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击中你的心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许仙仙

简介:苏教练他长着天使的脸,魔鬼的心。罚人跑圈时心狠手辣,处理矛盾时铁面无情,可最近教练总是在撩我,撩得人腿软手抽筋,怎么办?在线等。

一、我的魔鬼教练

辛瑶用毛巾盖着头,看着微信里发出的信息。

她今天已經给傅景年发了十来条信息了,可是对方一条都没有回,仿佛从人间蒸发了。

辛瑶气得将毛巾往旁边一扔!男朋友不回信息,不管是什么理由,都无法原谅!然而下一秒,她余光瞟见队友秦素正用一种堪称惊悚的眼神看着她……

秦素拿着花剑,颤抖地指了指辛瑶的身后,仿若见鬼。

“怎么啦!”辛瑶情路坎坷,此时心情不好,遂看着秦素鄙夷道,“你一个身高一米七六的击剑运动员,可以别流露出那么少女的恐惧神情吗?”

辛瑶拎起花剑,顺着秦素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下一秒吓得心脏几乎骤停。

那条她刚刚擦过汗的脏兮兮毛巾,此刻正盖在一个高大的男人的头上,男人面无表情,目光冰冷地俯瞰着她。

辛瑶露出更加少女的恐惧神情,站都没站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爸爸,我错了。”

“现在是什么时间?”男人紧抿着俊秀的嘴唇,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训练时间。”辛瑶哆嗦。

“既然是训练时间,你在做什么?”苏毅冷声问道。

“我去领罚!现在就去。”辛瑶准备慷慨赴死。

“五百个劈刺。”苏毅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辛瑶差点儿又一次跪下喊爸爸,她搓着手,卑微地祈求道:“能稍微……稍微……”

“那就一千。”苏毅抿成直线的嘴唇里轻飘飘地吐出三个字。

辛瑶卑微地看着苏毅那张冰冷英俊的脸,她知道,继续讨价还价将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于是乖乖地退到一边领罚。

“其他人!Attention sil vous pla?t!”苏毅大喝。

这是法语“集合”的意思,同时也是击剑运动的专业术语。现代击剑运动起源于法国,所以标准的击剑术语和教练用语都是法语。

辛瑶乖乖地对着木桩无情下劈,一边听着苏教练对着队员们的无情训话。

“全国锦标赛就要到了,我不希望你们中有任何一个人开小差,心不在焉!你们作为职业选手,要拿出你们最好的状态!”苏毅冷着脸道。

辛瑶一边劈刺,一边看着玻璃窗里映出来的苏毅那张人神共愤的脸,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辛瑶所在的体校是海安市击剑实力最强的院校。海安体校女子击剑队有三宝,妹子个头高,食堂伙食妙,最后一条是教练长得好。

所有的女队员在初来乍到,不知深浅的时候,都肖想过她们英俊的教练。然而这些肖想最终都化为灰烬——苏毅长得是真好,然而其训练队员的凶残程度和长相成绝对正比,人送外号“玉面夜叉精”。

辛瑶就从不为苏毅的美色所诱惑,她觉得当一个人累到极限的时候,就算对面的是潘安在世,脑子里想的也不可能是黄色废料,一定是椅子……

辛瑶现在已经很累了,可她想的只有傅景年。不知道为什么,她和傅景年已经越走越远了。

辛瑶面无表情地对着木桩劈刺,豆大的汗水一滴滴淌下来。

“辛瑶。”耳边传来一声浅浅的呼唤。

“辛瑶!”身后的呼唤声徒然加重,辛瑶仓皇收剑,想要回身,却在一瞬间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向后摔去。

等辛瑶回过神来之后,苏毅已经被她撞得躺在了地上,而她正坐在苏毅的大腿上……

苏毅黑着脸,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辛瑶只觉得天塌了。

“苏教练,亲爸爸……我要不要再加一千下……”

苏毅面无表情:“起来。”

“好嘞!”辛瑶赶紧狗腿地应了一声。她拄着剑想站起来,作为一个击剑运动员,那一瞬间,她忘记了剑尖是软的……

苏毅刚刚支撑起身子,又被辛瑶给坐了回去……那一瞬间辛瑶彻底蒙了。

屁股底下的东西……有点儿硌得慌。

二、魔鬼的温柔

“辛瑶!”这一回苏毅真的生气了,那张白皙的脸上泛起一阵薄红,他咬着下唇挪开身子。

辛瑶吓得魂不附体,连滚带爬地从苏毅身上逃下来:“对不起,教练,我错了,我继续去领罚……”

“还领什么罚?”苏毅皱眉,“人都已经散了。”

辛瑶抬眼望去,训练基地除了苏毅和她,的确再没有别人了。窗外的天早已一片漆黑,今天的训练已经结束了。

辛瑶悻悻道:“我去收拾东西,明天继续这一千次劈刺。”

苏毅皱起眉头,他抿了抿唇,看向辛瑶,心脏似乎被揪了一下——他开始怀疑这姑娘是不是被他被罚傻了。

“你今晚怎么回家?”苏毅问辛瑶。

“哦,坐地铁。”辛瑶轻声说。

“我送你回去吧。”苏毅看着辛瑶,淡淡地说。

辛瑶睁大眼睛回过头看着他:“教练,你觉得我作为一个击剑运动员,一般的毛贼奈何得了我吗?教练,你该担心的不是我的安全,是贼人的安全。”

苏毅看着辛瑶,英俊的脸上面无表情:“按你今天的状态,你坐地铁很可能会坐到隔壁市。我不担心贼人的安全,我担心的是你明天还能不能来训练。”

辛瑶愣住了。

苏毅看着自己,眼神锐利得似乎能将她穿透。

能坐上苏教练的车,是整个女子击剑队的共同梦想。虽然辛瑶就要圆了这个梦,但她依旧提不起精神来。

辛瑶没精打采地跟在苏毅的身后,坐在了副驾驶的位子上。

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苏毅突然想起什么,轻轻地说了句:“先等等。”

辛瑶回过头,不晓得这个人又要干吗。只见他下车进了一家便利店,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

辛瑶凑过头去看,发现里面竟然是面包和奶茶。

“你晚上没吃饭,把这个吃了。”苏毅转过脸说。

辛瑶愣了愣,一股暖流从心头升起——苏毅居然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这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然而辛瑶此刻内心一片混乱,实在没有心思去欣赏苏毅的美貌。

辛瑶依旧盯着车窗外发呆,眼神空洞,根本不知道苏毅又跟她说了什么。

“辛瑶。”

“辛瑶……”

“哎?”辛瑶刚刚反应过来,下一秒苏毅就靠了过来,微微低下头,茶棕色的刘海落在辛瑶的胸口,整个人环抱住她……他的双臂坚实有力,辛瑶的鼻尖登时萦绕着苏毅的气味。辛瑶一怔,狠狠地打了个激灵,瑟缩起来:“教练,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我……我有男朋友了……”

苏毅抬起头,茶棕色的凤目如同一块沉淀了上千年的琥珀一般。

辛瑶的心脏瞬间像是被人握住一般,窒息了几秒!

大名鼎鼎的苏毅此刻就那样环抱着她,右手伸向了她的后背处!辛瑶霎时僵住,从后背传来的热度一点点蔓延开,直至遍布全身……

苏毅是真的好看,只见他薄唇轻启,吐气如兰:“屁股抬起来。”

“我……我抬啥?”辛瑶的脸瞬间爆红,整个人如同被放进高压锅蒸熟了一般,大脑海马体里几个G的影音资料一并释放出来……

苏毅看着脸色潮红、手足无措的辛瑶淡淡道:“你坐在安全带上了。”

辛瑶一脸呆愣,大脑却似乎沸腾了起来,脑壳里装着的仿佛是一锅豆腐脑。

“你没系安全带,刚刚车里一直响警报。我也是服了你,那么大的声音,你是听不见吗?”

辛瑶茫然地看着他。

苏毅别过头,隐藏住快要憋不住的笑意。他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姑娘瞪大眼睛,一脸茫然的模样实在有点儿可爱,苏毅的心不自觉地软下来。

然而一想到她这几天的苦恼都来源于那个“男朋友”,苏毅的眼神就阴翳了起来。

辛瑶从后视镜中看到苏毅的眼神,突然打了一个哆嗦。这个眼神明显就是训练加倍的信号。

苏毅的车开得很稳,动作娴熟自然,车子在宽敞的道路上快速前行。

“教练。”辛瑶轻声道。

“嗯?”

“你有女朋友吗?”

苏毅放在方向盘上的手一滑,方向盘打偏,车子险些撞上高架路旁的护栏……若不是系着安全带,辛瑶定会像一枚炮弹般飞出去。

“教练……我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辛瑶颤声问。

“刚刚手滑了,没事。”苏毅倒车,佯装冷静。

“教练,我是想说,你如此摧残、折磨我们这些姑娘,就算是有人喜欢你,也都被你生生吓退了。”辛瑶诚恳地说,希望苏毅日后的作风可以温柔一点儿,“你看你今年也二十七了,应该想想这些了……卧槽!”

又一个急刹车,车子猛地停了下来。

“教练,我的面包刚刚差点儿吐出来……”辛瑶欲哭无泪,却看见身边的苏毅表情突然冷酷起来,死死地盯着前面。

“教练,你是撞见鬼了吗……”辛瑶看向车窗外,下一秒她突然觉得心底一片冰冷,仿佛真的撞见了鬼。

对面全季酒店大门口,一对男女正深情拥吻,辛瑶定睛一看,女的不认识,男的正是两天联系不上的傅景年。

三、我家教练打仗是受过训练的

苏毅开了双闪。

此时是夜晚,那对狗男女瞬间被光闪得睁不开眼睛,向这边骂骂咧咧地看过来,却根本看不清驾驶室里的人。

苏毅熄了火,却被辛瑶一把抓住袖子:“教练,我们走吧……”

“为什么?”苏毅回头看着女孩。

“求你了,这是我的事情,我们走吧。”辛瑶低着头瓮声瓮气地说,“是我一直忙于训练,没有时间陪他。我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了,我只是不肯承认而已。我会调整好自己……我……”

辛瑶再抬头时,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辛瑶一脸蒙逼地看向车窗外,苏毅已经走出了四五米……

“不是……教练!教练!苏毅!!”

辛瑶刚想推开车门去追蘇毅,结果发现车门被反锁了。

辛瑶猛地慌张起来,只见苏毅已经走到了傅景年的面前。辛瑶只能打开车窗,她刚想大声喊苏毅,却听见了不远处苏毅对傅景年说的话。

“你认识辛瑶吗?”苏毅穿着皮夹克,看着对面的傅景年,神色冷酷。

傅景年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见他正在脱外套,根本反应不过来这人为什么要脱掉夹克……他里面穿的是黑色的羊绒衫,正好把男人修长匀称的上身衬了出来。傅景年抱着的那个女人登时就低呼一声,口水差点儿没流出来……连傅景年一个男人看了那漂亮的身段都咽了咽唾沫。苏毅生得矜贵,他站在那里,便如骑士一般。

傅景年在气势上已然输了一大截,半晌之后他咬咬牙道:“辛瑶?呵?那个没人味的暴力女?我认识她……”

下一秒,辛瑶的瞳孔骤然变大。

傅景年也终于明白过来,对面这个男人脱外套做什么……

苏毅将手中的外套一扔,傅景年眼前一晃,那黑色的夹克瞬间盖住了他的脑袋……傅景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上勾拳打得眼冒金星。苏毅在转行当教练之前是练柔道的,受过专业训练,知道如何让对方承受最大的痛苦却不构成任何本质性的伤害。

傅景年身边的女人居然满脸花痴地看着苏毅。

“我不管你认不认识辛瑶,现在你和她没关系了。从现在开始,她的世界不需要你再出现。”苏毅一脚踹在半死不活的傅景年身上,转身走了回来。

辛瑶愣怔地看着苏毅,他逆光而来,穿着黑色的羊毛衫,她眼睛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缓缓点燃,明亮又温暖。

“明天开始,按时训练,不要走神。说给他听的话,也是说给你听的。你是运动员,心里不要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苏毅还是一脸严肃,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发动了引擎。辛瑶呆愣愣地看着他:“苏毅……”

驾驶座上的男人微微皱眉。

他转过头,眼睛里有点儿隐藏不住的小小恶意。

“叫我教练。”

“教……教练……”这傻姑娘的脸上果然又浮现出了方才那样的惊慌神色,“教练,你的外套还没拿回来。”

“外套碰了那种人渣,不要了。”苏毅淡淡地说道。

辛瑶突然心口一颤。

两人一路无话,苏毅一直将车开到了辛瑶家的楼下。

辛瑶咽了一口唾沫,她想说什么,可末了还是咽了下去,只是说了句谢谢。

“下车吧,注意安全。”苏毅轻声说,“早点儿睡觉,明天还要训练,你还有比赛要参加。”

辛瑶愣了愣,旋即垂下了眼睛,缓缓地离开了。

他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默默地叹息一声。很多情感他根本不敢表露,因为她是运动员,运动员的黄金时段只有短短几年,他没办法就那样自私地占有她。

即便是喜欢。

他护着那个傻瓜就好了,仅此而已。

四、心乱就要洗澡

第二天,辛瑶并没有早早赶去训练基地,而是顶着黑眼圈来到了体校训练队。

辛瑶的训练状态和前一天相比,更加心不在焉,甚至还要再差一些。辛瑶迷迷糊糊地穿上击剑服,险些把自己绊了一跤,和队友进行的热身赛也是错误百出。辛瑶再也无力支撑,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下来,她跌坐下去,却被一双大手扶住了肩膀。

是苏毅。

“怎么回事?”苏毅皱起眉头冷漠地看着她。

辛瑶自知大事不好,缩着脖子站在原地。

“马上就是全国锦标赛了,你却是这样的状态,要怎么比赛?”男人眉眼中隐匿着失落和愤怒,“今天你不用练了,回家,休息。”

天杀的苏毅!辛瑶在心中怒骂,自己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他!

她昨天失眠并不是因为傅景年那个渣男。对于傅景年出轨,她早就猜到会有这个结局,回家发泄完了就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可怕的是,她冷静下来后,脑子里居然全是昨夜苏毅温柔的眼神。难道是因为看到了他的另外一面,有点儿不习惯?她的心乱得就像是一锅乱炖的汤一样。

“回家,想通了再过来。”苏毅的语气里仿佛带着冰碴子。

辛瑶没再说话,深深地鞠了一躬,便跑了出去。

身后传来一声讥笑,那是新来的女队员陈茉。她最近的状态一直很好,再这样下去,辛瑶参加全国锦标赛的名额很可能会被她取代。

辛瑶快步走出了训练室的大门,她现在浑身都是汗,只想洗个澡。她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突然想起自己的外套没带出来,就在她折回去取外套的时候,辛瑶一眼就看见了陈茉。

苏毅在指导她的动作,他从后背环抱住她,二人的姿态类似于前胸贴后背,苏毅握着她的手教她刺剑……苏毅竟然还轻声夸她做得不错,他平时从不夸人……辛瑶知道那种指导是很正常的,可她不知怎么了,那一刻真的忍不住想要冲上去撕了苏毅那张俊美无双的脸。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辛瑶只觉得大脑要沸腾了,她此时只想离开这里,于是忿忿地向浴室跑去。

辛瑶拧开淋浴器,冰凉的水哗啦一下浇下来,她不需要任何温度,她只需要冷静。

她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一个小马扎上,腿上横搭着一条毛巾,面无表情地洗着冷水澡。搓澡的大妈一脸惊恐地望着辛瑶,在旁边洗澡的队员也一脸震惊地看着她:“哟,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要切腹自尽呢……”

不知洗了多久,辛瑶终于麻木地关了龙头,行尸走肉地穿上了衣服。更衣室外有一排长椅,辛瑶打着喷嚏出去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那里。

那是苏毅。

辛瑶想装成没看见。

“辛瑶!”苏毅喊。

辛瑶不理他,直到他一把抓住了辛瑶的胳膊。

辛瑶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摔在了苏毅的身上,又一屁股坐了下去!结果却被硌得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脚踝传来剧痛,辛瑶嗷的一声,又坐了下去……

辛瑶惊呼一声,下一秒脚踝便被一双大手紧紧地握住了……辛瑶愣了愣,她看見苏毅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检查着她的脚踝。

辛瑶猛地抽回小腿,把苏毅吓了一跳。男人抬起头,正对上姑娘那双生气的眼睛。

苏毅登时愣怔了两秒,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辛瑶强忍住委屈道:“教练,你还是变回原先那个又凶又冷又爱罚人的苏毅吧。”

苏毅清冷的面容有了一丝变化,他想说什么,却只是动了动嘴,最终一语不发。

“以后你不用为我出头,也不需要给我特别的关心。你这样,我有点儿不习惯,可能会打乱我的心思,影响训练……”

苏毅愣了半晌,突然歪了歪头,好整以暇地看着辛瑶,嘴角绽开一丝笑容。

“小丫头……怎么这么要强……”苏毅的笑里透出一点儿无奈,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理会辛瑶的抗拒,兀自摩挲着辛瑶脚踝上的淤青。

辛瑶心里一动,苏毅从不会用这种哄小孩的语气对队员说话。自昨夜之后,他就像真的变了个人似的。“玉面夜叉精”的口头禅就是“跑圈”和“领罚”,怎么可能如此温软……

辛瑶的心开始怦怦乱跳,就在此时,训练完的陈茉迎面走了过来。

辛瑶脑海里瞬间闪过之前苏毅夸奖陈茉的模样,当即冷静下来,一把甩开苏毅的手,表情疏离地站了起来:“苏教练,谢谢你,不过以后我们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苏毅那一丝笑僵在脸上。

“给我一天时间,我会把状态调整到巅峰。”

“还有,你今天说不错的那个运动员。”辛瑶冷哼道,“她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已。”

五、本姑娘的太上忘情

几天后,辛瑶重返训练基地时,所有人都看傻了。

那才是真正的高水准击剑运动员,招招狠戾,没几下就击中了陈茉,对方汗流浃背地狼狈倒地,喘着粗气看着对面那个可怕的女人。

辛瑶很快成为了训练队的热点,大家私底下纷纷传说辛瑶失恋后大彻大悟,看破红尘,从此太上忘情,才顿悟出如今的剑法来。

辛瑶的闺密秦素看着辛瑶道:“辛瑶,我觉得你最近特别像被陆展元抛弃的李莫愁……接下来就要大开杀戒了。”

辛瑶剜她一眼,却暗暗叹息。

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私下和苏毅说过一句话。她强行抑制住杂乱的情绪,告诉自己,苏毅只是她的教练而已。她每一天的日常就是不带一丝感情地训练。

她不知道,比起她,苏毅的内心其实更是备受煎熬。

理智告诉他,现在正是训练最关键的时候,他不能给辛瑶再施加任何的压力。辛瑶只要保持现在的状态,势必能全国锦标赛上崭露头角。

可是每一次看着辛瑶被汗水浸湿的后背,感情都在拼命叫嚣着,让他过去紧紧抱住她,把她揉进怀里。

三年前,辛瑶第一次来到体校训练基地的时候,苏毅一看见她那张无邪的笑脸便喜欢上了她。可他知道不能让她分心,她的未来更重要。

他可以为她付出一切,可以为她赴汤蹈火。

这段时间辛瑶都是在超负荷训练,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全国锦标赛就这样来了。

果不其然,辛瑶的名字在参赛名单中。

海安体校队的实力很强,轻而易举就打进了半决赛,然而就在辛瑶出场的那场比赛里,意外发生了。

辛瑶那一天突然来了大姨妈。

然而她没告诉任何人,比赛到一半时,辛瑶的动作灵活性明显下降,频频失误,苏毅看出了端倪。

渐渐地,辛瑶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她的双手越发无力,脚步也跟不上节奏,眼前的剑尖化为影子。不知道为什么,辛瑶在那一刻突然想起了苏毅,还有陈茉。也许这场比赛,陈茉才是最适合的参赛人选吧……

突然,场外响起一声尖利的哨音。

苏毅请求暂停。

辛瑶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教练席,几乎摔在苏毅身上,下一秒就被他紧紧地抱住了。

“辛瑶,还能撑住吗?”苏毅沉声问她。

“我……可以……”辛瑶试图推开苏毅的胳膊,却被这个男人抱得更紧了。

“苏毅,你放手……我还可以!”辛瑶再次试图推开苏毅的手,台上已经有观众看向了这边,窃窃私语起来。苏毅再也忍受不住,他更用力地抱紧辛瑶,颤声说道:“辛瑶,你不准挣脱我。”

男人低着头,茶棕色的头发落在她颈间,辛瑶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辛瑶,你记住,没有一个教练会愿意看到运动员用伤痛作为代价取得成绩。”

“你不准硬撑,如果不行,就下来。你记住,任何成绩都没有你的平安重要。”

辛瑶傻傻地站在原地,苏毅就那样抱着她,她鼻尖充盈的都是他的味道。

“不会的,教练。”辛瑶轻声说。

“我不会有任何事的!”她突然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因为我有教练你当后盾啊!”

六、教练太苏,承受不住

那一刻,仿佛有一股的巨大的能量涌进了身体。

身后的观众,有起哄的,有哂笑的,苏毅全然不去理会,就站在那里,眼神坚定地看着她,眼中满是对她的信任。

接下来比赛中,辛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奋力拼杀,浴血奋战,成为了一名大姨妈都无法左右的女人。

那场比赛结束之后,辛瑶激动得一把抱住了苏毅。

苏毅笑了,如同清泉上绽开了一朵莲花。

这是辛瑶第一次崭露头角,冲进决赛,虽然不是第一名,可她的实力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辛瑶瞬间成了人生赢家,让无数人嫉妒羡慕恨。

辛瑶原本以为自己从此能稍稍过得舒坦一点儿,苏毅能顾及她立过功,对她网开一面,然而并没有。

苏毅毫不念及这些,生理期过后,对辛瑶的训练反而更为严格。

“辛瑶!”苏毅沉声怒喝,“又走神!先去跑五十圈精神一下!”

“啥?”辛瑶颤声问道。

“再问一百。”蘇毅冷冷地答复。

辛瑶流着泪一圈一圈地跑了起来,心想,苏毅是真的一点儿都没有变。

秦素小声问道:“辛瑶,你这次的成绩不是挺好的吗?我怎么感觉教练训你比以前更狠了?”

辛瑶欲哭无泪。她也不知道这厮为什么突然又变回之前冷酷的模样了,仿佛他的温柔只是她的一场梦。辛瑶叹息一声,小声感慨:“男人心,海底针。”

苏毅看着跑圈的辛瑶,眼底的坚冰逐渐化开,眼神温柔又无奈。

其实这都是为了接下来的决赛做准备,事关她的前程,他不想她因为自己而松懈下来。

一旁的陈茉看在眼里,眼底逐渐泛起了一丝冷意。

辛瑶又是最后一个结束训练的,她累得坐在长椅上直喘粗气。苏毅拿来一条毛巾,盖在她头上,又递过来一瓶水。

辛瑶哼了一声:“不敢喝。教练,我觉得从你对我的训练模式来看,你可能和我有什么血海深仇。”

“你还怕我给你下毒?”苏毅蹲下身子,挑了挑眉毛,当着辛瑶的面喝了一口水。苏毅的脖颈就如同天鹅颈一般长,吞咽时喉结上下滚动,性感十足。

辛瑶累得发昏,也没多想,接过苏毅递来的水便喝,喝到一半才意识到不对……

这算是间接接吻吗?

辛瑶看向苏毅,只见他正盯着自己,眼睛里有隐藏不住的温柔笑意。

辛瑶当即被呛了个半死,苏毅拍了拍她的背:“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喝个水都会呛到?”

辛瑶的脸滚烫起来。

他们未曾察觉,陈茉正注视着这里。

她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七、有时心碎只是一瞬间的事

没过几天就出事了。

就在决赛即将开打时,一条惊天的消息在训练队传开了。

“半决赛晋级选手辛瑶被查出疑似使用兴奋剂?调查组已经开始调查。”秦素念着手机里的信息,一脸的不可思议。

辛瑶笑了笑,这句话说得很有意思,一个“疑似”用得真是妙。

然而,仔细看过新闻后,就会发现那里面多处写到了训练队的战术,辛瑶顿时明白了——队里出现了小人。

队员们都十分疑惑,在背后窃窃私语,然而辛瑶不怕,她相信苏毅。

“教练,辛瑶的事情究竟怎么处理?”陈茉冷声问道,“出了这种事情,无论真假,都已经给我们击剑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吧?教练,你也知道服用兴奋剂的队员会是什么处理结果吧?”

辛瑶冷笑一声。她想,苏毅一定是站在她这边的,毕竟那是陪伴了她整整三年的教练啊。

然而现实打了她的脸。

苏毅看向辛瑶:“在没有证据之前,谁也不能断言这是真的或是假的。”

辛瑶一口茶水喷了出去。

“辛瑶,你先回家。”

“怎么?苏毅,你是不相信我吗?”辛瑶被气笑了。

“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只相信证据。”

辛瑶只觉得世界在那一刹那垮塌了。

如果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那么苏毅一个人绝对可以撑起一家卤煮店。

她没想到苏毅竟可以如此“铁面无私”,无私到她承受不起。

辛瑶忍住泪珠子,转身就走。

她没有注意到身后苏毅那心痛至极的眼光。

陈茉得意地看着辛瑶离去的背影,她想去拉苏毅的衣袖,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安慰他,下一秒却被狠狠地甩开了手,一个趔趄,差点儿倒在地上。

“继续训练。”苏毅说。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陈茉,眼里一片寒冰。

八、你是我毕生的骄傲

辛瑶回到家,先是大哭一场,之后瘫在床上昏睡,靠外卖苟活。

昏昏沉沉睡了两天,第三天,辛瑶的电话突然响了,她麻木地拿起电话,看也没看就按了接听,结果却听见了苏毅的声音:“辛瑶,开门。我在你家楼下。”

辛瑶想也不想就直接挂断电话,扯起被子蒙住头。

眼泪不争气地滑下来,她根本不想见那个大猪蹄子。

辛瑶恨恨地想着,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是睡了多久,再醒来时,窗外乌云密布,竟是下起了雨。辛瑶猛地想起苏毅,她赶紧打开窗子往下看去,正好看见了那个人影。

“苏毅,你是不是傻?你就一直站在这里,也不知道躲一下吗?”辛瑶大喊着下楼,却被苏毅一把抱在怀里。

“我不想躲了,辛瑶。”苏毅轻声说,“因为我喜欢你。”

辛瑶瞬间石化。她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苏毅。

“我知道你还在生气,可是这件事我必须查清,我不能让你蒙受任何污点,更不能让别人以为我在包庇你。那不是保护你,那是在伤害你。”

苏毅的身上已经有些湿了,那是辛瑶第一次听见苏毅用那样惶恐不安的语气说话。

“陈茉已经退队了,事情就是她私下联系小报记者写的。”苏毅说,“这几天我一直在查这件事,未能分神安慰你。对不起,辛瑶……”

“你比任何东西都重要,我只想让你毫无牵挂地赢得荣譽,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来捍卫。”

辛瑶愣了愣,之后死死地回抱住苏毅。

原来他一直在守护她,如执剑的骑士一般。

雨要停了,云也散了。

“不行,我不原谅你!”辛瑶鼓起腮帮子嗔怒道,“你让我超级、超级难过,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结了!”

苏毅看向她的眼神无奈又宠溺:“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跑圈!”辛瑶大声道,“五百!还嘴就一千!”

苏毅:“……”

赞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