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魔王和大可爱们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文/ 吕天逸

【1】

有时候我觉得我的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比较像个直男……和王先生形成鲜明的反差​‍‌‍​‍‌‍‌‍​‍​‍‌‍​‍‌‍​‍​‍‌‍​‍‌​‍​‍​‍‌‍​‍​‍​‍‌‍‌‍‌‍‌‍​‍‌‍​‍​​‍​‍​‍​‍​‍​‍​‍‌‍​‍‌‍​‍‌‍‌‍‌‍​。

当然没有内涵王先生的意思​‍‌‍​‍‌‍‌‍​‍​‍‌‍​‍‌‍​‍​‍‌‍​‍‌​‍​‍​‍‌‍​‍​‍​‍‌‍‌‍‌‍‌‍​‍‌‍​‍​​‍​‍​‍​‍​‍​‍​‍‌‍​‍‌‍​‍‌‍‌‍‌‍​。

我的意思只是,如果说我和王先生之间只有一个直男,那绝对不是他​‍‌‍​‍‌‍‌‍​‍​‍‌‍​‍‌‍​‍​‍‌‍​‍‌​‍​‍​‍‌‍​‍​‍​‍‌‍‌‍‌‍‌‍​‍‌‍​‍​​‍​‍​‍​‍​‍​‍​‍‌‍​‍‌‍​‍‌‍‌‍‌‍​。

嗯……我似乎越描越黑了。

【2】

某天,和王先生去鞋店买鞋。

其实我是极少逛商场的,就算偶尔逛,也是陪王先生逛男装。他挑选衣服,我嘟嘟囔囔满腹怨言地瘫痪在等候区的沙发上,与一众陪老婆的男士大眼瞪小眼……为什么那天我会去商场买鞋呢?因为我那天在外地,旧鞋坏了,旅行箱里也没有可替换的鞋子,再不买鞋就得光脚出街,这样不妥,所以我就去了。

进入商场,我直奔鞋店,十秒内锁定目标、拿样鞋、试……大小行,那就行,颜色、款式称得上雅观,那更妥了。

我:“就这双。”

王先生游荡在鞋架间:“这双怎么样?这双呢?”

我:“不了不了,这双就行。”

我只想光速离开商场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

王先生有些不悦:“再买一双吧。”

我:“衣服、鞋什么的我不喜欢买太多,麻烦。”

且浪费,把一百双鞋穿到耐久度百分之九十九,不如把一双鞋穿到耐久度为零,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身为半个极简主义者,这是我的生活信条。

王先生不干:“那双好看,你肯定喜欢,都买。”

我看看他指的那双,再看看已买下的这双,蒙了:“这两双差不多啊。”

王先生:“不一样不一样。”

我:“没有本质的区别啊!”

真的像!

王先生:“别犟,不一样,那双休闲一点,这双正式一点。”

那一瞬间,我感觉我好像个搞不清口红色号的直男!

并且我也确实搞不清口红色号!

铁血硬汉用什么口红呢?!

总之,最后我还是嘟嘟囔囔地试了第二双鞋……

【3】

某天,和王先生在外面吃饭。

外面下着大暴雨,可能是哪里的线路出了问题,餐厅忽然停电了。

服务生正在为我们点单,由于是西餐厅,王先生开玩笑地对服务生道:“不然点两支蜡烛,正好是烛光晚餐。”

服务生笑眯眯地说“好呀好呀”。

务实的我觉得不必麻烦服务生,火速掏出手机:“不用不用,我开手电。”说着,手中亮起一道惨白的光。

王先生:“你是一点儿情调没有吗?”

【4】

某天签售,与一位作者大大同场次,吃饭时聊起化妆的话题。

我是超级加倍过敏体质,不仅对尘螨、冷空气、紫外线之类的常见过敏源过敏,还对化妆品过敏……

不明白什么原理,各种品牌的眼线、睫毛膏、粉底……都会令我痛苦万分,一涂难受一天。

常年被迫素颜,可能也是我逐渐糙化的源头之一。毕竟人越糙,就会越糙……习惯塑造人。

作者大大将我观察片刻,提议道:“那你可以试一下假睫毛,会很好看。”

我的反应宛如钢铁直男被人建议套上连衣裙,惊恐地道:“不要,假睫毛太娘了!”

作者大大:“嗯?”

作者大大:“你一个留黑长直的人在说什么?!”

明明发型就已经很娘了好吗!

【5】

某天,与一位编辑聊网文。

编辑:“阿逸平时会看男频文吗?”

我:“会啊,超喜欢。”

编辑:“那你看男频文的爽点是什么呢?”

我超兴奋地道:“X丝逆袭,装X打脸。”

编辑略一沉吟:“和宅男的爽点一模一样呢。”

真的是呢……

大概是硬汉本色,灵魂深处有兰博。

【6】

而小魔王,完全没有继承我的直男属性。

他,是个绝世小嗲精。

【7】

小魔王,嘴甜。

某天,他姥姥,也就是我妈,好端端地在那儿待着。小魔王忽然腻过去,用小胖手在我妈的脸上摸来摸去,用的就是大人摸小孩脸蛋的那种手法。

还没完没了那种。

我妈就问:“摸我脸的干什么?”

小魔王捏着细小的声音,嗲嗲地道:“你好可爱呀。”

我妈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是什么嗲里嗲气的攻击!这是什么糖衣炮弹!

接着,小魔王又发射一枚炮弹,仍旧是软着嗓子道:“你是小女孩呀。”

哇!

干什么,这是要干什么!

【8】

小魔王小时候——是的,这么个小玩意儿居然也有“小时候”——特别护食,护食程度堪比狗子,轻易不会让人染指他的零食。

举个例子。

某天,我们全家老小倾巢而出,去游乐场玩耍。

在游乐场里,王先生给小魔王买了个冰激凌,我负责拿冰激凌以及用小勺喂他。冰激凌很大一个,不可能全都给小魔王吃,肚子会吃坏,以上是这个段子的背景设定。

于是,为了在不激怒小魔王的情况下让他少吃几口冰激凌……

王先生跟我小声地耳语:“你吃一口。”

我小声地耳语回去:“我不敢!”

我妈小声地耳语:“让他往别的地方看一下……”

我爸举着手机倾情演出:“宝宝看姥爷,给你照相​‍‌‍​‍‌‍‌‍​‍​‍‌‍​‍‌‍​‍​‍‌‍​‍‌​‍​‍​‍‌‍​‍​‍​‍‌‍‌‍‌‍‌‍​‍‌‍​‍​​‍​‍​‍​‍​‍​‍​‍‌‍​‍‌‍​‍‌‍‌‍‌‍​。”

小魔王扭头,笑嘻嘻、美滋滋地看着镜头。趁着这短暂的几秒,我光速把冰激凌塞给王先生,王先生举着冰激凌疯狂输出!

忽然,小魔王一个猛回头,突击检查!

王先生则在千钧一发之际放开了那个冰激凌!

有一瞬间空气是冻结的,在场众人静默而疯狂地交换着眼神,像一群不确定行动是否被敌人发觉的地下党。

结果,小魔王盯着冰激凌看了一会儿,幽幽地道:“冰激凌……小了……”

小魔王痛哭失声:“冰激凌小了!冰激凌小了!呜哇……哇哇哇!QAQ!”

计划还是失败了……

【9】

身为资深微博用户、防杠者、杠杆降生、杠精仇杀队的领袖、小括号说明者、解释者……本人在此插播一段说明。

Q: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小魔王冰激凌吃多了会肚子痛呢?为什么不教他分享、好好和他谈谈呢?

A:因为理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万万不要因为看过几篇育儿文章,就自觉能时时刻刻用科学理智的手段降服一个三岁小孩。尤其是当我在游乐场时,能少一事就想少一事,因为万一谈话无效,或者干脆谈崩了,那么我,绝不想在全世界最快乐的地方削他……

【10】

小魔王长到四岁之后,护食情况大幅改善。

某天我去医院体检,在医院待了一整天。

根据我妈口述,当晚四点多,小魔王从幼儿园回到家,发现我不在,就问她“妈妈在哪”,我妈就告诉他“妈妈去医院了,一会儿回来”。

在小魔王看来,只有生病的人才会去医院。而生病的人,理应得到一些关怀。他于是道:“那我要给妈妈准备一些吃的和喝的。”

晚上,我大概七点多到家,小魔王看见我回来,就拉着我去书房说:“妈妈,我给你准备了四份惊喜。”

我一看,书房的桌子上并排摆着一瓶可乐、一瓶咖啡、一瓶矿泉水,还有一根芝士条。

小魔王一本正经:“这些都是我为你准备的。”说着,他一样样拿给我,“妈妈吃,妈妈喝。”

……

并不爱吃零食的我只好忍着腻干掉了比我小臂还长的一大根巨型芝士条。

【11】

前几天,我感冒了。

小魔王听说了这件事,去餐厅拿了一只香蕉,上我的书房探病。

小魔王把香蕉塞给我,严肃地道:“你吃了香蕉病就好啦。”

我十分感动,可是我真的不爱吃零食,于是我把香蕉揣进我睡衣巨大的口袋里,用意念吃、脑电波吃……

一天后,我吃感冒药把感冒给吃好了。

晚上陪小魔王写作业,小魔王写着写着忽然关心起我来:“妈妈感冒好了吗?”

我如实回答:“好了。”

小魔王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点点头道:“是吃我给的香蕉吃好的。”

我能怎么办,只好对对对,是是是,是吃香蕉吃好的。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