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心分手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清粥几许

故事介绍:景月无数次幻想过多年之后和江衍再次相遇的场景,可是她独独没有想到,真的再见到他,竟然是在公司,江衍还成了她的顶头上司……

【法则一:看见前男友,请绕道】

景月无数次幻想过多年之后和江衍再次相遇的场景:在超市里碰见他拖家带口,在雨幕中擦肩而过,或是同学聚会上,觥筹交错间,两人四目相对。

可是她唯独没有想到,真的再见到江衍,竟然会是眼前这一幕……

她为了救一只上了树不敢下来的奶猫爬到了树上,抱住那毛茸茸的一小团,才想起来自己恐高。上去容易下来难,这会儿只能像只树袋熊一样趴在树杈子上,手臂牢牢抱着那只小奶猫,眼睛闭得死死的,等待消防队的救援。

难得看见天不怕地不怕的景月怂成这个样子,下面的围观群众发出了丧心病狂的笑声。公司之前的总经理回去休产假,总部指派了一个临时总经理,听说刚好是今天过来,这群人自然不敢耽误,看了一会儿热闹就散了,就剩下她的闺密小小还在下面陪着。

“小小,你知道新的总经理是谁吗?”景月趴在树上朝写字楼那边张望。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八卦?”小小笑她,“我也不知道,听说是帅哥哦。”

“哦。”景月感觉自己的腿有点儿发麻,又不敢动,整个人僵在那儿。

他们公司占据了这栋写字楼最底下的两层,二楼的走廊就靠着后面的绿化区,她趴着的那处树杈就对着走廊的玻璃。

“月儿,你那儿是不是可以看见新来的总经理?你赶紧看看长得帅不帅?”小小抬头看了看二楼,问道。

景月抱着树干的手开始酸痛起来,声音哀怨:“你自己说说,你还算个人吗?”

下面的人笑得直不起腰:“是我的错,但是你就真的不好奇?”

说不好奇是假,景月虽然身处困境,但还是秉着不放过任何八卦的想法,抬头看了过去。她视力很好,一眼就看见了在一群人的陪同下,朝着这边走过来的,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帅是挺帅的,只是怎么看着有点儿像……她的前男友?

那人似乎正饶有兴致地看向这边,她急忙转过了脸,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

不会吧……一定是她看错了,一定是……

“怎么样?看到了吗?”小小好奇地往楼上看,但是在下面的确是什么都看不到,她发现景月转过脸一言不发,便问,“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

消防车响着喇叭朝这边开过来,很快就搭好了梯子,消防员叔叔上去的时候还笑着问:“能自己下来吗?”

“不行……”景月有点儿难堪地看着他,“腿麻了……”

消防员把她像扛麻袋一样从树上扛下来的时候,她趁机偷瞄了一眼对面的走廊,却发现那人竟然还没走,似乎带着一群公司的高层在那儿饶有兴致地看戏。

他們还在说话,说不定在讨论这是哪个部门的蠢货,说不定还要追究人事部长为什么要把她招进来……

她开始后悔自己当年为什么不努力,现在视力太好以至于很确定那个站在人群中的人就是江衍。他的表情那样熟悉,但是整个人的气质和以前都不一样了。他明显也看见了她,眼神冷漠,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嘲讽……

这几年,他过得怎么样呢?这么看起来,倒是很不错的,不管怎样,都比她好。景月咬着唇,脑子里的画面匆匆闪过,她摇了摇脑袋,让自己冷静下来。

落地的那一瞬间,她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一想到公司新来的上司竟然是江衍,她整个人就又不好了。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耽误大家的工作,景月和小小一起回到了工位上,心不在焉地打开word文档,愣了半天,只敲出了两个大字:江衍。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警惕地把那两个字删掉了,关了文档,然后假模假样地打开了公司邮箱检查邮件。

隔壁的小小探过脑袋来低声问:“怎么了?心不在焉的,被吓着了?”

“不是。”她在公司天不怕,地不怕,胆大无畏是出了名的。公司有什么难搞的客户,都是景月出马。她唯一的缺陷可能就是有点儿恐高,却不至于被吓得这么厉害。

景月从贴满了可爱贴纸的笔筒里抽出一支挂着小兔挂件的笔,在旁边的草稿纸上随手画了几个圈:“你知道刚刚那个新来的总经理叫什么吗?”

“听说姓江,他们都称呼他江总。”

“嗯,”景月点点头,把脑袋搁在手背上,在桌子上趴下来,懒懒地说道,“江衍。”

“啊?”小小惊叫一声。

景月立马跳起来捂着小小的嘴巴:“嘘,小声点儿!”

“不是我想的那个江衍吧?”小小和景月是高中同学,大学不在同一个学校,一直听说过她在大学交了个男朋友,叫江衍,但是没见过人,她一脸的难以置信,“不会吧,你可真惨!”

“谁说不是呢?”景月叹气,“前任变上司,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准备辞职信了?”

小小面露难色:“就算分手了,也不至于吧?”

景月手下又画了个圈:“当初是我甩的他……”

小小看着自己电脑上疯狂闪动的微信图标,一边点开一边说:“要不我去网上帮你找个辞职信模板?”

景月破罐子破摔,直起了腰:“可以,但没必要。”

“你看看微信。”小小同情地看了她一眼,“我感觉很有必要。”

景月点开微信对话框,发现项目群里,组长拉了一个陌生人进来,然后把群主也给了他。

杨组长:“欢迎我们新上任的江总!这是我们这个项目的两个直接负责人@景月@小小,我们部门以后直接对江总负责,小月,你现在到办公室来跟江总汇报一下项目进度吧。”

“月儿,你的前任八成是来跟你寻仇的吧……”

景月感觉脑子嗡的一声炸了,仿佛听见江衍用开玩笑一般的语调在她耳边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法则二:一定要先说分手】

景月从来没有这么怂过,一想到当初是分手的时候是自己不辞而别,就特心虚。

江衍这人小心眼儿,指不定要怎么对付她。虽然她很想冷静地面对他,但是在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她忽然意识到时隔三年,自己还是做不到风轻云淡。

她站在办公室门口,伸手快要触到门把手时又收了回来,深呼吸了两次,就是怂到不敢打开那扇门——她不敢面对江衍。

她转身靠在门边的墙上,低头给小小发消息,心里拧巴得厉害。

“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我不敢进去,我怂。”

她发完之后捏着手机给自己鼓劲儿,手机振了一下,再打开,发现有人圈了她。

她点进去,发现是刚刚的项目群……

江衍:@景月怂什么?我有这么可怕?

不明所以的组长很体贴地帮她缓解尴尬:“哈哈,月儿跟您开玩笑的。”

景月:……

她点开小小的对话框,发现果然是空白,她把发给小小的消息发到群里了!!

小小私聊她,发过来一张点蜡烛的表情包。

“损友……”

都到了这个时候,她只好捏着自己手里的汇报材料咬牙开门进去。

江衍此刻已经脱了外套,只穿了衬衫。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他最不喜欢这种太正式的衣服。他喜欢运动,喜欢艺术,喜欢高谈阔论,喜欢带着她到处玩儿,喜欢和她开玩笑,喜欢……

她想着想着,突然眼眶有点儿发热,低头掩饰之余顺势递上了材料:“江总,这是我们项目这个季度的数据,我先给您介绍一下项目的大概情况吧。”

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换了甜甜的微笑。她笑起来脸上有两个酒窝,眼睛弯弯的,笑容灿烂,很容易打动人心。

“站近点儿,我听不见。”他翻了翻手上的材料,似乎真的在谈工作。

景月往前挪了两步,但还是和他的桌子保持一定的距离。

“再近点儿。”

景月有点儿忐忑地贴着桌边站着,他突然站了起来,手臂撑着桌子俯身向她靠了过来,景月下意识往后躲,被他一把抓住手臂。

他的手抬起来,景月吓得闭上了眼睛:“江……江衍!”

“你还知道怕?”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我……君子动口不动手!”景月睁开一只眼睛,“我承认当年是我甩了你,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不是给你留了分手信吗?我也……我也算是和你和平分手吧?”

他的手落在她的脑袋上。她缩着身子,像只受惊的猫,眼睛往上看,眼睁睁看着他从自己的头发上摘下从树上沾到的脏东西:“谢谢……”

他丢开她的手臂,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在公司,我希望景小姐能注意一下自己的个人形象。刚刚讲到哪儿了?接着讲。”

景月明白了,他就是来折磨她的!他现在就是在公报私仇!报复她三年前的不辞而别。

她机械地把工作汇报完了,江衍公事公办地听完了整个报告,还提了一两个建议,对他们之前的事情,一句都没有提及。

他把材料翻了翻,看了一眼景月:“最近公司有个周年庆,你听说了吗?”

“听说了。”景月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警惕,生怕他又弄出什么幺蛾子。

公司很重视这个周年庆,要在总公司办总结庆祝大会,有点儿像年会,所以每个分公司都要出节目。这种时候一般都是压榨小新人的时机,景月来这个公司也不过才一年多,显然就是被压榨的对象。他们都吵着让景月代表公司去总公司表演节目,但是景月誓死不从,所以还在拉扯中。

“听说你是公司的表演代表,你準备了什么节目?”

“江总,表演代表好像还没定……”

“我刚和几个部长敲定的。”江衍架起腿,抬眸看她。

景月忍不住反抗道:“江总,你这是公报私仇!”

“私仇?”他脸上带了笑意,慢条斯理地挽了挽袖子,抬眸看了她一眼,“你说说,你和我有什么仇?”

【法则三:必须谨遵法则第一条】

难道说“当年我踹了你”?

脑子有坑才会这么说。

她脸上挂着假笑说:“没有,江总,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就去忙了。”

江衍把刚刚的资料往她面前推了推:“这里面还差这个月的数据吧?重新做一份最新版的汇报材料吧。”

“好的,江总,我明天就把最新版的材料交给您。”景月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明天?”江衍假模假样地看了一眼台历,“明天我还有别的行程,今天晚上吧。”

景月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跳上去打爆他狗头的想法,温和地笑道:“好的,江总。”

一回到工位,景月就把材料摔在了自己的桌子上,把旁边的小小吓了一跳。

“怎么样?第一回合就败了?”

景月啪啪地按着鼠标,打开自己的文件夹:“别提了,今晚上加班没跑了。”

不出景月所料,到了晚上七点半,她还在跟那个汇报作斗争。因为拿到的都是原始数据,要做成表格和图,又要写这个月的分析材料,一时半会儿根本做不完。眼看着同事们都走光了,她转了转生疼的脖子,一回头看见江衍办公室里的灯竟然还亮着。

百叶帘动了一下,江衍站在窗户旁,被她那个突然的回头吓了一跳,过了几秒又扒拉着窗帘偷偷地看过去,景月已经不在工位上了。

他出去转了转,在茶水间看见了她,就推门进去。

景月看见他进来,没好气地点了点头,气呼呼地端起咖啡杯准备出去。

江衍若无其事地打开冰箱门,挑选着里面的罐装咖啡。

景月不自觉瞄了他一眼,看着他手里的冰咖啡,脑子一抽,说了一句:“那个很凉的。”

他的胃不好,不能喝冰的,尤其是在没吃饭的情况下。

“那你帮我冲杯热咖啡。”江衍捏了捏手里的咖啡罐,又看了一眼她手里的咖啡杯。

景月在心里恨铁不成钢地给了自己两巴掌,顺手把自己刚冲的那杯递给他:“给你。”

江衍靠在旁边的桌子上看着她气呼呼的背影发笑,咖啡杯很暖,杯子把上带着她的体温,他抿了一口:“口味还和以前一样,放这么多糖。”

景月气炸了,在微信上跟小小控诉了一下江衍有多讨厌之后又接着加班,快九点的时候才把做好的东西交上去,顺带提交了一封辞职信。

江衍看了那封信几秒钟,像是早就意料到了一样,拆都没拆,只是夹在手指间冲着她挥了挥:“想好了?”

“想好了。”景月算是知道了,这人就是回来报仇的,她不想在这里跟他怄气,干脆辞职了事。

江衍只是略微点了点头,垂眸把辞职信放在桌子上:“知道了,你可以下班了。”

景月毫无留恋地转头就走了。她离开公司的时候江衍还没出来,她看见办公室里亮着的灯,心里有点儿难过。

她租的房子离公司很远,要转地铁。她从来没有这么晚下班,还不知道原来晚上的风这么凉。她抱着双臂往地铁站走,突然听见自己身后有脚步声,她脑子里一瞬间就闪过各种念头,微微侧着头往后看了一眼,只看见一个穿着运动服的男人跟在她身后不远处。

她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加快脚步朝着地铁站走去,结果身后的脚步也越来越快。景月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从胸腔里跳了出来,她慌乱地摸出手机想要按报警电话,一回头看见那个人似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把弹簧刀,一边笑,一边朝着她跑过来。

这边的路比较偏,附近也没有其他人,景月一瞬间失了魂,拔腿就跑。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刺眼的光芒从后面的车行道照过来,景月吓得魂不守舍,只顾着往前跑,那个神经病看见有人来了,把刀收了起来,从旁边的小路跑了个没影。

那辆车在她身边停下来的时候景月还愣着,被车里的人一把拉进后座的时候还是蒙的,整个人都呆滞了,感觉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没事吧?”江衍看她魂不守舍的样子,有些紧张。如果不是他赌气要让她加班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他不问还好,这么一问,景月感觉自己眼眶一热,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她不想在江衍面前哭,双手胡乱地在脸上抹着,只是不论怎么擦都擦不尽,委屈和害怕全都涌上心头。

下一秒,江衍就把她按在了自己的肩上,摸着她的头柔声安慰:“有我在,没事了。”

【法则四:谨防前男友魔咒】

景月哭得眼睛酸胀,眼泪、鼻涕蹭了江衍一身。

她憋了太久了。

三年前,快毕业的时候,她爸爸做生意被骗,欠了亲戚、邻居一大笔钱。江衍刚拿到了实习公司的offer,她不想拖累他,便找了个理由和他分了手,一个人扛下了这笔债。

刚毕业那段时间,她除了工作之外,还接了三份兼职,后来认识的朋友都开玩笑,说她年纪轻轻,没想到是个要钱不要命的财迷。她笑着承认了,还给自己取了个外号,叫“景扒皮”。

再后来,她靠着自己的拼命工作还了一部分钱,但是还差很多。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走了狗屎运,她通过小小的介绍,进了现在这家公司,刚进来就接了几个不错的大单子,都是国外的企业,拿了不少分成,再加上公司给的年薪和奖金,一年下来,竟然把剩下的几十万都给还清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在毕业的三年之内就把钱给还清了,这对于她来说,就像一场梦。

“我到了。”景月吸了吸鼻子,紅着眼睛看了看面前陈旧的小区楼。

“我送你。”江衍跟着一起下了车,把外套披在她身上。景月也没拒绝,她没力气和他争执。

两个人就这么一路往里面走,一直到单元楼下,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只有沙沙摇响的树叶和夜晚的风打破沉默。

景月站定了,想要把外套扯下来给他,被江衍按住了肩膀。

“穿着吧,别着凉。”

景月“嗯”了一声就转身上楼了,江衍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走。

第二天到了公司,路过她工位的时候,看见她没来,小小很有眼力见儿地说了一句:“月儿生病请假了。”

江衍被她戳破心事,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冷声道:“知道了。”

景月头天晚上受了惊吓,又哭得厉害,早上起来就感觉头疼到炸裂,此刻正含着体温计,裹着毯子坐在床上,抱着手机接收小小从前线给她发来的消息。

“报!江总拎着西装出门了。”

景月吸了吸鼻子:“去哪儿?”

小小:“我觉得可能是去看你……”

景月呵呵一笑:“不可能!他会那么好心来看我?昨天本姑娘的小命都快被他一个莫名其妙的加班给弄没了。狗男人,没良心!”

她一想起来就气,把手机扔在一边,看了看体温计,数字还挺吉利:38.8℃。

景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热水袋。

她翻箱倒柜地给自己找退烧药,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盒,看了看日期,过期了……

她拧了一条毛巾敷在额头上,躺在床上疲惫得一点儿都没法动弹,过了一会儿又昏昏睡去。

她做了好多梦,梦见她为了攒钱给江衍买圣诞礼物,下着雪出去做兼职发传单,手冻得通红,江衍一边给她暖手一边骂她。画面一转,是她坐在寝室里面给江衍写分手信,写了两句就哭得写不下去,不知道毁了多少张信纸,最后还是请了室友代笔……

她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被门口的吵闹声吵醒。

“我说,小伙子,人家不给你开门,你就不要按门铃了行不行!吵死了!”

“抱歉。”

景月一听见那个清冷的声音,又打了个激灵。那人说完了抱歉之后并没有放弃,门铃又响了。

她赶紧爬起来,看了看手机,果然有好多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未知号码打来的。她赶紧穿了拖鞋,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门口去开门,忘了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完全像个鬼。

江衍看了看她苍白的脸和红红的眼眶,眼神晦暗:“喝药了吗?”

景月没预料到他会突然出现,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没洗漱,头发也没梳,就随手扒拉了两下头发,问:“你怎么来了?”

“听说下属病了,代表公司过来关怀关怀,不行吗?”江衍径自往里面走,环视了屋子一圈。

“我都辞职了,不算你的下属了。”景月嘟囔了一句。

“辞职?谁同意了?”

景月白了他一眼,又十分不好意思地跟对门道了歉,赶紧带上门。一转身就被他扣住手腕,她下意识地往后躲:“你……你干吗?”

江衍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被她那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逗笑了:“想什么呢?”

景月感觉自己本来就烫得不行,现在完全像个烤红薯了,脑子都快宕机了。

江衍转身去找饮水机,倒了一杯热水,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在他带来的一大袋子药里翻找了几下,道:“过来喝药。”

看着这一幕,景月突然有点儿恍惚,像是回到了三年前。

她瞄了一眼那个袋子,里面大概有十几种药,她甚至还看见了一盒痛经宝颗粒,一口水差点儿喷出来:“你买这么多药干吗?”

他低头抠出来一颗药丸:“不知道你得了什么病,就都买了。”

他抬手就要把那颗药丸递给她。

景月怕苦,最讨厌这种药丸,从身体到内心都是拒绝的:“我能不能等会儿……”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江衍打断了,他的眼神不容置疑:“想让我喂你?”

【法则五:温柔炮弹杀伤力最大】

景月发誓,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苦的退烧药。她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甚至怀疑江衍是不是故意买了这么苦的药整她。

“喝完了。你可以走了吗?”景月张嘴给他看了看,证明自己的确是将药咽下去了。

江衍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把人打横抱了起来。景月感觉一阵眩晕,扑腾了两下,又怕他一生气把自己给扔下去,只好抓着他的衣服骂他:“江衍,你这个禽兽,你要干吗?”

江衍不理会她的话,抱着她进了卧室,她一脸蒙地被他放在了床上。江衍拉过被子给她盖上:“睡一会儿。家里有米吧?我熬点儿粥给你喝。”

景月满脑子问号:“你不会想在粥里面投毒吧?当初是我不对,江总,您放过我吧……”

她感觉唇边一阵冰凉,他伸出一根食指在她柔软的唇上压了压,俯身下来,距离她只有几公分,近得几乎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乖乖睡觉。”

他转身去厨房,景月看着他的背影发呆。她曾经很努力、很努力去忘掉江衍,想着有一天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可以笑着祝福他。

可是江衍给她施了一个魔咒,关于他的任何消息都能牵动景月的心。这三年来,无论她有多想念他,她都忍住了。忍住了一万次想要去找他,想要告诉他当年的事情的念头。她忍得这么辛苦,结果这个浑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再次出现了,还说要去给她熬粥……

她无奈地闭上眼睛,退烧药很快就发挥了作用,她沉沉地睡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她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房间,以为江衍来给她送药只是一场梦。她拉上被子,蒙着脑袋,心里满满都是失落。

“醒了就別装了。”

听见熟悉的声音,她猛然间就觉得心里什么地方被填满了,酸酸的,甜甜的,忍不住又要哭了,便躲在被子里落泪。

江衍把电饭煲里面的热粥盛过来时,她还躲在被子里。

他伸手轻轻地拉了拉被子,景月可怜巴巴的脸上满是泪痕,穿着睡裙像个委屈又别扭的小孩儿。

江衍温热的拇指擦过她的眼下:“哭什么?”

“要你管。”她别过脸,“要嘲笑就嘲笑好了,你开心就好。”

他的语气无奈又温柔:“起来吃点儿东西。”

景月慢慢地坐起来,靠在床头望着他卷着袖子的手臂,望着他认真帮她吹粥的模样,突然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可能是知道当年的事情了,便问:“你知道什么了?”

他把勺子送到她嘴边:“知道你这个傻瓜一直在逞强,张嘴。”

景月乖乖地吞下温热的粥,感觉胃里都暖和了起来。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任我。我在你眼里就这么靠不住?”江衍只是笑,“哪怕你跟我商量一下也好。”

景月这才明白,他是在气她当年不信任她,所以一回来就故意折磨她,江衍大混蛋还是那么小气。

“谁告诉你的?”她问。

江衍看着她可怜巴巴的红鼻子,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去年年初的时候,我从国外回来过年,去了一趟学校,刚好碰见了你们学院的辅导员,我就随口问了问你的情况,本来也没抱希望,没想到她真的知道。”

景月想着上周她还跟辅导员联系过,没想到她竟然和江衍一起瞒了她这么久……

“你别怪老师,是我不让她告诉你的。”江衍一看她的表情就猜出了她的小心思。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景月小声嘟囔着。

江衍哑然失笑,但是他又觉得欣慰,忍不住伸手要去摸她的头:“你真的是一点儿都没变,还是喜欢口是心非。”

景月往后面缩了缩:“所以你这次回来,是特地来……找我的吗?”

“你觉得我像是来旅游的吗?”

景月感觉自己这个问题真的是愚蠢至极。不过她脑子一转,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自恋了?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他还没忘记自己?还喜欢她?

“我从老师那边知道了你们家当年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了你现在在哪儿工作。一开始我准备直接过来质问你,车票都买了,我又退了。”

“为什么?”景月才问完,又觉得作为一个甩了他的前女友,自己好像不该这么热切地问这个问题,于是垂下眼睛,声音也变小了不少,“我的意思是,你用不着来找我呀。”

“是,我一想,你反正也不需要我,所以我就没来。”

景月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脸面辩驳,于是解释道:“我当年不太成熟,处理事情比较简单,对你造成了伤害,真的……真的很抱歉。”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

景月感觉自己的脑海里缓缓浮现一个问号——这人是不是有病?

“你打算怎么弥补?”江衍显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

“啊?”景月真的想不出自己有什么东西可以弥补给他,她看了看眼前的粥,“要不,等我好了,我免费给你炖排骨汤?”

这几年,她为了省钱,从一开始一做饭就炸厨房的厨房菜鸟,脱胎成被小小夸赞堪比五星级大厨的烹饪高手。

江衍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抬手扣住她的下巴:“我不喝什么排骨汤。”

她感觉到他俯身过来,伸手拉了拉盖在自己身上的外套,突觉得呼吸都变得紧张了起来,就像是他跟她告白的那天,心都要跳出胸腔了。

“等……等等。”关键时刻,景月伸手阻止了他的動作,“那个……我一天没刷牙……”

他笑着在她的眉心落下一个轻柔的吻,伸手顺势把她揽在怀里:“那你说句好听的,我就不碰你。”

“嗯?”这么多事情一下子充斥在大脑里,景月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此刻她竟然是被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抱在怀里,她缓缓伸手搂住他的背,又没出息地红了眼眶:“江衍大混蛋,我好想你。”

他紧紧地抱着她,声音明明有些颤抖,却带着笑:“傻瓜。”

【法则六:以上法则遇真爱无效】

景月虽然垂死挣扎,最后还是代表分公司去周年庆晚会上表演了节目。实际上她也不会什么才艺,没事儿的时候去KTV吼两嗓子勉强还算个技能,所以就挑了一首歌来唱。

歌单是她提供的,各种她能唱的类型都提供了几首,让他在里面挑。

江衍大概都没听过,就一首首点开看歌词。

“就这首吧。”

景月将脑袋探过来瞧,她倒是没想到江衍竟然会喜欢小甜歌:“你听过这首歌?”

江衍就着她抬头的角度吻了一下她的额角,吓得她一个激灵,站得绷直,扭脸看了看百叶窗是关着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听过,你唱给我听一听。”江衍揉了揉她的脑袋。

景月嫌弃地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清了清嗓子:“那你可听好了,本仙女的唱功可厉害了!”

江衍笑着听她唱,唱着唱着,景月自己就觉得不对劲了……

“我闭上眼睛,贴着你心跳呼吸/而此刻地球,只剩我们而已/你微笑的唇型,总勾着我的心/每一秒初吻,我每一秒都想要吻你/就这样爱你、爱你、爱你,随时都要一起……”

这个歌词,也太……太露骨了吧……

等她硬着头皮唱完,江衍还像模像样地给她鼓了掌,夸她唱得好。

只是后来那段时间,江衍这个浑蛋有事儿没事儿就喊她去办公室给他唱,美其名曰这次表演代表着分公司的形象,所以要帮她把关,但是景月怎么想都觉得他这是“以权谋私”。

不光要唱,江衍每次还要求她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唱。景月不看他还好,一看他就觉得脸上发烧,眼神都是飘的。江衍还一直盯着她看,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脸红,偶尔会突然拉着她弯腰,吻她的唇,吓得她半死。

就这么惊心动魄地练了一段时间,他们仿佛回到了大学时候,甚至比那会儿更甜蜜。不过因为是办公室恋情,景月也不敢透露,每天听见办公室的人议论江衍的时候,她都会默默地走开,不参与讨论。久而久之,就有传言说,因为江总经常找她的麻烦,所以她讨厌江衍。最后流言演化为,企划部的景月是江衍的眼中钉……

还好,江衍不过是临时调度来公司的,大概待两个月左右就得回总部。他在公司的这两个月,景月的日子过得很是艰难。她天天私底下催他赶紧走,江衍吓唬她说,说不定他一高兴就不走了。景月吓得一晚上都没睡好,恨不得偷偷起来在他的脸上画小猫胡子。

表演那天,她穿着一身剪裁很好的红色小礼服上了台,笑起来时,脸上的酒窝甜得要人命,尤其是唱的又是这么甜美的歌,下面的人心情也都跟着轻松了起来。

“美好爱情,我就爱这样贴近/因为你,想变成你的氧气……”

她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坐在最前排的江衍,直到唱完一整首歌,江衍旁边的一个男同事侧过身来问:“这是哪个分公司的?”

江衍没搭理他。舞台上的小姑娘没有按照既定的流程下台,而是拿着手里的玫瑰花走到了他的面前,笑着把花递给了他。

有人起哄一样地叫了一声。大家都被她这个举动吓到了,尤其是景月同公司的同事,还以为景月要报复江衍,又要搞什么花样。

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两个人,聚光灯也追了过去。

景月看着他笑:“江总,我的辞职信明天交,我们在一起吧。”

大家都惊呆了。公司是不允许办公室恋情的,如果要谈恋爱的话,就得有一方辞职。

有人小声道:“还真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姑娘……”

当事人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旁若无人地接了花:“好。”

观众席哗啦一声炸开了,主持人赶紧出来救场,随便说了几句话,把这个小插曲带了过去。江衍身边的助理很有眼力见儿地给景月让了个位子,她也就顺势坐在了江衍的身边。

接下来的环节,几乎所有的人都心不在焉了,都在看着前面的那两个人。

景月能感受到他们吃惊或是艳羡的目光,这让她有点儿坐不住,有点儿难受。江衍似乎感觉到了,伸手捏了捏她柔软的手,换成十指相扣:“不许跑。”

她垂眸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觉得心里一阵温暖,也紧紧地回握了一下,又拉了拉他的手臂,让他侧耳过来:“我哪儿也不去。”

江衍其实早先也准备要走的,他原本就打算和几个在国外认识的朋友一起开公司,不过是因为景月,才在那个公司多待了一段時间。景月辞了职,就先去公司那边帮衬着,她业务能力一向出众,谈生意很有两把刷子。

江衍一去公司,几个人就当着江衍的面儿夸她:“嫂子真厉害!只要嫂子一出马,那些客户都高兴,投资哗哗的,拦都拦不住,不让投资,人家还不高兴呢!”

景月得意的小眼神瞥了他一眼:“你女朋友厉不厉害?”

江衍笑着牵了她的手往外走:“厉害。”

景月歪着脑袋笑着看了看他,叹了一口气:“早知道我这么厉害,当初就不用和你分手了。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把钱还清,实力不允许我浪费时间啊。”

江衍知道她是个给点儿阳光就灿烂的性子,看着她得意的小模样,揽着她的腰将她往自己身边带了带:“你就没怀疑过当初为什么人家非要和你签单?”

景月一仰头:“因为我长得好看。”

江衍看着她可爱的模样,笑着亲了亲她的嘴角:“没错。”

景月脑子绕了一大圈才反应过来:“是你?你帮我拉的单?”

电梯到了,江衍拉着她的手往外走:“看来我的月儿还不傻。”

景月这才知道他默默地为了她做了那么多,正要感动,突然反应过来,追着他问:“不对!江衍大浑蛋,你说谁傻啊!”

她伸手要去挠他的时候被江衍按进车里坐好,景月看着他变戏法似的从后座拉过来一个盒子递给她:“打开看看。”

里面装的,是他这三年来每次想她的时候给她写的信,各色的信纸,一封也没有寄出去。

江衍一看她皱着眉要哭就慌了,抬手给她擦了擦感动的泪花:“还说不傻,怎么说哭就哭?”

“你才傻!”景月这会儿还有工夫瞪他。

江衍笑着应她:“好好好,我傻,乖,不哭了。”

景月看着那些信傻呵呵地笑,只觉得他们都太傻,所以才会错过那么多。不过还好,他们又把彼此找了回来。

赞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