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爱人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许仙仙

一、他是位背影杀手

韩露这天周末回家,发出自家防盗门门口站着一个男人,看样子正要敲门。

韩露愣了愣,停住了脚步。从背后看去,这个男人身姿挺拔得不像话,挺括的西装一尘不染,透进楼道里的阳光洒在他头发上,让他的头发显出微微的茶棕色,阳光下飞舞的尘埃似乎给他镀上了光环。

韩露咽了咽口水。她不知道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门口,只能赶紧整理仪表,装出淑女模样,微微地清了清嗓子,道:“您好,请问您在我家门口是……”

男子转过了头。

于是乎——

“啊啊啊啊!你是人是鬼啊!你!啊啊啊——”

韩露差点儿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那个男人的脸上竟全是疙瘩,因为涂了药水的缘故,似乎整张脸都泛着紫色……唯一能看的只有眼睛,像是两颗琥珀珠子一样,冷清得很,不带一丝烟火气。

“你……”韩露浑身颤了颤,不知道这个痘痘上长了一张脸的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门口。

“你就是韩局的女儿吗?”男人长得很高,他垂下眼睛问了这样一句话,不带一丝语调。

韩露根本搞不清现在的状况。就在这时,门开了,韩露的老爹从门里探出头来,热络地拉住男人的手道:“谢誉,你终于来了,这就是我女儿韩露。”

韩露她爹仿佛刘备托孤一般看着谢誉:“我马上就要出差了,这个月不在家,女儿就交给你了。”

“啥?不对!等会儿……爸,你要……”

韩露她爸完全忽略了女儿,叹息着对谢誉说:“我女儿整天稀里糊涂的,给你添麻烦了。这段日子,韩露就交给你看着了……”

“爸,这是怎么回事?”韩露一把将她爸拉到一边,小声说,“我可是个黄花大闺女,你让一个陌生男人住进咱们家里来?你不怕他把我拖进厨房……”

“呸!想什么呢!”韩露她爸一巴掌糊在韩露脑袋上,“谢誉可是从克勃格退下来的,专门回到国内介入523大案中,负责保护你这个目击者。”

“那又能怎样……”韩露翻了个白眼。毕竟她是个无耻的颜控,要是这谢誉长得帅,那就怎样都行,可他……

“523爆炸案实在太重大了,爸爸和其他地区的刑警已经组成了专案组,你在家很危险,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过有谢誉二十四小时保护你,你一定不会出什么意外。”

韩露叹息一声,满腔无奈。

她上个月刚出院,住院的原因是脑震荡,而造成这一切的缘由,正是五月二十三号那场可怕的爆炸。

韩露当时正和闺密在事发商场闲逛,她多喝了几杯奶茶,想要上厕所。然而就在她正要进洗手间的时候,她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一溜烟跑到了安全出口的铁门后。韩露当时只觉得奇怪,并未多想就进了厕所,之后突然听到一声巨响,巨大的冲击波将厕所门震了下来,正巧砸在韩露头上。万幸的是,韩露只是脑震荡,小命保住了,商场内却死伤惨重……

因为脑震荡的缘故,韩露事后便记不清那个人的模样了,可那之后,接二连三的怪事发生了!在校园里,总有个人影鬼鬼祟祟地跟着韩露,宿舍楼下的监控也拍到了这个人,甚至电梯监控也拍到了男人跟踪韩露的画面!

刑侦组立刻派来专员保护她,可犯人的反侦察能力很强。这时候韩露的爸爸因为工作缘故要出差,于是组织就安排了谢誉来保护她。

“有什么可保护的啊?”韩露倒是不怕,大大咧咧道,“没准就是误会……况且我是跆拳道黑带,有什么好怕的?”

韩露偷偷看了一眼谢誉,叹息一声——只看背影,这人是真的好看。可惜了那张脸……这人实在是个背影杀手啊!

“那个……你叫谢誉对吧?”韩露趁父亲不注意,来到谢誉身后问道。

谢誉看都没看韩露,只专注于手里的事,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个……就算是我有危险,可是你每天二十四小时跟在我身边也不太方便吧……”

“放心,别人不会发现的。”谢誉轻声说。他的嗓音低沉如水落冰盘,竟意外地好听。

韩露呆愣了几秒钟,只觉得这人虽然不太好看,倒是个好人。然而韩露完全想不到,接下来的相处,险些叫她崩溃了……

二、他是上帝造人的bug

经过一星期的相处,韩露发现谢誉简直是上帝创造这个世界时弄出的bug。

人说雁过留声,谢誉从来都像个背后灵一样,做事没有一点儿动静不说,韩露甚至根本不知道谢誉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出现……

韩露去便利店忘了带手機,身边又没有现金,地上会突然出现一张五十元钞票!韩露做晚饭时发现醋用光了,回头就会看见有人手里拎着瓶镇江香醋在敲窗户……那一瞬间韩露忘记了自己住七楼……

韩露点外卖,外卖小哥送完东西后总能被背后灵般的谢誉吓得差点儿滚下楼梯。那个一米八几的外卖小哥带着哭腔道:“姑娘,你赶快搬走吧!还来得及!你怕是让人给盯上了,太吓人了……”

“被人盯上了?那人有什么体态特征?”谢誉眯起眼睛,利箭般的视线射向外卖小哥。

“他说的不是别人。”韩露面无表情道,“他说的是你。”

这些韩露都能忍,微微一笑也就过去了。直到某天韩露在公厕上厕所,发现没带纸,正发愁时,一卷手纸夹着卫生巾从头顶上扔了下来……

韩露很是无语,解决好后推开厕所的门,门外空无一人。

“谢誉!”她冲进走廊大喊。

“做什么?”那沉着冷静的声音从背后飘来,韩露吓了一跳,转身就看见了那个笔挺的身影。

“你这样已经不是保护了吧!?是变态了吧?”韩露颤声道,“那是女厕所!女厕!”

“那又怎样?每年发生在公共厕所的强奸案和刑事案件数不胜数,厕所里下手再正常不过。如果我是犯人,这里是首选。”那个身影绷着一张棺材板脸,用标准的播音腔说教道。

“所以你又怎么知道我没带纸!?”韩露崩溃地质问道。然而对方毫不慌张,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笔记本不快不慢地道:“根据我的观察和记录,你上厕所时小号一般耗时两分四十秒到三分二十秒,今早你上过大号,所以排除上大号的可能。你这一次进去了二十分钟都没有出来,我断定你是有了突发情况,并且达到了需要我介入的程度。”

谢誉面无表情地说着,完全无视了韩露那张崩溃的脸。

“谢誉……你就是变态,没错吧!”韩露咬牙道,“你这样子很让人讨厌的,知道吗!?”

“……讨厌?”谢誉从笔记本上抬起眼睛,面无表情,眼中却有一丝晦暗闪过。

“是啊,你觉得擅闯女厕所的男人招人喜欢吗?”韩露黑着脸问。

“哦?你讨厌我难道不是因为我长得丑吗?毕竟,如果我长得好看的话,你们这种女孩对于这种保护不是求之不得吗?”

谢誉的声音平淡,毫无波澜,韩露却觉得他在冷笑。

韩露冷哼一声,微微一笑道:“谢誉,你放心,就算你帅过吴彦祖,美过张艺兴,天天蹲在女厕所门口等我,我也一样不喜欢你。”

谢誉抬了抬眉毛,锐利如刀的眼神直直刺向韩露,韩露被镇住了,她的心脏有那么一瞬间似乎失去了节奏。很少有人能直视谢誉的锋芒,见到韩露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情,面无表情的男人迅速收回了目光。

他侧过脸,闭了闭眼睛。韩露呆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对方的神情里居然有着明显的心疼和自责。

可只是片刻过后,男人便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谢誉点点头:“我知道了。”

三、电梯里的故事

谢誉就像阵风一样,先是张牙舞爪地出现在韩露的世界里,之后便迅速退场。韩露只偶尔能感受到不远处有个令人放心的身影跟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韩露心中有些空落落的,甚至越来越觉得愧疚。

毕竟,那天自己说的话的确过分了,谢誉那样尽职尽责地保护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这个人脑子一根筋,可终究是个好人。

韩露在单位刚打印完文件,正要下班,一个讥讽的声音响起:“哟,韩露?还一个人在这儿工作呢?我可要下班去电视塔的旋转餐厅吃饭了,用不用帮你叫个外卖?”

说话的人是何瑜。韩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韩露和这位大姐根本没有太多的往来,可阴差阳错就结了梁子……何瑜喜欢办公室的一个前辈,然而那男人竟是个“中央空调”。这种男人一般都不喜欢太过猛烈的追求者,那男人不仅无视了何瑜的追求,还转而追起韓露来。韩露婉拒了那个男人,结果直接被何瑜拉进了黑名单里。

在何瑜的眼中,这世上的女人只分两类,她自己和其他人。韩露从此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最近何瑜又攀上了公司主任,每天都在韩露面前炫耀,然而韩露仿佛自带屏蔽器,何瑜的行为到了韩露这里,和王八念经没什么两样……何瑜感受不到韩露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气得她恨不能伸出爪子撕了韩露那张若无其事的脸。

韩露并不是故意忽视何瑜,只是因为这两天,她心里一直放不下谢誉,做什么都精神恍惚。

“我问你话呢!你的耳朵聋了,听不见吗?”何瑜气得跺脚骂道。

韩露回过神,看向像河豚一样气鼓鼓的何瑜,这才反应过来。她迷迷糊糊地点点头:“哦,我下班了,你随意。”

“喂!我说你……”何瑜气得一路跟着韩露去了电梯。电梯门打开,就在韩露走进去的刹那,何瑜也跟着走了进去,她见韩露不说话,便狠狠推了韩露一把。韩露没有防备,直接撞在了电梯的按键上。何瑜抱着肩膀一脸得意地站在一边。

电梯晃了晃,韩露揉揉头站好,瞪着眼睛对着那何瑜怒喝:“你是没上过小学,缺少家教吗?你知不知道在电梯里这样做很危险!”

“呵,你以为我怕吗?”韩露冷哼一声,一脚踹在电梯的控制面板上,“我就踹了!你能怎样?”

就像是在回应何瑜的话一样,电梯内的灯忽然一暗……

何瑜瞬间没了底气,尖叫着坐在了地板上,一脸恐惧。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电梯居然开始失去控制迅速上升!

四、他的完美营救

一阵令人绝望的眩晕后,电梯升到了公司大楼的顶层。

电梯内依旧一片漆黑,何瑜看着电梯上显示的楼层数字36,吓得几乎要跪在地上。 此刻的电梯摇摇晃晃,仿佛即将断线的风筝。韩露知道,如果电梯突然失去制动,直接坠落到电梯井里,会有什么样的结局等着她。

韩露觉得此时自己像是被人拎到了深渊之上,只要那人微微撒开手,自己就将万劫不复!

不知为什么,韩露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谢誉的背影。

谢誉,谢誉……韩露颤颤巍巍地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她不停地祈祷着谢誉快点儿接电话,等待电话接通的那几秒是那样漫长……。

突然,电话被接了起来!

仿佛是黑暗中射入了一丝光芒,韩露立刻抱紧电话大声喊:“谢誉,是我!我是韩露!”

电话的另一头,谢誉淡淡地应道:“哦。”然后挂了电话。

之后是一连串的忙音……

韩露恨不得将手机摔稀碎!要知道,这可能是她这辈子打的最后一个电话啊!韩露只觉得人生最后一丝光亮消失,然而下一秒,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突然自头顶响起……

“打求救电话的时候,记得先说出自己的地点和状况,没有哪个救援人员有闲心听你做自我介绍。”

电梯的顶部被人猛地打开,韩露心中一惊,之后便看见了那个戴着口罩的男人,以及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的眼睛。

谢誉的周身,仿佛散发着光芒一样。

紧接着,男人从电梯顶部跳了下来,一把把韩露抱在怀里。

“没事了。”他说。

不知道为什么,韩露听见这三个字突然就想哭。谢誉的怀抱是那样温暖,温暖又真实。

韩露万万没有想到,谢誉为了救她,居然徒步跑上了顶楼,翻进电梯井里,从电梯顶端进到了里面。

“谢……谢誉……对不起。”韩露的鼻尖突然酸涩了起来,她抱紧了那个男人宽厚的肩膀嗫嚅道。

谢誉什么都没说,只是将韩露拉出了电梯。韩露指了指还瘫在电梯里吓得瑟瑟发抖的何瑜,说道:“电梯里那个是我同事……”

谢誉看了一眼,跳进电梯,将何瑜也拉了上来。

所有人全安全了,只听“呼”的一声,那部电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坠下了电梯井,之后就是令人牙酸的一声巨响!

韩露手里全是冷汗,如果不是谢誉来得及时,她可以想象此时此刻自己该像汉堡里的肉饼一样了。

差点儿吓尿的何瑜在看清谢誉的那一秒迅速调整了状态,这个女人稍稍背过身,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仪容……韩露再看她时,这女人早已没了刚才的狼狈模样!何瑜上前几步,拉住谢誉的袖子殷勤地说道:“那个,帅哥,刚才谢谢你,今晚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韩露惊呆了。这个何瑜的变脸技能简直可以去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了!何瑜自认美貌过人,暗自想,就算这个男人拒绝她的邀约,也会对她这样的尤物有一个好印象……

然而何瑜算错了。

谢誉根本不是一般人……不!简直不是人!

谢誉微微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瞟了何瑜一眼。

何瑜瞬间僵在原地。这个男人的眼神凶恶冷冽中,可怕得如同恶鬼罗刹一般。

“放开。”谢誉低声吐出两个字,语气凉薄如冰

何瑜浑身一颤,吓得赶紧放开了谢誉,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走吧。”谢誉不再理会那个女人,拉着一脸茫然的韩露离开了天台。

五、他其实是个傲娇

直到走在大街上,韩露才如梦初醒。

她打量着谢誉……敢情这人的眼睛是激光吗?瞪谁谁死?

“谢誉,晚上你吃什么?”韩露跟在谢誉的屁股后面小声说道。

谢誉没说话,只一心一意往前走。

“谢誉?”韩露又问。

“你不是觉得我变态吗?”谢誉轻声说道,“为了安全起见,尽量别和变态说话。”

韩露叹了一口气。谢誉就像只傲娇的猫一样,非得让人像哄小孩一样顺毛,才肯好好说话。于是她赶紧陪着笑跟了上去,又是赞美谢誉的英勇,又是感慨谢誉的身手。在韩露的各种彩虹屁的攻势下,谢誉的眼神终于不再那么凛冽,稍微缓和了下来,却依旧不吱声。

“等等,谢誉,你今天为什么戴口罩啊?”韩露突然问,“是生病了吗?”

谢誉别过头去没有说话。韩露一脸焦急,就要去买药,然而谢誉只是淡淡说道:“我没事……当时电梯里不止你一个人。”

韩露愣了愣,她看了看谢誉,似乎在那眼神里捕捉到了一丝落寞……

韩露瞬间明白了。谢誉应该是怕自己的容貌让她的同事看见,给她丢脸,才戴了口罩……

韩露上前几步,一把摘下了谢誉的口罩。谢誉一惊,低头看向韩露。

“谢誉,以后你在我面前出现时,没必要戴口罩这种东西,更不用觉得会给我丢脸!因为有你这样的朋友,我觉得很骄傲!”

谢誉看着姑娘那认真的眼神,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头化开了。

然而韩露忽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她总觉得谢誉越来越像自己脑海中的某个人,就在这一瞬间,韩露无比确信,她见过这个男人!至于是什么时候见到过,她却无法说清。

韩露摇了摇头。错觉吧?肯定是错觉。

韓露扯着谢誉的袖子,迎着阳光,走在街道上。

韩露不知道,身后那个男人看她的眼光逐渐温软了下来。

六、神仙其实不禁撩

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升温了不少。韩露看谢誉,越看越顺眼,这让一向身为颜控的她觉得是自己的审美出现了问题……

这天,韩露发现谢誉竟然在电脑桌旁睡着了,韩露走上前去,静静地看着谢誉的睡颜。这个男人睡着的时候,模样竟是那样温和,原本绷紧的脸部线条柔软起来。要命的是,这人的睫毛竟然比她的还长,如同丝绒般绵密纤长。

韩露眯着眼睛看着这张脸,下意识地伸手抚了上去,然而指尖的触感有些异样——这张脸上的皮肤,怎么感觉像是糖纸一样?

韩露伸出手指戳了戳谢誉的脸,差点儿没吓得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居然掀起了一块假皮!这张假脸皮居然是……贴上去的!谢誉皱了皱眉头,动了动胳膊。韩露吓得赶紧趴了下去,半晌之后才发现谢誉并没有被惊醒。

韩露的心脏吓得扑通扑通直跳,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好谢誉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发现了他的秘密。韩露的眼神落在了谢誉胳膊下压着的钱包上,钱包夹层里有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长得极漂亮的女人。韩露看见那照片之后一愣——这个女人究竟是谁?她的照片为什么会在谢誉的钱包里?

不知为何,韩露的心头突然升腾起一股子酸味来。

“发什么呆?”

耳畔突然想起了一个清冷低沉的声音。

韩露浑身打了个激灵,转过头一脸呆滞地看向谢誉。这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谢誉看着韩露那手足无措,呆头鹅般的样子,嘴角浮现出一抹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笑容。

韩露回想起刚刚发现的事,低下头抿着嘴,正犹豫要不要开口问,没想到对方先开了口。

“这是我的前女友,我们俩当初是因为亲戚介绍认识的,她已经和我分手了。”谢誉淡淡地说。

“啊?”韩露愣了愣,之后揉了揉鼻子问,“你们为什么分手?”

“我之前因为工作关系被毁了容,她很崩溃,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就和我提出了分手。”谢誉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语气冷淡得仿佛在说着别人的故事,“我就同意了。”

韩露盯着谢誉的眼睛,试图从里面看出点儿惋惜或是悲伤的情绪,可盯了半天,啥也没看出来。

“不用太在意,这个人现在和我没什么关系了。照片是她之前放进去的,这段时间我工作忙,一直没拿出来。”谢誉看着韩露,一脸同情的模样。

“等会儿……我在意什么?她和你分手,跟我有什么关系!”韩露不自觉红了脸,一脸别扭地说道。

“哦?你不在意?”

这人的声音有些低沉,里头带着三分逼问的意味。不知道为什么,韩露听后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白痴。”谢誉转过身,继续整理资料,“你那点儿心思,基本都写在脸上,闭着眼睛都知道。”

韩露心中只想着如何扳回一局,于是从后面一把抱住谢誉,将他扳了过来!她得意地哼哼道:“我的心思好猜?谢誉,你怕是不知道吧!我早就知道你的秘密了!”

谢誉心下一惊,没想到这姑娘如此大胆,下一秒韩露便将他脸上的假皮撕了下来。

看见谢誉真容的那一刻,韩露倒吸了一口冷气。她觉得腿有点儿软。那张脸好看得比自己刚刚肖想的还过分!

韩露就保持着扑在谢誉身上的姿势,两人僵在那里,简直是耳鬓厮磨。谢誉愣了几秒,气压逐渐变低……只见谢美人秀眉微颦,凤眼微眯,眼神逐渐变得危险起来。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

谢誉收回了越发危险的眼神,接起了电话,韩露这才勉强松了一口气。

谢誉听电话时神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眉头也越皱越紧。电话那头明显是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凄凄怨怨,斷断续续,可到底说了什么,韩露听不清。

谢誉简单地回复几句后挂断了电话,对韩露说道:“我有点儿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韩露看着谢誉起身收拾东西,愣了愣,问道:“是工作的问题吗?”

谢誉的眼神暗了暗,沉默片刻后回答:“是私事。”

韩露的心猛地悬了起来。

七、总有人觊觎本宫的男人

谢誉前脚离开,韩露就悄悄地追了出去。

方才那个电话将韩露的心猛地揪了起来。谢誉是要去做什么?见电话里的那个女人吗?

韩露叹了一口气。以谢誉的身手和身材,就算乔装成那样,还能招蜂引蝶,那在未乔装之前,本尊身边必然不缺女人……韩露这样想着,一路偷偷跟着谢誉来到了一家咖啡店中。谢誉径直走到一个女人对面,那女人长得甚是妖冶,看见谢誉之后竟一把拉住了谢誉的胳膊。

这女人正是照片上的那个。落地窗外,韩露气得直咬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不料,那厢谢誉只是轻轻一甩就甩开了对方的手,之后就转身要走。那女人竟像年糕一样黏上来,一把抱住了他……咖啡店里人多,谢誉干脆带着她从后门离开,去了咖啡店后面的小巷子里。韩露赶紧跟上。

“你已经明确跟我说出要和我分手了,为什么还要这样?”谢誉的声音无比冷淡。

“你的脸根本没有毁掉对不对?谢誉……我才知道你是为了任务才这样伪装自己的!”那女人哀哀央求,“我喜欢你……我是真的喜欢你。”

“你喜欢我什么?”谢誉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我……”女人一时语塞。

韩露再也忍不住了,从转角钻了出来。此时谢誉背对着韩露,并未看到她。站在他对面的那个女人看见韩露后,登时变了脸色,一把勾住男人的脖子狠狠地吻了上去!

韩露愣住了。

她想去分开两个人,可谢誉并没有立即推开那个女人……

韩露苦笑了一声。

所以她又算什么呢?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之前他之所以坐怀不乱,不过是诱惑不够罢了。

韩露转身逃离了这里。

八、遭遇危机

韩露失魂落魄地独自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不知道谢誉此刻在干什么。和他的前女友叙旧?或是两个人重归于好,你侬我侬?谢誉又不是她的男人,她吃什么醋呢?

韩露突然想要喝酒,便毫不犹豫地钻进了街边的酒吧。韩露情绪低落,加上酒精的影响,智商归零,很快就忘了谢誉千叮咛万嘱咐过她的话:不能一个人待在外面,不能去人多杂乱的场所,在外面无论做什么都不能失去理智……

韩露喝完就出去吐,根本没留意酒吧里,一个男人一直在看着她。

“小姑娘,一个人吗?我看你吐成这样,需要帮忙吗?”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身后问道。

韩露没有多想就点了点头,那男人扶着韩露来到酒吧的厕所门口。就在这时,韩露抬起头看了一眼洗手池边上的镜子,只觉得脑中“轰隆”一声,之后脑袋就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

这个男人的脸,她见过!

他就是那个在商场放炸弹的人!

韩露强迫自己恢复理智,她拼命压下醉意,直起身子:“那个……您能帮我拿点儿面巾纸吗?”

歹徒愣了愣,还是转过身去替韩露拿纸了。说时迟,那时快,韩露转身便往门外冲,却还是慢了一步。对方居然一把扼住了她的喉咙!韩露想要喊人,却被对方用一块白色的毛巾掩住了口鼻!

韩露不停地挣扎,可几秒之后意识就模糊了——那毛巾上有乙醚。

可悲的是,她又一次想到了谢誉。

谢誉在哪里呢?昏迷前韩露悲凉地想。

就在这时候,卫生间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韩露用力将指甲嵌进肉里,她强迫自己抬起脸。

面前的人,正是萦绕在自己心头的那个人!

是谢誉。

九、他最大的优点是喜欢我

那一瞬间,韩露的小宇宙爆发了。

“谢誉!”她撑起眼皮骂,“你个大猪蹄子!你现在才来救我!你丫负心汉……”

谢誉默了默,之后点头道:“很好,还能这么有精神,身体素质不错。”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她!”那歹徒咆哮道, “我知道你的本事……但你要是敢上前一步,这个女人就没了!”突然,什么冰凉的东西抵在了韩露头上,韩露心下一惊,那居然是一把手枪!

谢誉的眼神沉了下来,半晌之后,他轻声道:“好。”

谢誉慢慢往后退去,手无寸铁的他将自己暴露在射程范围,韩露的心揪了起来。谢誉这样做太危险了,她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谢誉!不要!”

歹徒抓住她的头发,猛地将她往身后拽,之后调转枪头,瞄准了谢誉!与此同时,谢誉抬腿将手枪踢开,可在那之前,子弹已经飞出,打中了他。

一旁的特警一拥而上,将歹徒制服。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