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微甜之心上朱砂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文/伊安然

1.

不知道是不是受孕激素的影响,学生时代被一众追求者戏称为“铁娘子”的沈太太,近来突然就患得患失,总觉得自从她怀孕后就时常在书房忙到深夜才回来睡觉的沈先生,最近真的很不对劲!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她脑子里就冒出海量以前无意识听说或者看到的那些新闻和八卦,诸如“孕期出轨”“已婚男迷恋游戏主播,一夜打赏三百万”,等等​‍‌‍​‍‌‍‌‍​‍​‍‌‍​‍‌‍​‍​‍‌‍​‍‌​‍​‍​‍‌‍​‍​‍​‍‌‍‌‍‌‍‌‍​‍‌‍​‍​​‍​‍​‍​‍​‍​‍​‍‌‍​‍‌‍​‍‌‍‌‍‌‍​。短暂挣扎了一分钟后,她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蹑手蹑足地摸到了书房门口​‍‌‍​‍‌‍‌‍​‍​‍‌‍​‍‌‍​‍​‍‌‍​‍‌​‍​‍​‍‌‍​‍​‍​‍‌‍‌‍‌‍‌‍​‍‌‍​‍​​‍​‍​‍​‍​‍​‍​‍‌‍​‍‌‍​‍‌‍‌‍‌‍​。

房门虚掩着,沈渝之正以手支额,似是累极了在电脑前打盹​‍‌‍​‍‌‍‌‍​‍​‍‌‍​‍‌‍​‍​‍‌‍​‍‌​‍​‍​‍‌‍​‍​‍​‍‌‍‌‍‌‍‌‍​‍‌‍​‍​​‍​‍​‍​‍​‍​‍​‍‌‍​‍‌‍​‍‌‍‌‍‌‍​。

“渝之!”她轻轻唤了一声,试探着凑到桌边,“睡着了?”

见他仍是没反应,她做贼似的拿起了他的手机,屏幕一亮,她随手压在HOME键上的指纹竟通过识别直接进入了微信界面。

这么顺利?

顺利到她忽然心虚起来,又将手机扣回桌上,心道:“苏一念!你居然沦落到偷看人家手机的地步了!你想干吗!”

她颇有些抓狂,抬手便要敲自己的脑袋,结果身侧假寐的人毫无预警地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干什么?在我眼皮子底下打我老婆?”

苏一念吓了一跳:“你……你没睡着啊!”

“本来要睡着了,不过听见有人叫我叫得鬼鬼祟祟,以为你要偷亲我,没想到你是来偷瞄我的手机的!”

“我这是合理怀疑!况且我不是悬崖勒马了吗?谁让你从知道我怀孕开始,就借故在书房忙到很晚回房?你以前明明再忙都不把公事带回家,有事没事就折腾我……”她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嘴。

见她“一脚急刹车”,沈渝之忍俊不禁:“所以,沈太太觉得我可疑的关键点是工作太多冷落了娇妻呢,还是没像以前那样变着法子折腾你……”

最后那几个字,他刻意拉长了尾音,眸光是苏一念再熟悉不过的幽深,她立时伸手去捂他的嘴:“沈太太突然困了,要去睡觉,你忙!”

沈渝之哪里肯这么轻易放过她,一把将她搂住:“刚才是谁在闹着需要关怀来着的?怎么,把我骗上车了,自己却想跑?”

苏一念挣了挣,见他双臂环得死紧,也就懒得挣了,认命地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怀个孩子人都怀傻了。今天在公司听同事抱怨新交的男朋友一直问她以前交往过几任男友,为什么分手,让她觉得很烦,我突然发现,你好像很少问我这种事,偶尔提起,也是开玩笑一样……”

她仰脸问他:“我以前因为误会你喜欢姜葵,还吃过一坛子飞醋,怎么你好像一点儿都不……”

“看来沈太太到现在都没弄清楚一件事。”沈渝之凑近她,灼人的呼吸喷在她颈窝间,落下一层湿润的暧昧,温热的唇更是一下一下地轻吮着她颈窝间的雪色肌肤:“我已经因为即将多出一个人跟我争夺你而吃醋几个月了,要是再让我知道,曾经有谁真让你在意过,我得多不痛快?”沈渝之说着,凑近她,半是勾引半是嗔怨道,“不信你闻闻,我是不是从皮到骨醋香扑鼻了?”

2.

第二天一早,苏一念是扶着腰去上班的,一路上板着小脸,还时不时用鄙视的眼神看看身侧的沈渝之。

“上周产检时我跟医生确认过,说是孕中期可以适……”

“你闭嘴!”苏一念指着某人早上为了遮住她颈间的吻痕贴上的旺仔OK绷,“这就是你的适当吗?”

沈渝之一脸真诚地问:“这么说,那天我找医生问话的时候,你都听到了?所以,你昨晚跑到书房,是觉得我都已经知道可以适当……”

苏一念恼羞成怒,娇斥一声:“沈渝之!”

沈渝之一把扯过她的手来顺毛:“我错了,我下次……”

“不会有下次的,以后你都睡书房!”她扭过脸看向窗外,任凭沈渝之怎么逗她也不肯回头。

好容易到了公司,苏一念拎包就走,沈渝之急急追上来,将便当包塞给她:“水果都切好了,记得抽空吃。还有钙片,我帮你调了闹钟,要按时吃,不然往后腿抽筋就有得你受了……”

两人正腻腻歪歪,一个不合时宜的兴奋男声突然响起:“念念师妹!”

苏一念听见这让人恶寒的亲昵称呼打了个哆嗦,抬头看清来人后,立刻叫出了对方的名字:“江思勤?”

“你居然还能一眼认出我来,太感人了吧!不枉我当年追你那么久!”男子提着公文包,怀里还抱着一捧向日葵颠颠跑来,“当我知道由你负责的SZ开发部要和我们长盛联合开发云网系统时,简直高兴坏了……”

沈渝之不等对方靠近,便上前一步隔在了两人中间:“不好意思,我太太对花粉过敏,这位……江先生是吧?麻烦您就站在那里说话就好了,她现在大着肚子,万一过敏了会比较麻烦。”

苏一念一愣,她什么时候花粉过敏?他以前送自己的那些是塑料花吗?

江思勤满脸尴尬,有些遗憾地看了看手中的花,把花收到身后,伸出一只手跟沈渝之打招呼:“沈先生,你好!我是念念学妹的师兄!很高兴认识你!不瞒你说,当年在学校,我是追她最久的那个。可惜她那会儿就是铁板一块,甭管条件多好,长得多帅的男生,一概say no……”他说到这里,他转眸看向苏一念,“现在看来,师妹你当年说的从小喜欢的男生根本就是唬人的吧?沈先生也不是你喜欢的那个啊!凭什么他就能抱得美人归啊!”

苏一念觉得自己八成是昨晚作过头,遭报应了。昨天她还觉得沈渝之不过问自己的过往情史,是不在乎自己呢,结果今天老天爷就派了个人来,把她的陈年老谷倒到他们脚下供沈渝之酿醋了!

“师兄……那个……”她艰难地开口。

江勤思难得识相一回,马上道:“得,我懂,我懂!哎,我老早就觉得你那会儿是找借口搪塞我!”

苏一念忙点头如捣蒜,正暗自松了口气,却听他接下来补了一句:“毕竟,你说那个男生眉心里还长了颗朱砂痣,怎么听怎么像是言情剧男主角。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真有男生眉心长朱砂痣。你拒绝人还找个这么具体的理由,又是从小喜欢,又是朱砂痣,你说你多伤人啊!”

“师兄!”苏一念欲哭无泪地打断他,一把拽过他的胳膊,又马上想起什么似的松开手,“我快迟到了,不如先上楼吧,有什么事咱们上我的办公室说!”说着,她头都没敢回地逃离了现场。

3.

那天晚上,苏一念坐在沙发上食不知味地啃着苹果,第N次偷眼去看在厨房张罗晚饭的沈渝之后,她的眼珠转了几圈,看到上次产检医生开的钙片才有了主意,立即抱着腿“哎哟,哎哟”地叫唤起来。

“怎么了?”沈渝之果然马上回头,手都没来得及擦就疾步走了过来。

“脚好像抽筋了!”她扁了扁嘴作势揉脚。

沈渝之已经在她的身侧蹲了下来:“哪只?”

“左脚!”

她话音刚落,他已经抬起她的左脚搭在膝头,且极自然地替她脱了袜子,指腹自脚跟向脚尖方向轻揉缓推:“医生说了,怀孕中期出现脚抽筋的情况是正常的。只要按时吃钙片,慢慢就缓解。你记着,要是下次一个人在家抽筋了,就把脚尖朝上……”他一边说,一边教她如何抻直脚缓解疼痛,说到一半抬眸看向苏一念时,才发现她正若有所思地呆望着自己,他不由得哑然失笑,“这样看我做什么?”

苏一念犹豫了几秒,道:“这么一看你,忽然觉得你眼睛和脸型,还挺像我说的那个小哥哥……”

“哟,这是打算坦白从宽了?”

“结婚的时候我自己定下的家规四则,我当然要遵守!说好了,禁家暴,无欺瞒,不猜忌,零冷战!”苏一念扳着手指道,“虽然你不问,但我也不能欺瞒你,不然就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猜忌嘛!”

说着,她深吸了一口气:“我小时候有一回夜里生病,园长妈妈把我送到妇保院输液,我一时好奇,偷玩了输液管的调速器,没几分钟就因为输液过速,起了输液反应。当时就是全身发冷,整个人哆嗦着停不下来,把园长妈妈吓坏了。虽然后来医生及时停了药,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我住院观察。园长妈妈只好让和我同病房,被我吵醒的一个小男生帮忙照应一下,她自己去给我办住院手续。那个小哥哥人很好,看我难受得厉害,不仅把自己床上的被子都给了我,还不停地给我搓完手心又搓脚心。我那会儿才读三年级,窝成一团看着他为我忙得团团转,也不知怎么就对他印象特别深,而且他眉间真的有颗小小的朱砂痣,特别显眼……上大学那会儿,我拒绝人家,他们总要问为什么,是不是有喜欢的人,我就想到那个小哥哥,随口拿他当借口,说我有个从小喜欢的人……”

“没想到,你心里早就藏了这么一号人物,还一藏就是这么多年。看来,我还是输了!”沈渝之语带失落地垂下眼眸。

“我都说了,是随口拿来当借口的!”苏一念一看他这个脸色,瞬间求生欲爆棚,“不过就是个只有一面之缘,萍水相逢的人罢了,哪里就到你想的那个地步了!”

“一面之缘,萍水相逢吗?”沈渝之抬眸看向她,“那我和你,算是什么?”

苏一念一怔,忽觉他眼底温柔泛滥,还隐有笑意,一时呆呆看着他,竟忘了开口。

“我小时候,大家都因为我一个男生,眉心却长了一颗女里女气的朱砂痣笑我。到初中的时候,更是变本加厉,我因此还多了个‘沈观音’的绰号。我当时一生气,就让我妈带着我去做激光手术把它弄掉了。”沈渝之指了指自己眉心,“虽然没有疤痕,但你仔细看,应该还能看得出,这里的肤色和旁边还是略有些区别的。”

“你的意思是……你就是……”苏一念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沈渝之笑着用手指了指她左脚脚背上的一颗红色的小朱砂痣:“头回看见你脚上这颗小朱砂痣,我就觉得眼熟,后来想了很久,记起以前有过这么一件事。鉴于某人记性一向不好,估摸着你也不记得了,所以我也没提过。没想到,倒因此错负了你一段童年绮梦!”

说着,他直起身,在她发间轻轻地吻了吻:“幸好,一面之缘也是一生之缘,所以你看,你注定就是要当沈太太的!就算将来有了孩子,也要记住,我才是陪你一辈子的那个,知道吗?”

苏一念原本还沉浸在震惊当中,一听这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了半天,你这算是提前跟自己的孩子争宠吗?”

“是!”沈渝之答得干脆利落,毫无愧色,“看在你从小暗恋我的分上,我个人建议家规增加两条管理细则——以后孩子归我管,我归你管!”

“受不了你!”苏一念故作嫌弃地白他一眼别过头去,却觉那人目光灼灼,看得自己心潮难平,终究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

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