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圈小妖实力坑夫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葡萄灰

第一章 巫雅的疑惑

《穿越千年的爱恋》仙侠剧爆红,剧中大大小小的角色都红了,其中最红的不是男主、女主,反而是里头饰演龙子的配角龙泊。就连导演都异常宠爱龙泊,在采访中说道,自己本来想要龙泊饰演男主的,结果龙泊断然拒绝,因为里头有吻戏。

这番言论有拉踩男主之嫌,瞬间引起粉丝大战。

男主的粉丝内涵龙泊,说他都年近三十了,粉丝们给他精修图片,把皮肤修得那么细嫩,假得要死,公然艾特全国打假办来打假。

巫雅看到这条微博时气得要死。哪里有修图?全部都是原图!为了让自己的皮肤变差,龙泊最近还特意去晒了太阳好吗!

巫雅上了自己的追星号,转发了这条微博。

追星升仙bot:我家哥哥牛奶肌肤好吗!.jpg

这张照片是从下往上拍的,显得龙泊异常高大。他背靠栏杆,修长的双手展开,朝着镜头温柔地笑。就算是在黄昏暗淡的光线下,龙泊的肌肤也抗打得很。

粉丝们瞬间高潮,用这张图屠了对家的超话广场。

此时此刻,龙泊正在《烈火英雄》剧组试戏,晒了三个月终于晒成的麦色肌肤,在导演面前却秒变牛奶肌肤。

导演:“这个糙汉角色可能不太适合你……”

龙泊:“为什么?”

导演叹气:“回家照照镜子吧。”

到化妆间照镜子的龙泊心道:“……小鸦今天说了什么话?”

晚上,巫雅愧疚地缩坐在沙发一角,任由经纪人指着鼻子骂。

“别的明星养小妖,事业节节高升。我们龙泊养了你,连本来只是走过场的工作都丢了!”

巫雅小声地说:“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不是故意的?!你是不知道自己是只乌鸦吗?!不知道自己的乌鸦嘴有多准吗?!”

巫雅面露难堪,她的嘴就是乌鸦嘴,就算吹彩虹屁,也有诅咒的效果……她也很难过的……

“你不用留在这里了!你被炒了!”

巫雅骤然抬起头。今天要是被炒了,可就是她第一百次次被炒鱿鱼了,她就别想再找到工作……

但她莫名地觉得高兴,正要答应下来——

“好了。”门被从外面推开,一个高大的男子迈着长腿走进来,他肌肤白皙细嫩,衬得眉深唇红,好看得很。

巫雅低下头屏住呼吸。龙泊回来了,他肯定也在生气吧?

低垂的视线中,巫雅看到龙泊旋身挡在自己面前。她听见龙泊同经纪人说:“今天这事算了。”

经纪人是暴脾气,气愤道:“这么一个没靠山、没背景的小妖,我还骂不得了?!”

巫雅被吼得缩了缩肩膀。

龙泊脸色微沉,居高临下地说:“她是我罩的。”

经纪人顿时气结。

巫雅的心怦怦直跳。难怪龙泊能红,随便一句话就苏爆了。

“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留下她!”经纪人碍于龙泊的面子,阴阳怪气地抛下这句话,愤愤不平地转身走了。

其实巫雅自己也有这个疑惑。

第二章 因为一句彩虹屁

以前明星养小鬼,现如今明星都偷偷摸摸养起妖精来。对于妖精来说,这项工作待遇很好,就差被当成神供起来,所以这种工作竞争也很大。龙泊不可能找不到合格的妖精同伴。

本来巫雅没想入这行的,她一心只想升仙。她们乌鸦一族不知怎么得罪了附近的西海龙宫,龙王下令断了她们乌鸦一族的水。近千年来,乌鸦山从未降水,有能力的族人该走的都走了,就只有她这么个不成器的还留在这鸟不拉屎的山上,成了乌鸦山山主。她每天到处搬水,期盼着升仙后就能摆脱这困境。

但她一直过不了升仙考核,天庭上专管升仙业务的升仙官是她朋友,劝她说:“要不你修炼凤凰族的法术试试看?也许升仙会更快。”

凤凰乃鸟族之王,她去学做凤凰,就跟一条金鱼假装自己是鲨鱼一样可笑吧!

巫雅抵死不从,升仙官又说:“那你去辅佐一个爱豆,搞各种数据,让他大红大火,然后再到我这儿来,把他的爆红归功到自己身上,凭这‘战绩,我立刻让你成乌鸦仙!”

巫雅一想,这不是很简单吗?可入行后,她不仅捧不红艺人,还因为自己的乌鸦嘴频频触雷,接连被炒鱿鱼。这样的事实狠狠打着她的脸,搞得她半点儿事业心都没了,入行半年,反倒迷上偶像剧。

那时巫雅正窝在电脑前看偶像剧,对女主走上人生巅峰后拥有豪华公主房羡慕不已。

升仙官又带人进来时,巫雅看都没回头看一眼就说:“算了,我不想祸害人了。你带他走吧。”

接下来,巫雅听到一道好听至极的男声:“你喜欢这房子吗?”

巫雅随口说:“当然喜欢。”女主睡的可是水床!太奢侈了!

男人说:“你跟我,我买给你。”

巫雅驚讶地回头,看到男人稳坐在她那看着要散架的木椅子里,犹如一颗夜明珠,照亮了她的老巢。他好看得太过分,把巫雅都给镇住了。

那是巫雅和龙泊的第一次见面,龙泊不知怎么的,毫不介意她糟糕的从业经历,武断地定下她。

升仙官说那是因为龙泊色欲熏心,但巫雅觉得龙泊是出于对她的同情。毕竟,她在简历里把自己的糟糕经历写得明明白白了。

唉。

巫雅躺在龙泊买下的豪华水床上荡啊荡,辗转难眠。

老板对她这么好,她要有点儿良心才行。

巫雅特意去找龙泊,先小心翼翼地道歉:“老板,对不起啊。”

“没多大点儿事,你不用这样。”龙泊正拿着《烈火英雄》的剧本坐在那里看,白色浴袍微微敞开,语气柔和,丝毫没有要责罚巫雅的意思。

巫雅就更愧疚了。龙泊去不了《烈火英雄》剧组,还不死心地看剧本,可见他对这部电影有多喜爱。因为自己一句彩虹屁,搞成现在这样……

“要不……”巫雅支支吾吾地开口道,“你还是炒了我吧。”

龙泊听见巫雅的话,微微皱着眉,担忧地说:“我要是炒了你,你可就彻底升不了仙了。”

巫雅心里感动,更不敢再祸害龙泊。她道:“这是我的事,你不用管。”

龙泊倾身下来,撩起巫雅的乌发,认真地看着巫雅的眼睛,说:“小鸦,记住,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巫雅的心跳得厉害,还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在耳边喝令自己:巫雅,龙泊只是因为可怜你才留下你,你要是因此觊觎他的美色,你就完蛋了!

第三章 不想换人

第二天,巫雅请假拜访前辈们,给龙泊物色了一位出色的妖精。听说这位妖精前辈捧红过两位影帝,还是龙泊的颜粉,十分愿意来顶巫雅的班。

巫雅生怕龙泊又感情用事,不肯抓住这次机遇,她特地把龙泊约出来,把他拉进包厢,带他去见她那妖精前辈。

龙泊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巫雅大大咧咧地说:“你别顾及我的情绪,好好为自己的事业着想才是重点。”

说罢,巫雅体贴地为龙泊和妖精前辈关上门,自己躲在餐厅的一个角落里看偶像剧。

偶像剧里男女主角情定一生,在婚礼上拥吻,明明是这样甜宠的画面,巫雅也能看得眼泪直流。

她心里乱糟糟的。

不知是她钟爱的男主角终于被女主角俘获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她很难受。

可能是因为她即将要让出那豪华的公主房了,可能是龙泊再不会向她展露温柔的笑容了……

一块绣着简约纹饰的方巾轻轻地递到巫雅面前。

巫雅怔怔地抬头。

龙泊在她对面落座。

“好了,别哭了。”龙泊说,“我不会抛弃你的。”

巫雅尴尬地抹了抹眼泪,说:“什么抛弃不抛弃的?我业务能力不过关,为老板物色一个更厉害的人选,很正常啊。堪称乌鸦反哺的最佳案例呀。”

等等!老板怎么出来了!

巫雅疑惑地看向包厢,她那妖精前辈瑟瑟发抖地从包厢出来,魂一样地飘走了。

“老板,你对我那前辈不满意吗?”

龙泊并没有回答巫雅的话。他拽起巫雅的手,抄进自己口袋里,往外走去。巫雅被拽得踉踉跄跄走了几步,龙泊又体贴地放慢脚步。他要带着巫雅去看海景。

周遭走着的都是情侣,两人也暧昧地牵着手,龙泊温声细语地向巫雅描述海底世界,巫雅却没有心思听,还疑惑地追问:“老板,你真的不换人吗?”

龙泊叹了一口气,旋身无奈地说:“对,我不想换人。”

“为什么啊?”巫雅想劝龙泊不要被没用的同情心困住自己的事业。

龙泊气恼地捧起她的脑袋说:“巫雅,你真不明白吗?”

“是、是啊……”

“我喜欢你。我不想和你分开。”

巫雅的心怦怦直跳。龙泊那英俊的脸庞越靠越近,她鬼使神差地闭上眼睛,接受了那一个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海边的缘故,她尝到了一丝海风的味道。

第四章 地下情

说到底,龙泊也不到三十岁的小年轻,被她这个妖精迷住了心神也是难免。今年升不了仙,那就明年嘛。单身一千年,好不容易捞到一个帅到天际的追求者,还不麻溜地保住?!

巫雅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和龙泊谈起了地下恋。

不过,没多久之后,龙泊就参加了一个竞技性真人秀。这个真人秀不允许艺人携带自己的助理、经纪人进组。巫雅和龙泊只能暂时分开了。

巫雅第一次谈恋爱虎得很,偷偷搭了飞机去龙泊工作的城市,准备偷偷接机。

机场内有很多来接机的龙泊粉丝,巫雅站在茫茫人海中等着龙泊走过来。

前方传来尖叫声,应该是龙泊过来了。所有人都兴奋地往前拥去,挤得巫雅只能踮着脚走路。

“来了来了!”不知是谁先叫了起来,巫雅身旁的人全都尖声叫喊着:“龙泊!龙泊!”巫雅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激动地挥着手。

龙泊戴着墨镜和口罩缓步走来,在横向发育得十分结实的保镖的包围中,越发显得身姿挺拔,鹤立鸡群。

然而,粉丝还有些失落,小声说:“龙泊为什么不摘下口罩和墨镜让我们看一看……”

巫雅小声地附和:“是啊,我们辛辛苦苦来到这里的……”

就在这时,被所有人关注着的男人停下脚步,朝巫雅的方向看了过来。巫雅紧张得背过身去,心想:龙泊没看见我吧?要是他发现了我,会不会嫌弃我不够稳重?

背后骤然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声,巫雅实在太好奇了,偷偷地转身看,龙泊不知何时摘掉了口罩和墨镜,露出那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

巫雅的视线越过人海,与龙泊四目相对,只见他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抹宠溺的笑容。

巫雅一下子捂住了胸口。别跳了,别跳了!万一跳出来,就没法活了。

龙泊微微笑道:“别在这儿等了,不安全,快回家去吧。”

粉丝们又集体尖叫。

巫雅知道龙泊这是在说自己,她甜蜜又苦恼地挤出人群,朝机场外走去。

龙泊看着巫雅的背影,漂亮的眼眸里光芒明明灭灭,情绪不明。

龙泊不在,巫雅闲着没事,特意去看望妖精前辈。

妖精前辈问:“龙泊最后选了谁?”

巫雅正要说话,妖精前辈拍着胸口说:“不管是谁,只要不是你,我就放心了。”

巫雅疑惑地问:“为什么呀?”

妖精前辈含含糊糊地向她解释一遍乌鸦山与西海龙宫的冤孽,最后拍了拍巫雅的肩膀,说:“龙泊这人不简单,远离他就对了,不然你会被他烧死的。”

但这时的巫雅沉溺在和龙泊的恋爱中,丝毫都听不出妖精前辈声音里微弱的颤抖,还觉得前辈说得太夸张。龙泊又不是火,他像水一样温柔好吗!

晚上回家,巫雅接到龍泊的电话,幸福地在水床上打滚。不过她的话很少,龙泊问为什么。巫雅说:“我怕我又说错话。”

巫雅学艺不精,认认真真诅咒时不奏效,随随便便吹彩虹屁时却很灵验,这让她很苦恼。

龙泊温柔地说:“和我说话,不要有这么多顾虑。如果我连你都庇护不了,又有什么资格做你的男朋友?”

巫雅心里喜滋滋的,话就脱口而出了:“我在想,我们要再小心一点儿,像上次在海边接吻那样的事,要是被人拍到就不好了。”

第五章 我们分手吧

好的不灵,坏的灵。

巫雅和龙泊的地下恋很快被曝光,营销号晒出龙泊和巫雅在海边接吻的视频。虽然当时海边光线昏暗,但网友们皆是火眼金睛,一下子就认出了龙泊。

龙泊的事业一下子遭遇挫折,代言谈崩了,真人秀节目也在考虑换人。

巫雅每天看到微博上那些人惋惜龙泊因爱情中断事业,骂视频中的自己罔顾龙泊事业正在上升期,和他谈恋爱,害了他,等等。

不知为什么,看了这些后,巫雅只觉得浑身发烫,就像被架到火上烤似的,她的情绪也崩了。果然,乌鸦是不吉祥的,龙泊养了她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好事。

经纪人打电话来时,巫雅伤心地说:“我和龙泊会分手的,请你发公告,告诉大家那个视频是假的。”

经纪人一时噎住,好半晌才说:“你自己去看微博吧。”

巫雅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十分钟前她就一直在盯着微博看啊。巫雅重新打开微博,她的追星号特别关注是龙泊,一上微博,就弹出了龙泊的最新消息。

龙泊:是的,我和乌小姐谈恋爱了,请给予我们恋爱的空间。

巫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龙泊毫不顾及自己的事业,坚决要和她在一起!

这是什么偶像剧剧情啊!

她点开评论,看到无数咒骂她,唱衰他们的恋情的言论。这一句又一句的话,就像往火堆里加柴似的,让她体内的温度不断地攀升。巫雅还没想清楚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眼前一黑,整个人往后倒去,栽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不知过了多久,巫雅恢复了些许清明。她能感觉到热汗不断从身上流走,她处于极度缺水的状态,难受得很,却又无法动弹。

身旁传来龙泊的声音,他担忧地问:“小鸦还只是这样吗?”

龙泊的声音就像是一股甘泉,短暂地缓解了巫雅的炙热感。

有人恭敬地回答:“这火好像烧得不够旺,我看网上还是有祝福你们的网友,还有些已经开始转发不要网络暴力的微博了。”

巫雅困惑不已。这话是什么意思?见不得她好吗?

巫雅艰难地睁开眼睛,身旁的龙泊竟未露出喜悦的神色,他的眼神一瞬间阴沉下来:“看来还要再加一把火。”

一阵带着海水味道的风刮过,巫雅瞬间又失去了意识。

巫雅怎么也没想到,她再次醒来时,已是两天后。

那时她浑身发烫地坐起身,扶着脑袋抬头看,无数摄像机在她面前噼里啪啦地按响快门,闪光灯把人的眼睛都闪花了。

一个记者将话筒伸了过来,厉声问:“乌小姐,龙泊刚承认恋情,你就跟他的经纪人来酒店开房,是不是太过分了!”

巫雅不可置信地顺着记者的视线看去,看到了裸着上半身的经纪人。他跟自己待在同一张凌乱的床上,正被记者围攻。

这是怎么回事?

巫雅蒙了。

“你考虑过龙泊的感受吗?”记者逼问道,“他为了你甘愿放弃如日中天的演艺事业,你却背着他出轨……”

远远地,她看到龙泊从人群中走来。他面容冷漠,没了往日的笑意,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孔,却让她感到十分陌生。巫雅莫名地慌张起来,她试图抓住他的手:“龙泊,快救我……”

“你实在太伤我的心了。”巫雅听见龙泊冷言冷语道,“我们分手吧。”

第六章 真相

一时间,闪光灯刺得巫雅眼泪直流。

模糊的视线里,龙泊决绝地转身离去。

龙泊的言行态度,那些人的质问,好像全都化成一团一团的火,把巫雅架在上面烧,她蜷缩在床上,身体火烧般的感觉让她痛不欲生。

记者走后,经纪人下了床,修长的手朝半空一旋,虚空出现一个屏幕。巫雅艰难地看过去,看到“乌小姐去死”“龙泊傻白甜”的话题分别上了热搜第一、二名。恍惚间,她似乎明白过来了:龙泊先是承认与她的恋情,立下一个深情人设,再迅速设计被她“背叛”的局面,收割全网同情,如此一来,他的热度无人能敌。

这才是龙泊迟迟不肯炒了她的原因吧?因为她真的能让他红。

巫雅趴在床上,眼泪滑落脸颊的那一瞬间,便蒸发了。

一个偶像爆红的数据能让一个妖精升仙。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亦有毁灭一个妖精的魔力。她快要死了吧……死之前,她一定要问一问龙泊,为什么一定要选她……

“龙泊呢……”巫雅痛苦地看着经纪人。

经纪人下了床,一旋身,成了龙泊。

巫雅虚弱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龙泊一个凡人,怎么会变身术!

龙泊往前一步,在巫雅面前弯下腰,他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就跟那天帮她撩起头发一样温柔,他说:“我是西海龙太子。”

巫雅想起妖精前辈说过的话。西海龙太子的未婚妻历劫时意外掉落乌鸦山。一千年来遍寻不着。西海龙宫认为是乌鸦山有意藏匿,与他们作对,便下令:乌鸦山一日不交出太子的未婚妻,就一日不得雨水。

龙泊之所以选中自己,是因为自己是乌鸦山山主,他要为未婚妻报仇?

巫雅怔怔地看着龙泊:“你接近我,是有意图的?”

“是。”龙泊大方地承认,说,“我有意破坏你的工作,你说出的话,会造成诅咒的效果,都是我背地里命人干的。”

“就因为……”

“因為我决心让你来到我的身边。”

然后加以伤害,对吧?巫雅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龙泊给她的笑,对她的好,全是假的,那些全属于另一个女人。巫雅浑身剧痛,再不想看见龙泊,旋身奋力飞出酒店。

黄昏的天,原该昏沉沉的,路上的行人正三三两两地闲谈着,忽然眼前一亮,众人吃惊地抬头,只见一只庞大的火鸟掠过天际,消失不见。

巫雅奋力飞回了乌鸦山,她周身着火,火光照亮渐浓的夜色,她清晰地看到龙泊背手立在树上,微笑着看她挣扎。

龙泊就这么爱他的未婚妻,遍寻不着,便加倍地惩罚无辜之人……

火光中,她犹如被挫骨扬灰,又被丝丝缕缕重构,一些回忆不期而至,回旋在她脑海中。

原来,她不是一只乌鸦,她是……

她是一只凤凰。

一千年前,她到了涅槃重生的关键时期,可到了半途,来了一条龙,引大水将她的火浇灭。她涅槃失败,坠落乌鸦山,华美的羽毛在火中被烧成黑色,法力尽失,记忆尽失。

邻居是只乌鸦,说她是自己的同类,日久天长,巫雅也认定了自己是只乌鸦,汲汲营营地学习乌鸦一族的诅咒之语……一晃便是一千年……

第七章 想见你

巫雅再次醒来,是在一间华美的宫殿里。她坐起身,变作本体在宫殿里飞来飞去,无数次在镜子前端详自己的凤凰本体,这才真正确信自己是只凤凰。

她一直学不会诅咒之术,不是因为笨,而是因为她根本不是乌鸦,她是一只尊贵的凤凰!龙泊将她推入网络暴力的深渊,舆论成火,倒让她成功涅槃重生了!

巫雅化作人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恹恹地对自己笑着说:“因祸得福,多好啊!笑一笑吧。”

“恭喜凤凰大人涅槃重生,重主宫位!”巫雅转身看去,从前认识的升仙官笑着朝她走来。

巫雅这才想起,升仙官曾婉转地劝过她学做凤凰,是她怕觉得丢脸。想到这里,巫雅真诚地向升仙官道谢。

升仙官说:“若真要谢我,您大婚之日,就请我喝一杯喜酒吧。”

巫雅笑着说好,心中却想,没男人,结什么婚?

巫雅脑海里骤然闪过龙泊的容颜,她气得猛敲自己的脑袋。怎么可以想他,不可以想他!

巫雅变回原来的样子,回到乌鸦山,想旧地重游一番,却见乌鸦山绿意盎然,甚至还有一条小瀑布。

巫雅啧啧称奇,妖精前辈告诉她:“西海龙太子找到自己的未婚妻了,听说也是我们鸟族之人,乌鸦山一夜之间便恢复了从前的模样。很多妖都回来了,我每天串门都串不过来。”

妖精前辈笑嘻嘻的,巫雅也跟着笑,心里却空落落的。

她寻了个借口回到自己居住过的老巢,上了网,网上铺天盖地皆是龙泊隐退的消息。大家都说他被乌小姐伤得太重,连事业都抛弃了。

巫雅难受地哭了起来。她明明是受害者,却被网友们痛斥,真是太不公平了。

龙泊确实是为情隐退,但不为她巫雅,而是他心心念念寻了上千年的未婚妻呀。

现在隐退,指不定是在龙宫准备婚礼呢。

巫雅伤心欲绝地回了凤凰宫。有人送来火红的礼服,红得像嫁衣一般。

巫雅说:“我不喜欢穿这些!都给我拿走!”

手下小心翼翼地问道:“宫主,那西海龙宫我们还去不去了?”

难不成是西海龙宫给她送了请帖,邀请她去庆贺龙泊新婚?

巫雅生气地说:“我和西海龙宫有仇,去什么去!”

手下应诺退下。

过了几天,巫雅回到乌鸦山。这回她听见妖精前辈说:“听说了吗?西海龙太子被退婚了。”

“什么?”巫雅吃惊地问。

难道是因为她说自己和西海龙宫有仇,所以龙泊那鸟族未婚妻就不敢嫁了?

“听说龙太子难过得一蹶不振,一连几天不吃不喝,不笑也不哭。”

巫雅着急地回到凤凰宫殿,找来手下说:“传令下去,与西海的婚礼照常举行,不得胡闹!”

手下疑惑地看着巫雅:“可您不是与西海龙宫有仇?”

巫雅垂下眼眸。虽然龙泊一系列行为皆为了他那未婚妻,但她也获益了,不是吗?她不能因为嫉妒他的未婚妻,就毁了他等候千年的姻緣。她都成鸟族之王了,当有气度才行。

巫雅说:“我想明白了,我之所以能涅磐重生,皆是西海龙太子的功劳。”

手下欢喜得紧,连声说:“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谁知,傍晚龙泊送来请帖,说要见她。巫雅不肯见他,他还闯了进来。

见龙泊一脸喜色,巫雅心如死灰,勉强压抑住情绪,道:“你来干什么?!”

龙泊竟然大步走过来,将她搂入怀中,他身上那海风的味道是那样熟悉,她甚至能听到他胸腔内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听见龙泊用低沉有磁性的嗓音说:“我想见你。”

龙泊一脸深情,巫雅却气得发抖,狠狠将他推开,作势就要甩他一巴掌。

龙泊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疑惑地问:“你怎么了?”

巫雅的眼泪啪嗒一下掉了下来:“你都要成亲了,还来撩我,你要不要脸?!”

龙泊惊讶地说:“我抱我的未婚妻,有什么问题?”

巫雅僵住了。

“没人告诉你,你是我的未婚妻?”

第八章 尾声

解开误会后,巫雅筹备婚礼比谁都积极。她重开了一个微博,专门记录自己的新生活。

守候千年的爱恋bot:原来他的牛奶肌肤不是我诅咒出来的,从今天起,那些号称从深海提取精华的保养品广告,我通通都信了……

守候千年的爱恋bot:一千年前用海水将我涅槃的火浇灭的笨龙,你到底在哪里啊!!!

不久后,底下出现了一个铁粉,他给巫雅留言评论:如果找到那条笨龙,你打算怎么办?

彼时巫雅正和龙泊一起回龙宫见家长,看到评论,她一边打字一边念道:“让我看见那条笨龙,我一定拧断他的龙角。”

一旁的龙泊鬓角冒汗。

巫雅放下防水手机,见龙泊好像有点儿不适,立刻问道:“龙泊,你不舒服吗?”

“……我现在没事……”

“对了,昨天你说今天有事要跟我坦白?”

龙泊快速地说:“没有了!真的!你信我!”

“哦哦哦,我当然信你啊。”

某年某月,巫雅回娘家,龙泊邀请升仙官来龙宫打电动。

升仙官问:“巫雅知道你就是害她涅槃失败的龙了吗?”

“……不知道。”

升仙官说:“你就老实跟她说嘛,说自己当时不懂,看到自己的未婚妻深陷火海,忍不住引水救她,没想到她那是在涅槃……”

“……她会拧断我的龙角的。”

赞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