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档1988(连载二)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作者简介:爱看天,知名作者,写文以来,以轻松细腻的风格,妙趣横生的情节吸引了无数读者。擅长养成系甜文。著有《暖阳》《挚友》《竹马成双》等。

前期回顾:米阳去给同乡旧友白洛川送份子钱,因为感冒发烧,被白洛川扶去房间休息,不久便陷入了摇晃的梦境……可当米阳一觉醒来,竟发现自己一梦回到了婴儿时代?!

他吃两口仰仰头,呀呀地叫着,迫切地想让爹妈抱自己起来,但是年轻的父母并没有发觉,还以为儿子吃得津津有味,在那开心得摇头晃脑呢!

米泽海得意道:“瞧,他自己会吃,吃得多好!”

程青看着米阳没有被呛到的迹象,也放下心来,点头道:“是挺好。”

米阳这是不会说话,他要是能开口说话,一定大喊出声了:你们俩倒是管管啊!真不怕我呛着吗,这都实行计划生育了,少了我,你们二十年内是还能再有别的小孩吗?尤其是米泽海同志,你怎么敢对独生子女这么大胆地放养呢!

米阳努力撑着脖子上的小脑袋,低头就被地心引力压下去糊上一脸的西红柿汁,简直要委屈得哭出来。

爹妈是指望不上了,他能怎么办?!

米阳只能小心再小心,努力靠自己撑下去。

啃了小半个西红柿,他就啃不动了,好在程青也知道一次不能让孩子吃太多,很快就收了起来,给他擦干净手和脸,又喂了点清水,开始哄他睡觉。

米阳这天太累了,不等程青唱完安眠曲,就睡了过去。

他在梦里又看到自己那天感冒了,他骑自行车去给白洛川送份子钱,翻箱倒柜找到了一个红包塞好了钱,想拿给白洛川的时候,却被白少爷一阵冷嘲热讽。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的缘故,米阳跟自己抽身出来看似的,并没有当初那份憋屈和恼怒了,瞧着白洛川那位据说和他订婚了的新娘,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甚至远远比不上他对自己的那两句羞辱来得情绪波动大。

白洛川在台上挺不客气,半点没有给好脸色的意思,那个女人一声不敢吭,有人凑过来,她反而要自己先做出一副笑脸迎人的样子,努力维持着所谓的体面。

米阳也在瞧着,他一早就知道白洛川看不上任何人,這人永远都只以自己为中心,只跟随自己的心做事,任性妄为惯了。不过,他也有那个资本,他本人就是聚拢人群的光点,生来就是要被众人仰慕的。

米阳远远地看着,说实话,他并不讨厌白洛川这个人,白少爷想要对谁好的时候,会让人如沐春风,很难有人对他冷着一张脸。

米阳只是懒,他一想到在白洛川身边的人维持假笑的样子,就有一种……想跑回家帮他妈种花的冲动。

他是在这种小家庭里长大的,也喜欢这样简单的氛围,恭维白洛川的人那么多,反正也不缺他一个。这么想着,他也就只乐意维持表面的功夫了,两人慢慢也就疏远了起来。

画面破碎晃动,米阳觉得有些头晕。

他在梦里扶不住墙壁,又好像墙壁也在晃动,手无法撑住一般,耳边却听见白洛川在跟他说话——

“我真想回到小时候,从头开始,再认识你一次。”白洛川凑得极近,呼出的热气几乎都喷在米阳的耳朵上,他一边用手撑在米阳的胸口用力按下去,一边咬牙切齿地说出那句他没有说完的话,“挖出你的心来,看看是什么铁石心肠,这么多年都焐不热……这么狠的一颗心!”

他说得认真,米阳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米阳睁开眼眨了眨,房间里漆黑一片,能听到外面风卷着雪粒子砸在门窗上的声响,在这样漆黑的夜里,外面的雪倒是被映衬得更亮了。

旁边是父母睡着后的呼吸声,搂着他的母亲侧躺着,一副保护他的姿态,而父亲训练了一天,疲惫得鼾声大作。

米阳小心地动了动手脚,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却过了很长时间才又睡着。

大概是想了太久的白洛川,这次,他竟然又梦到了白洛川,不过是刚学会翻身、会吃果泥的小白少爷,腆着肚子,仰着小脸,傲娇又可爱。

小少爷在梦里冲他伸手,他略微犹豫一下,小少爷就一副要变脸开始大哭的样子。

米阳只能俯身抱住他,拍拍他的后背,这时就听到他一连串的咯咯笑声。

笑声太真切了,米阳醒过来的时候,都觉得好像还在耳边回荡一样。

“咯咯……哈哈哈!”

米阳歪头去看,哪儿是在梦里啊,小白少爷怎么又被抱过来了?!

第二章

小白少爷

小白洛川今天穿了一身新衣,头上戴了一顶绒线帽,最上面还有一个毛绒球球。他转头的时候,毛绒球球也跟着一晃一晃的。此刻,他正坐在那儿捧着一个大红橘子咯咯地笑着,眼睛弯起来的时候像是月牙儿,格外讨喜。

米阳躺在那儿动了动小手,就被程青抱了起来,和白洛川放在一处。

程青笑着道:“阳阳也醒了,来,和小哥哥玩儿,哥哥又来看你了,开不开心?”

米阳眨眨眼,冲大人伸出手要抱抱,但是并没有如愿以偿地被抱走,手心里反而被塞了一个大橘子。

白夫人笑呵呵道:“也给我们阳阳一个,和哥哥一样的,好不好?”

米阳低头看看那个橘子,鼻间都是果香,他动了动小鼻子,心想,也行吧。

米阳咬不动橘子,但是抱着闻闻过过瘾也挺不错的,橘子清香,用指尖触摸着的时候,感觉凉丝丝的。

米阳回忆了一下橘子酸甜的味道,吧唧了一下嘴巴。

白夫人看着两个小孩,把视线落在米阳的身上,称赞道:“阳阳的眼睛像黑葡萄似的,睫毛也长,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个小姑娘呢,难怪人家说儿子像妈妈,长得跟你一样漂亮。”

程青有点不好意思,连忙也夸道:“哪儿呀,洛川长得才好看,皮肤白,像骆姐。”

米阳也扭头看了白小少爷一眼,别说,这人还真是从小白到大,皮肤不管怎么晒,顶多就是红一点儿,从来没变黑过。

他记得有回他们出去野营,白洛川不耐烦山里燥热,非拉着他去河里游泳。白洛川脱下身上那件T恤的时候,身上简直白得发光。那一层薄而紧实的肌肉,让他也颇为羡慕。

大概是觉察到了米阳的目光,小白洛川也扭过头来看向他,但是平衡没掌握好,一扭身子又歪倒了,差点摔到米阳的身上。

米阳就会一个急救动作,仰头拼命向后躲——以昨天的经验来看,小白少爷又要嘬他的脸了!

米阳猜得没错,但是意识到位,并不代表动作也能迅速做出来,很快,他就被小白少爷咯咯笑着嘬住了小脸,留下了一个口水嗒嗒的印子。

米阳被按在那儿,小手小脚扑腾个不停,嘴里呀呀两声呼叫大人!

但是,两位妈妈站在床边只是笑着看他们,程青笑弯了眼睛,白夫人甚至还要让警卫员回去取照相机来照相留念。

米阳也不扑腾了,一脸生无可恋地躺在那儿让小白洛川嘬脸。

小白少爷抓着他玩儿了半天,大概是幼儿的示好也就这么两种,大力抱抱,还有爱的嘬脸。

示好完了,小白少爷又开始滚橘子玩儿,还冲米阳呀了一声。

米阳:“……”

米阳扭头看向程青,固执地伸手,他要先洗脸啊!脸上全是白洛川的口水好吗!

好在程青照看了他几个月,也知道他的一些小习惯,拿了手帕给他擦干净小脸,等他又变成一个香喷喷的宝宝之后,程青又把两个小孩放在一起。

这次米阳配合多了,一过去就极力配合小白少爷玩儿滚橘子的游戏,把自己的那个橘子也一起推给小白少爷,让他玩儿,努力维持自己的安全。

程青看他们两个玩得开心,笑着道:“阳阳没见过其他小朋友,我之前还担心他们可能要很久才能玩到一起去,这才几分钟,就这么要好了呢!”

白夫人也挺高兴的,她陪同丈夫过来要待上几个月,在这里,她们大人吃苦倒是没什么,但是她一个人带着孩子,难得给儿子找到一个小玩伴儿,这比她预期的要好得多,看向米阳的时候,眼神里也带了关爱。

中午的时候,白夫人有点事,原本是想抱着孩子回去的,程青为人实在,劝道:“骆姐,营里就咱们两个军嫂,你抱回去也是小赵帮你看着,你要是放心的话,就把洛川放在我这儿,让小赵也留下来帮帮忙,我带阳阳也是带,多带一个也不费什么事儿!”

小趙是白敬荣的警卫员,虽然平时也帮忙照看孩子,但是一个大男人带孩子总是让人有些放心不下,白夫人听见程青这么说也挺高兴的,问道:“不耽误你做事吧?”

程青笑呵呵道:“我有什么事儿呀,就是给米阳他爸做个饭,不耽误的!”

白夫人抿嘴笑了,道:“那就麻烦你了。”

白夫人留了警卫员在这儿和程青一起帮忙照看孩子,自己先走了,说好下午就回来。

程青铺了一块小毯子给两个小家伙,然后用枕头围了一圈,防止他们摔下来,就坐在一边开始打毛衣。她神态轻松,偶尔还逗弄一下小孩儿,倒是一旁提着一个挎包的警卫员小赵有点紧张,掐着时间,问道:“嫂子,他们是不是该吃点果泥了?”

米阳也有点饿了,抬头眼巴巴地看着他妈。

程青点点头,道:“行,我去给他们准备。”

警卫员道:“我带着呢,出门的时候都带着点零食,今天带的是苹果。”

程青道:“那好,你照顾他们一下,我正好去给阳阳泡奶粉。”

警卫员答应了一声,从挎包里掏出一个嫩黄色的围兜,给小白洛川系上。小少爷估计也知道戴上就有东西吃,乖乖坐在那儿,把两只带着肉窝的手放在小肚子上,水亮亮的大眼睛看向警卫员,在瞧见警卫员把他那个卡通小餐盒拿出来之后,眼睛又亮了几分,伸了伸手,又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咿呀!”

小餐盒里面是一个苹果,还有一把小勺子,将苹果从中间切开之后,警卫员想给米阳也吃一些,但是程青笑着拒绝了,晃了晃手里的奶瓶,道:“不用,阳阳不能吃太多果泥,他喝这个。”

警卫员就开始给小白少爷喂果泥,一勺递过去,立刻就被张嘴等着投喂的小少爷吧嗒吧嗒吃掉。小家伙吃得太香了,眼睛都眯了起来,吃了一些果泥之后,还拿了一块切好的苹果抱在围兜前,啃得津津有味。

另一边的米阳也在等着自己的加餐。

米阳平时是喝奶粉的,这会儿等着程青冲泡好了在手背上略微试了试温度后,他就慢慢喝起来。

米阳喝了两口,不怎么饿了之后,就心不在焉地一边喝、一边看窗外,昨天夜里雪已经停了,但是外面银装素裹,唯一的绿色可能就是几株被大雪压枝的松树,光看着就觉得冷得厉害。

小婴儿容易犯困,吃着睡着的情况很常见。

米阳咬着奶嘴,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了,其间有一次被他妈抱起来又喂了一回奶。即便是在睡着的情况下,他也会伸出一只小胳膊来圈着奶瓶,闭眼大口喝着,直到打了个饱嗝儿。

白洛川看到了,伸手去摸他的奶瓶:“呀?”

米阳怒了,这什么破毛病啊!他以前喜欢什么,白洛川都抢,从读书的时候就这样,他多看了两眼的东西,白洛川要抢,给他写情书的校花,白洛川也抢,现在一个奶瓶,也要抢!

米阳吐出奶嘴,竖起小眉毛,冲小白洛川噗地吐了一口奶——叫你抢!

小白少爷锲而不舍,强盗精神还是很顽固的,拽着米阳那个奶瓶,硬是把奶嘴放到了自己的嘴里,吧唧吧唧地喝了两大口。

等米阳把那个奶瓶抢回来的时候,奶粉已经少了好些。他低头看了一眼,好家伙,奶嘴都让小白少爷咬破了一个小口子,难怪刚才喝得那么快呢!

程青惊讶道:“哎呀,洛川长牙了!”

米阳原本抱着奶瓶往他妈妈的怀里躲,这会儿听见,也扭头去看,小白洛川咧着嘴正在那儿乐,露出两颗米粒大小的乳牙。

米阳心里又一阵羡慕,虽然他们的生日就差两个月,但感觉发育差了好多啊。

米阳记得白洛川以后大概能长到一米八几的个子,而自己比白洛川矮大半个头,一米七六的个儿,在北方已经属于偏矮了,不过,现在还不晚,多吃饭,多喝牛奶、骨头汤什么的,应该多少能再补个两厘米吧?他不求多的,有一米七八那么高就知足了。

小白洛川坐在那兒歪着头看米阳,漂亮的小脸上表情严肃,过了一会儿,他开始学米阳:“噗!”

米阳立刻反击:“噗!”

小白洛川第一次学这个,一边看,一边试着模仿:“噗……噗……”成功率不算太高,但是慢慢练习得多了,也学会了,没一会儿,他就得意地坐在那噗得非常标准规范了。

程青:“……”

小白少爷这喷人的本事是从她家儿子这里学会的没错了。

等到下午的时候,白敬荣夫妇一起过来接孩子,小白洛川已经学会了喷口水的技能,白敬荣抱着他穿衣服的时候,他还不乐意走,等穿戴好了被抱起来,立刻不高兴地冲亲爹吐了口水:“噗!”

白夫人在旁边一下就乐了,道:“哟,今天学会新招式了?”

程青不好意思道:“他们两个小的在一起午睡来着,睡醒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开始这么玩起来。”

白夫人摆摆手,笑道:“没事,小孩嘛,正常,也是在练习说话呢。”

白敬荣是个严肃古板的人,对待儿子的袭击也处理得简单粗暴,直接给他戴了个口罩,瞧着他怒目而视的样子,也没当回事儿,向程青点头致谢之后,就和夫人一起抱着孩子走了。

等人走了之后,程青就在那儿教育儿子,米阳哼哼唧唧,一副天真懵懂的样子,要么就干脆闭眼装睡,半点不受教。

程青也就是念叨几句,别说这么大点的小孩,就是三四岁的孩子,也是说不通道理的。

军营里没有其他军属,军嫂也只有程青和白夫人两个,一开始是白夫人抱着孩子过来,慢慢地,程青也会抱着儿子去白家玩一会儿。

白敬荣没有要特殊待遇,住得也挺简朴,但是白夫人收拾得很干净,随便放在那儿的一些茶具也被擦得反光,更别提她带来的不少的小玩意儿,都是城里最时兴的物品和小电器。别的不说,那个小小的旅行保温壶就让程青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细长的红色硬壳瓶身,盖子旋转拧下之后正好是一个喝水的小水杯,旁边还有一个可以折叠的把手,拿起来非常方便,程青估摸着它刚好是三个奶瓶的容量,给孩子喝一晚上正好呢!

她是来这里探亲的,等过完年就要回去了,单是坐绿皮火车,就要三天两夜的时间。天这么冷,火车上的热水总是第一时间被抢光,她自己忍一忍倒是没什么,孩子怎么能忍得了呢?

程青暗暗记住了那个旅行保温壶的样子,琢磨着等过段时间临走的时候一定要去买一个。

米阳眨巴着眼睛也在看那个保温水壶,巧了,从他有印象起,他家就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他妈经常念叨着这壶跟他的年纪一般大,一直到他初一那会儿,家里还在用。

不过他也没看多久,很快就被白夫人笑着抱进去让他“跟哥哥玩儿”了。

大概是在这里熟悉的物品比较多,小白洛川倒是比在米阳家要放松许多,也没那么折腾人了,自己坐在一堆毛绒玩具里跟小皇帝似的,瞧见米阳过来,也没有半分排斥。

小少爷玩玩自己的那个玩偶熊猫,又玩玩米阳,特别满意!

米阳:“……”

米阳觉得小白少爷之所以不排斥他,完全是因为也把他当玩具了啊!

到了冬天,北方经常下雪,尤其是靠山的地方,雪积起来经常有半米深。三九严寒的天气,也不能经常去山上搞拉练,营里的战士们也开始加了一些文化课,每天晚上集体带着小板凳、抱着笔记本去会议室上课。米泽海负责主持工作,白敬荣有时候空下来,也会来旁听一下他们上课的进度,战士们的情绪还是很高涨的。

白敬荣非常满意,瞧着米泽海手头的书不多,又专门找老朋友去弄了一些去年军校班留下来的军事理论书籍。这些都是部队内部发行的,有些还画了重点,挺有用的。

当然,除了军事理论,语文和政治这些统考的科目也要学习,米泽海带头,每个周末都要检查笔记,还进行打分,倒是有几个新兵已经开始冒头,瞧着成绩不错。

米泽海为此挺高兴的,他带兵好几年了,看手底下的兵有出息,就跟自己面上有光一样,倍儿得意。

这些对米阳并没有什么影响,他现在四个月大小,能活动的范围很小,最远、也是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小白洛川家。

走动了一段时间之后,米阳就发现军营里开始打扫房舍,并且挂红灯笼,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的。

程青把他的小围巾往上提了提,在他冻得冰凉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笑着道:“要过年了哦,阳阳还是第一次过年呢!”

米阳眨巴眨巴眼睛,要过年了啊!

1989年的春节,米阳是在军营里度过的。他记事的时候,已经对军营里的生活没有那么深刻的印象了,只记得当时有几个和他爸同乡的叔叔经常来看他,送过沾满了芝麻的麦芽糖酥棍,还有一两个玩具。这么认真地再来过一遍,让他有点新奇。

程青这段时间在跟白夫人学习打毛衣,她手头上的毛线不多,又拆了以前的一件旧毛衣,打算趁这几天织一件款式新颖的毛衣当作新年礼物送给米泽海,他带兵都是冲在第一线,身上的衣服都磨得不像样子了。

白夫人来这里也是不想和丈夫分开,专门带着孩子一同来陪伴的。军营里寂寞,有程青做伴,聊天也有趣一些,而且她懂事明理,白夫人也乐意多和她来往,不光是打毛衣,两个人坐下来的时候聊的事情也慢慢多起来,感情也好了许多。

米阳的生活就更简单了,他自己带着奶瓶过来,偶尔被小白洛川抢几口奶喝,顺便练练手劲儿努力再抢回来,基本上一上午就过去了。

小白洛川已经长乳牙了,冒出了一点米粒大的小白牙,变得特别喜欢啃东西。

米阳的奶瓶没少遭殃,这个月都换三个奶嘴了,但怎么也防不住这个小强盗,白夫人给了新奶瓶都不成,小白少爷就认准了米阳手里的东西好。

就是米阳啃个手,小白少爷都能坐在一旁馋得口水滴答,有一回还啃了米阳的手一口,米阳也不甘示弱,先“噗”地喷他一口口水,然后就嗷的一声开始假哭,叫大人——白洛川六个月,他四个月,谁还在乎哭会丢脸啊?好汉不吃眼前亏,抽身才是第一要务。

今天也是一樣,米阳正在一边大口喝奶,一边警惕地盯着小白洛川,不过,小魔王被抱着喂蛋黄,估计是刚开始加这道餐,吃得津津有味,破例没去关注奶瓶。

程青喂完了他们,又等了一会儿,问道:“骆姐,现在开始吧?”

白夫人点点头,道:“好。”

米阳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和小白洛川一起被抱着去了里面的房间,房间正中间是一个小澡盆,上面撑了一个小帐篷似的东西以防止热气流失。

米阳只来得及蹬了蹬腿,就被亲妈利落地扒了衣服放在澡盆里了,扑通一声,小白洛川也被光溜溜地放进来,跟他面对面地坐在澡盆里。

米阳扭头要走,但是身为一个小婴儿,他的反抗能力还没一只猫大,很快就被按着洗白白了。

对面的小白少爷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洗澡,边洗边玩儿,笑得咯咯的。

程青把米阳裹进一个厚实的大毛巾里,抱着他去了床上,一边拿带来的新衣一边逗他道:“过年啦,洗澡澡,穿新衣服,阳阳高不高兴啊?”

米阳也没多高兴,他觉得平时在家里用热毛巾擦擦就挺好的啊,头一回在澡盆里泡澡,还是和白洛川一起,这总让他忍不住想起记忆中两人一起泡温泉的时候。

那会儿白少爷正是脾气最大的时候,也是最叛逆、不怕闹事儿的时候。他带了个小明星过来参加聚会,小明星在外面像闹翻天一样又哭又闹。白少爷却臭着一张脸跟米阳在豪华宽敞的温泉池里一人占据一边,互相不说话。

米阳是尴尬,不知道说什么,白少爷喝着冰啤酒,眼神沉沉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米阳正想着,眼前就忽然冒出一张圆嘟嘟的小脸,笑得露出小白乳牙,冲他咯咯直乐。

平心而论,白洛川还真是从小漂亮到大,就这张脸,去拍个奶粉广告都绰绰有余了。

洗澡后的小白少爷软绵绵、水当当的,带着婴儿肥的脸颊软嘟嘟的,一身雪白的皮肤,简直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白得要发光了。他坐在那儿,一边玩一块积木,一边咿咿呀呀地说话,头上被擦了两下,软软的头发左右翘起来一些。

米阳收拾得比他快许多,这会儿已经穿好小棉裤了,程青在外面给米阳套了一条背带裤,特别可爱。

白夫人也瞧见了,道:“哟,阳阳这身衣服怪漂亮的,新买的吗?”

程青不好意思道:“这是我自己做的呢,骆姐喜欢的话,我也给洛川做一件吧?小孩子的衣服做起来很快的,我这两天赶一赶,过年正好能穿新衣呢。”

白夫人也不跟她客气,点头笑道:“那可真是太好了,这附近没有商场,我还发愁过几天给宝宝穿什么好。”

下期预告:军营里过年格外热闹,米阳居然也收到了压岁钱,米阳和小白少爷穿着一样的衣服,围着一样的围巾,感觉就和亲兄弟一样……等到年后,两人开始学说话了,米阳能控制好自己的学习能力吗?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