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隔山海 不远远方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容光,巴蜀人士。

白日与英法双语友好往来,夜间与中华文字相亲相爱。

已出版:《时光隔山海》《喜欢你,是我唯一会做的事》《岁月知云意》《今生有热风》等经典作品。

最新长篇小说:《少女星》即将全国上市。

新浪微博:@容光十分小清新

出发之前,其实我的理想目的地并非云南。

告别与《少女星》相伴的三个月时光,和往常一样,我准备出门走走。因为太过随心所欲,说风就是雨,需要签证的目的地都不在我的考虑范畴内。我在APP上漫无目的查找着“落地签”和“免签”两栏,有一搭没一搭地问老陈。

“俄罗斯怎么样?我们去贝加尔湖畔吧。”

“太冷了吧。”

“那塞尔维亚呢,图片看起来很漂亮,还能自驾游。”

“那也太远了吧,都到欧洲了,只游塞尔维亚好浪费机票啊。”

我赌气把手机扔给他:“那你说去哪里。”

他还真的认真看了半天,最后选定了目的地,打开页面给我看:“去云南吧。国外去了不少地方,自家的大好河山我却没见识过多少。”

我下意识地反驳他,古城什么的好土啊。可话音刚落,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肤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国内游在我的观念里蒙上了土气的阴影,只有出国才能证明自身的高雅出尘呢?明明我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都不是这样,自幼跟随姑姑跑遍大江南北,却在她离去后变得虚荣起来。我狠狠地反思了一宿,在次日定下了云南的行程。

其实七年前我去过丽江,那年高中毕业,我和好友踏上四人行。八月雨季,我在某个突如其来的雨夜里狂奔在无人的小巷里,一路都是飘摇的红灯笼,民谣歌手的吉他声从小酒馆里倾泻而出,而我顾不上侧耳,只瑟瑟发抖往客栈的方向狂奔,这是我对大研古城最深的记忆。

如今一切从头来过,我毕竟是个在家门口都坐反过无数次公交车的路痴,拿着古城地图看了半天,也依然理直气壮地回应老板那句“你不是来过吗”,我说:“那都是七年前的事了,谁会把地图刻在脑子里吗!”

我们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古城里无所事事地游荡。这一年的丽江对我来说并非旧识,记忆模糊太久,一切都是崭新的。我们呼噜呼噜吸着过桥米线,震惊地赞美汤底真的好鲜美啊,竟然是鸡汤。啃着腊排骨时,点评说排骨很好吃,但是香辣蘸水比四川的还是稍微差了点。纳西米糕对我来说很可口,但老陈不爱甜食,只吃了一口就嫌弃地送给我了。

我甚至在他的怂恿下去编了一头脏辫,头皮被扯得隐隐作痛。我一边小声问给我編发的姐姐我会不会秃,一边在结账时哇哇大哭,一根辫子居然三十五,五百来块一下子就出去了!可顶着这头辫子招摇过市时,我又忍不住想笑。

年少时轻狂,但碍于囊中羞涩,很多想做的事情都无法实现,于是对自己许诺将来。长大后实现了经济独立,却不知为何没有了当年的果敢,对大多数张扬的愿望只能笑笑,表面说着幼稚,心里却暗自羡慕。

他在人来人往的青石板上望着我,笑着夸我好看。

云贵高原的灼人日光在上,脚下的青石板被长年累月的脚步磨得发亮,而我顶着一头脏辫,情不自禁地笑起来。我拉着他的手,心满意足地说:“你总算选了个好地方。”

昂贵的餐厅,华丽的酒店,听上去就很高端的行程,这些固然令人心生向往。可我却忘记了旅行的初衷不过是找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自在坦荡地四处闲逛,放飞长久以来紧绷的心情,欣赏陌生美景,寻找新的故事。

和我爱的人一起。

赞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