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青梅自带闪现模式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花蚁

简介:她是人和妖混血,拥有空间穿越能力,每天来他家里搞搬运工作,顺手把他的心也搬走了……

1.人造腹肌

天才蒙蒙亮,茉莉在一地的露水中醒过来,习惯性地看向四周,确定自己的位置。这是一处挺雅致的豪宅,依山而建。此时还早,没什么人走动,她爬起来转悠一圈,终于看到一个活人,正是沈庭那个败家富二代的跟班小周。茉莉兴奋起来,悄悄地跟在小周后头。

小周手里捧着什么,穿过花园,进了一栋独立的小房子。茉莉透过打开的门缝偷看,看见里头摆满了健身器材,接着便看到了沈庭,他正从淋浴间里出来。茉莉赶紧捂住眼睛,可是轉念一想,又不是没看过!眼珠子透过手指间的缝隙看过去,沈庭擦干身体,穿好裤子,然后拿了什么贴在身上。

室内光线昏暗,看不清,茉莉往前凑了凑,一不小心撞开了门,跌了进去。

门内两人都是一愣,气氛一时有点儿尴尬。茉莉瞪大眼睛,终于看清沈庭从胸口到肚子上贴的是什么了。

“你……你……”她太过震惊,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很艰难地憋出两个字,接着便是爆笑出声,“啊哈哈哈,原来你的健硕身材,都是这么伪造出来的?”

沈庭的秘密被看穿,还是被茉莉看穿,顿时羞窘难当:“苏茉莉,怎么又是你?保安是怎么看门的?居然让你闯了进来!”

“别这么激动嘛!让我摸摸看,这是什么做的?”茉莉把他的怒话当放屁,兴奋地凑到跟前摸了摸,“啧啧啧,上好的材料啊!难怪这么棱角分明,原来传说中‘八块腹肌沈大少靠的是一层假皮?”茉莉一边狂笑不止,一边摸着他手感极好的腹肌。

沈庭捉住她不规矩的手:“苏茉莉,别以为我这次会轻易放过你!”

茉莉毫不畏惧,视线转到沈庭的脸上,略带沉思道:“如果你要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气势,建议你把脸也晒黑。你现在这副样子,太像小白脸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沈庭拎着茉莉就走,小周在后头喊着:“这是非法监禁,不太好吧?”

沈庭头也没回道:“是她先擅闯私宅。”

茉莉笑眯眯地束手就擒,似乎没把他的话当回事。沈庭把她丢到了仓库里,关起门冷哼道:“你私闯民宅,我该怎么惩治你呢?剥皮抽筋,还是挖眼睛?要不废掉一只手算了……”

茉莉插嘴问道:“能不能给个暖和的铺盖?这地板太硬,我会睡不着。”

她满不在乎的模样让沈庭十分恼火:“你信不信我……”

“信。”茉莉说,“听说你们沈家厨子的蜜汁烤鸭做得不错,能不能给我来一只?”

沈庭气极了:“做梦!除非你跪地求饶,大喊三声‘我错了,否则,这辈子就啃馒头吧!”他气呼呼地转身锁上门走了。

茉莉有恃无恐地摆摆手:“慢走,不送。”

她十岁就和开始沈庭斗法,至今也有十年了,若他真是那种残暴的混蛋,她早死了八百回了。茉莉躺在木板床上,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对付沈庭,满足地进入了梦乡。

直到脸上被拍痛了,茉莉才醒过来,睁开眼睛便看见了苏妈。

“咦,我回来了?”

“什么回来?你睡在大马路上,不怕被非礼啊!”苏妈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茉莉挠挠头,能成功逃出来就好了。茉莉贼笑,沈庭一定想不到自己居然能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就逃出来。

虽然,茉莉有时候也觉得挺麻烦的。

2.鸡肋技能

茉莉的妈妈是个普通的女司机,茉莉的爸爸却是一个恋爱脑的狐狸精,两人一见钟情,一拍即合,生下了茉莉,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直到她十岁那年,某次生病睡着后,从苏爸眼前消失,出现在了家门口的水沟旁边。

当时可吓坏了一家子人,大家都以为她中邪了,还劳烦她爸的师父来检查。结果是她没病,只是因为人妖混血,体内妖力不稳定,产生了独特的能力,空间穿越了。

虽然距离很近。

而且能力不受本人控制,一睡着就会转移,地点也是随机的。

这真是个麻烦的能力,没啥实际用途,想丢还丢不掉。

和沈庭结仇,也是和这个能力有关。

苏家在A市市郊,一座叫沧青山的山边,那里是一个很纯朴的小镇,适合妖怪生活。沈家与他们比邻而居,准确地说,沧青山大部分都属于沈家。苏茉莉家因为父母不事生产,一直过得很清贫。自从听邻居说过沈家奢靡的生活后,茉莉就开始敌视沈家的一切。

茉莉某次睡醒,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沈家的温泉池,也看到了在池中沐浴的美少年。美少年皮肤像羊奶一样白皙,在茉莉的人生所见中,是仅比她爸爸稍逊一点儿的美男了。茉莉对着美少年的身体大流口水,情不自禁地想上去摸一摸。

突然伸过来的贼手吓了沈庭一跳,他腾地站起来。

“啊——”茉莉惊叫一声。妈妈已经告诉过她男女之别,所以她知道男孩和女孩长得不一样,尤其是挂在腿间的那个……

茉莉张大了嘴,半天才扭曲着脸,嫉妒地挤出两个字:“好小!”

“什么!”沈庭怒了,他已是个十五岁的翩翩美少年,和朋友们玩耍时也时常说些荤话,男孩子最爱比较些有的没的,比如“大小”——茉莉的话对他来说是最大的侮辱!

“你是哪家的死丫头?怎么进来的?”

沈庭套上衣服,拎着茉莉出去找人算账。茉莉看着奢华的建筑,仇富之火熊熊燃烧,泄愤一般地嚷嚷着:“好小!就是好小!小还怕人说!”

她想起沈庭腰上挂着的那只肥硕的金蟾,在腿间晃晃悠悠,闪着金灿灿的光芒,仿佛在诱惑她犯罪。

真是让人生气!茉莉暗暗发誓,她早晚要把沈家的钱都变成自己的!

两人就此结下梁子。

茉莉再也不嫌弃自己的技能“鸡肋”了,她每天不辞辛劳地睡睡醒醒十几次,不断地穿越,因为两家靠得近,她有一半的几率能穿越到沈家,然后……努力搬点儿东西回来养家,苏家因此过上了还算滋润的日子。曾经有几次,她穿越到了沈家的金库,只可惜她搬不动太多,遗憾非常。

沈庭则记恨茉莉当时的“侮辱”,一心想报复回来,两人起了不少争执。总体来说,沈庭赢面较小,一来每次抓住人就被她溜了,二来他难下狠心——欺负人家黄毛丫头,赢了也不见得有面子。小时候的沈庭白面瘦弱,为了和茉莉斗,还练了些功夫,结果,人家斗不过就装哭,太可气了!

沈庭想过逼她搬走,眼不见为净,便借口扩建宅邸,买下了小镇上几乎所有的地皮,包括苏家的。结果他还没来得及去茉莉跟前耀武扬威一番,地皮就被拿回去了。茉莉那美得不像人的爸爸,只用几个媚眼,就让沈庭他妈妈主动送上土地,不要一分钱。

沈庭恨啊,一想到茉莉那雙漂亮的眼睛里闪着的狡黠的光,便心头窝火。

沈庭坐在车里,脸色十分难看。茉莉又跑了,从密不透风,连苍蝇都跑不掉的仓库里跑了。沈庭搞不明白,他都撇下工作,亲自在门外盯梢了,她怎么就遛了?

她总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沈庭忍不住就想到了一个月前……

某天,他半夜睡到头脑昏沉,浑身燥热,醒来后发现茉莉就躺在自己旁边,整个人以一种十分粗犷的姿势,攀在他身上呼呼大睡。他以为茉莉对自己芳心大动,主动投怀送抱——茉莉缠着自己斗了这么多年,许就是因为这个。

她似是做了什么梦,还偷偷地亲了他一下。那一吻让沈庭呆住了,好半天回不了神。茉莉又趁机亲了好几下。懵懂少年的心一次被撩动,这么多年,除了忙学业,忙着继承家业,商场拼杀,他大部分的时间都耗在小镇上,就为了和茉莉斗来斗去,从没看过其他女人。现在竟觉得气死人的她也挺可爱……虽然跑到男人床上太过大胆了点儿,但这才是苏茉莉,不是吗?

谁知一夜过去,茉莉又消失了。他去找茉莉问那一夜的事,人家打死不承认,还非说他是做梦!

气死人!看她表情便知她是心虚。从那以后,她似乎变本加厉地跟自己作对……

沈庭也尝试过和别的女人接触,结果,无聊透顶,让他昏昏欲睡。

小镇道路狭窄,人多车多,沈庭的车缓慢地向前行驶,忽然听见街边传来一阵让人不快的聒噪声:“真的真的,我不骗你,是人造的,网上有得卖的。不过他那个应该是定做的,肯定不便宜。”

路边有家早餐店,茉莉点了包子、豆浆却不吃,正在努力地替沈庭做宣传。多少少女迷失在沈大少的八块腹肌下,这次却被茉莉拆穿,所谓的八块腹肌都是假的!

“他以前还在腰上挂一个金蟾,就挂在两腿中间那里……噫,居然还惹得那么多少女芳心大动,真是禽兽啊。”

“我?我当然看过,都留下心理阴影了。我至今还没谈恋爱,就是因为他,实在是创伤太深……”茉莉说得起劲,也不管真假,反正能给沈庭泼脏水就行,“不过说起来,那副腹肌真是好啊,光是摸一摸我就流口水了,要是真的,该有多少女孩子为之倾倒啊。”

“是吗?”

阴森森的声音自背后传来,茉莉吓了一跳,拔腿就准备溜。沈庭扯住她的领口,茉莉扯着嗓子大喊:“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调戏良家妇女啊!”

沈庭捂住她聒噪的嘴,不经意地在她的袖子下摸到了什么,微微愣了一下,接着便迅速地掀开她的袖口,在里头发现一个形状奇特的镯子。茉莉赶紧要藏起来,但是已经晚了,沈庭脸色铁青:“你什么时候偷来的?”

茉莉心虚得眼珠子乱瞟:“偷……怎么能叫偷呢?我就是顺手拿……”那是她在进沈家搞搬运工作时看见的,觉得挺好看的,就顺手拿了。

茉莉想跑路,被沈庭一句话止住:“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就怕你细皮嫩肉的父母受不了牢狱之苦。”

茉莉回头道:“大家邻居一场,何必呢?”

3.剁手

“我错了,真的错了。”

第一次坐这种加长版豪车,茉莉却笑不出来。她坐在距离沈庭最远的角落,喃喃自语,眼神看起来格外凄凉。

如果早知道那个镯子是沈庭和一个英国富商的女儿订婚的信物,她怎么都不会拿的,哪怕再想要,也会忍住。可是她拿了,还戴在手上嘚瑟,被苦主抓包,结果——镯子拿不下来了!

沈家对于她偷东西一事并不怎么在意——沈庭的母亲特别迷恋她爸的优雅气质,只要他笑一笑,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但是婚事在前几天取消了,作为信物的镯子要送回去。茉莉觉得这个“婚事取消”背后隐藏了很大的八卦,准备要嘲笑一下沈庭,却对上他不怀好意的眼神。

在无论怎样都取不下镯子的情况下,沈庭给了她两个选择:“一是把手剁了……”

“我选二。”茉莉想都没想就做了选择。

然后她被带上车,跟着沈庭一起去机场。

这就是第二个选择——让她作为手镯的人形置物架,跟着沈庭一起,亲自把镯子送回去,顺便在路上努力减肥,争取瘦下来,把镯子取下。为了减肥,为了不被剁手,她一天只吃一个馒头……

出门前她已经饿一天了,现在更是头晕眼花,浑身无力。

沈庭正在看从公司带出来的文件,他亲自将镯子送回去只是为了表达诚意,刚好也要去英国处理一下工作的事情。抽空抬头看了一眼,茉莉看起来特别楚楚可怜,他悠悠道:“你真的不吃东西?”

“我……”茉莉说话都没有力气,“我后悔了,我选一。”就让他得意一回吧,茉莉宁愿断手,也不要饿肚子。

而且要和沈庭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十几天,这太危险了!她忍不住就想到那次她穿到沈庭的床上——她半夜睡醒,差点儿没吓得昏过去,当下第一个念头就是要谴责他“强抢民女”,但一想到自己的毛病,更像是自己爬上他的床的,而且还把人家的脸啃得通红。茉莉心怀愧疚,一定是她每天嫉妒他长得好看,日有所思,夜有所感,才会铸成大错。在被发现前她就溜了,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当作没发生这件事,结果沈庭跑来要她负责!

沈庭和茉莉这两个人,就该一辈子斗到底,怎么能有“负责”一说呢?茉莉严词拒绝,却心虚不已,便更加努力地敌视沈庭,仿佛如此才能抹掉内心那丝古怪的情绪。

结果就是玩过火了,两人独处,生命和清白都有危险了。

她一脸悲壮,朝着沈庭伸出手:“你砍吧,砍的时候利落点儿,我怕疼。”

想到以后要变成残疾人了,茉莉忍不住掉下眼泪。不过,如果及时送医,说不定还能抢救一下。她拿出手机,准备先打120。

沈庭瞥了她一眼:“我要你的手干什么?难道当烤肉吃?”

“烤肉?”茉莉听到这两个字,口水差点儿掉下来。车子忽地一个转弯,茉莉失控栽倒。沈庭惊了一下,迅速地把她捞进了怀里,这才避免了她受伤。他低吼道:“你发什么呆?想摔死吗!”

茉莉茫茫然,似是沒有听清。她是真的饿狠了。沈庭从小冰箱里拿出准备好的食物,才刚要递过去,茉莉闻到肉香,迅速将他扑倒。沈庭猝不及防,撞到后头的车窗上,痛得叫了一声。茉莉根本无视他的痛苦,直接趴在他身上大快朵颐。

“你吃慢点儿……”别噎着了。沈庭话没说完,茉莉以为他要抢,朝他手上咬了一口。

“啊……”

司机听见后头又是重击又是惨叫,以为出了什么事,吓得赶紧停车。打开车门一看,沈大少和茉莉正抱在一起……开车路过的人也纷纷好奇地向车里张望,然后发出惊叹:“这才大白天的,就在车里……太刺激了吧!”还有人拿出手机偷偷拍照。

茉莉朝外面瞥了一眼,换个姿势继续吃。沈庭被咬伤的手被她压住,痛得表情扭曲,只好用另一只手在茉莉的后颈处一击,将她打晕过去,这才得以解脱。他将昏迷的茉莉抱回后座躺好,递了个眼神给司机,让他去处理偷拍的人。

手上还留着几个带血的牙印,车上没药,沈庭打电话叫人送过来,准备回车上等待,拉开车门却立即怪叫出声:“人呢?”

车里空无一人。

沈庭陡然一慌——高速公路上车来车往,他根本没见茉莉离开。

沈庭拿出手机按下号码,准备让人调出两边路口的监控。电话还未拨通,却隐约地听见路边的树林里传出声音:“救命!”声音微低,沈庭循着声音走进了林子,走了没多远,果真看见了茉莉。她正挂在树上,颤颤巍巍,好似随时要掉下来。

沈庭松了一口气,态度不悦起来:“想跑?你再跑一个试试?!”

茉莉大哭:“我不敢了。”早知道在外生活这么艰辛,她打死也不要跟着他出门了。这什么破能力,这么讨厌!难道她接下来都不能闭眼吗?

沈庭赶紧叫人来帮忙,忍不住好奇地问:“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上去的?”

茉莉只是哭:“不能……”

4.睡眠不足

沈庭气喘吁吁地把落水的茉莉捞上来,原以为她吃了教训,就不会再想逃跑了,谁知道她还真敢!

自第一次茉莉试图“逃跑”之后,他们没有停留,直奔英国,先处理工作的事,结果才来两天,茉莉已经几次三番成功“出逃”。

但是她每次跑出去后都很倒霉,不是差点儿被车撞死,就是差点儿被流浪汉打包带走。这次是在大冬天掉进了游泳池里,若非他及时赶到,她恐怕就变成一具尸体了。

沈庭气得直咬牙,回到饭店房间,冷哼道:“胆子不小啊!真以为我不敢揍你吗!”

茉莉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翻箱倒柜,找出了一截绳子,递给沈庭:“你把我绑起来吧。”或许这样就能破解这种一睡着就穿越的鸡肋能力。再不济,也有沈庭陪在自己身边,和外面的洪水猛兽比起来,沈庭简直是纯良天使。看见他,她就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安全感。这两天茉莉已经怕了,外面的生活太可怕,她想回家了。

沈庭提防地看着她:“你在打什么主意?”

“没有,就是特别想和你亲近。”茉莉特别虚弱却狗腿地笑着,“我发现,我特别不想离开你,真的。”为了让他捆上绳子,茉莉努力把他夸得天上有,地下无,错过一次就抱憾终身。

沈庭和她苦斗久矣,忍不住就想多了:“你没事吧?”

“我困了,想睡个安稳觉。”茉莉可怜兮兮的,她把脑袋搭在沈庭的胸口,看起来虚弱极了。沈庭顾不上怀疑,她真的很不对劲,脸色奇差。他轻轻地抱了抱她,这才两天,她就瘦了很多,镯子也早就拿下来了。茉莉双手环抱住他,闭着眼睛用绳子将两人捆在一起,沈庭被她这样的动作吓了一跳:“茉莉,你到底……”

捆好了,茉莉虚弱地抬头,冲着沈庭挤出一抹苍白的笑容:“不要离开我身边哦。”

她的笑容让沈庭心中一动,下意识地点头,心中却觉得古怪。

“什么意思?”沈庭问,“你不会是脑袋进水了吧?还是发烧了?”

如果是平时,茉莉一定要跟他呛声:“你才脑子进水,你全家都脑子进水!”但她只是静静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没有反应,仿佛没了生气。

沈庭蓦地心慌了:“茉莉,你……”

忽然腰上受到一股力量拉扯,沈庭猝不及防地腾空,眨眼的工夫,他出现在饭店的屋顶上——难道是传说中的轻功?可武侠小说里的轻功也做不到这种瞬移吧?沈庭呆住,下一瞬便看见用绳子跟他绑在一起的茉莉躺在屋顶上,正顺着斜坡往下滑。

沈庭赶忙冲上前抱住她,然后拿出还能用的手机,拨通饭店的电话,让人来把他们救下去。工作人员好奇地询问他们怎么上去的,沈庭也一头雾水,完全弄不明白,只得随意回几句,打发了他们离开。好容易回到屋内,沈庭叫醒茉莉。她身上还是湿的,这么睡会着凉。

沈庭有一种感觉,这和茉莉有关系。茉莉迷糊地睁开眼睛:“为什么要把我叫醒?让我睡……”

“别睡!”沈庭头都大了,只得出言恫吓,“你再睡,信不信我非礼你!”

“你非礼吧……又不是没睡过……”

她是不是吃定了他是正人君子?沈庭气极了,故意道:“我真的要非礼你了哦!”

茉莉没反应。

沈庭一咬牙,动手解开她的外衫,没醒……再动手解里头的衣衫,他想干脆再做点儿什么的时候,那股力量再次出现。沈庭想控制住,却无可奈何。一眨眼的工夫,他们已经身处某间粉色馨香的房间。如果他没看错,这是一家情趣旅馆,他们住的饭店旁边就有一家。而茉莉还在她的怀里,睡得香甜。

床上的一男一女看着忽然出现的两人,发出刺耳的尖叫。沈庭想起茉莉的嘱咐,下意识想阻止,茉莉已经醒了。她痛苦地睁开眼睛,看着床上的男女,破口大骂:“你们办你们的事,吵什么吵!”睡眠不足的茉莉表情狰狞。

沈庭用手挡着她的脸,冷眼扫了一下床上那对男女,他可不想她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睡吧。”沈庭说,“这次不会再吵醒你了。”他似乎明白了自己忽然移动和茉莉有关……一直以来镇上就有传说,说茉莉的爸爸是妖精,才会美得摄人心魂。

也许传说也有几分是真的?

茉莉疲惫地问:“你保证?”

沈庭温和地答道:“我保证。”她太累了,不论如何,他都要让她睡一觉。

“如果你食言的话……”

沈庭说:“任凭你处置。”没理会屋里的两人,沈庭抱着茉莉打开门走出房间——如果会再次瞬移,肯定不能让其他人看见。

怀里隐约传来茉莉的声音:“那你完蛋了……”

5.撒娇

沈庭真如承诺的那样,没让人再吵醒茉莉,但她醒来之后却不得不面对现实。

“我中了诅咒,所以才会这样。”为了不给爸妈添麻烦,茉莉编了一个卑鄙道士求爱不成,对她下咒的故事,顺便也想表现一下她的行情也是很好的——她和沈庭斗习惯了,在任何方面都要赢过他。在沈庭解除婚约的此刻,自己受欢迎就算胜利!

沈庭对她的故事半信半疑,但总算是知道她真有这个毛病,也明白了为什么她可以如入无人之境般出现在他家,每次还都关不住。

茉莉甜甜地笑道:“沈大少,留着我在身边这么麻烦,不如放我回去吧?”镯子都拿下来了,他还不撒手,真是可恶!听说,男人对女人的撒娇都是没辙的,茉莉的笑容灿烂得有点儿瘆人。

沈庭冷冰冰地拒绝:“不行。”回去还要搭飞机,万一她在飞机上睡着……光是想想,他便出了一身冷汗,必须把她拴在身边才放心,说出来的话却依然是玩世不恭,“少了你跟在身边,我多无聊啊。”

茉莉暗暗咬牙,她很想解开绳子就溜了,但总觉得这样做有些忘恩负义。沈庭懒懒地打着哈欠:“我工作上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接下来就可以去把镯子还了。”沈庭打算尽快把事情解决好,以茉莉这样的状况,确实不适合在外久留。

不过他一夜没睡,有点儿困倦。两人决定短暂停留一夜。为了安全起见,两人轮留睡觉。

沈庭睡着的时候茉莉无聊,在他的胸口上摸来摸去……

沈庭虽然看着瘦,但很结实,摸起来手感不错,还不像假腹肌那样吓人。茉莉啧啧感叹着,耳边却传来一声警告:“你再摸下去,我们就都别睡了。”茉莉脑海里忽地就闪过前一夜穿越到情趣旅馆时看到的景象,一男一女,赤身裸体……脸唰地就红了。

沈庭悄悄地睁眼,看见茉莉脸上可疑的酡红,想到一个问题:“你以前穿越的时候,遇到过昨天那种情况吗?情趣旅馆的……”

“遇到过,有几十次了吧。”她又没办法控制能力,偶尔也会穿到小镇上别的人家,看到人家的夫妻生活……她大多时候会努力地假装自己不存在,赶紧再睡着。

“什么?!”沈庭大惊,她能安全地活到现在,真是老天宠爱了。

茉莉怕他又要来一大堆说教,大声道:“你到底睡不睡?你不睡我睡了!”茉莉以前最喜欢睡觉了,一次饱眠怎么会满足?

沈庭倒是真的困,可是旁边睡着个女孩子,虽然气人了点儿,但到底是活色生香、温软香甜的,让他心痒难耐,他怎么还睡得着?

“我看还是你先……”话音未落,门外传来声响。

有人在撬门!

几乎在他们发现的同时,门被撬开。对方十分专业,丝毫不拖泥带水。

沈庭交代一句让茉莉找机会脱身,自己便迅速地翻身而起,与潜进来的人对打起来。对方来了五人,功夫都不错,沈庭应对得有些吃力。然后,看着被挟持的茉莉,他只得认输,束手就擒了。

沈庭说:“钱在保险柜里,要就自己拿,何必伤人?”茉莉还在他们手里,保命最重要。

“我们不是来弄钱的。”为首的男人用中文说,“李先生想见你。”

沈庭愣了。

李先生?茉莉也呆了一下:“不会是你未来的老丈人吧?”

据说那是个早年来英国的家族,所以才会有“订婚信物”这么古老的传统。为了防止他们逃跑,对方还把他们绑住了,这简直是绑架!

茉莉咬牙切齿道:“你老丈人还真是客气。”

沈庭也很是不解,難道是因为他主动提出解除婚约,所以人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他自己倒还好,就是担心茉莉:“刚才你怎么不跑?”

“他们这么凶神恶煞,我怎么睡得着!”茉莉不怎么在意地说,“我还要去看看你那位无缘的未婚妻呢。她运气真好,不用嫁给你了,哈哈。”

她真是什么时候都不改气死人的本性,沈庭无奈地笑了,笑容里却带着浓浓的宠溺。这个女孩,跟自己斗了这么多年,横冲直撞地撞进了他的心里,赖着不肯走了。

如果可以,他想将心关起来,让她无处可逃。

6.城堡

两小时后,车子进了市郊的一座城堡,茉莉目瞪口呆,仇富的情绪爆棚。

李先生已经在等着他们了,见面也没客气,直接说让沈庭娶李小姐,即日成婚。

李小姐倒是挺漂亮,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沈庭,让茉莉很恼火,下意识地想挡住对方的视线——她第一次产生一种想法,沈庭早晚会属于某个女人,不能再跟她打打闹闹。

这想法让她心里泛酸,想狠狠地搞破坏。

沈庭把茉莉扯回来:“你一个小助理,别挡了我的视线。”为避免李先生对茉莉下手,沈庭对外就说茉莉是他的助理。茉莉暗暗地瞪他一眼,等回去再找他算账。

结婚的事情,沈庭没有答应,但也没有直接拒绝。李先生替他们安排了住处,屋外严防死守,不让他们有离开的机会。

“走吧。”一到天黑,茉莉便把两人绑好,气势汹汹地说着。

沈庭还悠哉悠哉地喝着咖啡,茉莉一看就火了:“你不会是看上刚才那个李小姐了吧?”

两人回房时,李小姐还依依不舍,暗送秋波,沈庭虽表面拒绝了,但谁知道心里怎么想的!

沈庭笑了:“吃醋了?”

茉莉瞪大眼睛:“胡说什么!鬼才吃你的醋!”脸上涨红,却是有些欲盖弥彰,“倒是你,居然是你主动解除婚约的,城堡、千金都不要,怎么想的?”

“嗯,也是一时大意。”沈庭说,“大概两个月前,当时我以为和另一个女孩子……你懂的,总要对人家负责。”

茉莉瞪大眼睛,强烈谴责:“什么?禽兽啊!没娶人家就把人家吃了?看着人模人样的,没想到干的都是缺德事!那个倒霉姑娘是哪家的?”骂骂咧咧地说完,忽地想起一件事,两个月前……她穿越到他床上也是那时候吧?

“茉莉。”

茉莉心中一惊,粗声吼着:“干什么?!”试图掩盖自己的心虚。

沈庭轻轻地揽住茉莉的腰肢,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他将她的脸靠在自己的胸口:“睡吧,我们该走了。”接下来的话,等他们安全了再说。

他们住的房间外看守众多,但其他屋子就没什么人看守了,从这里逃走比走在路上安全多了,且不易暴露茉莉的秘密。

“不要动手动脚……”茉莉嘟囔着,却是带着笑意,进入了梦乡。沈庭脸上也挂着笑容,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不久的以后,他们回到小镇,茉莉还是那么气人,但他脑海里想得更多的,是她娇俏可人的脸。

再睁开眼睛时,沈庭笑不出来了。

他们没离开城堡,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这城堡看着挺大,而茉莉的穿越距离有限。但他们成功地跨越了至少一部分屋子,此刻站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里头有一男一女,是两个小时前还在对沈庭抛媚眼的李小姐,以及一个陌生的男人……画面非常火热。

沈庭也蒙了。李小姐既然已经有了别的男人,甚至还有亲密关系,为何还要和他结婚?

“你……你们……”李小姐揽着被子遮掩自己,哀求道,“求求你,帮帮我们。”

原来李小姐有了男朋友,却是个普通员工,两人已经有了身孕,但李先生为了面子,也为觊觎沈家的资产,逼着李小姐和沈庭结婚,在得知沈庭他们到来后,更是上门抓人,想逼他就范。李小姐的护照被没收,在父亲跟前服服帖帖,却和情人暗中幽会,意图逃婚。

李小姐正说着,茉莉懵懵懂懂醒了过来:“到哪儿了?我们出来了吗?”

沈庭笑:“还没有哦。”

茉莉气呼呼的:“你怎么这么没用?气死我了,我累死累活,你居然这么不顶用,简直……”回头看见李小姐,也惊了,居然还穿越到人家房里了?茉莉有点儿蒙,现在什么情况?

“茉莉,不要随便说一个男人没用,明白吗?”沈庭说,脑中却忽地有了个主意,“既然你这么累,就不用辛苦你了。”

茉莉表示怀疑:“没有我,你能出得去吗?”

沈庭笑容灿烂:“如果我成功逃出去了呢?”

茉莉拍拍胸脯:“那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

三日后,茉莉过了机场安检后,还有些茫然。

沈庭之前忽然应下婚事,茉莉骂了他两天负心汉,今天他却带着他们,光明正大地离开城堡准备婚礼,然后就溜了——李小姐助沈庭离开,沈庭则助李小姐他们拿到护照,还资助他们离开后的生活所需。只要能离开英国,李先生也拿他们没办法。

茉莉战战兢兢地看着沈庭,他笑得贼兮兮的,一定早就有预谋了!

“我警告你,别太过分哦……”

“我跑了一个未婚妻,身心受创。”沈庭说。

茉莉给了他一个白眼,刚才是谁主动送钱的!

沈庭说:“干脆你来替补吧?”

“我都说了,别太过分……”

“你答应的。”沈庭悠悠说道,“原来你说话不算话?”

7.奸商

茉莉一言,驷马难追!为了不让人说自己说话不算话,茉莉咬牙点头。

两人出去一趟回来,就成热恋情侣了……镇上众多八卦党都震惊了,难道两人斗成真爱了?然而就在不久后,在众人殷切的关注下,茉莉当众拒绝了沈庭的求婚。

“我们斗了这么多年,忽然就结婚,多吓人啊……而且没分个输赢,我不服气。”茉莉说。沈庭胸口再度涌起了掐死她的冲动。不过,茉莉有一点说得没错,斗了这么多年,得分个输赢。

没过两天,小镇上有人闲着无事开了个赌局,赌他们会不会在半年内结婚。由于大家都看到茉莉拒绝了沈庭,赌两人不会结婚的人数众多。等茉莉得到消息,想去插一脚,赚一笔的时候,已经有九成的人不看好他们。

“那么多人都不看好我们,你再去下注,也就赢个本,塞牙缝都不够。”沈大少奸商不是白做的,他的话茉莉还是会听一听,“这种时候,你如果能反其道而行之,就能赢到一百倍。”——赌他们会结婚的人少之又少,一赔一百。

茉莉眼红了,她仿佛看见不久以后,自己终于成了富婆。

但是理智还在。

“总觉得这是个陷阱……”而且就是眼前这个男人挖的,埋点儿钱在里面,等着她跳!卑鄙!

沈庭晓之以理:“但是一赔一百赢来的钱是真的。”

茉莉一狠心:“我赶紧去下注,借我点儿钱。”

沈庭满意地点头,茉莉继续道:“等我拿了钱,我们再离婚!”

沈庭差点儿栽倒……结了婚,还想离?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茉莉领了钱赶紧去下注,不过因为是当事人,還得偷偷地请人帮着自己下注。沈庭乐于在一边帮忙安排,下完注,就开始思索着婚礼事宜,唇边的笑容无限地扩散,。娶妻并不是难事,不是吗?

婚事在赌局截至的最后一天举行。

两人的新婚之夜就在沧青山的别墅中度过,火热缠绵后,两人累极了睡去。

沈庭在花圃的露水中醒过来,冻得直打喷嚏:“阿嚏!”他抱紧了自己,然后发现,自己没穿衣服。废话!洞房之夜,谁会穿衣服啊?身心舒畅之后就直接睡着了……但腰上的那根绳子还在,让他时刻不跟茉莉分开。

这声喷嚏引来了园丁。“咦,是庭少爷吗?”

沈大少跟茉莉从相杀转为相爱之后,就染上了“梦游”恶习,让家里工作人员的工作难度陡增。园丁的声音由远及近,沈庭咆哮着吼出来:“不许过来!”

茉莉的身体只许他看!

沈庭吼完赶紧扫视一圈,然后他看到了茉莉躺在他旁边的草丛里,穿得整整齐齐。

沈庭很确定,昨晚两人热情火热的过程中,她是绝对没机会穿衣服的!但她此刻不仅穿了,而且裹得很严实。

“苏茉莉!”沈庭咆哮道。她睡着前记得穿衣服,却不晓得提醒他一下?幸好是在家里,这万一穿越到马路上,会上社会新闻吧?即使结了婚,茉莉气死人的本性依旧不变。

苏茉莉嘟囔了一声,翻了一个身,迷糊地睁开眼睛,甜甜地笑道:“老公,你的身材真好。”

沈庭脸红了。那什么,他媳妇还是挺可爱的。动不动穿越这个毛病吧,也是小毛病,大不了重新设计一下别墅,把房子建到山上去,顺便把工作人员都遣走……沈庭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的,开始回忆着,她的穿越最大距离是多少来着?

苏茉莉伸手轻轻地抚上沈庭的胸膛,沈庭脑袋充血,迅速地抱起苏茉莉往房里冲。别墅重建什么的,晚些时候再说吧,现在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赞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