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薄荷星(三)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文/薄皮大馅 新浪微博|@陈桉_

作者简介:薄皮大馅,专注甜文的相声派写手,极其擅长逗猫、遛狗与做白日梦​‍‌‍​‍‌‍‌‍​‍​‍‌‍​‍‌‍​‍​‍‌‍​‍‌​‍​‍​‍‌‍​‍​‍​‍‌‍‌‍‌‍‌‍​‍‌‍​‍​​‍​‍​‍​‍​‍​‍​‍‌‍​‍‌‍​‍‌‍‌‍‌‍​。努力学习与发际线治疗并行中,希望你一见我就笑​‍‌‍​‍‌‍‌‍​‍​‍‌‍​‍‌‍​‍​‍‌‍​‍‌​‍​‍​‍‌‍​‍​‍​‍‌‍‌‍‌‍‌‍​‍‌‍​‍​​‍​‍​‍​‍​‍​‍​‍‌‍​‍‌‍​‍‌‍‌‍‌‍​。已出版作品:《月光着陆》

上期回顾:简澄对向林洲发起了“猛烈”攻势,然而对方却表现得十分平静……

主编推荐:

简澄没有以牙还牙的勇气与资本,很快就通过了向林洲的好友申请​‍‌‍​‍‌‍‌‍​‍​‍‌‍​‍‌‍​‍​‍‌‍​‍‌​‍​‍​‍‌‍​‍​‍​‍‌‍‌‍‌‍‌‍​‍‌‍​‍​​‍​‍​‍​‍​‍​‍​‍‌‍​‍‌‍​‍‌‍‌‍‌‍​。

之前折腾了这么久,这一次向林洲把文件发过来的时候,她几乎是立马就接收完毕,还欲盖弥彰地发了条消息。

【香蕉你个布拿拿:向同学,我这边收到啦!有没有觉得我们特别有缘,刚好你发过来,我就能顺利接收了。[兔子卖萌.jpg]】

有了上次猝不及防被删除好友的惨痛经历后,简澄发出消息的一瞬,紧紧盯着屏幕,生怕又出现那个噩梦一般的红色惊叹号。

好在没有,而且对话框的最上面,还显示“对方正在输入……”,显示了有好半天。

这个时长都够写封真情实感的小情书了。

简澄天马行空地做着白日梦,片刻后,向林洲的消息发了过来。

【橘子你个奥润洁:手机网络无端出故障,很有可能是MODEM(调制解调器)出现了问题。】

【橘子你个奥润洁:及时修理。不要讳疾忌医。】

……讳疾忌医?

这段话里的每一个字她都明白,为什么连在一起她好像看不懂了。

不过这不重要。

按上次的经验,在发完消息后,向林洲应该又会很快毫无征兆地把她删除好友,她唯一的选择就是先发制人。

【香蕉你个布拿拿:嗯、嗯、嗯!谢谢向同学啦,我明早上完课就去修!向同学这次能不能不要把我删掉了,我妈妈说被人删好友会影响运势的,我不想倒霉呀QAQ!】

向林洲不自觉地拧眉。

这个小姑娘……怎么还有点儿封建迷信?

远在千里之外的简妈妈连打了三个喷嚏。

和向林洲隔着两栋宿舍楼的简澄,坐在书桌前,再次为自己的瞎编胡编乱造进行忏悔。

【香蕉你个布拿拿:如果向同学实在不能接受的话,那在把我删掉以前,要告诉我一声哦,让我做个心理准备。[嚎啕大哭.gif]】号啕大哭.gif]】

这招以退为进,谁看了不拍案叫绝。

又有谁能忍心拒绝这样的柔弱小白花呢?

简澄准备明天就出道,去横店专门饰演玛丽苏剧的女配角。

向林洲一直保持着沉默。

他拒绝惯了人,也一般不会在意被拒绝的人会有什么反应,但是莫名莫名其妙的是,他头一次产生了一种莫可名状的负罪感。

似乎如果他真的把对面的女生弄哭了,良心都会和他过不去。

【橘子你个奥润洁:嗯。】

这个“嗯”,可以解读成不会删除她的好友,也可以解读成删好友前会通知她一声。

简澄顺理成章地解读成了第一种。

尤其在之后的一个多星期里,她的早午晚安消息都能顺利地发送过去以后,一颗心愈发安定下来。

至于向林洲有没有回复?

没关系。

对高岭之花而言,不回复也是一种回复。

遇到向林洲后,简澄觉得自己的底线已经一路后退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既然是高岭之花,那不常发朋友圈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了。

向林洲的朋友圈设置的是三天可见,简澄加他这么多天以来,从未见过他发出只言片语,连给人点赞评论都没有。

向神用实际行动昭告天下,他们“神”的级别,是不需要交际的。

于是当某天睡前,忽然刷到向林洲转发到朋友圈的社团活动宣传时,简澄愣了好几秒。

她好奇地点进去看了一眼,才发现是学校网球社的春季活动报名通知。

说起F大的网球社,那就有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辉煌历史了,也是F大除校学生会以外,规模最大的一个社团,甚至比学生会还要热门和难进。

究其原因,是因为几年前,F大网球社的第一任社长,是如今网坛赫赫有名、拿下了大满贯的人物,连带着这个他曾经他待过的这个社团都镀了层金。

网球社的春季活动是跟随着学校的社团活动日来的,以往一向进社门槛如同选秀一般的网球社,这次破天荒地对外开放了两百个名额,有社里的老成员专门培训教学如何打网球,最后还有一个小型的友谊赛,奖品十分丰厚。

但……向林洲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参与这种热闹的社团的人。

简澄退出那条公众号推送回到朋友圈的时候,正巧看见罗言在向林洲的转发下评论。

“也只有许学长能叫动向神出来营业了。”

他口中的许学长名叫许一弛,是网球社的现任社长,也是计算机系一个赫赫有名的传说。

简澄心念一转,点开了向林洲的对话框。

【香蕉你个布拿拿:向同学,你也是网球社的吗?】

向林洲大约在忙,过了一会儿才回复,还只有一个字。

【橘子你个奥润洁:是。】

简澄没有气馁,再接再厉地发去问题。

【香蕉你个布拿拿:那向同学也会参加这次活动教人打网球吗?】

如果是的话,那除了近代史课和微信上的尬撩以外,她又可以找到新的机会更加深入地接触到向林洲了。

可是向林洲这种惜字如金的性格,应该也不会愿意接受这种要和人近距离接触的工作吧。

【橘子你个奥润洁:……会​‍‌‍​‍‌‍‌‍​‍​‍‌‍​‍‌‍​‍​‍‌‍​‍‌​‍​‍​‍‌‍​‍​‍​‍‌‍‌‍‌‍‌‍​‍‌‍​‍​​‍​‍​‍​‍​‍​‍​‍‌‍​‍‌‍​‍‌‍‌‍‌‍​。】

他之所以接下这个任务,还是因为许一弛的哀求。

向林洲大一的时候就加入了系主任的实验室,许一弛也在里面,多日相处产生了深厚的师兄弟情谊,起码在许一弛单方面看来,事情是这样的。

但着这并不妨碍他要疯狂骚扰向林洲一番,并为洁癖晚期的向神承包一个学期的打扫实验室卫生的打扫工作,才勉强说服向林洲答应下来。

【香蕉你个布拿拿:我好开心!我从小就一直想学网球,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学,也怕教练觉得我太笨了,所以到现在都没有真正接触过网球。向同学能教我的话,就最好啦!】

说这句话的简澄,是一个一心向学的勤奋少女形象。

可惜向神并没有被她打动,为她转身。

【橘子你个奥润洁:不用抱希望,你入选以后分到我这里的概率也很小。】

简澄瞪着屏幕,半天没回过神来。

她输了。

向林洲比她能想象的极限还要无情。

但她偏偏要告诉向林洲,什么叫做叫作“人定胜天”。

【香蕉你个布拿拿:没关系,人活着就是要有希望嘛。假如最后真的是向同学来教我的话,还请向同学对我温柔一点呀。】

“温柔一点”四个字,几乎是简澄几乎咬牙切齿地打出来的。

发送完毕后,她就径直转移了目标,找到了好友列表栏里,昵称叫作“嘘嘘嘘”的人。

有一个理论说,在这个世界上,任意两个人之间要建立一种联系,最多只需要通过六个人。

对简澄而言,她如果想和向林洲建立联系,只需要通过许一弛一个人就可以了。

因为他除了是向林洲的大学直系学长之外,还是简澄的高中学长。

本来如果那时候她和向林洲不是刚巧上同一节近代史大课的话,简澄就是想着,迂回通过许一弛来迂回认识他的。

大一刚入校时,许一弛曾经抽空带着简澄他们几个同校的学弟学妹们熟悉过F大的校园环境,所以简澄一直对这个学长的观感很好,还觉得他是那种特别成熟稳重的青年才俊。

直到许一弛得知她有画画这项技能,软磨硬泡求她帮网球社画了好几次宣传海报之后,简澄一想到他,就只能想起他猛虎落泪着对她撒娇卖萌的一张脸。

怎么说,就好比一座外表光鲜、美轮美奂的摩天大楼,其实是个一戳就崩塌的豆腐渣工程,一样那样让人幻灭。

然而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还是要去找许一弛求帮忙。

当初简澄帮着网球社画海报,没怎么要过报酬,所以此时想要一个培训的名额,也不是很过分,许一弛欣然应下,并主动请缨:“师妹,要不要我来教你?我这次就带三个人,机会有限哟。”

简澄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不了。能不能把我分到向林洲那一组?”

“……哼!”许一弛说,“他是很厉害没错,但是呢,和你师兄我比起来,还是差那么一点点,真的不考虑一下我?”

且不管许一弛话里的真实性是否可靠,就算是真的,也不会改变简澄的想法。

她又不是真心来学打网球的,跟着许一弛有什么用,学学该怎么单纯又不做作地卖萌吗?

“许师兄,你知道吗?春天要到了。”

许一弛:“?”

话题怎么跳这儿来了?

“春天到了,求偶的季节就来了!”简澄慷慨激昂道,“啊,对不起,忘记了,师兄你是母胎单身,不懂这些的。”

许一弛:“……”

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

总而言之,身负求偶重任的小简同学,最终还是如愿以偿地加入到了向林洲的队伍中。

为了保证教学质量,再加上向林洲本身也很忙,所以他一共也只负责教五个人,除了简澄之外,清一色全都是男生。

在上第一次课之前,向林洲把他们拉进了一个群,询问网球基础相关的问题知识。

其他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经验,只有简澄说:“完全没有学过。”这也是她一早就和向林洲说过的。

“但是,我以前参加过运动会!”简澄补充道。

她高中的时候读的是理科,实验班的女生人数不多,为了凑够人数,每届运动会班上女生人人都要参与,有的人还不止要参加一个项目。

向林洲问她:“参加过什么项目?”

“跳远。”简澄有些羞赧地说,“……最佳成绩是一米三。”

向林洲回顾了一下记忆里简澄的身高——一米三可能刚过她腰没多少。

他沉默了片刻。

“知道了。”

网球社的这项活动,原本也并不是指望将普通人都一下培养成网球健将,只是起到鼓励全民加入运动的作用。

针对不同的基础,向林洲也就制定制订了不同的计划。

隔天去室内网球场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半,也是一天当中体育馆里人最少的时候。但由于网球社活动的缘故,网球场这片区域倒是聚集了不少人。

简澄一眼望过去,能看见一堆环肥燕瘦的女孩子,而她们正中间,簇拥着一个染银灰色头发,一身运动服穿得松松垮垮的男生。

一步一步走近了,简澄才缓慢地辨认出来,这个男生是“F3”之一的贺嘉元。

看样子,他应该也是网球社的成员之一,负责教这些女孩子打网球。

贺嘉元似乎毫不避讳一些身体接触,时不时会握着某个女生的手腕,教她如何正确挥拍,惹得四周一圈的女生们脸红心跳,场面一度像是某个明星爱豆见面会。

……说实话,现实中这种场景,看上去,有点儿傻。

简澄觉得自己和他们宛如两个次元的人,不动声色地往向林洲身边又挪了挪,身上运动衫的袖子几乎要和向林洲的手臂贴到一起​‍‌‍​‍‌‍‌‍​‍​‍‌‍​‍‌‍​‍​‍‌‍​‍‌​‍​‍​‍‌‍​‍​‍​‍‌‍‌‍‌‍‌‍​‍‌‍​‍​​‍​‍​‍​‍​‍​‍​‍‌‍​‍‌‍​‍‌‍‌‍‌‍​。

是一个充满信任和依赖的姿势。

向林洲先前因为身侧的人快投奔他方阵营而莫名收紧提起的心,倏然间又慢慢地下落,回归原处,心跳声舒缓。

也不是什么别的原因。

只是确定了分组之后,再换人很麻烦。而他讨厌一切不确定性带来的后果,仅此而已。

忽然,简澄毫无征兆地拉住了他一边的衣袖。

向林洲霎时间像一截手臂都僵硬了,面上还保持着八风不动的姿态,微微低头看她。

这个被他定论定性为害羞又胆小的小姑娘,语气中带着三分试探、七分期盼地问他:“向同学,你也会这么教我打网球吗?”

向林洲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一头张扬银发的男生几乎以一个拥抱的姿势,将面前的女生拢在怀中。

“……”

向林洲转过脸头,面无表情地对简澄指了个方向。

简澄迟疑道:“……那儿好像只有自动售货机呀?”

“去买灌罐咖啡提提神。”向林洲薄唇轻启,吐出几个冷冷清清的几个字。

言下之意就是——大白天的,就不要做梦了。

简澄觉得跟向林洲待久了,她的心脏都变得越来越强大了。面对这种情况一点儿都没有被羞辱了的感觉,只有“这是个金句,可以记下来给男主角用了”。

她也是因为早已料到向林洲根本不会答应,所以才敢故意放肆地提出这样的请求,没想到的是,不爱讲话的向同学竟然这么会怼人。

明明被怼的就是自己,简澄还是觉得挺好笑的。

顾及到她在向林洲面前的柔弱软妹人设,她只能默默地低着头,背对着他,强压着笑意。

结果是笑意不光不仅没被压下去,她整个身体都有些发抖。

看在向林洲眼里就是,人真的被他弄哭了。

他心中升起了些微的烦躁与不安,是前二十年都没有怎么体会过的陌生情绪,让他整个胸腔里都萦绕着一种难以分解的焦灼。

但简澄想要的那种教学,他也的确不可能做到。

等一行六人走到体育馆最里面剩下的网球场地时,简澄的情绪已经恢复了稳定,只是因为憋笑,眼角漾出了一点儿泪花。

果然哭过了。

向林洲飞快地瞥了一眼,又收回了视线。

人已经到他手下,就是他的责任。无论如何,他总要负责。

想到这里,向林洲挪动步子,走到简澄面前,状似无意地开口:“你比她们聪明。”

简澄茫然地仰着头看他:“啊?”

“所以——你不需要被那么教。”

五分钟后,向来自诩聪明的简澄,才慢了好几拍地反应过来——

高岭之花刚刚是在,安抚她。

这简直要比怼她还要魔幻。

心绪心神恍惚之下,简澄不小心手下用力,将正在颠的一颗网球打出了好远的距离,不偏不倚地正好落到了“爱豆见面会”的范围之内。

简澄正在犹豫是过去捡球,还是干脆去换一个新球,“爱豆”本人,贺嘉元隔了两个网球场的距离喊她:“小姐姐,这是你的球吗?”

不知道是不是简澄的心理作用,总觉得他的声音里,含着一些的轻佻和逗弄,总之让她听了不太舒服。他周围的女生们也都投过来意味不明的目光,具体是什么意思简澄不清楚,但可以敏锐地感觉到,并不怎么友好。

贺嘉元的嗓音没有收敛,在一旁正指导另外几个男生发球的向林洲也听见了,动作微微一滞。

见简澄没有动作,贺嘉元说的话越发直白,还带着毫不掩饰的引战意味。

“小姐姐,既然有人那么不解风情,那不如来我这里,我可是很有耐心,对女生也很温柔的哦。”

过去当你脚踏的第一百零八条船吗?

简澄想对这个渣得理直气壮的人翻一个硕大的白眼,但想到向林洲可能还在一边看着,她便收敛下来,面不改色地朝着贺嘉元的方向走去。

贺嘉元见状,顿时面色一喜。

从简澄他们进体育馆的时候,他就盯上这个新目标了。

他这边的漂亮妹子不少,但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也是人的本性,他也一向享受从别人手上抢人的快感与成就感。

更何况这个女生漂亮得确实让人眼前一亮,让他更想得到。

转瞬之间,简澄已经走到了他面前。

贺嘉元的唇角刚要勾起一个志得意满的笑,就见简澄弯下腰,捡起了球,脸上露出一个轻飘飘的微笑,看上去很温柔,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客气。

她用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旁边就是洗手间,先进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配不配,再跟我讲话。”

趁贺嘉元还没回过神,脸色僵硬呆滞,简澄后退一步,又恢复了标准的软妹语气,在一片诡异的静默中,天真无邪地开口:“你们不懂,这种放养式教学是我们家向向特殊的表达情感的方式。”

说完,她还意犹未尽地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向向可——体——贴——啦!”

语气之缱绻,让在场一半女生都浑身爬满了鸡皮疙瘩。

简澄要的就是这种膈应硌硬他们的效果,大获全胜后准备回到向林洲那边,却被一个女生拦住了。

平心而论,简澄觉得眼前这个姑娘长得很标致,柳叶眉瓜子脸,还有一点儿古韵气质,就是眼神不太好,和贺嘉元这种人渣搅和到一块儿了。

简澄以为女生是来替贺嘉元出气的,不料她开口却是:“你死心吧,向林洲不会喜欢你的。”

没搞清楚状况的简澄:“?”

女生言尽于此,没有任何给她解惑的打算,只姿态高傲地说:“下个月训练完后的比赛,我和你打​‍‌‍​‍‌‍‌‍​‍​‍‌‍​‍‌‍​‍​‍‌‍​‍‌​‍​‍​‍‌‍​‍​‍​‍‌‍‌‍‌‍‌‍​‍‌‍​‍​​‍​‍​‍​‍​‍​‍​‍‌‍​‍‌‍​‍‌‍‌‍‌‍​。”

说完她就要转身离开,简澄也礼尚往来地拦住了她的去路。

“其实比赛这个事儿吧,和谁比我都无所谓,”简澄说着,眼睛里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迷惑,“但是……你是谁呀?”

女生:“……”

简澄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一张俏脸由红转黑又转青,比她的调色盘还精彩纷呈。

最后,女生咬着后槽牙,一字一顿地说:“赵、舒、晴。”

简澄本来还想再问一下“赵舒晴又是谁”的,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怕这位漂亮妹妹被她气晕过去,还是把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她记性在记人名这一块是真的不太好,并没有要故意羞辱人的意思,在脑海里搜索了好半天,简澄她才勉勉强强地记起来。

赵舒晴,就是新闻学院的院花,也就是那个曾经由爱生恨,让向林洲卷入了渣男风波的罪魁祸首。

简澄这个人,说起来脾气挺好的,如果说有什么逆鳞,就是特别护短。只要是被她纳入自己人范围的人被什么人欺负了,她都绝对忍不了,一定要想尽千方百计地帮人报仇。

之前听陈皎说起那件事儿时,简澄只是作为局外人,很不耻齿那个楼主的做法,但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向林洲可是她的漫画男主角,还算得上是她半个追求对象,事情总不能就这么不痛不痒地放过了。

向林洲曾经被泼过的脏水也不能白捱受了。

简澄气鼓鼓地走回他们之前的场地,一手握紧球拍,一手捏紧网球,一股浑身充满了力量的感觉,冲向林洲喊道:“教练!我要学打球!”

刚刚简澄在那边做的事、说的话,向林洲虽然没有聚精会神地关注,但也不由自主地分了一半的心神过去,所以也了解得很清楚。

背后叫他“向向”,当面叫他“教练”,她还挺能屈能伸。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见她的声音,向林洲心中竟然隐隐产生了一点儿很放松的感觉。

简澄没等他回答,忽地很严肃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向林洲。”

他垂眸,和她四目相对。

她说:“你放心,我肯定不会给你丢脸的。”

向林洲喉头紧了紧,:“嗯。”

“那……你要不要给我加个油?”他好不容易态度软化,简澄得寸进尺地提出非分要求,“对我说一句‘澄澄超棒的’。”

“简澄。”他开口就断绝了她的妄想,“……加油。”

好啦。

对于“追求对象”,不能一下子提那么高的要求,要循序渐进地来。

知足才能常乐。

后面的一个月,简澄几乎放弃了所有的娱乐时间。

以前她一向是教学楼、宿舍、食堂三点一线,每天上完课吃完饭后,就习惯性地回寝室摊瘫着,玩玩小游戏,灵感突发或者deadline(截稿期)来临的时候,画几笔漫画。

日子过得简单而悠闲。

但现在,她每天待的得最长的时间久的地方都快要变成体育馆了。

好处自然也很明显,比起以前动不动就腰酸背痛腿抽筋,简澄觉得自己身体素质都好了一大截,并且可以在微信步数排行榜里名列前茅,一时间风光无限。

……才怪。

新漫画的连载已经步上了正轨,简澄实际上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是刚去体育馆练完球,就要立刻赶回寝室画这一周的更新。

因此,在画到最新剧情,女主角为了给男主角报仇,报名了厨神大赛,没日没夜地拼命精进厨艺时,简澄格外感同身受,促使这一话的内容画得十分感人且催人泪下。

比如此时正在男生寝室的床上,披着小被子刷着最新一期连载的徐远幕,就嘤嘤嘤地落下了两滴硬汉的眼泪。

“阿梨冲啊!妈妈爱你!阿梨必胜!”徐远幕发出一声尖叫,被底下正刷着校园树洞的罗言扔了一枕头。

“徐老师,注意一下性别。”

难得寝室里四个人都凑齐了,但是气氛却有些压抑,刨除徐远幕这个状况之外深陷在漫画里的人,罗言和何玏都注意到了最近校园树洞里的一个热帖。

帖子名很正常,叫“不是网球社搞活动,我都不知道原来学校有这么多大美人!(多图预警)”。

这个“大美人”没分性别,楼主发的图也是帅哥美女都有,最开始整个帖子就是颜控的天堂,充满了欢天喜地的和谐气氛。

但是在花痴了三百多层楼后,风向就隐隐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变成了某某某和某某谁更好看的战役。

其中这个某某某的亲友团好像特别多,一口一个“抱走我家宝宝,不约、不比较”,搞得像娱乐圈控评似的,看得罗言一愣一愣的。

要不是这些亲友团抱走某某某以后,还要酸溜溜地说一句“说实话,某某也就一般水平吧”,他都要信了他们真的是来劝和的。

颜值大战三百回合后,不知道哪位知情人又爆料出,某某某和某某在下个月的网球社比赛里要正面对决,问大家更看好谁。

话说到这里,某某某和某某的真实身份也就显而易见了,就是赵舒晴和简澄。

罗言本就对赵舒晴没有好感,眼看一个帖子又被她那边的人搞得乌烟瘴气,气得拍案而起,跑去找向林洲:“向神!你的学生,我们的小姐姐,被人欺负了!”

话音落下,他才发现,不用他来报信,他们向神早已开始了动作。

树洞的事情,简澄知道的时候,帖子已经被管理员以未经允许私自上传他人照片的理由删除了,所以她根本没有亲眼见识到当时的盛况。

陈皎陆陆续续从其他朋友那里收到了一些截图,气得不行,:“赵舒晴也太讨厌了吧!这么会娱乐圈营销的这一套,还念什么新闻传播,直接C位出道算了!”

简澄一直贯彻“眼不见为净”的唯心主义思想,没看见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所以,赌我赢的人多,还是赌她赢的人多?”

“树洞都快被她的水军淹没了,你说呢?”陈皎翻了个白眼,仍在生气。

简澄说:“那正好啊,到时候我轻轻松松打败她,岂不是显得她更丢脸了。”

这样的结局当然最好,但是……“如果输了怎么办?”

简澄义正言辞义正词严道:“那就是,她赢了比赛,但输了人品,人生这条赛道上,赢家还是我。”

被突如其来的心灵鸡汤浇了一脸,陈皎:“……”

“澄澄,我其实有一个猜测。”

“啊?”

“我觉得,帖子很可能是向林洲删的。”陈皎分析道,“我好像听人说过,他也是咱们学校那个APP的管理员之一​‍‌‍​‍‌‍‌‍​‍​‍‌‍​‍‌‍​‍​‍‌‍​‍‌​‍​‍​‍‌‍​‍​‍​‍‌‍‌‍‌‍‌‍​‍‌‍​‍​​‍​‍​‍​‍​‍​‍​‍‌‍​‍‌‍​‍‌‍‌‍‌‍​。”

这还是因为去年年底的时候,校园通APP突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bug(漏洞),幕后的开发人和软件维护人员也都是F大计算机系的学生,排查了一个多星期还没有解决问题,最后有人问到向林洲那儿,请他出山帮忙,才算把事情了结。

之后他们索性就给了向林洲管理员的权限,希望他能不定期过来帮助清理一下后台程序。

但向林洲不是会自找麻烦的人,他连自己当初被挂的那个帖子都懒得删掉,管都没管,没给一点眼神,现在特意帮她出这个头……简澄觉得她还是去做梦,来得比较快。

可是,这不妨碍她借题发挥去找向林洲。

【香蕉你个布拿拿:向同学!呜呜呜,我已经知道你在背后为我做的事情了,我太感动了!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向林洲十有八九会当她是在日常抽风,理都不会理一下,但她刷了存在感就很开心。

简澄刚要把手机锁屏,就见微信图标右上角亮起一个红色的“1”。

【橘子你个奥润洁:不用以身相许。好好比赛。】

简澄怔了怔,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企图消灭她心中乍然生出的那一点儿,不切实际的幻觉——

她怎么觉得,这个向林洲,好像有点儿温柔啊?

而且,他是不是没有否认,他就是那个删了帖子的人……

简澄倏尔站起身,拉开窗帘,中午十二点的灿烂阳光争先恐后地涌进室内,空气中有小小的粉尘,在她面前一圈又一圈轻快地打着转。

不是幻觉,不是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犹犹豫豫地给罗言发消息:“不好意思,打扰了,你和向林洲在一起吗,他是不是发烧了啊?”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反常。

罗言扭头看着面色如常、精神焕发,甚至可以和代码鏖战七天的向神,一阵无言以对。

这可能就是,他们单身狗不会理解的,关心则乱吧。

八卦小风波并没有对简澄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她完全没有将那些陌生人的评头论足放在心上,偶尔去体育馆练习遇到一些“慕名”过来看戏的人,也只把他们当空气看。

是比赛不紧张,还是漫画不着急,她要费功夫浪费时间去搭理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人。

临近比赛的前一天,陈皎突然火急火燎地回来跟她讲了一个消息:“哇,赵舒晴太卑鄙了吧,我才听说她从小学起就跟专业教练学网球了,那还比个屁什么啊,大家都是刚在新手村出生的小萌新,她一个满级号来凑什么热闹。”

简澄闻言倒是眉毛都没动一下,万分镇定地拍了拍陈皎的肩膀。

“皎皎,别急,你为什么没想过,我也是满级号呢?”

陈皎嘴角扯出一个微笑:“跳远成绩一米三的满级号?”

简澄:“……”

她当初就不该把这件事说出去。

“你也不要太担心啦,比赛总是有输有赢的,输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我跟她又没签订什么‘输了就当场跪地磕头叫对方三声爸爸’这种条约,所以平常心嘛。”

简澄嘴上这么安慰陈皎,其实心里根本没在怕的。

赵舒晴有专业教练很了不起吗?

她念初中的时候还差点儿进了省队比赛呢,要不是因为弹跳力实在不好,那会儿还只能跳一米二,说不定她现在就是F大第二个走向国际网坛的人了。

之前没告诉向林洲,也是因为她想享受小萌新的待遇,如果她什么都会,还怎么让向林洲对她进行春风化雨般的谆谆教诲。

如果不是赵舒晴横插进来,简澄本来只打算最后的比赛随便打打,大家友谊万岁。

至于陈皎——毕竟结果还没出来,简澄不想让她提前抱有太大的期望,反正到时候看比赛就知道了。

虽然心中充满了自信,但简澄不是一个盲目自大的人,训练一直延续到了比赛当天。

她知道赵舒晴曾经偷偷来看过她打球,想了解她的打法,但简澄却没兴趣做这种效率低下的事情。

在绝对的实力碾压之下,什么“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都是纸老虎。

因为是业余组的比赛,赛制就没有效仿正规比赛的三盘两胜或五盘三胜,直接一盘定胜负。

简澄最初计划的是打个6∶3差不多,但她没想到……赵舒晴比她想象得中还要弱很多。

她怀疑赵舒晴找的那个专业教练,不教打球,只每天给她放两个小时的《网球王子》看。

打到5:0的时候,简澄都心生怜惜,在考虑要不要对赵舒晴放水,让她好歹赢一局下了。然而赵院花并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捡起球的时候,还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简澄肃然起敬,选择尊重对手。

又三分钟后,比赛结束。

简澄顺利地以6∶0获胜。

四月初,天气乍暖还寒,比赛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现在透过体育馆的玻璃门往外看,天色已经阴了下来。

为了方便打球,简澄穿得很单薄,下场后就赶紧去陈皎那儿披上了外套,被陈皎紧紧地抱住:“澄澄!你怎么这么帅!除了跳远你还有什么不会的!”

“……”简澄做了个深呼吸,微笑,“不会失忆大法,让你忘记我跳远一米三的事情。”

作为教练,向林洲当然也过来看比赛了,就坐在她们两排开外的地方。

简澄从陈皎怀里抽身而出,跟她打了声招呼就往向林洲的方向走去。刚刚陈皎抱她抱得有点儿紧,挤压到她左手臂的伤处,她忍着痛没呼出声让陈皎担心,却禁不住皱了皱眉。

她正朝着向林洲这边,哪怕低着头,他也能看清她脸上的细小微小神情。

向林洲抿了下唇,问她:“受伤了?”

声线依旧是向神标配的清心寡欲、超脱物外的清冷声线,但自打上次从他微信发过来的几个普普通通的字里,读出了一丝温柔后,简澄再度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几分关心。

她扭伤的是左手腕,和比赛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是昨晚画连载太累,趴桌上睡着压着胳膊扭到的。

这么丢人的理由,她肯定不能告诉向林洲!

简澄用一种委屈巴巴又无比坚强的眼神看着他:“没关系的,向同学,只是一点儿小伤,幸好没有耽误比赛,没给向同学丢脸,这样我就心满意足啦。”

旁边还没来得及离开的某观众:“……”

刚刚球场上大杀四方的那个人不是你吗?

“不过——”简澄话音拖长,伸出左手腕在向林洲面前晃了晃,“如果向同学能帮我吹吹,那我肯定就不会痛了!”

向林洲闻言的第一反应,是目光又落在了简澄的红了一圈的耳廓耳郭上。

果然,她又在害羞。

简澄强撑着羞耻感念完台词,胳膊都举酸了,还没等到向林洲再一次惨绝人寰的拒绝,反倒是刚打输了比赛的赵舒晴怒气冲冲地冲到他们面前,一张嘴就是讨伐负心汉一样的语气。

“向林洲!我究竟比她差在哪里?你宁愿拒绝我,和她这样的人在一起?”

她这样的人?她怎么了?

见赵舒晴满脸都是对她“不知羞耻”的控诉,简澄既无辜又无语。

就算她刚刚的那段表演稍微做作了那么一点点,撒娇装嗲也是女孩子的基本权利好不好!

简澄气沉丹田,刚要开口,向林洲已经先她一步,作出给出了回应​‍‌‍​‍‌‍‌‍​‍​‍‌‍​‍‌‍​‍​‍‌‍​‍‌​‍​‍​‍‌‍​‍​‍​‍‌‍‌‍‌‍‌‍​‍‌‍​‍​​‍​‍​‍​‍​‍​‍​‍‌‍​‍‌‍​‍‌‍‌‍‌‍​。

“我好像不认识你。”

第一句话,先让院花小姐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就算认识,我的事情也与你无关。”

第二句话,彻底替简澄把火力都吸引了过去。

继之前毫无防备地被向林洲删除好友后,这是一个多月来,简澄第二次觉得,面对不喜欢的女生,向林洲是真的很冷漠。

冷漠到不愿意让对方心存半点希冀。

如果不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而且也没想要得到什么感情上的回应,只是一心想获取第一手素材,简澄觉得自己可能也坚持不了这么久。

尽管向林洲给她留了面子,没有当众说“我和她也没有任何关系”这种话,但简澄并不喜欢不明不白地被人误会。

她唇边牵起一个笑,和气地看向赵舒晴:“你误会了哦,我和向同学不是你想的那样。”

赵舒晴面色微变,又听见她继续道——

“现在还是我在单方面的追求向同学,不过,借你吉言啦。”

(未完待续)

下期预告:网球赛后,面对情敌挑衅,简澄寸步不让地高调表白——不出意外地再度被向林洲拒绝。然而向神嘴上对她的告白小论文冷漠地说了抱歉,可撞见她实验考试出问题时,却“口嫌体正直”地出来帮她解了围。简澄捂住塞了三百只大白兔的小心脏胸口:“向同学,我怀疑你又在对我释放魅力!”下期连载见《花火》3B!

赞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