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妖界大喜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沁酒酱

妖都接连有新娘失踪,妖王为了缉拿凶手,要跟她假成亲。怎料妖王的嘴骗人的鬼,她猝不及防地跟他成了合法夫妻,攜手打打怪,再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她竟然还很享受是怎么一回事?!

01 谁还不是个妖王

失踪人口冷月行指纹解锁万妖录成功,成为新任妖王。罗小落听到这个消息时,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牢饭。她先是感到欣喜若狂,然后面如土色地摇晃着囚笼,鬼哭狼嚎道:“有人没有啊!千万不要告诉冷月行我被关在这里,那货看到我这副惨样,肯定会嘲笑我三千遍!”

“小落这么了解我的吗?”冷月行步入地牢,他一身白衣翩翩,周身散发着凛冽的寒气,腰间别着的金伞正是万妖录。身为万妖录曾经的主人,前代妖王罗小落对它嗤之以鼻,这种墙头伞,不要也罢。

冷月行打了一个响指,门上的封印便消失了。他弯腰走进狭小的囚笼,蹲在她的面前。四目相对,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枯草一般的头发,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此刻面黄肌瘦、衣衫褴褛,实在是丢死人了!冷月行这货看到她如此凄惨,不知道在想什么,盯着她足有半炷香的时间。罗小落干咳一声,久别重逢,他怎么一脸如丧考妣的表情?也没有嘲讽她不听他的劝告才落得如此下场,也太不像他了。

冷月行伸出手,修长的手指轻颤,大掌用力按下她的头。他像是克制着什么,心痛如刀割,好看的凤眼红了一圈,强颜欢笑道:“好久不见,罗小落。”

她看着从他脚下漫延而来的冰锥子,颤巍巍地缩了缩脖子:“把你的法力收一收,怪冷的。”有洁癖的他竟然不嫌弃她一百年没洗澡,突然一把抱起她,走出了囚笼。

老实人罗小落担忧地说:“冷月行,缉妖司的长老们罚我关在此地五百年,你这样公然劫狱不好吧?”

冷月行冷哼一声,态度十分嚣张,道:“现在我是妖王,我要放你出来,谁敢阻拦?”

谁还没当过妖王啊……缉妖司的长老们都是往届的妖王,哪位不是德高望重?

罗小落曾以为自己也能干到退休,然后去缉妖司养老。然而一百年前,她跟冷月行在妖族入口附近遇见一个身受重伤的异族客,她一时心软,不顾冷月行的劝阻,将那个人带回妖族医治。那人名叫宋斐,是魔族派来的细作。他知晓了妖界入口的位置,引来魔族入侵。她记得自己在战场上中了一箭,醒来时魔族已被赶跑,宋斐也被长老们给封印起来。她因失察之罪被缉妖司拿下,丢了“妖王”这个铁饭碗不说,还蹲了牢房。

最让她无法释怀的,是冷月行在战场上失踪了。

罗小落靠在他的怀里,忍住差点滚落的泪水,生气地说:“这一百年,你都去哪里了?”

冷月行并没有马上回答她,不知道想什么想得出神。就在她以为他不会理会自己时,他淡淡地说:“被人追杀,跌落悬崖,大难不死,习得神功。”

这个好像是人间话本子里的经典桥段,罗小落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煽情不过三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的下一句是不是要说,这只是你传奇一生的开端?”

冷月行:“不,遇见你才是我传奇一生的开端。”

罗小落笑笑,她知道冷月行没有说实话,在他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抓着他的衣襟,满心都是失而复得的喜悦,一脸疲惫地说:“无论如何,你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她用脸蹭了蹭他的胸膛,放松下来,说着话就睡着了。

02 她是他年少时就认定的妖侣

罗小落睡了百年来最踏实的一觉,醒来后就有人服侍她沐浴更衣。她穿上华丽的红衣,戴上纯金打造的半面妆凤冠,朱唇娇艳欲滴,眼线将眼尾拉长,衬得她盈盈如水的桃花眼更加细长妩媚。她对着镜子表演着“邪魅一笑”,这是她一百年前做妖王时的妆容。冷月行特意吩咐宫女将她打扮成这个样子,是想做甚?

珠帘掀开,罗小落听到他的脚步声,回头看去。冷月行愣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眼中是明显的惊艳之色。罗小落竟然被他看得害羞了,她垂下眉眼,眼神飘忽不定地问:“我已经不是妖王了,穿成这样,合适吗?”

“合适。”他的神色如常,却说出了令她震惊的话,“今日风和日丽,诸事不忙,不如我们成个亲吧。”

罗小落看了看窗外纷飞的大雪,这货八成是在捉弄她。她没有感情地说:“谢谢你的笑话,我有笑到。”说罢她敷衍地笑了笑,心中却在想,其实不做妖王,做他的妖后也不赖。

冷月行一本正经地说:“没跟你开玩笑,我做了些准备,凑合凑合。”

她小小的脑袋里有大大的疑惑,他这是抽哪的门子风,干吗忽然就要跟她成亲了?

冷月行将缉妖司的一份绝密卷宗递给她,妖都最近接连有十三位新娘失踪,搞得大家都不敢成亲。冷月行需要她假扮新娘,引出凶手。

罗小落叹了一口气,心中难掩失落,奓毛道:“查案就直说查案,说什么成亲!”

事实证明,冷月行的嘴,骗人的鬼。他说的“凑合凑合”,可是一点儿都不凑合。这场“假婚礼”简直是空前绝后,迎亲的队伍绕着妖都游行,百里红妆,龙凤开道,空气中都是银子的芬芳。

罗小落坐在金碧辉煌的车辇里,隔着头纱,看向亦是一身红衣的冷月行,用法术传音道:“我们不是假成亲吗?为何有龙凤开道?”按照妖族的律法,妖王只有在迎娶妖后时才能使用龙凤祥兽,且一生只能用一次,是十分慎重的事情。

冷月行也用法术传音:“不这么做,凶手肯定不会相信。小落,一切都是为了破案,委屈你了。”

罗小落:“我倒是没什么,只是可惜了你以后的妖后,再不能以龙凤之礼迎娶。”

冷月行回头看她,嘴角带着得逞后的坏笑,无所谓地说:“倒是不存在这个问题。”他没有告诉她,这就是他倾尽所有准备的婚礼,以后也不会再有别人,她是他早就认定的妖侣。

罗小落感叹着,他肯定觉得以后的心上人不会在意。是他不了解女人,这独一份的正妻荣耀谁又会不在意呢?

因为凶手随时都有可能现身,这一路上,罗小落的神经都是紧绷的。可车队绕着妖都游行了三圈,依然风平浪静。

车队停在妖王的寝殿前,罗小落正准备下车,冷月行阻止了她,一个公主抱将她抱下了车辇。罗小落慌乱地搂住他的脖颈,小声地在他耳边嘀咕:“接下来我们干吗呢?”

“凶手习惯深夜动手,既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她睁着圆溜溜的杏眼,听到他面不改色地说,“不如先洞房?”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罗小落用头撞了一下他的胸膛,结果被凤冠磕疼了脑袋,她没好气地道:“你嘴上不占便宜就难受是吧?!”

冷月行闷声笑起来,周围负责吹拉弹唱的小妖们顿时被冻成了冰疙瘩。冷月行这货每次情绪大起大落,都会法力侧漏,不知道她怎么就戳中了他的笑点,方圆几里都结冰了。罗小落被冻得瑟瑟发抖,不由得往他怀里钻。结果他身上更是寒气逼人,她只得可怜兮兮地说:“这位大佬,麻烦把法力收一收,鼻水都冻住了。”

笑闹过后,罗小落抬起头,看着他流畅的下颌线,洞房花烛夜吗……她红着脸甩了甩头,将脑中旖旎的幻想都挤出了脑袋,再三告诫自己都是假的,可不能入戏太深。

其实吧,罗小落年少时也暗恋过冷月行。他是家仆之子,从小跟她一起接受訓练。妖族看重的是实力而非血脉,他凭借努力和天分,跟她一起成了下一届妖王的候选人。两个人携手冲破一道道考验,最后到了万妖录认主选妖王的关键时刻,他却放弃了。

冷月行握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在万妖录上,万妖录解锁成功。他跪在她的面前,就像最忠诚的信徒,一脸认真地说:“以后你做妖王,我做将军,我愿一生效忠于王上!守护妖族!”

就在那一刻,罗小落明白了他对自己的感情无关情爱,只好将自己对他的心思悄悄埋在心底,珍藏好,站在他希望自己站的位置。

罗小落收回思绪,心酸地想:我想跟你谈甜甜地恋爱,你却只想做我的将军……她的感情之路真是太坎坷了。

03 酒酿丸子不能乱吃

暮色四合,罗小落甩了鞋子,瘫坐在软榻上,拍了拍桌子,哼哼唧唧道:“冷月行,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呗!”他立即命宫女去拿吃食过来。等饭菜上桌,她直接用手撕了一个鸡腿,大快朵颐道,“你知道我这一百年是怎么过的吗?一天三顿都是饼子,连口肉都不给,太惨了!”她吃得满嘴油光,腮帮子鼓鼓囊囊的,幸福地束起了呆毛。

冷月行坐在一旁只喝酒,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好看的眼睛里漾着柔情:“慢慢吃,没人跟你抢。”

罗小落吃到肉了,脑子活络起来,又梳理了一遍案情,纳闷道:“新娘失踪案虽是大案,但也不该让你这个妖王亲自出马啊。凶手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他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眼中闪过凛冽的杀气,道:“第一位新娘失踪的那日,宋斐恰好逃出了封印之地。”

这难道只是巧合吗?罗小落的脑中灵光一闪,身穿红衣、头戴凤冠的不一定是新娘,她以前臭美,最爱这么打扮了。

她脱口而出道:“如果宋斐是凶手,那么会不会他想抓的不是那些新娘,而是我呢?”

罗小落被关押的事情并未公开,刚逃出封印之地的宋斐自然不会知道她的下落。新娘的装扮跟她相似,又戴着盖头看不清面容,所以宋斐为了找她,误抓了那些新娘也是有可能的。

冷月行:“嗯,所以长老们让你和我一起查这个案子。”

她理了理因果关系,一针见血地说:“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没有必要假扮新娘了呀!”

冷月行右拳握成拳,敲了一下左掌,装模作样地说:“也对,如此说来,钱白花了。”

他们从小就以捉弄对方为妖生第一乐趣,罗小落“扑哧”笑出声,乐道:“冷月行,你这招伤敌一千,自损一万,绝了。”说完捧着烤鸡笑到打嗝。

冷月行用幽怨的眼神瞪她,她竟然以为他做这么多都只是在捉弄她。他独自喝着闷酒,苦恼地想,不知她何时才能开窍,是他不够撩吗?

桌上很快杯盘狼藉,罗小落盘腿坐着,身体摇摇晃晃,脸颊也红得不正常。冷月行凑近了,闻到她身上香甜的酒气,诧异道:“你没有喝酒,身上怎么会有酒气?”他拿起她刚放下的空碗嗅了嗅,竟然吃酒酿丸子也会醉,她的酒量还是百年如一日地差啊。

等等……她喝醉了会怎样来着?

罗小落眯起眼睛,斜眼看他,喝道:“嘚!何方妖孽,见了本仙女,还不快快现出原形!”冷月行抚额,她喝醉了,会变成戏精啊……她一跃而起,额间逐渐现出一道火印,进入战斗模式,抓起万妖录向他袭去。

这一架冷月行打得十分艰辛,他怕伤到她,根本不能用大招。而罗小落就不一样了,她无所顾忌,手里还有可增益法力的万妖录。她挥舞着伞柄,无数琉璃火落下,他出手将它们冰封。罗小落耍起了无赖,嘟嘴道:“你怎么能这样,禁止你控冰!”

他嘴角抽搐了两下:“哪有你这样的……”目光撞上她因醉酒而变得水汪汪的眼睛,他仰天长啸一声,俯下身认命道,“好好好,不用冰。你困不困?我们睡觉好不好?”

“轰隆”一声,他的头发着火了……罗小落终于满意地收了伞柄,身体往后倒去。冷月行急忙灭了火,瞬移至她身后接住她,颇为头疼地说:“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还真是……热闹非凡啊。”

靠在他怀里的罗小落倏然从梦中惊坐起,表情呆滞地看着他。他不知道她又要整出什么幺蛾子,心里有点儿慌,安静如鸡地跟她大眼瞪小眼。罗小落打了一个酒嗝,噘着嘴哼哼唧唧道:“你见过我的冷月行没有?”她用手比画着,着急地说,“这么大的一个冷月行,我找不到他了……”

他嘴角抽搐了两下,耐着性子说:“小落,我在。”

罗小落醉眼蒙眬地看向他,忽然甩了他一巴掌,气呼呼地说:“这一百年,你跑哪里去了?!你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很惦记你吗!”说完又倒回他怀里,抱着他的腰呼呼大睡。

冷月行一脸蒙地捂住脸颊,无力望天,下回……下回绝对不能让她喝酒了!!

04 如何亲你才能自然不做作

翌日清晨,罗小落抱着个大肉包,一边啃一边偷瞄他。他的头发被烧焦了一截,左右两边都不对称了,脸颊也肿了。她这人虽然酒品不好,但记性好。她知道自己就是罪魁祸首,讨好地对他笑,还狗腿地说:“冷月行,今日的你,依然帅气逼人。”

冷月行冷哼一声,咬牙切齿道:“是吗?我以为,因为昨夜某人烧了我的头发,我的颜值下降了呢。”

罗小落挠了挠脸,摆手道:“头发乃身外之物,烧了很快会再长出来,你千万不要对我怀恨在心,嘻嘻。”

冷月行捏了捏她的脸颊,假笑道:“你心里有点儿……那啥数就行。”

彼时,宫女来报,有个失踪的新娘今早自己回来了。他们见了新娘,她叫阿兰,说自己是被狼妖所抓,有个白面书生掀开她的盖头以后,很是生气地斥责狼妖是废物,又抓错人了。

罗小落对冷月行挑眉,得意地说:“这跟我们推测的一致,那白面书生想必就是宋斐了。”

冷月行打量着阿兰,问:“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阿兰唯唯诺诺地说:“禀告王上,我不是逃出来的。昨日那白面书生听说您迎娶前任妖王的消息,就放我出来传话,明日午时,带着万妖录在小鱼酒馆见。”

宋斐的目的,果然还是万妖录。

阿兰说完,忽然晕了过去。冷月行站得近,却没有伸手去扶人家姑娘,周身散发着“已婚,勿擾”的气息。罗小落被他逗笑,蹲下来查看阿兰的身体。阿兰的身体异常寒冷,几声脆响,她的脸便像瓷器一样裂开。在罗小落还未做出反应的时候,冷月行已经推着她后退了数步,姿态帅气地撑开万妖录。伞面打开的同时,阿兰的身体炸裂开来,变成无数的冰箭向他们刺来。冰箭砸在伞面上,噼啪作响。

“好险,多亏你够警觉……”她愣住,冷月行的手臂中了箭,此箭乃是宋斐的寒冰箭,带着致命的寒毒。罗小落感觉心一阵刺痛。冷月行见她面色苍白,立即拔出冰箭。可奇怪的是,他拔出箭以后,她的心就不疼了。

罗小落捂住胸口,担忧地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修炼的也是冰系法术,寒毒对我无效。”冷月行揽着她的肩膀,“你先坐下休息一下。”罗小落点点头,她是真的很不舒服,像是患了心疾。她坐下缓了一会儿,冷月行蹲在她的面前,草木皆兵地看着她,袖子渐渐被血染红。

“你也真是的,怎么不先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口呀!”罗小落抓着他的手臂,立即喊人取来医药箱,小心翼翼地给他包扎伤口。整个过程,他都十分沉默,这一点都不像他的风格,她紧张地问,“可有哪里难受?”

“从昨夜开始,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冷月行倏然凑近,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她不由得感到口干舌燥,与他的视线撞在一起,他幽深的双眸如子夜星辰,声音像是古琴弹拨出的仙乐,内容却是一如既往的毫无内涵,“我在思考,如何亲你才能显得自然不做作。”

若不是看他受伤了,她真想捶死他……

罗小落:“冷月行,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开玩笑。”

“我也没有在跟你开玩笑。”他倏然按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罗小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会被他吻到腿软。小鹿乱撞不算什么,她简直是心跳如擂鼓、心猿意马,美好的感觉就像坠入一片云彩里。

待她找回神志,看到整个寝殿都被冰封,一条条倒挂的冰凌上结出了一朵朵晶莹剔透的冰花,这是她不曾见过的美景。

“抱歉,又法力侧漏了。”他以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哑声道,“情难自禁,小落莫怪。”

她看着他含情的凤眼,怂包如她,终于鼓起勇气,像是非要得到确定的答案才能心安,“冷月行,你喜欢我?”见他一副“你终于知道了,你好棒”的表情,她激动地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冷月行认真且无奈地说:“笨蛋,很早的时候。”

“那你当年还说要做我的将军……要一生效忠于我……我还以为……”这时她才明白,对于冷·钢铁直男·月行来说,这便是最简单明了的告白,是一生一世誓死守护的诺言。她亲了亲他的唇,红了眼眶,笑着说,“我也一直……一直喜欢你!”罗小落难得娇羞起来,笑得像个憨憨。

05 过了这个村,我在下个村等你

按照阿兰说的,罗小落与冷月行步入小鱼酒馆。酒馆里生意兴荣,怎么看都只是一家普通的酒馆。她坐下来,闻到隔壁桌的酒香,舔了舔嘴唇就要点酒。结果被他一瞪,她默默地放下酒单,一脸乖巧地磕瓜子。

冷月行不让她喝酒,自己却点了上好的桂花酿。她看着他喝酒,馋得不行,讨价还价道:“一口,我就尝一口!”

他仰头饮尽杯中酒,然后在她的嘴上亲了一口,笑道:“一口。”

罗小落捂住嘴,脑海里闪过一句话–新婚燕尔,如胶似漆。是不是就是他们这样?

她根本没有喝酒,脸却红了。

这时,戏台上的帷幕拉开,近来妖族的酒肆中流行演傀儡戏,她没有看过,还挺感兴趣的。可她看着戏台上三个傀儡的衣着打扮,怎么那么眼熟?随着剧情的推进,她一拍大腿,这演的不是当年她、冷月行和宋斐的故事吗?!

罗小落看着傀儡戏,不由得陷入了回忆……

彼时冷月行因为她把宋斐捡回来,小半个月都没有跟她说话,她叼着一根草坐在他的卧房……门前的台阶上,吃了第十五次的闭门羹,她百无聊赖地撑着万妖录,对坐在屋里看话本子的小气鬼喊话:“大佬,我给你做了点心,你赏脸开开门嘛!”

最怕空气忽然安静……

“我堂堂妖王,给你台阶下你就赶紧下来吧,过了这个村……”她干咳一声,怂道,“我在下个村等你!”

他还是不理她,她嘟嘴躺下,把解锁状态的万妖录随手放在一旁,闭上眼昏昏欲睡。

“你在干什么?!”

罗小落从梦中惊醒,冷月行拿着万妖录,一脸戒备地质问宋斐。宋斐面红耳赤地站在一旁,慌乱地解释道:“冷将军不要误会,我是看日头晒到了王上,才想替她撑伞。”

“撑伞?我看你是想偷法宝吧。”冷月行用万妖录指着宋斐,在他命门前凝结出一支冒着寒气的冰箭,“是谁派你来的?你若是实话实说,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罗小落挡在宋斐身前,当和事佬劝道:“好了,都是误会。”

冷月行看到她挡在宋斐面前,脸色越发阴郁。

宋斐小心翼翼地说:“冷将军,你不喜欢我,我离开便是。只是王上为了给你做点心,手上都是伤,将军可千万不要辜负了王上的一片心意。”

冷月行看了一眼脚下的食盒,视线落在她的手上,她立即不好意思地将手藏到身后。他的火气瞬间消了大半,收了万妖录,冰箭也融为水汽。罗小落对冷月行最是熟悉,他的一个眼神就能懂他是什么意思。她扭头对宋斐说:“那你快些走吧。对了,我看你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明日我就派人送你离开。”

宋斐走后,她美滋滋地跟着冷月行进屋,献宝似的端出一碗鸡蛋羹。冷月行抓起她的手腕,晃了晃她布满切口的爪子,纳闷地问:“我就奇了怪了,你做个鸡蛋羹,是蛋壳需要切呢还是蛋液需要切?到底哪个步骤需要用到菜刀?”

她叹了一口气,道:“我本来想给你做什锦团子,结果全煳了。唉,不提也罢。”她挖了一勺鸡蛋羹喂他,柔声哄着,“我明天就送他走,你别生气了行吗?”

冷月行张嘴吃了她喂的鸡蛋羹,蹙眉道:“人心叵测,你身为妖族之王,要时时刻刻为了妖族深思熟虑。”

罗小落又喂了一口,点头如捣蒜:“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她委屈地说,“不就捡了一个男人回来吗?你气我这么久,至于吗?”冷月行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她。行吧,他吃了这么久的醋,她却毫不知情,只怪他喜欢上了一根不开窍的木头,他就该保持无感。

06 犯我族者,必诛之!

“报!!”守城士兵神色慌张地来报,“魔族……魔族入侵了!给他们带路的,是王上带回来的那个伤员!”

罗小落摔了手里的瓷碗,刚要拉着冷月行出去迎战,他倏然流下了鼻血,身形摇晃地吐出一大口鲜血。她慌张地捏住他的手腕把脉,吓得脸色苍白道:“你中毒了!你怎么会中毒!”她看着地上的瓷碗,顿时红了眼眶,“是宋斐在鸡蛋羹里动了手脚……我竟然还亲手喂你吃下去……”

“小落,镇定。”冷月行拭去血迹,眼神锐利如鹰隼,粗暴地揉了揉她的狗头,一改往日的不正经,正色道,“犯我族者,必诛之!”她摸了摸被他弄乱的头发,心中的焦虑和不安奇迹般地被他抚平了。有他在,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她都能勇敢地面对。

“好!犯我族者,必诛之!”罗小落握紧万妖录,与他一起上阵杀敌。

魔族的大军如洪水猛兽,源源不断地从结界入口涌来。她浴血奋战,杀红了眼。可敌人的数目庞大,眼看他们的部队就要抵挡不住了。冷月行飞到高处,望着炼狱一般的战场,祭出一瓣真身冰晶。罗小落有所感应,抬头望去,猜到他想做什么,大声喊道:“住手!那是你的一瓣真身啊!”

冷月行的周身散发着大将军的气魄,他眼神坚定地说:“末将冷月行愿誓死守护王上,守护妖族!为了王上,就算死上百次千次,我甘之如饴!”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捏碎了冰晶,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滴落。瞬间天地变色,冰封万里,将魔族的主力部队冻结住。

罗小落连忙飞到他身边,正要接住他倒下的身体。她的身形猛然一顿,一支寒冰箭从她的后背穿过,箭头从胸口刺出。她面不改色地折断了箭头,视线撞上他的瞳孔,凄美地笑道:“它挡着我抱你了。”

她刚好接住了冷月行,带着冰冷的恨意看向站在敌营的宋斐。宋斐正举着弓箭,方才那一箭就是他射的。她不断地咳血,身体像是坠入了冰窟。她修的是火系法术,最怕寒毒。而如今寒毒已入心肺,她必死无疑。

“小落!!”

罗小落闭上眼睛,失去了知觉。

回忆戛然而止,她的记忆就到这里,然而傀儡戏还在继续演着……

傀儡戏里的“冷月行”喊着她的名字,看戏的冷月行神色一凝,飞出一个冰刀欲终止傀儡戏。罗小落出手打飞了冰刀,嘟嘴道:“你不想让我看?之后发生了什么?”

冷月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想瞒也瞒不住了,便让她继续看下去。

傀儡“冷月行”剥离了八瓣真身冰晶,冰晶进入她的胸口,化为护心甲,与她的心脉相连,吸收了她心肺中的寒毒。他的真身本是一株十瓣冰晶雪莲,如此就仅剩一瓣真身。他无法再维持人形,灵识封闭,变成一株残缺的冰花,被赶到的族人带回出生地重新修炼。

罗小落目不转睛地看戏,这戏的特效十分真实,让她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她摸了摸胸口,怪不得他受伤时她的胸口也会痛,此刻与她的心脏紧紧相连的,是他的八瓣真身啊!

冷月行见她哭成了狗,故意逗她,笑道:“救命之恩,你已经以身相许了。如果还是过意不去,就给我多生几个孩子吧。”

罗小落站起来,走过去一把抱住他,悄悄地把鼻涕和眼泪抹在他身上,嫌弃地说:“你可以不说话。”

冷月行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无奈地嘴角上扬,拍了拍她的肩膀,彼时可不是腻歪的好时候。他指了指戏台上演戏的傀儡,沉声道:“这些傀儡做得太逼真了,竟然都有呼吸。”两个人跃至戏台,羅小落摸了摸傀儡的皮肤,都是热的。她震惊地说:“难道她们……就是被绑架的新娘!”

冷月行发现她们的脑后都连着红线,剪断红线后,她们立即恢复了神志,一问便知她们都是被狼妖所抓的新娘。罗小落清点着人数,用法术对他传音道:“人数不对。”失踪的新娘是十三个人,这里也是十三个人,可阿兰已经死了,所以多出了一个!

这时,酒馆中升起一阵浓浓的雾气,狼妖带着一众小妖攻来。他们看不清彼此,场面一度十分混乱。倏然,一把冰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雾气散去,混在新娘里的宋斐终于现身,正得意地看着冷月行。

尾声

罗小落俏皮地对冷月行挑眉,心里一点儿也不慌,按照昨晚跟他商量好的套路行事。

宋斐:“把万妖录给我,不然我就杀了她!”

冷月行面露惊慌,点头如捣蒜,道:“行行行,我把它给你,你千万不要伤害她。她是我的心、我的肝,我一生的挚爱。”

罗小落翻了个白眼,这货能再恶心一点儿吗?

“我就知道,只要抓到她,你就会束手就擒。”宋斐在冷月行抛来万妖录之前说,“解锁。”

冷月行将万妖录解锁,然后丢给宋斐,一手交伞一手交人。罗小落被冷月行带入怀中,虽然一切尽在掌握中,但他的心跳还是加速了。一百年前的场景,他不能再让它重演一次。她闷在他怀里,手指绕着他胸前的黑发,等着看宋斐倒大霉。

宋斐拿到了万妖录,仰天大笑道:“冷月行,是你给了我灵感,我也可以祭出一瓣真身,用万妖录增益其威力,将整个妖界冰封住。这样魔族就可以不费一兵一卒,拿下这片土地!”他说完,便祭出一瓣真身,舞动着手里的万妖录。一道寒光之后,宋斐惊恐地瞪大眼睛,攻击不是从伞面发出,而是从伞柄发出,刺入他的心窝。他的威力没有增益,反而被减弱,足矣取他的性命。

冷月行:“我事先改变了它的模式,你不知道吧,万妖录可以改变攻击方向和攻击强度。”

冷月行早就猜到了宋斐的阴谋,提前做了准备,就等他自己来抢万妖录。

当年长老们没有杀宋斐,是顾虑到他是魔族的重臣,担心杀了他再挑起战事,所以只是将他封印。如今宋斐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自寻死路,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宋斐彻底斷气,再也不能祸害妖界。早就等候在酒馆外的禁军冲进来,将一众狼妖抓获。

罗小落拍了拍手,哼着愉快的小曲儿,对他招招手:“简单,搞定,我们回家吧。”她先走了两步,可身后之人没有跟上来,也没有说话。她心里莫名地惊慌,转身看去。冷月行单膝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表情也很是痛苦。

罗小落扶着他的手臂,心急如焚地问:“你怎么了?!”

他咳出一口血,终于说出了实情:“宋斐的封印之地就是我休养生息的出生之地,我感知到他逃出封印,担心你有危险,便不顾还未修复好的真身回来保护你。”

之前他法力侧漏,也是还未修复真身的副作用。

罗小落:“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你的出生之地!”

冷月行:“你真的要跟我回去吗?那里终年冰封,没有肉吃,连饼子都吃不上,很苦的。”

她低头吻住他的唇,久久之后才放开他,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颇为无奈地说:“那能怎么办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跟着你啃冰也认了呗。”

他“扑哧”笑出声,原形毕露道:“逗你的,我这么有钱,怎么会让你啃冰。”

罗小落再次在心里吐槽,若不是看他此刻娇弱,她真的很想捶他。

彼时大雪还未停歇,妖族的冬日异常寒冷。然而深情相拥的两个人,笑得比春天还要暖。

赞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