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焦少女心(一)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萧小船

(一)你好,我是你未来女朋友

五月的春末,一场大雨过后,窗外的樱花被打落,密密地铺了一路。

多媒体教室里,言却戴着耳麦,垂眸看着桌上空白的A4纸。淡淡的櫻花香越来越近,他抬手取下左边的耳麦,问:“有事吗?”

眼看快要跨越中间隔板贴近他的江只只硬生生顿住,轻咳一声:“没事。”

“没事就不要一直看我。”

“哦,好的。”

江只只乖巧地应道,随后坐回原位,也和他一样戴上耳麦。

耳麦里传来教授的声音:“今天这堂课进行临时抽测,大家根据给到的视频做出翻译,然后用设备录音交上来。”

话音落下,耳麦里传出叽里咕噜的英语,是一部电影的对白。说起英语,江只只是那种典型的英语考试逼近满分,平时听不懂类型。她听了几句,觉得实在难以听懂,又扭头看着言却。

毕竟她混进这堂电影英语翻译课,就是为了看言却。

他侧面线条仿若雕刻,嘴角微动着,深沉内敛。言却的长相就和他的性格一样,生人勿近。

江只只最喜欢他的眼睛,眼尾内折,眸色幽深,像是能吸纳一切的深渊。

“深渊”回头,凉凉地看了她一眼,江只只立马正襟危坐,将录音设备打开。

江只只刚才根本没听,就算听也听不懂,可又不能交白卷上去。

她深深地吸气,然后开了口。

言却将左侧耳麦摘下,听着她欢快的歌声,额角青筋突突地跳。

这人……可真是不一样的烟火。

十分钟后,教授将交上来的音频整理到一起,道:“好啦,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各位同学的表现吧!”

江只只喉头一阵窒息,颤巍巍地去抓言却的手腕:“还……还要当众播放出来?”

她的手又小又软,像一团棉花一样,言却略微有些心痒,但还是平静地将手抽出来,道:“导师会现场评分,算到平时成绩里。”

江只只牙齿都在打战——留在这里,她会丢脸。

可不留在这里,好不容易得来的跟言却上一堂课的机会岂不是浪费了?

跟走近言却一小步相比,脸算什么?

江只只打定主意,不管前方有多少风雨,她都会死守在这个位子上,岿然不动!

言却的录音正在播放,他的声音低沉,刻意压低时像是大提琴的琴弦被缓缓拨动,一池春水也荡起波浪。江只只又走神去看他的侧脸,在视觉和听觉的双重暴击下,她那颗自以为早就死透的少女心又活过来了。

“下面我给大家唱一首歌——《致言却》。”

江只只的声音跟在言却的录音之后播出来,教授和同学们的八卦目光齐齐地投射过来,定在两人身上。

江只只以为自己能扛得住,其实她做不到。

“嗖——”的一声,她猫到桌子下系鞋带去了。

她那五音不全的歌声随之从音频播放器中飘了出来:“我爱言却,言却爱我,你多看看我,刘昊然算什么?我爱言却,言却爱我,你对我一笑,毕雯珺算什么?”

教室里爆发出一阵大笑声,言却的手撑在桌子上,撑得指节都泛白了:“你如果真的是上这节课的学生,平时分肯定会因为歌声要人命而扣光。”

江只只直起腰身,她长着一张比例极好的脸,笑眼眯起来,像只撒娇的猫。

“要是能去你心里看月光,平时分扣光就扣光。”她说起话一套一套的,言却微怔,装作没听见,低下头去,随后怔住。

“你系的是我的鞋带。”

江只只尴尬了。

“还系在了桌腿上。”

江只只凌乱了。double kill,啪,她死了。

2.0

@今天也要追男神:5月13号,晴。

教室里,我深情告白,男神仿佛没听见,却发现他的鞋带被我刚才一紧张,绑在了桌腿上。古娜拉黑暗之神,带我走吧![微笑]

微博一发出来,底下的评论区瞬间炸了,江只只点开一看,映入眼帘是一片“哈哈哈哈哈”,连长度都是一样。

估计粉丝们就是看了她发的微博后,在评论区直接复制粘贴的。江只只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她深深的恶意。

一开始她用这个微博,只是为了记录追言却的血泪史,想着多年以后翻出来也是一段难忘的回忆,后来有网友来围观后转发了,带了一串“哈哈哈”,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

“我爱林凡,林凡爱我,你一亲我,白敬亭算什么……”

室友谢钰敷着面膜哼着歌飘过,在她面前晃着手机:“言却的最新情报。”

江只只虔诚地接过手机,屏幕上是谢钰所在的文艺部的群聊。

部长sama:本周末学生会要在汇安广场举办爱心募捐活动,我们部门要表演舞蹈,请大家下午五点过来排练。

“现场除了跳舞外,外联部的人还要穿玩偶服装发气球,我可以想办法让你混进去。”

谢钰的头顶散发着普度众生的光芒,江只只眼睛“噌”地一下亮了:“大佬,为您比心!”

周六这一晚,江只只做了一宿的梦,梦里,她和言却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偶遇,然后一眼万年。这梦简直要命,她差点儿深陷其中无法醒来,还是谢钰把她从床上拽下去的。

汇安广场距离江大约有二十分钟车程,下车之后她戴上谢钰舌灿莲花给她争取到的加菲猫的头套,手拿着一大把气球,眼睛在广场中央扫了一圈,却没看见言却。

是不是谢钰的情报有误?她前往文艺部所在的南广场去找谢钰。因为玩偶服装太大,手里还拿着一大把气球,江只只在人群里走得十分艰难,忽然感觉到胳膊被拉扯了一下,她本来就着急,这么一来顿时炸了毛:“干吗动手动脚的?!”

歪头去看时,江只只立刻怔住。

少年清冷的眉眼,镀上一层静谧的晨光。江只只的手先大脑一步行动,拽住他的手扯了回来,顺便“腿软”地往他胳膊上靠:“啊,刚一路坐车晕车了,头晕,眼花,站都站不稳。”

言却往后一退:“现在碰瓷已经这么不讲基本法了吗?”

江只只站稳,意识到他应该是还没认出自己来,连忙道:“我不是坏人,我是江只只。”

言却又往后退了两步:“我知道。”

原来她比坏人还要可怕。

伤心,难过。

“哎哎哎,让一让,着急赶车呢!”

江只只伤心,一个中年男子用力从旁边挤了过去,她的头套一下子被撞歪,眼前一片黑暗。江只只有些害怕,又怕冷漠的言却不管她就直接走开,只好一手牵着气球,另一只手胡乱地往前抓:“言却,言却,快、快抓住我。我对着你的美貌起誓,这次我坚决不碰瓷!”

旁边的人都绕过她走,江只只对此一无所知,还是执着地喊着言却,样子傻乎乎的。

言却无声地扯起嘴角,将手递过去,江只只抓到后紧紧地抱在怀里:“你救了我,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

“那我不想救了。”

江只只正想就“获救后以身相许的必要性”这一话题开展探讨,就听言却问:“我记得你不是外联部的,怎么会在这儿发气球?”

江只只立时打蛇随棍上:“我是学生会主席的未来女朋友,算家属,也是学生会隐形成员了。”

“你说的‘未来时,我已经辞职了。”

江只只被噎。言却,好冷酷无情一男的。

下期预告:冷酷无情男言却一次次想要避免惹上江只只这个“麻烦”,然而没想到这个“麻烦”却越追越紧……欢迎大家来《对焦少女心》的读者QQ群964676766来玩鸭!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