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甜星球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文/萧小船

新浪微博:箫四娘下面汤

第一次光临

陈桉桉在离开A大到新加坡国立大学留学的那段时间,设想过毕业之后的生活:自己一个人租房、上班、睡觉、走走停停​‍‌‍​‍‌‍‌‍​‍​‍‌‍​‍‌‍​‍​‍‌‍​‍‌​‍​‍​‍‌‍​‍​‍​‍‌‍‌‍‌‍‌‍​‍‌‍​‍​​‍​‍​‍​‍​‍​‍​‍‌‍​‍‌‍​‍‌‍‌‍‌‍​。

想想真的是凄凄惨惨戚戚​‍‌‍​‍‌‍‌‍​‍​‍‌‍​‍‌‍​‍​‍‌‍​‍‌​‍​‍​‍‌‍​‍​‍​‍‌‍‌‍‌‍‌‍​‍‌‍​‍​​‍​‍​‍​‍​‍​‍​‍‌‍​‍‌‍​‍‌‍‌‍‌‍​。

但因为夏霁在高中操场的深情求婚,这些凄惨情怀都散在风里了​‍‌‍​‍‌‍‌‍​‍​‍‌‍​‍‌‍​‍​‍‌‍​‍‌​‍​‍​‍‌‍​‍​‍​‍‌‍‌‍‌‍‌‍​‍‌‍​‍​​‍​‍​‍​‍​‍​‍​‍‌‍​‍‌‍​‍‌‍‌‍‌‍​。

陈桉桉下课后回了公寓,将夏霁上班之前留的鸡汤热好,一勺一勺地喝着,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订婚真好啊,有夏霁真好啊!”

夏霁毕业后直接进了二院工作,陈桉桉则留校读研。为了方便她上课,两个人还住在夏霁的这套小公寓里。

不管外面是阴雨还是暴雪,在这套小公寓里,天气永远是晴朗温暖的。

初一和除夕迈着肥嘟嘟的小短腿过来,咬她的裤腿,力气小小地往前扯。

“怎么了?”陈桉桉放下汤匙跟着两只小狗往阳台上走,一推开阳台的门,数不清的粉色氢气球争着抢着往天上飞。

“哇——”陈桉桉惊呼起来,有人几步蹿过来,递上自己手里的那只气球。

陈桉桉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在家?不是说今天医院很忙的吗?”

夏霁还穿着白大褂,身上还带着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

“想着你,再忙也能回来。”他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只为了见她一眼,给她一个小小的惊喜。

陈桉桉脸红红,还有点儿羞愧。

夏霁要的就是她羞愧。

他凑到她耳边,声音低低哑哑:“我好辛苦,晚上帮我好好放松一下。”

陈桉桉想起他最爱的“放松”,脸红得更彻底了。

夏霁,高阶段位的老流氓。

手机铃声不断地响着,夏霁啄了一口她的眼角,快步往外走:“我回去了,再不回去主任要杀你老公了。”

“老公”这两个字是他第一次说出口,极其自然。

陈桉桉一时有些发愣。

她是个接受度慢半拍的人,都是夏霁领着她一路弯道超车。从普通同学,到男朋友,再到未婚夫,现在直接到丈夫,每个新身份,都是夏霁拽着她弯道超车解锁的。

“又没有领证就自封是我老公,不要脸。”陈桉桉揪着气球的绳子拽啊拽,小指腹触到一个冰凉的东西。

是一枚戒指。

三颗小钻石闪着淡淡的粉色光泽并列着,是他们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戒指下面还绑着一只千纸鹤,陈桉桉拆开来,上面的字迹是她考四六级时看了无数次的:感动吗?感动的话记得去偷户口本。

陈桉桉脑子都不在线了,颤抖着手指拨出电话,哽咽道:“妈妈,我要偷户口本。”

陈妈妈貌似被这没头没脑的话给弄蒙了,并没有应声。

“啪”,陈桉桉把电话挂了。

她拍了拍自己过于激动的脑袋,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发了条信息解释。

陈桉桉:刚才那个不是本人。

陈妈妈:呵。

第二次光临

陈桉桉感动得一塌糊涂,不仅献身献得热情洋溢,连偷户口本都格外上心。

夏霁向陈桉桉求婚,陈妈妈这个早就觊觎夏霁做自己女婿的丈母娘自然是恨不得打起鼓来敲起锣,和她形成对比的,是老陈的反应。

不仅紧绷着一张脸,吃饭的时候眼睛还总是不怀好意地盯着夏霁。那天晚上,陈妈妈发现家里的户口本被老陈偷偷地藏起来了。

平时无论陈妈妈说什么都不会反抗的老陈,这回硬气十足,不管陈妈妈怎么威逼利诱,都不肯说出户口本在哪里。

整个陈家能拿下老陈,只有陈桉桉。

陈桉桉回了一趟家,给老陈带了酒。去的时候斗志昂扬,回来的时候眼眶红红。夏霁什么都没问她,只是把她搂在怀里,温柔地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

陈桉桉的额头抵在他的心口,渐渐地啜泣出声:“爸爸说,就算你是看着他长大的……不对,就算你是他看着长大的,他还是不放心。”

喝醉的老陈说话时有点儿大舌头,可攥住她的手还是下意识不舍得用一点儿力气。

这是他疼到血液里、骨子里的明珠。不管是交给谁,他都不放心。就算夏霁再好,他也不舍得。

“臭小子想抢我的桉桉,他做梦!”

“爸爸,我喜欢夏霁,我相信我喜欢的人,你也相信他好不好?”

女儿哭得眼眶红红,刚出言咒骂夏霁的老陈一下就兵败如山倒,走一步晃三步地把藏着的户口本翻了出来:“给你给你,别哭了。”

……

这过程和结局都不出夏霁的预料​‍‌‍​‍‌‍‌‍​‍​‍‌‍​‍‌‍​‍​‍‌‍​‍‌​‍​‍​‍‌‍​‍​‍​‍‌‍‌‍‌‍‌‍​‍‌‍​‍​​‍​‍​‍​‍​‍​‍​‍‌‍​‍‌‍​‍‌‍‌‍‌‍​。

如果他以后有个像桉桉这样的女儿,他也会爱她如生命。

“相信我,我不会让爸爸有机会打死我的。”

第二天是个明媚的好日子,民政局的人不多,不过半小时,陈桉桉就从可爱少女正式成为了夏太太。

两人从民政局出来,直奔一家私人酒店。推开门,包房里满满登登的人把陈桉桉吓了一跳。

夏霁握住她的手:“他们知道我们结婚,特意过来捧场的……那三个,刚从国外回来的。”

陈桉桉:“……”

他们领证结婚是昨天临时起意的,夏霁的朋友怎么来得及从国外回来?

陈桉桉眯起眼睛,看着已经欢天喜地和他们喝成一团的夏霁,恍然大悟,自己又被他给套路了。

习惯了,没什么意外。

夏霁喝了几轮,带着她挨个去认人。除了在国外的那几个,其他的人陈桉桉几乎都见过,只有一个叫言却的男生除外。

他从眉尖到眸底都沁着一股冷意,脸上没多少笑意,举着杯和夏霁干杯时说出的“新婚快乐”,听起来都不怎么真诚。

仿佛是来抢婚的。

抢夏霁?

陈桉桉看他的眼神一下子怪异起来。

夏霁看陈桉桉的眼神一下子炽热起来。

晚上回去,陈桉桉被夏霁发出的“我与言却孰美”的疑问轰炸,起起伏伏,小命都要被榨干,最后将他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夸赞了一遍才被勉强放过。

夏霁,好恶毒一男的。

第三次光临

“造孽人”言却比夏霁和陈桉桉低了三届,他们从一中毕业时言却才上高一,完美地错过了同时在校读书的机会。但对言却这个学弟,夏霁一直很欣赏。

言却有娱乐圈背景,却一直不怎么参与家里的事情,而是自己做导演拍电影,刚上大学不久就靠一部短电影拿了分量不轻的奖,未来不可限量。

夏霁和言却后来结识时,彼此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他也和你一样是个套路狗?”

陈桉桉说完话,夏霁獠牙都要龇出来。

陈桉桉耷拉着耳朵对夏霁道:“唉,结婚前说什么对我好,现在只不过说一句真话就要被你瞪,我就是棵没人爱的小白菜。”

夏霁被她逗笑,将买的菜都换到一只手上拎着,另一只手拉着自家“小白菜”,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

“追言却的女生很多,但他那个样子你也看到了,冷得和一坨冰一样,没人能坚持下去,他也用不着套路。”夏霁说完不禁得意起来,“他就是注孤生,而我和我家‘小白菜’这么早就圆圆满满了,命好,没办法。”

夏霁的手机铃声在这一刻响起,陈桉桉从他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接通后踮起脚放到他的耳边。

话筒那头,素来冷冽得像没有温度的言却沉默了半晌才说:“女孩子怎么这么麻烦?烦死了。”

烦?

如果真的烦,早就被言却吓走了。

夏霁毫无同情心,甚至笑出声:“你自求多福吧!”

陈桉桉仰着头看他:“言却怎么了?”

“遇到了一个让他从天庭下凡的人,就这样而已。”

陈桉桉不解,夏霁笑了笑,拉着她继续向前走。

向前,向前。

这条路,有砂糖和轻光。

我们永远被纪念。

我们就在这里挥手作别,因为讲新故事的人已经在路上。

他们鲜活着,年轻着,也会被你们喜欢着。

就和我们一样。

——夏霁&陈桉桉

【来自作者小船的碎碎念】我的新女儿《对焦少女心》也在赶来见大家的路上啦,男主就是这个冷冰冰的“造孽人”言却,希望到时候大家也会喜欢!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