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你是魔鬼吗?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安九凌

身为国际一线模特,俞馨又因好吃发福被嘲了。为了事业,经纪人乔姐立即给她报了一家健身房,让她尽快减肥。可当俞馨踏进健身房,见到自己的那位私人教练时,蒙了。哎?这位教练很眼熟,那不是她的大学同学叶铭吗?几年不见,她怎么感觉他越发有魅力了!

第1章 我没有偷吃!

俞馨怎么也没有想到,大半夜溜出来吃烧烤,会被自家健身教练给撞上。

二十分钟前。

俞馨抹了一把嘴角的哈喇子,死盯着前方的烧烤店,用力掰开助理小画紧拽着她的手,脚底抹油,飞奔进店。

烤串上桌,烤肉入口,赛似升仙。可吃着吃着,俞馨总感觉左侧玻璃墙外面有两道灼热的视线在盯着她。

她下意识地转过头,目光所及之处站着一个脸色阴沉的男人。那一瞬,她被吓得惊叫一声,烤肉上的孜然粉呛得她面红耳赤,以至于她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去。

男人穿着白色衬衣,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长外套,衬得人修长挺拔。室内的灯光投射在他的半张脸上,神色阴沉可怖。紧抿的唇线、如锋利的刀子般的眼神彰显着男人的怒气。

叶铭怎么在这儿?

“俞馨,你在干什么?!”隔着玻璃墙,男人的嗓音充满愠怒。

偷吃被教练抓个正着,这跟考试作弊被老师抓着有什么区别!

她该怎么办?继续吃还是逃?

继续吃的话,她不敢保证自己下一秒还能否活着。逃的话,算了……她还是逃吧!

俞馨脑子一热,迅速丢下烤串,二话不说,夺门而逃。

叶铭太了解她了,在她产生逃跑念头之前,就迈开大步往店门口走去,瞬时把她堵在门口。

溜得太急,来不及看路的俞馨一头撞上叶铭的胸膛。

长年健身的胸膛果然不一般,有肉,有弹性……撞得太狠,俞馨被弹得后退两步,头一阵眩晕,赶紧扶住店门才站稳。

叶铭的脸黑如锅底,良久才质问她:“俞馨,你是怎么跟我做保证,怎么跟我发誓的?!”

她想起自己对他发出的誓言——

“我,俞馨,定会听从教练叶铭的安排,不偷吃重油、重盐、重糖之物,每天吃绿色健康食物!”

“我,俞馨,定要在一个月内成功减肥十斤!”

……

显然,曾经的誓言,已经被那串烤串彻底瓦解。

她现在逃又逃不掉,干脆赌气道:“吃一次又能怎么样?又吃不死人……哎哟,你别抓我,我疼!”

叶铭想拽她回健身房,奈何这小妮子犟得跟头牛似的,抱住路边电线杆不撒手。

“不要!我不要去!”俞馨不敢看对方,声音倒是虚张声势得很,“今天你训了我一天,搞得我腰酸背痛,双腿发软,直不起腰!我才不要再受你折磨了!”

此时一对情侣路过,听闻此话,视线纷纷转投到叶铭身上,随后咯咯地笑出声。

叶铭顿住了。

俞馨觉得莫名其妙。转念一想,这对“路人甲”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叶铭不再拉扯她,俞馨偷偷侧眼看向他,发现他面色臊红,在清冷的路灯光下,异常显眼。

他别扭地扭过头去,握拳放嘴边咳嗽一声,声音微厉:“你在说什么胡话!”

俞馨傻傻地笑一声,说:“叶先生对这方面没经验?”

叶铭给出一个眼神警告。俞馨怵了,乖乖闭嘴。

“你跟我回去训练。”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腕,这一次力道倒是温柔了许多。

“叶铭,我就吃这一次,你没必要对我这么……”“严格”二字还未说出口,她忽然感觉身体被人一拽,眼前一黑,整个人稳稳当当地投进某人的怀里。

俞馨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旁边有人指着她说:“哎,她是不是那个……那个最近很火的女模特俞馨?”

她心口一紧,为了避免被发现,迅速地把脸紧贴在叶铭的胸膛处,抬起双手紧紧地捂住两边的侧脸。

女孩儿紧张地小声说:“怎么办!怎么办!”

男人的衬衣很薄,女孩儿的呼吸穿透薄薄的衣料,叶铭感觉整个胸膛处都是热的。

叶铭面色平静,伸手收紧外套,把某人的脸遮盖住,再回头怒瞪那几人一眼,冷声道:“我跟我女朋友闹别扭,心情不好,请离开。”

那几人悻悻离开后,俞馨才敢抬起头,这一抬头,视线落进叶铭的黝黑的瞳孔里。

空气里似有粉红色的泡泡飘起,俞馨脑一抽,说:“叶……叶铭,你的心跳……好像变快了。”

瞬时,叶铭迅速地推开她,拉开安全距离。

俞馨起了逗他的心思,故意凑近他,歪头笑问:“你干吗说我是你的女朋友?你是故意的吧?”

她向来能说会道,叶铭自知辩不过她。

叶铭一脸窘态,又不知该怎么回怼过去,只好再次抓起她的手,执意拖她回健身房消耗掉吃下的热量。

“你干吗呀?你怎么不回答我?”一路上,俞馨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

叶铭被问烦了,呛道:“难道你想让我说,你是我妈?”

叶铭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得了,直男沒救了。

第2章 为什么退伍

昨晚,不管俞馨怎么撩他,怎么抗拒,叶铭依旧冷着一张脸不为所动,硬是逼着她训练了一晚上。她本就累得直打战的双腿差点儿废了,来接她回去的司机不明真相,以为叶铭欺负她。

要说起她是怎么跟叶铭重逢的,还不是因自己好吃呀!

五天前。

身为当红一线模特,俞馨的好吃属性已经成为她事业的第一大绊脚石。

刚走完一场国际服装秀,这段时间正好休息,她就稍微贪吃了一些,那天一称体重,竟然比以前胖了十斤!身高175cm,体重112斤,身为模特,这数据已然堪称胖子。

俞馨的体重一过百,脸就开始肿,出门溜达一圈,被拍了。转眼,网上全是她发福的照片,一瞬间,黑粉蜂拥而上,嘲得她哭爹喊娘。

乔姐连夜轰炸她的手机,警告她少吃一点儿,并迅速为她寻找健身教练,要求她尽快减肥。

望着健身房VIP卡上“叶铭”这个名字,俞馨一时思绪万千。

她曾经有位大学同学,也是叫这个名字。

她想着,应该是重名。可当她踏入健身房,亲眼见到乔姐口中那位业务能力超群、身材超好、人狠话不多的教练后,她转身就想跑。

不是重名,那人就是她的大学同学——叶铭。

叶铭几步跨到她跟前,拦住她,问道:“你要干什么去?”

俞馨抬头。啧,几年不见,她发现这男人越来越有男人味儿了。

“我突然感觉头疼,想……”她弯着腰,声音弱弱的。

“既然是头疼……”男人的呼吸沉重了几分,向她靠近,“你抱着肚子干什么?”

……俞馨赶紧扶额。

叶铭轻轻地扯了一下嘴角,伸出手说道:“你好,我是叶铭,你的私人健身教练。受乔姐所托,我的任务就是让你在一个月内减肥十斤。你能让我做到吗?”

看看这话说得,仿佛她不能坚持似的。既然对方都这么大方了,她怎么能怂?!

俞馨挺直腰杆,与之握手,笑道:“我是俞馨,幸会,这一个月里麻烦你了。”

“同学一场,客气。”

原来他记得她哦!

俞馨心里暗爽,笑道:“你我有四年没见了吧?难得你还记得我。”

“每天都见到你,想不记得很难。”

她以为他在私下默默关注着她,心里一阵欢喜,结果他嘴角隐隐带着笑,回道:“新闻里全是你的绯闻和黑料,没见过你,实在是难。”

她甩开他的手,嘁了一声:“想不到叶先生还挺关注娱乐八卦的。”

他敛去笑意,不再说话,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却带了点儿不易察觉的欣喜。

这份欣喜,从俞馨踏入健身房开始,已然就蕴含在他的眼中了。

两人寒暄几句后,叶铭开始对她进行专业性的训练。

训练前,他要她当着他的面发誓:绝不偷吃,绝对坚持,绝对服从!

俞馨像个对着国旗与领导,挺直腰杆,大声宣誓的刚入伍的新兵那样,许下了自己的誓言。

此时,叶铭正专心给她压腿。她视线一抬,看到对方低垂着头,高挺的鼻梁正好挡住那张薄唇。

俞馨忽然想起了什么,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唇,顿觉耳根子发热。

她吻过叶铭。

大学里,她与叶铭是同班同学。

大一那年情人节,班上特地组织单身的同学聚会。那会儿俞馨特别关注叶铭这个人,两人座位邻近。在做游戏时,她太紧张,把唇上紧贴的白纸弄掉了都不知道,硬生生地吻上了叶铭的唇。

气氛一时静寂,几秒后响起了尖哨声和同学们起哄的笑声。叶铭一脸窘迫,退开几米,怒瞪了班长一眼。当时他本不想参加这个游戏,最终还是被班长的巧舌说服,没想到被坑了。

大二那年他去当兵,她则因一场模特选秀,从此踏进模特圈。

俞馨回过神来,低声一笑,吐槽道:“当兵多年,你都有职业病了……”下一秒,腿被某人用力一压,发出惨叫,“啊——疼疼疼,你别这么死命压!”

他瞪她一眼:“以后不要在心里吐槽我,想说就当着我的面大声说。”

俞馨无语。

“刚才在笑什么?”他若无其事地问。

俞馨笑眯眯地凑过去,盯着他的眼睛,嗤笑道:“你还记得吗?我们大一时,情人节那晚做游戏,我吻了你。”

此话一出口,某人的手劲儿突然加重,她又惨叫一声,疼得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某人表面看似波澜不惊,视线却一直不敢与她对视。

他站起身,把她拉起来,说:“你去跑步机上跑个二十分钟。”

她一惊:“凭什么!!”

“惩罚。”

“我又做错了什么?”

“当年那个吻的惩罚。”

“凭什么!当年你也吻了我好吧!我们就当扯平了。”

叶铭转身,嘴角已渐渐弯起了弧度。扯平?不可能扯平的。

俞馨追上去,拉住他的手,急急地问:“叶铭,你为什么来做健身教练?”

这是她自第一次踏进这里就疑惑的问题。他大二那年去当兵,再后来,她打听到他当了消防员。她知道他热爱消防员这份职业,可为什么突然不做了,转而来做健身教练了?

他的脊背突然一僵,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两人僵持了一会儿,他才慢慢地转过身,视线落在她脸上,声音淡淡的:“退伍了。”

她下意识就问:“为什么?”

这次,他没再回答,低垂着眉眼,掩盖住眼中闪过的失落和黯淡。

见状,她不敢再追问下去。

第3章 太暧昧了!

一早,俞馨满头大汗地从噩梦中惊醒

噩梦中,她在烧烤店被叶铭这家伙逮住,被他死命抠出嘴中食物,面目狰狞,最后还被其暗杀。

太可怕了!可见这几天他对她的折磨,给她的心灵造成多大的伤害!

如今才過去五天,距离一个月时间……她感觉到了绝望。

昨晚之事,俞馨很愧疚,但又不敢去找他道歉。

小画给她送来减肥早餐,是一小杯低脂牛奶、一小根黄瓜和几个小西红柿。

食之无味的早餐,简直比做噩梦还让她感到难受。

吃完早餐,俞馨在微信上跟叶铭说,今日有个广告封面要拍,暂时不能去上课。叶铭只回复一个“嗯”字。

有点儿冷淡,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她把他给气成这样的。

广告封面拍得很顺利,收工早,乔姐催她晚上一定要去叶铭那儿上课,否则她以后的餐食会更加难吃。

减肥太难了,她好想放弃。

记得前天,她练得累瘫在地上,望着天花板,眼中含泪哀号道:“叶教练,我能不能挨饿减肥,我实在是承受不来……”

说出此话的结果就是,叶铭啰唆地列举了诸多节食减肥导致人体机能紊乱的案例,听得她一愣一愣的,最后老老实实地被他提着上了跑步机。

她第一次发现,在她印象中有点儿冷酷又少言的叶先生竟然这么啰唆。

刚坐上车,俞馨突然感觉下腹有点儿坠痛,一股湿意传来。她心中一惊,迅速让司机掉车头回了住处。

此刻俞馨坐在马桶上,脸色惨白,颤抖着手指给叶铭发消息:“我来‘大姨妈了,暂时不方便过去。”

经过昨晚之事,叶铭察觉这小妮子精得很,这次说来“大姨妈”说不定就是她偷懒的借口。

他很快回复:“俞馨,别想骗我。”

俞馨:“我真的没有骗你[大哭]!”

又补充道:“不好意思啊,叶教练,这几天我可能不方便过去上课了。”

他问:“需要几天?”

她人生中第一次感谢“大姨妈”,它的到来可以让她休息几天了!

俞馨有些为难,回道:“叶铭,我可能需要……十天。”

叶铭:“……”

又补了一句:“别人都是四五天,最多也就六天。你倒好,直接翻倍?”

她不满地撇了撇嘴,问:“你看似很有经验?”

他道:“我的客户大多是女性,需要十天的,你是头一个。”

酸了,嫉妒了!原来他带过这么多女生!

小腹又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俞馨紧皱眉头忍住,身体却开始发虚汗,再也没余力回他的消息了。

许是见她一直不回,叶铭给她打来了电话。

她正拉起裤子,电话一接通就说:“你先等一下,我拉一下裤子。”

俞馨还没有意识到两人的对话有点儿暧昧,那头的叶铭早已面色臊红。

他咳嗽几声,问:“你还好吗?需不需要我带你去医院?”

因长年控制饮食,她经常痛经。这会儿刚把裤子拉上来,出了卫生间,突感一阵眩晕,直接晕了过去。

  • 因烧伤退伍

医院病房。

俞馨醒来,目光所及之处,医生正在跟叶铭交代着什么。

叶铭是真的高,估计有188cm高,宽肩窄腰,因长年健身的缘故,臂膀宽厚有力,看着很有安全感。

其实,几年过去了,他真的一点儿都没有变过。他还是那个正义热血的少年。

他们学的是航空专业,大一的第一堂课,老师看着一班新生,问大家学航空这门专业前,有没有想好以后的职业生涯。

同学们纷纷有条不紊地说出自己的职业计划。唯独叶铭和俞馨例外。

俞馨说她更想学走秀,成为一名模特。此话一出,她差点儿被老师训了一顿,好在她立即补充说会好好学习这个专业,老师才放过她。

她这边才坐下,那边又站起一个人。

那会儿叶铭看起来十分沉默,不爱说话,一副冷淡、正义的模样。也是那次,俞馨第一次注意到他。

他挺直腰桿站着。

灼热的日光透过窗玻璃投在他身上,光晕落在他的发顶,她感觉他整个人都在发光。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我想当一名消防员,一个在火场里逆行的英雄!”

那一刻她觉得,那个少年很耀眼,耀眼得让她的心随之颤动。

“你笑什么?”叶铭一回头,就瞧见女孩儿正痴痴地望着他笑。

俞馨回过神来,脸上仍带着笑意:“我想到大学时,老师问我们的职业计划。”

记忆一下子涌来,他拉来椅子坐下,轻声说:“我记得你想学走秀,想当一名模特。”如今,你做到了。

她十分诧异,笑道:“想不到你还关注过我。”

叶铭瞪了她一眼,这次没有斥责她不正经,而是端起一旁的把水和药,说:“医生刚给你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大事情。先把这药吃了,待会儿就可以出院了。”

乖乖吃完药,俞馨直勾勾地盯着正在收拾垃圾的叶铭。

叶铭没有回头,声音似在警告,却多了一丝宠溺:“再这么看着我,哑铃伺候。”

“你怎么舍得!”

叶铭不说话了。

“谢谢你哦,叶先生!”俞馨俏皮地笑着,笑声宛如能拨动人心弦的春风。

不知道为什么,再次与俞馨相遇,她好像很喜欢称呼他为“叶先生”。

他有些别扭,转身把垃圾扔进桶内,扯开嘴角,微微地笑了。

出院后,叶铭开车送她回家。后来她才知,叶铭察觉她不对劲儿,立即给乔姐打电话要来她的地址,与乔姐一同把她送进医院。乔姐有急事离开,就拜托他照顾她。

回到她的住处,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俞馨躺在床上,吃过药后身体舒服了许多。倒是叶铭,一踏进她的房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整间卧室的地上,到处都是堆在一起的衣物、护肤品和化妆小盒子。

“那个……”她很尴尬,想让他先去客厅坐一坐,“今早出门工作太急,忘记收了……”

他抬头看她,一副“我会信才怪”的表情。

她委屈地撇撇嘴,让他先离开卧室,等她身体好些再收拾。

他却二话不说,弯腰帮她收拾起来。这收拾东西非常自然的架势,让她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对其他女生也这么做过。

她若无其事地笑道:“感觉你收拾起屋子来挺熟练,是不是经常帮女朋友收拾?”

他愣了一秒,抬头看她,发现她笑得一脸单纯。

他轻笑出声,低头继续收拾,说:“没谈过。”许是意识到什么,又补了一句,“现在也没有女朋友。”

哦嚯!他这不问自招是几个意思哦?俞馨心里一阵偷乐,又故意问:“你今年26岁,还没谈过?没谈过怎么收拾得这么熟练?”

他一边收拾一边回答:“当兵时,我是班长,总要检查那群小兔崽子的内务,发现做不好的,得教。”

俞馨一时无言以对——自己竟然吃错醋了。

“所以,我能不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俞馨神色认真道。

虽然知道这样追着问不太好,但她实在太好奇,也很想知道,曾经对消防事业这般尊崇、热爱的人,怎么会突然退伍了呢?

他的额鬓已渗出一层汗珠,听到她的话,淡淡地“嗯”了一声。

“为什么退伍?”她问。

这话一问出口,她便看到他的后背隐隐颤一下。旋即,他站直身体,看向她的目光炽热起来。

良久,他才回她:“在进行一场火灾救援时,我被困在火场里,后背被烧到,被救出时,已经昏过去了。因为烧伤面积较大,在医院里抢救很久才抢救过来。虽死里逃生,但也因受伤,只能退伍。”

他的语气很平淡,像在说别人的故事。她知道烧伤有多痛,被迫放弃自己热爱的事业,放弃保护人民利益的使命,对于他来说,有多难过。

难怪,他不想提起这些。

“对不起。”她从床上起来,站到他的面前,视线落在他的后背上。

他倒是坦然,道:“没关系。我是个军人,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是我的使命!就算退伍了,这种使命感也一直存在!”

她倏地紧紧抱住他。

女孩儿的体温隔着衣衫传过来,紧紧的拥抱让他心头一颤。他僵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任由她抱着。

寂静的房间里,两人的呼吸交缠,体温愈加滚烫,如同她喜欢的男孩儿那颗灼热的心。

良久,她才松开他,视线落在他的后背上,红着眼眶问:“我能……看看你后背的伤吗?”

他眼中闪过惊诧,许是没想到她会想要看他的伤。

伤疤狰狞可怕,他下意识想拒绝,被她察觉到他的意图,伸手扯他的衣角,神情委屈地轻声请求,道:“叶铭,我没有恶意……”

他深深地看着她,黝黑的瞳孔里似有波光在流转。良久,他才慢慢转身,把短衫撩上去,露出后背那一大片烧伤疤痕。疤痕拧在一起,呈粉红色,十分狰狞。

男人感知到她指尖的触摸,如触电般后退了几步,迅速把短衫放下,神情慌乱。

第5章 肉好好吃!

她怎么会控制不住地抱了他呢?

叶铭能懂她那个拥抱的意思吗?

俞馨每想起昨晚的事情,都觉得两人的行为过于暧昧,面色顿时燥红。

叶铭帮她收拾好衣物后,已经很晚了,他担心她会突然不舒服,便没有回家,而是在她家的客房睡了一晚。

小画一早给她送来早餐,进门看到叶铭,瞬间呆若木鸡。俞馨赶忙接过她手中的早餐,三言两语解释一番后,便把小画赶出门。

早餐摆在餐桌上,俞馨啃着黄瓜。叶铭在餐桌边坐下来,看着她的早餐,皱眉问:“你每天就吃这个?”

她点头说:“为了尽快达到减肥效果,只能吃这些……哎,你干吗?”

他抢过她的黄瓜,语气不悦道:“别吃了!”

“为什么?”

“你會死。”

俞馨不解地看着他。

他道:“你每天消耗那么大的热量,却只吃这些,你觉得你的身体是铁打的吗?”

“可我一个月后还有一场秀要走,必须在一个月内达到最佳体重……”她争辩道,接收到他那警告的眼神后,自动闭麦了。

他非常生气,就算是女模特,也不能每天摄入这么低的热量。

叶铭转身打开她的冰箱,发现里面空空如也,感觉头更疼了。

他一声不吭就要出门,俞馨问他干什么去,他只说去菜市场买一些食材,亲自给她做一份健康营养餐。

叶铭回来时手中提了一大袋蔬菜,半小时后,她的面前就摆上了一份色彩斑斓的营养餐。

里面有水煮西兰花、胡萝卜、鸡胸肉和虾仁,看起来虽多,但都是低脂、低卡的食物。

俞馨切了一块鸡胸肉放进嘴里,眼中一下就含了泪。他以为她是感动了,结果下一秒她感叹出声:“肉……呜呜呜,好好吃!!”

连鸡胸肉这么难吃的食物她都觉得好吃,可见她已经多久没吃过肉了。

他满眼心疼,坐下问:“谁让你吃那些早餐的?”

“乔姐。”

“以后别吃那些,想要吃营养餐,我可以给你做。”

她呆住,看向他,轻笑一声,娇嗔道:“你会把我养胖的……”

他神色认真,说:“你可以少吃,但必须要吃得有营养。否则,我不敢保证一月后你会不会躺进医院。”

怎么办?她感觉叶先生太暖了!四年过去,他还是能随意撩拨到她的心弦。

她一边吃一边问:“你怎么会做那些?”

他低头吃着自己的早餐,早餐已有些冷了,他却感觉心情愉悦。

他说:“我退伍一年,闲来无事就学习相关的健身知识,学做营养餐,后来就开了健身房,当了教练。”

俞馨“哦”了一声,眉眼弯弯道:“谢谢你哦,叶先生。”

男人的眉眼随着女孩儿的笑容变得柔和起来,心里也柔软下来,眼底满是柔情。

当年那个吻,他是无措和不安的。他担心她误解,又害怕她无所谓。俞馨这女孩儿很主动,每次上课都故意坐在他的旁边,时不时与他说话。

他太被动了,面对如此耀眼的女孩儿,他从不敢主动踏近一步。她趴在桌子上,歪着头目光炯炯地盯着他,罔顾老师讲课的声音,轻声对他说:“叶铭,我喜欢你,我们可以在一起吗?”当时,他震惊得整个脑袋都在嗡嗡响。

下课后,他逃了。

他没有答应她,也没有拒绝她。

后来他去当兵,更不可能接受她,耽误她。两人在之后的四年里再没有遇到过,甚至连联系都没有。他只在电视、杂志和网络上见过她,知道她成了当红模特,依旧明艳照人。

他私下密切地关注她签约的经纪公司,前段时间,乔姐发起招聘,想给俞馨聘请私人健身教练。他毅然联系乔姐,道:我与俞馨是大学同班同学,很熟。

果然,乔姐选了他。

第6章 告白

叶铭果然说到做到,每天都给她做营养餐。有时候他会在自己家做好,给她带过来。自从吃了叶铭做的营养餐后,她发现日子真的没有那么难过了。

这天,俞馨上了微博大号,转发一条消防员辛苦灭火的报道,并呼吁大家加强消防安全意识。

她这一反常,黑粉就群而攻之,骂她在立“好公民”“爱国爱民”的人设,拿军人做秀,其心可诛。

她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看到了叶铭的伤,心疼;更因为,她知道当消防员是一份既辛苦又危险的职业,值得所有人尊敬。

这一次,她的手机又被乔姐轰炸。

她没有做任何解释,只说自己以后会更关注消防员这一群体。

时间过得很快,一月过后,俞馨的锻炼有了效果,她成功减肥十斤并塑形。

为了感谢叶铭的帮助,她约他去一家餐厅共进晚餐。

她选的地方是餐厅的天台,面向璀璨的星空,叶铭却担心她又要胡吃海喝。

他正想劝说她,只见她给两人各倒了一杯红酒,把其中一杯递给他。

他轻笑一声,接过来与之碰杯。烛光映在她的脸上,喝了点儿酒后,她的整张脸显得更娇嫩可人了。

他一起身,她就随之站起,走他的跟前,凝望着他的眼睛,眼中满是深情。

他隐隐感觉到什么,但不说话,只是单手握住她的胳膊,稳住她的身体。

女孩儿眉头皱起,似焦急,似惶恐,又似无措,声音终于从嘴里缓缓溢出来:“叶铭,你有喜欢的人吗?”

他低眉看她,女孩儿面容精致,唇瓣粉嫩,让人心猿意马。

他手下的力道微微加大,一字一顿地道:“有。”

她怔住,忽然不敢再问下去,便转了话锋,说:“她现在跟你在一起吗?”

他的眉眼温柔如水,笑道:“没有。”

她急了,扯住他的手,说:“那……那叶铭,你不要喜欢她了,喜欢我好不好?我们在一起吧!”

终于,她把最重要的一句话说出来了。

他喜欢的人就是她啊!怎么能不喜欢她?

他望进她的眼中,忍住想低头吻她的冲动,轻轻地摇头,说:“我不可以不喜欢她。”叶铭正要补一句“因为我喜欢的人是你”,还没等他开口,俞馨转身就跑了。

叶铭僵在原地。

第7章 我们在一起吧

太丢人了!

这段时间俞馨都不敢去找叶铭,更不敢见他。奇怪的是,他竟然也没有来找她

这让她更加笃定,叶铭没有说谎,他真的有喜欢的人,只是那个人并不是她。

她向他告白两次,大学一次,这一次,都栽了,想想就觉得丢人了。

失恋带来的低沉情绪被工作挤走,俞馨最近很忙。她已经成功减肥,乔姐也没有再为她那张健身房的VIP卡续费。

七天后,网络上大面积地报道某地森林大火,看到消防员赶往滅火几天几夜的新闻后,俞馨心头一颤,察觉到不对劲儿。

新闻报道里的那支消防队伍归属的部队,恰巧是叶铭曾经服役过的部队。

得知有几位消防员牺牲,俞馨心慌了,立马给叶铭打电话,可一直打不通。她心神不宁一整天,最后向公司请假,前去叶铭的健身房找他。健身房没有营业,只一个保安在那儿守着。

她从保安那儿得知,因这次的森林火灾受灾面积非常大,情势严峻,S市整个消防部队都被派遣过去,人手仍不够,很多退伍的消防员都跟着上了火场,叶铭也去了。

俞馨吓得整个人都要软下去了。

又焦急地等了一天一夜,俞馨终于在消防部队的操场上,再次见到叶铭。

那时已晚上七点,夜幕降临。橘黄色的大灯投射在偌大的操场上,显得整个操场很寂寥。

叶铭在跑道上一圈一圈地跑着,汗水打湿了他的整个后背。他的脸色苍白,可他似感觉不到累,疯狂地跑着。

新闻里说这次森林火灾的抢险中,有三名消防员战士牺牲了。而这三名战士,都是叶铭曾经的战友。

俞馨数不清他跑了多少圈,只知道他跑到双腿发颤,再也跑不了,直接扑倒在地上后才停下来。

洒在他身上的灯光是暖的,他心中却是排山倒海的悲痛和懊悔。

她慢慢蹲下,倾身上前,紧紧地抱住他,非常用力。只有这样,她才能让他感受到,她和他在一起。

她在他耳边轻声道:“叶铭,不要难过。他们是光荣的,我们都以他们为傲。”

那一夜,他一个七尺男儿,就这样将头埋在她的胸口,在她怀中哭成了孩子。

叶铭的情绪低落,俞馨一直陪伴在他的身侧。在这期间,她偷偷以叶铭的名义向消防公益事业捐了一千万元。

两个月后是元旦节。

新的一年,所有人都该重拾信念,好好地生活。

叶铭约俞馨出门,想与她一起看跨年夜的烟花。

烟花在夜空绽放,十分璀璨,前方商业大厦广告屏上正在进行新年的倒计时。当计时上显示“新年快乐”四个大字时,烟火更鼎盛了,在周围一片的欢呼声中,叶铭伸手搂住她的腰肢,把她拥入怀中。

她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耳边响起男人低沉的嗓音:“俞馨,大学里我没想过拒绝你,只是当时的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想耽误你。前段时间,你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我回说有。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有讲完。”

他稍稍退开,拉开两人的距离,视线交汇,两人的身影都映在对方的眼中。

“什么话?”她问。

“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从来不是别人。”

她睁大了双眼,感觉到唇上有软软的暖意袭来。

他郑重地说道:“俞馨,谢谢你在这段时间里陪伴我,也谢谢你还没有喜欢上别人。”

“啪”的一声,半空中绽开一朵巨大的烟花,男人温柔的声音落入她的耳中:“俞馨,我喜欢你!这次,我们就在一起吧。”

女孩儿红了眼眶,忙不迭地点头:“好。”

赞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