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香计划,get !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楚风歇

林曦参加真人恋爱节目只是为了赚钱,没想到还能附带收获爱情​‍‌‍​‍‌‍‌‍​‍​‍‌‍​‍‌‍​‍​‍‌‍​‍‌​‍​‍​‍‌‍​‍​‍​‍‌‍‌‍‌‍‌‍​‍‌‍​‍​​‍​‍​‍​‍​‍​‍​‍‌‍​‍‌‍​‍‌‍‌‍‌‍​。本以为是一场浪漫的偶遇,却没想到一切都是蓄谋已久的安排​‍‌‍​‍‌‍‌‍​‍​‍‌‍​‍‌‍​‍​‍‌‍​‍‌​‍​‍​‍‌‍​‍​‍​‍‌‍‌‍‌‍‌‍​‍‌‍​‍​​‍​‍​‍​‍​‍​‍​‍‌‍​‍‌‍​‍‌‍‌‍‌‍​。但怎么办呢?自己参加的节目,没剧本也得演完……

一、为你做的第一件事

零下五度,林曦在寒风中颤抖了半小时,终于等到了新出锅的章鱼丸子​‍‌‍​‍‌‍‌‍​‍​‍‌‍​‍‌‍​‍​‍‌‍​‍‌​‍​‍​‍‌‍​‍​‍​‍‌‍‌‍‌‍‌‍​‍‌‍​‍​​‍​‍​‍​‍​‍​‍​‍‌‍​‍‌‍​‍‌‍‌‍‌‍​。她感动得涕泪横流,像捧着稀世珍宝一样捧着一盒小丸子,以惊人的灵敏度避开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潮,终于将它毫发无损地捧到了好整以暇地坐在一边的男人面前。

那人看着鼻头冻得红红的林曦,心情似乎十分愉悦,姿态优雅地将丸子放进口中,客气道:“辛苦啦。”语气平淡,神色间却透着一点儿欢欣雀跃,但这点儿雀跃很快不见了,他道,“没有我想象的好吃啊。”

林曦看着被弃之一旁的小丸子,倒也不生气,默默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对男人道:“项目已完成,请在这里签字。”

男人拿过这张A4纸扫了一眼,忍俊不禁,却还是工工整整地签了“斯年”两个字,签完还在旁边画了个桃心。林曦嫌弃地看着那个小桃心:“屎黄色的小桃心,丑死了。”

斯年笑起来,两个小酒窝明晃晃的:“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平时我的画画得其实还可以。”

林曦怔怔地看着他,忘了接话。性格如此恶劣的人却长了一副这么人畜无害的样子,简直天理难容。

斯年抬眼,对上林曦呆呆的眼神,很自然地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做了个鬼脸:“爱上我了吗?要不要追我?说不定我会答应哦。”

林曦回神,看着纸上“剩余事项2”几个字,差点儿流出辛酸的眼泪。和斯年打赌输了以后,林曦就很怕碰到他。于是节目组安排女嘉宾选礼物确定约会对象时,林曦千挑万选,最后在一堆可爱的小玩意儿里挑了一个丑娃娃,满以为这样就不会遇到斯年。然而……谁能想到帅哥的审美如此不同?

最可气的是,斯年还带着惊喜的笑容说:“我觉得你和这个娃娃好像呢。”

这是林曦活了二十八岁第一次约会,核心内容是帮自己的约会对象排队买网红章鱼烧。

这糟糕的人生!

林曦用血与泪的教训为大家诠释了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赌博害死人啊!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

《来谈恋爱吧》是一档真人恋爱节目,四对不同行业的男女入住同一栋别墅,工作之余,大家通过一起做饭、做游戏增进了解。指定形式的约会分两轮,女嘉宾分别通过盲选礼物和约会地点,确定约会对象。基本了解环节结束后,则由男女嘉宾根据自己的心意自由约会。节目组在别墅和约会现场布置了摄影机,拍摄男女嘉宾之间的互动。

和斯年的赌博,发生在他们刚刚入住别墅时。斯年用自己那张单纯漂亮得有点儿过分的面孔欺骗了林曦,各种阿谀奉承后,他微笑着说:“愿不愿意和我打个赌?一道基本化学题,输了的话,要答应我一件事。”

林曦被斯年脸上露出的两个小酒窝迷惑了心智,加之艺高人胆大,便欣然应允。然而让林曦大跌眼镜的是,这道题很难,她在时间上大幅度输给了斯年。本来这时候收手就好了,但林曦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道:“我不服!加赛!”

很可惜,加了两局,林曦全败。斯年很有风度地和她握手,然后突然拉住她,倾身悄悄在她耳际说:“你别想跑哦,就算节目结束,我也会主动去找你的。”

林曦愣了一下,看见斯年又笑起来。但这一回,不知道为什么,林曦感觉自己看到一只小狼露出了尖锐的獠牙。

说实话,林曦有点儿后悔参加这个节目了。

二、英勇感冒

林曦是在两个月前收到邀请函的,作为一个严肃的化学家,她能参加这种没有营养的娱乐节目吗?

当然……可以。

顶头上司带着慈祥的微笑,大手一挥:“你放心去!像你这样有内涵又聪明还漂亮的姑娘不多了,本色出演!”

林曦负隅顽抗:“可是……”

话还没说完,上司露出了资本家的真实嘴脸:“赞助商答应给你的公益项目赞助一笔资金。”

林曦自觉将没说完的话咽入肚子:“保证完成任务!”

公司的人都很不解。林曦是个天才,学生时代化学大奖拿到手软,听说还跳过级。即便现在做了商业调香师,也算是业界话题人物。虽然她的长相算不错,却也称不上惊艳,花这么多钱请她参加节目用意何在?

但预告片一播出,这个疑问就解开了。

“曦曦,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我喜欢各方面都比较好的男孩子。”

“曦曦,你看重男孩子的身高吗?”

“要有一个亿的话,一米五也没关系。”

这个女人究竟是现实还是真实?林曦以一人之力带起了整个节目的热度。

林曦的口无遮拦终究给她带来了麻烦。

斯年到来的第一天就轻易攫取了各位女嘉宾的目光,除了林曦。因为他进来的瞬间,林曦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

一股海洋的咸味,搭配淡淡的柠檬味道,无声柠檬。

林曦有点儿失神,无意识地喃喃道:“街香啊街香。”

她猜想,大抵就是因为这一句话,让她付出了被斯年记恨的惨重代价。

以买网红章鱼丸子为主题的约会结束后,林曦头痛欲裂,躺在床上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得罪斯年,还很没面子地在专业领域输给了他。

说实话,她不是有心吐槽那款香水。

没人知道,这款香水是林曦为一个孩子调配的​‍‌‍​‍‌‍‌‍​‍​‍‌‍​‍‌‍​‍​‍‌‍​‍‌​‍​‍​‍‌‍​‍​‍​‍‌‍‌‍‌‍‌‍​‍‌‍​‍​​‍​‍​‍​‍​‍​‍​‍‌‍​‍‌‍​‍‌‍‌‍‌‍​。那是她第一次了解全色盲这个群体,从那以后,她就开始关注一些有先天缺憾的孩子。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公益项目可以推行成功,她希望通过香水让看不到的、听不到的孩子们,有一种幸福的感触。

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呢?

林曦记得,那个小她三岁的男孩,身高刚刚到她的耳际,有两个显眼的小酒窝。

额头很热,林曦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无声柠檬的香气氤氲过来,一双冰冷的手突然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林曦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床边坐着斯年。

不知道为什么,斯年这样悄无声息地突然出现,像极了变态杀人狂,林曦吓得屁滚尿流,下意识尖叫着:“啊啊啊……”

那只很冷很冷的手再次覆上来,斯年蹙着眉毛道:“你感冒了。”

“嗯?”林曦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儿宕机。

斯年浅咖色的眸子凑近了些,用自己的额头挨着林曦的额头试了一下温度:“我说,你发烧了。”

斯年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挺冷淡的,林曦觉得自己反应有点儿迟钝,像被施了魔咒一样。她愣愣地问:“所以呢?”

斯年看了看她,语气有点儿嫌弃,却又带着莫名的亲昵:“傻死了,身体好差,这样就感冒了。”

林曦一脸迷糊地看着他:“你把我从梦里弄醒来,就是为了告诉一个为了给你买章鱼丸子而感冒的人,她身体很差?”

斯年突然又笑了,他无奈地摇摇头,从背后拿出一个小塑料袋:“都说你傻死了,我当然是来给你送药的。”

药的包装很可爱,贴在上面的便签纸用中性笔画着一只猫,配了一行字:“快点儿好起来。”

林曦心里一软,舒了一口气,满怀希望地说:“我要是吃了药,能算我欠你的事完成一件吗?”

斯年很耐心给她冲好了药,温柔地送到她手上:“当然不算。”说完,手指轻轻地弹了一下林曦的脑袋,“好好睡觉。”

昏暗的壁灯光将斯年的面孔晕染得无比柔和,恍惚间,林曦看到那双浅咖色的眸子里盛满了深情。

林曦心里一动,觉得被斯年用手指弹过的地方火烧一般烫了起来。

三、你要不要来追我

俗话说得好,生病了才知道谁最爱你。感冒了三天,林曦意外收获两位男嘉宾的嘘寒问暖。

林曦很纳闷,大家的口味这么独特吗?

然而感冒好转后,林曦又一次和大家坐在桌上吃饭的时候,才明白其中的奥妙。

偌大的餐桌,女嘉宾都围在斯年的周围,只剩下林曦和男嘉宾们面面相觑。

见到如此惨烈的对比,林曦在心里为他们流下了辛酸的泪水,同时暗暗松了一口气。可见斯年人美,会说话,每个姑娘都容易被蒙蔽,不只是她一人而已。

她那微妙的心动,一定是错觉。毕竟作为唯一一个遭到斯年“死亡约会”的女嘉宾,她又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怎么会喜欢他呢?

劝解了自己,林曦豁然开朗,主动和对面的帅哥聊起了天。

然而就在她口若悬河,各种尬聊的时候,对面的男人突然抬眼,盯着林曦说:“你对我感兴趣吗?我没有一亿哦。”

这问题问得过于直接,林曦愣了一下,下意识回答:“你也不是一米五啊。”

全桌子的人都被他们逗笑了,只有一个人没笑。温润的好嗓音隔空传来:“林曦,我比他有钱,你要不要来追我?”

这一下,空气静默了。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林曦身上。

作为一个女化学家,林曦经历过多次危险实验,心理素质不比常人。可在这个瞬间,接收到大家或炽热或嫉妒的目光,以及斯年那执拗得仿佛要将她刻在眼睛里的深刻目光后,林曦还是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她深吸一口气,强行按住自己被撩拨得乱蹦的心脏,说出了一句很有骨气的话:“贫贱不能移,不好意思,我从不追别人,只有别人追我。”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空气好像更静默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对面的帅哥并没有替她解围的意思,而是旁若无人地吃起了意大利面。

林曦心中流泪,这是什么鬼?

那个坐在角落的人,却突然轻飘飘地接了一句:“好啊。”

……

到底是好什么啊?

不久以后,林曦就明白“好”在哪里了——第二次约会,她又碰到了斯年。

林曦觉得自己受骗了。节目的第二轮约会,是由男嘉宾确定约会地点,女嘉宾通过挑选约会地点确定约会对象,就像抽盲盒一样抽取约会男嘉宾。挑选约会地点的时候,林曦正在考虑要怎么避开斯年,另一位女嘉宾蕾蕾提供了线索:“我猜斯年最不会选画展。”

“为什么?”

另外三个女嘉宾都笑了。蕾蕾道:“前几天你感冒了,晚上没有下来,斯年说过,他最不喜欢画画。”

于是林曦抓住了这个关键性的线索,愉快地选了大家避开的画展选项。

没料到,这条线索果然很关键,她又一次和斯年相遇了。更关键的是,这天的斯年,身上那种嚣张跋扈的气场完全不见了,一身米色的大衣和浅咖色的眸子,衬得他的笑容特别干净,温和极了。他笑道:“林曦,你今天真漂亮。”

林曦眼前一晃,隐隐约约觉得心脏有点儿不妙。

四、为你做的第二件事

生活不容易,林曦的生活尤其不容易。

斯年让林曦做的第二件事,就是给他讲每幅画,不但要讲构图和配色,还要附带感想。

林曦一向对艺术毫无感觉,但一路走过来,她还是用自己精湛的语言表达能力,点出了每幅画的主题。

“这幅画的是一个小黑人​‍‌‍​‍‌‍‌‍​‍​‍‌‍​‍‌‍​‍​‍‌‍​‍‌​‍​‍​‍‌‍​‍​‍​‍‌‍‌‍‌‍‌‍​‍‌‍​‍​​‍​‍​‍​‍​‍​‍​‍‌‍​‍‌‍​‍‌‍‌‍‌‍​。”

“这幅画的是一个饼,黄色的,上面洒了芝麻。”

“这幅画是红色的,呃……配色是灰色的……就是那种水泥上不小心洒了红油漆的感觉。”

斯年仔细看了看画名“青春”,又看了看林曦一本正经,蹙着眉毛很认真和他解释的样子,好半天才艰难地问:“你确定?”

林曦想都没想就回道:“没问题,就是这样的。你自己看啊,我说的不对吗?”

斯年看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突然眯着眼睛笑了:“林曦,我看不到的。”

“哦……”

“嗯?”他说那句话时语气太平淡了,以至于林曦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她后知后觉看向斯年,看到他那张无懈可击的侧脸,带着忧郁的微笑,眼中像是有一点儿未化完的残雪。

林曦的心脏像被一根小针扎了一下。

“你说看不到,是什么意思?”

斯年停下来,用那双漂亮的眸子盯着她:“林曦,你真的很迟钝啊!我们单独相处这么多次了,你都没发现我色弱。”

这句话从他嘴里轻飘飘地说出来,林曦却突然明白过来。怪不得斯年从不开车,怪不得斯年好像永远只穿黑、白、灰三色的衣服。

林曦心里一动,好像想起来了什么。

就在林曦发愣的当口,耳中突然充斥了尖叫声,旁边有什么东西倾压下来,遮住了灯光,林曦一抬头,就发现旁边这面墙上一副巨大的油画向自己压来。

来不及反应,她在第一时间闭上了双眼,意料中的疼痛却没有袭来。宽阔的胸膛护住了她,带着海洋气息的柠檬味突然充斥鼻腔,她听到紧紧拥着自己的这个人发出了一声闷哼。

认识斯年以来,他一直都是微笑着的表情,从没有这样失态过。

巨大的恐惧袭来,林曦颤抖着声音问道:“斯年,你没事吧?”

斯年说话的声音明显不再轻松,可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林曦,我都舍身救美了,你还不打算来追我吗?”

林曦整个人被斯年罩着,沉浸在这种香气里,感觉自己晕了。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才终于有工作人员赶来,将他们两个从沉重的油画底下解救出来。

斯年一直在等林曦的回答,她没说话。可她的表情已经回答了,她的小脸苍白,眼睛和鼻尖都是红的,眼泪蓄在眼眶里,拼尽全力才没有落下。

听到斯年没事,只是背上被压青了一块后,林曦松了口气,眼泪如释重负般落下来。

斯年的心,在那一瞬间融化成一汪春水。

“我没事,你别担心,我真的没事。”

林曦抬眼,斯年浅咖色的眸子里是郑重其事的神情。

那股若有似无的柠檬味飘出来,斯年这张面孔,突然和某个落泪的少年重合了。林曦有点儿恍惚了,她问:“斯年,我们是不是认识?”

这是她第一次认真叫他的名字。

五、你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我

心理学上有个至关重要的发现,就是吊桥效应。据说人一旦患难与共以后,感情就会迅速升温。

以前林曦一直对心理学嗤之以鼻,经过这次事件后,她深刻地认识到,心理学还真是一门厉害的科学。要不然,为什么在画展共患难以后,她再看到斯年,就有种脸红心跳,无法直视的感觉呢?

之前不管斯年怎么明示、暗示,她都能够四两拨千斤,可现在,即便斯年只是看向她,她的眼睛就像长了轱辘,不知道该往哪里跑。

这种微妙的变化,别人自然也发现了。大概是觉得大势已去,盲目迷恋斯年的女嘉宾们也开始和其他男嘉宾步入佳境。甚至因为其他人都组成了组合,自行去恋爱了,给了林曦和斯年更多相处的机会。

林曦白天想这事,晚上想这事,一闭眼睛就是斯年拥住她,替她挡住压下来的画的样子,她深知自己也不能免俗地对斯年产生了非分之想。

而且自这件事以后,斯年更加肆无忌惮了,时刻表现出“我是你的救命恩人”的样子。这使得林曦想要刻意避开他,变得尤为困难。

只要她想要逃走,斯年就做出受伤的表情说:“林曦,今晚是我们做饭,我其实很想为大家做饭……”

说话时还要做出一副无比委屈,无比想做饭但手不能沾水的痛苦模样。

林曦招架不住,举手投降:“不不不,你别动,我来,我来。”

等林曦系上围裙,斯年就笑眯眯地坐在一边说:“从十四岁开始,我就想,我以后的妻子要是问我想吃什么,我就告诉她,你做什么都好吃。”

林曦没有证据,但她觉得这句话好像在暗示什么。

偏偏斯年还做出特别正直,只是想聊聊天的样子。林曦默默地搅了搅锅里的咖喱饭,故作轻松地说:“那你一定要找个什么都能做的妻子,像我这种只会做一种饭的,你大概没机会说这句话了。”

这一次,斯年低头轻轻一笑:“曦曦,不要这么死板嘛。你不会,可以找个什么都会做的,比如我。”

林曦手下一滞,心里敲起了鼓。多年单身,经不起撩。

斯年趁胜追击:“你说,你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我?”

林曦眨了眨眼睛,一脸迷茫地说:“想起什么?”

斯年静静地看着她,一双漂亮的眸子毫不掩饰地写满了执拗。林曦心脏又剧烈跳动了几下,却最终归于平静。

她当然想起来了。画展那天,她就想起来了。

十七岁的某个假日,林曦遇到一个十四岁的孩子,他长得苍白瘦小,穿着黑色的西装,总是一脸冷淡地站在人群之外​‍‌‍​‍‌‍‌‍​‍​‍‌‍​‍‌‍​‍​‍‌‍​‍‌​‍​‍​‍‌‍​‍​‍​‍‌‍‌‍‌‍‌‍​‍‌‍​‍​​‍​‍​‍​‍​‍​‍​‍‌‍​‍‌‍​‍‌‍‌‍‌‍​。

她是去画展打工的。父母早逝,不用读书的日子里,她都辗转在打工场所。

没事干的时候林曦就看那个孩子画画。很奇怪,他的妈妈和哥哥都是画油画的,但他画的是卡通画。

“你也想成为画家吗?”

“姐姐,你真的很迟钝。这么久了,你难道没有发现,我是全色弱吗?我成不了画家的。”

现在想想,林曦觉得自己大概真的很迟钝。

六、为你做的第三件事

节目快结束前,斯年将林曦那张写着为他做三件事的白纸放在了她的床上。

那天在画展,她还没来得及让斯年在上面签字,就已经出事了。现在,斯年已经工工整整地签了第二个事项,照旧附带一个小桃心,然后在第三行像许愿一样写上了自己想让她做的事:“曦曦,最后一件事,我想要一瓶你专门为我研制的香水。”

果然,那少年大概就是十四岁的斯年,那个孩子是画家家族中唯一一个全色弱的人。

那时候,她答应为那孩子做三件事:第一件是为他买他很想吃的丸子,第二件是做他的眼睛,陪他看画展,第三件是为他配一款香水。她回到学校,用不算完善的器材,配出了一种香水——无声柠檬。

林曦是个大骗子,她将香水给了少年,告诉他这是她专门为他配的香水,世界上独此一瓶。然而讽刺的是,她转眼就将香水的配方卖给了一家公司,换取了一笔助学资金。

承认认识他,不就是要她承认自己不但信口胡说,还长成了一个糟糕的大人吗?

不,她宁愿装作不认识他。

然而心底那一点点儿良心还是在提醒林曦,做人啊,不能太“大猪蹄子”了。

经过若干天心理斗争,林曦还是在节目结束前,大大方方地送给斯年一个蓝色的小水晶瓶。她不知道她出国读书后,那个孩子是不是还那么不快乐,但她希望,当年的自己也有能力为那个少年做点儿什么。很可惜,除了这个迟来的补偿,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斯年,愿赌服输,给你礼物。”

斯年眼睛里的惊喜几乎要溢出来,小小的酒窝露了出来,他专注地看着瓶子里淡蓝色的液体问道:“曦曦,这叫什么?”

林曦咬了咬嘴唇,突然脸红了,磕磕绊绊地说:“其实这款香水,就叫斯年。毕竟和你打赌输了,所以我践行了诺言。这次,这款香水是专门给你调的,我不会再将它给任何人。”

斯年静静地看着红着脸,咬着牙,一脸不安的林曦,突然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说:“听起来好浪漫。你这是在追我吗?如果是,那我接受。”

据说几乎所有的天才都免不了最终泯然于众人,作为一个天才,林曦很幸运地在三十岁的临门一脚,名声大噪。

这倒不是她终于实现自己的梦想,获得了诺贝尔奖,而是因为她参加的这档真人恋爱节目播出后,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她和斯年的故事,被剪辑得荡气回肠。尤其是最后的表白,节目没有放出林曦的回答,反倒留了悬念。

有个网友留言说,从斯年第一次进小屋起,他的眼睛看的永远是同一个地方。

真奇怪,身在其中感觉不到。但看节目的时候,林曦清晰地看到了斯年追逐着她的目光。

虽然节目的最后,斯年向她表白,她拒绝了,但至今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还每天有人在她的微博下留言,希望她能接受斯年。但林曦不能,越是明白她有点儿喜欢斯年,就越是害怕。

小时候,身为化学家的父母在一次药物实验中因病毒感染双双病亡后,她就放弃了对医药学的研究,但因为无法放弃挚爱的化学,所以转而做了一个调香师。她习惯了一个人,也不想再失去爱的人。

七、剧本

然而还没等林曦思考清楚这件事,公司突然通知她,她的那个香水的项目,投资方决定以公司名义发布。

刚开始林曦还没将这件事和斯年联系起来。这个项目的系列香水就是从“无声柠檬”衍生出来的,她最开始的设计理念,就是关注色盲、盲人,她将香水设计成“颜色系列”,目标就是让人们闻到这个味道后,眼前便可以出现一种色彩,让他们的世界,不再是一片黑暗。

但因为这个系列并不符合市场潮流,项目被一压再压很多年。只要有机会发布出来,她并不在乎由谁发布。

然而,新闻已经铺天盖地而来——

恒升集团执行董事斯年投资公益项目,关注残疾人群!

恒升集团下属奢侈品品牌今日召开香水发布会,以“斯年”为主题,表达公益理念!

恒升集团斯年上演深情告白!

林曦在纷纷扰扰的新闻中,看到恒升集团新闻发布会现场,市场总监就此款香水的理念侃侃而谈:“我们的CEO斯先生在少年时候设计出了‘无声柠檬’这一款香水,灵感是源自于他少年时候的一段故事。公司想通过这款香水,表达关注弱势群体的理念。”

恒升集团?对啊,斯这么特殊的姓,她怎么会想不到?

林曦耳际一直嗡嗡响着,电光火石之间,她突然明白了。事情不对,她想错了。

节目中,斯年说过自己曾经想做画家吗?没有。他说过父母是画家吗?没有。

一切都是她自以为是,斯年根本不是她以为的那个少年。恒升集团,是当年买了她香水配方的公司​‍‌‍​‍‌‍‌‍​‍​‍‌‍​‍‌‍​‍​‍‌‍​‍‌​‍​‍​‍‌‍​‍​‍​‍‌‍‌‍‌‍‌‍​‍‌‍​‍​​‍​‍​‍​‍​‍​‍​‍‌‍​‍‌‍​‍‌‍‌‍‌‍​。

她几乎是麻木地给节目中的另一个女嘉宾打了电话。那头传来女嘉宾蕾蕾欢快的声音:“大名人,找我有事啊?”

林曦小心翼翼地问:“蕾蕾,我问你一件事,你们都知道斯年是做什么的吗?他家有人是画家吗?”

蕾蕾愣了愣,道:“曦曦,斯总和你是从一个学校化学专业毕业的,恒升集团是他家的啊,也是咱们这次节目的赞助商。”

林曦愣了很久,大概是听到话筒里没声音,蕾蕾小心翼翼地问:“曦曦,你没事吧?最开始节目组不是给了我们剧本,里面都介绍清楚了吗?”

剧本?

林曦突然懂了,这是一场真人秀,只不过,唯一的真人是她而已。

斯年啊斯年,他多体贴——怕她不是专业人士,演不好怦然心动的感觉,因此不肯给她剧本,让她本色演出。

他有自信,没有剧本,她一样会爱上他。

真惨,防不胜防,林曦珍藏多年的初恋就这样半途夭折。斯年没有做错什么,作为领导者,他在打响集团名声的同时,还扩大了这个公益项目的知名度。她的项目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得以顺利推广。

看起来,他们都没有任何损失,都从中获利了。

只有她,她心里演的那些戏,全是别人计划的一部分。

林曦倒没想到还会再见斯年,她下班刚回到院子里,就看到一辆银灰色的车,很气派,旁边站着一个穿浅米色大衣的修长身影。

刚在心里赞叹了两句,林曦就发现这个人很眼熟,正是斯年。

一段时间没见,他还是带着斯文的笑容,两个小酒窝乖巧而撩人。林曦远远就闻到了若有似无的香气,是“斯年”。

不知怎么的,明明心里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也接受了自己被利用的事实,可见到斯年时,那种难过却不由得涌了上来,眼眶突然就红了。林曦努力不看斯年,却在经过他的时候被他抓住了手腕。

“为什么不接电话?”

林曦看他还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心里一酸,一秒就放弃了自己想好的洒脱人设,忍不住讽刺道:“你入戏真深。”

斯年怔住了,小心翼翼地问:“曦曦,你生气了?”

“生气?”这回林曦是真的气笑了,“我没资格生你的气,这件事我有什么损失呢?参加了节目,有了群众基础,甚至有人请我做节目。被压了多年的项目成功翻身,不用一个亿,我的梦想已经实现。”

除了那一颗蠢蠢欲动的心,被人扔在地上来来回回地碾,她确实没什么损失。

斯年看到林曦这样,也感觉到了不对,拉着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急急忙忙解释:“林曦,我不是故意要冒充别人的。我只是嫉妒他,你不知道,我多希望那段故事真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

林曦抬眼,终于从斯年的眼神里看到了慌乱、紧张和担心。

可这一点儿都引不起她的兴趣,她只是勾了勾嘴角,问斯年:“这一次,摄像机藏在哪里了?”

闻言,斯年放开了手。林曦头也不回地走了,只听到斯年在身后问她:“曦曦,发布会的事不是我策划的。我的确投资了这个真人恋爱节目,创造了这个机会认识你。但我等了你好多好多年,等你回头看看我,我真的在等你想起我。你相信吗?”

八、终于想起他

林曦打定主意忘记这件事。只听说过自己的故事能贩卖,斯年不愧是个好商人,连别人的故事都能贩卖。

和斯年决裂后的一周,有人联系了林曦。时隔多年,林曦见到了记忆中的男孩。真奇怪,他和斯年除了酒窝,毫无相似之处。

“林曦,这么多年,我都一直想感谢你。你回国还是斯年告诉我的,只是最近我忙着办画展,一直没能抽出时间。”

看着名片上“画家 卓溪”几个字,林曦这才将这个面色苍白冷淡的男人和当年的孩子联系起来。她十分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不该卖了那款香水的配方。”

卓溪摇摇头:“斯年是我的同学,那时候是他主动联系我,告诉我他想买你那款香水。他说想资助你读书,找过你,但你不接受。所以他希望买下香水的配方,让你坦坦荡荡地拿到钱去读书。他崇拜你,说你是个天才,不该被埋没。”

林曦愣了愣。电光火石间,她突然想起来,父母刚刚离世时,她心灰意冷,只想退学。那时候有个低年级的男孩突然找到她,对她说自己家里很有钱,可以资助她。

她当时很烦躁,连低年级的学生都知道她一夜之间失去了一切。她忘记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但态度应该不会太好。

林曦突然明白了,斯年确实一直在等她想起自己。

“可是,你是个天才,你不该被埋没。”

听了卓溪这番话,林曦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

卓溪很体贴地别过头林曦,让她有机会悄悄抹掉自己的眼泪。他半开玩笑地说:“林曦,我读书读不过斯年,运动比不过斯年,连个头都没长过他,只有你曾那样关心我这件事,足够让他嫉妒一辈子​‍‌‍​‍‌‍‌‍​‍​‍‌‍​‍‌‍​‍​‍‌‍​‍‌​‍​‍​‍‌‍​‍​‍​‍‌‍‌‍‌‍‌‍​‍‌‍​‍​​‍​‍​‍​‍​‍​‍​‍‌‍​‍‌‍​‍‌‍‌‍‌‍​。”

林曦咬了咬嘴唇,心情平静下来,轻轻地问:“是他让你找我的吗?”

男人调皮地做个鬼脸:“怎么可能?他恨不得我们永远不见面,他怕你爱上我。”

对这些话,林曦半信不信。她没想到的是,在恒升集团形势大好时,斯年将本公司市场总监告上了法庭。罪名包括但不仅限于贪污公款、越权做出不合理的决策。

他紧急撤下了新发布的香水,并且亲自召开记者会,向大家做出说明,指责该市场总监罔顾公司章程,私自做决定,盗取他人专利,行为十分恶劣。他明明白白告诉所有人,自己投资并参加这一档真人恋爱节目,仅仅是为了认识林曦,没有任何目的。该香水的创意和需要表达的理念,在和林曦商议后,由林曦亲自确定,再重新发布。

虽然声明很官方,但广大网友还是嗅到了恋爱的酸味。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斯年这下损失几千万都是少的好不好,林曦赶紧嫁了吧。”

“林曦那么想要钱,不是想发布自己的香水吗?这不是一举两得吗?干吗撤回?”

不管网上的议论如何,林曦都岿然不动,主要原因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斯年,每天雷打不动地到林曦家报到,担当做饭大师傅。

他没有道歉,大概在他这样的人眼里,道歉是一文不值的。他没有提过去的任何事,只是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两人像普通的朋友,每天可以一起吃饭的那种。

林曦抵抗得很无力,甚至不太想抵抗,好像突然就习惯了每天有个人出现在自己家门口。

她一抬头,就对上斯年带笑的眸子。斯年以同以往每天同样的姿势倚在门口,毫不吝啬向她露出两个小酒窝:“今天吃牛肉炖土豆。”

林曦像是被装了消声器,一句话也说不出。

斯年也不在意,从背后拿出了一个信封,“曦曦,你打开看看。”

林曦不明所以,拆开信封,只见里面是一封邀请函,希望林曦参与恒升集团香水项目的研发。

“对不起,林曦,是我的错。我向你发誓,我没有一刻想要利用你。我做的一切,不过是想认识你。为了认识你,我曾经做过很多努力。我去找你,你骂了我。我读和你一样的学校、一样的专业,拿一样的奖项,想让你看到我,但你提前毕业了。我请全系同学吃饭,但你没来。你像活在一个透明罩子里,我进不去。我多想和你自然而然地认识。”

眼前的斯年表情无比认真,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执拗。

林曦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斯年深吸一口气,有点儿挫败地说:“但我没想到公司市场部为了赶业绩,直接撇开了我,买走了你的项目。我深究下去,才发现是市场部总监挪用了公款,急着要填窟窿,才自作主张。对不起,这是我的失误。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从现在开始,我们撇开所有的故事,重新认识,好不好?”

斯年这么骄傲的人,脸上永远带着从容坦荡的笑,此刻,这张脸上却布满了不安,像在等着林曦作出最后的审判。

林曦看了斯年一会儿,别别扭扭地说:“看你这么真诚,那我就破天荒给你个机会吧。你要不要考虑追我?说不定我会答应哦。”

斯年抬起头来,眼里全是笑意:“好,追一辈子都可以。”

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