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不定时软趴趴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未澜

简介:朕从小便坚信,朕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朕。这一天果真来了,那个人如天神降临,只是前一刻还帅裂苍穹,怎么下一刻就秒变大虫了呢?

楔子

“怎么样,那尊大佛请动了吗?”

小玄子一踏进殿来,我就连忙发问,瞧他那脸色估摸着事情没办成。果然,小玄子摇了摇头:“秦将军说,他的病可能要陛下亲自去看望才会好。”

我一听,愤然拍桌。也不知道他秦铮大将军作的哪门子妖,三年大战凯旋之后,他就一直称病躲在家里。我派了好几拨太医过去,都说他脉象平和好得很。我又派了好几拨太监请他来上早朝,他皆以“浑身无力起不了床”为由给拒了。

胡闹也要有个限度,我忍无可忍:“兵权在手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朕是那种会向恶势力低头的人吗?”

跟前的桌案都像是在嘲笑我,我恨不得一把将它掀翻。可我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力道,还是算了。我起身,雄赳赳气昂昂地朝殿外走去。

小玄子跟上来:“陛下您去哪儿?”

“将军府。”

01 臣又不会一言不合就杀人

秦铮乃我大梁第一能战的将军。

五年前,前朝王室气数将尽,造反势力连起来可绕皇城两圈。在一轮轮的吞并覆灭后,只余下两支实力队伍,其中一支便是我带领的“大梁队”。再后来,自然是我胜者为王,开启了大梁纪年。

初登基,我就面临了一堆前朝遗留问题,加上某些不要脸地打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此等如意算盘的反贼势力,城内一片大乱。我夺江山早已身心俱疲,这个时候,秦铮横空出世,领军作战,所向披靡。仅仅一年时间,八方肃清,百废咸举。内忧平定,我才安逸了数月,外患又来了。

我将秦铮发往西北抵御外虏,有传言称,相较于岁月,西北的风才真正是把杀猪刀,能生生把白豆腐脸给剜成月球表面。

此刻,我端详了安静地躺在床上的男子片刻,对传言产生了怀疑。这张脸分明一如既往的清秀俊朗,嫩得都能掐出水来,别说风刀子了,就连时光都不曾有停留的痕迹。

我故意咳了一记,没好气地道:“朕来了,别装睡了。”

秦铮掀开眼皮,他的眼睛蒙了点淡淡的蓝色,看上去异常妖冶。而他的声音,仿佛没睡醒的样子,低沉又慵懒。

“陛下站那么远做什么?过来一点,臣又不会一言不合就杀人。”

听他这语气,似乎意有所指,但我无心追究。想着此次前来是有求于他,只好顺着他的话往前挪了几步,开门见山道:“天太热了,朕想去仙莱岛避避暑,秦将军身体若无碍的话就不要赖着床不起了,你去给朕把持朝政。”

秦铮坐起来,剑眉微挑:“臣听闻云茉公主失踪数月,陛下此时怕是没心情避暑,是仙萊岛上有什么线索吗?”

“你是朕肚子里的蛔虫吗?”似乎总是如此,秦铮总能轻易读懂我的小心思。

他说的一点都没错。

云茉公主是我的三妹,不光我三妹,好些大家闺秀,还有寻常百姓家的闺女,这三个月来接连失踪。没有任何迹象可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像是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为了调查此案,我派出了许多人力,皆为徒劳。

“昨晚云茉给朕托梦,让朕去仙莱岛。不管有没有线索,朕都想去一趟。”

“都传臣有二心,陛下就不怕你前脚刚走,臣后脚便造反吗?”

我又往前走了几步,停在他的床边,难得以这样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他,感觉甚妙。我淡淡地启唇,波澜不惊地问:“你会吗?”

“不会。”

“那不就得了。”

你当然不会,朕就是这么有恃无恐。

02 盖世英雄到来

翌日安排妥当后,我便带了一行护卫,坐上船前往仙莱岛。

一路风平浪静,就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下了一场暴雨,好在雨很快停了,风也歇了,太阳出来了。我坐在船舱里,才平稳没多久,似是一个大浪打来,船体剧烈摇晃。紧接着外头传来骚动,而后是惊恐的尖叫声四起。

我生于乱世,江山都敢抢,可不是被吓大的,当下便走出去一探究竟。而后看到的那一幕,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忘怀,尽管我的这辈子可能马上就要结束了。

我大哥从小痴迷海盗、水怪之类的玩意儿,我也跟着看过一些文献资料。此刻杵在甲板上的那个长脖子的庞然大物,我看着很像是记载中已经灭绝的蛇颈龙。

当最后一个护卫成为它嘴下的食物,周遭顿时平静下来,我听到自己响如擂鼓的心跳声。

云萝,大梁开国皇帝,元和五年往仙莱岛,遇水怪,卒,享年廿三。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我觉得自己的心态还算平稳,连讣告都想好了。然而当那个怪物张着血盆大口扑过来时,我还是怕得差点失禁。我闭上眼睛,双手下意识地挡在跟前,脑袋嗡嗡作响。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劲风扫来,像是什么东西从天而降,而后“刺啦”一声钝响。紧接着响起的是“嗷呜”一声痛苦的嘶鸣,像是那水怪发出的。

我睁开眼,秦铮的身体腾在半空中,手持匕首从水怪的头上拔出来,那水怪抽搐了几下,突然没了动静,大大的身体从甲板滑下,掉入了海里。我重新望向秦铮,他已然面对着我站稳,长身而立,衣袂飘飘。他的身后,是一道明明很远又仿佛近在眼前的绚丽彩虹。

盖世英雄到来,那姿态,帅裂苍穹。

只可惜帅不过三秒。

逃过一劫的我后知后觉地有些腿软,想叫秦铮不要耍帅了,赶紧过来扶我一把。谁料他身体一斜,笔挺挺地瘫倒在了甲板,声响之大,连着船都一起颤动。

“陛下,接下来的画面少儿不宜,臣建议你立刻转身回船舱,一个时辰之内不要出来。”

秦铮的脸色苍白,气息微弱,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他。我心里紧张,哪会肯回船舱,提步便上前想要看看他到底怎么了。

下一刻,令我目瞪口呆的场面来了,秦铮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缩成了一条虫。

一条通体星光蓝,大概与我手臂一般大小的毛毛虫!

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03 莫挨老子

让我震惊的不止秦铮大变活虫,还有这条虫子,我曾见过。

那是在我奋勇夺位的末期,一轮又一轮的淘汰晋级后,我的“大梁队”杠上了最后一支队伍。领队的是个戴面具的男人,而他们的队旗——我当初看了一眼,发出了来自灵魂的嘲笑。

“怎么画一条这么恶心的虫子在上面?我知道了,你们的战略是把敌方恶心死,让他们不战而败,对不对?”

“我不和女人打。”面具男無视我的嘲讽,径自跨马而下,走到我的跟前,打量了我一会儿说,“漂亮的姑娘我见过不少,会打仗的漂亮姑娘倒是头一回见。不如放下武器,待我称帝,便封你为后,如何?”

他的声音被面具压得有些沉闷,而他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子“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的傲然。我顿时不高兴了,脸都不敢露的家伙,谁给你的勇气在这儿大放厥词!我一记眼刀过去,用眼神告诫他莫挨老子。怕他没看懂,我又补充了一句:“闪开,我可是要做王的女人!”

“我们说的不是一个意思吗?我成王,你做我的女人。”

会不会断句!意识到眼前的男人是我称帝路上的最后一块绊脚石,我趁他不备,二话不说抽出长剑,朝他未着盔甲的胸口刺去。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面具男一下就倒地不起。我望过去时,他的眼睛已经阖上,没有了气息。

战斗还没开始,就这样结束了。

我从回忆里抽回思绪,那面战旗上的虫形图案与方才现于眼前的虫子重合。而记忆里的那个眼神,当时忽略了的,澄澈又幽深,透着若有似无的蓝,像海洋又像星空般引人沉沦的眼神,分明是秦铮独家享有。

盯着沙漏里的最后一点沙流完,我起身推开了内室的门,正好对上秦铮迎过来的视线。他已然变成了人形靠坐在床上,看上去还很虚弱的样子。

“你怎么是条虫呢?你不是被我杀死了吗?”虽然当下应让秦铮好好休息,但我脑子里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不吐不快。

“陛下都想起来了?”秦铮勾了一下嘴角,牵出一个微笑,嗓音轻轻柔柔,“容我想想该从哪儿说起。”

04 朕想跟你原地成亲

秦铮跟我并非同类,他说他是虫人族,被攻击时常呈现假死状态。他的母星距离这儿十二光年,那是什么计量单位,我不是很懂。

“我在我们那里也是威武霸气的大将军,我们的皇帝陛下——恺什大帝——斥巨资打造了一个连接地球的传送口,派我来攻占你们的家园,然后我就遇到了你。”

“但坐上皇位的人是我啊,你没有完成任务,所以没脸回去见那什么大帝?”

“并不是,我回去过。”秦铮眉毛轻挑,眼里满是得意的光芒,“我脸面大着呢,毕竟恺什大帝和你一样。”

“也喜欢你吗?”

“人家是男的。”

我刚想说“没什么毛病啊”,秦铮便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一惊一乍:“等等,你什么时候喜欢我了?”

“就刚刚啊,你都驾着七色云彩来救朕了,还不准朕喜欢你吗?”一回想起他方才的飒爽英姿,我就切换出迷妹脸,满心欢喜地盯着他的脸庞,“你都不知道你有多帅,朕恨不得跟你原地成亲。”

其实秦铮早就在我心上。原先我并不确定,那种朦胧的、捉摸不定的感觉是不是爱。直到那个水怪的血盆大口向我张开,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余他,心心念念全是他。

他如天神般突然降临,那个时刻,我是那么想嫁给他,想给他生孩子。

这就是爱,没错了。

“你不也喜欢朕吗?”虽然他从未向我表白,但我眼不瞎,看得出,亦感觉得到,他就是喜欢我。

“难道就是那年那日,在那片两军对峙的城墙下,你对朕一见钟情了吗?”

“这个真没有。”秦铮的语气带着点欠揍的嚣张,接着道,“我当时说那些话,纯粹出于欣赏,觉得只有你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我。后来莫名挨了你一剑,心里很是怨愤,原想着还你点颜色瞧瞧,孰料由恨生出了爱。此后,为你守护山河,我甘之如饴。”

心坎上柔柔软软,我垂首,抿着嘴唇偷笑了一会儿,抬头继续做好奇宝宝:“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戴面具呢?后来又为什么不跟我挑明身份、不跟我表白呢?”

“那会儿觉得你们人类不配看到我的面容。”秦铮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再出口时,颇有些咬牙切齿,“之所以不跟你挑明、不跟你表白,是因为你不是觉得恶心吗陛下?嗯?我变虫子的样子很恶心吗?”

我“呵呵”干笑两声,赶忙辩解:“怎么会恶心呢,毛茸茸、软绵绵的,多可爱呀。”

“你摸过?”见我尴尬地闭上嘴,秦铮不再追究,兀自说道,“我们有一个进化过程,再过不久我就会彻底告别虫态,稳定在人态。我想待到那时,再与你表明。话说回来,恺什大帝与你的相同之处在于,他也很放心地把朝政大权交给我,愿意听取我的建议,取消了占领地球的计划。”

这话题无缝转回去的程度,我由衷地佩服,不像我,都忘记这茬了。

05 你自己脱,还是朕给你脱

我们是在翌日清晨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的时候到达的仙莱岛。

那个夜里我做了个梦,梦回三年前,我将秦铮发往西北,他领军出征前夕将我堵在御花园的场景。

“臣就要走了,西北野蛮之地,陛下就没有什么护身符之类的要送给臣吗?”

我摇摇头,见他的神色有些黯然,随即剑眉微挑,神秘兮兮地说:“臣倒是有样东西要送给陛下,把手伸出来。”

有东西收,我最开心了。伸过去的手被他轻轻抓住,他一只手抓着我的手腕,另一只手将我的袖管撸上一截,而后把脸凑过来,在我的手臂上咬了一口。

清晰的痛感传来,我气得抽回手。看在他即将奔赴战场的份上,我没与他计较。他倒是一副满足的样子:“这样臣就能安心离开了。”

赞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