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辩神,真理姓沈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伊安然

1.

大家好!我叫沈不一,“沈”是“沈渝之”的“沈”,“不”是“不高兴”的“不”,“一”是“苏一念”的“一”。

沈渝之你们都认识吧?就是那个总是穿着西服在电视上打辩论,站起来比主持人阿姨高很多,一发言就有人放音乐的那个沈渝之。虽然他是我爸爸,但我觉得我比他人气更高。因为幼稚园每天都有老师争着亲我,抱我,可是那些围着我爸爸的女人,最多跟他握个手。

不高兴嘛,主要是因为教我的黎老师经常带我去吃肯德基、必胜客,还让我不要告诉其他小朋友。我一直以为她是觉得我比其他小朋友可爱,喜欢跟我相处。可是今天中午我们午睡的时候,我听见她和宝宝班的刘老师说,虽然不能拉我爸陪她吃饭,但可以带我这个迷你版的沈渝之陪她吃饭,也算是曲线救国。虽然我不懂曲线救国是什么意思,但我觉得这可能不是个好词。至少说明她不是真的喜欢我。

妈妈说的话果然没有错,大人的世界很复杂。

我妈妈叫苏一念,就是“沈不一”的那个“一”,“念书很好”的那个“念”。

我妈妈说她从小就特别会念书,说她还是她所在的大学计算机系年纪最小,成绩最好的大才女。当年还得过大学生计算机比赛的冠军,毕业就成了一名优秀的程序员。所以,大家忙在外面上编程课的时候,我都在家里听我妈跟我介绍黑客知识了。我妈妈说我是个逻辑思维很强的孩子,觉得我很适合当一名优秀的黑客。可是我爸私下告诉我,当黑客是要坐牢的。我问我爸爸,为什么不能直接让妈妈别教我这些不好的事,而且妈妈就是跆拳道黑带,也可以在家教我。我爸把道服扔在我脸上跟我说,男生就是应该多去道馆摔打摔打才能长得更结实。于是,我周末莫名其妙还要多学一门跆拳道。

做小孩真的好累!

2.

苏一念轻触暂停键,转头看向身旁奋笔疾书的男人:“沈先生,针对你儿子今天在口才班学习汇报会上的发言,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作为一个五岁的孩子,他的语言表达能力显然完胜同龄的孩子……”

“重点不在沈不一!重点在于你跟他说当黑客要坐牢!你居然背着我吓唬孩子!”苏一念气鼓鼓地瞪着他。

“沈不一还小,性子本来就有点儿闷,你教的东西对他来说太枯燥了!”见老婆大人生气了,沈渝之识趣地放下手边的工作,挤到她身边的沙发里,一把抱起她放在自己的腿上,“你是打算把他培养成SZ科技的接班人?”

“没有啊!”蘇一念一愣。

沈渝之却伸手替她将刚吹干的头发轻轻地拢到掌心:“可能是因为我也是从小被爷爷当作SZ接班人来培养的缘故,每次看到你教沈不一这些东西的时候,仿佛就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他说这些时,放缓的语调中透着几丝怅然:“那时候,学得很认真只是单纯为了让爷爷高兴而已,却平白给了他很多希望和期待,结果到了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的年纪,那些希望和期待就都成了辜负和伤害。”

“你想得也太远了吧!”苏一念心里发酸,刚才的那点儿不忿都化作不舍,伸手主动捧起他的脸,“我才不会把沈不一当SZ的接班人去培养呢!我们家,有我一个人在SZ当牛做马已经很惨了,我才不要把我儿子拉进来!我只是觉得他适合,想激发一下他的潜力而已……”

“每天晚上放着你如花似玉的老公不管,花大把时间去教你五岁儿子学编程,激发他当黑客的潜力?”沈渝之挑眉,“是我人老珠黄了,不好看了吗?”

“去你的!”苏一念右手直接推开他的脸,哭笑不得,“你给我正经一点儿!现在是在讨论教育孩子的头等重要的大问题,你就不能有个当爹的样子吗?”

沈渝之一脸正色:“我确定我很认真。即使你今天没看到沈不一的这段视频,我也打算抽时间跟你谈谈这个问题!”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着急了点儿,大不了以后不教了嘛!”苏一念最怕他用这种幽深的目光盯着自己,看得她有一种整个人都在往他怀里陷的错觉,根本没办法正常应对。

“也怪我最近工作太忙,没时间陪你!”沈渝之不着痕迹地敛下唇边一缕笑意,“下个月初我们出国转转,散散心。英国好不好?还是你更喜欢阿姆斯特丹?”

“不如去日本吧,我想去看奥特……”一直坐在客厅角落玩乐高的沈不一激动地举手表态道。

沈渝之悠然瞥他一眼:“暑假给你报了一个为期两周的乐高特训营,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月底放了暑假你就可以整装出发了!等你回来,我和你妈妈正好可以到机场接你!”

苏一念愣了愣,隐隐感觉哪里不对:“怎么感觉你随口一说的计划,都像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将妻儿的生活安排妥当,不是每个丈夫和父亲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苏一念还想说什么,嘴里却被塞了一颗提子,漫溢的甜在唇齿绽开,“哇,这个好甜!”

沈渝之笑了笑,在她的唇上轻轻地啄了一口,眼底满是温柔:“没你甜!”

3.

“你骗人!”

小区的地下车库里,不知谁在接电话,电话那头的女生带着哭泣抽噎道:“怪不得你最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都把手机屏幕扣在桌面上!怪不得你帮我找了新工作!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因为工作的地方离得太远,可以不必天天和我见面!因为有了新欢,却还没想好怎么甩了我,所以即使和我约会也小心翼翼,生怕在我面前露出马脚!混蛋,蓄谋已久!你这是蓄谋已久……”

苏一念拉车门的动作微微停滞,最后那句“蓄谋已久”像一道惊雷,让她忽然想起昨晚跟沈渝之的那段对话。

“沈渝之!”她大叫了一声,盯着已经坐进车里的沈渝之,“你也是蓄谋已久的,对不对?”

“赶紧上车,不然你儿子上学要迟到了!”沈渝之不以为意地系好安全带,抬手示意她赶紧上车。

她小脸涨红,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深感耻辱:“你就是不喜欢我晚上陪沈不一,不理你,所以你才反对我教他编程!”

“然后呢?”沈渝之一脸坦然,伸长手臂替她将安全带系好。

“你早就计划带我去旅行,所以最近才这么忙,还这么无缝衔接地安排好沈不一参加特训营的入营时间和接机时间!”

沈渝之抿嘴點了点头,在她的脑袋上轻拍了一下,认真地提出了表扬:“真聪明!”

“你!”苏一念的手指险些戳到他眉心,沈渝之却不闪不避,目光灼热地看着她,“我常常觉得,我们两个里,我一定是爱得更多的那个,知道为什么吗?”

“哈?”

“因为,我永远都觉得,和你待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他捉住她的手放进掌心,“这个月除去上班、出差和睡觉后的时间,我们只在一起待了三十多个小时!”

苏一念怔住,呆呆地看着他,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话。

“所以,能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格外珍惜!”他盯住她,以惯常能蛊惑人心的深沉嗓音道,“当发现别人有侵占这些时间的迹象时,我第一时间筹划解决危机,有问题吗?”

“那……那是你儿子!”苏一念弱弱道。

沈渝之轻哼了一声:“如果他不是我儿子,我早把他扔出去了!”

“遗弃儿童是犯法的,要坐牢的!”沈不一在后座当了半天隐形人后,终于忍不住冲他们发出一声低低的抗议,郑重其事道,“以后我要是有了儿子,一定不会这样对他!”

“那就麻烦你尽快找到你老婆,别缠着我老婆!”沈渝之不客气地把他的小脑袋推开,这才坐正身子发动了汽车。

车子驶出车库,沈渝之的手背忽然被苏一念握住。

她的视线仍旧看着正前方,声音却异常愉悦:“沈渝之!”

“嗯!”

“舒颜上次问我为什么不给沈不一添个弟弟或者妹妹!”苏一念说着,终于偏头看向他,“我告诉她,我见识过她家桑蒙的女儿奴嘴脸后,想象了一下你有女儿后的样子,发现我醋得不行,所以坚决不想生!”

沈渝之轻笑了一声,这次什么都没说,只是握紧了她的手。

“我有个问题,可以问吗?”后座传来家庭弱势群体沈不一的请示。

“问!”沈渝之心情大好,甜滋滋地同意了儿子的请示。

“所以,先前爸爸说会让妈妈给我生妹妹,又是骗我的吗?”沈不一小小的脸上写着大大的失望。

苏一念脸色一变:“你想都别想!啊!忽然带我去英国旅行,不会就是为了让我给你生二胎吧!沈渝之!!!”

沈渝之无奈扶额,一脚急刹,将车停在了路边,开始新一波“动嘴神功”……

赞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