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心动的声音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池泳游

作为德艺双馨的吃播艺术家,姜念念突然听不见了。更糟糕的是,她居然只能听见崔时年的声音。而且她不过是想借用崔时年的耳朵,对方却想做一个偷心盗贼……

1.宇宙大的噩耗

周五早上的课是万恶的高数,老师万恶俱备,最喜点名。

半个小时前,姜念念发现自己聋了。

对于一个年方二十,粉丝百万的新时代女大学生来说,这真是个天大的噩耗。

明明昨天晚上她还在听雀年的晚安系列有声书,伴随绝美的男声心满意足地坠入了梦乡,今天早上起来,竟然发现耳边寂静得可怕。

为了测试自己到底能不能听到声音,姜念念在宿舍磨蹭了许久,几乎是踏着上课铃进了教室,自然而然就只剩下了第一排座位可选了。

姜念念看到第一排的那尊大佛,走过去万分不情愿地开口道:“你好,能让我进去吗?”

崔时年抬起眼皮看向她,一双狭长的眼睛像清冽的潭水,说出来的话却非常不符合他素日高冷的风格:“你居然会主动和我说话?”

她正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睡醒,崔时年却已经收回目光,起身让她进去。

姜念念突然反应过来,她居然能够听见声音了?!

第一排中间很空,欣喜若狂的姜念念挑了距离崔时年两个空位的位子,虽然正对唾沫飞溅的高数老师,但也比大冬天在超强冷风空调旁冻死强。

当高数老师拿起花名册开始点名时,姜念念顿时面如菜色。

完了,她怎么还是听不见老师的声音?

在打脸和挂科前,姜念念毅然选择了前者,轻手轻脚地移到了崔时年旁边的座位。

姜念念飞快地在纸上写下一行字:“等会儿老师点到我名字的时候,你能不能悄悄提醒我一下?”

她把纸条小心翼翼地推过去,崔时年皱着眉看完,瞅了她一眼,便用高数书压住了纸条,没点头也没摇头。

姜念念又写了一张纸条:“我重感冒,耳朵听不清。”

崔时年看过之后,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

姜念念松了一口气,却听到崔时年在旁边低声说:“重感冒也不请假去看病,真是个笨蛋。”

姜念念刚升起来的感激一下子散得一干二净。

过了一会儿,崔时年用手肘轻轻地推了推她,她一个激灵,大声道:“到!”

台上的高数老师愣住了,崔时年也愣了一下,对把眉头拧成毛毛虫的高数老师解释道:“老师,姜念念重感冒,我先带她去医务室。”

高数老师白了姜念念一眼,嘴唇动了动,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姜念念如遭雷击。听不见是已天大的噩耗,没想到还有宇宙大的噩耗——她只能听见崔时年的声音。

两人走出教室,崔时年伸手碰了一下她的额头:“你真的重感冒?”

姜念念被崔时年的动作惊得往后一退靠在了墙上,红着脸地点了点头。

“重感冒都严重到听不见声音了,还硬撑着来上课?”

崔时年居然会关心她?她印象中,崔时年应该很讨厌她吧?

看她不说话,崔时年面露同情:“哦,忘记你听不到了……”他拿出手机,在备忘录上面噼里啪啦地打了一行字递给她看,“我带你去校医院。”

姜念念连忙摇头拒绝:“壮士不必相送!”

崔时年还想说什么,姜念念已经溜之大吉,丢下一句话:“我先去了,你记得别让高数老师记我翘课啊!”

崔时年的声音被风揉碎了,模糊不清地传进姜念念的耳朵里:“重感冒还能跑这么快……”

崔时年居然喜欢自言自语?姜念念想。

崔时年的声音还挺好听的,和她喜欢的广播剧大佬雀年的声音有点儿像。

2.人贵有自知之明

得益于崔时年的热心相助,姜念念理直气壮地翘了上午的高数课,回了寝室睡觉。

她怎么可能去校医院告诉医生,除了崔时年的声音,她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那样的话,她可能会被直接送到精神病院去。

姜念念躺在床上,習惯性地戴上耳机,打开听书软件,准备像往常一样伴着雀年的声音入睡。

雀年的声音微微沙哑,读情话时温柔到了极致,情意绵绵,贴着耳朵响起来,把姜念念的骨头都撩酥了。

等等——她居然还能听见雀年的声音?

姜念念想到自己昨天转发雀年新的广播剧的时候吹的彩虹屁:“要是一觉醒来,世界上都是大人这样美妙的声音,那也太幸福了。”

从某种角度看,除去崔时年这个意外,这个心愿也算实现了。她苦笑着想。

姜念念睡了一觉,傍晚的时候才起来。

浅橙色的暮光从窗帘透进来,她耳边依旧寂静得像深海。她垂头丧气地从床上爬起来,打算去操场散散心。

路过篮球场的时候,姜念念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男生背影高瘦,发丝随风飘扬,手臂肌肉线条流畅,在三分线外投入了一个球。

她远远地望着崔时年下了场,拿着毛巾擦汗时,女生们蜂拥而上。不过,崔时年只接过了一个穿着朴素的女孩子手中的矿泉水。

姜念念哼了一声。哟,十几块钱的依云都不要,却要她手里一块钱的冰露。

她知道那个女孩叫胡苗玥,和崔时年是青梅竹马,崔时年对待别的女生都像秋风扫落叶,唯独对待她像春风。

冬天的风带着几分冷冽吹过姜念念的脸颊,却吹不灭她莫名冒起的怒火。她在操场上跑了几圈后,便心烦意乱地坐到了旁边的台阶上。

过了一会儿,姜念念的面前出现了一瓶依云矿泉水,握着水瓶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她顺着手腕看上去,居然是崔时年。

“你感冒好了吗?就来跑步?”

姜念念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一幕,没伸手,也没说话,只哼了一声。

崔时年坐在了她旁边,过了一会儿把手机伸过来,屏幕的荧光在傍晚时分格外刺眼:“你还是听不见?”

崔时年以为她不理他是因为听不见?

“我听得见,但是……”姜念念不说话了。

她要是跟他说她只能听见他的声音,他会不会以为她是变着法子吸引他的注意力?

崔时年迷惑不已:“但是什么?”

“没什么。”一想到可能会被崔时年怀疑她喜欢他,姜念念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起身就要走。

她走了几步,听到身后的崔时年又在自言自语:“她是不是不想搭理我啊?”

姜念念回过头,恶狠狠地说道:“人贵有自知之明,你猜对了。”

看到崔时年错愕的表情,姜念念终于觉昨出了一口恶气,郁闷了一整天的心情也跟着舒畅了许多。

3.你高数还想过吗

姜念念是一名粉丝百万的美食博主。

虽然听不见了,但是她还得照常在阿哩阿哩进行吃播。

姜念念把炸鸡在桌子上放好,接着打开了直播,对着摄像头笑靥如花道:“各位小可爱们,晚上好~给大家看小姜今晚的宵夜——×记网红炸鸡!”

姜念念刚刚去取炸鸡的时候,还在路上碰见了昨晚被她毫不留情地甩下的崔时年。因为外卖小哥恰好打电话过来,她什么也听不见,环顾一圈,周围除了崔时年,没半个人影,只好再次低声下气地拜托崔时年。

崔时年替她接了电话,还陪她去校门口拿了外卖。因为是电话订购,所以是货到付款,扫码付款时姜念念尴尬地发现自己微信里的钱居然不够了,只好又低声下气地让崔时年帮忙付了钱。

崔时年送佛送到西天,又把她送回了女生宿舍门口。

她不情愿地向崔时年道谢,因为要还崔时年钱,她还加上了崔时年的微信。

“叮咚”,微信的提示音突然响起,姜念念瞅了一眼,口中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崔时年:高数老师说往年的卷子要找人帮忙整理一下,明天早上七点半,你来教学楼506室吧。

崔时年:算你还我一个人情。

姜念念瞠目结舌。高数老师像母夜叉,而且大概和崔时年是同一类人,素来都跟她很不对付。

姜念念的数学本来就差,遇到这个高数老师更是战战兢兢,去年期末考了个不及格,补考时只好去求高数课代表崔时年透题。

崔时年却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一脸嫌弃,说的话也极其刻薄:“不好好学习,就想着歪门邪道?既然这样,你不如退学好了。”

姜念念心一沉,之前关于崔时年讨厌她的猜测终于落了个实,无言以对,只得落荒而逃。

等姜念念回过神,弹幕已然炸开了锅。

“姜宝是看到蟑螂了吗?怎么不吃东西了?”

姜念念勉强地笑了笑:“没……没事,就是班群里正好通知要补课……”

她突然捕捉到了一条格格不入的弹幕:记得明天准时,七点半哦。

崔时年居然摸到她的直播间来了?!

姜念念气不打一处来,故意要唱反调:“不过补课嘛……也不是一定要去啦。不是说,选修课不上,必修课选上吗?”

她说完这句话,就有人给她刷了一百个宇宙飞船。

“哇,新来的大佬?一百个飞船,出手好阔绰啊!”

姜念念看着屏幕顶端横幅上的名字,脸色比旁边的芥末酱还要绿。

“大佬的ID太搞笑了吧?‘姜念念你今年的高数还想过吗,姜念念是谁啊hhhh”

姜念念挤出一个笑容,瑟瑟发抖道:“不过我作为阿哩阿哩年度优秀主播,当然要做个好榜样,补课……我肯定得去。”

4.和他八字不合

姜念念顶着两个黑眼圈,一边往教学楼走,一边在心底咒骂崔时年让她失去了周日睡懒觉的机会。

到了506室,姜念念敲了敲门。开门的人是崔时年,她走进去才发现这里只有崔时年,便开口问道:“高数老师呢?”

“整理卷子她还要亲自来?”崔时年看她的眼神像在看傻子,“只有我和你,当然,是你整理,我看着。”

压迫劳动人民的奴隶主!

但是得知令人恐怖的高数老师不在时,姜念念的心情还是晴朗了许多。

整理试卷的工作并没有姜念念想象中那么辛苦,她按照崔时年的指导,把卷子分类放好,整理的时候还看到了许多让她笑掉大牙的试卷答案。

比如“不及汪伦送我情,让我通过行不行”,“根据我尺子测量,AE长为1.8cm”,甚至还有人在卷子上画了一幅爱因斯坦的肖像。

日光从明亮的玻璃窗透射进来,落在少女笑容明媚的脸上,逆着光看过去,甚至能看到她白皙光滑的面颊上的细小茸毛。

心房好像被重重地撞了一下,崔时年别开视线,说道:“该吃饭了,走吧。”

崔时年还想让她请他吃饭?!

姜念念捂着钱包,正想着怎么拒绝他,崔时年却好像看出了她的心思,眼角微扬,似乎藏了几分笑意:“你忙了一上午应该挺累的吧?这顿饭我请你,谢谢你帮忙。”

姜念念顿时为自己的小肚鸡肠感到羞愧。

她低著头,听到崔时年在旁边低声说:“这下总该觉得我是个好人了吧?”

姜念念愣了愣,小声应道:“嗯……差不多吧。”

“差不多什么?”

姜念念抬起脸,错愕道:“你刚才没问我话吗?”

“我刚才没说话。”崔时年摇了摇头,微微蹙起眉,“姜念念,你的重感冒还没好吗?好不容易能听到声音了,又开始幻听了?”

崔时年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串,把姜念念弄得晕头转向,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幻听了,接着便听到了崔时年低沉的声音:“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我把心里的问题问出口了。”

姜念念看着前面的青石路面,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正午时分,太阳高悬,姜念念坐在校医院诊室门口,右脚被包成了一个粽子,踩在矮凳上,一脸崩溃的样子。

刚刚她正震惊于自己好像能听到崔时年的心声,不料被从背后过来的一辆自行车撞倒在了地上。

骑自行车的同学连忙从自行车上下来:“对……对不起,我看这儿人少,来练练自行车,没控制好,就撞上了……但是我刚刚在你身后按铃来着,你没让开……”

崔时年连忙把姜念念扶起来,搀着她来了校医院。冬天穿得厚,她没什么大碍,只是摔倒时右脚不幸崴伤了。

所以姜念念现在十分怀疑她和崔时年八字不合,要不然怎么她和他最近走得近了些,就发生了这么多倒霉事?

崔时年盯着她的脚,沉吟良久后问道:“要不我们还是去大医院看看?”

崴个脚还能严重到哪里去?姜念念瞅了他一眼:“怎么了?”

崔时年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姜念念,你到底能听到声音吗?为什么我说话你听得到,刚刚你背后的自行车铃你就没听到?”

“呃……我走神了。”

“走在马路上都能走神,你也不怕出门被车撞死。”

姜念念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又听到了崔时年的声音:“她这么蠢,我要是不看着,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这个语气……该不会又是崔时年的心声吧?

崔时年恨铁不成钢地戳她的头:“你怎么又开始走神了?”

“姜念念这个人,没什么长处,就擅长让我担心。”又来了。

姜念念现在能够确认了,这个比崔时年正常说话时音调略低、微微沙哑的声音,就是崔时年的心声。

而且……他在担心她?

心脏在胸腔内不受控制地加速跳着,姜念念盯着脚尖,感觉自己全身都发起烫来。

完了……

她该不会……又喜欢上崔时年了吧?

5.有大佬请客了

姜念念无法如常面对崔时年,借口受伤不便,没和崔时年吃饭,回了宿舍休息。

等她醒来的时候,雀年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正在耳边作响。

她睡之前好像忘记设置定时关闭了。

雀年的声音真的绝美,明明带着几分清冷,读情话时又透着温柔,尤其是在耳边响起的时候,哪个女人都抵抗不了。

而且,雀年的声音和崔时年好像啊……

就像崔时年在她耳边说情话一样。

姜念念在床上滚了几圈,才脸红红地坐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有好几条未读消息。

居然全是崔时年发来的。

崔时年:我朋友订了苏州路的那家SOMI日料店,但他临时有事去不了,问我要不要他把预约转给我。

崔时年:我想你醒了肯定会饿,就答应了。你帮我忙却出了车祸,这算是赔罪。

崔时年:醒了给我发消息吧,我来你宿舍接你。

提前一个月都拿不到预定,经常会有明星出没的SOMI?

可是跟崔时年去……姜念念有些犹豫。

她正胡思乱想着,微信又弹出来一条消息。

崔时年:我刚刚跟老板打了电话,今天特供西京银鳕鱼,从日本空运来的,你算是赶上好日子了。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若为美食故,脸也可不要。

况且姜念念因为资金不足,不能像其他美食博主一样经常探路各种最新、最火的美食,吃来吃去也就那么几样,最近直播间的人气便低迷了许多,她要是能在SOMI做吃播,直播间到时候肯定会很火热。

念念:我醒了。

崔时年:我等下到你宿舍接你?

念念:好呀\(^o^)/

念念:你等半个小时再过来吧,我要洗漱一下。

能不能日涨一万粉,就看今晚了,她当然得好好化个妆。

才……才不是因为要和崔时年出去呢。

姜念念望着化妆镜中面若桃花的自己,喃喃说道。

“各位漂亮姐姐、帅气哥哥,欢迎你们来到小姜的直播间。”姜念念双手合十,笑得满面春风,“嗯……今天为什么提早直播了呢?是因为我今晚下馆子了!下的还是一家神仙日料店——SOMI!”

弹幕果然炸开了锅。

“哇,姜宝居然有钱去吃SOMI?”

姜念念眨了眨眼睛:“我还是吃土少女啦,不过今天有大佬请我吃饭!”

恰巧这时候崔时年把菜单递了过来:“你点吧。”

姜念念接过来,她是第一次吃日料,又不好在弹幕面前露怯,便按着菜单的顺序随便指了几样,又递回给了崔时年。

“请客的大佬声音太好听了吧!清清冷冷又感觉很宠溺,小姜好幸福!”

“刚刚看到菜单了,上面的价格真是我人生不能承受之贵了……”

刚才姜念念晕头转向,都没仔细看菜单上的价格,被弹幕提醒后才看向崔时年,立时惊得眼睛都瞪成了铜铃。

崔时年还在不停地点,好像对面的她是头猪一样,她连忙阻止:“叫你这么破费不好吧!差不多就够了,我……我们两个也吃不了太多。”

崔时年看了她一眼:“你太瘦了。”

姜念念愣住了。

崔时年转念一想,合上了菜單,又淡淡地说道:“不过暴饮暴食也不好,以后我会监督你正常吃饭的。”

姜念念还在想“大哥你谁凭啥监督我”,弹幕已然开始刷红色的爱心了。

“姜宝脸红了!”

还好,菜上得很快,姜念念便开始专心地吃起东西来,不再看那些让她脸红心跳的弹幕。

吃到末尾,崔时年出去结了账,回来看到姜念念还在吃樱花冻,像只不知餍足的小仓鼠,眼中笑意一闪而过:“还没吃饱吗?”

姜念念把樱花冻吞下去,看了看桌上,杯盘狼藉,四分之三的食物都是她消灭的。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吃……吃好了。”

崔时年点了点头:“走吧,我送你回宿舍。”姜念念闻言站起身。

他睨了她一眼:“你脸上有食物屑。”

姜念念的脸唰地一下红了,连忙抬手去擦,却听到了崔时年的心声:“好可爱啊……”

为……为什么他的心声都能这么苏,这么撩?

姜念念把手放下来,按在胸口,感觉到一下又一下,清晰又猛烈的心跳。

6.行走的助听器

崔时年送姜念念回寝室的时候,姜念念还在不住地偷看崔时年。

月光如水,洒在崔时年的脸上,姜念念正想着他好像更帅了,崔时年看过来:“怎么了?”

崔时年的嘴角微微抿着,表情也很平静,但姜念念听到了崔时年的心声:“她怎么一直看我啊……”

语气有点儿小懊恼,又有点儿小纠结,并不像他面上表现出的那么镇定。

突然get到反差萌的姜念念 “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崔时年皱起眉,正要出言质问姜念念是不是吃多了,撑坏了脑子,姜念念却因为没看到路上翘起的石板,一个踉跄向前扑去。

崔时年眼疾手快地拉住她,她跌进了崔时年的怀里。

颊边是温热又略微坚硬的胸膛,鼻尖传来清香的薄荷味道,姜念念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和崔时年的心跳声相互应和,在她耳边奏成了交响乐。

“那边的同学,别卿卿我我了!宿舍要锁门了!”

宿管大妈的声音惊醒了姜念念,她慌张地推开崔时年,头也不回道:“我、我走了!”

等她跑进门,宿管大妈在她身后落锁,她才回头看向远处的崔时年。

宿管大妈翻了个白眼:“有这么恋恋不舍?”

姜念念连忙收回视线,尴尬地咳了一声,突然意识到——她能听到别人说话了?

姜念念惊喜地拉住大妈的手:“大妈,您再和我说句话好吗?”

大妈一脸惊悚,口型变换着,姜念念却什么都没听到。

她的耳聋变成间歇性的了?

姜念念垂头丧气地松开大妈的手,余光瞥了一眼门口,崔时年已经离开了。

经过多次实验,姜念念发现她的失聪症状确实有所“减轻”。当崔时年在她周围五米范围内的时候,她就能正常听到声音,是他简直如同行走的超级助听器。

她不得不对崔时年百依百顺、有求必应,请求崔时年上课跟她坐在一起,好让她能听到老师讲课的声音。

所以刚刚下了课,崔时年要她请他吃饭,她只能答应了下来。

不过她也确实应该请崔时年吃一顿饭以示感谢。

之前因为崔时年请她吃SOMI,姜念念这个几近糊穿的美食吃播,居然枯木逢春,又火了。她因此大赚了一笔,不仅有了钱还妈妈的医药费,甚至被邀请参加今年的阿哩阿哩名人之夜。

想到名人之夜,姜念念又有些忧郁。

阿哩阿哩作为国内第一大直播平台,财大气粗,每年的名人之夜都会请各领域的大佬参加。可是她现在离了崔时年就听不到声音,怎么参加这样的活动?

正值中午,开在学校后门的川菜馆里熙熙攘攘全是学生,想要吃飯还要等位,姜念念正想着是不是应该换一家,胡苗玥从川菜馆里挤了出来:“时年,你怎么来这儿了?”

崔时年看了姜念念一眼:“陪朋友。”

胡苗玥也跟着看了姜念念一眼,姜念念被她似怨似怒的眼神看得寒毛直立,扯了扯崔时年的袖子:“这里没位子,要不我们……”

胡苗玥突然抬高了声音:“我和朋友两个人坐四人位,姜念念你不嫌弃的话,跟我们拼桌吧。”

姜念念愣住了,下意识地看向崔时年。

崔时年看着她,似乎是想要听她的意思。

她现在要是拉着崔时年走,岂不是不给他的青梅面子?所以姜念念只能僵硬地笑了笑:“好啊,多谢你。”

姜念念还记得,刚开学的时候,她下课去开水间打开水,正好碰到了一入校就成为了全校女生一致推举的校草,名动A大的崔时年。

崔时年那样的人,犹如天上皎月,在新生典礼上演讲的模样一下子就让姜念念动了心。

她排在崔时年前面,轮到她打水时恰巧拧不开保温杯盖,便想借机刷存在感,转头对身后的崔时年嫣然一笑:“我拧不开盖子了……”

没想到崔时年并没有如剧本中写的那样,挺身而出帮她拧开杯盖,反而面无表情地拉过他身后的胡苗玥:“那你站在边上先拧着,我们先打了。”又低下头跟胡苗玥讲话,声音柔和了许多,“快打,等下我帮你拎上去。”

姜念念僵硬地站在旁边,仿佛听到了自己胸腔里的少女心碎了一地的声音。

此刻男女主角就并排坐在她对面,她越想越气,化悲愤为食欲,点了好几个菜:“水煮鱼、毛血旺、辣子鸡、香辣虾、夫妻肺片……”

最后还是崔时年制止了她:“吃太多辣的伤胃。”

姜念念合上菜单,看向服务生:“就这些吧。”

胡苗玥一直幽幽地盯着她,服务员离开之后,她突然冒出一句:“时年最讨厌浪费食物。”

崔时年淡淡地接道:“没事,她能吃。”

姜念念尴尬了。

胡苗玥的脸色顿时黑得像锅底。

7.请客请到医院

菜陆续上了桌,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子,崔时年去拿餐具,胡苗玥果然开口了:“姜念念,你什么时候勾搭上崔时年的?”

姜念念眼观鼻,鼻观心,专心挑着毛血旺里的毛肚,对胡苗玥的质问充耳不闻。

胡苗玥哼了一声:“时年很讨厌你,你最好有点儿自知之明。”

说完这句话之后,胡苗玥便被同伴拉着离开了,走之前还瞪了姜念念一眼。

川菜毕竟不同日料,更何况这家店的食物分量很足,姜念念虽然嗜辣如命,但胃容量有限,感觉饱了的时候,桌上的菜还剩一大半。

她偷偷看了一眼崔时年,崔时年还在吃,吃得慢条斯理,仿佛在品尝什么高级餐点。她想起刚刚胡苗玥的话,内心叫苦不迭,却还得往嘴里塞吃的。

崔时年终于注意到了表情痛苦的姜念念:“吃不下就不要吃了,伤胃。”

姜念念如获大赦,放下筷子,却看到崔时年脸色突变,眉头蹙得紧紧的,额上挂了许多冷汗。

姜念念慌了:“崔……崔时年,你怎么了?”

“胃疼……”

崔时年坐在医院走廊里打点滴,姜念念坐在他旁边,一脸愧疚地道歉:“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能吃辣。”

请人吃饭还把人请进了医院,姜念念顿时觉得自己欠崔时年的债还不清了。

“没事,我也不知道我不能吃辣。”看到姜念念欲言又止的样子,崔时年别开视线,故作淡然道,“你也不用陪着我,想回去就回去吧。”

姜念念正纠结怎么跟崔时年全盘托出,闻言愣了一下,抬眼看向崔时年。

因为生病,崔时年的面色在医院的灯光下白皙得几乎透明,长睫低垂,缓缓地扇动著,竟莫名显露出几分脆弱的意味。

姜念念挠挠头道:“反正我下午也没什么事,你又是因为我才进的医院……”

崔时年转头看向她,嘴角微勾,居然露出了几分浅浅的笑意,那双狭长漆黑的眼中光芒柔和,似一池春水,姜念念居然看呆了。

崔……崔时年居然对她笑了?

她该不会真的在做梦吧……

“你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看到美色眩晕了半晌的姜念念终于回过神来,下定决心道:“那……那个,崔时年,我跟你说一件事,你听了之后,千万别觉得我是开玩笑。”

“就……从上周五早上开始,我的耳朵就听不见声音了。”姜念念咽了一下口水,“然后我发现,我只能听见你的声音……”

姜念念隐瞒了她能听到崔时年心声的事情,接着说道:“现在已经过了几天,听力倒是有所好转,但有一个前提,就是,得有你在我周围五米范围内,我才能听到声音。”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姜念念有些失落道,“我被邀请去参加名人之夜了,但是我现在的状况……”

崔时年沉默半晌,哼了一声:“那我就大发慈悲陪你去吧。”

姜念念又听到了崔时年的心声:“虽然我一点儿也不想应付名人之夜上那些人,但跟她去的话,她应该会很开心吧?”

姜念念震惊地抬起脸问:“你有邀请函?”

崔时年淡定道:“当然。”

峰回路转,姜念念的心情霎时晴朗得如同窗外如洗的蓝天,甚至想高歌一曲《你是我的耳》。

8.大佬马甲掉了

镁光灯不停闪烁,红毯两边挤满了人,姜念念第一次面对这么盛大的排场,不由得生了几分怯意。

崔时年淡淡地瞟了姜念念一眼,把手肘微微撑了起来,她愣了一下,看到别人挽手出双入对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挽上了崔时年的手。

刚刚的紧张就这么一扫而空。

走过红毯便到了签名墙前,崔时年把马克笔递给她,示意女士优先,她随意挑了个空白处,写下了“小姜”两个字。

她把笔递给崔时年,交接时两人的手指不经意地相碰,他的手指微凉,姜念念很没出息地脸红了。

崔时年提笔在姜念念的签名旁边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姜念念努力地辨认着他的字,后一个字是“年”……前一个字是“崔”吗?

崔时年揽住她的肩膀:“后面还有人在等着,别站在这儿不动了。”

姜念念只好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

崔时年的字真的很好看哎……笔迹略显潦草,却又不失风骨,果然字如其人,衬得旁边她写的字像小学生画画。

进了会场,崔时年先带姜念念去吧台点了杯饮料。

“雀年!”她听见有人在叫。

她的偶像也在?

姜念念一下子就被呛到了,连忙循声看过去,竟然看到了新晋影帝亲昵地搭着崔时年的肩膀道:“最近很忙吗?都没见你来配音了。”

配音圈的神秘大佬,所配的第一部广播剧就惊艳四座,接着就开始接商配,全是给顶级流量配音的雀年……居然是崔时年?!

姜念念正恍恍惚惚,有人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呛到了?喝饮料都这么冒冒失失的。”

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她猛地转回头,嘴唇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崔时年拿着手帕要给姜念念擦领子上的污渍,没想到她会突然转头,唇瓣就这样印在了他的唇上。

崔时年的眼神暗了暗,没有动,姜念念被吓傻了,也没有动。

两个人将“接吻”的姿势维持了十来秒,姜念念先一步回过神来,跳出三步远,看都不敢看崔时年一眼,结结巴巴道:“我……我去那边看看!”

崔时年想跟过去,却被制片人和导演拦住交谈,他看了一眼姜念念慌张的背影,嘴角隐约地牵了一抹笑意。

算了,这么多“惊吓”,她总要一些时间消化。

9.崔时年,再见

经常合作的导演因为许久没见雀年,硬拉着崔时年聚餐,崔时年推托不掉,只好叫司机送姜念念回去。

姜念念正不知道怎么面对崔时年,连忙答应了下来,上车的时候都没敢回头看崔时年。

睡前,姜念念照旧听起了雀年的有声书。因为知道了崔时年就是雀年,她听着听着便浮想联翩,翻来覆去好久才睡着。

姜念念睡到中午才醒,看到微信图标上的小红点,还以为是崔时年找她,喜滋滋地打开后,发现是一条好友申请。

附加消息是“胡苗玥”。

胡苗玥加她干什么?

姜念念有种不详的预感,点了同意。

阿玥:姜念念,我都跟你说崔时年讨厌你了,你怎么还缠着他不放啊?

念念:和你有什么关系?

阿玥:我好心告诉你,时年接近你完全是因为我。

阿玥:全校都知道时年对我好,好多喜欢他的女生嫉妒我,之前还有人往我桌肚里塞死老鼠,时年看不过去,才找你替我吸引火力的。

姜念念皱起眉,不想再搭理得意洋洋的胡苗玥,直接把她拉进了黑名单。

她想了想,打开了与崔时年的聊天框,两人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前一晚。

崔时年:安全到寝室了吗?

念念:到了。

念念:我发现我的听力好像恢复了!你不在的时候我也能听见司机跟我说话。/崔时年:那就好。

崔时年:我还在跟导演们喝酒,你早点儿睡。

崔时年:晚安。

姜念念组织了一下措辞。

念念:你為什么最近对我这么好?

念念:我记得你以前很讨厌我的。

念念:是和胡苗玥有关吗?

消息发出去之后,姜念念提心吊胆地盯着屏幕等崔时年的回复,结果过了十分钟,那边都没动静。她把手机放在一边,一听到消息提示音就扑过去看,但都不是来自崔时年的消息。

姜念念就这么等了一天、两天、三天……崔时年都没有回复。

她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

虽然她的听力已经恢复了,不再需要他了……可对于崔时年来说,她是什么呢?只是无聊之时的消遣,或者是随意利用的工具,连一句解释都吝啬给予吗?

姜念念的眼泪吧嗒吧嗒地落在手机屏幕上,模糊了屏幕上的那句话:“崔时年,再见。”

10.你的专属大佬

下了晚课,姜念念从教学楼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树荫下熟悉的身影。

她正要低着头绕开,那道身影就冲到了她面前,拉住了她的手腕:“你怎么把我拉黑了?”

姜念念积攒了几日的委屈和恼怒一下子涌了上来,她愤愤地甩开他的手:“你都不回我消息了,我留着你干吗?”

崔时年愣了愣,道:“我不是故意的。因为有一个赶着递审的片子配音出了问题,叫我去救场,所以那天饭局结束后我就跟导演去了录音棚,这三天都在忙着录音,手机放在外面,一直没机会看。”

姜念念低头看着脚尖,没有说话。

崔时年继续解释:“我和胡苗玥只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她的父亲救过我母亲,因为她身体不好,我母亲一直要我多照顾她。”

看姜念念还是沉默不语,崔时年抿了抿唇:“我对你好,和胡苗玥半点儿关系都没有。是因为……我喜欢你。”

姜念念错愕地抬起脸。

“以前讨厌,是因为我误会了你,对不起。”崔时年的表情有些愧疚,“你还记得你大一的时候帮胡苗玥拿出过桌肚里的死老鼠吗?当时我过去安抚她,看见你拿着死老鼠,还以为是你在吓唬胡苗玥。我那时问胡苗玥,她默认了。”

“后来我无意间进到了你的直播间,看了你两年的直播,发现你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

“你温暖,可爱,努力,还有一点儿小迷糊,慢慢地,我发现你已经成了我心中最特别的那一个,不由得想靠近你。”

姜念念非常不想承认,她一听到崔时年深情的声线就要沦陷,差点儿就要没有骨气地立刻原谅他。她故作高冷地哼了一声:“所以呢?”

崔时年笑了笑,耳尖有点儿红:“所以,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从今以后,无论你想听什么,想什么时候听,我都给你读,只给你一个人读。”

“我考虑考虑。”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