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档1988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爱看天

前期回顾:程青带着米阳坐火车回了部队大院,没两天小魔王白洛川就登门拜访了,粘着米阳一起玩玩具、就连花花绿绿的识字卡也玩得津津有味,两个人简直分不开了……

小日子过得平淡又顺遂,米阳却总觉得他有什么事给忘了。

直到有一天,米泽海捡起书本开始认真看书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他把他爸考军校的事给忘了。

印象里,應该是这一两年就有好消息。米阳有时候也跑过去看看他爸看的那些书,米泽海对他宠爱非常,看到他来了,他抱起来,扛在自己的脖子上,让他陪自己一起学习。

米阳居高临下地看着爸爸念书,大概是从野战军区到了师部的关系,虽然还是参与训练,但是比在下面的条件要好一些,找来的书也更多了,米泽海不分昼夜地苦读,熬得眼睛里都是红血丝不说,人也瘦了些。

米阳觉得他爸爸太辛苦了。

但是,米泽海不这么觉得。

大演习之后,他的职位升了一级,但是在师部更难出头,只能更加奋发努力。他之前是想当最好的兵,现在的目标要高一点儿——想当一个好军官。

米泽海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全凭自己摸索,什么书都看得认真,但是时间远远不够,他累得够呛,米阳也心急。

这一年,军校考卷出得有点偏,考的军事理论比较多,他爸曾经得意地跟他说,多亏考试前两个晚上看了一本书。

米阳记得很清楚,后来那本书在他家摆了很多年,甚至硬壳都有点散架了,还是他给修补好的。他爸当传家宝似的放在那儿,来人就讲一遍,那书他简直太熟悉了。

米阳瞥见米泽海放在手边的那本“传家宝”,拍了拍他亲爹,道:“爸爸,看那个。”

米泽海抬头瞧了一眼,道:“嗯?这个红皮的?”

米阳点点头,道:“对,这个好看。”

米泽海乐了,他只当小孩儿喜欢颜色鲜亮的,就干脆拿起那本军事理论书翻看起来。他不挑,什么书都看,先看哪本都一样。

但是等他想换一本看的时候,米阳就不乐意了,坚持让他看完手头那一本红壳的书。

米泽海哄他:“这本也好看,还有图呢,咱们看这本啊!”

米阳抱着奶瓶晃了晃,想使坏,但还是没能用小手拧开盖子,就被米泽海发现了,把他的奶瓶给没收了。

米阳:“……”

米阳:“爸爸我要尿尿。”

米泽海正在那儿看书,随口答应了一声,还没等起身,他宝贝儿子就骑在他的脖子上尿了,连带着正看的书也被弄湿了。

米泽海一边扶着骑在脖子上的儿子,一边手忙脚乱地抢救书,绝望地向“上级领导”求救:“老婆!老婆你快来啊!发大水了!”

程青拿着锅铲跑过来的时候,米阳已经换好了小裤子,一脸无辜地坐在床上玩卡片了。

米泽海擦着自己的参考书,欲哭无泪,他手边读的这两本书彻底遭殃了,倒是只有米阳看中的那本红色硬壳的军事理论书因为被快速搁置到一旁而没有受到波及。

程青挑高了眉毛就要教训这个小坏蛋,米阳手脚利落地爬下小床往外跑。米泽海心疼儿子,拦着她道:“算啦,算啦,这些我擦擦放到外面去晒晒,不是还有一本吗,我先看那本……”

程青道:“那也不能就这么让他跑了,做了错事就要挨罚!”

米阳从她的语气里听出自己要挨揍,跑得更远了,一溜烟儿就去了白洛川家。

白夫人护着米阳,米阳少挨了一顿打,小白少爷趁机提出了要他跟自己一起睡的要求,连小床都铺好了。

米阳想想妈妈那盛气凌人的样子,二话不说,点头就答应了。

程青来白家抓人的时候,米阳已经躲到白洛川的床上睡了,大概是米阳说了怕被抱走,小白少爷睡着了,也把他抱得紧紧的,分开一个,另一个立刻能醒来大哭的那种。

程青透过门缝看了一会儿,低声跟白夫人说了几句话,没带米阳回去,暂时放过了他。

米阳在白家躲了一晚上,第二天还是被抓回去了,挨了不轻不重的几巴掌。

米阳觉得比预想中的好上许多,大概是小孩子做久了,自尊心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强,尤其是瞧见米泽海捧着那本军事理论书认真看的时候,他心里最后一点不好意思的劲儿也消退了。

当年九月,米阳过完生日没几天,米泽海得到一个好消息,他被军校录取了,并且拿了他们师第一名的好成绩,连老师长都特意过来表彰了一下,专门开了一个会让得了好名次的人上台领奖。

米泽海作为第一名,更是挺直了腰板走在最前面。

被程青抱着的米阳远远地看了一眼,台上站着五六个人,胸前都戴着大红花,程青指着其中一个高兴道:“瞧见没有,那是爸爸,阳阳以后也要好好读书,跟爸爸一样拿第一名!”

米阳点点头,乐得笑出小白牙。

第一名啊,比之前那个名次风光许多,他爸这次恐怕又要吹上几十年啦!

第五章

幼儿园

米泽海读了两年军校,被提到副营级别的时候,米阳也到了上幼儿园的日子。

入园之前,米阳和小白洛川一起被抓去理发。

小白洛川个子比米阳高一点,头发也略长。小白洛川一进理发店就要跑,哭道:“不要!”

白夫人手疾眼快,抓住他的衣领把人给拎住了,道:“不行,必须理发,你的头发都挡着眼睛了。”

小白洛川不爱理发,哪怕是白夫人和程青把米阳送去理发给他做示范,他也只肯在一旁看着,轮到自己的时候,就在座椅上扭个不停。

白夫人也没办法,只能让理发师将小白洛川的头发稍微修剪了一下长度,刘海儿也没敢碰,就让它这么继续留着了。

小白洛川从椅子上下来后,还是一脸不乐意的样子,过去抱着米阳,半天没吭声。

白夫人被气笑了,道:“你还委屈上了,根本就没剪下来几根。”

程青劝她:“他比之前进步多了,以前都不肯进这个门呢。”

白夫人叹了口气,道:“那是因为阳阳在,但也不能每次都带阳阳来啊,难道他这辈子没有阳阳在,自己就不理发了吗?”

程青听了直笑。

回去的路上,小白洛川总觉得痒,抓抓脖子又抓抓耳朵,都抓出来几道红印子,还是米阳按住他的手,从他的耳朵和脖子那儿捏了几根碎头发下来,然后又凑过去吹了一下,道:“好了,没有了。”

小白洛川还有点难受,但是米阳这么说了,他心理上就好过了许多,慢慢也就不痒了。

他坐在那儿摸了摸米阳的头发,三七分的发型,刚刚遮住耳朵,刘海儿被剪短了,露出一双圆圆的眼睛,眼角有点下垂,水汪汪的小模样。

白洛川忍不住又多摸了两下,大概是他摸得太久,米阳就笑了,笑起来眼睛也是弯弯地向下垂,像是前些天警卫员抱过来让他瞧的小狗,特别软萌。

白洛川也不在意头发的事儿了,挨着他亲亲热热地聊起新玩具。

隔天,两个小孩一起被送去了部队幼儿园。进去之后,他们穿上统一的围兜和罩衫,看起来更像一对兄弟了。

只是小白洛川头发略长一点,稍稍挡到眼睛。他牵着米阳的手,想要米阳帮他揉眼睛,米阳就侧过身来给他把额前的碎发拨开一点。

小白少爷仰头等着,米阳点头说“好了”,他就笑眯眯地继续跟米阳手牵手,好奇地往四周打量。米阳皮肤白,眼睛又大,猛地一眼看过去,跟个漂亮的小姑娘似的。

幼儿园老师对他俩印象深刻,这俩小兄弟一进来就特别引人注目,大点的漂亮,小点的乖巧懂事,分点心的时候也只有他们两个不用喂,可以自己大口吃,那个哥哥还会举手要两杯水,说要给弟弟喝一杯。

老师选小班长的时候,就特意选了那个叫白洛川的哥哥来当。

但是,她很快就发现小班长其实是一个小霸王。

他们班上的学生都是部队大院的子弟,基本上摔摔打打惯了,没什么娇气的孩子,身体都结实,但最调皮捣蛋的,也不敢随意去碰教室后面玩具柜上的一个小红木马。

老师刚开始觉得奇怪,还特意拿出来两次,但是,胆量大的小孩也顶多是摸一下小红木马,大部分的小孩都离得远远的。

老师招手让他们过来,道:“大家怎么不玩这个小木马呀?”

围了一圈的小朋友齐刷刷摇头,有说“不可以”的,也有说“不能玩”的,但有一句说的都一样——大家都说那是白洛川的。

老师哭笑不得,道:“这是咱们班的,大家都可以玩。”

所有小朋友都不敢动,就跟那上面写了白洛川的大名似的,小白少爷地盘圈得牢,玩具和米阳,谁都别想碰。

这个“良好传统”一直维持到了白洛川幼儿园毕业,那会儿,他身后已经跟着一串小萝卜头了,但身边的位置依旧留给米阳,玩打仗游戏的时候,也从来不让米阳当敌人,永远都是当他“白司令”的小副官,让米阳跟自己一起冲锋陷阵。

有一天,他们一群小孩出去玩,白洛川一口气攻下两座“碉堡”,让米阳留着守家,自己带人继续冲锋去了,但是冲出去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小兵”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喊道:“司令!司令不好啦!米阳跟人跑了!”

白洛川停下脚步,抱着怀里的木制手枪,扭头看他,道:“怎么回事?!”

那个小孩跑得气喘吁吁,道:“就刚刚,一个人过来跟米阳说了几句话,米阳就牵着她的手走了!”

白洛川急了,道:“往哪去了?”

那小孩指着后面的假山,道:“那边,去凉亭那边了!”

他们的大院靠近后山的地方有一座凉亭,位置比较偏僻,平时大人不让小孩们乱跑,就会骗他们说那边有偷小孩的,不许他们过去。白洛川一听米阳跟别人去那边了,仗也不打了,一挥手,带着人去找副官了。

白洛川算是心眼多的,跑了两步,又喊住刚才来报信的那个小孩,道:“你往回跑,去告诉家里的大人……不,瞧见门口的警卫员就告诉他,说米阳丢了!”

那小孩机灵,答应了一声,拔腿就冲门岗警卫员那边跑了。

对面藏在土堆后面的“敌人”等了半天,见白司令带人又冲回去了,也是一脸茫然,有一个歪戴帽子的小孩问道:“首长,我们还守着吗?”

敌军首长年仅五岁,沉思片刻,挥手道:“不,我們冲锋,夺回领土!”

然后土堆后面呼啦啦又蹦出七八个小崽子,都玩得跟泥猴一样了,顶着树枝做成的草帽,怀里抱着木枪就喊着开始追白洛川他们去了。白洛川身边带着一群人,身后追着一群人,声势浩大地冲去了后山凉亭,一个个都是杀红眼的样子。

而此刻的米阳,正坐在凉亭里乖乖地用老人带来的小水壶倒出水来洗手,洗干净了,对面的老太太就笑呵呵地给了他一块点心让他吃,连忙道:“吃吧,喜欢就多吃点儿。”

米阳冲她笑得开心,咬着手里的槽子糕吃得香甜。不过,半块还没吃完,他就瞧见一帮小萝卜头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了。

米阳一下就被噎着了,吓得旁边的老太太赶紧给他喝水:“阳阳,没事吧?快喝点水。”

米阳捧着老太太的水壶咕咚咕咚地喝了两口,白洛川已经率先一步冲进凉亭,瞧见米阳正在喝一个陌生人的水,上前一巴掌就把水壶打翻在地上,拽着米阳让他站在自己的身后。

米阳被白洛川这么一拽,猝不及防,手里的槽子糕掉到地上了,叹息道:“唉,我的糕……”

白洛川拽着他,不许他去捡,一脸警惕地看着眼前的老太太。

老太太倒是笑呵呵地坐在那儿,满目和善地看着他们,手里拿着捡起来的小水壶,旁边还放了一个黑色皮质的大挎包,瞧着像是来走亲戚的。

白洛川道:“你是谁啊?”

米阳在后面不轻不重地拍他一下,道:“这是我姥姥。”

白洛川梗着脖子道:“我没见过她,谁让你跟她走的!”

米阳掰开他的手,道:“这是我姥姥,你肯定没见过啊!”他走过去,先把掉在地上的那半块糕捡起来,拍了两下,但是它刚才被踩了一脚,已经不能吃了。

程老太太连忙道:“阳阳,咱们不要那个了,姥姥这边带了好多呢,你再拿一块吃啊!”

米阳答应了一声,站在那儿抬眼看白洛川。

白洛川的小脸上还留有剧烈运动后的红润,额前的头发都被汗湿了,他站在那一会儿,还是低头服软了:“对不起。”

凉亭外面的小萝卜头们齐刷刷地仰头看着,特别安静,没一个敢这时候吭声的。

米阳过去从程老太太手里拿了小水壶,晃了晃,道:“水还够,大家排队,过来洗手吃糕点!”

这话比白司令的一句“冲锋”还管用,大家顿时就不分敌我地开始排起长队,十来个小孩都兴致高昂地等着排排坐分果果了。

白洛川是第一个洗手的,米阳举着那个水壶给他冲洗了一下,又给他纸巾擦了手,给了他一块槽子糕,道:“喏,你的。”

白洛川接过来,立刻把它掰成两半,给了米阳半块。

程老太太瞧见了,笑呵呵道:“阳阳也去吃吧,姥姥来给小朋友们洗手。”

米阳接过那半块糕点和白洛川挨着坐下一起吃,槽子糕不算多么好吃的零食,但是在那个年代是走亲访友必备的,米阳吃得津津有味,白洛川“攻城略地”了一下午,也跑累了,吃得满口香甜,三两口就吃完了。

米阳又翻出一块巴掌大的手工花生糖,是用新炒的花生米和红糖粘起来的,米阳两手一用力,嘎嘣一声,掰开糖,和白洛川分着吃。

白洛川一边吃,一边小声道:“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跟别人跑了啊?”

米阳小口啃着糖,道:“不是别人啊,那是我亲姥姥。”

白洛川还在那儿哼哼唧唧,米阳把自己手里的糖塞到他的嘴里,笑嘻嘻道:“吃吧,这块花生最多。”

换了别人,小白少爷早就挑起眉毛要发怒了,还没人敢这么喂他吃东西,但是到了米阳这儿,米阳分他半块花生糖,他都跟得了奖励似的。

平时米阳都不怎么做这些亲密的举动,也就越发显得可贵,白洛川的眉头立刻舒展了,开始大口吃糖。

米阳留神看了他一眼,凉亭里的石椅高,白洛川坐下之后脚够不到地面,一边吃糖,一边晃悠着小脚,瞧着是吃得美极了。

米阳看得直乐,这是他这几年观察出来的白洛川的一个小习惯,白少爷高兴的时候会跷脚晃悠,别说,还挺可爱的。

等到家里的大人找过来的时候,他们就看到凉亭那边一个老太太坐在最中央,身边围了一圈小孩,一起分着吃糖、吃槽子糕。

程青很是惊喜,道:“妈,您怎么来了?也不发个电报,我好去车站接您呀。”

程老太太笑道:“不用啊,我身体好着呢,不耽误你们工作,就是想阳阳啦,过来瞧瞧我外孙。”

正好小朋友们也吃得差不多了,见着程青都喊了一声“阿姨”,又跑去继续玩了。

白洛川没走,他拽着米阳的袖子,还想米阳继续跟自己玩。在他看来,姥姥来了也比不上他们约定好的“作战计划”重要,他刚才都已经攻陷一大半“碉堡”了,马上就能取得胜利。

米阳掰开他的手指头,道:“不行呀,我得回家了。”

白洛川拧着眉头又要开口,米阳拍拍他的肩膀,道:“明天吧,明天我去找你,我们玩一整天。”

得了这个许诺,白司令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答应了:“那好吧。”

程青替程老太太提了行李,米阳则一只手拎着小水壶,一只手牵着老太太的手,一家人一边走、一边说话,他们笑着说话的声音传出去好远——

“我当然认识啊,她一喊我,我就知道,这是我亲姥姥来啦!”

“哎哟,我的宝贝阳阳,真是姥姥的亲外孙!”

程青带着程老太太走路回家,一路指给她看周围的环境,道:“妈,您看,这是食堂,再走过去一段路就是一个小公园,里面还有假山呢!然后过了马路,就是阳阳他们上的幼儿园了。”

程老太太问道:“这么大一片啊,安全吗?”

程青笑道:“安全,门口岗亭都有值班的战士,再说了,我每天都接送阳阳呢,您甭担心。而且,阳阳可聪明了,念了三年幼儿园都没跟别人走过。我今天猛地听见,还以为说错了呢,谁知道他是瞧见您了……家里的相册没白给他看,还能认出姥姥来。”

程老太太笑成一朵花,不住地摸摸米阳的小脸蛋,又牵着他的手,道:“乖乖,姥姥给你带了不少好吃的,等回家都给你啊!”

程青故意道:“妈,您就想着他了,我呢?”

程老太太乐了:“你都当妈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争?”

程青笑道:“那也是看当着谁的面啊,我亲妈来了,我还不能争啦?”

程老太太道:“能能,你们俩啊,我都宠着,呵呵。”

到了家里,程青给老太太找了一身衣服换上,麻利地把她的衣服洗了晾干,一边做家事一边跟老太太聊天。

程老太太想搭把手,程青都不让,对她道:“您去跟阳阳玩,让他带您瞧瞧家里新添的宝贝。”

米阳就牵着老太太的手让她坐在家里唯一的藤木沙发上,拍了拍扶手,道:“姥姥瞧,这是我爸攒了一年的工资买的,您试试,沙发特别软,这个还能掀开,底下能放东西……我爸复习的书都在这儿了。”

米泽海考上军校之后,那些书没舍得扔,尤其是那本红色硬壳封面的军事理论书,当宝贝似的包起来收好了。家里家具不多,唯一能儲物的就是这个。

程老太太坐在沙发上,瞧着米阳小大人一样去给她倒了杯水,忍不住打量了一下那张茶几——是黑漆皮的茶几,被擦得锃亮,大概用的时间久了,茶几的四条腿上都有掉漆的痕迹,突兀地露出里面的原木。

老太太一边喝水,一边还是忍不住看。

程青擦了手过来,瞧见她的视线落在茶几上,就道:“妈,说出来,您也别笑话,这是米阳他爸去二手市场淘回来的一张旧茶几,凑合着先用两年。米阳马上就要念小学了,杂七杂八的费用也多,我俩就想省点钱。”

程老太太一阵心疼,叹气道:“原以为你过得最好,现在看了,你的几个妹妹家里都置办得比你家齐全。程春结婚的时候,还添了洗衣机,你这还要自己手洗衣服呢。”

程青笑道:“没事呀,手洗的衣服还更干净呢。”

程老太太摸摸大女儿的头,满眼疼惜,程青反过来安慰道:“人家都说穷当兵的,我找了当兵的,就没打算过富太太的日子。现在米阳他爸还挺争气的,考上军校之后提了一级,等以后熬熬资历,转业回去就好了。”

程老太太点头道:“你们心里有安排就好,有什么要帮衬的,尽管开口,妈这里还有点钱,你要用就先拿去。”

程青摇头道:“不用,我们还攒了点,您甭操心了。”

这年头军人工资不高,程青一个随军家属,虽说是安顿了工作,但也只是医院里的护工,工龄只有一两年,只有百十块钱的工资,紧巴巴地度日,当真是从牙缝里节省着供全家吃穿用度。

程老太太问道:“你现在还在医院呢?”

程青道:“对,准备考护士呢,过几个月就考试了,现在正复习准备着。”

程老太太连忙道:“那家里的事,你甭管了,我在的这几天,你就好好念书,家里的活儿,我来做。”

米阳也有点想念老人的手艺了,蹭过去歪在她的怀里道:“姥姥,我想吃你……电视上那种糖醋鱼,要多多的糖汁的那种。”他把话收回去半句,差点就说漏了嘴。

老太太抱着他亲了一下,笑呵呵道:“好。”

米泽海晚上回来,桌上已经摆了好几盘菜,都是他们老家的口味。

程老太太这次来,还特意带了卤野兔和卤鸡。这种卤味算是山海镇的特色,必须是整只野兔和整只鸡一起放在坛子里煮熟再加秘制的卤汁,味道才足够好。

米阳他们爷俩都喜欢吃这个,吃得特别香,米阳自己啃了个大鸡腿,小嘴吃得冒油光。

程老太太切了半只兔子和鸡,装在盘子里道:“要不要给白家也送点过去?”

程青有点犹豫,米阳已经吃完擦好手了,大大方方地接过盘子,道:“姥姥我吃饱啦,我去送!”

米阳端着盘子,一路去了白洛川家,敲门之后,他家的保姆就来开了门。

保姆看见是米阳,给他拿了小拖鞋,笑道:“阳阳来了?晚上在这边吃吗?”

米阳摇摇头,道:“我已经吃过了,阿姨,这个是我姥姥从老家带来的……”

他还没说完,就听见二楼有噔噔噔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白洛川的身影很快就出现了:“米阳,我就知道你晚上肯定要来找我玩!”

他后面的老人声音低沉,但也能听出对孩子的疼爱:“慢点,洛川啊,下楼梯慢点。”

白洛川哪里肯听,最后两三级台阶,更是一步就蹦了下来,然后冲过来就要抱米阳,吓得米阳赶紧将盘子举高了,道:“别,有油!”

白洛川这才稳住脚步,抬头看他手里的盘子,好奇道:“这是什么?”

米阳道:“我姥姥带来的卤味,兔子和鸡。”

跟着白洛川过来的白老爷子听见了,鼻尖动了动,道:“哟,这味道有点熟悉啊,阳阳,这是山海镇带来的吧?”

米阳平时见到这位大首长的机会不多,但是每个月也能遇到一两回。他对白老爷子并不陌生,点头道:“是的,爷爷,我爸妈让我送点过来给你们尝尝鲜。”

白老爷子挺高兴的,招手让他拿过来。

保姆瞧见了,赶紧去拿了两双筷子,先让老爷子和小少爷吃着。

白洛川第一次瞧见兔子肉,看了一眼黑乎乎的肉,没怎么敢动,只夹了一块鸡翅吃。

白老爷子没他那么讲究,洗干净手先撕了一只兔腿吃,尝了两口就连连点头称赞道:“是这个味儿,多少年了,已经很久没尝到过了,就是有点咸……小吴啊,去给我盛碗饭来!”

保姆听见,赶忙去了,端过来两碗米饭,还贴心地送了一壶水来。

白洛川自己吃了两口,兴致并不是很高,学着爷爷的模样撕下一块兔肉来,想喂米阳。

米阳摇头道:“我在家吃过了,一整只鸡腿儿呢,这个特意做咸了,好带在路上也不变坏,我喝点水就够了。”

白洛川这才自己吃起来,吃两口又小声地让米阳给他倒水。

米阳脾气好,给他倒了水,又拿纸巾,低头看的时候,果不其然,白少爷又开始踢小脚了,一晃一晃的,美滋滋的样子。

白老爷子长得高大,北方汉子一米八几的个子,即便是年纪大了,也颇有架势,不过说两句话的工夫,已经把一只兔子腿吃光了。

白老爷子吃了几大口饭,又撕了一只鸡腿继续吃,道:“这不像是饲养的鸡,肉吃着真有劲道。”

米阳道:“听我姥姥说是放养在山上的‘笨鸡,我家里有一片果园,养了不少,爷爷喜欢吃,下回可以去我家。”

白老爷子点头道:“这个主意好,等有机会,爷爷一定去咱们阳阳家里多吃一些。”

米阳乐了,道:“那我也一定跟我姥姥说,少放点盐。”

白老爷子也笑起来。

白洛川坐在一旁,眉头紧蹙了一会儿,凑近了米阳一些,小声地问他:“米阳,你们家的鸡……还分笨的和不笨的吗?”

米阳道:“啊?”

白洛川已经陷入自己的想象,脸上的表情也有点奇异:“是不是笨的都被抓来吃了,不笨的就继续留在山上?”

米阳哭笑不得,道:“不是,就是一个说法,跟吴阿姨去买的土鸡蛋一样,‘笨鸡就是土鸡的意思。”

白洛川這才明白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继续埋头吃鸡翅。

米阳送完卤味要走的时候,白洛川拉着米阳的手不让他走,对他道:“家里有南方过来的猕猴桃,可好吃了,你别走,我们一起吃吧?”

米阳摇摇头,道:“我吃饱了。”

白洛川不死心,又问他:“那上回咱们拼了一半的拼图还没拼完呢!还有那个魔方也没复原啊!”

白洛川转着眼珠子打小算盘,只想米阳留下。

白老爷子装作在客厅看报纸的样子,也在偷偷抬眼瞧那俩小孩。

果不其然,那个略矮一点的小孩儿踮起脚来摸了摸他孙子的脑袋,跟小大人似的哄了两句,他家宝贝金孙虽然有点不乐意,但也慢慢松开手,让他走了,还是听劝的。

门口端着空盘子的小男孩爱笑,弯着眼睛笑的样子特别容易让人有好感,看起来又乖又懂事,白老爷子瞧着也喜欢。

白洛川虽然松手了,但是依旧找了借口,道:“我要去送送米阳。”

然后就跟着人家出去了,保姆都没来得及拦。

他和米阳手拉手走着,路上还在哼唧,他看了米阳一眼,忽然喊道:“小乖。”

米阳扭头看他:“你说什么?”

白洛川笑得露出小白牙,眼里帶着狡黠,道:“我听见你姥姥这么喊你啦,我也要这样喊。”

米阳摇头道:“这个不好,你喊我的名字呗。”

白洛川得意道:“我不。”

他又喊了两声,米阳也不吭声,白小少爷脾气上来一阵阵的,越是拗着他越来劲儿,但米阳顺着他,让他喊上几句,就慢慢淡了兴趣,不喊了。

白洛川又喊回了米阳,小声念叨着他们读书的事。

白洛川道:“我妈说九月份要去念小学呀。”

米阳点点头,道:“对呀。”

白洛川又道:“咱们还在一个班读书好不好?”

米阳嘴里说好,心里想的却是白少爷能不能留下来读书都不一定。白夫人工作调动过来几年,但是每年都会往沪市跑上几趟,瞧着也是随时要准备回去的。白敬荣要留守军区,但这地方实在太过清苦,别说白夫人自己的事业发展受到限制,小孩的教育也跟不上,幼儿园还好说,无非就是让人陪着小孩玩,真到了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时候,是不可能留在这个边城的。

小白少爷不知疾苦,还在美滋滋地设想以后两人继续在“小学”玩耍的样子,甚至还问米阳喜不喜欢那个小木马,他们可以带着小木马去小学继续玩。

米阳骗他:“带它干吗,读小学会发新玩具。”

白洛川惊奇道:“真的?”

米阳点点头,憋着笑道:“对啊,每天都有。”一课一练吗,小学的必备作业,从写字到算术,每天都有新鲜的作业。

白洛川不懂,挺憧憬的。

从白家到米阳家的距离没多远,走了一小会儿就到了。

白洛川把米阳送到后,眼珠子转了两下,他在门口磨蹭道:“天黑了,要不我在你家睡吧?”

米阳被他逗乐了,道:“不行,睡不下了。”

白洛川坚持道:“上个礼拜天的中午我还睡过的,睡得下。”

米阳摇头:“我姥姥来了呀。”

白洛川这才想起来,有点失望地道:“哦,对,我忘了。”

他这才三步一回头地回自己家去了。

米阳在门口站着,瞧见他没走两步就有警卫员打着手电筒找过来,也就放心进家门去了。他以前还有点畏惧白少爷,但是变成小孩子之后,这么几年一直跟小白少爷在一起,瞧着小白少爷一点点长大,反而常常把自己归为保护小白少爷的人,所以也就下意识地去留意着他的情况。

下期预告:小白洛川晚上去米阳家蹭了饭后,就哭着鼻子把米阳“拐”回到自己家里,特别心酸地说:“呜呜呜米阳好几天都没陪我睡觉了……”米阳:我能怎么办,只能抱着我的小枕头去蹭睡咯。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