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此刻想游走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暗香盈袖

一次意外,她撞见高岭之花教导主任在游泳池里狼狈扑腾,人设崩塌的模样,对方因此逮住住,逼她教自己游泳!教就教呗,可为什么教着教着,自己就变成了他的“女朋友”?不行,她要分手!分手!

  【一】人设崩塌

  喻潇潇现在很后悔​‍‌‍​‍‌‍‌‍​‍​‍‌‍​‍‌‍​‍​‍‌‍​‍‌​‍​‍​‍‌‍​‍​‍​‍‌‍‌‍‌‍‌‍​‍‌‍​‍​​‍​‍​‍​‍​‍​‍​‍‌‍​‍‌‍​‍‌‍‌‍‌‍​。

  来这家名为“康健” 的游泳馆办卡,并且挑中这个时候过来,简直是她人生中一大致命错误​‍‌‍​‍‌‍‌‍​‍​‍‌‍​‍‌‍​‍​‍‌‍​‍‌​‍​‍​‍‌‍​‍​‍​‍‌‍‌‍‌‍‌‍​‍‌‍​‍​​‍​‍​‍​‍​‍​‍​‍‌‍​‍‌‍​‍‌‍‌‍‌‍​。

  此时此刻,不远处靠池边的地方正传来激烈的呼救声,引得无数人扭头观望​‍‌‍​‍‌‍‌‍​‍​‍‌‍​‍‌‍​‍​‍‌‍​‍‌​‍​‍​‍‌‍​‍​‍​‍‌‍‌‍‌‍‌‍​‍‌‍​‍​​‍​‍​‍​‍​‍​‍​‍‌‍​‍‌‍​‍‌‍‌‍‌‍​。喻潇潇也闻声望了过去,只见一个身影正在慌乱地扑腾,动作幅度之大,以至于溅起的水花快有半人高了。

  “教练,救命啊!我还是不会游泳!我、我快要淹死了!救、救我……咕……”

  “这是浅水区。”抱着手臂靠在泳池边的教练叹了口气道“水深一米五。”

  呼救声停顿了零点一秒钟,下一瞬,那人猛地站了起来,是个个子很高的年轻男子。他低头看了一眼水只没过胸口的水位,尴尬地笑了笑。

  “那什么……不好意思啊,教练,我一下水就什么都忘记了。”他说完,不待教练开口,又十分积极地练上了,“我……我再试一下!刚才其实已经有那么点儿感觉了!”

  说着,他双手并拢朝前伸出去,双脚在池底一瞪,人便钻入水中。

  然而不幸的是,他脚滑了……

  于是下一刻,泳池里又溅起了巨大的水花。教练终于看不下去了,他一把把这位呛水的学生从水里揪起来,顺了顺气,道:“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男子似乎有了不好的预感:“教练……”

  “已经三个月了,你还是连换气都不会,”教练上了岸,又是一声叹息,“是我能力有限,教不了你。待会儿上去我把钱都退给你吧。”

  “教练,我再努努力……”男子急了,忙跟了上去,“实不相瞒,我已经被八家游泳培训机构退费了,实在找不到肯教我游泳的人了。”

  教练面孔一阵扭曲:“我有个想法,你看这样行吗?”

  男子面露期待。

  “我自掏腰包退你双倍的钱,可以放过我吗?”

  “……”

  男子不屈不挠,一直试图说服教练,模样还怪可怜的,仿佛随时都会跪下抱大腿,喊出一句“教练,我想学游泳”。然而教练毅然决然地甩开他,毫不留恋地走进了更衣室。

  作为旁观者的喻潇潇看着这一幕,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了。

  因为无论从样貌、身高,还是从声音来看,她都可以肯定这人是英才高中的教导主任,自己的上司覃子肃无误……

  覃子肃是什么人?根据不完全统计,在他任职的三年时间里,共缴获手机七十九台,拆散情侣五十六对,处理打架事件三十二起,抓获逃课生二十一人……平日里他总是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游走在校园间,虽然身高挺拔,容貌英俊,但一身生人勿近的杀气足以让学生见了绕道,老师见了紧张,连麻雀都不肯停在他的窗台前。

  此时此刻,喻潇潇竟然亲眼看见他狼狈又笨拙地学游泳的样子,还有差点儿跪求教练不要放弃自己的画面……人设简直崩了好吗?!

  如果被覃子肃发现,她一定会死得很惨!

  喻潇潇一个激灵,赶紧绕远路从另一边的梯子爬上了岸,然后蹑手蹑脚地往更衣室跑。

  然而不幸的是,身后还是传来了让她毛骨悚然的声音:“喻老师?”

喻潇潇哪敢应声,只能假装没听见,抱头就窜进了更衣室。

  【二】赤裸威胁

  然而俗话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第二天,喻潇潇毫不意外地被覃子肃传唤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她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时不时偷眼看看门外,希望有人路过能救她一命。

  然而没有人路过。在严肃紧张的氛围中,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后的覃子肃把一张照片推了过来。

“喻老师,关于这张照片,不知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喻潇潇一看,差点儿没昏过去。只见照片上,学生们正在跑步,而自己站在一棵树下,正以猥琐的姿势把一颗糖塞进嘴里。

这一幕被精准无误地记录下来。

“那天我……我起晚了,没来得及吃早饭!”她赶紧解释。

“特殊情况,我们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老师上课吃东西,终究不是值得提倡的事情。”覃子肃的语气慢条斯理,平淡无波,“此事可大可小,喻老师说是不是?”

喻潇潇背上的冷汗一阵接一阵地往外冒。

威胁,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

她牙一咬,心一横,弹簧似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冲到办公桌前。

  “覃主任,那天我确实一不留神看到了您学游泳的英姿,但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我发誓,我一定会替您保守秘密,绝对不对人说半个字!请您高抬贵手,让我的风评及格吧!”

  喻潇潇真切表白一通,就差没有抱大腿表忠心了。覃子肃闻言,却似笑非笑地扬了扬眉毛,道:“原来那天真是你啊。”

  喻潇潇的嘴唇抖了抖,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下一刻,覃子肃已经站了起来,悠然道:“不过,既然喻老师如此热情,我倒确实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

  尽管有不太好的预感,喻潇潇还是硬着头皮道:“上刀山下火海,覃主任您尽管吩咐!”

  “我查看过你的资料,上面说喻老师是游泳专业出身的。”覃子肃扬起眉毛,客气的语气中隐藏着不怀好意的飞刀,“不瞒你说,我已经报名参加了两个月后的教职工游泳比赛,并且立志要拿到名次,不知道喻老师能否帮我实现这个愿望?”

  “啊?”喻潇潇愣住了。这话题转变得实在让她猝不及防。

  “喻老师有些为难?”覃子肃微微蹙眉,目光清冷中带着……杀气!

  “不不不!”喻潇潇连忙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答应,我答应!包教包会,分文不取!”

  “谢谢喻老师。”覃子肃微微一笑,身子稍稍前倾,朝她靠过来。那清秀好看的眉眼忽然近在咫尺,喻潇潇猝不及防,脸红了一下,立刻挪开了目光,只觉得心如擂鼓。

  不管这人多么可怕,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长得挺好看……

  然而下一刻却听那个好看的人在耳边道:“其实我后来我调查过,知道你是偶犯,所以就不打算追究了。”

  “你……”喻潇潇瞪大了眼睛,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说起来,”覃子肃看着她,面不改色地摸了摸下巴,“我还有一张你偷吃巧克力的照片……”

喻潇潇立刻挤出微笑,面容扭曲道:“你……你可真是个好人啊,覃主任!”

  【三】摸够了吗

  以喻潇潇学习游泳十三年,担任体育老师四年的人生经历而言,教覃子肃上上游泳课本不应该是什么难事。

  然而她发现自己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在给覃子肃上了三次课之后,她终于见识到了对方逼退八家游泳培训机构的实力。

  教他漂浮,漂不了一秒钟就要惊慌失措地站起来;教他打腿,他能越打越往后退;教他划手,他能划得跟溺水求生似的,惊得救生员都在高台上坐立不安,三番两次恨不得跳下来捞人……

  三节课下来,别说泳技有长进,连喻潇潇都感觉自己要被他带偏了​‍‌‍​‍‌‍‌‍​‍​‍‌‍​‍‌‍​‍​‍‌‍​‍‌​‍​‍​‍‌‍​‍​‍​‍‌‍‌‍‌‍‌‍​‍‌‍​‍​​‍​‍​‍​‍​‍​‍​‍‌‍​‍‌‍​‍‌‍‌‍‌‍​。如果可以,她也很想掏钱给对方,只求能卸任……

  喻潇潇在原地头疼地思考着如何是好,一不留神,覃子肃已经闷着头,用他自创的“求生式刨水法”冲进了深水区,而另一个人正迎面朝他游过来,眼看着就要和他撞上。

  喻潇潇一惊,赶紧游过去将他一把拉开,慌乱之中,对面那人扬起的手打到了她的眼睛上。

  喻潇潇痛呼一声,闭上眼睛,慌乱地摸索着泳池的边缘。因为看不见,哪怕是她,在游泳池里也不免有些慌乱。

  一只手牵住了她的手,把她朝自己拉过去,那只手抓得很紧,向她传递着安定的力量。如同抓到了浮木般,喻潇潇赶紧用另一只手朝着那个方向抓过去,然后,就摸到了一块硬邦邦的肱二头肌……

  喻潇潇心跳更快了。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她脑中却已然浮现出覃子肃清冷而俊逸的面庞。

  她忍不住想,覃主任泳游得不好,身上倒是挺有料,之前怎么没发现……

  “摸够了吗?”正浮想联翩之际,覃子肃的声音响起来。

  喻潇潇吓了一跳,本能地松开手,却再一次被抓着手,轻轻地按在了泳池边上。

  “抓这个!”覃子肃的语气虽然冷冷冰冰的,却并不严厉。

  回忆着刚才他两次牵自己手的触感,喻潇潇莫名觉得甜丝丝的。

  即使是在让他无所适从的水中,他也还记得在她慌乱之时伸手拉她一把,引她到达岸边。

  原来覃主任并不是外表那般冷酷无情嘛。

  

  覃子肃带喻潇潇去附近的医院就诊。因为看不见,喻潇潇全程只能牵着他的衣角,像小朋友一样茫然无措地跟在后面。

  哪怕只是牵着衣角,能感觉到对方走在自己的前面,就会莫名很安心。

  医生检查过喻潇潇的眼睛,确认只有一只眼睛受到了一些撞击,但并未伤及眼球,便替她把那只眼睛包扎起来,替她开了些消肿止痛的药。

  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还有“肇事者”——一个小男生,哪怕喻潇潇再三拒绝,他也要跟着来,说要负责到底。

  回去的路上闲聊,喻潇潇才得知,这个小男生竟然是英才高中的学生。只不过因为刚转学过来,所以并不认识他们。

  也是,要不然看见覃子肃,怎么可能不被吓得瑟瑟发抖?

喻潇潇并未将这件事太放在心上,然而没想到几天之后,流言蜚语传遍了整个学校。

  【四】正在交往

  校长办公室里,年迈的校长坐在办公桌后,眼镜片时不时反射出一道刺眼的光。他虽然面带微笑,却让喻潇潇感觉不寒而栗。

  跟校长一比,她忽然觉得覃子肃简直不要太亲切……等等,为什么她在这个时候也会想到覃子肃?

  “喻老师,”正胡思乱想之际,校长开了口,“最近学校里有一些传言,说喻老师身为体育老师,私自在外给人上小课,不知道喻老师对此有什么话想说?”

  各科老师不得自私在外开班授课,这是学校的明文规定,喻潇潇从进学校第一天起就知道,又怎么会知法犯法?

  她莫名奇妙,脱口而出:“校长,我没给人上小课啊?”

  “哦?”校长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看向她被纱布蒙着的左眼,“那喻老师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喻潇潇心里“咯噔”一响,忽然全明白了,是上次那个小男生!

  小男生刚来学校,不认识覃子肃,就把他当成了喻潇潇上小课的学生……可是,她答应过覃子肃,不能把教他学游泳的事情告诉别人。

  如果告诉校长,和自己一起的那个人是覃子肃,那校长势必要叫他过来刨根问底。

  喻潇潇虽然不知道覃子肃为什么如此执着地想学游泳,但她觉得,他既然不说,就一定是有不想告诉别人的理由。

  喻潇潇沉默了。她心里紧张得气都不敢喘,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办公室内落针可闻,直到敲门声忽然响起。

  当看到来人是覃子肃的时候,喻潇潇吃了一惊。

  “校长,不好意思,听说您把喻老师叫到办公室来,我觉得这件事我有必要解释一下。”覃子肃的神态平静而清冷,“其实那天,喻老师是和我一起去游泳的,不想中途出了点儿意外,我又陪她去看了医生。”

  “你和喻老师?单独?”校长看看覃子肃,又看看喻潇潇,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喻潇潇顿时又紧张起来。如果覃子肃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在学游泳,又如何能解释他们单独去泳池的举动?

  姜还是老的辣,果然一下就被校长发现了破绽!

她没想到的是,覃子肃想都没想就给出了一个无比“合理”的解释:“是的,因为……我们正在交往。”

覃子肃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五】就这么急

  喻潇潇原以为覃子肃那番话只是为了应付校长,谁料自那之后,对方却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无孔不入地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覃子肃会突然端着餐盘坐到她旁边,于是她的同伴们便会自动退场,避免成为电灯泡;下班的时候,走着走着一抬头,就会发现覃子肃正站在校门口的公告栏前,似是巧遇,又似在等她。

  不仅如此,生日当天一早,当喻潇潇来到办公室时,一眼就看到桌上摆着一大捧玫瑰。

  玫瑰显然是刚送来的,上面还挂着许多水珠,娇艳欲滴。

  其他任课老师立刻簇拥过来,叽叽喳喳地八卦。

  化学老师说:“潇潇,这是喻老师拿来的,他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他刚走进来的时候我们都惊呆了!他平时看着那么可怕,没想到谈起恋爱来竟然是个大暖男!”

  历史老师说:“是啊是啊。我昨天碰到覃主任,他竟然对我笑了一下,我差点儿以为他中邪了,后来一想,这可不就是恋爱的力量吗!”

  ……

  “没、没有啦……”喻潇潇红了脸,支支吾吾地搪塞了一阵,然后趁着没人的时候,敲响了教导主任办公室的门。

  覃子肃正坐在桌子后面翻看一堆文件,见了喻潇潇后微微扬眉:“花收到了吗?”

“收、收到了……”

  “喜欢吗?”

  “喜、喜欢……”

  覃子肃微微地勾了勾嘴角,似是在笑,但笑容又很浅淡。

  喻潇潇的心跳突然就加快了几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覃子肃说了两人在交往之后,她就从一个女汉子变成了娇羞少女,每次见到他时心思都百转千回的,甚至不敢直视对方。

  她垂着眼睛,把视线放在桌面上。很快,桌面上多出了两张海洋公园的票。

  “周末有空吗?一起去。”

  她想了想,鼓起勇气道:“覃主任,我想……花什么的,以后还是不要再送给我了吧。”

  “嗯?”覃子肃尾音上扬。

  “毕竟咱们的关系只是为了应付校长,如果太大张旗鼓,以后、以后怕不好收场​‍‌‍​‍‌‍‌‍​‍​‍‌‍​‍‌‍​‍​‍‌‍​‍‌​‍​‍​‍‌‍​‍​‍​‍‌‍‌‍‌‍‌‍​‍‌‍​‍​​‍​‍​‍​‍​‍​‍​‍‌‍​‍‌‍​‍‌‍‌‍‌‍​。”既然已经开了口,她索性豁出去,一鼓作气地把话说完,“您看,要不我们找个时间对外宣布一下‘分手’?”

  话音落下,办公室里落针可闻。喻潇潇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睛看他,发现覃子肃眼底方才那点儿似有若无的笑意已经荡然无存,他又恢复了往常那般冷冰冰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他好像有点儿生气。

  “不管怎么样,我们在一起才几天,这是不争的事实。”覃子肃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我们都是老师,太快分手,在学校里影响不好。”

  “啊?”喻潇潇道,“那、那什么时候……”

  “你就这么急?”覃子肃扬眉。

喻潇潇被他问得一阵语塞,二人正相顾无言之际,外面响起敲门声。喻潇潇不敢再多待,赶紧借机开溜。

  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迎面撞见要进门的几个老师,看到她之后,大家会心一笑,冲她打了个招呼。

喻潇潇的脸又忍不住红了起来,与此同时暗暗发誓,一定要赶紧想个办法早点儿“分手”!

  【六】分手计划

  喻潇潇决定在去海洋公园的当天,实施自己蓄谋已久的分手计划。

  这天天气不错,天很蓝,阳光也很明媚,是个适合约会的日子。喻潇潇老远就看到了等候在大门处的覃子肃,禁不住眼前一亮。

  在她的记忆中,覃子肃一直穿着古板而正式的正装,把头发梳得十分齐整,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但今天的他,穿着白T恤和牛仔裤,头发蓬松地搭在额前,打扮得十分休闲。加上身量颀长,远远看上去,就像是大学时代最受欢迎的校草学长,让人难以挪开目光。

  覃子肃看到喻潇潇的时候,却明显吃了一惊。

  因为喻潇潇不仅化了猴屁股一样的大浓妆,还穿着一条蕾丝边的花裙子,裙子比她的尺码小上一截,穿在身上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这身违和的打扮,不仅吸引了覃子肃的目光,还招致了极高的回头率。

  喻潇潇心里却十分满意。

  她要的就是这种让覃子肃不愿意和她走在一起的效果!最好是让他觉得丢脸,找个理由走人,以后再也不想约她出来了!

  谁料覃子肃在短暂的惊讶过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来,牵住了她的手。

  “是为了见我而专门打扮成这样的吗?”他嘴角微勾,眼底有笑意。

  等等,怎么和她设计的剧本不一样……

  喻潇潇问:“你、你觉得好看?”

  覃子肃定定地看着她:“这是你为我而做的努力,当然怎样都好看。”

  喻潇潇被他看得一阵意乱情迷。他这眼神,为什么是一副真心实意觉得很好看的样子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直男审美”?

  没想到覃子肃的心理素质和审美品位大大超过自己的预计,喻潇潇彻底傻眼了……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喻潇潇都任由覃子肃牵着,走过一个又一个海洋馆,在湛蓝的海底世界里,看各种各样的鱼从自己头顶游过。一个英俊的青年和一个打扮得稀奇古怪的女孩,这种诡异的组合自然走到哪里都十分引人注目,但无论路人如何窃窃私语,覃子肃牵着她的手都没松开过哪怕一下。

  有时候喻潇潇忍不住侧过目光,就会看到覃子肃轮廓分明的侧脸。好看。她的脑袋里空空的,只能想出这样的词来形容。

  有一瞬间,一个念头猝不及防地浮现在脑海:要是……要是自己真的在和他在交往,就好了……

  这个念头让喻潇潇受到了惊吓,为避免自己继续胡思乱想,她决定立刻拿出第二套方案。

  半个小时后,两人坐在秀场等待海豚表演。喻潇潇心不在焉地左看右看,终于,手机响了起来。

  喻潇潇赶紧接通电话,用尽毕生功力冲话筒尖声发嗲:“昀哥哥,真的是你吗!我好开心!人家也好想你,想要迫不及待见到你呀!”

  挂了电话,她贴心地对覃子肃解释:“这是和我青梅竹马的昀哥哥,他马上就要回国了呢!”言下之意十分明显,就差把“分手”两个字写在脑门上了。

  “是吗?”谁料覃子肃面不改色心不跳,“你还有青梅竹马的小哥哥,看来我们潇潇从小就很找招人喜欢。”

  怎么又不按剧本来?这人入戏也太深了吧!

  喻潇潇十分抓狂,终于忍不住破了功:“覃主任,我要和我的昀哥哥在一起了,分手好不好,求你了!”

  覃子肃眉眼微垂:“你的昀哥哥是个闹钟?”

喻潇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自己的手机忘了锁屏,还停留在刚才响闹钟的画面上。再看向覃子肃似笑非笑的眉眼,她忽然明白过来,自己今天的一切举动,根本早就被他一眼看穿!

喻潇潇的脸立刻红成了番茄,如同犯了错还被逮着现行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敢看他。

令她意外的是,覃子肃似乎并未生气,他开了口,声音里还带着几分轻笑:“想分手,那就快点儿教会我游泳吧。”

【七】上了贼船

喻潇潇终于明白,自己这是上了贼船!看来教不会覃子肃游泳,就别想分手了……

她只得认命,一面在学校里和对方继续扮演着情侣,一面使出浑身解数在泳池里开发对方的“游泳基因”。

为了让覃子肃更快地学会游泳,她决定放弃从自由泳入手的常规教学模式,改为先教他不需要换气的蛙泳。

没想到,学起蛙泳,覃子肃竟然跟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技术突飞猛进!短短的一个月之后,他就能不需要任何保护,自己在泳池里游来游去了,虽然姿势还不算标准,速度更是有些让人着急,但身为教练,喻潇潇看了还是倍感欣慰,有种“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成就感……

时光飞逝,眨眼便到了教职工游泳比赛的当天。

轮到覃子肃上场,临出发前,他忽然抬起头,冲着喻潇潇所在的方向微微一笑。全场立刻传出了起哄声。喻潇潇红了脸,心情既甜蜜又带着些酸楚。

看着起跳台上那道颀长的身影,喻潇潇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一旦覃子肃学会游泳,她将再也没有机会这样单独和他在一起,像情侣一样接受他对自己的关心,两人的伪情侣关系,也要真正结束了。

如果可以,她宁愿他一直学不会游泳,宁愿时间一直停滞不前。

那样,她就有理由一直和他在一起了。

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这么喜欢他了啊。

最终覃子肃游出了五十三秒的成绩,拿到了第四名。虽然离进入前三名的目标还差了一点儿,留有些许遗憾,但能在短期内从游泳小白做到这样,已经是一种成功了。

比赛结束,覃子肃披着浴巾朝她走来。

“潇潇,跟我来一下​‍‌‍​‍‌‍‌‍​‍​‍‌‍​‍‌‍​‍​‍‌‍​‍‌​‍​‍​‍‌‍​‍​‍​‍‌‍‌‍‌‍‌‍​‍‌‍​‍​​‍​‍​‍​‍​‍​‍​‍‌‍​‍‌‍​‍‌‍‌‍‌‍​。”

喻潇潇在覃子肃的带领下,来到观众席一角,这才发现,那里坐了个学生模样的人。

覃子肃走到那孩子旁边坐下,冲他笑道:“怎么样,老师的表现还可以吧?”

那语气和神情,是喻潇潇从未见过的温柔。她没想到,魔鬼教导主任,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那孩子闻言,只是警惕地看了看喻潇潇,并不说话。

覃子肃笑了笑,说:“这是喻老师,我的游泳老师。有了她,我才能如期完成和你的约定。你看,老师已经说到做到,你是不是也应该向老师证明一下,你想做的事情也可以做到?”

那孩子闻言,目光闪动了一下,随后转为坚定。

最后,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喻潇潇从覃子肃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全部。

那个孩子叫秦思聪,今年读高三,因为小时候受过刺激,性格极度敏感且自卑。心理学专业毕业的覃子肃得知他的情况后,一直在为他做心理疏导,也确实有些成效。

然而眼看着即将高考,骤然增加的学习压力,让秦思聪刚树立起来的自信又开始动摇了。于是覃子肃便和他约定,各自努力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缺乏自信的秦思聪认为自己不可能在高考中取得优异成绩,而覃子肃因为小时候落水,对水一直有着深深的恐惧。

但他最终还是克服了心理障碍,在游泳比赛中拿到了名次。

“其实,这不仅仅是为了鼓励对那个孩子,对我自己也是一种挑战。原来这世上许多看似不可能,看似做不到的事情,都只是因为你过去不够努力,对自己不够狠。”覃子肃如此感慨,侧脸映照在夕阳下,柔和而温暖。

喻潇潇看着他,心里忽然蹦出一个想法:如果我努努力,是不是也能和你在一起呢?

【八】自暴自弃

然而,喻潇潇还没来得及努力,意外就发生了——在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秦思聪突然出车祸了。

发生车祸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头一天晚上做卷子,一直做到大半夜,导致第二天过马路的时候精神恍惚,才遭此意外。

秦思聪的父母从他的手机里翻出了聊天记录,得知覃子肃一直在给自己的孩子额外布置作业,且发生意外的半个小时前,他刚从覃子肃的办公室走出来。

他们愤怒地来到校长办公室,要讨个说法。他们认为,秦思聪性格自卑敏感,这一点校方是清楚的,却还额外给他增加压力。他们甚至还怀疑,覃子肃一直对秦思聪进行的心理疏导,实际上对他产生了负面的效果。

喻潇潇听说了这件事后,想也没想就冲到了教导主任办公室。

覃子肃正坐在桌子后面,表情一贯平静无波,细看之下,眼底却暗藏着一丝掩盖不住的颓然。

“额外的作业,是思聪主动向我要求的。我找任课老师了解过他的情况,要来了那些习题。出事的当天,他和我聊了很久,很振奋地表示要在高考中考出好成绩,不辜负父母的期望。我以为我就要成功了,没想到……”覃子肃的表情没有太多变化,只是低声道,“可能我还是太自以为是了吧,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帮到别人,其实只是多管闲事……”

喻潇潇从未听过覃子肃一口气说这么多话,更没见过向来傲慢清冷的他,用如此喑哑的语气说话。作为了解实情的旁观者,她禁不住一阵心痛。对于他的心情,她是可以感同身受的。

她不忍心看到他这副自暴自弃的模样。

“你不要这样想,你确实是在帮他,只是过程出现了一些意外而已。”喻潇潇情急之下忍不住叫了他的名字,话也开始变得语无伦次,“覃子肃,你不要怀疑自己,你真的很好,非常好……我、我其实早就喜欢你了!我每天都在想,如果能真的和你在一起该有多好!”

没想到,在心里试过千百次的告白,会在如此情形下脱口而出。话音落下,喻潇潇一阵窘迫,低了头,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覃子肃闻言一怔,许久许久,突然自嘲地笑了一声:“喻老师,谢谢你的安慰。”比起喻潇潇的直呼姓名,他用的却是一个十分生分的称呼,“但我不需要这样的安慰。”

说这话的时候,覃子肃的声音很冷,表情也很冷。不知何时,他已然又变成了那个满身是刺,生人勿近的魔鬼教导主任。

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喻潇潇只觉得浑身每个毛孔都散发出彻骨的寒意。

她就这样被拒绝了。

“还有,我已经向学校主动提出了辞职。我不想因为个人的私事,影响到高三学生紧张的复习。”见她久久不说话,覃子肃又道,“今天之后,我就会走。”

“再见了,喻老师。”

【九】深藏功名

短暂的风波很快被淹没在高考的紧张氛围里,高考的脚步如期而至。

为期两天的考试结束后,学生们重新聚集在学校,每个人都放下了最沉重的负担,脸上露出最轻松惬意的笑容。

高三(五)班的门口,老师宣布解散之后,同学们一哄而散。出了门,却发现外面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他们的体育老师喻潇潇​‍‌‍​‍‌‍‌‍​‍​‍‌‍​‍‌‍​‍​‍‌‍​‍‌​‍​‍​‍‌‍​‍​‍​‍‌‍‌‍‌‍‌‍​‍‌‍​‍​​‍​‍​‍​‍​‍​‍​‍‌‍​‍‌‍​‍‌‍‌‍‌‍​。

喻潇潇冲学生们笑了笑,然后穿过人群,来到秦思聪的面前:“你好,我们又见面了。能耽误你几分钟吗?”

喻潇潇和秦思聪进行了一番短暂的聊天。

秦思聪车祸伤了腿,但并未影响高考。秦思聪的家长为了不影响他备考,并没有将他住院之后的种种后续告诉他。因而高考之前一直没来学校的他,并不知道覃子肃为此付出的代价。

“不!不是这样的!是我父母误会了!是我让覃老师帮我的!”秦思聪听她说完后立刻焦急起来,“我、我要做些什么才能帮到他呢?”

“他也是为了不影响你和更多同学备考,所以选择了辞职。”喻潇潇叹了一口气,“只不过学校还没有批,只是让他暂时停职。所以我想,如果能由你出面向学校证明他的清白,也许他还能够重新回到学校。”

被覃子肃拒绝之后,她恍惚了很久,只觉得一切都像梦一样缥缈,以至于伤心难过都显得不太真实。

可恍惚过后,她觉得不能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覃子肃是被冤枉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她酝酿了很久,决定想办法还覃子肃一个清白。

喻潇潇带着秦思聪去了校长办公室。秦思聪亲自澄清后,校方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加上高考已经结束,很快,覃子肃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岗位。

并不算非常大的努力,可是能帮到覃子肃哪怕一点点儿,她就很开心了,即便他不知道,她也乐于就此深藏功与名。

然而即便两人重新处在同一个校园里,喻潇潇却不敢再见覃子肃。她每天刻意绕开他会路过的地方,做贼似的躲避着他。

好在,暑假很快就来了。

【十】我很愿意

炎炎夏日,喻潇潇无事可干,照旧来到游泳池游泳。

刚热身完准备下水,她就发现在场所有人都在盯着一处看。她也跟着看过去,发现一个人正在快速泳道上以蛙泳的姿态飞快地游着,不仅动作标准,速度还很快,所经之处水花飞溅。

等等,那个身影怎么看着有点儿眼熟……

喻潇潇愣愣地站在原地,直到对方到达池边之后摘下眼镜,看向她。然后,他很快出水,朝她走过来。

颀长的身形,清俊的眉眼,不是覃子肃是谁?

完全无视旁人的目光,他径直来到她面前,眼底藏着笑意。她忽然就慌乱起来,为了掩饰,只好先发制人,扯东扯西:“你、你什么时候游泳游得这么好了?”

“这一个月,我什么事都没干,每天都来游泳。”

“怎么突然这么勤奋?”

“谁让你躲着我?我只好每天都来这里等你,边等你边游泳,就熟能生巧了。”

“等我做什么?”

“你为我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覃子肃的神情渐渐变得认真起来,“过去我学游泳,满脑子想的都是一定要帮秦思聪,可现在,我一下水,心里想的只有你。然后我就后悔了,后悔在那个时候,不该为了奇怪的自尊,拒绝了你的表白。”

喻潇潇霍然抬眼,不可思议地看向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喻老师,”而覃子肃笑了起来,“说起来,我还没学会自由泳,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再从头开始,教我一次呢?”

喻潇潇看着他,眼底不自觉地涌出热泪。

“愿意,”她听见自己毫不犹豫的声音,“我很愿意。”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