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薄荷星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新浪微博|@陈桉_

作者简介:薄皮大馅,专注甜文的相声派写手,极其擅长逗猫、遛狗与做白日梦。努力学习与发际线治疗并行中,希望你一见我就笑。

作品简介:曾经说过“有朝一日赚了大钱,要把向林洲金屋藏娇”的简澄,没有想到在经历过轰轰烈烈的分手之后,还会有和向林洲再见面的一天。人来人往的机场里,向林洲空降成了她的新Boss(老板)。简澄想起自己猛烈追求他,最后又“始乱终弃”的大学时光,在心中轻声对这个世界说了声“再见”……

作者有话说:时隔一年,今年的12B我又带着文如其名一样可爱的《小薄荷星》来陪大家过冬啦!虽然看上去破镜重圆好像虐虐的,但是我薄皮大馅的字典里从来只有“撒糖”两个字!伪装高岭之花其实是个醋包的向林洲vs伪装害羞软妹其实超级刚的简澄,这是两个甜甜大可爱学习谈恋爱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鞠躬!

楔子 若得向林金屋藏之

如果時光能够倒流,在二十五年的短暂人生里,简澄最想回到过去的时刻有三个。

第一是高考语文考场上,在交卷前,把选择题最后一道由B改成C的题,再改回B。

第二是大二下学期,不要学人家谈什么恋爱,应该将一生都奉献给学习和麻辣火锅,如果实在嫌单调,烧烤和炸串也可以考虑。

而第三——就是一天前,她刚要坐飞机从奥斯陆回国,给几个朋友发消息让他们有空来接机的时候。

此时此刻,拖着行李箱站在A市国际机场的大厅里,僵硬地看着面前拉起的红色横幅以及上面用金黄喷漆写着的“热烈欢迎简水登女士光荣回国!!!”这一排大字,简澄只想把之前让他们来接机的话,以博尔特百米狂奔的速度,一句一句地撤回销毁。

她早该知道的。

鲁迅也早在一百多年前就用名言警示过她了。

——我家里有两个朋友,一个是傻子,另一个也是傻子。

四月过半,正是气温逐渐攀升的时节。

清明之后,前几天铺天盖地地下了一场大雨,透过干净澄澈的落地窗往外看去,隐约能感觉到广阔的停机坪上都还带着一层朦胧的潮气。

从奥斯陆到A市没有直达飞机,简澄中间转了两趟红眼航班,最后抵达A市是在早晨八点半,本来困得迷迷糊糊眼睛都睁不开,只想倒头就睡,结果硬是被这个接机的排场吓得整个人都精神抖擞了,并且还想表演一个遁地术。

来接机的有四个人,一个是和她在大学时感情就很好的学妹怀溪,另外三个都是她在公司带出来的小徒弟,不仅是普通同事,平时也经常一块儿出来聚会,关系很亲近。

这些都是她之前对他们的定义了,现在简澄怀疑自己可能欠他们钱,七位数往上那种。

除了横幅,他们还准备了一个小喇叭,用深沉雄浑的男中音播报着横幅上的内容。

一遍又一遍,吸引来了无数视线。

简澄在脑海里想了一下现在原路返回重新登机离开的可能性,然后顶着周围行人各种探究的目光,飞快地朝他们冲了过去:“快把喇叭关上!!”

大概是也知道自己弄出的场面无法见人,他们每个人还都戴了个口罩,其中属怀溪最过分,甚至戴了个墨镜,几乎要把一张脸遮完。看见她过来,怀溪露出一个深藏功与名的笑容:“简澄宝宝!感觉到我们对你热烈的爱了吗!开心吗!”

简澄做了个深呼吸,气沉丹田道:“……口罩还有吗?分我一个。”

身后举着横幅的三个小徒弟也纷纷过来跟她打招呼,半个多月不见,小朋友们都很想她,你一言我一语地叽叽喳喳。

“澄姐不要太感动哦,虽然举横幅很累,但想到是为了澄姐,我可以!”

简澄点头:“相信你可以把这种努力延续到工作中去。”

“澄姐,欧洲好玩吗?我在家睡了一个星期无聊死了。”

简澄提议:“这么无聊不如把我上次给你布置的作业多做两遍。”

“我知道澄姐肯定给我们带礼物了!”

简澄微笑:“原来是有的,现在没了。”

在欧洲待了两个多星期,简澄自然不仅去了奥斯陆一个地方。作为对上一个手游《少女与玫瑰》业绩大爆的奖励,公司直接给她批了丰厚资金去游历半个大陆,顺便采风筹备新项目。

她三年前刚毕业进公司的时候,星宇还是个芝麻绿豆点儿大的小公司,老板郑闯是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富二代,特别理想主义,每周开晨会的时候都要给他们纵情高歌一曲,美其名曰要鼓舞士气。

《好运来》《美丽心情》《欢天喜地》轮番上演,让简澄有时会对他的真实年龄产生一点儿疑问。

后来也许是歌唱得好,公司真的蒸蒸日上,出了好几个外界盛赞画风精美、制作优良的游戏。郑闯一贯出手大方,简澄身为游戏原画师,工资一涨再涨,直到她被派出去采风前,星宇传出要被业内龙头盛维科技收购的消息。

事发突然,郑闯没把她当外人,跟她实话实说:“没啥原因,就是努力累了嘛,觉得当一当只收分红混吃等死的股东也挺好的。”

简澄:“……”有钱人是真的很快乐。

总之,因为要换新老板的缘故,简澄这次去欧洲格外用心,光素材就搜集了半张硬盘,打定主意在进入盛维之后也要一鸣惊人。

然而还没等惊到人,自己倒是受了一惊。

玩笑开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再继续下去他们几个可能要被机场安保人员带走。

简澄正要把横幅卷起来,收拾收拾离开“案发现场”,余光就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们的前老板,郑闯。

这位主动带头在公司穿拖鞋、就算非要穿西装也从不打领带的大哥,这会儿一身笔挺的深灰色正装,袖子上百年难得一见的袖扣闪着光,一向乱糟糟的发型打着发蜡,梳了个三七分。

人模狗样的,非常正式,站在一排商业精英样貌的人中间,也没什么违和感。

本来简澄还想在心里夸他帅了一点儿,不料再一抬头,看见了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

他是一行人中个子最高的,身形颀长而挺拔,昳丽的眉目和淡薄的嘴唇长在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上,让简澄猝不及防地回忆起,五年前第一次见到这张脸时,自己的评语——

拒人千里之外、却又让人难以抗拒的英俊。

五年。

说短不短的时间,可是好像什么都没来得及改变。

郑闯是临时收到盛维那边的通知,说新总裁刚回国,让他最好能一起去机场接个机,然后顺便路上就能把星宇之前的一些工作情况都当面汇报了。

他不算什么很有商业头脑的人,但小聪明有一些,比如借此他就得到了两个信息——混吃等死也没那么容易,以及,盛维的总裁是个工作狂。

等见到总裁本人以后,他对第二条感触更深。怪不得总有人说长得越好看的人,心就越狠。

不大自在地走在機场大厅里,郑闯一边做着汇报,一边小幅度地左顾右盼着,蓦地看见了几个熟人,打头的那个,还是他原先的心腹爱将。正好他要和大Boss说起星宇这边接下来的计划,索性就让以前团队里的核心成员在Boss面前露个脸。

“向总,我看到了几个星宇这边的员工,您不介意的话,我让他们过来跟您打个招呼。”郑闯小心翼翼地说着,不料Boss好像有预知能力一般,目光径直投向了简澄那群人所在的方位。

郑闯暗中腹诽,在听见Boss应声后,三两步走到简澄面前:“小简,刚巧赶上你也今天回国,我来机场接盛维的向总,忘了之前有没有跟你提过。向总对咱们下个项目很感兴趣,我带你去跟他打个招呼,以后也好多照顾你们一点儿。”

不用了。

简澄心想。

这个人她可太熟悉了。

向林洲。她交往了一年三个月零十二天,然后轰轰烈烈分了手的前男友。

不光是这样冷着一张脸的模样,生气的、开心的、着急的、无可奈何的,还有被她偷亲了以后,从眼角红到脖颈的样子,她全部都见过。

毕竟她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过,等以后赚了大钱,要把向林洲金屋藏娇。

最后的下场就是,她金屋还没筑好,人家连地皮都买下来了,时刻可能把她驱逐出境。

简澄能感觉到对面投射过来的灼人视线,换位思考一下也觉得可以理解。

当初是她追的向林洲,最后也是她提出的分手,换个旁观者来看,大概都要骂她一声“始乱终弃”。

然后多年再重逢,对方摇身变成挥挥手就可以了结她职业生涯的大人物。

这个套路,怎么听怎么像某点文学城热门的复仇逆袭小说,而这种小说里,主角的前女友或者前妻的结局,一般都惨到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和向林洲视线交接的短短三秒内,简澄已经脑补到她去荒郊野外捡垃圾为生的场景了。

她强行对自己进行心理安慰——向林洲应该不是这种人。

他不记仇的。

也就是——曾经她随口夸了句“学校门口奶茶店的小哥长得挺可爱”以后,他们约会再也没去过那家店方圆两公里以内的地方——罢了。

虽然她并不想在向林洲面前表现出一丁点儿的存在感,然而,眼下,逃是逃不掉了。

在被郑闯拖着“上刑场”的一路上,简澄在脑海里疾风骤雨般滚过了无数个伏低做小的开场白,她悄悄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说出第一个字。

之前分明已经按了off(关闭)键的喇叭,不小心又被重新启动。在这片寂静到快要让人窒息的范围内,男中音丝毫不受影响地发出振聋发聩、欢天喜地的声音:

“热烈欢迎简水登女士光荣回国!”

“……”

简澄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好,她懂了。

就在今天,就在这个机场,她不仅可能失去年轻的生命,还要彻底在向林洲面前,把脸丢得干干净净。

  • 冰山你好,我是铁达尼号

五年前。

F大三号教学楼,407教室。《概率论》补考的第三考场。

寒假刚过去,今年春节来得早,开学也才二月中旬,还是天寒地冻的时候,教室里没开空调,窗户也没合拢,寒意无孔不入地钻进来,简澄手里的水杯很快就不再冒热气。

毕竟是补考,还是《概率论》这种颇费脑细胞的学科,整个教室里弥漫着愁云惨雾的低气压。

这门课除了计算量巨大之外,永远也背不完的复杂公式是另一大特色。

眼看着前排的女生将连续型随机变量的概率密度公式默写到第三遍,简澄低头瞄了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开始考试,她在继续发呆还是短暂补一觉中间摇摆不定,直到被人从身后拍了拍肩膀。

罗言一进考场就注意到那个坐在窗边的女生了。

好看的人无论在哪儿都是最吸引人关注的。女生巴掌大的瓜子脸,皮肤细白,近看也毫无瑕疵,一双乌润的桃花眼浸在水汽中,眼角还带着点儿泪光,看着就很有些我见犹怜的气质。

作为上学期《概率论》卡边考了59分,差一分过线的“幸运儿”,罗言在心里默认对方也是被《概率论》考试吓的,不由得感到同病相怜,起了恻隐之心,想把学神室友大发慈悲赐下的必考公式也发她一份。

临时抱佛脚嘛,讲究的是心诚则灵,能抱一点儿是一点儿。

“同学,我室友他上学期的《概率论》考了满分,他说补考卷子会简单一些,帮我列了几个说很可能考到的知识点,”罗言把手机屏幕拿给她看,“我传给你?还有十几分钟才考试,来得及再看一遍。”

被乍然映入眼帘的数字符号糊了一脸,简澄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谢谢,麻烦你了,我不用……”

话没说完,男生却以为她是不好意思,直接把打印出来的文件递到她手里:“不客气,那你看这个,我看手机上的就行。”

简澄下意识地看了眼手中被塞进来的A4纸,是手写扫描版,就是匆匆一瞥也能看出整理笔记的人水平很高、条理清晰,连字迹都赏心悦目,一笔一画都透着一股冷峻。

右下角写了一个“向”字,像是署名。

顾及其他人还在复习,他们对话的声音并不大,但饶是如此,和简澄坐在同一排的女生还是重重把书往桌子上一摔,指桑骂槐道:“都是来补考的人了,还装什么装,有本事就一次过,别来补考啊。”

莫名其妙的恶意来得突然,罗言闻言气血上涌,脸色涨红,然而从来没跟女生吵过架,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如何回应。

简澄手一顿,面色平静地从背包里翻出一张工作牌戴上。

她把复习资料交还给后排的男生,说了句“考试加油”,然后起身拎起包朝外走去,从那个女生旁边经过时,脚步缓了缓,用只有她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

“这位同学,你好。很遗憾不如你所愿,出现在补考考场的人,不光是来补考的,也可能是过来监考的工作人员。

“另外,乐于助人是传统美德,我想对你来说可能比较困难,但不要恶语伤人这件事,努力一下应该还能做到。”

罗言没听到她说了什么,但是以肉眼就能看见摔书的女生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再一晃眼,才看见简澄胸前挂着的工作牌上写了三个字:

监考证。

F大每个补考考场监考员的配置,都是一名老师加上一名该科目成绩优秀的学生。

也就是说,她上学期的《概率论》,也是满分。

一场考试两小时。

考场纪律严明,监考人员不能读书看报,更不能玩电子产品,所以等考试结束重新把手机开机的时候,简澄一连收到了六十三条微信消息。

其中三条来自室友陈皎,跟她说中午去二食堂吃饭。

而剩下的六十条,都来自她的“男朋友”。

嚴谨点儿说,是她刚花了八块八,从淘宝购买来体验生活陪聊的对象。

简澄除了F大大二学生这一个身份外,还有一个隐藏的小马甲——微博坐拥一百多万粉丝的漫画作者,主要内容是各种少女漫画。

因为取材需要,简澄在设定了一些男主角人设,又不知道具体应该是什么样的时候,就会从淘宝购买相应人设的“男朋友”,在交流中获取一些灵感。

之所以不找现实中的人,一来是她身边能聊天的男生朋友并不多,二来就算是讲话,也一般是说一些比较正经的事情,这种事儿还是找陌生人比较好。

简澄经历过相处比较愉快,对方能严格遵守要求的,也经历过稍微和她的想象有些出入,但是没太大问题的。

然而闯荡江湖那么多年,她硬是没见过这种人设都快跑偏到西伯利亚去的。

她新坑的男主角设定是朵高岭之花,清冷禁欲,凛然不可侵犯的类型,下单的时候,她也在备注栏上写得清清楚楚——简澄机械地翻着这六十条“八块八”给她发来的聊天记录。

“在?”

“聊天。”

“?”

“人搁哪儿呢?”

“花钱找我,结果自己不出来,大妹子你做慈善的?”

……

“算了,来都来了,给你表演段才艺吧。”

到最后,这位东北腔大哥,自顾自地给她唱了一段二人转,算是增值服务。

简澄点开语音,瞬间从手机听筒里飘出一段:“正月里来是新年儿呀啊,大年初一头一天呀啊……”

……这是什么假冒伪劣的高岭之花。

她现在就去拉黑这家店。

开学第一天,下午没课,简澄和室友吃完午饭后直接回寝室休息。

寝室是四人间,但是由于有两个室友都是本地人,大二之后就办了走读,所以目前只有她和陈皎两个人住。

大好的午睡时间,简澄却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眠。

本来她想重新换一家陪聊店下单,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实在是被那段魔音入耳的二人转吓怕了。

可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取材对象,就意味着一直不能动手开新坑,看着微博下嗷嗷待哺的读者、通信软件上快要以死相逼的编辑,以及因为刚交完学费而内存告急的银行卡,简澄沉默了三秒,问正在激情阅读小说的陈皎:“我们学校有什么冰山高冷男神吗?”

“说到男神我只能想到F3。”陈皎说,“唉,虽然我觉得也不是很帅。”

F3,指的是F大的三大校草,简称“F3”。不知道是哪个民间投票选出来的,但是这么叫的人多了,倒是把那三棵“草”的名声叫出来了,整天成群结队在人群中出没,享受女生们的追捧。

大一的时候,简澄也曾经和朋友慕名去看过他们打球,怎么说呢……就是,可能更适合乔装打扮一下去打女篮。

反正简澄是不大欣赏得了这个类型。

就当她又要沉沉地叹出一口气时,陈皎忽然道:“不过我听我学计算机的高中同学说过,他们专业有个超级厉害的大神,长得也很好看,就是人特别低调,不喜欢出风头,所以没什么人提起过。”

这个听上去才像她要找的高岭之花。简澄顿时“垂死病中惊坐起”,追问道:“叫什么名字?”

“你等我想想……好像叫,向林洲,双木林,三点水的洲。”

又是“向”?

简澄眨了眨眼睛,想起了早晨看见的那张复习资料,手上点开F大官网,在资讯栏里输入了向林洲的名字,三秒后,弹出了几十条获奖与表彰信息。

最上面的一条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20×3级国家特级奖学金得主向林洲”。

果然是个超级厉害的大神。

但是就像陈皎说的那样,这位学神过于低调,在官网上那么多条咨询里,连照片都没有一张。

“我好像在什么其他地方也见过向林洲这个名字,但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陈皎忽然又说。

简澄随口应道:“也许是梦里吧,梦里什么都有。”

“你说得对,我去梦里中我的五百万去了,拜拜。”

简澄这种效率派,短短一下午加一晚上就把如何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地联系到向林洲,想了个清清楚楚。

她的愿望很简单,就是能近距离地观察一下他,再积累一点儿素材就行了。

而上天总是更偏爱有准备的人。

比如第二天在上《近代史》的时候,简澄才发现,原来他们专业和计算机系一起上这学期的《近代史》大课。

略显拥挤狭窄的走廊里,简澄拎着早餐和陈皎往教室走去,不经意地抬起头时,正好和迎面走过来的一群男生打了个照面。

走廊上的窗户大敞着,风中裹挟着春雪的味道,清冷、薄凉、干净,还有一丝让人欲罢不能的涩。

就像面前的这个人。

简澄定在原地,微抬起头直直地望向他,眼睛一眨不眨,过了三秒,蓦地开口问陈皎:“皎皎,感觉到了吗?”

“什么?”

“一股冰山的气息。”

陈皎低头看向她手里的早餐:“我只能感觉到一股红豆包的气息。”

在事发的0.01秒内,简澄就在心里放了888响的礼炮,庆祝自己的一见钟情。

哦,再说准确点,是庆祝她替新漫画女主角,对男主角的一见钟情。

在简澄不动声色地观察他们的时候,男生堆里也有人在看她。

罗言见到人很激动,跟身边的几个室友讲:“快看,前面那个就是我昨天跟你们说的小姐姐,是不是长得超好看,人也很酷,还是个和向神一样的学霸。”

身处男女比例七比一的计算机系,哪个男生还没练就在人群里一眼发现漂亮妹妹的能力,徐远幕和何玏早已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并为昨天对罗言的质疑进行诚恳道歉。

当然,他们一向超脱物外的向神除外。

向林洲只是觉得有点儿不自在。

他是从小到大都习惯了旁人或直白或含蓄的关注,但是不包括这种……饱含着某种热忱的打量。

但是这种打量里没有什么恶意,女孩子眼神澄澈,坦坦荡荡,毫无遮掩。

就是……太过于灼热了。

向林洲抿了抿唇,别过脸,没有参与身后的讨论,一言不发地转身迈上台阶,走进了教室。

后面的罗言倒是冲简澄打了个招呼,徐远幕和何玏也跟着笑嘻嘻地挥手说完“小姐姐好呀”,才跟在向林洲后面往教室里走去。

两个“向”原来是一个人。

这是简澄听见他们对话后的第一反应。

然后是——这种不理人的态度,才是货真价实的、她需要的那种高岭之花。

花了半分钟时间和陈皎解释了一下昨天发生的那场恩怨情仇之后,简澄和她在向林洲他们座位往后两排落了座。

大课都在能容纳好几百人的阶梯教室上,所以不用担心被前排的人挡住视线,而两排之间的距离,是简澄精心计算好的最佳观察点。

一排太近,她动作稍大点会被发现。三排太远,无法准确捕捉到向林洲的精彩瞬间。

陈皎对坐哪里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反正《近代史》这种课安排在一大早,就是让人补觉用的,她单纯是对室友双手虚握成圈,架在眼睛上充当望远镜的行为表示无言。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人家呢。”

她随口一句吐槽,却像把简澄点醒:“皎皎,你说得对。我的新坑就是个女主对男主由暗恋到明追的故事,我现在正处于故事发展的第一阶段。”

陈皎:“……”那我该歌颂一下您为艺术献身的伟大事迹?

课前十分钟,简澄咽下了三个红豆包,向林洲却从落座起,就拿出笔记本电脑一直在敲什么代码,隔行如隔山,简澄自然看不懂,只能明显感觉到他大神的气场十足。

于是,简澄掏出笔,在本子上写:握刀、放刀、携刀,一招一式,对新西方的厨师均有着最严格的要求,但××面容沉静,手上切菜的动作有条不紊,丝毫不受外界喧闹的环境所影响。

没错,她新坑还是个美食题材。

××是男主的名字,她暂时还没想出来。

随着简澄最后一个字落笔,老师也踩着上课铃声走到了讲台边上。

来上课的是个女老师,四十岁上下,一头温柔知性的长卷发,人也长得慈眉善目,亲和力很强,上来环顾教室一圈,就笑着调侃道:“哟,咱们这个班同学的颜值都这么高呀。”

一句话引来全班的笑声,有男生混在人群里喊:“老师也很漂亮!”

就当大家以为这种其乐融融的气氛会延续下去的时候,老师忽地又微微一笑:“那正好,以后每堂课我都随机点几个同学来做一下自我介绍,希望到学期末能把大家认全。”

顿了顿,老师继续道:“也许有的同学比较幸运,可能会被点到不止一次。”

话说到这里,意思也就很明确了——以后的每堂课,都需要点名。

果然,F大的老师,就算看起来再温柔,也都有其可怕之处。

第一堂课,大家没摸清老师变幻莫测的脾气,还都比较紧张,在万众瞩目下,老师报出了第一个要做自我介绍的人的学号。

“后五位数01336是哪位同学?”

F大学号一共十六位,堪比身份证号码的长度,一时间满屋子的人都在回顾自己的学号。

罗言很快反应过来:“我去!是不是向神?我是337,向神跟我好像就差一位。”他朝向林洲看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合上了电脑放进桌肚,起身朝讲台走了过去。

向林洲个子很高,目测超过一米八五,老师在女生里算中等的身高,在他身旁就被衬托成了小个子,自觉地往旁边撤了一步,给他留出充足的空间。

向神之所以是向神,是因为他虽然不喜欢受人围观,但这种情况也不会怯场。

他的自我介绍很简短,简澄一边记录一邊数了一下,一共十三个字:

“大家好,我是计算机二班向林洲。”

简澄第一次听见他开口讲话,是和她想象中一样的声线,低沉偏冷,传进耳朵,却会让人后背都泛起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这样的颜值加上声音,就算介绍得再敷衍,也大受欢迎。

直到向林洲重新回到座位上,简澄还能察觉到整个教室半数以上的目光都在追随着他。

她全神贯注地盯着向林洲,耳边的其他声音都被自动过滤,陈皎拍了她两下她才回过神。

“澄澄,点到你了。”

刹那间,简澄脑海中自动浮现四个大字:天赐良缘。

先点向林洲,再点她,这不是天赐良缘是什么?说明向林洲就是她的命定男主角。

上讲台的一路上,简澄已经想好了最佳的自我介绍,保证让向林洲对她印象深刻,忘都忘不掉。

看见简澄站到讲台上,班上的其他同学才渐渐明白,老师开头说的那句“这个班同学的颜值都这么高”是什么意思。

一连上来两个都是夜空中最亮的星,人群中最靓的崽。

就在底下的同学都屏息以待她要怎么自我介绍的时候,简澄轻轻咳了一声。

“大家好,我是计算机二班向林洲……”她弯了弯桃花眼,在全班讶异的目光中,慢吞吞地接着说完后半句,“后桌的后桌,应用化学系一班,简澄。”

教室里静默三秒,开始哄堂大笑。

一个正正经经的漂亮姑娘说冷笑话的好笑程度,简直翻了无数倍,数向林洲身边的三个室友笑得最夸张。

他不自觉地抬头看了一眼,讲台上的女孩子和他视线交接的一瞬间,脸上的笑容更灿烂。

她个子也很高,还穿了双三厘米的高跟鞋,配合过肩的蓬松长发,更显得身材高挑,都是要让《近代史》老师退避三舍的存在。

向林洲的耳边无端回响起罗言那时候对她的形容——人也很酷。

可此刻,这个很酷的小姑娘,却好像对他笑得又乖又甜。

向林洲蹙了蹙眉,低下了视线。

有简澄这么一个榜样在前,后面被点到自我介绍的同学都有了参照模板,场面一时间仿佛群魔乱舞。

好在老师脾气好,也喜欢热烈开放点的课堂气氛,并没有在意,反而还挺喜欢这个很有梗的女孩子,课后把简澄留了一下,问她愿不愿意做这节课的助教,任务也很简单,就是帮着收收作业,可以加三个综测分。

综测分的吸引力对简澄来说倒是其次。

大学的作业很少有纸质版,一般都是发送电子文件。这就代表她可以拥有全班同学的联系方式,四舍五入就是,她可以拥有向林洲的好友位了。

她的一小步,漫画进程的一大步。

简澄当然欣然接受下来,并在当晚就收到了《近代史》老师发过来的班级通讯表。

她很快在里面找到了向林洲的名字,甚至没有用方便快捷的复制粘贴功能,而是虔诚地把向林洲的电话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输入微信搜索框,点击确定。

其间简澄还有点儿担心向林洲没有注册微信,那她就只能通过古早的短信方式联系他了,还好最后弹出了添加好友的界面。

然而……简澄呆呆地看着昵称一栏。

——橘子你个奥润洁。

奥润洁?Orange(橘子)?

原来高岭之花用这种昵称?

在错乱了两秒后,简澄很快又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设定。

可以。

她喜欢反差萌,而且显得人物形象更丰满了一些。

简澄火速把昵称改成“香蕉你个布拿拿(banana)”,发去了好友申请。

“橘子你个奥润洁”,向林洲本人,收到好友申请的时候正在调试新程序。

他微信用得很少,但莫名其妙的好友申请却接到过很多,这人备注里什么也没写,他便想也未想就点了“拒绝”。

这个微信号还是过年的时候,他刚上初中的小表妹帮他注册的。从头像到昵称一手包办,小小年纪就一副老气横秋模样的小表妹,特意帮这个严肃冷漠的哥哥搞了个很萌的伪装,为兄长大人的脱单大计操碎了心。

可惜小表妹永远不会知道。

在她哥哥的好友列表里,压根就没有出现过什么除亲属以外的,性别为女的,生物。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千辛万苦加上向林洲微信的简澄,逐步踏上了打直球强撩的追求之路。看著自己给向林洲送过去,他却动也未动的早餐,简澄摸了摸空瘪的肚子,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把早餐要回来以后,被向林洲拉黑的可能性……下期连载见《花火》1B!

赞 (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