着娇问:“虽然我气质出众,相貌不凡,但还是想俗气地问一句,为什么是我呀?”

为什么是你呀?

因为你可爱又纯良。

你在人群中最为闪亮。

你占据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你是我枯燥生活的绮丽梦想。

赞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