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味巧合(三)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作者简介:老衲吃素,知名作者,擅长用平实的文笔去写暖心的故事​‍‌‍​‍‌‍‌‍​‍​‍‌‍​‍‌‍​‍​‍‌‍​‍‌​‍​‍​‍‌‍​‍​‍​‍‌‍‌‍‌‍‌‍​‍‌‍​‍​​‍​‍​‍​‍​‍​‍​‍‌‍​‍‌‍​‍‌‍‌‍‌‍​。

微博:https://weibo.com/u/5830600125

老衲吃素

前期回顾:苏南星想将与周奕的事儿翻篇,但在公司作为上下级总是免不了打交道,在一次夜跑中苏南星竟偶遇了同样热爱跑步的周奕……在公司的运动会上,两大男神周奕和丁琰同场PK,吸引了公司众多女员工的目光​‍‌‍​‍‌‍‌‍​‍​‍‌‍​‍‌‍​‍​‍‌‍​‍‌​‍​‍​‍‌‍​‍​‍​‍‌‍‌‍‌‍‌‍​‍‌‍​‍​​‍​‍​‍​‍​‍​‍​‍‌‍​‍‌‍​‍‌‍‌‍‌‍​。

他俩不知道是不是约好了,周奕穿了一身黑色运动装,丁琰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装,俩人都在场内热身​‍‌‍​‍‌‍‌‍​‍​‍‌‍​‍‌‍​‍​‍‌‍​‍‌​‍​‍​‍‌‍​‍​‍​‍‌‍‌‍‌‍‌‍​‍‌‍​‍​​‍​‍​‍​‍​‍​‍​‍‌‍​‍‌‍​‍‌‍‌‍‌‍​。

苏南星听见隔壁市场部的小姑娘们说:“哇,两大帅哥的巅峰对决,到底谁才是我们省公司第一帅哥呢?”

苏南星心里在笑,周奕和丁琰,哪个能赢呢?

很快,比赛结果就出来了,是常年喜欢跑步的周奕赢了。

丁琰得了第二。

俩人在终点还勾肩搭背起来,一起走回了市场部和系集部所在的看台。

等他们到了之后,两部门的人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

周奕也笑了。

苏南星觉得好像很难得看到他在公司里笑得这么爽朗。

又坐了一会儿,苏南星坐得腰酸了,走下看台往卫生间去。

结果,她在卫生间门外遇到了正在抽烟的周奕。

周奕夹着烟的手势倒是跟他私下里一模一样,都是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慢悠悠地往嘴边送,抽的时候不疾不徐的。

虽然苏南星睡过这个男人,但也觉得周奕抽烟的时候很帅。

周奕也看见苏南星了,牵着嘴角冲她笑了笑。他扬了扬手里的烟,算是跟她打了个招呼。

可是这种姿态,还真的一点也不像个领导跟属下的样子。

反倒像个路边汉子要撩妹!

苏南星气得,没搭理周奕,转身进了卫生间。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周奕已经不在了,反倒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运动装的高大男人。他抽烟的样子跟周奕不一样,夹烟的动作很轻,轻缓地往嘴边送。他的手指修长细白,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将他犀利的眼神都敛在镜片之下。

这是省公司最大部门市场部的老大,丁琰。

他看见苏南星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笑容,喊了她一声:“苏南星。”

苏南星客套地打了个招呼:“丁经理。”

苏南星原本想走,可是丁琰明显是想跟她说几句的样子。

他掐了烟,向她招手。

丁琰这个人真正让人觉得英俊帅气的不在外表上,是他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儒雅和涵养,连他说话的声音都那么清越迷人。

他说:“好久没见到你了,你从市场部调走之后就很难碰上几面了。”

苏南星说:“调到系集部之后总加班,太忙了。”

丁琰点了点头:“听说你升职了。”

苏南星想,没想到他知道。

“是,升了行业总监。”

丁琰说:“恭喜你。”

苏南星客套地说:“谢谢。”

丁琰忽然不说话了,他看着她,大概是在打量她宽松肥大的衣服,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最终又什么都没说,转而说道:“我们回去吧。”率先走向了市场部那边。

苏南星等了两分钟之后,才走回系集部。

后来,苏南星也不敢乱跑了,就坐在看台上看比赛,很快就到了周奕的三千米长跑项目。

如果说刚才的百米冲刺是周奕和丁琰两个人的双人秀的话,那么三千米就是周奕的个人秀。

对于惯常跑十公里的周奕而言,三千米长跑是很轻松的,他轻而易举地就碾压了其他秃头挺肚的选手们。尤其是当他跑到市场部和系集部看台下面的时候,隔壁市场部的小姑娘们讨论的话题都是:“周经理的肌肉线条真好,很有力量的感觉。我听说长跑是用腰臀部的力量发力的,这说明周经理的腰部力量很好啊……”

有个小姑娘带着期待和幻想的口吻说了一句:“真好啊!”

大概这句话的全句应该是:能当周经理的女朋友真好啊!

苏南星虽然不是周奕的女朋友,但是有幸体会过周经理的腰,非常有实锤地说:周经理的腰很给力,那天晚上差点把她的腰折腾得要散架了。

跑完了三千米之后,跑步项目就都结束了,要开始趣味比赛项目了。

苏南星报的毛毛虫竞赛要开始做准备了,她跟着大家一起走下看台去准备参加比赛。

刚走出看台边的通道,她就遇到了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外走的丁琰,他大概临时接到了集团公司的工作,一脸严肃地报了几个销量数据。

这时,钱大姐拉着苏南星说了一声:“小苏,我们系集部在西门那边集合。”

丁琰下意识地转头看过来,正好看到了人群中的苏南星。她还是那样,穿着肥大的衣服,连头发都扎得很低,脸上粉黛不施的样子,看起来虽然清秀,但是跟当年在市场部的时候相比,没有那么明艳动人了。

苏南星显然也看到了丁琰,刚想掉转视线当作没有对视过,却见丁琰对她露出了微微一笑,笑容淡淡的,然后他也随着人流大步地离开了。

就好像昙花一现。

苏南星觉得大概是自己的错觉​‍‌‍​‍‌‍‌‍​‍​‍‌‍​‍‌‍​‍​‍‌‍​‍‌​‍​‍​‍‌‍​‍​‍​‍‌‍‌‍‌‍‌‍​‍‌‍​‍​​‍​‍​‍​‍​‍​‍​‍‌‍​‍‌‍​‍‌‍‌‍‌‍​。

但她也听见旁边有个女孩不可思议地说:“哇,刚才丁经理冲我笑了哎!好帅啊!”

苏南星的目光向他消失的方向扫了一眼,钱大姐低声说:“听说他已经在办理离婚手续了,若是真的离了的话,那公司里这些单身小姑娘不得生扑丁经理啊?”

苏南星想起当年在市场部的时候,就算知道丁琰已婚,也有小姑娘喜欢他。她附和地点点头,说了句:“丁经理是很帅。”

钱大姐接着说:“他和我们周经理是我们省公司的两块招牌啊。”

她们排队准备参加毛毛虫竞赛的时候,苏南星听见钱大姐又说了一句:“丁经理在正职经理位置上四年了,大概也想动一动了吧。”但她说完这话之后就不再提了。

很快就轮到了苏南星他们这组的比赛,因为这个比赛项目非常简单,工会没有组织提前练习过。

开赛之前,坐在苏南星前面的财务部女孩回头跟苏南星说:“一会儿我们喊拍子,你跟着节拍走就行,挺简单的。”

结果就是这个说简单的女孩,开赛后没多久就踩错了节拍,二百来斤的体重都踩在苏南星脚上了。

苏南星觉得被她踩完了之后,脚都疼得麻木了,而且这姑娘还不止踩苏南星一下,她在慌乱之中又踩了苏南星好几脚,她还提着泡沫毛毛虫使劲往前跑,硬生生把苏南星给拽得崴了脚。

等到竞赛结束,苏南星的脚也肿了,她是被钱大姐扶着回到系集部看台的。

钱大姐对苏南星印象好,就跟周奕夸大伤情,说:“恐怕得在家静养几天了。”

苏南星立刻心领神会,面上装了下疼。其实也是真疼,不用装。

周奕忙说:“那你赶紧回家休息去吧,具体上班时间通过微信告诉你就行了。”

苏南星忍着高兴说了句:“谢谢周经理。”走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想,这回可有时间把《行尸走肉》给补全了。

钱大姐还说要送她上车,苏南星赶紧婉拒道:“我自己慢慢走,走慢点儿没事的,你们一会儿还有比赛项目呢,别耽误了。”

钱大姐知道她的脚实际没伤得那么重,就也没强求。

过了十来分钟,周奕接到一个电话。他对着电话“嗯”了一声,又说了一句:“我马上回公司看看。”然后跟旁边的宋集说,“我回公司一趟,等会儿回来。”

宋集说:“好的,若是回来晚的话,等会儿李总颁奖的时候,我替你领了。”

旁边的李婉接茬说:“我替您领奖也行!”

周奕没接话,对他们点点头,转身走了。

他开着车看到苏南星的时候,发现苏南星正在道边玩手机呢。

其实苏南星是打开手机想叫个车,出租车还没叫到,倒是等来了周奕的黑色SUV。

周奕降下车窗,对她说了俩字:“上车。”

苏南星下意识不想跟他有过多接触,说:“您忙您的,我自己走就行,我都叫到车了。”

周奕又重复了一句:“上车。”

毕竟是自己领导,苏南星还是上了车。

上车之后,她还酝酿了一脸恰到好处的职业笑容,说:“我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别耽误了你的工作?”

周奕说了句:“我要回公司一趟,正好顺路。”

苏南星“哦”了一声,道了谢。

这一路上,周奕也没太跟她说话,苏南星也不好在领导面前玩手机,在心里拼命地想话题,还是挑选工作话题最安全:“南环区公安局想装探针那个事儿,成本核算和利润我算了,分给分包商之后,我们还能保留18%的利润点。”

提到工作话题,周奕也顺溜多了,他接道:“那这件事儿你继续跟进吧,看看对方是走内部流程还是组织投标。”

苏南星回道:“那我继续跟他们技术科长谈一谈。”

周奕点点头:“需要我这边出面的时候直接说,这个项目若是谈成了算你的。”

苏南星对周奕最欣赏的地方就是,他在工作上一向是一个很能承担责任的领导,而且他条理清晰,工作能力强,很少让下属干重复的工作,效率十分高。

听到他承诺谈成了的奖金给她,苏南星高兴得笑了笑,说了一句:“谢谢周经理。”

周奕在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又把目光收回了,慢悠悠说了句:“脚不疼了?”

苏南星嘿嘿一笑:“还疼,不过听到有奖金就缓解了一点儿疼痛。”

周奕也笑了笑:“那我去提十万现金堆你的脚上,是不是立刻就好了?”

苏南星不好意思道:“那哪能啊,您真爱说笑……”又补了一句,“其实不用现金,转账也行,我的脚就带探针装置,能感知到您的虚拟账号给我转钱了。”

周奕被她逗笑了。他笑起来的时候剑眉飞扬,眼睛清亮,让苏南星忍不住在后视镜里多看了他好几眼。

领导太帅,这点确实不太好。

俩人的气氛倒是好多了,终于不那么尴尬了。

很快到了苏南星家楼下,她拉开车门下车,跟周奕说:“谢谢经理,你赶紧回公司吧,我上楼啦。”

她那只脚还不太敢使劲踩在地上,一瘸一拐地走了几步,好不容易走到楼梯口,扶着把手撑着身体蹦了几阶。

她正合计今天的运动量可够了,忽然听见周奕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这么蹦要蹦到什么时候?”

然后一阵天旋地转,她就撞进了一个硬邦邦的胸膛,周奕将她打横抱起了。

她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周奕的脖颈,怕自己掉下去。

周奕抱着她就往上走。苏南星吓得赶紧说:“我自己能走,没事的,放我下来吧。”

周奕只说:“你家住几楼?”

苏南星反复强调自己可以走,让周奕放她下来,但是周奕已经走上二楼了​‍‌‍​‍‌‍‌‍​‍​‍‌‍​‍‌‍​‍​‍‌‍​‍‌​‍​‍​‍‌‍​‍​‍​‍‌‍‌‍‌‍‌‍​‍‌‍​‍​​‍​‍​‍​‍​‍​‍​‍‌‍​‍‌‍​‍‌‍‌‍‌‍​。

苏南星只得说:“四楼。”

周奕提醒她:“别乱动,会摔下来。”

苏南星搂着他,不说话了。

不敢靠近他,但是他们抱在一起的空间里是严丝合缝的,她那对让他在那天夜里爱不释手的酥胸此刻正贴在他的怀里。

他们谁都没说话。

苏南星甚至能感觉到周奕的气息,是薄荷和烟的味道,参加完运动项目的他出了一些汗,不难闻,充满了侵略的雄性气息。

很快到了四楼,苏南星站在家门口:“我到了。”

是不是该请他到家里坐一下?

可是……

苏南星还在犹豫,周奕已经往楼下走了,他的声音和他的背影一起消失在楼道里:“好好养伤,早日上班。”

第三章 回味和渴望

周奕接到奶奶家的保姆刘阿姨的电话时,他刚从运动会的领奖台上下来。

见是刘阿姨电话,他赶紧接了。

听见刘阿姨笑呵呵的声音,周奕这颗心才收回来,他是怕忽然接到奶奶被送进医院的消息,毕竟奶奶八十多岁了。

刘阿姨等电话接通了之后就把电话给了奶奶,奶奶有点耳背,所以她怕别人听不见就总是说话很大声:“喂,大奕啊,奶奶给你炖了你最喜欢的红烧猪蹄,晚上回家吃饭吧?”

周奕赶紧应承下来,说:“那我这就过去,您给我留饭吧。”

奶奶听了之后乐呵呵的,在电话那头“哎、哎”了两声,然后电话又被刘阿姨接过去。刘阿姨说:“你奶奶去院子里拔小白菜去了,前两天她种的小白菜发芽了,每天都去菜地里看,说是要给你吃,说你最喜欢吃小白菜苗蘸酱了。”

周奕听了之后,心里满是温暖,“嗯”了一声,说:“我这就过去。”

到了奶奶家之后,饭桌上已经准备了好几道周奕喜欢的菜,红烧猪蹄炖得极为入味,筷子夹起来就脱骨了。奶奶还拿勺浇了一勺猪蹄的汤汁给他拌在饭里吃,说:“多吃点,这是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

周奶奶几乎不能吃这些油腻的肉食了,老年人都怕三高。

现在每天锻炼的周奕也几乎不这么吃饭了,不过奶奶给盛的饭,他总是都能吃完的。

奶奶还特意夹了小白菜苗给他吃:“这是院子里刚长出来的,可嫩着呢,就想留给你吃。你快吃,外面卖的可没有这么水灵。”

面对奶奶,一向在工作上严肃的周奕都换了一副表情,他还哄着奶奶:“您种的最好吃,我最喜欢吃。”

奶奶听了果然高兴,“那你就多吃点。”还使劲给周奕夹菜。

周奕吃完了之后,觉得应该跑二十公里才能消化这些饭菜,可奶奶还洗了水果放在他手边,就像他小时候那样,每天吃完了饭,他出去疯玩一会儿回来,奶奶就会给他切水果吃,那时候爷爷总说奶奶太惯着他了,然后老两口开始拌嘴。

周奕对奶奶说:“过几天的清明节,我们一起去墓地给爷爷扫墓去吧。”

奶奶说了声“好”,献宝似的拿出一个袋子,都是纸叠出来的金元宝,大概奶奶已经准备了很久。

刘阿姨说:“她每天叠十几二十个,累了就歇歇,攒了一个多月了。”

奶奶说:“到时候给你爷爷烧过去,让他在那边穿金戴银。”说完自己就开始笑了,“给他钱啊,他都拿去买书了,怎么会穿金戴银?”

奶奶又愁得慌了,说:“要不我们给他烧一套书过去?”然后奶奶就陷入纠结之中了。

八十多岁的富态老太太坐在那里愁给老头子烧什么东西,好像她烧的东西爷爷就真的能收到一样。

周奕刚想安慰她,结果奶奶的话风又变了:“要我说啊,烧什么东西都不如你领着媳妇到他墓前给他看看,让他见自己的孙媳妇来得高兴。”

奶奶的脑回路简直让周奕猝不及防,他讪笑了两声:“孙媳妇什么的,这不是还没有合适的嘛?”

一提到孙媳妇的话题,奶奶的耳朵也不聋了,声音也更响亮了:“怎么没有合适的?我看之前你孙伯伯家的女孩就挺好的,还有那个赵伯伯的侄女,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女孩子都很乖巧漂亮,哪个都挺好的!”

周奕就对付着说:“那不是性格不合适吗?”

奶奶不乐意:“怎么不合适了?我看小姑娘都挺文静的,声音都细细的,都是很温柔的姑娘,怎么跟你就不合适了?”

周奕无奈道:“那我就是不喜欢啊,没有想娶的感觉,难道能闭着眼睛随便娶一个,将来像我爸妈那样离婚再把孩子撇给父母养啊?我爸那是有你俩,可以把我丢给你们来养,我将来把孩子丢给谁养?”

这么一说,奶奶的心又软了,对周奕充满了愧疚,叹了一口气:“唉,希望我去地下之前能见到我的孙媳妇。”

周奕哄着奶奶:“肯定能的,你放心吧,我努力找,喜欢我的小姑娘多着呢,我从中认真找一个带回来给你看。”

奶奶一听,又高兴了:“别骗我。”

“不骗你,真的,您赶紧回屋睡觉去吧,我得回公司处理点事。我周末再回来住。”

因为华信公司距离奶奶家太远,周奕才住在公司附近的房子里,一般会在周末回来陪奶奶住。

奶奶再一次提出:“要不我搬到你公司附近去跟你一起住吧?”

周奕忙说:“别,您走了,谁来打理爷爷种菜的园子,收拾他看过的书呢?”

奶奶环顾着周围,在这里住了三十多年,一草一木都有老两口的痕迹,而且周围邻里都是老朋友了,搬走的话她还真的不习惯。

周奕起身要走,奶奶又拉着周奕递给他一个保温饭盒:“这是给你留出来的猪蹄,你带回去吃吧,加班再晚,也得吃饭啊。”

周奕拎着保温饭盒,忙不迭地点头:“您放心吧。”这才离开了奶奶家。

他先回公司处理了点工作,再出来都快晚上九点了。看到车上放的保温饭盒,他忽然想起了苏南星,不知道脚受伤的她有没有吃饭?

想到今天下午抱她的时候,她的酥胸贴着自己,她为了避嫌还特意想远离他,可是上楼的动作让她只能搂着他。想到苏南星在她家门口犹豫要不要请他进屋坐一坐时的纠结表情,周奕不由得笑了。

有时候,苏南星真是冷静和天真并存的矛盾体。

工作上的苏南星非常有条理,是他最喜欢的那种下属,效率高、办事稳妥,见客户的时候聊天和谈业务的能力都很强,是个很冷静的下属。

说她天真是因为,他们俩明明都发生了那种关系,她还试图想当成没有发生过,这种事都发生了,怎么能当作没发生过?

不过他也能理解她,毕竟在华信这种国企,唾沫星子能淹死人的地方,她谨慎点总是没错,要不然的话,她以一个临时工的身份也不能升迁到这个地位。

周奕给苏南星打了个电话,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跟她发微信揣摩来揣摩去的。

苏南星还以为周奕是要问工作,结果周奕在电话那头问她:“在做什么?”

苏南星一愣,领导怎么问这么家常的话题?她下意识地回答:“在家里看视频呢​‍‌‍​‍‌‍‌‍​‍​‍‌‍​‍‌‍​‍​‍‌‍​‍‌​‍​‍​‍‌‍​‍​‍​‍‌‍‌‍‌‍‌‍​‍‌‍​‍​​‍​‍​‍​‍​‍​‍​‍‌‍​‍‌‍​‍‌‍‌‍‌‍​。”

周奕又问:“吃饭了吗?”

苏南星说:“吃了。”沙拉。

周奕却自顾自说:“那你再吃点。”这就收了电话。

十分钟之后,苏南星再一次接到周奕电话,他只说了两个字:“开门。”

她打开门,周奕就站在门口。

他把一个保温饭盒递给苏南星:“给你的。”

所以这是领导带着礼物来探望下属?

就算是再不想跟周奕有过多的私下接触,可是人家都带着东西送到家门口了,她也不能把人拒之门外吧。出于礼貌,苏南星客气了一句:“周经理,快请进。”

没想到周奕一点都没有拒绝,直接进来了。

苏南星关门的时候还在想,苗萌萌怎么还没有回家?

周奕一进屋就一眼把这个屋子收入眼底,屋子是很小的两居室,看得出来是两个女生住的,屋里很干净温馨,整体色调也是暖色系的,看起来很舒服。

就像苏南星此刻的穿着一样。

脱下了肥大的工装,苏南星只穿了一件很普通的贴身T恤和一条宽松的家居裤,头发被她随意地扎在脑后,整个人透着一丝慵懒的味道。

苏南星从茶几旁给他拿了一瓶矿泉水,自己打开了饭盒,一看是一盒红烧猪蹄,闻着非常香。

周奕指着她的脚说:“以形补形。”

苏南星拘谨地应道:“谢谢经理来看我,我修养几天之后就回去上班,您不用担心。”

在这间小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周奕已经脱下运动装穿回了他的白衬衫和做工精良的西装裤,晚上有点热,他的衬衫领子解开了两粒扣子,露出了性感的喉结。

周奕穿衬衫本身就带着一丝性感,但是这个性感不是她苏南星能消受得起的。

苏南星一直没有听见周奕的声音,她抬头去看他,只见周奕一直在看她。

大概是天色黑了,所以周奕有点放松地靠着身后的沙发。他忽然对苏南星说:“我以为,我们就算不能成为好朋友,也算是比普通同事关系更进一步的朋友了吧?”

苏南星听见这话,其实心里也在想,是啊,他们都那么透彻地了解过对方的身体,而且还是认识了两年的上下级。

周奕给她身体带来的感觉,到现在她都没有忘记。

周奕见她神色松动,就好像一张面具裂开了缝隙一样,又说了一句:“起码,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我们可以像普通朋友一样,不用非得绷着吧?”

不过这个话题,周奕也没有等苏南星回答,他就已经起身准备离开了。

苏南星要起身送他,周奕摆摆手:“不用送。”说着就关上门走了。

苏南星看着桌上那一盒香喷喷的猪蹄,终于还是忍不住吃了一块,内心充满着罪恶感。想到周奕刚才的话,心里觉得自己大概也是太草木皆兵了。

说白了,他们俩毕竟睡过,那天晚上有多激烈,他们也都还记着。

再这么严丝合缝地装着不熟,也有点假。

不过那又怎样?

他们不过是冲动之下睡了而已,这年头,睡一下算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那就随了周奕的意好了,反正他是领导,他说了算。

晚上,苗萌萌回来的时候就闻到了屋里的猪蹄香味,对着猪蹄直流口水。苏南星说:“特意给你留着呢。”

苗萌萌馋得直搓手,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去吃这酥软又充满胶原蛋白的猪蹄:“我还在减肥呢,不能吃猪蹄。”她忍痛把盖子扣上了。

知道苏南星的脚扭了,苗萌萌想要带苏南星去医院看看,苏南星摆摆手:“不用,就扭了一下而已,休息几天就好了,我正好能趁机在家休个假,我都在百度网盘存好要看的电影了。”

一听说苏南星可以在家休假,苗萌萌羡慕地说:“我现在出去崴个脚还赶不赶得及?”说完,她又叹了一口气,“我还被安排后天去出差,我明天跟领导商量一下换别人去,我好照顾你啊。”

苏南星赶紧拦住她:“我没事,你不用管我,我想吃什么叫个外卖就好了。”

苗萌萌见苏南星确实过得挺滋润的样子,脚搭在沙发上,抱着iPad在看电影,看起来是真的没什么事。她也就放心地准备出差了。

这两天,苏南星觉得自己度过了上班以来最幸福的日子,睡到自然醒,等着外卖送来,然后一边吃饭一边刷剧,就这么窝在沙发上,幸福得不得了。

结果,苏南星忽然接到公司工会的电话,说要代表公司来她家里慰问她!苏南星婉拒不用来,但工会大姐仍旧十分热情非得要走这个流程,因为这是公司的硬性规定。

苏南星也知道这个流程拒绝不了,工会大姐还笑着说:“工会给像你这样受伤的员工补助五百块呢,会随这个月的工资发给你。”

好吧,给钱就是好事。

后来工会代表到底还是来了,同来的还有代表系集部同事来看她的周奕。

前两天还说要跟她在私底下当个普通朋友,现在他在工会代表面前装得一本正经,还在旁边拿着报表问她项目进展。

工会大姐夸了句:“苏总监真是系集部的主力啊,你这一受伤让你们周经理措手不及,很多工作都离不开你。”

周奕拿余光扫了苏南星一眼,苏南星也会演,笑着说:“这种琐碎的小事就由我们这些属下来代劳好了,让周经理去谈大项目。”

工会大姐夸苏南星会工作、有能力,叮嘱她:“那你好好养伤,我们就不打扰你了,祝你早日康复。”

周奕也跟着起身,作为领导,临走前他也常规嘱咐了两句:“放心养伤吧。”然后两个人就走了​‍‌‍​‍‌‍‌‍​‍​‍‌‍​‍‌‍​‍​‍‌‍​‍‌​‍​‍​‍‌‍​‍​‍​‍‌‍‌‍‌‍‌‍​‍‌‍​‍​​‍​‍​‍​‍​‍​‍​‍‌‍​‍‌‍​‍‌‍‌‍‌‍​。

苏南星松了一口气,可算是应付走了。整个一下午,她继续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到了晚上,她忽然接到周奕的电话。他又是简短的两个字:“开门。”

打开门,周奕穿着一身做工精良的西装,提着一袋子水果,对苏南星说道:“工会的慰问品忘了拿。”跟周奕的“工会慰问品”一起来的,还有他带过来的工作。

根本没有给苏南星拒绝的机会,周奕直接将文件扔给了她:“集团公司要求各省公司把部门流程规范出一份,市场部和研发部都交过一轮开始修改了,我们部门的到现在也没交上去。”又说,“宋集最近在忙一个地级市的项目,出差去了。”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这琐碎的工作让他很不耐烦,说了句:“这个工作我本来交给了李婉,但是你看看她写的。”

苏南星接过来看了一眼,确实写得不怎么样,但是那是宋集的属下,她也不好点评别人的下属,便说了句:“她没干过这个工作,不知道我们部门的流程,出错也是难免的。”

没等周奕把工作正式交代给她,苏南星就主动说:“我来看看。”

苏南星对待工作的认真,让人特别放心,她知道这份工作自己推脱不了的时候,就会主动揽过来,省得领导再开口分配。这种小细节让人十分心生好感,而且她工作质量也很高,所以系集部那么多正式工想升职为行业总监,周奕却执意要给苏南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脑开始工作,苏南星抱着电脑写了半个多小时,初步改出了雏形,想给周奕看看,结果发现他靠着沙发睡着了。

他睡得很沉,身体发出规律的起伏。

大概是太累了吧。

平常上班的时候,苏南星加班到晚上六七点是经常的,周奕只会比她加班到更晚,项目要谈、分包商的应酬要去、省公司五花八门的会议得开,甚至集团公司夜里忽然着急要个表格,周奕也得赶回公司去处理。

平常见到他都是条理分明的、严谨的,甚至给他们这些下属安排工作都是高效率的。可以想象他对自己日常的作息和工作安排会多么严格,每天睡觉的时间大概都不够吧。

二十九岁做到这种大型央企的省公司正职经理级别,几乎是一个打破纪录一样的存在。

虽然看着他掌管着省公司系集部上下几百号员工很威风的样子,但是他私底下也付出了很多努力。

苏南星没有叫醒他,还拿毯子给他盖上了。这样的动作,他都没有醒,是真的很累了吧。

她继续埋头改文件,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周奕还没醒。她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就戴上耳机刷了一会儿美剧。

周奕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苏南星怕灯光太亮影响他睡觉,特意只开了一盏晕黄的小灯。

周奕醒来之后,就看见苏南星穿着居家的合身衣服,头发扎起来露出纤长的脖颈,这样的她不知道比在公司里的时候看着漂亮多少。

周奕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想起曾经有一次见到苏南星穿着一件露肩的红色连衣裙跑过他眼前。那大概是她来系集部一年之后的事,当时他在车里等红灯,看到她穿着一身红裙子奔向了她的前男友。

裙角飞扬,笑容灿烂。

跟平常在公司里看到的宛若两个人。

那时候周奕才知道,原来这才是私底下真实的她,工作的时候认真仔细,私下的时候红裙飞扬。

也许这才是那天晚上,她轻轻亲吻他的时候,他把持不住的原因吧。

周奕看苏南星电脑上放的美剧,说了声:“《行尸走肉》?”

苏南星这才发现他醒了,忙摘下耳机,递给他一瓶矿泉水:“醒了?见你睡得熟,就没有叫你。”

周奕喝了一口:“昨晚被分包商拉去应酬,不想去但是又不得不去,闹到半夜才回家。”

苏南星将她写的流程规范文件打开:“你看看,行吗?”

周奕接过电脑,低头看了个大概,苏南星的工作能力一向不错:“很好,把文件发给集团企划部的小何。”

在苏南星发送文件的工夫,周奕起身从他带来的水果里拿出了一盒车厘子,在水池里简单洗了下,端过来放到茶几上。

苏南星发完了文件,顺手也拿了一颗大车厘子。像车厘子这种高档水果,她平常是不舍得买的,一般都等到六月份樱桃大批量上市了,她才吃一些。

周奕点开苏南星的电脑,将刚才《行尸走肉》的视频继续播放。大概因为刚才睡了一觉,他的状态有点懒散,靠在沙发上,随意地问了一句:“你看到第几季了?”

“第四季第五集。”

“那正好,我看的也不多。”

他姿态随意地开始跟苏南星一起看《行尸走肉》。

苏南星偷偷地看了眼时间,发现都快九点了,想委婉地提醒下时间,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电脑放在俩人中间的茶几上,苏南星的小沙发是个三人沙发,虽然他俩离得还有点距离,但她还是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淡薄荷和烟味混合的气息。

苏南星正纠结的工夫,电脑里的剧情走起了,主角们开始被丧尸追着逃跑,然后她就被剧情吸引了。

等再纠结周奕怎么还不走的时候,这一集也看完了。

周奕拎起西装和电脑,潇洒地起身,临走之前说了声:“早日康复,你不在,我很苦恼。”

这话苏南星的理解是:早点回来帮我分担工作​‍‌‍​‍‌‍‌‍​‍​‍‌‍​‍‌‍​‍​‍‌‍​‍‌​‍​‍​‍‌‍​‍​‍​‍‌‍‌‍‌‍‌‍​‍‌‍​‍​​‍​‍​‍​‍​‍​‍​‍‌‍​‍‌‍​‍‌‍‌‍‌‍​。可是听他这么说,还是觉得周经理的情商也是高,这话他说了之后她听了就是觉得舒服……

又过了四五天,在休息了整整一个星期之后,苏南星上班去了,虽然太快走路还不行,但是慢慢走没什么问题了。而且公司打来的电话是越来越多,逼得她刚刷完《行尸走肉》还没有补全《生活大爆炸》就得回来了。

她一回来上班,工作果然攒了一堆,那些着急的工作都被李婉和钱大姐她们做了,但是属于她的项目都堆着等她回来处理。第一天上班,她就忙得抬不起头,整个一天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加班是肯定的,她一直工作到晚上九点,捶捶酸痛的肩膀,决定先干到这里,明天再继续。

同事们都走了,苏南星收拾好东西也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掏手机想叫个车,结果在等电梯的时候遇到了从外面回来的周奕。他看见苏南星,问了句:“才下班?”

苏南星点了下头,周奕把他的公文包递给她:“等我一会儿,我取个文件就回来,我送你回家。”

苏南星想说不用送,但是周奕的公文包已经塞给她了,就得站在那里等领导回来还包。

周奕很快就回来了,苏南星说:“我自己可以走,不用送。”

周奕说了句:“反正我也是顺路。”

苏南星还能说什么,领导要送,还能真拒绝不成?

这一送开始,周奕就又送了她好几天。

后来,周奕也在办公室里加班时,他就会给苏南星发微信:“你走的时候喊我,我送你,顺路。”

苏南星说:“真不用送,别耽误你的正经事。”

周奕只回了两个字:“听话。”

苏南星盯着这两个字愣了半天,觉得领导可能发错人了吧……

但最后,她还是在加完班之后喊了周奕,他开车送她回的家。

送了一个星期之后,苏南星的脚好了,走路也没有问题了,便谢道:“我的脚已经好了,谢谢周经理这些天的帮忙。”

周奕“嗯”了一声,扶着方向盘垂着头,一只手痛苦地按在肚子上,忍着痛说了句:“我就不送你上去了,到家给我发微信。”

“你怎么了?”

周奕说:“老毛病了,慢性胃炎,一会儿我回家吃点药就好了。”

领导在自己眼前病倒,作为下属不表示一下关心,实在过不去吧,苏南星问道:“吃药之前得吃饭,你晚上吃饭了吗?”

他俩都加班到这么晚,显然都没吃晚饭。周奕说:“回去煮点挂面对付一口。”

苏南星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给你煮点面条吧?你在我家休息一会儿。”

结果,周奕都没有客套一下,就直接说了声好。

下期预告:因为胃病犯了,周奕吃到了苏南星亲自煮的手擀面,但是吃完面,热就热呗,周奕怎么解开了三粒扣子呢……忙碌的工作后又是出差,苏南星没想到的是这将是她和周奕单独两人的出差……

(放一下立体封)

赞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