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热恋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内容简介:奚墨墨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剪的CP视频而被正主周砚逮住,被逼迫承认自己嗑CP​‍‌‍​‍‌‍‌‍​‍​‍‌‍​‍‌‍​‍​‍‌‍​‍‌​‍​‍​‍‌‍​‍​‍​‍‌‍‌‍‌‍‌‍​‍‌‍​‍​​‍​‍​‍​‍​‍​‍​‍‌‍​‍‌‍​‍‌‍‌‍‌‍​。本想着自己能名正言顺地嗑,结果到头来,她发现正主周砚喜欢自己,还被正主按头嗑自己跟正主的CP糖​‍‌‍​‍‌‍‌‍​‍​‍‌‍​‍‌‍​‍​‍‌‍​‍‌​‍​‍​‍‌‍​‍​‍​‍‌‍‌‍‌‍‌‍​‍‌‍​‍​​‍​‍​‍​‍​‍​‍​‍‌‍​‍‌‍​‍‌‍‌‍‌‍​。这世道歪了​‍‌‍​‍‌‍‌‍​‍​‍‌‍​‍‌‍​‍​‍‌‍​‍‌​‍​‍​‍‌‍​‍​‍​‍‌‍‌‍‌‍‌‍​‍‌‍​‍​​‍​‍​‍​‍​‍​‍​‍‌‍​‍‌‍​‍‌‍‌‍‌‍​。

安九凌

第1章 我被盯上了

  奚墨墨的主业是三十八线开外,糊到穿地心的小演员,副业则是B站号称“神奇剪刀手”的热门视频UP主,她感觉自己最近被盯上了。

  原因无他,只因上个星期她在B站发布了一条名叫《周砚×顾新然 勇气》的拉郎CP视频。

  该视频一上线,便被她的粉丝搬到微博,硬生生被刷上了热搜第一名。

  评论里全是钦佩她“神奇剪刀手”的魅力的,可无人知道,她已经吓得只想撤热搜。

  可是,她穷!没钱!撤热搜?想都别想!

  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嗑CP,如今舞到正主面前,就算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真名奚墨墨,职业演员,B站UP名‘笔墨纸砚’是不是你?”周砚的经纪人天姐逼问她。

  某酒店的房间里,奚墨墨被两名黑衣人“请”来这里,几道虎视眈眈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让她坐立不安。

  闻言,她正襟危坐,摇摇头:“我不是,我没有,您别瞎猜。”

  “哦?”坐在旁边的周砚终于出声,似笑非笑,“你不叫奚墨墨?”

  “我叫昔默默,昔日的昔,沉默的默。”

  周砚嘴角一抽:“是个狠角色,连自己的祖宗都不认了。”

  他摆手示意天姐,天姐哼了一声,她的身体便抖了三抖。

  天姐随即亮出她自入行以来饰演的所有角色的照片,甚至连她为试戏而做的履历都有。

  周砚看着她以前的照片,意味不明地感叹了一声:“看来,你没有整过容。”

……她现在就跑去整容还来得及吗?

她还在装傻:“这不是我……”

“说实话。”

“……好吧,我是奚墨墨。”对方的气场过于强大,把她压得死死的,她吞了一口吐沫,“你找我有什么事?”

  “明知故问。”周砚打开一条视频,“这条视频是你剪的?”

  视频里的故事线非常完整,讲述的是两位清朗少年情投意合,却因家庭关系而被迫分开,最后一方思念成疾,生病去世,另一方则吃药自尽了。

  故事非常狗血,但耐不住周砚跟顾新然的CP感超强,网友们嗑糖嗑得都快疯魔了。

今年夏天,一部名叫《皇城》的双男主古代权谋剧热爆全网,身为此剧的两个男主,周砚和顾新然因此声名大噪,成为这个夏天的最热限定。

  剧中,两人携手共进,一帝一相相辅相成,同共治理出一个国泰民安的国家。

  因热度过爆,两人的CP超话“砚然一笑”,一度成为内娱第一的CP超话,粉丝数高达两百万。各路二次元、三次元的大佬纷纷出山,耍尽各自宝刀,为两位男主各种产粮,更是增加了热度。

  有这么多的大佬为他们的CP产粮,周砚这家伙怎么就盯上她了呢?

  饭圈规矩,不管舞CP舞得多欢,也不能舞到正主面前尴尬。

奚墨墨猛摇头:“不是,我只是一个小演员,哪儿会剪视频?”

周砚眉头轻皱,声音里透出一丝威胁意味:“奚墨墨,我希望你实话实说。这条视频传播过广,剪的内容又是男男CP,这不仅影响我的名誉和形象,更会影响我以后接其他的戏。如果你再不承认,我可不敢保证我的律师不去找你。”

  奚墨墨脸色一僵,立即起身:“真的不是我!”边说边一点点儿地往门口挪,“嘿嘿嘿,那个……既然没什么事情,那我先走了。”

  下一秒,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就被两名黑衣人直接摁到木桌上。

  周砚的声音轻轻的:“其实,封杀你还是很容易的……”

  “是是是,我是笔墨纸砚!那条视频就是我剪的!”奚墨墨怕了,“我求你了,不要封杀我,不要告我,我没钱请律师的!”

  周砚似是很满意,终于笑开:“想让我不告你,可以,我们合作一次怎么样?”

  

第2章 成为他的剪辑师

  奚墨墨站在一栋高楼前,仰头向上望去。日光耀眼,她抬手挡太阳,突然惆怅起来。

  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成功的演员,演尽人生百态,享受众人的追捧。可现实过于残酷,迫使她从开始的十八线糊到现在的三十八线,查无此人。

  她糊到没工作,没人关注,闲得在外人看来家里可能有矿。无聊之余,她跑去学习剪视频,没想到反而在剪辑这个领域获得了一定的掌声和追捧。

  在B站,她笔墨纸砚“神奇剪刀手”的称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她剪过无数次圈内男女明星的拉郎视频,甚至有些制片人看到她的视频,都撮合过几对CP合作。

  今年夏天最大的糖莫过于“砚然一笑”这对CP,奚墨墨嗑他们嗑得有些疯魔,剪了这次视频,没想到舞出圈,被正主知道了。

  所以,周砚如今大火,而她糊得没眼看,他们之间能有什么合作?

  当她推开周砚工作室的玻璃门,一排面色蜡黄,黑眼圈快赶上熊猫的工作人员齐刷刷地歪头看向她,神情颓靡,异口同声地问:“您找谁?”

  奚墨墨被这情形吓到了,声音都有些发颤:“我、我是奚墨墨,周砚叫我今天来这里……”

  天姐听到动静,神情清冷地上前,将她领到一个位子上,打开电脑说:“这里是你的位子,你今天的任务就是把这个文档里的所有视频资料,剪辑成一段反衬出我们砚哥绝美容颜、风华绝代的精彩绝伦的视频。”她说完后顿住,眼神炯炯看着奚墨墨,“能做到吗?”

  奚墨墨深深地咽了一口吐沫,问:“周砚昨天跟我说的合作就是这个?”她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对。”周砚突然出现在门口。

  奚墨墨转头看去,发现他半倚在玻璃门上,额际细碎的刘海轻掩住那一抹绝色的眉眼,一件黑色的衬衫衬得他肤白如雪,身材削瘦修长,真是绝色美景。

  他将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嘴角微微勾起,来到她的跟前,瞥了一眼电脑,说:“工作的劳务合同很快就拟出来,到时候你看一下。”

  她有些迷惑了:“什、什么意思?”

  “我最近有部班底和剧本都非常好的戏要争取,但与我竞争的演员很多,所以我必须主动出击。”

  “这跟剪视频有什么关系?”

  他轻笑,突然凑近她的脸:“角色群像对比的视频,能给制片人更多的灵感,我的成功几率就会高一些。”

  她明白了。曾经确实有制片人看到她剪的视频后跟演员谈合作了。

  所以,他并没有责怪她给他剪的男男CP视频,反而给了她一份工作?

  男人的气息全喷在她脸上,身后那十几双目光瞬间全投射在她身上​‍‌‍​‍‌‍‌‍​‍​‍‌‍​‍‌‍​‍​‍‌‍​‍‌​‍​‍​‍‌‍​‍​‍​‍‌‍‌‍‌‍‌‍​‍‌‍​‍​​‍​‍​‍​‍​‍​‍​‍‌‍​‍‌‍​‍‌‍‌‍‌‍​。

  奚墨墨退后几步,半倚在电脑桌上,别过头去。

  他的声音落入她耳中:“如果你愿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工作室的员工——专属剪辑师。”

  她侧头看了他几秒,再看一眼那群挂着黑眼圈的员工,心里有点儿不安。

  许是猜出她的想法,周砚认真地解释:“不好意思,因为工作室刚成立,再加上我最近的热度颇高,需要安排的工作太多,他们就忙了些。只要忙过这段时间,员工该获得的福利和薪资都会补偿到位。”

  周砚对于这一切的安排很有条理,似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他肯定对她做了一番调查,要不然怎么会知道她糊到没工作,现在给她一份工作呢?

  她宣布,周砚今天在她心中两米八!

  奚墨墨讪笑着,十分狗腿地说道:“OK。”

  

第3章 你还记得吗

  签完合同,工作一天后,奚墨墨后悔了。

  这工作真的不是人做的!

  她现在怀疑周砚并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剥削她!

  他说这条视频很急,今天必须要剪完,手机时间已经显示晚上九点,全体员工已经下班,就只剩下她还在剪视频!

  奚墨墨崩溃了,转头问:“周砚,这么晚了,我能不能……”

  话戛然而止,她看到睡在躺椅里的周砚。

  清冷的灯光洒在他的眉眼上,他的五官深邃立体,气质更显得清冷矜贵。

  周砚不愧为“古装男神”,就这一眼,她的心都被撩拨得痒痒的。

  其实她也参演了《皇城》这部剧,只是角色过小,他应该不会注意到她。

  奚墨墨这一瞧,不知不觉滑动着电脑椅挪到他身侧,仔细地打量着他。

  美男在前,她盯得有些出神。突然,男人的眼睫毛轻颤了一下,奚墨墨神色紧张,身子往后一退,踩着地面让椅子来了个完美的旋转,瞬时把自己稳稳当当地送回原处,佯装在认真工作。

  周砚睁开眼睛,看着她那因紧张而敲打键盘过重的手指,嗤笑道:“你刚才在偷看我?”

  她停下敲键盘的动作,否认:“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他起身,拉来一张椅子,坐在她的身旁,单手撑着脑袋看她。

  整个工作室就只剩下他与她,过于寂静的空气里好似流淌着一些不知名的暧昧。

  男人看她的视线过于炙热,她不敢侧目与之对视。

  盯了她良久,他忽然问:“奚墨墨,我总感觉你很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大概是在大街上的广告牌上吧。”

  “你的履历上,几乎没有广告通告。”

  “那可能是……”

  “对了,说起你的履历……”他坐直身体,“你参演过《皇城》?饰演的什么角色?”

  “一具死尸。”

  “难怪。”

  她神色有些黯淡,抬头看向他:“你……真的不记得了?”

  他愣了:“我……该记得什么?”

  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失落,自嘲地笑了笑:“没什么。”

  也难怪他不记得,当时的他虽然不火,但好歹查有此人,她却只是一个小透明。给予他的温暖和温柔,她能一辈子记得,他却不会记得。

  奚墨墨继续工作,两人一时都没说话。突然,她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她顿住,转头尴尬地问他:“我饿了,怎么办?”

  周砚倒是认真地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什么可吃的,便道:“要不……喝水吧?”

  “如果还是饿呢?”

  “那就……喝热的水,饱暖身体?”

“滚。”

真的让人无语,她吐槽道:“以你这直男思维,注孤生。”

他笑道:“事业上升期的偶像不可以谈恋爱。”

  她心里有些难受,摆手:“你走吧,我要工作了,别打扰我。”

  周砚敛去脸上的笑意,深深地凝视了她一会儿,二话不说,起身往外面走去。

  她吓到了,问:“你干吗去?”

  他没回应。

  他不会真的回去了吧?就把她一个女生扔在这儿?

  二十分钟后,门口响起熟悉的脚步声,带着一股香喷喷的泡面香味钻进来,周砚端来一个桶装的泡面,搁在她的桌子前。

  他解释:“公司里没吃的,我从隔壁公司员工那儿买来的,刚泡好,你先垫肚子。”

  香味扑鼻,惹人垂涎三尺,奚墨墨的心情由阴转晴,道过谢后,叉起一叉子面就往嘴里送。

他坐下,看着她吃。

有人说,人在吃东西时容易放松警惕,随口的回答大多都是真的。

  思及此,他佯装很抱歉的模样:“不好意思,让你忙到这么晚,你男朋友不会责怪我吧?”

  奚墨墨摆手,含糊不清地说:“我哪儿来的男朋友?单身狗一个。”

闻言,男人躺回椅子里,似是松了一口气,嘴角的笑意慢慢地蔓延开来。

第4章 你是什么垃圾

  

  视频弄好后,已是清晨,周砚提议一起吃完早餐再开车送她回家。

  这段时间私生饭一直追着他不放,为避免被拍到引起误会,奚墨墨拒绝了他。

  想到这一晚上他都在陪着她剪视频,奚墨墨心里暖暖的,正想感谢他来着,结果他来了一句:“私生饭一直堵我家小区门口,我不能回家睡觉。”硬生生让她把心中的暖意变成怒意。

  真的,周砚这家伙要不是因为长得好看,肯定会被揍死。

  昨天熬夜剪了一晚上的视频,害得奚墨墨做梦都在剪视频。奚墨墨在家睡了大半天,下午四点才醒来,吃了外卖后下楼扔垃圾。

  最近为响应国家政策,小区积极做着垃圾分类的宣传工作,已经在各个地方放置了垃圾分类的垃圾桶。奚墨墨对此略有耳闻,甚至为了分好垃圾,特地上网做了一番功课​‍‌‍​‍‌‍‌‍​‍​‍‌‍​‍‌‍​‍​‍‌‍​‍‌​‍​‍​‍‌‍​‍​‍​‍‌‍‌‍‌‍‌‍​‍‌‍​‍​​‍​‍​‍​‍​‍​‍​‍‌‍​‍‌‍​‍‌‍‌‍‌‍​。

  可垃圾种类太多,有时候也会搞错,小区为了引导群众做好这项工作,最近安排了很多志愿者站在垃圾桶旁边指导分类。

  奚墨墨提着一大袋垃圾,还没下楼,就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

  她攀着矮墙,偷偷探了一眼,全是嘶喊的粉丝。

  那场面太火热了,火热到她清楚地知道,那群粉丝不会是她这种糊咖的。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视线一瞟,就瞟到不远处,身穿黄色志愿者围裙,在垃圾桶前站得笔直挺拔的周砚。

  奚墨墨提着垃圾走上前,远远的,就瞅见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嘴角隐隐含笑。

  他像是一个穿着粗布衣裳干活的王子,衣着普通,却遮不住他那矜贵的气质。  

  他这么站着迎接她,有一瞬间让她觉得他是在等她。

  这想法一闯进脑海,奚墨墨立即驱散。这想的是什么鬼东西呀?哪有王子站在垃圾桶前等待灰姑娘的!

  奚墨墨笑眯眯地走上前,正想与他打个招呼,结果他来一句:“你是什么垃圾?”

  她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骂回去:“你才是垃圾!”

  男人无语地叹了口气:“我是说,你手中的垃圾属于什么垃圾?”

  意识到自己骂错人,奚墨墨赶紧道歉,笑呵呵地把垃圾奉上。

  周砚戴着手套在她的垃圾袋里翻几下,眉头越皱越深。

  他捏着一块鸡翅骨,有些震惊:“你身为一个女演员,一天吃这么多东西?”

  糟糕!她肥宅生活要被曝光了!

  他一边翻一边说:“包装袋、纸巾、化妆棉、残余汉堡、鸡翅骨、煎饺……”

  奚墨墨感觉自己被内涵到。

  她把垃圾抢过来:“不、不劳烦你,我自己会分类。”

  结果又被他抢过去,他声音柔柔的:“我今天是来做公益的,你别抢的我工作。”

  “我怎么没听说你有这个公益工作的安排?”

  “早就安排了,只不过是今天才有档期。”

  这里的粉丝实在太多,她不宜站在周砚身边过久,正想转身回家时,他喊住她。

  周砚把手套摘下,神情认真:“我口渴了,你不打算请我上去喝口水?”

  奚墨墨哭笑不得:“你身边不是有很多水吗?”

  “我想喝咖啡。”

  奚墨墨指了一下那群疯狂的粉丝:“跟一个女的上楼,被她们看见,不好吧?”

  “就说我上去收垃圾不就好了?”

  实在佩服。

  奚墨墨架不住他的执着,两人拉开一段距离,一前一后进了大门,上了楼。

  

第5章 他是不是在撩她

  周砚完全没有身为客人的自觉,一踏进她家,就嚷着让她把空调打开。

  奚墨墨解释空调坏了,刚才预约师傅上门维修,这会儿还没到。

  末了,她突然说:“我家挺热的,你要不就先……”

  “我给你修。”

  她“哈”了一声,不敢相信。他一个演员,还会修空调?

  奚墨墨表示怀疑,周砚却像是急于在她面前表现一般,让她搬来梯子和工具。

  奚墨墨虽半信半疑,但这天气实在是热,她还是希望空调早点儿修好,就把工具给他找来。

  周砚拿起小镊子和电笔,上了梯子,轻轻地撬开空调盖板检查。

  折腾了好一会儿还没见好,给他扶梯子的奚墨墨越发怀疑他的技术了。

  “周砚,你到底行不行啊?你到底会不会修?”

  男人倔强得很,回头瞪她一眼:“对男人不能说行不行。”

  “……行。”

  这时,突然响起门铃声。

  “可能是维修师傅到了,我去开门。”话音才落,奚墨墨下意识地松开手,跑去开门。

  “喂喂喂,奚墨墨!你别松手……啊——”

  似重物狠狠摔到地上的声音传来,奚墨墨和维修师傅惊呆在门口,亲眼看着周砚摔成了骨折。

  这下……男人是真的不行了。

  

  周砚的右手摔骨折了。

  当天众多粉丝可是亲眼目睹自家宝贝儿偶像被护士扶进救护车的。被送去医院的路上,他那神色呀,简直要把她生吞活剥。

  奚墨墨一路上都在给他道歉,依旧消除不了他满脸怒气。

  周砚骂她:“奚墨墨,你是猪吗?”

  奚墨墨费力地把他摁回病床上:“是是是。”

  “奚墨墨,我这一摔要是摔出个好歹来,你得对我后半辈子负责知不知道!”

  “是是是。”他的力气也太大了,一下子又弹起来,她只好再把他摁回去,“你先别激动,消消气。”

突然,他不动了。

她狐疑地抬眼看他,发现他一脸满足地躺回病床上,嘴角含笑,一副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模样。

  她凑过去检查他的身体,问:“周砚,你还好吗?身体……还行吗?”

  他瞥她一眼,竟然对她展开笑颜:“奚墨墨,这可是你答应我的。”

  “我答应……”话音戛然而止,她意识到自己答应了什么。

  他这是在撩她吗?奚墨墨的面色顿时唰地红了。

  她下意识答应的话,他怎么能当真?

太尴尬了!不行,她得去找医生给他看看,别摔坏了脑子。

  天姐赶来时,医生正好给周砚打好石膏。

  天姐生起气来简直要吃人,她声色俱厉地质问她:“奚墨墨,你怎么搞的?!你不知道周砚最近有很多活动要参加……”

  “天姐。”周砚冷下脸,视线冷如寒霜,“我不希望你责怪她​‍‌‍​‍‌‍‌‍​‍​‍‌‍​‍‌‍​‍​‍‌‍​‍‌​‍​‍​‍‌‍​‍​‍​‍‌‍‌‍‌‍‌‍​‍‌‍​‍​​‍​‍​‍​‍​‍​‍​‍‌‍​‍‌‍​‍‌‍‌‍‌‍​。”

  天姐收住话,诧异的视线在他们两人身上徘徊,似是想透了什么。

  最后,天姐只说了一句话:“周砚,你刚火起来,不要因个人情感而耽误自己的前途。”

  

  天姐那天说的话,奚墨墨实在想不透。

  周砚的个人情感?应该是指恋情吧?难不成周砚在偷偷谈恋爱?

  难不成,“砚然一笑”CP是真的?

  奚墨墨也不敢问他,基于愧疚,他住院的这段时间她都在床边照顾。

  今天,即使打着石膏也挡不住周砚的好心情。奚墨墨还纳闷,直到顾新然全副武装地来医院看望他后,她才彻底明白了。

  我滴妈,她好像搞到真的了!

  奚墨墨本想自觉地退出病房,把空间留给他们,但周砚硬是让她留下来,理由是他行动不便,又不可能让顾新然帮他做事。

  顾新然这次来,一来是看望周砚,二来是谈《皇城》收官庆功宴的事情。

  这部剧的成功离不开每一位主创和背后的工作人员的努力,明晚是庆功宴,他过来邀请周砚一起前往参加。

  顾新然离开时,视线终于落在奚墨墨身上。

  过了好一会儿,他似是想到什么,笑问:“你也是《皇城》这部剧的参演演员吧?既然周砚不方便,要不明晚你陪他一起来?”

  她惊呆了:“你记得我?”

  “自然。”顾新然看了一眼周砚,“我记得你饰演的是一具尸体,还与周砚有对手戏。”

  这时,周砚猛地咳嗽几声。

  顾新然噤声,笑着点头,然后离开病房。

  她太伤心了。

  就连顾新然这位没有跟她演过对手戏的演员都记得她这个小透明,周砚却……

  

第6章 周砚,生日快乐

  奚墨墨现在有点儿怀疑周砚是不是故意忘记她的。

  毕竟,当时她与他确实有对手戏。就算他不知道她的名字,好歹认得她这张脸吧?

  更何况,那天她还给他过生日了。

那是去年的事情了,那会儿周砚还不算火,加上《皇城》这部剧在开拍前遭遇诸多磨难,业内根本就不看好这部剧。

奚墨墨饰演的是救过周砚,最后被奸人杀害的他的恩人。

整场戏下来,奚墨墨并无台词,基本以尸体状态出现在镜头前。周砚的情绪却要表现出来——面对恩人的离世,伤心欲绝。

说来也巧,那天是周砚的生日。上午他满心欢喜地给粉丝做直播,没想到碰到一大群黑粉在直播间骂他,骂得极其难听。

他当时没多少死忠粉,未能把黑粉的恶心谩骂给刷下去,那些话全被他看见了。

  关闭直播前,他整个人很沉郁,只是对粉丝说了一句:“以后生日我就不直播了。”

奚墨墨那天全程围观了他的整场直播,突然很心疼他。在拍戏时,他哭得情真意切,好像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周砚并没有跟剧组提起自己生日的事,剧组里的人个个都忙,也就没人注意到他那天情绪低落。

  也巧,那天的天色阴沉,临近黄昏时下起了大雨。

  雨来得急,当时他们正在休息,只能各自寻找地方躲雨。

  周砚和奚墨墨同时躲进一个山洞里,看着雨越下越大,两人才惊觉其他工作人员很难找到他们。

  周砚倒是很镇定,找了一些干柴,生了一堆火,然后坐下来背靠洞壁闭眼睡觉。

柴火照亮了昏暗的山洞,奚墨墨看向他,火光在他的侧脸上跳动着,她心里隐隐好似有什么东西跳出来。

  “你害怕吗?”寂静的山洞与外面滂沱大雨的喧哗形成对比,奚墨墨想找个话题打破寂静。

  男人不言语,但她知道他没有睡着。

  奚墨墨似是想到什么,立马起身,跑去外面。

  周砚听到动静,终于睁开眼睛,只见她发梢滴着水,手里捧着几颗青枣站在他跟前。

  女孩儿还穿着戏服,戏服上有一片红色的“血迹”,因衣服被雨淋湿,红色渐渐晕染,有些触目惊心。

  她问:“你喜欢吃青枣吗?”说着,坐在他身侧。

  他感觉她疯了,语气有些不好:“这么大的雨,你跑出去摘果子?!”

  “果子树生长在洞口处,我并没有淋雨,只是被雨水溅到了。”

  他翻了个白眼:“我不喜欢吃。”随后闭眼休息。

  奚墨墨也不恼,掏出道具刀子,一边看他,一边在青枣上雕刻着什么。

  五分钟后,她献宝似的把那颗青枣递到他的跟前,声音雀跃:“周砚,生日快乐!”

  男人的眼睫毛轻颤了一下,身形猛地僵住。

  半晌,他才慢悠悠地睁开眼睛,视线一转,就瞧见女孩儿笑容灿烂,如三月的春花,他心头一颤。

  “今天是你生日,你最大,就要开开心心的。”她拉过他的手,把那颗青枣稳稳地放在他的掌心。

  他眼中满是诧异和不解,他把那颗青枣拿起看,发现上面雕刻了一个跟他此时的古装装扮很像的Q版小人物。

在他的印象中,她的戏份很少,两人只是短暂地对过戏,算不上熟悉​‍‌‍​‍‌‍‌‍​‍​‍‌‍​‍‌‍​‍​‍‌‍​‍‌​‍​‍​‍‌‍​‍​‍​‍‌‍‌‍‌‍‌‍​‍‌‍​‍​​‍​‍​‍​‍​‍​‍​‍‌‍​‍‌‍​‍‌‍‌‍‌‍​。

女孩儿想要逗他开心模样,像极了把自己最珍贵的玩具送到他的手中,安慰他不要难过的孩子。

剧组没人记起他的生日,只有她这个对手戏演员记得。

跳动的火光下,周砚那双眼睛似氲氤着水雾,本就压抑着的低沉情绪,在那一瞬间排遣光了。

半晌,他抬头看她,声音有些沙哑,问:“你会雕刻?”

  “不会,但在我老家,过新年时都会剪窗花,拙技,你不要嫌弃哈!”  

  他扑哧笑出声来,心里有暖意蔓延开来。

  其实他很不喜欢过生日,感觉每年的生日都是一场对自己的折磨。

  看他终于笑出来,奚墨墨松了一口气,突然说:“上午的直播……你不要放在心上了。”

  他脸色一僵:“你怎么知道……”

  “我们这一行,谁没有被黑过、骂过?你不是人民币,做不到每个人都喜欢。你做好自己,时间会证明那些黑你、骂你的人只是误解你而已。”

  话是这么说,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很难做到不在意。

  心里感动得要命,他却还在嘴硬:“毒鸡汤谁不会说啊?”

  她不屑地反驳:“知道是毒鸡汤,那就更要努力。我们只有火了,这些委屈才会变得越来越少。”

  见他一直盯着那颗青枣看,她凑过去问:“刻得像吗?”

  他笑着回答:“不像。”

  “嘁。”奚墨墨撇撇嘴,指着那颗青枣,“这可是我的心意,你看看就行,不要吃……哎呀,你怎么吃了?”

  男人的神情有些得意,呛她:“既然是心意,那我更应该好好珍藏。青枣放久了会烂,还不如吃进肚子,永远保存。”

  她嘴角抽了抽,无言以对。

  很晚了,雨还没有停,两人靠在洞壁上等待救援。奚墨墨突然打趣道:“周砚,我觉得你肯定会比我在这一行混得好。”

  他怔住:“为什么这么认为?”

  “直觉。”奚墨墨转过头看他,“所以,如果你以后发达了,不要忘记我啊!记得带带我哦!”

  周砚永远记得那晚,那个特别的生日礼物,那个想逗他开心的女孩儿,那个让以后他火了记得带带她的女孩儿。

  所以这一次,他来了。

  

第7章 我喜欢你

  奚墨墨并没有追问周砚记不记得那晚的事情,只是觉得,既然他不记得,那她也不好意思觍着脸去问。

  一如她意料到的那样,周砚做公益那天,她与周砚说话的场景被粉丝拍了放到网上,微博上全是有关他们亲密关系的猜测。她也被粉丝扒出是三十八线糊咖,还参演过《皇城》。就在她的微博被攻陷,辱骂声不绝于耳时,那天她为周砚剪的群像视频也上了热搜。

  视频的热度很快盖过对两人关系的猜测的热度,对她的辱骂渐渐止息。

她猜到有人给她撤了热搜。

再后来,她被骂的广场彻底被洗清了,她和周砚的关系渐渐变成了“她只是他的工作人员,请大家不要乱猜”。

  只是,谁那么有钱,竟然愿意给她撤热搜?!

  《皇城》的庆功宴上,周砚和顾新然两位主演一路敬酒,那场面和谐得让人落泪。

  奚墨墨站在角落,激动得双手抱着柱子傻笑。

  天哪,“砚然一笑”CP是真的!

  奚墨墨端起一杯红酒,正想喝一口压下自己激动的情绪时,身后突然有人叫她。

  她回头,是顾新然。

  两人寒暄了几句,奚墨墨突然问:“顾先生,你是怎么记得我的?你看周砚这家伙,都不记得我!”

  能被一个人记住,这个人太搏好感了!

  顾新然愕然,凝视了她几秒,说:“周砚不记得你?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们再次见面,他差点儿弄死我!”

  顾新然哈哈大笑起来:“不可能。周砚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怎么可能不记得你?”

  话音才落,顾新然的神色忽然紧张起来,咳嗽几声。

  奚墨墨捕捉到他话中的信息,正想追问时,顾新然却跑了。

  怎么回事?奚墨墨越想越不对劲儿,感觉自己被骗了。

  “奚墨墨。”

  这时,身后有人叫她。

  奚墨墨身体一顿,转身,就瞧见了一幅让人心动的画面。

  周砚身穿一套合体的黑色定制西装,白色的衬衣领口别着一枚黑色的领结,灯光璀璨,他就像一个完美的骑士向她走来。

  她一时被迷惑了,他真的是……丰神俊朗啊!

  待他来到她跟前,她估计是脑子抽风了,突然问:“周砚,‘砚然一笑’是真的吗?”

  男人眉头轻皱,认真解释道:“奚墨墨,我跟他的关系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嗯?这突然的解释怎么回事?还有,他竟然知道“砚然一笑”?!

  “我们的关系很好,属于那种友情之上,胜过知己的亲人关系。”

  天哪,这令人感动的兄弟情啊!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周砚突然一把拽过她,拉着她往酒店的天台上跑。

  来到天台,天空中的烟花正璀璨绽放,光亮映照在两人的脸上。

  奚墨墨怎么都没有想到,面对她的质问,他竟然坦诚地承认从一开始就是在骗她。

  其实他早就知道她是奚墨墨,也没有忘记去年他生日的那个晚上,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面对他的坦诚,她竟然气笑了。

  她一时不知该骂他,还是要怪自己对他的感情从去年延续到现在。

  半空中有烟花炸响,夜空骤亮,她看到周砚脸上的神情深情又认真​‍‌‍​‍‌‍‌‍​‍​‍‌‍​‍‌‍​‍​‍‌‍​‍‌​‍​‍​‍‌‍​‍​‍​‍‌‍‌‍‌‍‌‍​‍‌‍​‍​​‍​‍​‍​‍​‍​‍​‍‌‍​‍‌‍​‍‌‍‌‍‌‍​。

  他踏步上前,一字一句地说:“奚墨墨,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不管从哪方面看,他们之间的差距都悬殊,奚墨墨从未奢望过他会喜欢自己,所以麻痹自己嗑他跟顾新然的CP。

  现实告诉她,做的梦实现了,她却感到恐慌。

天姐说得对,不要让个人情感影响他的前途。

烟火璀璨的那一瞬间,奚墨墨看清了他的脸,他脸上是她从未看到过的深情和爱意。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告白,她只是说:“周砚,去年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很普通,我只是在你不开心时安慰了你,你也只是在那一瞬间感动了而已,那并不是喜欢。”

语毕,她落荒而逃了。

周砚并没有追上去。他望着她逃离的背影,神情黯淡。

怎么可能是感动?

如果是感动,他可以用其他方式去报答她。如果是感动,他也不会在戏杀青一年后,还能清楚地分辨出,那不是感动,那是喜欢。

  

第8章 我们谈恋爱吧

  这段时间奚墨墨都没有去周砚的个人工作室,甚至给天姐发了短信说要辞职。

  天姐一直没有给她回复,她以为她忙,就没当回事。

  一周后,微博上突然爆出一组照片,是周砚与一名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子相伴出行。

  两人被拍到的地点有机场、酒店门口、剧组,甚至周砚家门口。

  营销号添油加醋,故意引导话题,说周砚谈恋爱了,女友便是那名女子。粉丝们哀号一片,奚墨墨看到这条新闻时,如遭五雷轰顶。

  为了求证,奚墨墨在微信上找了周砚的助理,让她通知周砚赶紧花钱撤热搜,以免影响到他的个人形象。

  助理的回话阴阳怪气的:“砚哥的钱都花在给你撤热搜上了,哪还有钱给自己撤热搜?”

  她呆住了。原来那次热搜真的是周砚帮她撤的。

  奚墨墨再问助理周砚谈恋爱的事情是否属实,助理以这是艺人隐私,不宜透露为由,拒绝回答她。

  在这里碰壁了,奚墨墨越发心焦。起初她觉得自己是在担心周砚的前途,心焦到最后,她发现自己竟然在吃醋。

  奚墨墨心烦意乱了两天后,他的绯闻热度倒是被压下一点儿,因为一条周砚被私生饭围堵发生意外,右手胳膊再次骨折的视频登上热搜第一。

  绯闻女主在医院里一边刷着微博,一边向周砚汇报情况:“你受伤的视频已经排在热搜第一了,你还需要我做什么?”

  周砚手脚活动自如,捧着西瓜道:“不需要,你只需要站在病房门口等待一个名叫奚墨墨的女人就行。”

  “周砚,身为你的新经纪人,我想警告你,你这样是在玩火自焚。”

  他放下西瓜,眸色深邃:“这次我不会错过她,否则我去年就不会吃下她送给我的青枣礼物。”

  林轻无语地摇摇头,走到门口等待奚墨墨。

  奚墨墨真的如周砚预料的那样出现在他的病房。

  看到他根本就没受伤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再次被骗,想转身离开时,林轻把她堵在门口。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奚墨墨的语气酸酸的:“真是想不到,周大帅哥这么快就勾搭了一个女人。”

  周砚不怒反笑,上前把她拉过来,示意林轻先离开。

  “我再不勾搭一个经纪人,我的事业就会崩了。”周砚把她推到墙上,把她圈在自己的手臂间。

  “你不勾搭也已经崩了……”等等,经纪人?

  “对,林轻现在是我的经纪人。”

  “天姐呢?”

  “她老家出事,暂时辞职回家了。”

  难怪她没回她消息。

  周砚解释道:“我跟林轻没有关系,她只是我的新经纪人,你别想歪。”

  他这解释不就在说明,我还喜欢你,你不要吃别人的醋?

  奚墨墨推开他:“既然你没什么事,那我先……”

  周砚用吻堵住她的嘴,不让她有丝毫挣脱的机会。

良久,他才放开她,俯身在她耳边喘气,声音柔柔的:“奚墨墨,我对你不止是感动,我要怎么解释,你才愿意相信?”

奚墨墨蹙眉,男人澄澈的瞳孔里映出她迷茫的样子。

她也不知道。她害怕他认不清自己的感情,把感动当爱情。

他急了,语气加重:“奚墨墨,戏都杀青一年了,剧都播出了,可我还是想找你,还是想跟你联系,想给你一份工作,想把你绑在我身边,甚至因为不想让你受到伤害,为你花钱撤热搜。你现在却告诉我,我这是感动?”

他想尽一切办法,找了合理的理由与她再次见面,逼迫她承认那条CP视频出自她手,甚至屡次在顾新然这位亲友面前提到她,他这么做,无非是因为对她的喜欢而不是感动加深了!

周砚说得没错,没有一个人仅会因感动而做到这些。他所有的靠近,都只有一个原因——喜欢她。

  这些话周砚从来没有跟她说过,她以为他不会喜欢她,原来喜欢得要死。

  奚墨墨心软了,出声道:“周砚,可你这次又骗了我……”

  他抢过她的话头,声音温柔而深情:“对不起,我以后会做得更好。所以,我们……可以谈恋爱吗?”

  她撇嘴问:“你不是说上升期的偶像不可以谈恋爱吗?”

  “如果是你,就可以。”

  她表面十分鄙夷,心里却乐开了花。

“好,我们谈恋爱吧​‍‌‍​‍‌‍‌‍​‍​‍‌‍​‍‌‍​‍​‍‌‍​‍‌​‍​‍​‍‌‍​‍​‍​‍‌‍‌‍‌‍‌‍​‍‌‍​‍​​‍​‍​‍​‍​‍​‍​‍‌‍​‍‌‍​‍‌‍‌‍‌‍​。”

  

  

  

  

  

  

  

  

  

  

  

赞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