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洗白计划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文/花蚁

简介:她来自未来,被抓来监督叶寒走向渣男的人生,一不小心居然暴露了自己的存在,叶渣男下定决心改变人生轨迹!金南怒,你做好人了,我的任务怎么办?

1.来自未来的废物

大宣朝,桃源镇​‍‌‍​‍‌‍‌‍​‍​‍‌‍​‍‌‍​‍​‍‌‍​‍‌​‍​‍​‍‌‍​‍​‍​‍‌‍‌‍‌‍‌‍​‍‌‍​‍​​‍​‍​‍​‍​‍​‍​‍‌‍​‍‌‍​‍‌‍‌‍‌‍​。

“哟,叶渣男终于迈出了成为败家子的第一步了!”金南啃着嘎嘣脆的桃子,欣赏着叶寒跨出门槛的英姿​‍‌‍​‍‌‍‌‍​‍​‍‌‍​‍‌‍​‍​‍‌‍​‍‌​‍​‍​‍‌‍​‍​‍​‍‌‍‌‍‌‍‌‍​‍‌‍​‍​​‍​‍​‍​‍​‍​‍​‍‌‍​‍‌‍​‍‌‍‌‍‌‍​。

叶寒年轻英俊,步伐沉稳,一身青色长衫甚是好看​‍‌‍​‍‌‍‌‍​‍​‍‌‍​‍‌‍​‍​‍‌‍​‍‌​‍​‍​‍‌‍​‍​‍​‍‌‍‌‍‌‍‌‍​‍‌‍​‍​​‍​‍​‍​‍​‍​‍​‍‌‍​‍‌‍​‍‌‍‌‍‌‍​。他是叶家年轻一辈中拔尖的俊才,没人能猜到他最后会走上渣男之路。如果不是提前看过命运剧透,金南也没办法想象。

她的任务就是保证叶寒走上渣男之路,一步不差。

金南欣赏着叶寒的俊脸,有些于心不忍。多少次午夜时分,她潜入叶寒的房中,想占点儿便宜,摸一摸他的皮肤,看是否如看上去那般嫩滑……但每次手都会穿过他的身体,半点儿便宜都占不到。

“半点儿油水都没有,待遇不公啊!有没有点人性啊!我要投诉!”金南缓缓地跟在叶寒的后头,眼睛不时地瞥向半空,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半个月前,她还是个应届毕业生,因为会投胎,坐拥五套房产,可以当个不事生产的幸福包租婆,每天好吃好喝……太幸福的结果就是遭反噬了。她被老君选上,送到时空中的重要节点,确保历史按照它计划好的进程发展。

据说是有什么人试图修改历史,但天庭人手不够,刚好人类世界未来人口压力大,便决定干脆从凡人中找一些废物过来帮忙……那些前因后果金南也不懂,就没仔细听,但她对老君的用词很有意见,什么叫“废物”!据理力争无效后,金南被迫领了叶寒这个任务,去监督他的人生。

如果叶寒的人生是一部电视剧,金南就是他的进度条。

每天看着一个古装美男二十四小时LIVE秀,甚至还有洗澡、换衣等裸身的画面,除了最开始两天激动得流了鼻血,金南一直很淡定,看得到却摸不到,人生太凄凉。

叶寒来到约定的茶楼时,对方已经在等着了。金南也跟了进去。

“嗯,就是他。签了合约,然后慢慢被坑吧。啧啧啧!”金南听说任务成功会有奖励,不知道是什么呢?希望是一个鲜嫩的美男,像叶寒这样的。

叶寒仔细地看着合约。

“杜老板准备得真是充分啊。”他扬唇微微笑着。

金南捧着脸,眼冒桃心——帅哥连声音都这么好听。耳边忽地又听到叶寒冷淡地丢下一句:“只是这合约,我不能签。”

“为什么不签!”杜老板惊问,金南也同时怪叫出声——自然,他们是听不到的。

金南只觉眼前一黑,暴躁地嚷嚷着:“不签了?你不签了我怎么办?好好的渣男之路,这才第一步就触礁了?怎么这么废物啊!”任务完成有奖励,完不成呢?金南对老君的人性不报任何期待。

叶寒一一指出合约里头埋的坑,杜老板听了后再也假笑不出来。

叶寒向来只管读书,不问生意,直到这次父亲重病,他才硬着头皮接下家里的生意,外头多少人等着占他的便宜,以为他不知道?叶寒冷笑。

金南听了也觉得头晕。叶寒怎么这么聪明了?说好的不事生产呢?这是改了人设吧?她蓦地想起老君说的,有人试图修改历史……一定是有人改了叶寒的人生!不行,必须赶紧联系老君……金南赶忙回忆老君告诉她的联系方式。她只负有监看的责任,如何把叶寒的人生改到历史正途,这超出了她的权限,需要老君亲自动手。

金南蹲在角落,画九个圈圈,这种联系的方式有点儿类似打电话……才画到第八个圈圈,忽然感到有人在拍她的肩膀:“姑娘,还不走?”

“嗯?”

“杜老板都走了。”叶寒说,“我们也差不多该离开了。”

“啊?”金南愣愣地看着凑近了的俊脸,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叶寒疑惑地道:“你不走吗?在下一会儿还有事,担心你找不到我。还是说,你有方法可以跟上?”

金南张了张口,好半晌才惊叫出声:“你、你、你看得见我!”

“是啊。”叶寒说,“从今天早上开始就能看见……这些天一直听见一个声音在说话,如黄莺出谷,甚是好听,今天终于见到真人,姑娘比我想象中的更好看。”想起初见她时的场景,叶寒的脸蛋微微泛红,眸中暗含几分羞意。

美男轻柔一笑,金南的脸唰地红了。

2.努力向善

现在不是脸红的时候!

金南有一肚子疑问,但因为叶寒赶时间,只好憋着。她跟着他来到另一处地方,他要与另一个老实本分的商户李老板签订合约。

金南看见那人时脸都绿了。她还记得自己看到叶寒慎重地研究杜老板写的合约时,嫌弃个没完:“这个杜老板一看就不是好鸟啊!果然只知道死读书,所以什么都不懂吗?居然选择杜奸商,弃了李老板……果然败家子就是败家子。”

看样子,叶寒应该是听到了她的话,所以改主意了……

金南忍不住想,自己暴露了多少?

按照设定,叶寒做生意会被杜老板坑得很惨。之后杜老板会和叶寒的好友王少爷串谋一气,带叶寒去赌博,坑骗了他大笔的家财。叶寒还经常和生意伙伴一起逛青楼,因此染上病,他几次想痛改前非,都遇人不淑。虽然会在二十五岁娶妻,但他在外头养了七八个女人,还三天两头家暴。三十岁时遭遇火灾,被烧得毁容,从此性情大变,媳妇不堪忍受,跟人跑了,他死皮赖脸地纠缠着人家……总之,他就是历史洪流中一个没啥特色的败家子渣男,唯一的不同是,他在追妻的途中,偶然救下了一个差点儿饿死的人,这个人才是真正能改变历史的人。

这些内容,她好像全部都叨叨过了……金南冷汗涔涔,看着水当当的美男,想着他以后的人生,谁都要忍不住唏嘘感慨一番。

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儿​‍‌‍​‍‌‍‌‍​‍​‍‌‍​‍‌‍​‍​‍‌‍​‍‌​‍​‍​‍‌‍​‍​‍​‍‌‍‌‍‌‍‌‍​‍‌‍​‍​​‍​‍​‍​‍​‍​‍​‍‌‍​‍‌‍​‍‌‍‌‍‌‍​。金南喃喃自语着:“正常人听见空气里有人嘀嘀咕咕地说自己未来凄惨,都会被吓到吧!他怎么还当真了?”所以还是叶寒有问题!

“而且老君不是说谁都看不到我吗!工作这么不谨慎,害人不浅啊!”追根溯源,还是老君的错!

金南胡思乱想的当口,叶寒已经和对方签好了合约。他看了看失魂落魄的金南,叫了她几声,但是叫不应。担心她一个人落下了,他纠结了半天,红着脸牵起她的手。她没有拒绝!叶寒松了一口气,牵着她一起回去。两人挤在一抬轿子里,叶寒小心翼翼地搂着金南纤细的腰肢,嘴角微微上扬。

第一次听到空气里传来女孩的声音,叶寒着实吃惊不小。他强装镇定,面不改色地让人调查,结果什么也没查到。后来,他从女孩古怪的话语中听出,女孩说的“叶渣男”似乎就是自己,她嘴里嘀咕着的是他未来的命运……虽然觉得很神奇,但经过几天的试探,他发现她说的都是真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是他运气好,才会遇见这么神奇的女子吧?叶寒握了握金南纤细的手。因为她实在是奇特,他才敢如此冒昧,总觉得若非如此,她肯定又要消失。

叶寒听她的声音听了半个月,越发强烈地想要见到她,却又怕忽然出声打招呼,会太唐突,反而吓跑了她。直到今早,他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卧榻之侧多了一个娇小的可人儿,睡颜娇憨,半边身子依偎着他。

是她,还是好友为了庆祝父亲康复,给他找的花娘?叶寒不确定。他静静地装睡,直等到她打着哈欠起来,嫌弃地嘀咕着:“真能睡,果然有败家子的天赋。”

熟悉的声音让他确定,她这就是那个奇女子。

虽然不知道她怎么忽然现身了,但他很高兴能见到她。她自顾自地找吃的,仿佛……不知道他能看见自己。叶寒也没主动打招呼,静静地听着她碎碎念,偶尔偷瞄她一眼。

越看,越欢喜。

直到回了叶家,金南都还在沉思。家仆来报,说是王少爷已经在候着了。

“请他回去吧。”叶寒说,“以后王少爷再来,一概不见。”

王少爷……听到这个人名,金南倏地回魂。这人是叶寒败家之路上必不可缺的推手啊!

她连忙道:“不能赶走!你必须见他!而且要每天见!”都说近墨者黑,没有王少爷,叶寒怎么变成败家子?

“我说不见就不见。”叶寒说。他和王少爷本就只是点头之交,近来对方忽然对他十分殷勤,想来是包藏了祸心。他又道,“我还没感谢姑娘,要不是姑娘提醒,在下说不定真的会着了他们的道。”生意这门学问,他还需要好好钻研。

金南的脸更绿了。

家仆领命送客,叶寒不忘向其他人介绍金南:“对了,这位就是以后的少夫人,以后她的话,就代表我的意思。”

“什么?”金南连忙跳开,“谁决定的?谁允许的?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想娶我?”重点是,“别忘了你还有个未婚妻!”

“我们已经同床共枕,有了肌肤之亲了。”叶寒认真地说,即便什么也没做,但那总归是个将她留在自己身边的好理由。

金南愣住了。她是懒得换地方才在他床上睡的,哪晓得居然暴露了。

叶寒笑了,他伸手揽住金南的腰肢,两人的身体贴在一处。他温和地说:“从只能听见你的声音起,我就对你充满好奇,听了你的声音会心动……早上醒来,看见你睡在我床上的一刻,我就决心要娶你了。”他听金南自言自语地提到过未来,她似乎回不去了,那么,他希望自己能给她一个家,“至于未婚妻,真正能给她幸福的人不是我,何必在我这里浪费生命呢?”

金南嘴角抽搐,几乎绝望了。他果然都听见了,而且都记住了她的自言自语,似乎还打算完美地避开命运中的那些设定——正常人都会这么干。但是,这样一来,她的任务就完不成了,她就彻底完蛋了。

叶寒让仆人离开,又问了金南几个问题,她失魂落魄,充耳不闻,更别说回答了。叶寒也不催促,他去书房看父亲整理的资料,又给金南准备了点心,两人安静地坐着,互不打扰。金南过了很久才回过神,她看着努力上进的叶寒,想起他进门时说的话:“娘子,我会努力,不让你过苦日子的。”当时她没回应,她一直在沉思,该怎么让他的命运沿着既定的轨道向前。

“那个……”金南支吾道,叶寒停下拨算盘的手,抬起头粲然一笑。

美男的笑容杀伤力太大了,金南捂着胸口,提醒自己不能忘了正事:“你其实不用太努力,人生嘛,享受最重要啦……”金南有点儿心虚,劝人为恶,会遭天谴的吧?

叶寒说:“娘子享受就好,我身为你的相公,赚钱让你享受,就很满足了……”话未说完,他忽然双目圆瞪,腾地站起身冲过来,“娘子!”

金南大吃一惊,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从自己的身体穿过去……

金南愣了一下,大声道:“娘子?你还在吗?”

他又看不见她了。

书房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一人。

3.只对你专情

“听说春雨楼来了给异国美娇娘,一起去看看吧?”

书房里,叶寒正在拨着算盘,金南却在绞尽脑汁想办法,想让他的命运重回正轨。叶寒完全不为所动,头也不抬。金南急了:“我偷偷去看过了,那美女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看得我一个女人都心动了,如果我是男人,一定娶了她!”

叶寒终于抬头了,冲着金南温柔地笑:“幸好娘子不是男人,否则我还要和别人抢,万一抢不过就糟了​‍‌‍​‍‌‍‌‍​‍​‍‌‍​‍‌‍​‍​‍‌‍​‍‌​‍​‍​‍‌‍​‍​‍​‍‌‍‌‍‌‍‌‍​‍‌‍​‍​​‍​‍​‍​‍​‍​‍​‍‌‍​‍‌‍​‍‌‍‌‍‌‍​。”

金南苦着脸,完全笑不出来。

那天她再次神隐,本想着干脆就此消失,不再现身,谁知道她吃了点儿东西之后,叶寒又能看见她了。金南为仙家办事,多少也算半个仙人,只是不太专业,凡间之物吃多了,带了人气,就现形了——先是声音会被听见,之后连身体也暴露了。仔细回忆,貌似老君说过这点的,但是金南忘了,不只吃了,还吃了很多。

所以泄露叶寒命运这件事,是她自己的锅,没处甩了。她只能想办法,在老君发现叶寒的人生轨迹改变之前,把他推回正轨。

这两天叶寒断了很多人际往来,有意识地避免被那些人带领着走上败家之路。刚好他父亲身体稍稍恢复,他便跟着父亲学习经商。叶寒让金南见识到了他的固执:“我想做个好男人,好相公,决不让娘子受半点儿委屈。”

面对绝世好男人对自己表白,金南却感动不起来。想到自己可以预期的悲惨人生,她下定决心,亲自出手,努力把叶寒推向渣男之路。

但是努力了好些天,并无任何进展。叶寒意志坚定,为免自己以后真的会家暴,连酒都戒了……至于女色,他不听不看不去,金南拿他毫无办法。

眼看着叶寒在生意方面来越来越得心应手,金南也越发着急。她拿掉他手上的账本和算盘,强行把叶寒拖出去,美其名曰“约会”。

叶寒还是挺想和金南培养感情的,虽然他们牵手了,也在同一张床上躺过——就是金南初次现身那次,但之后金南就拒绝再与他同房,还嘀嘀咕咕地说着:“和美男同床压力太大了,万一我控制不住怎么办……”叶寒也赞同,他也怕自己控制不住,轻薄了未来的娘子,且这样的事若是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也不太好。他们看似亲密,相处和谐,但还没一起出游过。

叶寒想象的出游,是在画舫之上,听曲看戏,欣赏湖光山色……但事实证明,他的娘子果真是不凡的,来到目的地时候,镇定如叶寒也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两下。

被金南拽到霸王赌坊门前,叶寒虽诧异,但看着金南一脸兴奋的样子,也没有扫她的兴,跟着进去了。赌坊虽乱,但有他在,她应该吃不了什么亏。

金南进门前,朝着旁边的小哥比了个手势。金南来之前早就打好招呼了,她的计划是这样的:让叶寒体验到赌钱的刺激有趣,沉迷其中,同时请一个美女在旁边以美色诱惑之。

美女很快到位。

金南在左,美女在右,对一般男人来说的美事,他却十分不领情,只搂着金南,将她护在怀中,根本不搭理美女,把人家美女都气跑了。金南气呼呼地让叶寒掏钱,赌了一会儿,十倍地赢回来了——她和赌坊都商量好了,反正都是叶寒的钱,最重要的是让他上瘾。但是人家根本不上套,都是她在玩,他在专注地看她。

玩了一阵,叶寒问:“有趣吗?”

“很有趣,很好玩!”金南满脸期待地看着他,以眼神催促:你也一起玩吧!

叶寒说:“好玩就继续玩。”

“你呢?”

“我喜欢看着你玩。”

金南心口一震,居然心动了。这种被温柔呵护的感觉,让她不自觉地想沉醉其中……但一想到残酷的现实,金南就想哭,顿时没心情玩了。金南拽着叶寒离开赌坊,想找个地方大醉一场。

叶寒没喝酒,他戒酒了,但看金南心情不好,也没阻止她,只道:“偶尔喝一次无碍,醉了也不怕,我带你回去。”想了想,又红着脸道,“娘子放心,我会谨守礼仪,在正式成亲之前,绝对不会轻薄你。”

多温柔的男人!为什么就渣不起来呢?金南喝醉了,揪着叶寒的领口,气势十足地大骂:“为什么不当败家子!为什么不赌钱!为什么不好色!我这么累死累活的,你居然不……”

“我也是好色的。”叶寒羞涩地说道,“我只喜欢你这一个女色。”

金南拍着他的脸,没好气道:“好好地当渣男啊,演什么专情男!”

“只对你专情,不好吗?”

也不是不好,只是,为什么偏偏是她呢?金南心中怅然,嘴上却依然破口大骂:“一点儿都不好,简直让人恼火!给我去赌钱!去玩女人!必须养几个小妾,否则我弄死你……”

咋咋呼呼,闹腾了一晚上。

4.桃源镇一姐

头痛。

浑身痛。

好像被一辆卡车碾压过一样,这个形容刚闪过脑海,金南按着太阳穴的手一僵,脑海中回忆起了醉酒后的画面。

昨晚她恨铁不成钢,恨叶寒不变坏,最后心一横——不肯玩女人是吧?那就换我来玩你!她决定了,牺牲小我,成全卑劣的他。便……直接强迫了他……

金南虽然醉了,但记忆清晰,确实是她强迫的。叶寒似乎反抗了一下,但是没抵挡得住……金南的脸越来越红,睡在旁边的叶寒翻了个身,将胳膊搭在她的肚子上,被子底下,两人都没穿衣服。

可以想象,等他醒过来,肯定一脸幸福,然后号召叶家上下准备两人成亲的事。金南一点儿都不后悔昨晚发生的一切,可是这些都不是她能要得起的。金南眼眶微微发红,她下定了决心,在叶寒醒过来之前溜走。

睡完了就拍拍屁股走人,叶寒还没成渣男,她倒是先变成渣女了,金南默默地鄙视自己。

金南才在外头躲了两天就躲不下去了,因为叶寒在城里城外到处都张贴了寻人启事:爱妻南儿,你我一日夫妻,望能百年相守,此为人生至乐,痴守,盼卿归。上面还附了金南的画像。又附了一句:提供消息者,赏银万两。

就冲着这万两赏银,桃源镇及附近城镇的人都疯了,大家都在疯狂寻人,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其实,只要半天不吃东西,金南就可以隐身,让他们找不到自己。但是这事闹大了,万一传到老君那里……金南还没想好要怎么交差呢。于是,两天后,金南又回去了。

“你出门也不说一声,害我好生担心,生怕你出什么意外。”叶寒问,“是不是我……表现得不好?”

“呃……还好吧。”古代男人也这么直白吗!看来,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只要是男人,都很在意这件事啊。金南红着脸,朝叶寒伸手:“我是自己回来的,所以一万两银子是我的。”

这是金南深思熟虑后想到的新计策,既然叶寒不肯败家,那由她来代劳好了!

反正只要把家败了,应该就行了吧?

叶寒果真开始准备婚事,两人既已有了肌肤之亲,他必是不会再委屈了金南。与此同时,他也没忘要努力赚钱。他深深地记得金南说过的每一个字,小心地提防那样的未来出现。

金南则在拼命花钱,举凡烧钱的活动,她都参加。《西虹市首富》看过没?她是桃源镇一姐,花钱如流水,一辈子花不完的那种。

然而这钱花得,心好累。

送钱去赌坊,没有任何一点儿技术含量,还要忍受着对方“有钱但是脑子不好的财主来了”的眼神。金南坚持了两天,再也不去了。

送钱去养几个戏子,倒是城中富婆们的乐趣,可是唱台上咿咿呀呀的,金南根本听不懂,还听得头疼,分分钟想睡觉,只得放弃。

“当败家子好累……”金南瘫在叶寒身上,自从强迫了他之后,两人也不再避嫌,光明正大地亲亲抱抱,叶寒甚至有上瘾的趋势。叶寒亲亲她的脸蛋:“娘子辛苦了。”自从婚期定了,他这“娘子”叫得更加频繁了,恨不能告知全天下的人,自己要娶妻了。

“你就不生气?”金南瞪他,自己这么努力花钱都是为了他!“我这段时间花了多少?有几十万两吗?”过去她当包租婆时也没这么败家过。

“几十万两而已,不算什么。”叶寒说,“你有一个好相公,很会赚钱,放心花,随便花。”

叶寒在经商方面越来越得心应手,他距离败家子这条路也越来越远了。

这么好的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金南陷入了纠结,是任务重要,还是干脆抓紧时间享受,爽一把就死呢?老天可能也不忍心看她纠结,于是帮她做了决定——跟叶寒出来谈生意的时候,两人正在大街上溜达,一个麻袋套头而下,把她捆绑住,扔上马车飞奔而去。

马车驶入了城外的一处宅子,麻袋被打开,金南适应了外头的光线,诧异地看着眼前娇滴滴的小女子:“你……抓我来做什么?”

这位便是李千金,叶寒命中注定的那位妻子,按照设定,将来她会不堪叶寒的虐待,跟其他男人跑掉,从此找到真正的幸福。

李千金道:“敢跟我抢男人?找死!”外表虽娇弱,但李千金绝非柔弱女子,鞭子一挥,抽打在金南的身上,“只要你死了,叶寒就会回到我身边!”

这是什么逻辑?金南忽然觉得,叶寒会变成败家子,可能与这位命定的妻子多少也有些关系。她很想骂回去,但鞭子接连不断地抽打在身上,痛得她根本没法开口,一直到失去知觉,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体被什么人动了一下,金南痛呼:“痛……”

“别害怕,都过去了,过去了……”温和的声音温暖着金南的心,她艰难地睁开眼,看到了叶寒焦急的脸,“别害怕,没人能伤害你了。”

叶寒轻柔地抱着金南出去了,金南眼角的余光瞥见被捆绑着的李千金,他冷漠地让属下以牙还牙:“打到不能动为止。”冷酷的模样,哪有平日里的温柔?

金南想求情,虽然命运的后续并不美,李千金的幸福也不在叶寒身上,但她确实抢了李千金的男人。叶寒不肯松口:“她差点儿杀了你。”若非他的人来得快,金南说不定就要死在这里……想到这里,他便难以轻饶了她,“留她一条命,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金南感慨:“你还真有当人渣的天赋……”

叶寒说:“你不是一直想我走入歧途吗?”

确是这么想的……但是别这么快好不好!

叶寒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留下一吻:“如果歧途上有你,我走上一遭又如何?”情话不是这么说的啊喂!

5.古代版霸道总裁

听说李千金后来很惨,家产都被叶寒搞没了,这男人发起狠来,确实很混蛋。金南没法劝,她被困在床上养伤,稍稍动弹一下便会被叶寒唠叨个没完。好不容易得到“牢头”叶寒的恩赦,可以出来溜达了,她撒丫子奔向了春雨楼。

叶寒就在春雨楼隔壁的望春楼茶馆谈生意,似乎还能不时地听见金南的笑声。

金南偶尔会说起自己的过去,所以叶寒知道自己的娘子有多独特,她特别喜欢美人——这点倒是很像纨绔子弟——而且不分男女。但在叶寒的坚持下,金南只能偶尔跟美丽的小姐姐拉拉手,美男什么的,休想。

“难道娘子嫌弃我不够美丽,还想在外头发展?”说得好像有多委屈,但叶寒根本就不是会把委屈藏在心里的人,“如果让我发现有任何男人对你有非分之想,我就……”

金南兴奋地问:“就怎样?”

叶寒说:“就把全城长得人模人样的男人都赶出去,不肯走的就打残了,反正我有钱。”对娘子当然要温柔,但对外头的野男人,自然是怎么狠怎么来了。

金南很是无语。

叶寒没有变成败家子渣男,他变身古代版霸道总裁了,还是特别财大气粗的那种。

为了避免桃源镇真的一个美男都看不到,金南只好忍耐,克制地找漂亮小姐姐玩,过过眼瘾了。只是和漂亮小姐姐聊着天时,脑袋里仍在想着叶寒以及他交代的话:“伤势才好,不准喝酒。”叶寒对她宠上了天,但是事关她的身体时,他比牢头还可怕。

金南捧着酒,一边闻着酒香,一边问:“春香姐姐呢?”

按设定,春香是叶寒生命中一个重要人物,金南这才小心地盯着。

“在望春楼呢。”花娘纤手一指,“王家少爷把她请过去,说是要助助兴呢。”

金南一僵。

望春楼,王少爷,春香,叶寒……金南忍不住联想到叶这寒的既定命运:叶寒三十岁时,也是他们三个在望春楼谈生意,因为一场争执,引发了火灾,叶寒虽然被救出来,但身体被严重烧伤,从此性情大变……不过,叶寒今年才二十二岁,今天应该只是巧合吧?

虽是这么想,金南还是坐立难安,便喊了小厮过去催促,仍是不放心,干脆自己也过去了​‍‌‍​‍‌‍‌‍​‍​‍‌‍​‍‌‍​‍​‍‌‍​‍‌​‍​‍​‍‌‍​‍​‍​‍‌‍‌‍‌‍‌‍​‍‌‍​‍​​‍​‍​‍​‍​‍​‍​‍‌‍​‍‌‍​‍‌‍‌‍‌‍​。叶寒诧异地看着她:“你怎么进来了?”金南不喜欢看他谈生意,说是因为看着他离自己预想的越来越远,会很恼火,想搞破坏。叶寒哭笑不得,做个让娘子喜欢的好男人,似乎也不太容易呢。不过她现在肯过来,他倒是挺高兴的。

“想看看你有没有偷吃。”金南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春香,坐到了叶寒的旁边,牵着他的手不肯松开,完全无视贼眉鼠眼的王少爷,就当他是空气,“谈好了没?也不是什么大生意,居然谈什么久,浪费时间啊……”

今天的生意是王少爷主动找上门的,叶寒评估过,还不错,所以来和他聊一聊。他并不打算与王少爷有密切往来,但送上门的生意,他也不会主动往外推。

“你饿了吧?先吃点儿东西。”他温声道。

“不吃,这里的东西难吃死了。”金南说,“你以后也不准来这里,这家店和我八字不合。”

只是一家店而已,有点儿强词夺理了。然而,叶寒宠溺地说道:“好,就听你的……”

话音才落,金南倏地起身:“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不是她太敏感,下一瞬,外头便传来了呼喊声:“失火了!望春楼失火了!”

望春楼是纯木制建筑,几乎是在眨眼之间火势便凶猛起来。他们在三楼的静室里谈话,等发现时,外头已经被大火包围,完全没有了逃生之路。

金南紧张地捏紧了叶寒的手,叶寒道:“放心,我会保护你。”

“叶寒。”这场火有问题,金南想到叶寒的命运,忽地紧张起来。任务什么的,她已经无所谓了,她现在担心的是叶寒遭遇火焚之后,性情大变……她捧着叶寒的脸,认真地说道,“你要记得,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喜欢你。”

另两个人已经被火势吓傻了,茫然无错地哭叫着,眼看着火势冲进来,仓皇失措地从窗户跳了下去。

“我们也跳。”叶寒说。

春香和王少爷不会死,但是叶寒未必……不,如果这场火真的是为了将叶寒的命运导入正轨,他也不会死,只是不会像他们那样幸运。

“不行。”金南说,“我们冲出去。”

“可是……”

“相信我。”金南说,“我不会害你。”

“我只担心你。”叶寒深情款款地说道,“你确定,你不会有事?”

金南咧嘴笑了,很嚣张地说道:“我怎么会有事!”

门外火势凶猛,金南却固执地走这条路,因为从这里出去,她才能保护得了他。金南虽然只是叶寒的监管,但多少也有点儿法力,自保还是可以的。而现在,她要保的是叶寒,这个她在别的时空遇见的,把她宠上了天的男人。

“抓住我的手。”金南说,“冲进火里之后,跑快一点儿。”

金南提气,她法力微弱,不知能支撑多久,只能尽力而为。脑中有个声音呵斥她:“金南,你想做什么!”

是老君,果然是他出面了。

金南咬紧牙,不肯认输。

救他!

“不能救他!”

“我必须救他。”

就算因此任务失败,受到惩罚,她也在所不惜。或许叶寒的命运真的没办法改变,最起码自己负责时,叶寒要是平安顺遂的。

两人顺利地冲出火海,一个火星子都没沾到,围观的人都啧啧称奇,叶寒却完全没有庆幸的感觉,他紧张地抱住金南:“娘子,你怎么了?”金南脸色发白,明明是刚从火场里出来的,她却浑身冰凉。

“叶寒……”金南瞪大了眼睛,仔细地看着叶寒。他没事,脸上也没有烧伤,这一次算是躲过去了。金南松了一口气,昏倒在叶寒的怀里。强行改变命运,必然要遭到反噬,等着她的会是什么呢?金南不清楚,她脑袋混混沌沌,耳边清晰地听见叶寒惊慌的叫声:“娘子!”

6.我又回来了

金南的身体越来越稀薄,她没有受伤,整个人却越发地虚弱,全凭叶寒用汤汁吊着,这才没有完全消失。拖了两天,这一天,一个白胡子老者凭空出现。

“你是老君?”叶寒经常听金南提到这个名字,知道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可以修改人的命运的神仙,“请你快点儿救救她!”

“她有她自己的命运。”老君说,“你也有你的。”

叶寒固执地道:“我只要她!”

老君拂尘一挥,抹去了叶寒的记忆:“走你自己的路吧,年轻人。”

叶寒立在原处,怔怔发呆。

金南回到了她的生活中。她病恹恹地躺在床上,明明陪伴在叶寒身边好几个月,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居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她又回来了,带着一身的疲惫,和心上难愈的伤​‍‌‍​‍‌‍‌‍​‍​‍‌‍​‍‌‍​‍​‍‌‍​‍‌​‍​‍​‍‌‍​‍​‍​‍‌‍‌‍‌‍‌‍​‍‌‍​‍​​‍​‍​‍​‍​‍​‍​‍‌‍​‍‌‍​‍‌‍‌‍‌‍​。

没完成任务的惩罚很简单,丢回来,换一个人上……

“早知道如此,就不要爱上他了。”如果不爱上,她现在可以悠哉地做回包租婆,而不是每天唉声叹气,为叶寒担心。

可是,爱真的能控制得住吗?

叶寒后来怎样了?她所了解的他的命运,只到救了那位将军为止,后面的她便不知晓了。金南查了很多资料,都没有找到有关他的信息。也是,他只是历史洪流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夜深了,金南默默地流泪,她想回去,想见他。

白胡子的老君再次出现,吹胡子瞪眼地看她:“打个商量,回去吧。”

金南激动地跳起来:“可以吗!”

老君肺都气炸了:“我也不想这样!你这么没有,为什么要耽误我的事情!但是,那个小王八羔子叶寒,太浑蛋了!”

原来,叶寒被抹去和金南有关的记忆后,老君派去的人本来准备把他的命运导回正途,结果叶寒玩起了消失。等到再次出现时,他居然找到了还年幼的将军,直接杀了人家……他虽然不记得金南,却记得将军这个人物——叶寒曾经从金南处得知,自己对于历史的意义,就是救下这位将军,这是老君最在意的,也是他和金南相遇的原因。

老君将金南夺走,那么,他便杀了将军,让老君的目的没办法达成。老君不断地在时空穿梭,想弥补叶寒这条线的问题,但他的执念太深,即便被抹去记忆,即便让时间回到金南和叶寒相遇之前,或者重新给他一个美娇娘……也没能化解叶寒心中对杀死将军这件事的执着,这个想法仿佛被刻在灵魂深处,任谁也没办法撼动。

叶寒的命运真的被改动了,而且,是连老君也没办法修正的。

老君也想过让别人替代叶寒,去救下将军,将历史导入正轨……但牵一发而动全身,势必会影响到其他人的命运,他只能放弃。

老君累了,不再坚持,干脆成全他们,也省了自己来回奔波的辛苦。

几番叮咛之后,老君又把金南送回了拥有共同记忆的时空线,叶寒杀死将军之前。此时的叶寒,为了找寻将军,背井离乡,邋遢落魄,他一动不动地坐在树下,等着将军经过。若非那双眼睛她太熟悉,金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金南动了动嘴:“叶寒?”

“娘子?”

叶寒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是真的?不是老君找人假扮的?”

金南嘴角抽搐,老君还干过这种事?

“我是真的,不信你摸摸看,是真的吧?”金南有点儿心疼,好好的美男,把自己折腾成犀利哥了,“对了,别人假扮我,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叶寒靠在她的怀里:“娘子,我腿麻了……”

“嗯,靠着我坐好。”金南扶着他,“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娘子,将军快到了吧?我是救他还是杀他?”叶寒有点儿犯难了,根据金南讲的故事,应该是要救那人的,但是内心深处总有个声音告诉他,要杀了将军。

“救。”金南已经看出来了,他在故意岔开话题,“说吧,你是怎么认出那个假货的?”

叶寒看躲不过去了,努力地想着说辞,他可不敢惹她动怒,也不想再来一次千里追妻了。

“感觉,我爱你的感觉。在那个人身上,我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其实是因为那人上来就要扑倒他,让他感受到了两人身材的显著差异。但是金南看起来就是那种很在意“差异”的人,为了以后的幸福,还是不说了吧。

明知是敷衍的借口,但对金南挺管用,她扶起身体虚弱的叶寒:“相公,我回来了。”

赞 (60)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