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远方的远方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作者有话说: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处于在家宅了三个月丧失语言功能的微妙阶段​‍‌‍​‍‌‍‌‍​‍​‍‌‍​‍‌‍​‍​‍‌‍​‍‌​‍​‍​‍‌‍​‍​‍​‍‌‍‌‍‌‍‌‍​‍‌‍​‍​​‍​‍​‍​‍​‍​‍​‍‌‍​‍‌‍​‍‌‍‌‍‌‍​。某天在街上遇到了不太熟悉的校友小哥哥,对方热情似火,而我一脸冷漠,气氛一度有点尴尬……但其实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聊天呀!于是,郁闷的我,创造了一个舌灿莲花的男主,嘻嘻​‍‌‍​‍‌‍‌‍​‍​‍‌‍​‍‌‍​‍​‍‌‍​‍‌​‍​‍​‍‌‍​‍​‍​‍‌‍‌‍‌‍‌‍​‍‌‍​‍​​‍​‍​‍​‍​‍​‍​‍‌‍​‍‌‍​‍‌‍‌‍‌‍​。

你会在什么情况下对一个人心动?对林漓来说,也不过是因为这天的黄昏,他灿烂的笑容,准确地击中了她的心​‍‌‍​‍‌‍‌‍​‍​‍‌‍​‍‌‍​‍​‍‌‍​‍‌​‍​‍​‍‌‍​‍​‍​‍‌‍‌‍‌‍‌‍​‍‌‍​‍​​‍​‍​‍​‍​‍​‍​‍‌‍​‍‌‍​‍‌‍‌‍‌‍​。

文/大黄米 新浪微博/@大黄米粒321

01

林漓上学期感冒次数过多,经常请假,导致学分没修够,最近忙着做社会实践活动补学分,接连几天奔波忙碌,感觉身体被掏空。

所以,傍晚六点半,她坐在公交车上,又冷又累,昏昏欲睡。为了避免睡着了受凉,她只好强打起精神,开始用手机看恐怖片。

看到弹幕上出现“高能预警”四个字的时候,她实在不敢看,于是把头扭向左边,将手机屏幕往右边转去。

手机里和身侧同时传来尖叫声,林漓被吓了一跳。她转头一看,旁边一个高鼻薄唇、眉眼深邃的男生正对着她的手机屏幕满脸惊恐。

周围的人都看过来,林漓慌忙收起手机,冲对方展露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男生显然对她想息事宁人的态度有些愤怒:“自己打开的恐怖片,哭着也要看下去好吗?一到吓人的地方,你就把手机屏幕歪向我,这是什么意思,我难道就不害怕吗?!”

对方越说越委屈,林漓不知怎的有点想笑,只好轻轻咳了一声:“那你叫什么嘛!”

她的本意是,长得人高马大的男生,就算害怕,也用不着尖叫啊。

可惜对方错误地理解了她的意思,没好气地说道:“我叫许易谦,怎么了?”

林漓觉得他的脑回路山路十八弯:“不是,我的意思是……”

对方却顿了两秒,突然兴奋道:“我明白了,这是一种新潮的搭讪方式对不对?”

林漓觉得完全跟不上他的思路。

这位名为许易谦的同学,和她竟然还是校友,辛苦创立了一个名为“沟通社”的社团,美其名曰旨在搭建起人们交流沟通的桥梁,其实说白了,就是教人怎么搭讪。

可不知是哪里不对,总之,社团成立两年有余,搭讪成功的人数屈指可数。

社长许易谦压力大到爆,头发掉到秃,就在社团生死攸关的时刻,遇见一个搭讪奇才,怎能不激动!

其激动的程度,吓得林漓手脚发软,刚好地铁进站,她落荒而逃,连包都忘了拿。

02

因为校卡和学生证都在包里,所以第二天许易谦站在教室门口,冲她笑出一口大白牙的时候,她是有心理准备的。

因为“沟通社”大小也算个社团,参加活动可以有学分加,所以她会屈服于许易谦的淫威,也是有心理准备的。

既然答应了要帮许易谦出谋划策,所以要传授搭讪技巧,她也是有准备的。

可她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么困难。

彼时,林漓正和许易谦站在街上,看着对面手机店门口正在搞活动的美女店员。

许易谦作为“沟通社”的社长兼中坚力量,林漓自然要先见识一下他的搭讪水平,所以站在这里,准备以对面的店员姐姐为对象,实战演练一下。

许易谦上前,对着店员姐姐邪魅地一笑:“美女,买手机送微信吗?”

店员姐姐尴尬地一笑:“不送微信,但是送话费。”

林漓在一旁扶额,怪不得“沟通社”自建社以来成功搭讪人数为零,以这种水平来看,别说搭建人与人之间沟通的桥梁了,不在人们之间挖掘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就不错了。

事到如今,到底该怎样保住这个倒霉的“沟通社”,然后给自己加点学分呢?

她觉得,与人搭讪沟通的终极目标是佳偶天成,如果能追到自己喜欢的人,成就一段佳缘,那传出去,社团发扬光大还会难吗?

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自然要落到社长许易谦的身上。

许易谦听得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我保证完成不了任务。”

为什么呢?因为许易谦喜欢的是隔壁法律系的美女学霸——她长得又美又冷又飒,据说因为学法律要说的话太多了,所以生活中最讨厌别人话多,故人送外号“多多姐”。

林漓问:“所以呢?”

许易谦满脸骄傲:“所以,我暗恋她两年,一句话都没跟她说过,是不是很棒?”

林漓无语。

搭讪多多姐确实颇有难度,但越是有难度,越是可以发挥出社团的光和热,林漓当机立断,就从许易谦开始。

林漓的座右铭之一是,不打无准备之仗。搭讪多多姐之前,他们自然要先演练一下。

林漓站在四楼法律系的楼梯上,给许易谦比画:“现在我就是你的多多姐,待会我往上走,你往下走,咱俩擦肩而过,你先感受一下。”

许易谦睁着大眼:“我没法感受。”

“为什么呢?”

“多多姐一米六八,我俩能擦肩。你一米五八,顶多擦着我的胳肢窝。”许易谦满脸真诚地说。

此话题以许易谦挨了林漓一记老拳结束。

排练正式开始,林漓幻想自己是高冷女神,昂首挺胸地往上走,许易谦从楼梯上往下走。两人擦肩而过,许易谦小脸一红,羞涩地一笑,啥也没说。

林漓示意再来一次,还是她往上,他往下,擦肩而过,对方的小脸又是一红,笑得越发羞涩。

林漓有点好奇:“就只是假装而已,你至于笑得那么春心荡漾吗?”

许易谦说:“啊,主要是,你从下面昂着头走上来,真的好像一只土拨鼠啊!”

他话还没说完,恼羞成怒的林漓又给了他一记老拳。

许易谦接连遭受重创,终于老实了,开始认真进入剧情。再一次擦肩而过时,他深情款款地对着林漓说道:“多多姐,我……”

林漓打断他:“不对啊,你怎么能一上来就叫人家的外号呢,你应该称呼人家的大名吧?”

许易谦点头同意,然后张着嘴看了她半晌,茫然地问道:“她的大名叫啥来着?”

就这样还装情圣呢,林漓差点笑晕了。

两人正嘻嘻哈哈地闹着,拐角处突然飘来一阵香风,穿白色长裙的美女正缓缓地向他们走来。许易谦连忙捂住林漓的嘴巴,把她按到墙角,自己也一个转身罩住她,躲到了角落的阴影里。

男生身上不知名的洗衣皂的香味朝着林漓扑面而来,打乱了她呼吸的节奏。

半晌,美女从他们身边翩翩走过,林漓从许易谦的怀里钻出头来,问道:“她就是你的多多姐?你躲什么?”

许易谦一本正经:“你傻啊,与其平凡普通地出现在她的面前,不如先给她一个神秘的背影。怎么样,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林漓看着他得意的神情,忍了又忍,才没告诉他,他这个对着墙角的神秘背影,从后面看起来估计像个变态。

03

鉴于偶遇搭讪对临场应变能力要求比较高,林漓打算换一个策略:运用周围环境的影响力,来提升和打造个人的影响范畴以及广度、深度。

许易谦表示:听不懂,啥意思?

林漓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的意思就是,简单来说,就是跟对人,才能做对事。”

比如说,你站在一群精英中间跟她搭讪,多多姐肯定觉得你也是精英中的一分子,对你的第一印象就会好很多​‍‌‍​‍‌‍‌‍​‍​‍‌‍​‍‌‍​‍​‍‌‍​‍‌​‍​‍​‍‌‍​‍​‍​‍‌‍‌‍‌‍‌‍​‍‌‍​‍​​‍​‍​‍​‍​‍​‍​‍‌‍​‍‌‍​‍‌‍‌‍‌‍​。同理,你如果在食堂排队打饭的时候跟她搭讪,那她除了觉得你是饭桶,估计也没别的想法了。

许易谦听得频频点头。

林漓说:“所以啊,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呢?你先回忆回忆,都做过什么跟对人的事情?”

许易谦皱眉认真思索了半天,兴奋道:“有了!到菜市场买菜的时候,一定要跟在大妈的后面,等大妈砍完价后,赶紧说我也来两斤!”

林漓表示头疼。

据悉,多多姐将在本周日参加法律系的社区法律公益咨询活动,林漓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当天,法律系的人搬了长椅放在社区小广场上一字排开,站在多多姐面前的队伍一直排到了楼道口,还拐了一个弯,充分证明了女神受欢迎的程度。

在队伍的尽头,滥竽充数的许易谦也一本正经地排在后面。

他穿白色的衬衫、深灰色的外套,短发利落,眉眼深邃,对着多多姐温柔一笑:“律师姐姐,如果我想得到一个可能得不到的人,会不会犯法啊?”

多多姐看他一眼,高冷又专业地说道:“如果从法律角度来说的话,我只能告诉你,任何出于主观故意,而违背他人意志以强迫、威胁等手段侵犯他人合法利益的行为,都是违法犯罪。”

许易谦轻轻一笑,阳光在他长长的睫毛处投下剪影,越发显得美艳深邃。他用手托腮看着她,说道:“可我最想得到的,也不过就是这样看着你。傍晚的昏暗中,我们全然孤独,我的手指温暖,一如七月时光。”

这么煽情的话当然不是许易谦说的,而是来自多多姐最喜欢的俄国作家布罗茨基。

阳光下,多多姐讶然地抬头,看向他的眼神已有了惊艳和欣喜:“你也喜欢布罗茨基?”

“不。”许易谦温柔地一笑,“我不喜欢他,我只喜欢你。”

两块红云飞上多多姐的脸颊,他们四目相对,多多姐眼里是浓浓的情意,许易谦看着她,微笑在嘴角蔓延。

“嘿,嘿嘿,嘿嘿嘿……”

后面的林漓嫌弃地看他一眼:“你傻笑什么?这都排了一个小时了,站得我都饿了。咱俩排练的,你都记住了没有?”

许易谦从幻想中回过神来,信心满满地点头:“记住了!你就放心吧!”

三十分钟后,踌躇满志的某人终于排上了号,结果,一开口就是:“请问同学,我想得到……得到……欸,林漓,我想得到啥来着?”

林漓站在他的后面,牙疼似的捂住脸。

许易谦开始自由发挥:“那个,布……布拉德·皮特曾经说过,我们都很孤独……”

林漓忍不住戳他的后背,小声提示:“笨蛋!是布罗茨基。”

前面的多多姐冷冷地看着他们,冷冷地说道:“后面还有很多人要咨询,麻烦你们别捣乱好吗?”

林漓长这么大没这么丢人过,脸唰地一下就红了。许易谦倒是大大咧咧地一笑,点头略表歉意后,拉着她的手转身就走了。

走出几步,林漓急了:“别走啊,好歹她跟你说话了啊,黑红也是红,绝情也是情!你还不乘胜追击!”

许易谦盯着路对面的“皮薄馅大”包子铺,笑得像个没心没肺的傻子:“追什么追啊,你不是饿了吗,先吃饱再说!”

林漓想自己可真是饿了,否则,怎么会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就这么任他拉着去吃包子了呢。

那包子真的很好吃,是她最爱的牛肉芹菜馅的。

04

吃人嘴软,林漓把“搭讪多多姐”这件事标红,列为紧急议程。无奈她火急火燎,当事人许先生倒是像临时找来的群众演员,不慌不忙。

看到林漓的样子,他悠然道:“急什么,我都暗恋她两年了,不差这么一会了。”

林漓凑过来:“话说,你为什么暗恋她啊,难不成就因为她长得好看?”

胡说,怎么能这么肤浅呢!

那是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阳光明媚……林漓打断道:“夕阳西下还怎么阳光明媚?”

许易谦对她怒目而视,她弱弱地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

彼时,许易谦正忙着做成立社团的准备工作,首先要去合堂教室递交申请表,下午五点是截止时间,可惜他一不小心睡过了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到合堂教室的阶梯下面时,已经是四点五十五分了。

他手握着申请表,一步迈三级台阶地往上跑,希望之门即将关闭的时候,还有最后两级台阶的时候,他差点摔了一跤。

千钧一发之际,门边伸出一只纤细的小手,温柔又有力地拉了他一把。他借机往上迈,脚下却一个趄趔,一头扎在了正路过的多多姐的怀里。

女生特有的香气扑面而来,他连忙抬起头来,看见的就是多多姐那张美艳又高冷的脸。

他当时就有点激动:“那个……”

多多姐轻轻撩起长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留下他在原地怅然若失。

就是那一秒,一直在苦苦思索创立什么社团的他灵光乍现,就创立“沟通社”了。等到再见面的时候,他一定要巧舌如簧,让多多姐不舍得离开!

林漓打断他的雄心壮志,表示这剧情不对啊,按照言情小说里的逻辑,你不应该爱上旁边那只拉你的纤纤小手的主人吗?

许易谦说:“啊,主要是多多姐长得太漂亮了,我只顾着看她了,连那只手的主人是谁都没看清。”

好吧,这真是个该死的看脸的时代。

联想起刚才某人还大言不惭地说不会那么肤浅,林漓简直想啐一口。

许易谦挠挠头:“说起来,我确实应该谢谢人家啊,不过,这么久了,我估计那女生应该早就忘了吧。”

林漓没说话,转头去看远处落下的夕阳,半晌才很小声地说了一句:“她没忘。”

是的,林漓一直没忘。

她那天是负责收申请表的小助理,坐了一下午,在最后的几分钟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着远处像兔子一样朝这奔来的男生。他跑得用力又认真,就连头顶翘起来的一撮头发都有些俏皮。

大学生活慵懒闲适,她已经很久没在校园里看见这么有活力的男生了。

林漓饶有兴趣地看着,在他即将跌倒的时候,拉了他一把,手指修长,掌心温热。

她看着他扎到女神的怀里,脸上的表情从羞涩到呆若木鸡,忍不住提醒他:“嘿,四点五十九分了。”

对方撒腿就跑,还不忘回头,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会在什么情况下对一个人心动?对林漓来说,也不过是因为这天的黄昏,他灿烂的笑容,准确地击中了她的心。

但可惜的是,老天在那天的同一时刻安排了两个人心动,却偏偏不是双向箭头。

林漓其实后来无数次在校园里遇见他,社团纳新时热情的他、搭讪失败时沮丧的他、考试之前紧张的他、运动会获奖时兴奋的他,那么多那么多的他,可惜的是,他从未注意过她。

可大概这世间的所有安排自有深意,谁会知道那辆公交车她和他一起坐过多次。她站在他旁边时,他没反应,她被挤到他怀里时,他没反应,就连司机急刹车时,她把手里的包子扣到他的脸上,他都没啥反应,却偏偏她在心灰意冷地看了部恐怖片时,搭讪成功。

可那又怎么样呢?

这世间最痛苦的事大概就是,你空有一身搭讪的本领,可你的心上人,只想着搭讪别人​‍‌‍​‍‌‍‌‍​‍​‍‌‍​‍‌‍​‍​‍‌‍​‍‌​‍​‍​‍‌‍​‍​‍​‍‌‍‌‍‌‍‌‍​‍‌‍​‍​​‍​‍​‍​‍​‍​‍​‍‌‍​‍‌‍​‍‌‍‌‍‌‍​。

夕阳沉下去了,许易谦转头看她,疑惑道:“你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了?”

林漓低下头,淡淡地说道:“我当然是在想,怎么让你和多多姐搭讪成功。”

许易谦觉得她这份敬业的精神着实难得,于是抬手拍了拍她的头:“够义气,我们去吃海底捞吧,对面那家海底捞周年庆,情侣进店打五折!”

林漓一不小心红了脸,却还要矜持:“可我们不是情侣啊。”

许易谦完全没看出她的异样,正经道:“是不是情侣重要吗?重要的是打五折啊!”

05

大概是搞活动的缘故,海底捞店里人超多,好在虽然服务员忙得飞起,但仍秉持着服务至上的态度。

许易谦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跟林漓探讨完搭讪技巧,展望完社团的未来,思考完为什么北方人吃火锅蘸麻酱而南方人蘸辣椒油,面前的火锅就“咕嘟咕嘟”地开了。

锅里煮的东西有点多了,汤水不时地往外溅,热情的服务员上前:“先生需要把火关了吗?”

许易谦愣愣地抬头:“现在海底捞,都提供拔火罐了?”

旁边有人轻轻地笑了一声,林漓应声看去,才发现那人竟然是多多姐。

无心插柳,柳成荫,古人诚不欺她。

林漓坐在座位上,透过火锅氤氲的热气看着对面的两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许易谦的眼睛比平时亮了很多。

那眼睛里有璀璨的星星,可是一颗都不属于她。

多多姐说“我记得你,你是上次法律咨询时的那个”,许易谦笑得像个傻子。

多多姐说“你还挺有意思的”,许易谦笑得像个大傻子。

林漓终于觉得自己坐不下去了,如同初见的那次,明明是她先朝他伸出了手,可他的眼睛里只有另一个人。

那么,或许此时她才是应该去拔火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把她眼睛里的湿气拔走。

她轻轻咳了一声,找了个突然想起来还有作业没写的理由,告辞了。

许易谦沉浸在多多姐的盛世美颜里,不疑有他,爽快地同她挥手。

林漓站在灯火辉煌的街头朝窗户里望去,里面雾气缭绕,她看不清每个人的表情,可她就是知道,许易谦应该笑得很开心。

那就行了,他搭讪成功了,她的任务完成了。可是,她怎么就笑不出来了呢。

林漓呆呆地坐在宿舍里,没有开灯,舍友们都去参加联谊会了,这间只有她一个人的屋子里,格外安静。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

泪水夺眶而出的瞬间,林漓听见二楼底下许易谦叫她的声音。她随手披了件外套往楼下走去,宿舍楼前那棵挺拔的小杨树下,许易谦正冷得直跺脚。

待她走近了,他递过手中的打包袋:“你最爱吃的红糖糍粑还没上来,你就走了,喏,我给你送来了。你尝尝,还是热的呢!”

林漓看了看袋子,又看了看他,轻声问道:“多多姐呢,你不是和她一起吃饭的吗?”

许易谦说:“你走后,多多姐也有事先走了。不过,我约她后天吃饭,她答应啦!”

林漓淡淡地“哦”了一声:“为什么是后天,而不是明天呢?”

许易谦瞪着好看的眼睛:“明天我们不是约好了,去敬老院做社会实践活动吗。”

林漓将手里的袋子握了又松,终于说道:“不用了,我明天身体不舒服,不去社会实践了,你去请多多姐吃饭吧。”

说完,她转身就走,身后不明所以的许易谦还不忘叮嘱她:“你趁热吃红糖糍粑啊,凉了就不好吃了!”

林漓没回头,径直走进寝室关上门。良久,她才在黑暗中吃下第一口红糖糍粑,她感觉它们不仅凉了,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它又苦又甜,还带着点莫名的酸。

06

许易谦搭讪成功了,但“沟通社”的命运没有发生改变。学校以资金紧张、社团饱和为由,要求取缔一批社团。“沟通社”成员不多,赞助拉得最少,在学生大会投票时,以高票当选“最应取缔的社团”。

林漓坐在观众席里,看着台上的“沟通社”社长许易谦涨红了脸,笨嘴拙舌地为社团做最后的挣扎。

他说:“我创立沟通社的初衷虽然是为了和自己心仪的女生搭上话,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是想让大家都能勇敢地表达自己,能和陌生人交流,能乐观、开朗、充满阳光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台下帅气的戏剧社社长不耐烦地打断他:“行啦,许易谦,你说得这么好听,可它本身就很无聊、逗趣,你就别占用经费了。”

一向温文尔雅的文学社社长说:“看不出小许这么感性。”

号称“最有异性缘”的学生会主席潇洒地一笑:“小许,你身为沟通社社长,沟通能力一般啊,就连搭讪都没成功过,实在没有说服力。要是你能做个典范,我可以向学校再申请申请。”

林漓坐在角落里,沉默地看着台上的许易谦。她看着他好看的眉眼写满了隐忍和期待,她看着他 把眼神投向台下的多多姐,可对方漠不关心。

她看着他的眼神一点点地亮起来,再一寸一寸地灭下去。

那一瞬间,她觉得心疼。

所以,她从角落里站起来,语气平静地问那位学生会主席:“你说话算数吗?”

对方没反应过来:“什么?”

“他搭讪成功过,你就向学校再申请申请。”林漓掉转视线,深深地看向台上的许易谦,“你成功搭讪了我,从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起,我就喜欢上了你。”

她说完,与瞠目结舌的许易谦对视了五秒钟,然后在大家的起哄声和吸气声中,走出了礼堂。

下到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许易谦追了出来。他从后面拽住她的手臂,眼睛晶亮地看着她。

许易谦脸上的表情带着怀疑和不确定,或许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他问道:“你刚才,刚才你……”

远处多多姐的身影从门边出现,林漓“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傻啊你,我骗他们的,这你也信!”

许易谦“哦”了一声,也跟着她傻乎乎地笑了起来:“吓我一跳,你说得也太唬人了。”

林漓还是笑,差点笑出了眼泪:“是吧,连我自己都差点当真了!”

07

从那天以后,林漓开始有意识地躲着许易谦。大概对方也正忙着追求多多姐,这校园不算是很大,可他们说不见就不见了​‍‌‍​‍‌‍‌‍​‍​‍‌‍​‍‌‍​‍​‍‌‍​‍‌​‍​‍​‍‌‍​‍​‍​‍‌‍‌‍‌‍‌‍​‍‌‍​‍​​‍​‍​‍​‍​‍​‍​‍‌‍​‍‌‍​‍‌‍‌‍‌‍​。

倒是有消息不停地传到她的耳朵里。

听说“沟通社”最终没有被取缔,倒不是因为许易谦感动了学生会主席,而是因为许易谦老是去“皮薄馅大”包子铺吃包子,老板与他甚为投缘,给了一笔赞助。

听说“沟通社”元老大胖同学终于牵手成功,用的是莫名其妙的方式——姑娘英语六级考试没通过,坐在操场上哭,大胖笨拙地去安慰:“同学,你别哭了,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他还没讲到好笑的地方,姑娘就笑了。虽然难以置信,但林漓还是觉得,这眼光清奇的姑娘应该是一开始就看上了他。

听说许易谦追求多多姐的路途仍然多舛。多多姐聪慧、理智、情不外露又骄傲清高,许易谦却是开朗、乐观又思维简单的人。据知情人士透露,许易谦和多多姐的最近一次争吵,是因为许易谦“不务正业”,在即将评选“十佳青年”的关键时期,不做课题,不参加比赛,也不去打点导师,却还忙着去敬老院做社会实践活动。

那天晚上,许易谦给林漓发了微信,问道:“林漓,在你眼里,我也是个肤浅、幼稚又不成熟的人吗?”

林漓握着手机半晌,慢慢地把“不,在我心里,你热情开朗,是温暖别人的小太阳”这一行字删去,只回了一句:“你是什么人,不在于别人的嘴里,而在于你自己的心里。”

说来也怪,那以后,林漓倒是经常在校园里又见到了许易谦,对方满校园地乱转悠,其四下乱逛的频率和广度,差点让她以为他又创建了一个“游园社”。

大概是乱逛着实很无聊,所以,他每次遇见她,都会上前搭讪。有时他们在林荫大道上遇见,他对着远处沉思:“夕阳西下,断肠人……林漓,你知道断肠人在哪儿吗?”

林漓忙着去自习,瞥他一眼:“在医院。”

有时他们在餐厅遇见,许易谦屁颠屁颠地端着餐盘坐到她的对面,一会讲讲当年在高中时叱咤风云的光辉历史,一会讲讲他作为品学兼优、才能突出的大学精英的心路历程。

林漓从紫菜蛋汤的碗里抬起头来,淡淡地看他一眼:“话说,我当年的高中同桌和你差不多。”

许易谦很激动:“是不是一看见我,就想起了当年怦然心动、微酸甜蜜又略带羞涩的青春岁月?他也像我这么优秀吗?”

林漓说:“哦,他像你一样,也是吃饭的时候话多。”

许易谦一脸被噎住的表情。

甚至有一次林漓在去女生澡堂的路上遇见了许易谦。彼时,林漓穿着人字拖和小短裤,拎着盛放衣物的小篮子。

许易谦从斜后方跳出来,吓了林漓一跳。

许易谦说:“好巧!。”

好巧……个鬼!明明男澡堂在完全相反的方向。

对方装模作样地感叹:“我们真是太有缘了,在哪都能遇见。来,我帮你提篮子。”

林漓连忙躲,两人争抢中,林漓的小篮子“哐啷”掉在了地上。

林漓又羞又怒:“许易谦!你到底想干吗?!”

许易谦想,对啊,我到底想干吗。

也无非是,他陪多多姐一起去上自习的时候,忍不住想起脚下这级阶梯,他曾和林漓排练了无数次擦肩而过,当时他们笑闹的声音整栋楼都能听见。

也无非是,他请多多姐去吃烤串,对方拿手厌烦地驱赶着烟雾,他却忍不住记起他曾往林漓的烤串上加了变态辣,被她追了两条街的事。

也无非是,他独自一个人去敬老院,那些老人们问他怎么女朋友没跟着来的事。

也无非是,多多姐讽刺说永远不会找他这么胸无大志的人做男友,他那一刻完全没有伤心,而是想起了林漓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他的事情。

这么多的事,也无非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喜欢上了林漓。

所以,他决定,一切重新开始,重新搭讪林漓,重新使出浑身解数,只不过,这次,他比以往更坚定。

08

所以,大家以为,林漓听完了他的真情告白,会感激涕零地扑到他的怀里,然后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当然不是,信息量过大,导致林漓的头脑处理系统瞬间崩溃。她落荒而逃,连人字拖都跑掉了一只。

那么,结局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吧。

那天,青蛙王子终于从寒冷的冬天醒过神来,开始思念自己的爱人。

然后,他梳洗打扮、整装待发,拿着那只人字拖形状的“水晶鞋”,终于找到了他的灰姑娘。

编辑/王小明

赞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