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传纸条给我(一)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墨西柯

顾若和沈轻第一次正式见面,她就被沈轻“壁咚”了。

沈轻是隔壁体校出了名的小霸王,于是她主动掏出了自己的錢包递给他。

沈轻表白那天脑袋突然短路,把“我不会放弃你的”说成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然后,沈轻第二次收到了顾若主动递过来的钱包,里面还夹着一张小纸条。

上面写着四个字:我喜欢你。

下面还有一排小字:我嘴很笨,没追过女孩,不擅长哄女孩开心,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别不理我了好不好?

第一章 你好,低音炮小哥哥

谈及对沈轻的最初印象,顾若沉吟良久。

“大致是……长得挺帅的,偏偏就是不像个好人。”

“还有吗?”

顾若笑着回答:“酥到让我沉迷的低音炮。”

她就好像离群的梅花鹿,不安且怯懦,被那足以蛊惑人心的声音迷了心智,明知前方是野兽,却还是奔了过去。

有段时间,顾若沉迷微信业主通知群里一个小哥哥的声音。

顾若居住的地方是市中心,也算是老城区。这里的关键词可以总结为:学区房,老破小,堵车,买不起。就在半年前,几个以老、破、小著称的小区业主联系起来,组织着一起雇了物业,接着业主们便进入了业主通知群。

这个群里有租房的租客,也有业主,时不时地发布停水通知、寻狗启示等等。大家都是多年的邻居,没多久就开始在群里聊天,说什么的都有。

注意到小哥哥的声音还是在四个月前。

顾若写完作业后伸了一个懒腰,伸手拿来手机,看了看业主通知群。

群里有人发了一个搞笑的短视频,大家都在聊这个视频的内容。顾若点开语音听了听,听到一个人的语音后突然愣了一下。

是一个少年的声音,不是卖弄的声音,仅仅是正常的说话就好听得让顾若心一紧。

他的声线很低,是标准的低音炮,说话的时候仿若水珠滴进幽静的深井里,空空荡荡却让人念念不忘。更何况他说话时还带着笑,仿若春风拂面,沉稳迷人,醉人心扉。

顾若是一个声控。

她听过很多好听的声音,对声音也十分敏锐,这个男生的声音让她印象深刻。

听语音总是一段结束了就自动播放下一段,谁的都播。她为了听这个男生的声音,特意退出去,接着又重新听他的语音。

顾若吞咽了一口唾沫,盯着手机看了良久,再把手机调小声音,放在耳边反复播放了几遍后便开始搜他其他的发言。他说话挺少的,偶尔才出来一次。她翻了许久才又找到一段,语音聊的是附近哪里的麻辣烫好吃。

喜欢!

这个声音她好喜欢。

很多次回忆起来,顾若都觉得自己那天不太正常,做了这些年里最有勇气的事情。她点开了那个人的资料,申请添加好友。才刚申请完她就有些后悔,恨不得赶紧撤回,却找不到方法。她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去看手机,内心忐忑得不行。

这种心情非常奇妙。

期待又害怕,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那种敲击感直击胸腔,让她一下子扑到了床上。她不敢看手机,却又从被子的缝隙里偷偷看手机。然而她等了整整一夜,却没有得到回应。

顾若安慰自己,小哥哥可能把自己当成群里推销的人了吧……毕竟素不相识。

第二天中午,顾若在吃饭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小哥哥发来的好友申请。她惊讶得眼睛都睁大了,看着手机反复确认后才点了“同意”。

为什么……不同意,而是反过来加她?

这个时候,对面主动发来了消息——

身轻如燕:小学霸?

顾若吓了一跳,问:你认识我?

身轻如燕:久仰久仰。

身轻如燕:群里逢人就夸。

顾若当即羞得不行,在左邻右舍里太出名了也不太好。

她是那种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又乖巧懂事,人也孝顺。她也是这一片很多孩子的噩梦,最常听的一句话就是:“你看看人家顾若。”

她在小区通知群里几乎从不说话,但这并不耽误她有名。毕竟大家都是同一个学区的,很多邻居家的孩子都是顾若的小学、中学同学,所以这位小哥哥会听说过她倒也不奇怪。

若若:其实……没那么好。

身轻如燕:[图片]

身轻如燕:这个题能答出来吗?

这架势就仿佛“听说你学习很好,我来考考你”。

顾若放大图片看了看,题目还挺简单的,便翻开本子开始在上面写答案。没一会儿,她就把答案给发了过去。

身轻如燕:[图片]

身轻如燕:继续。

就这样,小哥哥几乎是发了一整套题过来,看样子是理综科。

这些题对于顾若来说简直太简单了,简直就是小儿科,难度很低,低到顾若觉得小哥哥像是在闹着玩。她是省重点高中的,学校的老师常常会自己出题,题目角度刁钻,不过在顾若这种学霸看来也是非常有意思。

过了一会儿,沈轻突然发来一个红包。

身轻如燕:感谢壮士救我“狗命”。

顾若看着手机,内心诧异不已,这是……发生了什么?

身轻如燕:交卷了,早就听说你学习好,逼不得已只能找你救命了。突然加你好友没被吓到吧?

顾若这才反应过来,她的好友申请小哥哥是真的没有看到,小哥哥是主动来加她的。这让她的心突然悸动了一下,莫不是……这就是缘分?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如果不是需要她,大概小哥哥也不会加她好友吧?

若若:不用,只是……作弊不太好。

身轻如燕:哦,我们的考试等同于开卷,只是不及格容易被罚。

顾若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这个时候,上课铃响起,顾若索性放下手机,开始认认真真地学习。虽然她是很喜欢听小哥哥的声音,但相较之下,还是学习更重要。

等到放学的时候,身边的同学纷纷在收拾东西。她这才拿出手机,紧接着就看到了几条留言。

身轻如燕:我的天,抄过了。

身轻如燕:我不但及格了,还是满分。现在不及格的人罚跑十圈,我二十圈,因为他们觉得我去老师的办公室偷答案了。

身轻如燕:你逆天了吧?!怎么一道都没错?!

若若:题目很简单啊。

若若:所以说,作弊是不对的。

两个人的聊天存在时差,对方并没有立即回复。晚上回到家,顾若在看书的时候突然收到消息:你们女生会觉得有腿毛好看,还是没腿毛好看?

若若:啊?

身轻如燕:[图片]

顾若点开图片,看到的是两个男生的腿,都是纤细修长的小腿,一个小腿上干干净净的,一个有着不算太严重的腿毛。

这是一道送命题。这要是答了小哥哥不喜欢的答案,会不会被拖黑?

她盯着图片看了一会儿,然后打字回复:都还好。

身轻如燕:非得选一个呢?

若若:干净的吧?

接着是一段语音消息:“肤浅,有腿毛多爷们儿啊,你们这群小女生是怎么想的?而且你是谁啊,我儿的手机里怎么有女孩了?”

顾若听了之后就断定这个语音不是小哥哥发的,而是另外一个男生。小哥哥是低音炮,小哥哥的朋友接近少爷音,语调要高一些。音频里笑得张扬的背景音反而是她喜欢的小哥哥的声音。

紧接着她就看到对方再次发来语音消息,这次是小哥哥低音炮的声音:“你别管那个傻瓜。”

顾若愣怔地拿着手机想:自己恐怕在不知不觉间卷入了一场战争之中。不过……这个小哥哥是不是有点自来熟?

没一会儿,小哥哥再次发来语音消息:“打扰到你休息没?早点睡觉吧,晚安,小学霸。”

好听的声音充满磁性,就好像午夜电台温柔的男主持人,声音很低,好似在耳畔呢喃,温柔地跟她说晚安。

对于声控来说,这简直是致命一击。

啊啊啊!她要死了。她高兴得直接躺在床上,连打了几个滚。

顾若就这样和低音炮小哥哥认识了,到现在已经断断续续地聊了四个月。

依旧不算很熟。

顾若是从公交车上挤下来的。车子被堵在半路上,过了许久才移动了不足三十米的距离。司机干脆开了车门,着急的乘客可以另辟蹊径。

顾若的确着急,娇小的身材从人群中挤出来有些吃力,下车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接着便朝学校的方向狂奔。她个子不高,书包却很大,书包上是熊猫的图案,看起来十分可爱。然而她跑步的时候书包会跟着乱晃,明显沉甸甸的,这简直就成了负重跑。对于体育本来就不太好的顾若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她头顶的丸子头也一颠一颠的,没过多久就散下来了一半。

顾若抄近路到了学校,她看着栏杆迟疑了一下,决定试着爬进去。从这里再绕到正门,就算是跑的也需要五分钟,之后还要穿过操场去教学楼,哪里有从这里进入的直线距离近?

顾若爬栏杆的样子十分笨拙,因为着急,模样多少显得有些狼狈。她艰难地撑起身体,想要踩一个支撑翻过去,却半天都没找到地方。

正在这个时候,沈轻拍着球路过这里,就看到了顾若的这副模样。

个头小小的,背着一个卡通图案的大书包,看起来好像一个小学生,偏偏身上又穿着高中的校服。她的小脚在栏杆的中间段乱蹬,就好像搁浅的鱼在徒劳地扑腾。

他又后退两步,看杂耍似的看着顾若扑腾,有点想笑却忍住了。清晨的阳光柔和,扬扬洒洒地散落在他的脸上,柔和了他硬朗的面部曲线。他的双眸清亮,因为忍笑而弯弯泛起柔柔的涟漪,减弱了几分凌厉。

他轻咳一声,算是提醒顾若身后有人,然后才拿起自己的球垫在了顾若的脚底下。

顾若慌张之下终于踩到了东西,借力上了栏杆,接着狼狈地翻了进去,最后还是摔到草坪上才算是顺利着陆。她快速說了一声“谢谢”就起身往教学楼跑,跑了一段才想起回头看看。这个时候沈轻已经走远了,隐约只看到了一个侧影。

她只记住了帮自己的是一个男生,个子很高,身材清瘦,腿尤其长。男生穿着体校的校服外套,下身穿的是运动短裤,露出纤细的小腿。

她曾经在栏杆边靠着过,知道装饰图案的高度,这个男生的腿大概能到她腰的高度。

呵,长腿怪物。

沈轻也迟到了。

不过他很淡定,甚至有那么一点臭不要脸。他从容地走到体校的校门口,手里还拎着刚买的早饭。路过围栏的时候他听到了女生的惊呼声,有人在小声地叫着他的名字。

他侧头看了一眼,是健美操队的小姑娘们,没理。

看到看校门的大爷后,他只是扬了扬下巴算是打招呼。看门的大爷也认识沈轻,看到他就乐了,双手搭在窗台上,就这么看着沈轻走过来。

体校走读的学生不多,全校就三个人,还不是正经的走读,而是被停寝了。这也显得沈轻十分特别,毕竟门卫大爷每天晨间就这么三个“顾客”。

他们早晨六点就要晨练,现在是七点二十,晨练早已经结束了,估计在做踢腿拉筋,或是干脆解散了。这个时间段还能优哉游哉的,也就沈轻这种学生了。

沈轻等三个人的停寝处理是一个学期,教练让他们写三千字的检讨,两星期过去了他都一个字没写,现在还开始旷早操了。

他走到校门口,大爷就帮他开了门。

沈轻走进来后也不往里走,而是坐在门口的小石桌前打开早餐开始吃,还顺便拿出一杯豆浆放在了对面。看门的大爷在他的对面坐下,沈轻立即说:“豆浆没加糖,放心喝吧。”

他还记得大爷有糖尿病。

说完,他叼着包子开始折腾石桌上的象棋棋子,不出一分钟,他的手机就响了。

沈轻拿出手机接通了视频通话,对着镜头比量了一个剪刀手,气得镜头那边的教练大骂:“你人呢?翅膀硬了是不是?早操都不出了?”

“这不是在陪大爷下棋嘛!”沈轻解释。

“别想骗我,你给我看看棋盘!”

沈轻把视频转向棋盘。

教练还真看了棋盘,然后骂了一句:“臭棋篓子,赶紧进来刷个卡。”

他们学校现在设备先进了,出早操刷卡,上课去刷卡,下课再去刷卡,防的就是这群人逃课。最可气的是时不时有人进来数人数,然后去对照刷卡机,刷卡数比人数多了全班都得挨罚,之后也就没人帮忙刷卡了。

沈轻慢悠悠地起身,跟大爷挥手道别。

大爷看着沈轻离开,忍不住笑着嘟囔:“现在这群孩子啊……”

说完他看向豆浆,臭小子也不留根吸管。

顾若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玩手机。

她的房间里有一座立式的时钟,听说是有年头的老家伙了。这么多年过去,钟摆依旧匀速晃动,滴答滴答,很有催眠的作用。她的床头和窗帘都有星星灯,开的是闪烁模式,橘黄色的灯光铺满房间,她的面部轮廓忽明忽暗。俏丽的小脸上皮肤瓷白,嘴角还有着浅浅的笑,小酒窝让灯光都陷了进去。

她和朋友聊了一会儿天,之后再看了看业主通知群,就看到了小哥哥的妈妈。小哥哥的微信名叫“身轻如燕”,他妈妈的微信名叫“永芬”。今天是永芬在群里分享了“全民K歌”里自己儿子唱的歌,大家都在夸小哥哥唱得不错。

顾若立即点开听,真别说,小哥哥唱歌还挺好听的。她反复听了三遍,又看了看群里的聊天消息,接着给小哥哥单独发私聊。

若若:如果你被迫营业了就眨眨眼。

身轻如燕:[拼命眨眼.jpg]

顾若立即大笑起来,她就知道。

身轻如燕:最近我怕我妈。

身轻如燕:我惹着她了。

若若:不过你唱得真的很好听!

小哥哥突然发来一串图,都是跳舞的表情包。顾若起初以为是小哥哥被夸了开心,结果不是。没一会儿小哥哥就发来一条三十几秒的语音,点开之后居然是唱给她听的歌。他一个人清唱,竟然难得地好听。最重要的是旋律跟表情包完全合拍,听的时候看表情包就觉得十分搞笑。

顾若吧唧吧唧嘴,口是心非地跟自己催眠:其实唱得也就那样。其实她都听了三十几遍了,要不是困了,她还能再听几遍。

若若:好听!

若若:吼吼!

身轻如燕:感谢对面的朋友,我感受到了你的热情。

互相说了“晚安”后,顾若还是忍不住兴奋,拿起手机,设置了分组可见,接着发了一条朋友圈:低音炮使我快乐。

这个分组只有网配圈和特别好的朋友能看到。

没一会儿她就收到了回复。

潭渊-桃桃:怎么?藏私货了?还不分享?

若若回复潭渊-桃桃:不行啊,还不熟,捂脸。

师小卿卿:嗯嗯?

若若回复师小卿卿:嗯嗯!

师小卿卿回复若若:嘿嘿……

师筱卿是知道小哥哥的,顾若总跟师筱卿提。不需要多说,闺密就懂了。

沈轻最近的确惹到他妈妈了。

之前停寝的事情就让沈永芬气得不行,最近更是炸了。

沈轻回家后,打开房门就看到沈永芬拿着手机在照他的鞋柜,似乎在跟谁视频聊天,镜头就对着他的鞋柜。他再看看其他鞋子,很多都被拿了出来,连鞋垫都被拿了出来。懂鞋的都知道,这是在验真假呢。

他一瞬间慌了神。

紧接着,他就被沈永芬瞪了,一只鞋朝着他飞了过来。他利落地躲开,然后快速捡起鞋子,拍了拍几乎不存在的灰。

“你告诉我这双鞋多少钱?!”沈永芬挂断视频后大吼。

沈轻吞咽了一口唾沫,弱弱地回答:“我记不住了……”

估计是找到行家验货了,再瞎扯肯定会挨打。

沈永芬继续大吼:“你告诉我两三百一双是不是?!”

“啊……是吧……”

“我找了一個验鞋的小哥,你这些鞋就没有一双低于一千的!!”

沈轻开始观察路线,想着最近的逃跑距离,甚至已经在想要不要去杨楠家住几天。然而他不能走,不然他妈妈一定会拿鞋来威胁他。

沈永芬拿起一双鞋,比量给沈轻看:“你告诉我这双鞋有什么特别的?怎么就八万多了?!”

沈轻立即说道:“没有,我收的时候还没这么高。”

“那你是多少钱收的?”

“五百。”

沈永芬拎着鞋走到窗边,然后打开窗户:“我给你五百,现在就把这双鞋给扔了。”

“六万五!六万五收的!”

沈永芬收回鞋,紧接着快速冲到了沈轻身边去拽他的衣服,跟着就是一脚,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沈轻徒劳地劝说:“我不抽烟、不喝酒的,就这么点兴趣爱好……”

“这么点?!”沈永芬指着沈轻的房间,“整整一个衣帽间里放了四排鞋架,每一排都通到顶棚上去,鞋放得满满的。别人家是小型图书馆,你这里可以开鞋展了,弄得还挺先进的,还有感应灯!”

沈轻不敢接话茬了。

就此,沈永芬开始克扣沈轻的零花钱,就是防止沈轻再买新鞋。按照沈永芬的话,沈轻就算是千米长的蜈蚣,这些鞋也够穿了。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沈轻为了博取沈永芬女士的同情心,开始发朋友圈哭穷。他摆了一碗吃空了的碗面盒,旁边放了一瓶喝了一半的可乐,却放了三双筷子。拍照前他还十分注重细节地将三双筷子都掰开了,并拿筷子尖蘸了方便面汤。

他拍了一张照片,设置“邻居、亲戚”分组可见。

文案:唉,想想就心酸,一碗泡面三个人吃,正在长身体,根本吃不饱。只能吃完泡面狂喝可乐,让泡面在肚子里发胀,这样就饱了。

发完后,他就等着沈永芬心软,给他转点钱过来。结果妈妈没等来,却等来了教练。

刘教练气势汹汹地来到沈轻的教室,走进来看着沈轻问:“怎么喝碳酸饮料?!”

沈轻瞬间面如死灰,人都傻了。

体校的班级是按年龄分的,一个班里练什么项目的都有。像沈轻已经是体校的高年级,算是队里年龄最大的一批了,正在奋斗省队的名额。刘教练很少来文化课的班级,毕竟这里不是他的管辖范围。

他这次是奔着沈轻来的。

沈轻设置了分组,新发的动态刘教练应该看不到才对。但沈永芬不傻,看到朋友圈后就知道自己儿子在耍小聪明呢,便截图发给了教练。他们队里有明确规定,碳酸饮料和路边小摊等食物是不可以碰的。

沈轻立即解释:“摆拍!”

刘教练一指:“可乐是半瓶,倒了?”

“对。”

“倒哪儿了?我看看。”

“……”

沈轻的两个好友想要逃走,毕竟他们是标准的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兄弟。可没走几步,他们就被刘教练给拎住了衣领:“你们三个给我跑圈去,五圈。”

谁让这两位也是田径队跳跃项目的人呢?

杨楠立即解释:“教练,我没参与。”

“你们三个连体婴还能分开了?一起去跑!”

三个男生垂头丧气地往外走,走了几步又被刘教练给叫住:“往哪儿去呢?”

沈轻回答:“体育馆。”

“去操场跑大圈。”

三个人都傻了眼。体育馆一圈四百米,操场一圈八百米,三个人因为半瓶可乐,大中午的在学校操场上狂奔。另外一边,刘教练在跟门卫大爷下象棋,顺便看着他们。

烈日炙人,跑道上仿若有一股透明的雾气,让跑道变得扭曲。知了似乎掉进了跑道的缝隙里,声嘶力竭地求救一般,鸣唱得不留余力。跑完之后,三个人的上衣都湿透了,有气无力地往體育馆走。午休时间已经过去,下午的训练也要开始了。

到了体育馆,三个人先去了更衣室换衣服。杨楠忍不住抱怨:“你那种朋友圈也就傻瓜才会信,阿姨就一个人精,能信才怪。”

“都说母子情深,她怎么就坑我没商量呢?”沈轻也是崩溃得不行,坐在椅子上,修长的双腿往前伸,能够踩在柜门上。

他从校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未读消息,紧接着就笑了。他的脸上还有汗珠,随便用毛巾擦了一下,接着又将毛巾搭在头顶,拿起手机回消息。就在他发了朋友圈后,那个微信名叫若若的小学霸给他发了一个红包,让他订个外卖吃。

他给若若设置的分组是在邻居里。原本他还有点绝望呢,然后看到微信消息却只想笑,有一种被治愈了的感觉。

他回复完消息后晃动手机给杨楠和邓毅然看:“看,有人信了。”

杨楠记得这个小姑娘,问:“是那个给你满分答案的?她又不知道我们队的规矩。不过她不知道也不奇怪。”

邓毅然扯起衣摆对着窗口吹风,问沈轻:“你怎么认识的?”

“我的小学同学,从小学习就好,不过我三年级就转去业余体校了,后来也就没联系了。”沈轻回答。

“女生?好看不?”

“记不清了,就记得她不太爱说话。我当时也烦女生,不爱跟女生玩,好像都没说过话。”

沈轻一直没跟若若自我介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家都是小学同学,估计都认识吧,就没必要介绍了,以至于两个人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名。

邓毅然走过来拿走了沈轻的手机,打开若若的朋友圈相册,发现什么都没有。

“真是女生?”邓毅然不信。

沈轻立即拿过手机:“这个还用骗你?”

说完他就给若若发消息:你能不能发一段语音过来?

他发完后看时间,这个时间点,高中应该都在上课,沈轻也就没多纠结。没想到对方却回复了语音消息:“嗯,怎么了?”

她的说话很短,标准的御姐音,是足以让男生心神一荡的女神般的声音。

三个男生齐齐地惊呼出声。

沈轻回复语音:“我以为你会在上课。”

若若:“体育课,我躲在一旁玩手机呢。”

顾若原本还在想小哥哥的朋友圈。他家的条件一定非常差吧,需要这样充饥,真的是太惨了,也不知道三十块钱红包够不够他订一次外卖的。就在这个时候,小哥哥发来了消息,让她说话。

顾若是萝莉音,从小就这样,长大了也没什么改变。因为这个声音,她总被嘲笑说装嫩,或者说她的声音像机器人的声音。这大概也是她会是个声控的原因吧,向往各种各样好听的声音。

于是她开始学习改变自己的声音,到现在已经可以在萝莉音、御姐音、傲娇少女音等声音之间随意切换,甚至还参加了网配的社团。

而且她已经是一位有不少粉丝的大佬了。

这次为了不被小哥哥嫌弃幼稚,她特意选择了御姐的声音。然而发过去后她又有点后悔,这要是被小哥哥知道御姐音的背后是个有着一张娃娃脸、身高一米五八的女孩,他会不会失望?

顾若回到家,打开电脑登录YY。她最近接了一个新本子,今天晚上主役会在线pia戏。

进入YY的房间后,她发现自己登录的是好友的YY账号。上一次好友的游戏帮派开歌会,晚上来不及上线,就请顾若登录他的账号帮忙控场,结果她忘了切号了。

而此时,她已经进入了有密码的小房间。

她正想着要换账号,居然听到这些人在谈论她。

女生1:“嘟嘟来了,现在就差若若了。”

女生2:“啊?若若?是不是配过华闽的那个?”

女生1:“对啊。”

女生2:“我没看名单,都不知道有她。上次听她配的华闽简直出戏,声音像外星人似的。”

女生3:“她说她平时说话的声音就是这样。”

女生2:“那她的朋友不得一听她说话就掉一地的鸡皮疙瘩?那个声音……真的,游戏里装萌妹就好了,平时这么说话恶心死了。你们配音时的声音和正常说话的时候一样吗?”

女生3:“哈哈哈——反正我平时不那么说话。”

女生2:“就是……大家心里都有数,装什么装……”

这个时候,同为主役的男生开了口:“我平时也这么说话。”

他算是新人,音色偏为男神音,尾音习惯性地放缓,所以听起来十分舒服。估计他在现实里也是一个温柔的人。

女生2:“你的声音还好啊,很正常。”

男生:“我觉得若若的声音也很正常。”

顾若坐在电脑前,沉默了一会儿才按了开麦的按钮:“我已经到了。”

YY里瞬间安静下来。

男生是第一个开口的:“若若,你怎么上的嘟嘟的账号?”

“我上次帮嘟嘟控场忘了切号了,本来是想换号的。”顾若解释完后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算了吧,我觉得和这个组的成员相处不会太融洽,还是退出吧。”

说完,她就退出了YY。

退掉了嘟嘟的YY账号,顾若揉了揉脸,接着打开包取出本子开始写作业。这个时候,妈妈敲响了顾若的房门。顾若走过去打开门,探头朝外看:“怎么了妈妈?”

顾妈妈把拿着的一个小盒子给了顾若:“沈阿姨让我给你的,说你教她儿子学习了?”

顾妈妈和沈永芬同在业主委员会,俩人都是小领导。平时她们该上班的時间上班,下了班吃完饭就一起去组织写毛笔字。她们还参加了什么“暴走团”,就是穿着统一的衣服去附近的公园走路,最近甚至开始跳广场舞了。

家长大了,也就管不住了。

顾若想可能是她帮小哥哥作弊的事情,于是含糊地回答:“嗯……加了微信,我帮他解了几道题。”

顾妈妈也没多问。她伸手接过小盒子转身走进房里,打开之后就看到里面放着一块小蛋糕。蛋糕不大却十分精致,上面装饰着草莓,还有轻松熊和小黄鸭的图案。她用勺子舀了一口,吃进嘴里入口即化,甜而不腻,竟然还挺好吃!

她拿起手机给小哥哥发消息:你给我买蛋糕啦?

身轻如燕: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若若:其实不用的,你自己都吃不饱饭了。

身轻如燕:同学家的店,我买便宜。

若若:谢谢小哥哥!

顾若本来心情挺糟糕的,吃到蛋糕后瞬间被治愈。果然漂亮的小蛋糕,甜甜的口感,会让人的心情瞬间好起来。

这个时候,嘟嘟发来消息:听说你跟那几个人闹得很不愉快?哼,要是我在,我就撕她们几个,每次只要有她们几个就得出事。这次的策划也是个不管事的,就那么听着。

嘟嘟:不过男主不错,已经单独联系我了,说想加你为好友。我可以推名片不?

顾若想到这个男生刚才还挺维护自己的,于是就同意了。很快,男生就申请了添加好友。

宴初:刚才抱歉。

若若:不是你的问题呀,你不用道歉。

宴初:其实我很想跟你合作。

若若:我们合作过吗?

宴初:没,我听过你帮忙配的剧情歌,特别喜欢。

若若:哈哈哈——下次会有机会的。

宴初:好。

顾若看着蛋糕,突然反应过来还没拍照留念,立即打开了摄像机。她把蛋糕转了一圈,用装饰挡住自己已经舀过的一处,然后开始拍照。

小哥哥送她的第一份礼物,她得拍照留念。

下期预告:声控软萌小仙女遇见体校低音炮小霸王,当这对欢喜冤家凑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关注《桃之夭夭》4月刊哟,看低音炮小哥哥强撩软萌小仙女!打个小广告,作者大大的娱乐圈甜宠文《我宠着呢》现已上市,讲诉大明星和小鲜肉的精彩故事,请大家关注哟!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