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医嘱:永远爱我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哀蓝

水灵灵的胡萝卜切块,土豆洗净去皮,同样切成大小均匀的块,一起放入蒸锅。十五分钟后,薛小颦小心地将盘子取出来,蒸好的胡萝卜块与土豆块一起放入搅拌机中,稍微加了一点点温水,再摁下开关。其间她顺便又用平底锅煎了一个爱心蛋。

胡萝卜与土豆被打成泥,放入小锅中慢慢熬。其间再在煮熟的肉末里加入少量盐与橄榄油,胡萝卜泥沸腾后慢慢倒进去用筷子搅拌均匀,再次沸腾时便可以吃了。

薛小颦把胡萝卜土豆肉末羹盛到可爱的小花碗里,从前她对厨艺可谓是一窍不通,主要是她老公有一双神奇的手,不仅能治病救人,还能烹饪美食佳肴,婚后她自己动手做饭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有了女儿之后,尤其是女儿渐渐长大,这种为人母的成就感与喜悦感是薛小颦从未感受过的。由于职业的关系,她几乎全天在家,不赶画稿的时候便陪着女儿玩。最近她迷上了给快满一岁的女儿做各种辅食,这道胡萝卜土豆肉末羹就是她最新的大作。

小果冻是一个非常自律的小宝宝,她每天的作息跟薛小颦是一样的,很少起夜也很少哭闹,并且不怎么挑食,可以说完美地继承了霍梁的全部优点。此时她正乖乖坐在婴儿车里等着吃饭饭。快满一岁的她除了喝奶,已经开始慢慢吃些辅食了。让小果冻困扰的是,她的妈妈似乎很喜欢投喂她,可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只是个不能拒绝的小宝宝呀。

薛小颦用可爱的小花碗和小花勺子喂女儿吃饭,看到女儿粉嫩嫩、肉嘟嘟的腮帮子因为咀嚼食物而微微鼓起,大眼睛扑闪扑闪水灵又清澈,苹果脸上泛着红晕,明明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小宝宝,却天生带有一股严肃的气息,这种反差萌真是让薛小颦受不了!

过于痴迷女儿吃饭的薛小颦完全没注意到霍梁默默地吃了早餐,又默默地换好了衣服,还默默地站在门口等着她去给他系领带。虽然眼看就要迟到了,但没有等到老婆,霍梁就跟块木头似的原地不动。直到薛小颦喂完了女儿,抱着她走了几圈轻轻拍着背让小果冻打了个饱嗝儿,才注意到她老公站在玄关处。

“咦?今天不是有手术要做吗?你怎么还没出发呢?”

霍梁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薛小颦抱着软绵绵、香喷喷的女儿,突然“啊”了一声。霍梁还以为她是注意到了自己的领带,可结果薛小颦却说:“糟了,我妈昨天还打电话跟我说这几天得流感的人很多,让我注意给小果冻多穿点衣服!”

说着,她“噔噔噔”抱着女儿就往婴儿房里冲,独留霍梁孤独寂寥的背影。

他最终也没有打那条领带,默默地去上班了。

原以为薛小颦对女儿也会是三分钟热度,可霍梁很快发现,向来怕麻烦的老婆居然对女儿有着无法磨灭的热情。他无法理解母爱,也不明白为何薛小颦的改变会这样大。总之,他认为小果冻严重干扰了他的生活,夺走了他的幸福,本来就不喜欢女儿的他对女儿更加无视。

但是要怎么做才能让小颦更关注他呢?

霍梁本来想得流感,可转念一想这种病传染性强,万一过给小颦就不好了。他又想得其他病,却怎么想都不妥当。当这样的日子延续到他已经无法忍受的时候,那天,一位产妇因难产死亡,她的婆婆与男人就在手术室外闹。负责这位产妇的医生在手术台边为了产妇的生命足足拼搏了快十个小时,已是精疲力竭,偏偏这母子俩不肯签字,愣是要求顺产,才导致产妇与胎儿双双死亡。任凭医护人员怎么说他们都不听,还特别吵闹。

这声音让霍梁头疼。

他本来是想叫保安的,可他瞧见了产妇男人口袋里的凶器。鬼使神差地,他冲了过去,把那位同事推到一旁,自己却被水果刀捅穿了小腹。当然,在那一瞬间,他的大脑已经精准地计算出该以什么样的角度避开要害。但是要流多一点血,这样看起来才怵目惊心。

然后他就如愿以偿地被送进了病房。

薛小颦赶来时霍梁已经睡着了,她站在病房门口,看到他还活着,突然感觉浑身失了力气,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眼泪狂涌。护士长连忙安慰她说霍梁没事,受伤的时候避开了要害,只要好好休养,很快就能好起来。

她坐到床边,轻轻摸了摸他英俊的面容,这才发现他好像瘦了一些。这段时间只顾着女儿,都把他给忽略了。薛小颦深刻地检讨了自己,等霍梁醒来,便看见心爱的小颦向他道歉,心疼地抱着他,还摸他的脸又亲他,再三保证说以后再也不会忽略他了。

他掩饰住内心的喜悦与满足,低下头,没有说话。

薛小颦最心疼他这个样子,立刻抱住他!

直到她说了无数的甜言蜜语,又各种保证她超爱他,全世界最爱他,其他人谁都比不过他以后,霍梁的眼中才有了些许光亮。他好像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面无表情却又眼神柔和缱绻地凝视薛小颦,听她不停地念叨,说他傻说他笨说他不爱惜自己,又说下次如果还敢这样她肯定生气。接着又被她教育了一通,让他以后见义勇为的时候不要赤手空拳冲上去,随便抄个家伙把对打成重伤他不香吗?医闹的狗东西,打死都算轻的。

霍梁太乖了,任由薛小颦批评,并且认错态度良好。他这样听话温顺,薛小颦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宠着啊……当时听说霍梁出了事,她吓得整个人都傻了!

偎依在霍梁怀里,薛小颦突然尖叫出声:“啊!!”

霍梁抬起头,不解地看向她。

“我把小果冻丢家里了!”薛小颦狠狠地敲了自己的脑袋瓜一记,“啊啊啊——我得给我爸妈打个电话!让他们把小果冻接过去住一段时间!”

霍梁不会对她撒谎,因此即便极力掩饰自己的喜悦,眼角眉梢也还是透出些许。薛小颦赶紧给父母打电话,安置好了小果冻,又回到霍梁身边,问他饿不饿、渴不渴、累不累、伤口痛不痛、要不要上厕所,霍梁觉得自己就是她的心肝宝贝。

被他救下的医生及其家人来看望他,对他千恩万谢。当时那个角度,要不是霍梁冲上去,她已经被捅了个透心凉。

霍梁很冷漠,完全不回应。但同事多年,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没想到冷若冰霜的霍医生居然如此古道热肠!面冷心热说的就是他了!真是个大好人!

送走了来感谢的人,薛小颦开始忙得像个小陀螺,什么都不顾了,只围着霍梁打转。

霍梁太喜欢这样的日子了,要是可以,他真的不想出院,想住一辈子。

不过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医院床位紧缺,院长忍痛给他放了个长假,让他养好伤再回来上班。一想起回到家要跟不讨喜的室友和平共处,霍梁便觉得不开心。

但他已经学会了掩饰自己的不开心,并且愿意接受。薛小颦这段时间都在照顾他,女儿托给了父母。霍梁又是那种不能接受别人住在自己家,所以短时间内薛小颦没有接女儿回来的打算,她真的照顾不了两个。

霍梁虽然受了伤,却还是舍不得让薛小颦做家务,硬是自己拖地、洗衣服、做饭,薛小颦气个半死,拦都拦不住!

可霍梁怎么会让她那么辛苦呢?

他对她的爱,可以战胜世间的一切苦难。

晚上,两个人偎依在一起,薛小颦把脸贴在霍梁的胸口听他的心跳声。“怦怦,怦怦……”她再三确认这个人是活着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甜蜜的微笑来。

此后,霍梁不情不愿地养好了伤,不讨喜的室友也重新回来了。但跟从前相比,好像又有很多地方不一样了。比如说……室友的胡萝卜土豆肉末羹如今他也会有一份,而且分量更足!她再也不会忽略他了,对此霍梁非常高兴,甚至在回家的路上带了个粉红色的小猪玩偶给不讨喜的室友。

可見他是一点都不了解他的室友压根儿就不喜欢粉红色的东西,这是他老婆喜欢的。

又是一天清晨,薛小颦在厨房里根据食谱做冬瓜虾仁粒粒面。这回,她先端了一份给霍梁,之后才开始喂女儿。

霍梁换好衣服走到门口,今天是他重新回去上班的第一天,他在等待着。

果然,他的小颦笑着对他说:“你等我一下!我擦了手就过来给你打领带!”

啊……这样的幸福,他是永远、永远、永远不会放手的。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