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赠我星河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他第一次感受到酸意,第一次感受到心神不定,皆是因为她​‍‌‍​‍‌‍‌‍​‍​‍‌‍​‍‌‍​‍​‍‌‍​‍‌​‍​‍​‍‌‍​‍​‍​‍‌‍‌‍‌‍‌‍​‍‌‍​‍​​‍​‍​‍​‍​‍​‍​‍‌‍​‍‌‍​‍‌‍‌‍‌‍​。

作者有话说:第一次过《花火》,我真的太激动了!(容我狂奔几圈)哈哈哈​‍‌‍​‍‌‍‌‍​‍​‍‌‍​‍‌‍​‍​‍‌‍​‍‌​‍​‍​‍‌‍​‍​‍​‍‌‍‌‍‌‍‌‍​‍‌‍​‍​​‍​‍​‍​‍​‍​‍​‍‌‍​‍‌‍​‍‌‍‌‍‌‍​。这篇文的灵感来源于洗澡的时候​‍‌‍​‍‌‍‌‍​‍​‍‌‍​‍‌‍​‍​‍‌‍​‍‌​‍​‍​‍‌‍​‍​‍​‍‌‍‌‍‌‍‌‍​‍‌‍​‍​​‍​‍​‍​‍​‍​‍​‍‌‍​‍‌‍​‍‌‍‌‍‌‍​。以前我两三天就可以写好一个杂志短篇。但这篇是我第一次尝试《花火》的风格,所以总是小心翼翼。花了大概五六天吧,后续因想不到很好玩的梗,一直卡文,好在某天晚上躺床上睡前冥想,一下子想通了,这篇文就出来了,幸福死了!

文/安九凌

新浪微博:@安九凌

第1章 兄弟不好当

  高玉颖跟沈亦明认识三年了,关系很铁。铁到她一直把他当男人,他却一直把她当兄弟。

  在这段“好兄弟”的关系里,沈亦明充分诠释了什么叫作“直男式的关爱”。

  比如——

  在学校食堂吃饭,他想吃芹菜,却把羊肉炒芹菜里的全部羊肉夹给她,并说:“羊肉有股膻味儿,你吃吧。”

  是什么让她控制住想抄起椅子砸向他的冲动?是爱吗?是责任吗?不,都不是,是她接受的九年义务教育!

  又比如——

  因天下雨,她晾晒的内裤没干,被他知道后,他竟跑回自己宿舍,端着一盒还没拆开的男性内裤,递给她,说:“我新买的,要不你先暂时穿我的?”

  看吧,人家真把咱当兄弟,毫不客气。

  当然,以上还能忍受,而让她不能忍受的是——

  一辆辆摩托车沿着赛道飞飙而过,刺耳的尾声响彻整个赛道,观众席上的观众一片欢呼,手中的应援气泡球拍打得噼里啪啦响。

  被声音拉回思绪的高玉颖站起来,远远看到沈亦明正推着摩托车下赛道,心里既轻松又害怕。

  轻松的是,沈亦明安全地完成了2019年S市站亚洲公路摩托车锦标赛的全程比赛。

  害怕的是,沈亦明获得了他所在组的第一名。

  同时,她清楚地知道,待会儿沈亦明就会拉着她坐上摩托车后座,让她精心打理过的秀发在飙车的风中凌乱。

  这是他一贯的庆祝获奖的方式。就是他说的“我想第一时间与你分享我的喜悦”。

  当直男认真地对你说出这句话时,是最致命的。每一次,她都惊呆了,脑子里如同有烟花炸开,烟花的冲力瞬时把她炸到天上,再经过不断的旋转和下降,落至地面。可听到他下一句“让你体验体验我宝贝摩托车的魅力”后,如有一盆冷水浇下,她懂得了人间不值得。

  远远的,高玉颖看到把奖杯放好的沈亦明向这边望过来,欣喜的笑意在他嘴边绽放。她心当下一颤,扔下应援气泡球,转身跑了。

  沈亦明察觉到她的意图,立即戴上头盔,长腿往摩托车一跨,一骑绝尘。

  车头来个漂亮的转弯,把刚下楼梯的高玉颖给堵住了。

  沈亦明一手拉住她的胳膊,一手把头盔摘下。

  男生儿喜悦的笑容毫无掩藏地暴露在她的视线下,眉目都柔了,喊道:“来,我带你去兜兜风。”

  高玉颖还来不及拒绝,就被他拉到后座上。随着尾气吐露,摩托车扬长而去。

  赛道宽敞安全,他是真的一路狂飙。

  疾风掠过她的耳根,没戴头盔的她在这场狂风似的“兜风”中,显露出了她祖传的后移的发际线。

  心脏在这场刺激旅程中狂跳,她往后飞扬的秀发引起未散场观众的惊呼。车子终于停下,高玉颖立即从车上跳下,跑到旁边吐起来。

  高玉颖晕车。以前她硬着头皮与他庆祝这场狂欢。可不料,这次他激动过头,愣是绕着赛道飙车飙了五圈,她头都给转晕了。

  她忍不了他这一点,可每次都不想扫他的兴。

  有人在轻拍她的后背,她拭去嘴角的残渍,转过头,视线落进沈亦明的眼睛里。

  男生儿的黑色瞳孔里流露出了担心和慌张。

  “你……”他似是第一次知道,“晕车?”

  此话一落,她的心都沉下去了。

  

第2章 我看这也不是兄弟情

高玉颖是在大一新生报到时认识沈亦明的。

那日阳光灼热,她在奔去食堂的路上被沈亦明拉住。

  “这位学妹,你想不想体验一番刺激的人生?想不想体会被狂风里狂飙的爽翻经历?来吧,我们摩托车协会欢迎你!”男生儿光滑的发往后梳得一丝不苟,有着介于男生儿与男人之间的成熟。

  面对男生儿推销式地介绍摩托车协会的好处,饿得慌的高玉颖显然无心听这些,说:“不好意思,我不会骑摩托车。”

  “没关系,我会教你!”他扫她一眼,一副发现好苗子的神情,“你看看你,身高约一米七,身体健朗有力,这么得天独厚的先天条件,就不想开发一下潜在的技能?”

  简直胡扯!

  “你放开我,我要去吃饭!”她真的很饿!

  “这样,只要你进我们摩托车协会,我请你吃一星期的饭,怎么样?”

她怔住,这才仔细瞧着面前这位学长。学长身材挺拔,五官立体深邃,身材健硕有力,肤色偏小麦色,看来太阳平时爱他不少。

高玉颖半信半疑,回头瞧了一眼他略显清冷的招新摊子,会不会被骗的感觉强烈充斥她的心头。

“真的?”女生眯眯眼问。

学长真的请她吃了饭,最后,她心甘情愿地“入伙”了。

  

哎,不堪回首啊!她竟因好吃被骗进了协会。进了之后,她才发现整个协会里,她是唯一一个女生​‍‌‍​‍‌‍‌‍​‍​‍‌‍​‍‌‍​‍​‍‌‍​‍‌​‍​‍​‍‌‍​‍​‍​‍‌‍‌‍‌‍‌‍​‍‌‍​‍​​‍​‍​‍​‍​‍​‍​‍‌‍​‍‌‍​‍‌‍‌‍‌‍​。

这让她在一众男生的簇拥中,经历了男生全部注意力在她身上的高光时刻。

鸳鸯锅里的辣油正滚滚冒泡,高玉颖被沈亦明的舍友章子的粗犷声音拉回思绪,她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沈亦明,袅袅的烟模糊了她的视线。

进了协会,沈亦明教她骑过几次车,但在她多次失败后,放弃了。她虽不喜欢骑车,但看到热爱赛车、站在领奖台上高举奖杯的沈亦明,即便是晕车,也依然陪着他,共享这份喜悦。

  沈亦明站起,端起一瓶凉茶与章子碰杯。眉目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满是桀骜不驯的烟火气。

沈亦明为庆祝这场摩托车比赛取得不错的成绩,请他舍友三人和她来吃火锅。章子却带来一位女生。

女生名叫叶倩倩,是他们的同班同学,长得肤白可爱,笑容甜腻。

很显然,章子对叶倩倩有意思,整场火锅吃下来,情绪高亢,像只过分表现的花孔雀。

  然而,叶倩倩却时不时地与沈亦明搭话。高玉颖撇撇嘴,心里酸酸的,低头啃一片西瓜。

  此时,沈亦明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笑问:“怎么?火锅不好吃?”

  高玉颖抬头看他,沈亦明瞅她没有回答,视线转移,落至她空空如也的干碟上。

  “啧,我这脑子!我怎么给忘了!”说着,他起身,往调料台走去。

  在众人狐疑之际,他折返回来,把手中的干碟递到高玉颖的面前。

  高玉颖听到他说:“还是一贯的配方比例。”

  她怔住,他以为她不满意,有些紧张地说:“你上次说不喜欢吃太酸的,我这次的醋少放了,味道应该不错,你试试?”

  可能因生在重庆的缘故,沈亦明对调制干碟调料颇有研究。每次一起去吃火锅,她的干碟都是他负责调制,味道很特别,总跟别人的不一样。

  几个舍友面面相觑,开始起哄。

  起哄最来劲的当属章子,他吹一声口哨,暧昧的眼神在他们身上游移。

  “哎哟,沈亦明,我们还是不是兄弟?怎么不给我们调干碟?”章子的话一落,其他舍友集体轰炮他。

  沈亦明瞪他们一眼,不语,自顾自地吃着。

  也就是隔着袅袅的雾气,高玉颖才敢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男生儿看。她低眉,把毛肚蘸满料后,送进嘴中。嘴中毛肚的味道似更鲜美,她抿住嘴角的笑意。

  叶倩倩突然问沈亦明:“你们在谈恋爱呀?”

  瞬时,气氛死一般寂静。火锅里咕咚咕咚地冒着泡,高玉颖感觉整颗心都揪起来。

  她抬头看向对面的沈亦明,发现他也正好在看她。

  雾气让高玉颖看不太真切他的神情,只感觉到他也一愣,眉头轻皱起来。

  叶倩倩似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儿,有些尴尬地说:“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良久,沈亦明才眉眼柔和,轻松地回:“没有。”

  “那你们是……”

  高玉颖的注意力全放在这个问题上。她竟然也很期待……沈亦明该怎么回答。

  沈亦明回得倒是很快:“我们是兄弟。”

  高玉颖压下心中的失落,怒气油然而生,忍住了在桌底下一脚踹过去的冲动。

  章子翻个白眼,腹诽道:“兄弟个鬼!要是兄弟,怎么不给我们调干碟!”

  

第3章 没有爱情的坦白

  沈亦明提前出去拿车,高玉颖等人出了火锅店,已经晚上九点。

  夜色在璀璨的路灯下显得通透,突闻摩托声袭来,高玉颖应声望去。

  路边的小吃摊袅袅升起的烟火晕染整条街,男生儿骑车的英姿像是似刺破漫天云层,随着声音接近,俊朗脸庞从烟火中露出,来到她的身边。

  “上来吧,我送你去你姐那儿。”沈亦明对她说。

  今天是星期六,高玉颖本想去姐姐家,没想到一早就被他拉去观看他的摩托车比赛,晚上吃完火锅,已经这么晚了。

  “不、不用,我自己坐车过去。”说罢,与他们道别后,她匆匆走去公交车站。

  沈亦明好像在后面喊她,但她假装没听见。

  其实,她很难受。

  这份难受来自他对他们之间关系的认定,更来自……他们真的仅是朋友。

  他们之间,超乎了友情的关注,却没有爱情的坦白。

  五分钟后,高玉颖终于等到公交车,正一脚踏上去时,被某人的车拦在前头。

  “上来!”这次,他的态度有些强硬。

  坐不了车,高玉颖瞪他一眼,转身往下一站走去。

  她在人行道走,他开着车慢吞吞地跟着​‍‌‍​‍‌‍‌‍​‍​‍‌‍​‍‌‍​‍​‍‌‍​‍‌​‍​‍​‍‌‍​‍​‍​‍‌‍‌‍‌‍‌‍​‍‌‍​‍​​‍​‍​‍​‍​‍​‍​‍‌‍​‍‌‍​‍‌‍‌‍‌‍​。他以为她担心晕车的事,开始道歉起来。

  “对不起,我保证这次不会开那么快!

  “对不起,你以后不会再晕车了!

  “你看大半夜的,女生子出门不安全。

  “你上来,我送你去。”

  ……

  一路上,少年的嘴是真能说,就没停过。

  突然,她停住脚步。见她停下,欣喜在男生儿眼中闪过,他习惯性地把随身带着的头盔递给她。

  路灯光洒下来,她的落寞掩藏在阴影里。她接过头盔戴上,跨坐在他的后车座。

  男生儿抓过她的手放至腰间,嘴角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弯起。

  “火锅好吃吗?”车启动引擎后,他问,“以后我们的庆祝方式就是去吃火锅吧。”

  她顿住,想起晕车吐了之后,他愧疚不已的样子。她直言以这种方式庆祝,还不如带她去吃顿火锅。

  没想到,他当真带她来吃火锅。

  心里似被柳絮拂过,痒痒的,高玉颖嗯了一声,说:“干碟调得不错。”

  闻言,男生儿嘻嘻地笑了。

  彼时,摩托车缓缓行驶,夜风轻轻拂过。高玉颖踌躇了很久,突然说:“叶倩倩喜欢你。”

  彼时一辆大货车疾驰而过的声音盖过了她的声音。货车开远,沈亦明微微侧头,问:“你说什么?”

  她一时无言。他这是在逃避还是真的没听见?算了,她不想再追究。

  高玉颖坐在后座好一会儿,才发现不对劲儿。

  她嘴角一抽,问:“沈亦明,你觉不觉得我们的车开得……有点慢?”

  沈亦明扭头看四周,说:“你晕车,我开慢点。”

  高玉颖看了一眼走过的路人,磨着槽牙,说:“我姐等得我都要提刀了,晕车算什么!”

  男生儿哈哈笑出声,声音雀跃:“好嘞,你坐好!走咯!”

  话一落,车绝尘而去,路人被他远远地甩在后面。

  高玉颖吓得抱住他的腰,某人察觉到她的动作,嘴角勾起得意的弧度。

  他似乎感觉到,今夜的凉风有些暖。

  

第4章 她什么都不是

  要说别人的智商是老天赏饭吃,沈亦明的智商那就是老天追着他跑,最后把那满汉全席一股脑扣到他头上。

  他从小喜欢琢磨摩托车,十八岁那年考取摩托车驾驶证,大一时已成为职业赛车手。

  他有多爱赛车这项运动呢?

他曾跟她说过,他喜欢这份速度和激情,喜欢开摩托车时掠过耳际的风,喜欢站在领奖台上,获得属于他的荣光。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

她喜欢的男生儿,非常耀眼。

  他经常训练,本以为他无暇顾及学业,可成绩依旧名列院系前茅。

  高玉颖很纳闷,毕竟她被论文折磨得发际线后退,头快秃了,他却能轻松兼顾学业和赛车并拥有头发,这就不能忍了。

  沈亦明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我用防脱发洗发水!”

  “……”这广告,广告商不给他打钱都说不过去。

  赛车本是一项竞技运动,他多次参赛获得奖项,校方也愈发重视他,给他特例,容许他在上课时间去外面训练。

  这大概就是……聪明者受到的优待吧。

  

认识沈亦明三年,高玉颖与他之间在生活上形成了一些小默契。

比如,两人每次去吃火锅,他都会亲自给她调干碟。比如,他比赛时,她会拿着水站在终点等他。再比如,他们会在放学后一起去食堂吃饭。

这天还没下课,沈亦明给她发微信说,今天要去训练场训练,不能跟她一起吃饭,让她自己去吃。

只是没想到,她在食堂打完饭一转身,便看到他和叶倩倩两人坐在一起吃饭的画面。

她身体猛地一僵,突地感觉手中的饭盒似有千斤重。

“那不是沈亦明吗?”舍友小琳喊道。

小琳的声音淹没在嘈杂的食堂里,高玉颖以为沈亦明没听见。可他却抬头,视线落在她身上。

他愣住,眼中流露出一丝诧异和……慌张。

高玉颖有些窘迫,想逃离此地。小琳却不懂她的心思,拉着她过去,与他们坐到一起。

两人落座,高玉颖低头,忙往嘴里扒饭。

她对沈亦明的喜欢一直掩藏得很好,小琳以为他们真的只是朋友​‍‌‍​‍‌‍‌‍​‍​‍‌‍​‍‌‍​‍​‍‌‍​‍‌​‍​‍​‍‌‍​‍​‍​‍‌‍‌‍‌‍‌‍​‍‌‍​‍​​‍​‍​‍​‍​‍​‍​‍‌‍​‍‌‍​‍‌‍‌‍‌‍​。

“对了,沈亦明,我听玉颖说你今天不是去训练吗?这会儿怎么还在学校?”小琳突然问道。

此话一落,感觉四周都安静了。

正忙着扒饭的手突然顿住,高玉颖幽幽地抬头,看向他时,发现他也正在看自己。

两人视线交汇,她安静地等待他的回答,可他深深地望着她许久,才低下头吃饭,含糊地回:“训练场那边有事,今天暂时不用训练。”

高玉颖半信半疑:“是吗?”

他抬头,迫切地问:“你不相信?”

“相信。”她回得迅速,生怕被人瞧见异样,低头继续吃饭。

毕竟,她对于他来说,除了朋友这层关系,什么都不是。

第5章 让我抱抱

自那天沈亦明对她说谎开始,高玉颖就生了闷气,沈亦明也没有来找她解释什么。又或者,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在生气。

一切的轨迹,好像从这里开始发生变化。

七天后。

刚刚打扫完文理楼卫生的高玉颖,被谢临拦住。谢临是她的同班同学,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我……”他从兜里掏出两张演唱会门票,递给她,“我打听到你喜欢五月天。这周他们来本市开演唱会,我刚好多抢了一张票,送给你。”

这哪能是多抢到一张票,五月天的票有多难求,她又不是不知道。

“不好意思……”高玉颖正想拒绝,被他抢了话。

男生儿鼓足勇气:“高玉颖,我喜欢你!你可以接受我……的票吗?”

她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有点束手无措。高玉颖紧张地拽紧衣角,视线突然瞟到谢临的身后,那里站着一个人。

是沈亦明。

他怎么在这儿?是来找她的吗?

沈亦明的眸中似有黯淡,笑着对她点点头,指了指身后,用唇语对她说:“我先走了,你加油。”

转身的刹那,他感觉心口的闷痛感愈发强烈,笑意瞬间消散。

高玉颖想追上去,被谢临挡在身前。

她看着谢临,认真道:“对不起,我喜欢的人是沈亦明。”顿了一秒,视线落在门票上,“抱歉,我的偶像是周杰伦。”语毕,她转身离开。

她越来越大胆,满腔的爱意第一次敢对他人诉说。

高玉颖最后没有找到沈亦明,也知道,他最后的那个笑容,就像对一个很好的朋友——得知有人喜欢她,没有醋意却由衷地祝福。

她给他发微信和短信,他全部不回,就连打电话也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第二天。

高玉颖路过校门口时,撞见章子。

章子见她还在这儿,很惊讶,问:“你怎么还在这儿?你不去看亦明的比赛吗?”

往常,沈亦明每一次参加摩托车比赛,都会邀请她前去观看。

高玉颖皱眉询问。

“今天是沈亦明参加中国超级摩托车锦标赛的日子,这场比赛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他没有告诉你吗?”

高玉颖感觉整个脑子都乱了。昨天他来找她,是来邀请她的吗?

高玉颖把课本扔给小琳,让她帮忙请假,并一把揪起章子的后衣领,让他带自己前去比赛地点。

来到比赛地点,比赛正要开始。

赛车手在起点蓄势待发,高玉颖和章子寻了座位坐下来。裁判一声枪响,车手们加速,如离弦的箭,疾驰而去。

这次比赛的弯道处加大了难度,车手在弯道时要控制好倾斜的身体和车身,以免过快导致受伤。

高玉颖刚认出沈亦明,一阵刺耳的车声响起。沈亦明的车快得像起飞了一样,闪过她的眼前。

此时,沈亦明保持第一名的速度急行。

突然,她听到有人惊呼,心一悸,发现沈亦明的车停在赛道旁,后面的车陆续超过他,眨眼工夫,他成了最后一个。

他陷在焦急中,试着发动引擎,连续几次,车还是发动不了。他既懊恼又生气,坐在车上低着头,整个人陷入落寞中。

工作人员前来查看他的情况,他摆摆手,自顾自地推着车下了赛道。

不一会儿,广播里播放了“06号车手沈亦明因摩托车出现故障,放弃这场比赛”的消息。

高玉颖站在休息间门口,广播的声音落入耳中,整个身体都开始变得冰凉。

这次的意外对于沈亦明来说,是多沉重的打击,她知道​‍‌‍​‍‌‍‌‍​‍​‍‌‍​‍‌‍​‍​‍‌‍​‍‌​‍​‍​‍‌‍​‍​‍​‍‌‍‌‍‌‍‌‍​‍‌‍​‍​​‍​‍​‍​‍​‍​‍​‍‌‍​‍‌‍​‍‌‍‌‍‌‍​。他有多喜欢赛车,她更知道。

如今被迫放弃这次比赛,他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沈亦明躲在角落,背对着她,没有摘下头盔,低着头,身体在隐隐发抖。

他……在哭吗?

本就沉重的脚,高玉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提起来,踏入休息间,来到他的面前。

头盔挡去他此时的委屈和伤心,好像只有这样,他落泪的样子才不被任何人看见,脆弱才不被天光窥见。

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安慰他。

他本就是不羁和喜欢自由的少年,傲气与实力是他一向的标签。可当意外来临,他却输给现实。

他宁愿在赛道上败给对手,也不愿因意外败给自己。

高玉颖蹲下,一双滴溜溜转动的大眼睛盯着他的眼睛。隔着头盔的视镜,男生儿眼里倒着女生的脸。

他怔住,惊讶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眼神里带着慌张地瞧着面前的女生。

女生熟悉的声音落下,如清澈的泉水,缓缓淌过他的心尖。

她说:“沈亦明,别难过。”你很厉害,特别厉害。

在他错愕间,女生突然捧起他的脸,倾身,隔着头盔,在他的额头处落下一吻。

沈亦明睁大双眼,身体僵硬得不能做任何反应。

女生似察觉到自己做了逾越的行为,猛地放开他后退几步,慌乱得想逃跑。

沈亦明反应过来,瞬时站起,兀自抓住她的手腕,一手摘下头盔,一手把她拉进怀中,紧紧拥住。

沈亦明的眼眶通红,似哀求和撒娇的声音落下:“让我抱抱。”

第6章 我喜欢你

她怎么会做出这么冲动的行为呢!!

那天,高玉颖逃了。

曾经小心翼翼掩藏的心思,却因自己没有控制住的下意识行为,破坏了所有的行为方式。

她承认自己很怂,不敢坦白那天为什么会吻他,不敢面对他的后续反应,更不敢承认自己终究把这一段平静的关系搅起了波澜。

沈亦明给她打电话,她拒听;沈亦明给她发短信,她吓得直接把他拉黑。

她又开始躲着他了。

三天后。

黑夜来临,男女生宿舍灯光次第亮起,学生们正忙着吃饭或洗漱。

阳台上,章子正刷牙。这时,情绪低落的沈亦明突然跑到阳台,在皎洁的月色里,对着对面的女生宿舍大喊:“你为什么躲着我?!”

此话一落,女生宿舍那边齐刷刷地回:“因为你丑!”

章子:“噗——”喷出一口的泡沫

扎心了。

沈亦明转头看章子,十分委屈地问:“章子,我丑吗?”

章子嘴角一抽,摇头:“不丑。”

沈亦明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五官立体,一米八五的高个儿,属实帅呆了,怎么会丑呢?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外表有了怀疑。

再过两天后,沈亦明终于在校门口堵到了高玉颖。

见她还想逃,沈亦明迅速握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文理楼后面的小道。

“高玉颖,我知道你在躲我。我不知道你这段时间为什么总这么奇怪,电话不听,微信也不回,甚至还把我拉黑了。”说起这个,他就委屈。

高玉颖的嘴唇翕动,终究没有说出口。她窘迫地转过头去,眉目低垂。

他怎么会明白?她生气他粗心,不知道她晕车;她生气他总对她很好,却以好朋友的身份自居;她更生气自己,为什么要以去吃他和叶倩倩的醋。

男生儿的眉眼温柔似水,把她逼到墙角,深深地望进她的眼中。

她呼吸凝滞,紧张得有些慌乱。

此时,沈亦明一字一句地说:“我什么都不想顾及。我现在只想告诉你……”声音突然一顿,像是矮了一截,“高玉颖,我喜欢你!”

告白太过突然,她惊呆于他……竟然比她大胆一次。

激动和欢喜在心头荡漾,高玉颖红了眼眶,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只问:“叶倩倩喜欢你,你知道吗?”

她承认,那天沈亦明和叶倩倩他们一起吃饭,一直是她心里的芥蒂。

那天后,她终于把他从黑名单中拉出来。拉出来后他就给她发来一个附文字“周杰伦的愤怒”奶茶打翻,珍珠撒一地的表情包。

她笑出了声。

沈亦明解释,那天他一个人吃饭,是叶倩倩看见他后主动坐过来的。之后沈亦明没有找高玉颖,只是在准备中国超级摩托车的锦标赛。没想到,他跑去邀请高玉颖去看他比赛,却撞见她被人表白的场景​‍‌‍​‍‌‍‌‍​‍​‍‌‍​‍‌‍​‍​‍‌‍​‍‌​‍​‍​‍‌‍​‍​‍​‍‌‍‌‍‌‍‌‍​‍‌‍​‍​​‍​‍​‍​‍​‍​‍​‍‌‍​‍‌‍​‍‌‍‌‍‌‍​。

说不吃醋,他自己都不相信。毕竟他第一次感受到酸意,感受到心神不定。

后来,他知道高玉颖没有接受那人的告白,也知道,摩托车出故障被迫放弃比赛带给他的挫败感,仅因她一个吻,就烟消云散。

还有,那天晚上她问的“叶倩倩喜欢你”,他确实没听见。

心里的误会和芥蒂解开,她要勇于面对了。

第7章 我们在一起吧

沈亦明像个木头,不懂下意识地对一个女生好,不是因好朋友的关系,而是因喜欢她。

高玉颖那天吻他,震惊和诧异充满他整个脑子,他回过神来时,她已经逃了。

他不懂,回到宿舍百度相关问题,并问章子。章子直接挑明说:“你给高玉颖一个人调干碟,不给我们调,这是兄弟情吗?!”

他哦哦地点点头,呆呆地说:“章子,我好像喜欢高玉颖。”

章子叹息,心想着:他那感情空白的兄弟,终于要开窍了。

高玉颖还没答应沈亦明的告白,但他就像打了鸡血,比以前更加殷勤。

以前他敢给她自己的衣服穿,现在不敢了,直接给她买衣服;以前他敢把羊肉给她吃,现在不敢了,直接买她喜欢吃的;以前他载她风驰电掣,现在每次载她都像乌龟爬。

正当高玉颖决定接受沈亦明时,他竟然拿着两张周杰伦演唱会门票跑来找她!

她激动得快哭了,她抢了很久的门票,一张都没有抢到!!

演唱会有个互动环节,当灯光打到谁的身上,那人就有机会与周杰伦互动。所以当沈亦明抢到难求一票的门票时,她就该知道,他简直就是天选之子。

因下一秒,灯光落在最后排的沈亦明身上,酸了一众的歌迷。工作人员给他递麦,沈亦明很激动,话筒都快拿不稳了。

周杰伦在舞台上问:“恭喜这位先生,请问先生贵姓?”

沈亦明:“免贵,姓沈。”

面对淡定的沈亦明,高玉颖已经激动得掐大腿。此时此刻,她只想变成沈亦明!

周杰伦笑问:“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或者,你有想点的歌吗?”

沈亦明突然喊道:“不好意思,我可以借这个机会跟我喜欢的女生子告白吗?”

“当然可以!”

沈亦明深呼吸一口气,说:“高玉颖,不好意思,我在你没有做好准备时告白。你或许在担心我没有想清楚我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高玉颖,我想跟你说,我脑子很清醒,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成喜欢的人,只是我当时不懂,没有主动。”顿了一下,他突然大喊,“高玉颖,我喜欢你!我可以当你的男朋友吗?!”

“谁是高玉颖?工作人员给她打光。”周杰伦指着台下说。

灯光落在高玉颖的身上,周杰伦才发现,女生坐在靠近舞台的第一排。

周杰伦打趣道:“你们怎么坐得隔那么远?这怎么追得到女生子!”

沈亦明挠挠头,不好意思地道:“因为您的票太难抢了,我没有抢到离舞台近的连座。”

歌迷们哈哈大笑。高玉颖接过麦站起来,既害羞又有点生气,直接开怼:“沈亦明,你闭嘴吧!你不要耽误我偶像唱歌了,有什么话我们私下再说!”

偶像面前,无任何人!

这话逗笑了在场的众人。

周杰伦笑问沈亦明:“对此,沈先生想说点什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怼,某人不仅不生气,还笑得一脸甜蜜。他笑得傻里傻气的,说:“听她的。”

此时,舞台骤然亮起烟火,璀璨了整个夜色。

“好,你们请坐。那我就给大家带来一首《告白气球》,希望你们能勇敢地去追求幸福。”

悠扬的歌声荡漾在整个演唱会里,这注定是一场狂欢之夜。

落幕,沈亦明找到高玉颖,两人一同出了场地。

夜空中,星光更加耀眼璀璨,今夜的激动和感动,都来自她最喜爱的两个人。

一个是周杰伦,一个是沈亦明。一个是她人生与精神的导向,一个是她情感的归宿。

烟花在夜空中绽放,旁侧有人的声音盖过高玉颖的声音,但他还是能清晰地捕捉到女生的笑意和话语。

他听到她说:“沈亦明,我也喜欢你。从现在开始,我们在一起吧!”

“啪”的一声,烟火声响彻整个夜空。

他感觉怀里一暖,低眉一看,是女生拥抱了他。

编辑/周周   

赞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