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味巧合(六)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老衲吃素

作者简介:老衲吃素,知名作者,擅长用平实的文笔去写暖心的故事​‍‌‍​‍‌‍‌‍​‍​‍‌‍​‍‌‍​‍​‍‌‍​‍‌​‍​‍​‍‌‍​‍​‍​‍‌‍‌‍‌‍‌‍​‍‌‍​‍​​‍​‍​‍​‍​‍​‍​‍‌‍​‍‌‍​‍‌‍‌‍‌‍​。

微博:https://weibo.com/u/5830600125

前期回顾:晚上苏南星临时加班完,在楼下竟然偶遇了云宝“大数据相亲”推荐的对象——隔壁科技公司的保安张涛……寒暄完毕后看到了周奕停在路边的车​‍‌‍​‍‌‍‌‍​‍​‍‌‍​‍‌‍​‍​‍‌‍​‍‌​‍​‍​‍‌‍​‍​‍​‍‌‍‌‍‌‍‌‍​‍‌‍​‍​​‍​‍​‍​‍​‍​‍​‍‌‍​‍‌‍​‍‌‍‌‍‌‍​。

第二天,苏南星要赶早上的高铁,就没有去晨跑,但走之前还是把苗萌萌从被窝里拉出来督促她去跑步​‍‌‍​‍‌‍‌‍​‍​‍‌‍​‍‌‍​‍​‍‌‍​‍‌​‍​‍​‍‌‍​‍​‍​‍‌‍‌‍‌‍‌‍​‍‌‍​‍​​‍​‍​‍​‍​‍​‍​‍‌‍​‍‌‍​‍‌‍‌‍‌‍​。

苏南星刚坐上了高铁,就看到苗萌萌在B站上的账号“失恋的胖虎”更新了一条视频。视频里镜头对着苗萌萌那张大脸,她一边喘气一边说:“你们的UP主在晨跑,减肥我是认真的!”

苏南星笑,过了一会儿装作游客,发了一条弹幕:“UP主很努力,加油!”想到苗萌萌跑完步看到弹幕后有的惊喜,忍不住发笑。

身边座位那人刚坐下就站了起来,苏南星也没注意,因为她刚收到周奕给她发的一条微信:“没来跑步?”

苏南星才想起来昨天忘了跟他汇报自己要出差这件事了:“昨天忘了跟你说,今天我来浦口这边出差,昨天会议上我提过。”

周奕:“好。”

他又加了一条:“注意安全。”

苏南星:“嗯。”

收了手机,苏南星想,周奕这是又去晨跑了?

身边的座位又有人坐下了,然后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在想什么呢?”

听到熟悉的声音,苏南星抬头一看,竟然是丁琰。

丁琰穿着一件白衬衫,手里拎着公文包。因为在外面,丁琰看起来比在公司随意了一些,衬衫的袖口挽上两折,露出他劲瘦的肌肉,姿态随意而潇洒。

“丁经理。”

丁琰说:“刚才在站台的时候见到你,才找你旁边的人换的座位。”

他放下小桌板拿出电脑:“昨天会议上你说要去浦口市出差,没想到今天你就去了,执行力还是和以前一样强。”

苏南星说:“那您去哪儿啊?”

丁琰道:“我也去趟浦口,例行巡视。”

苏南星客套地说:“您还和以前一样忙。”

丁琰微微一笑,应了一声“是啊”,就不再跟苏南星多说了,开始打开电脑处理工作。

苏南星也打开电脑投入到工作之中。偶尔余光扫到丁琰,她发现他在认真地看报表,修长的手指敲击键盘打文件,很是投入的样子。

苏南星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倒是一点也没变,跟以前一模一样。

下了高铁,她和丁琰一起坐上了浦口市公司来接的车,不过这次是市场部部长来接的,这就跟上次周奕来浦口的时候是系集部部长来接一样,都是顶头上司下地级市,地方部门都想好好表现。

苏南星也是一回生二回熟了,上次跟周奕一起来的时候,市公司这边的领导也都认全了,市场部部长一边开车还一边说:“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苏总监可别拒绝啊。”

苏南星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可不敢跟你们吃饭了,你们太能喝了。”

市场部部长说:“喝酒就是活跃一下气氛嘛,这回少喝点,晚上你可一定得来啊。”

苏南星知道这种饭局推不掉,何况还是跟着丁琰一起来的,市公司这边必然也得像招待周奕那样招待丁琰。

苏南星是来工作的,中午匆匆在市公司食堂吃了饭,下午就在市公司技术部几个人的陪同下核实了浦口天眼项目的数据,工作进展得很快。

到了晚上,她就被市公司的人拉着去参加了饭局。

市公司的领导层又都到齐了,市公司的市场部骨干也来了,一群人围了一大桌。

市公司徐经理举杯敬丁琰:“来,欢迎丁经理莅临我们浦口市公司。”

丁琰也站起来跟他碰杯,熟练地一口掀杯,然后拉开了这场饭局热闹的序幕。

苏南星作为省公司的总监,还是第二次来了,自然少不得被人敬酒。她中午因为着急工作没吃太多,晚上还没吃几口饭,就开始被敬酒了。喝了三四杯之后,胃就有点不太舒服,她喝酒的速度也慢了。

等到第五个人来敬酒的时候,旁边的丁琰举起杯子,跟对方说了句:“我也跟你喝一杯。”

那人是市场部的一个中层组长,得到了顶头大领导的发话,简直是喜不自胜,他赶紧说:“敬您一杯,我干杯,您随意。”

丁琰虽然不常来地级市公司,但竟然记得这个人,说:“我记得你,去年我来的时候,你们部长还夸你能干,去年年底提干的时候,你们部长报了你的名字,我亲自批复的他的申请。”

苏南星听着丁琰的话,心想这就是省公司市场部经理丁琰的魅力,在周奕二十七岁升职为系集部经理之前,丁琰是省公司最年轻的经理级领导,听说他在集团公司还有做人事部长的舅舅,能力和人脉都很是不一般。

那个中层组长听到丁琰的话之后,果然满脸激动:“没想到您还记得我。”

丁琰笑如春风:“优秀的人才我都记得。”

市公司众人见识到了丁琰的风采,白天工作一个能顶两个,下班了在饭桌上也能谈笑风生,真是人才。

后来又有人跟苏南星喝酒,都被丁琰若有似无地挡过去了,苏南星知道丁琰是在帮她挡酒,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这就是丁琰的细心了,嘴上从来不说,但是为人周到细致。

在座的人也都看出来丁琰在为苏南星挡酒了,大家也都没说什么,但不约而同地没有再跟苏南星多喝。到了散局的时候,喝了不知道多少瓶的丁琰竟然一个人干倒了市公司这些大小领导。

而他自己脸色如常,神色也清明,被代驾司机送回酒店的时候,他跟车上的苏南星说:“要不要去海边走一走?我想吹吹风,散散酒气。”

想到刚才饭局上丁琰的帮助,苏南星想拒绝的话就没说出来,应了一声“好”,跟丁琰通过酒店的地下通道走向了海滩。

浦口市作为海滨城市,海边有很多高档酒店,酒店都会修一条通道直接到海边,有点私家海滩的味道。

夜深了,周围的海滩上也没什么人,月亮挂在海面上,海浪的声音一波接一波地荡到苏南星的耳朵里。

她的鞋子里进了沙子,就脱了鞋拎在手上,光着脚漫步在沙滩上。

丁琰的目光落在了她白皙的脚上,又淡淡地收回了目光​‍‌‍​‍‌‍‌‍​‍​‍‌‍​‍‌‍​‍​‍‌‍​‍‌​‍​‍​‍‌‍​‍​‍​‍‌‍‌‍‌‍‌‍​‍‌‍​‍​​‍​‍​‍​‍​‍​‍​‍‌‍​‍‌‍​‍‌‍‌‍‌‍​。

俩人吹着海风走了一段,苏南星才说:“刚才谢谢你,替我挡酒。”

丁琰说:“没什么,也习惯了,见你没吃几口饭……”他又说,“工作再忙,也得好好吃饭。”

苏南星“嗯”了一声,俩人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一会儿,丁琰说:“往回走吧。”

俩人静静的,都没有说话。

苏南星想,这样就挺好了。

走到地下通道的时候,丁琰忽然说:“当年,你从市场部调到系集部,是因为什么?”

苏南星没说话,不知道怎么说。

但是丁琰不给她机会沉默,他说:“是因为你看出来了吗?”

他们都没有说破。

苏南星在市场部的时候发展挺好的,若是按照丁琰对她的重视程度,她不调到系集部的话,兴许能更早当上行业总监。

但是苏南星偏偏放弃了在市场部的发展势头,去系集部重新开始。

丁琰淡淡地说:“就算你不调走,也不用想太多。”

成年人的心动,没有那么冲动。

他和前妻就是非常典型的公司内部二代的结合,继承了父母辈留给他们的人脉遗产,在公司里混得风生水起,但就像他们的结合充满了利益交换一样,婚后的他们各玩各的,前妻在C省很少回L省来,俩人最后连打电话都是谈公事居多。

丁琰觉得这样的婚姻没什么意义,但是也没有提过离婚,直到妻子在C省公司那边也当上了财务经理,大概觉得资源已经丰厚,就跟他提了离婚。丁琰也就顺势同意了,结束了这段利益交换的婚姻。

当年遇到苏南星的时候,她才二十三岁,明艳爱笑,努力认真,充满着干劲,加班到很晚的时候,也傻傻地一边走一边给自己打气“你可以的,要好好努力啊”,笑的时候满眼生光一样。

那种努力的样子,让丁琰对她有点心动。

但丁琰知道分寸,压得住心思。

不过,他总喜欢多看她几眼,看到她这样生机勃勃地努力着,好像他平静的生活也能沾到一点生机一样。

后来有一次市场部组织爬山,苏南星那天正好赶上了生理期,爬到了半山腰之后,就落在了队伍后面。

那天大概是因为不在公司的环境里,所以丁琰有点放纵了自己的心思,找了个借口回头去找落后的苏南星。

他找到她的时候,看见她抱着膝盖坐到石阶上,整个人小小的一团,抬头看他的时候,眼睛水汪汪的。

丁琰想,也许是那时候的眼神没藏好,又或许是当时的语气太温柔了,不像一个普通的领导对属下,所以被聪明的苏南星看出来了。过后没多久,她就调到了系集部。

丁琰就知道,她应该是知道了。

而且,她调到系集部之后,还刻意回避了跟他的接触,这让他心里很不痛快,偶尔有几次机会跟她见面,她喊他“丁经理”,他也淡淡地点个头就走了。

看见她从在市场部时那个明艳的女孩子,变成了在系集部里穿着一身灰扑扑工装的苏总监,她很好地融入了国企那种不起眼的氛围之中,不被人非议,工作出色,眼神还是那么充满着生机。

丁琰想,就这样吧。

两年了,工作那么忙、那么累,心动早就淡了。

一个成年男人的心动,能维持多久呢?

此时此刻,面对现在的苏南星,今晚她大概是因为要参加饭局,并没有穿那身肥大的工装,而是穿了简单的白T恤和牛仔裤,扎了高高的马尾辫,不施粉黛,和当年在市场部的她一样。

也许是因为他终于自由了,可以就那段心动做出一点主动了,也许是酒精上头或者是月色太美、海风太舒服,丁琰觉得自己一向理智的思绪今晚有点冲动了,所以才挑明问了那句话。

但既然问了出来,就不后悔。

丁琰淡淡地叹了一口气:“你不用多想的……”

苏南星没有抬头,仍旧低声“嗯”了一声,算是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回复了。

“以后,你也不用躲我了,太刻意了些。”这句的语气有点带着笑,丁琰就算在这个时候,说话也从来不让人难堪。

苏南星忍不住笑了,既是尴尬又觉得自己有点傻,以为自己做得不明显,其实人家看得明明白白。

她这回清脆地应了一声:“好。”

丁琰这才露出了微笑。

她笑的时候,还像以前一样,满目生光。

真好啊。

第二天,苏南星又在浦口这边忙了半天,下午的时候要回去了,丁琰没有跟她一道,因为他还要继续去区县营业公司转一圈。

临走之前,他跟给他开车的市场部部长状若随意地说了一句:“正好顺路,把苏总监送到高铁站吧。”

市场部部长自然也会说话,说:“是,要不然系集部的陈部长还合计亲自送苏总监呢。”

到了高铁站之后,丁琰没有下车,坐在车里跟苏南星摆了摆手,说了一句:“回头公司见。”

苏南星冲他微微一笑:“谢谢丁经理。”转身进了高铁站。

在高铁上,她想到昨天晚上和丁琰的对话,竟有种放下了一桩心事的感觉。这两年刻意回避丁琰,她也累啊。毕竟系集部也跟市场部有一些业务交集,以后随着她过手的项目越来越多,交集会越来越频繁。

能跟丁琰说开了也挺好的,而且他大概没生气吧?

又想到丁琰这个人若是真有情绪,也不会让她看出来,她还是有点猜不准他的真实情绪​‍‌‍​‍‌‍‌‍​‍​‍‌‍​‍‌‍​‍​‍‌‍​‍‌​‍​‍​‍‌‍​‍​‍​‍‌‍‌‍‌‍‌‍​‍‌‍​‍​​‍​‍​‍​‍​‍​‍​‍‌‍​‍‌‍​‍‌‍‌‍‌‍​。

她将昨晚他说的话和脸上的神态回忆了一遍,毕竟也曾在他手下干了一年多,还是能感觉到的,他没有真正生她的气。

也是,丁琰的心胸没有那么狭窄。

苏南星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打开电脑将这两天实地考察的数据录入到表格里,预计等一会儿回公司跟周奕汇报。

结果要下车的时候,周奕的电话就打来了。

他问:“到站了吗?”

“快了,五分钟之后到。”

周奕说:“你从东广场出来,我的车停在那边。”

苏南星一愣,他来接她了?

周奕又补了一句,像是解释:“正好路过这边,顺路。”

苏南星跟自己说不要多想,他说顺路就顺路。

等到从出站口出来,她远远地就看到周奕高大挺拔的身影,即使在人群密集的车站,周奕也极为显眼,几乎一眼就能看到他。他穿着一件淡蓝色格子衬衫,大概因为不在公司了,他随意地在嘴边叼了一根烟,姿态十分潇洒。过往的小姑娘都忍不住去看他,他也毫不在意。

他回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从扶梯上上来的苏南星,一只手夹起了烟,冲苏南星挑眉笑了笑。剑眉星目,英俊得仿佛整个人都闪闪发光。

那一刻,苏南星觉得全省公司单身女员工都想睡周奕,不是没有道理的。

她忽然觉得曾经睡过这个男人,一点儿也不吃亏。

周奕走了过来,随意地指了一下:“车停在那边。”

苏南星“嗯”了一声,跟着他上了车。

周奕问了句:“出差怎么样?”

苏南星便开始向他汇报工作。等她终于汇报完了之后,车子也开到了省公司附近,周奕说了句:“今天就特赦你,不用回公司了,让你提早下班回家。”

苏南星一听,笑着感谢领导:“谢谢经理开恩。”

周奕心情很好的样子,跟她开玩笑:“你若是说谢主隆恩,我兴许更高兴。”

苏南星抿嘴乐,眉眼弯弯的,让周奕在后视镜里多看了好几眼,他忍不住说了句:“你还是这么笑好看。”

周奕说完之后顿了一下,觉得反正都说出来了,就又说了一句:“穿得正常点的时候,也好看。”

俩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在浦口市的时候,苏南星那件红色丝绸衬衫和被他蹂躏得皱巴巴的一步裙,还有两个人在那张沙发上翻云覆雨的样子。

苏南星还能绷得住,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这是融入集体之中,为了更顺利地展开工作,有职业追求。”

周奕听她这么说,也不再多说了。他尺寸掌握得也好,语气随意又透着亲近:“好吧,你高兴就好。”

要下车的时候,苏南星说了一句:“难得提前下班,回父母家看看,周末不跑步了……”

周奕听了,想到昨天早上自己在便利亭那块儿等她半天的样子,说她?:“别想逃过六公里。”

苏南星回了句:“六公里而已,不要小看我。”说着,拎着公文包就下车了。

周奕看着她的身影进了单元门才开车走。

苏南星有一个多月没有回父母家了,苏母一直在数落她:“怎么不经常回家呢?”

苏南星解释之前脚扭了不方便行走的事,苏母又心疼地说:“怎么不跟家里说啊?我好去照顾你啊。”跟着又给她夹了一堆菜放在她的碗里,“多吃点排骨,补补钙。”

苏父在旁边也给苏南星夹菜,还说:“一会儿给星星热杯牛奶,牛奶最补钙了。”

苏母应了一声,又回厨房炒最后一道菜,苏南星很喜欢苏母做的家常豆腐,拌着饭一起吃,特别下饭。

苏父也喜欢吃这道菜,尤其是热乎乎的时候,吃进嘴里很烫,但进了食道却热乎乎的,很舒服。

只不过他吃得急了就爱咳嗽。

苏南星见他咳嗽赶紧给他倒杯水,说:“怎么总咳嗽啊?是不是生病了?生病了可得去医院看,别拖着。”

苏父不在意地说:“我这是上火,我一上火就嗓子疼,一会儿吃点牛黄解毒片,多喝点菊花茶就好了。”

苏南星再劝他,他就给她夹菜:“你多吃点,我没事的。”苏南星只得埋头吃饭,顾不上说他了。

苏母炒完了菜也一起吃饭,一边吃一边聊起家常。讲到苏南星的舅舅和舅妈操心她表姐结婚的事,苏母就跟苏南星说:“我跟你爸合计了,我们可不会像你舅舅家那么着急,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当然得在自己身边才好呢,我跟你爸不会逼迫你的。”

苏南星说:“我现在只想努力工作,升了行业总监之后,绩效奖金也比以前多,想多挣点钱。”

多挣钱干什么?当然是给家里还债啊。虽然没说出来,但是家里人怎么不知道?

苏父喝了一口酒,说:“星星,这些年苦了你了。”

苏南星只低头吃饭,不想露出一丁点的泪目。

“我都习惯了,有压力才有动力。”

苏母说:“我和你爸只希望你开心就好。”

苏南星“嗯”了一声,埋头吃饭​‍‌‍​‍‌‍‌‍​‍​‍‌‍​‍‌‍​‍​‍‌‍​‍‌​‍​‍​‍‌‍​‍​‍​‍‌‍‌‍‌‍‌‍​‍‌‍​‍​​‍​‍​‍​‍​‍​‍​‍‌‍​‍‌‍​‍‌‍‌‍‌‍​。那个周末,她是在家里过的,跟父母在一起,难得地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工作叫回去加班。

等到周末晚上回到和苗萌萌租的房子里,苗萌萌正在家里赶图,见到苏南星回来就立刻向她炫耀道:“南星你快看,我在B站的视频又有几个粉丝了,还有条弹幕夸我真实不做作,哈哈哈。”

苗萌萌抱着自己做的一碗沙拉,说:“还是你做得好看,我刚才发视频给他们看我的晚饭,有条弹幕说我吃的是野草。”她又说,“下回你做沙拉的时候,我给你拍个视频,让他们见识一下!”

苏南星说:“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坚持住就行了,明早跟我跑步啊。”

苗萌萌“哦”了一声,然后第二天早上也没爬起来。苏南星叫她,苗萌萌蒙着被子说:“昨晚赶图到两点,今天就不去跑步了……”

苏南星一听,也是心疼苗萌萌,轻手轻脚给她关上门,自己去跑步了。

快跑到便利亭的时候,她忽然想,今天会不会遇到周奕呢?

然而在便利亭附近并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苏南星没有买水,继续往前跑了。

她忽然想着,还是专心跑下去比较好。

将心思沉浸在不断向前踏步奔跑的腿上,感受到腰臀的发力感,苏南星对自己露出微笑,今天也是一个努力的早晨呢!

忽然,她的马尾辫被拽了一下,然后一个声音响在她头上,她熟悉的那股烟味和淡薄荷的气息也出现了。

“在后面叫你,你也没有听见。”

她听见周奕又说:“今天也要跑六公里,不要偷懒。”

苏南星听见自己带着笑的声音:“好。”

周一早晨仍旧是忙碌的,但是仍然挡不住部门的大姐们八卦的心。

苏南星上周四、周五出差了,钱大姐有一腔八卦想跟她说,趁着黄欣然离开办公室的工夫,钱大姐说:“欸,小苏,我给你讲啊,上周三那天晚上,有人看见小黄坐我们周经理的车走的。”

苏南星说:“之前她不就说了嘛,家里跟周经理他家是世交,两家长辈早就认识,而且黄欣然的父亲还是周经理父亲的上司,周经理照顾她也是正常的吧?”

钱大姐感慨地说了一句:“小黄这个条件算是很好了,李婉可比不过她。”又说,“李婉知道这件事之后,两天没怎么搭理小黄了。”

钱大姐也就聊了两句关于黄欣然的八卦,接着就开始说她最想告诉苏南星的事了:“欸,小苏,我听说个事儿,集团公司那边给我们省公司批了几个转正名额。转正这个事儿,你若是有心思,找找门路。”

苏南星能说什么,她既没有钱也没有人脉,哪儿来的门路?

她当然想转正,转正之后的行业总监直接就能多挣两千多块啊!

在华信,正式工和临时工虽然都做着一样的工作,但其实在工资、待遇、升职方面真是差别很大的。

像她和宋集都是行业总监,宋集不仅薪水比她高,将来升职前景也比她好,因为对于临时工的她而言,升到行业总监就是职业天花板了,而且这还是因为周奕看重她,给她提拔后的结果。

所以转正这件事,她都不敢多想。看黄欣然就知道了,能以正式工的身份进来的人都是什么样的身份和背景,人家亲爹是C省公司一把手。

苏南星可没有当省公司总经理的亲爹,所以转正这件事儿,听听就算了吧。

钱大姐是一片好心告诉她,但是她也不能多说,只是面上带着笑感谢钱大姐:“这事儿我研究一下。”

苏南星很快就将心思投入到工作中去了,之前一直跟进的南环区公安局的项目,因为前一阵脚受伤还有浦口出差耽误了一段时间,最近那边又有新进展了。苏南星下午要出一趟外勤,开始准备投标的材料了。

中午也没见到周奕,苏南星给周奕发了条微信说这件事,周奕回了个?:“嗯。”

估计他还在哪个领导层的例会上没散会呢。

苏南星下午整理好资料就坐地铁去了南环区公安局,先跟省公司驻扎在这里施工的网络部同事打了下招呼,然后开始查看分包商的施工进度。

苏南星作为项目负责人,要经常来现场检查一下工程进度的。

她跟分包商的人见面了解一下现场进度之后,就主要跟公安局技术科的人聊新项目的事了。这个项目她跟进到现在,几乎也就可以确定了,她会拿到这个合同。

这是她第一次独立签下合同,虽然是个三百万的小项目,但她格外仔细,想给自己行业总监这个头衔开一个吉祥的好头。

从技术科出来之后,苏南星正打算下班回家,结果在门口遇到了一直在等她的分包商项目主管李工。李工客气地说:“苏总监今晚有空吗?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王总想请您和周经理一起吃个饭。”

自从苏南星升职为行业总监之后,分包商们就一直想请她吃饭,但是苏南星都以加班出差等理由拒绝了。当然也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她手里还没有项目,跟他们出去吃饭也没有意义。

现在她手里有项目了,这种应酬也多了。她拿下公安局探针这个项目之后,也得考虑找分包商……

她说:“哦?你们还找了我们周经理?他今晚有空吗?”

李工一听苏南星这口吻,就知道有戏,赶紧说:“我们王总跟周经理是老相识了,周经理今晚推了别人的饭局跟我们王总一起,苏总监若是有空的话,大家正好一起热闹热闹,您看如何?”

周奕都去了,她能不去吗?

苏南星手头的这个探针项目,若是找李工他们来做也还能方便一些,她本来也有这个意向。

正好她也不想拒绝,就顺嘴同意了。

吃饭的地方是在一家五星酒店,苏南星才落座,王总和周奕也进来了。

王总是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苏南星以前跟着周奕跑项目的时候见过他,所以这会儿大家也都不陌生。

苏南星见了周奕,习惯性地汇报了两句工作,把新项目的事大致提了几句。周奕对她说:“这个项目你自己掂量,这些流程你以前跟着我的时候也都熟悉,现在你自己练练手。拿下合同之后,分包商这边也由你来做主。”

苏南星这话也是给今天做局的分包商听的,没想到周奕更直接地把这个项目全权交给她了。

周奕直接把这个权力给了苏南星,也就是在分包商面前极为给她脸面了。

王总和李工听完之后,果然眼前一亮,频频给苏南星倒酒让她吃菜。

他们这个饭局因为是以苏南星和周奕为主,所以酒没有喝太多,大家喝点葡萄酒助兴,下了饭桌之后还安排了别的娱乐项目。

苏南星从进这家五星酒店开始就知道今晚不会只吃饭,因为这里最有名就是温泉浴池,据说又干净又享受,景色也好,是很多人做局的一个有名的地方​‍‌‍​‍‌‍‌‍​‍​‍‌‍​‍‌‍​‍​‍‌‍​‍‌​‍​‍​‍‌‍​‍​‍​‍‌‍‌‍‌‍‌‍​‍‌‍​‍​​‍​‍​‍​‍​‍​‍​‍‌‍​‍‌‍​‍‌‍‌‍‌‍​。

果然吃完饭之后,王总和李工就招呼他俩去泡温泉。

这里的温泉更像个温泉大浴场,露天的泳池修得像那种梯田一样,每一层都铺上绿色、蓝色、红色的石砖,四处遍植着绿色乔木,既保证了隐蔽,又有开阔的景色,非常受欢迎。

换衣服的时候,苏南星才意识到她没带泳装。服务员就给她拿了一排的泳装让她挑选,她正想挑选一套保守的,忽然有个服务员过来说:“请问您是手牌号为42号的苏南星小姐吗?”

“我是,怎么了?”

服务员笑容可掬:“男宾部那边周奕先生说给您选好了一套泳装,让我给您送来。”说着就把泳装递给了苏南星。

苏南星满头黑线,周奕到底在搞什么?不会给她选了一套比基尼之类的泳装吧?

结果抖开一看,没她想的那么夸张,是一件连体的泳装,前面捂得特别严实,几乎只露出了锁骨而已,但是后面露出了很大一片,直到臀部上面都是用几条带子系起来的,穿上的话就会露出整个后背。

苏南星本来不想穿的,但是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穿上了。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去,黄昏之中最美的时刻,晚霞映在一层一层的温泉泳池上,洒落了点点金光。

小路上的昏黄小灯也亮了起来,有三三两两的人坐在躺椅上喝着饮品或者香槟,有漂亮的长腿女孩和男人们调笑的声音,也有富豪纯粹来游泳的哗啦水声。

当苏南星披散着头发穿着黑色的泳装走出去时,所有看到她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

从她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开始,还有那纤细不盈一握的腰肢,甚至是那傲人的上围,长发及腰的她简直就像个浑身上下充满了雌性荷尔蒙的妖精一样,光是看她的身材,有的男人就直眼了。

等她走过去,露出了一大片白得发光的美背,还有那丰满又挺翘的臀部,性感得有人悄悄地滑进了水里,因为需要冷静。

而有的男人已经准备上前来搭讪了。

忽然,一件浴袍搭在了她身上,将她的好身材遮住。周奕一把搂住了她肩膀,好像强悍地宣告了他的主权一样。

苏南星听见周奕的声音响在了她的头上:“才一会儿不见,就这么招蜂引蝶。”

苏南星微微一笑:“我可是遵照领导您的意思,穿的是您选的泳装。”

周奕有点郁闷地说:“我后悔了。”

苏南星哈哈一笑,周奕拉着她的手进了一个铺着蓝色石砖的温泉浴池里。

这层浴池在所有泳池的最上面,因为地方小,是专门用来泡温泉不是用来游泳的,所以来的人不多,尤其还是在傍晚,这里就只有他们俩。

苏南星脱了浴袍进了水,浴池不是很深,水面才到胸口下面。她站在那里,上半身露出水面,那对高耸丰满的胸部贴在水面上,看得人眼发直。

她伸手将长发高高地盘了起来,露出一大片细腻、线条优美的背部。

周奕就在静静地看着她扎头发。苏南星再回头看他的时候,觉得他的眼底也好像映衬着红似火的晚霞一样,有什么在燃烧。

分包商王总和李工还没有来,苏南星随口问了一句,周奕说:“他们大概在其他的泳池吧。”然后他按服务铃点了瓶香槟。

苏南星说:“既然他们不在,我们就不要喝酒了吧?”

周奕靠在泳池边,露出他精赤、强壮的上半身,头发湿漉漉地被他拢过脑后,眼神亮得好像有火一样,他说:“还是喝一点好。酒不醉人人自醉,景色醉人,你说是吗?”

苏南星说:“既然非得要喝,那我陪你喝一点儿。”

等香槟来了之后,苏南星给周奕倒上,她坐在浴池边的水中阶梯里,将身子埋进水里,因为她已经感觉到周奕越来越炙热的眼神了。

俩人清脆地碰杯,周奕说:“这算是你第一个独立项目,那我就祝你开头顺利,前程似锦,苏总监。”前面两句说得还挺认真的,后面两句就有点调笑了。

这里景色好,人泡在温泉之中,苏南星也放松下来,笑着应着:“我前程似锦还得指望经理您的提拔,以后请多提拔。”

周奕喝了一口香槟,苏南星看见他的喉结动了。

脱了衣服的周奕也不能看太久,这个男人穿上衬衫性感,脱下衣服之后简直想让人生扑。

尤其是她还记得他们曾经多么热烈,他们的身体是那么契合。

甚至现在,只是坐得近了一点,还隔着温泉水,就好像能感觉到周奕身上那散发着致命吸引力的雄性荷尔蒙。

可是苏南星知道,不能再和他纠缠下去了。工作接触是很正常的,玩笑也可以有,但是再多的身体接触,他们的关系就会更乱。

理智在说,不能再“深入”了。

如果今晚她仍然喝多了,酒精让神经乱蹦的话,也许理智丧失了之后,她还是会控制不住半推半就,吃下他这份美味的法国大餐。

但他们现在都还清醒着,所以一切的事都得有个合理的理由。

苏南星想,趁着有理智,应该远离的。

结果,周奕听见苏南星说那句提拔,笑出了声,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这夕阳里好像能荡进人的心里一样,让人听得心头有点微微发痒,他说:“想让我提拔你,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贿赂我呢?”

说到“贿赂”两个字的时候,他的身子已经滑进了水中,苏南星甚至能感觉到他靠近过来荡起的波动和水纹。

小喇叭:《蜜桃味巧合》连载就到这里结束啦,想要知道后续的情节发展吗?快去书店、报刊亭、电商渠道购买本书吧。晒书有礼活动正在火热进行中,记得去微博晒书哦!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