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思暮你(三)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怀愫

连载三

前期回顾:七年阔别的第一次重逢,苏南醉意朦胧地扯着男人的领带,绚丽灯光下的西装革履,也是十七岁的蓝白色校服……

苏南的手机一振,就收到了孙佳佳发的消息,说她已经下班了。

刚刚还说今天一定要把策划案做完才下班的,突然又提前了。苏南搞不清楚孙佳佳的工作性质到底是什么,正好路过羊肉店,便问她要不要吃羊肉,给她打包两斤带回去。

孙佳佳的回复很简单:要五斤。

苏南没想到孙佳佳这么瘦却这么能吃,以为她是工作压力太大,这么个食量还这么瘦,让人羡慕忌妒恨,便拎着满满几盒羊肉在路边等车。

孙佳佳洗了澡,擦干头发等苏南,听见敲门声后打开门,从苏南手里接过一大包外卖,就在门口挑出一大半来,送到对门去。

苏南弯腰换鞋,看见陆豫章开门出来拿羊肉,翻了个白眼,然后就看见陆豫章身后站着的夏衍。

他解開了袖口的扣子,把衣袖挽到手肘,那双充满力量的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靠着门框正看过来。

他看苏南,苏南也在看他,夏衍的目光停在她毛衣的领子上,然后苏南就看见了她回忆中的那种眼神,想要迸发,却又偏偏克制。

她被这目光烫得一颤,缩回孙佳佳的屋子里,一定是房间的供暖太足了,所以她才会觉得热。

苏南打开冰箱,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一打啤酒。苏南听见关门声,问孙佳佳:“有红酒吗?”

孙佳佳散着头发走过来,打开一罐啤酒,“咕咚咕咚”灌下两大口,伸出一只手指着柜子:“自己拿去。”

苏南这才发现孙佳佳的柜子里什么酒都有,随手拎出一瓶红酒,没有玻璃杯,就用一次性塑料杯,倒出来醒一会儿,再抿上一口。

孙佳佳啃羊肉,苏南陪着喝酒,房间里供暖充足,热得两个人都只穿着吊带。孙佳佳的目光不停地在苏南那片雪白的胸脯上来回扫视,真是本钱雄厚。

都是女人,苏南不怕孙佳佳看,喝了半杯后问她:“你是怎么想的,跟陆豫章住对门?”

“公司福利。”其实是方便陆豫章差遣她,孙佳佳喝完一罐又开了一罐,津津有味地嘬着羊骨头。

苏南的酒胆很壮,但酒量奇差,喝了这点脸已经烧得绯红。她醉后话多,开导孙佳佳:“你这么个暗恋法,什么时候才到头?要么就拿下,要么就另谋高就。”

“怎么拿下?”

苏南喝得面颊酡红,娇艳欲滴,水润润的红唇勾起来:“你得让他知道,你随时都可以走,别让他觉得你离不开他。”

苏南说着拍起桌子来:“明天你请假!我们去逛街,就算是白领也是白领丽人,你底子这么好,怕什么!”

孙佳佳给苏南拿了一条毯子裹在身上,这才看见苏南随意拿的那瓶红酒是陆豫章出国带回来送给自己的,度数比国产的要高。

刚要哄她上床睡觉,苏南就摇摇晃晃站起来,打开门去拍对面的门 :“王八蛋,你给我出来!”

门开了,出来的人是夏衍。夏衍一把搂住她,两只手才止住她不往下滑。苏南伸出手,一巴掌拍在夏衍的脸颊上。

敲门的时候气势还很足,一声脆响过后,夏衍还没说话,苏南就先哭起来了。她磕巴着告诉夏衍:“体育楼要拆了。”

陆豫章跟在夏衍身后,才刚走到门口,就看见苏南一巴掌打在夏衍的脸上,陆豫章还以为糟糕了。

老夏这人死要面子,这么一巴掌招呼上来,还不得奓毛。他刚想上去劝两句,大着舌头一个字还没吐出来呢,就见夏衍牢牢地搂着苏南的腰,根本没把这一巴掌当回事。

然后陆豫章就被闪瞎了眼,他看见多年老铁夏衍抱着苏南轻轻摇晃,贴着她的耳朵哄她,然后两个人在门框边就吻起来了。

苏南哭着往他身上蹭,把眼泪擦在他的衬衣上,夏衍便将她搂在怀里。两个人贴得那么近,火星又一次燃起来。夏衍把头埋下去,捧住苏南的脸亲吻她。

陆豫章和孙佳佳两个人站在各自的门框下,眼看着这两个人亲得难解难分。陆豫章想问问孙佳佳该怎么办,要不要给这俩人挪个地方。

他的眼睛在孙佳佳身上瞟了一下,努力收回来,想把注意力放在她的……她就穿了一件吊带,眼睛还能往哪儿放!

“那什么,你回去套件衣服?”

要保持纯洁的革命友情,也不是他想的这么容易。

孙佳佳扫他一眼:“我怕长针眼。”

“我就不怕长针眼了?”陆豫章的眼睛根本没地方看,刚刚还斩钉截铁说他和孙佳佳是革命友情,心里突然不得劲,缩着脖子溜进屋去,还顺手把孙佳佳给拉回了自己屋里。

孙佳佳拿起桌上喝了一半的酒,陆豫章喉结滚动,这一罐是他喝过的。他大步迈回自己的卧室,把门紧紧地关上了。

苏南喝的酒后劲足,情动火起抵不过酒劲。她把夏衍扒得只留一件衬衫,扣子全解开了。夏衍激情昂扬,正从脖子往下一路吻她,吻得她微喘,然后她就睡着了。

身下的人突然不再发出难耐的嘤咛声,夏衍以为是自己没能照顾她的喜好。抬头一看,苏南嘟着嘴巴,呼吸又轻又浅,已经睡熟了。

积攒的火力瞬间无处发泄,夏衍深吸一口气,调整了半天火气还没消,干脆用被子把苏南整个人都罩起来,不让她露出一寸皮肤。

醒着的时候固执、倔强、任性,睡着了又这么安静,夏衍叹了口气,放过了她。小腹那团火渐渐消散,他凑过去吻了吻她的鼻尖,拿手指梳着她的长发。

苏南从夏衍的怀里醒过来,整个人被他结实的胳膊圈住。她这回睡够了,睁开眼就看见挂在落地灯罩上的吊带睡裙,她还以为自己又没把持住,再一次把夏衍给睡了。

她一动,夏衍就醒了,伸手按了按她的头,不让她在怀里拱来拱去的,省得她把昨天那团没燃尽的火星再点起来。他知道她最在意的是什么,拇指顺着她的脊骨刮了一下,嘴唇贴着她的耳朵:“没有。”

苏南拱在被子里不敢动,是夏衍先坐起来,套上衬衣再穿上裤子,伸手揉了揉苏南的头:“晚上要不要一起去?”

苏南把被子拉到头顶,听见夏衍轻笑两声后,穿上衣服离开了。

等孙佳佳回来刷牙洗脸,就看见苏南一脸颓丧地坐在沙发上,看她进门了就说:“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孙佳佳有些羡慕这种一喝就醉的体质,别人是借酒发疯,苏南是借酒撒娇,偏偏孙佳佳自己千杯不醉,没有条件发疯和撒娇。

孙佳佳烤了两片面包,又泡了一碗麦片,然后问苏南:“你们这算是和好了?”

苏南十分羞愧,没把那些美好的回忆关牢,让它们从心里钻出来影响她的情感判断。她决定认真反省自己,不能再模糊这条界线了。

孙佳佳吃了整整一碗麦片,看苏南一副抬不起头来的样子,莞尔一笑:“那……你们俩这是准备暂时先当‘炮友?也对,做生不如做熟嘛。”

苏南整张脸红得像烫过的西红柿,孙佳佳以前是最温柔、文静的,从小到大都没听见她说过脏话,真是近墨者黑。苏南捂着头 :“你这口氣,活像陆豫章。”

孙佳佳笑了,昨天晚上害羞溜走的不是她,而是陆豫章。天天说自己是老司机,结果连看她一眼都不敢。

孙佳佳手托着下巴:“你不是让我请假,要帮我改造形象吗?我请完了。”

她就穿着那件吊带敲开了陆豫章的门,把他腰醒 :“我今天要请假。”

陆豫章正处于每个男人晨间最放松的那个时刻,除了答应放她的假,还能怎么办呢?

苏南带着孙佳佳买衣服去了,孙佳佳竟然还有一笔置装费,她买衣服可以报销,苏南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苏南给她挑了一条鹅黄色的雪纺连衣裙,还有几件针织衫。孙佳佳多少年没穿过的轻嫩的颜色都上了身,偶尔两件深色还是宝蓝色、驼色。光这些还不够,丝巾、系带胸链、手镯都是必备品!

苏南替孙佳佳改头换面,把她身上女性的部分充分挖掘出来,修眉、化妆、配隐形眼镜,摘掉她戴了多年的细框眼镜。孙佳佳削肩细腰,头发烫成松松的卷披散在肩头。这么一打扮,竟然十分惹人怜爱!苏南不看好陆豫章,但总得让孙佳佳去试一试。苏南对她握拳 :“勇敢追爱,祝你成功!”

等两个人携手出现在同学聚会地点的时候,孙佳佳让人眼前一亮,但最动人的当然还是苏南。她精心装扮,心里憋着一口气,就算事隔多年,她也绝不肯放过董丽娜的那些小伎俩。

苏南和董丽娜是新仇加旧怨,董丽娜当年的举动闹得尽人皆知,她在校园广播电台“匿名”点了一首《只对你有感觉》,指名道姓送给(七)班的夏衍,落款是“一颗红豆”。

这个化名几乎全班皆知,午间休息时校园广播电台报出歌名和点歌者,两个主持人都差点笑出声。

她董丽娜弄得这么光明正大,苏南也没跟她客气,还了她一首《想太多》。

董丽娜一听这个歌名就开始掉眼泪,几个女孩义愤填膺,用目光声讨苏南。苏南坐在后排翻了个白眼,原来只许她自己闹大,不许别人反击。

苏南没有匿名,字条写得非常直白——高二(七)班的苏南点一首《想太多》送给同班的董丽娜。于是第二天苏南就被教导主任叫到办公室去,教导主任给她做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思想工作。

教导主任就是董丽娜的爸爸,他问苏南:“你点那首歌是什么意思?”

董丽娜哭了一个晚上,她告诉她爸,她在班里说要考一所好学校,被同学带头嘲笑了。这个带头嘲笑的人就是苏南,不光在班里嘲笑她,还点歌打击她。

苏南笔直地站着,掀了掀眼皮:“董老师怎么不问问董丽娜是什么意思?”

一颗红豆,真是古典哀怨又缠绵。

董主任马上怒了:“你这是在跟谁阴阳怪气的?你这么打击自己的同学,还觉得自己有道理?”

苏南也不是好惹的:“校园广播没禁止我点歌,董丽娜能点,我也能点,董老师怎么不问问她点了什么歌?”

董主任还不知道女儿的那点八卦,但没少听说苏南的事情,上课不认真,还跟老师对着干。

班主任跟他们谈了这么多回,两个人谁也不认错,班主任已经处于半放弃的状态了,董主任觉得是得跟苏南好好谈一谈了。

董主任收了收脾气,劝道:“老师是给你留面子,你干了什么事,自己心里知道,带坏了整个班级的风气。你们是学生,主要任务是学习,就应该将全部心思放在学习上。年轻冲动不是好事,别等以后后悔。”

董主任觉得自己苦口婆心,偏偏这时校园广播又开始了。今天是夏衍点歌送给苏南,仿佛连续剧的剧情,他点的是一首《无与伦比的美丽》。

校园广播掀起腥风血雨,董丽娜昨天就已经把眼睛给哭肿了,这下绷不住,哭得趴在桌上。

那个学期的校报,几乎期期都有带影射意味的轻小说,绘声绘色地描绘了校花校草的风云事迹。苏南一开始还看得津津有味,期期不落。再后来有个笔名横空出世,开始描写三角恋,普通女孩吸引了校草的目光,于是校花转成反派,结局一个比一个差。

也是在那一年,学校取消了苏南的助学补贴。那个补贴是给贫困生的,老苏下岗多年没工作,苏南的班主任年年都替她申报,可偏偏那一年的没有批。

董主任一度想要关闭校园广播台,觉得电台干扰了学生的学习,受到学生的一致抗议。于是他把广播台改成除了发布学校相关的消息外,不允许学生再自由点歌送歌。

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全从心底翻出来,苏南的眼睛在大厅里扫了一圈也没看见董丽娜,冷哼了一声,难道她是不敢来?

石杨早早地就到了,尽职尽责地守在门口,看向苏南的目光依旧难掩惊艳。他走过来迎接苏南和孙佳佳,说:“还有一半人没到。”现在的同学聚会花样越玩越新,这次人多,干脆定了一栋轰趴别墅,露台烧烤。一楼和二楼是娱乐场所,桌球、麻将、唱K、看电影应有尽有,三楼是住房,玩得晚的还可以住下。

大厅里先来的人已经玩了起来,喝酒、吃零食,苏南扫过一张张熟悉的脸,有的人没变,有的人变化巨大,几乎认不出来。

石杨站在苏南身边,有些犹豫,最终还是低声说:“那边那个……是董丽娜。”

她从上到下,一点也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孙佳佳还不习惯隐形眼镜,以为是自己没看清楚。苏南却是火眼金睛,董丽娜的眼睛、鼻子、嘴巴和脸,没有一个地方没动过刀。

整容是一件很普遍的事,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投资,想让自己看上去更好一点。在经济状况允许的情况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南所在的这个圈子,整容的女孩有很多,在哪儿动刀的都有。为了让自己更漂亮一点,大家都舍得下血本。就连苏南也是医美常客,换季补水、消除水肿都是基础项目。在上镜之前是很必要的,保养品的费用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在翻倍。

董丽娜开了眼角、垫高了鼻梁、削了下巴,凑在一张脸上看着像个网红。再仔细一看,连孙佳佳都看出来了,她这是照着苏南整的。五官分开来看都有些相像,可拼在一起,一点都不同。每个人的骨骼不同,硬把同样的五官凑在不同骨架的脸上,是拼不出同样的美貌的。董丽娜属于生搬硬套,效果并不好。

不管她整得漂亮不漂亮,苏南都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于是苏南摇曳着走过去,坐在董丽娜身边。原来没注意的人也都明白过来,正品和山寨的区别让大家一时间静默了。

苏南偏过头,对着董丽娜微微笑道:“好久不见。”好好的人不做你要画皮,你画得像吗你!

董丽娜自己还不知道这是一场惨烈的对比,她一看见苏南就装腔作势地问:“夏衍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她以为这样说就能再次戳爆苏南的玻璃心。

苏南没在怕的,她撩了撩长发:“他马上来。”

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话,下一个迈进门来的果然是夏衍。他和陆豫章一起进的门,几乎是一进门,他的目光就落在苏南的身上。

夏衍先从冰箱里拿了罐可乐,拉开拉环插上吸管,送到苏南手边:“不是说好一起来的吗,怎么没等我?”

原来不敢说话的同学们一个个都嗨起来,闹了半天,这俩人竟然还在一起。面对硕果仅存的一对,大家纷纷要求他们结婚一定得请全班同学。

“咱们那会儿可没少跟着挨骂,结婚摆酒席怎么着也得请我们。”

苏南没有接可乐,夏衍自己喝了一口:“我还在重新追求苏南,真的有喜事,肯定会请你们喝喜酒的。”

这话一出口,全场先是静默了一秒钟,接着又欢呼起来,一个个跑来拍夏衍的肩膀给他加油打气。

董丽娜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可不是大家记忆中的夏衍会说的话。除了那次点歌,夏衍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说过这样的话。

苏南这还是高中毕业后第一次参加同学聚会,高考结束,无论考得好还是坏大家都出来玩,只有她没参加。也就是在那次聚会上,董丽娜高调宣布,自己也要出国了。

于是苏南的不到场蒙上了失败的阴云,女生们炸开了锅,谁也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董丽娜赢了。她除了有个当教导主任的爸爸外,在(七)班样样都不出挑,怎么偏偏会是她?

女生们私底下议论,苏南好歹是校花,美得风生水起,和夏衍的故事不光是班级、年级,甚至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董丽娜追着校草去了美国,她们接受无能。

刚刚夏衍公开说了要重新追求苏南,时隔七八年,大才终于知道真相,搞了半天原来当年是夏衍被甩了。

苏南被七八个女同学围住,个个端着一张八卦脸想要挖出一点细节来。那会儿谁都知道是苏南更迷夏衍,现在夏衍当众表白,苏南怎么能不感动。

“你就不心动?”

苏南其实有一刻是心动的,除了心动外,她还觉得出了一口恶气。董丽娜面色铁青,苏南看她一眼都觉得爽快。

原来是夏衍端架子,现在终于也轮到她了。苏南握着杯子摇晃里面的红酒,专门说给董丽娜听:“那就让他追追看吧。”

苏南心里这口恶气还没出,还有人给她递话:“我们还都以为夏衍出了国,董丽娜费劲地追了出去,得发生点什么事呢。”

苏南微微笑道:“这个我不知道,他说从来也没见过。”

孙佳佳端着烧烤盘进来,递给苏南一盘烤鸡翅和烤蔬菜:“吃不吃?”

苏南为了晚上这一顿又是一天没吃饭,靠蔬菜汁撑着。孙佳佳知道她回去就要拍片:“我已经少油少盐了。”

苏南接过盘子,指了指麻将桌,冲她笑得暧昧 :“你不过去看看吗?”

陆豫章这个大傻子,自打进门就没找过孙佳佳。孙佳佳回了苏南一个笑,端着手里的另一个盘子,正准备给他们送过去。

她特意站到陆豫章对面:“大家吃点东西吧。”

陆豫章手里摸着牌,一抬头看见孙佳佳,张大了嘴半天合不上。他见过她穿校服的样子、穿工作服的样子,还没见过她穿得这么温婉,在灯光下笑得这么动人。

几个男同学比陆豫章反应快,伸手接过盘子,目光在孫佳佳和陆豫章的脸上扫来扫去:“我听说你没毕业就跟‘章鱼创业去了,你们俩……怎么着啊?”

孙佳佳是上过生意场的,更过分的话都听过,这点调侃又算什么。她笑眯眯地把手搭在那个男同学的肩上,拍了他一下:“我们可是纯洁高尚的革命感情。”

除了连衣裙,苏南还替孙佳佳配了一条玫瑰金细链,说她颈项纤细,皮肤又白,这一点点细链流动的金光会给她增添十二分的温柔。

陆豫章看习惯了也不觉得孙佳佳变化大,还当她是在学校里那样。这些同学却大吃一惊,有个上学时就跟陆豫章臭味相投的人问他:“她还是单身吧?”

陆豫章瞪着对方:“怎么着?”

“又不挖你的革命队友转换阵营,你那感情升华不了,我这儿纯洁的同学情还能升华升华嘛。”

陆豫章立刻认真,开启了相亲模式,伸出手指头比画:“我们老孙一个月工资这个数,不算奖金补贴,年终我再给她发这个数,你一个月赚多少?”

男同学立刻哑了火。

苏南冲孙佳佳点点头,陆豫章死鸭子嘴硬,就看受不受得了这些刺激,接下来孙佳佳就要减少加班,出去相亲。

这边大家八卦的热情还没过,从苏南和夏衍说到了当年班里毕业后的另外几对。宋晓菁和吴越是当时大家最看好的一对,两个人算是细水长流,水到渠成。后来他们还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在大学里继续爱情故事,可没想到眼看就要开花结果了,反而分了手。

七年感情抵不过三个月的新鲜感,最后还是吴越出了轨……

苏南不愿听这些,便到露台去拿了一杯果汁。夏衍跟在她后面出来,两个人同在一个场合,即使目光不牵绊,情绪也在牵绊。

夏衍看她的盘子已经空了,便问她:“还要吃点什么?烤鸡皮、鸡心、韭菜?”

这都是苏南喜欢吃的,以前晚自习的时候他们会偷偷翻墙出去吃烧烤。夏衍先翻过去,然后他会张开双手,让苏南跳进他怀里。

没等苏南回答,他已经挽起袖子挑出鸡心、鸡皮,刷上油翻烤起来。空气里满是五香粉和孜然的味道,油脂滴进炭里,发出“噼啪”的轻响。苏南看他修长的手指翻弄着烤串,突然有点想笑。

这么接二连三的接触,她已经没办法冷脸对他了。

苏南喝了酒,有三分醉意,她抬头看了夏衍一眼。这一眼让他上前一步,伸手搂住她的腰。

乌沉沉的双眸中有情潮涌动,一时潮来一时又潮退。苏南的心不住地抽动,她分明还没有醉,但她伸出双臂搂住了夏衍的脖子,踮起脚含住他的嘴唇。

夏衍吸了一口气,一直在体内蛰伏没有得到释放的欲望探头冒出来,他的声音瞬间哑了,唇畔贴着苏南的耳畔 :“是想要抱抱,还是……想要?”

他知道她没有醉,是需要一点温存。

苏南被看穿了,她的脸颊发热,心里觉得恼火。重逢相遇的时候他可没这么绅士,偏偏现在问得这么明白。于是她发起了脾气,两只手使劲推开他,在他的怀里扭动,气得想走。

夏衍懂她的意思,他似乎是笑了一下,把她抱得更紧,扣住她的脑袋倾身吻她,先是舌尖磨着舌尖,给了她一个温情的吻。

夏衍停下猛地吸了一口气,额头抵住额头,看着苏南:“回去,还是在这里?”

苏南不想等待了,她渴望更多的拥抱,于是胡乱地点头,不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渴望又说不出口。

夏衍立即推开最近的房门,把苏南带进去。关门上锁后,两个人靠着门板相互吸吮,让苏南想起他们躲在体育楼里的那些时光。

偶尔也会有同学们抬着球筐经过窗台,外面的人在大声说笑,而他们俩躲在屋里,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说着悄悄话。

有人三三两两地经过门边,熟悉的、陌生的声音在交谈。每经过一个人都让他们更火热,薄薄的门板还被人推了推,发现这间上了锁,外面的人笑了起来。

苏南舒展着身体躺在床上,她知道夏衍会照顾好自己。就像刚刚的吻那样,总是先等她习惯了,再开始激烈。

相逢的第一夜,他明明那么亢奋,她还是被保护得很好,没有受伤,全程都是愉悦的体验。

苏南丝毫没有招架之力,他们用最传统的方式律动了一个晚上。苏南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在想:他究竟把小红盒子藏在了什么地方,这东西怎么越变越多?

夏衍越释放就越精神,汗珠顺着鼻尖滑落。他吻湿了苏南的额角:“下次我们试试新的,再薄一点。”

苏南“嗯嗯”两声,她还陷在余韵里,面颊酡红,唇畔漏出轻浅的呼吸,整个人贴在他怀里,夏衍握着她的手抚摸自己。

苏南是在温暖的怀抱中醒来的,她还记得自己被抱得多么紧,难受、伤心、害怕无处可栖。可当她醒来,又迷茫了,她自己都说不明白是不是原谅夏衍了。

他躺在她的身边熟睡,这么睡着的时候还能看出些年少时的影子,薄唇和眼尾都暗藏锋利。可苏南知道他看向她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吻她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的。

她悄悄套上衣服,从这里溜了出去。开门下楼,她看到屋外的车走了一大半,只余下零星的几辆。沙发上倒着几个人,都是昨天喝大了,房间又全被占了,便只能睡在这里。

苏南用围巾裹着头,碰到了孙佳佳。

孙佳佳上下扫她一眼,笑了一声:“睡完了就想跑?”

她全身上下都收拾得很好,可苏南还是从孙佳佳的眼底看见了一点别样风情。苏南指着孙佳佳,难道她首战告捷,昨天晚上就把陆豫章给拿下了?

孙佳佳没想到会被苏南一眼看破,有点羞赧,对着苏南招了招手:“走不走?”

孙佳佳是开车来的,要走当然是跟着她走更方便,苏南跳上车,两个无胆“匪类”一起逃跑。苏南克制不住好奇心:“你们昨天……是酒后?”

当然是酒后,推给酒精一切万事大吉。孙佳佳请教苏南:“我一时没把持住,现在该怎么办?”

苏南这个狗头军师再次上线,她想了一会儿:“要不然,你也给他发个红包?”

苏南这神来一笔让孙佳佳笑得靠在車座上:“也?你给夏衍发过红包?”

孙佳佳想笑,又要克制身体的抖动。昨天晚上的事,认真来说是她把陆豫章给睡了。

苏南看她这样笑,猜测昨天晚上她和陆豫章太激烈,以过来人的口吻劝她:“你这两天最好克制一下,先停一停。”

两个人就住对门,又刚刚突破界限,从纯洁高尚的革命感情升华成男女关系,说不定就天天烈火烧干柴。以孙佳佳现在的身体状态,最好先休息两天。

孙佳佳明白她的意思,脸上的红晕还没消又升了起来。苏南十分好奇:“我还以为陆豫章是个老司机呢?”

孙佳佳手握方向盘:“他?他可能以为我有经验。”

等他醒来看到床单上的痕迹,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孙佳佳表面看着饶是再理智,心里也还是紧张的。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陆豫章,却又好奇他的反应。

苏南“啧啧”两声,这下陆豫章更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贪恋夏衍的怀抱,他紧紧拥抱她的时候,她确实是有动摇的。

苏南琢磨不透自己,不知是不是该顺势原谅他。可她又很明白,心里的那道坎还横在那儿。她耿耿于怀,绝不能忘。

孙佳佳发微信给陆豫章请假:身体不适,请假一天。

为什么不适?让他自己去想。接着她采纳了苏南的建议,要撩拨就撩拨到底,就不信他不跳脚。

她点开微信发送红包的界面:“发多少?两百元?”

苏南冲她摇头:“这种服务,要打个对折,给他一百元。”

于是,孙佳佳给陆豫章发了一百块钱红包。

陆豫章收到了孙佳佳要请假的消息,红着眼睛盯着“身体不适”四个字的时候,又收到了一百块钱红包。

陆豫章掀开被子跳起来,白色床单上那触目惊心的一点红让他一下子腿软,想把头埋在被子里,恨不得把自己给闷死。

他睡了老孙,不对,老孙把他给睡了,老孙还是个……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夏衍醒过来没看见苏南,知道她又脚底抹油溜走了。他打开手机一看,这回很好,连红包都没了,于是他给苏南发消息:扣除两百,剩余四次上门服务。

那天的一千块转账就当是预付款了,两百块一夜,一千块可以换五夜。

打开门就看见对面房间里的陆豫章正揪着头发来回踱步,夏衍叫了他一声,他脸色煞白,扑过来就想抱着老铁痛哭一场:“我完了完了完了……”

他被夏衍无情地推开:“你……睡了谁?”

陆豫章满腔委屈无处诉说,他明明是被睡的那一个。不仅被睡了,他还收到一个红包,耕耘一夜,就这么一百块,搬砖都比他挣得多!

陆豫章大彻大悟,他看着老夏,拍了拍老夏的肩膀,用充满同情和欣慰的口吻问:“苏南也给你发红包了?”

夏衍很镇定:“嗯,一千块。”

陆豫章被一千这个数字给打击了,凭什么老夏就有一千块,他只有一百块?可他不敢质问孙佳佳,连回条消息都不敢。

夏衍心情大好地开导陆豫章:“你准备怎么办?”

陆豫章抹了一把脸,他要是没感觉,那也成不了:“你说……她是不是一时冲动?”万一她只是生理欲望呢?万一她睡完了翻脸不认账呢?

“你戴套了没有?”夏衍递给陆豫章一支烟。

陆豫章的脸色更差,套还是她准备的,好像有备而来,专门准备睡他:“我现在怎么办?”他一直拿老孙当哥们儿,可她竟然睡了自己。

“男人点。”夏衍扣上西服扣子,手机在口袋里一振。苏南这回没把他拉黑,还回复了他的消息,夏衍把她那声“呸”当成撒娇,立即问她们俩在哪儿。

“要么说清楚,要么负责任。”夏衍收到线报,打开手机预订航班。

陆豫章头皮都挠青了,他能想到男人点的办法就是逃跑,跑出去三五个月,不行就三五个星期,避一避风头。

“孙佳佳可不会一直这么等你。”

陆豫章一直没有回复,孙佳佳的脸色越来越差,苏南的看法却不同:“他要是真能当这件事没发生,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他就不会缩脖子装怂了。”

狗头军师苏南分析得头头是道:“他躲你越久,说明他越在乎;他越是在乎,你就越要假装不在意,这一招叫以退为进。”

苏南掰着手指头数 :“依我的估计呢,他大概也就躲你一个星期。”

陆豫章这种皮货,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不如孙佳佳先甩开手。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在一起,一旦发现孙佳佳走远了,陆豫章还不跟哈巴狗似的跟在她的屁股后头。

孙佳佳给苏南这个“哈巴狗”的形容词点了个赞,她靠边停车买了杯咖啡,再给苏南要了一杯橙汁。她越是接触苏南,就越不明白苏南的感情观:“怎么你对别人的感情就这么乐观?”

从头到尾苏南都觉得她能拿下陆豫章。

苏南卡住了,她确实只对自己的感情没有信心。就像圣诞节那天晚上,她一看见闺密苗苗的新邻居、新老板,就知道这个人比苗苗的邻家哥哥要可靠,会对苗苗很好。

车里有片刻静默,孙佳佳的手机响了,她举起一看,是夏衍的消息,问她苏南在哪儿。孙佳佳对着苏南扬一扬手机,问她:“要不要告诉他?”

苏南沉默了,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她喜欢这种追逐,却不知道该不该被追上。那些亲吻和拥抱,是只有情人间才会有的爱和欲。

她迟疑着不说话,孙佳佳已经明白苏南的意思,低头含笑,把苏南的航班和座位号发到了夏衍的手机上。

“你后悔吗?”苏南确实对孙佳佳有信心,但在爱情里,患得患失是正常的,万一最后他们没有在一起呢?

“你后悔嗎?”

下期预告:孙佳佳巧妙地反问苏南,她确实无法体会苏南心中的爱,但如果陆豫章像夏衍那样,她一定会一头扎进去。

赞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