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微甜之总裁背后的男人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伊安然

1.

儿子三岁那年,苏一念终于拗不过沈老爷子第十八次跳着脚要撂挑子,捂着胸口喊人拿速效救心丸的威胁,在董事会上松了口,答应接任SZ科技研发部总裁。

任命书在会议结束半小时后就发到公司每个人的邮箱里,光叔在办公室里带头起哄,要她请大家吃饭。她笑着答应以后,钻进女厕所给沈渝之打了个电话:“一般女总裁请客,去什么档次的餐厅比较合适?”

沈渝之那天休息,正在家安装给儿子新买的亲子帐篷,听了苏一念紧张兮兮的语气不由得失笑:“沈太太这是升职了,想暗示我什么吗?”

“没空跟你扯闲篇,快帮我想想,请大家吃什么好?”苏一念着急道。

“我觉得你可以直接问问他们想吃什么。”沈渝之一边整理手上的卡通印画帆布,用肩膀和耳朵夹着电话不方便,索性开了免提,“你们都共事这么久了,又不是第一次聚餐,以前你们经常去的那家川菜馆,不是一向很受欢迎吗?”

“那怎么行?以我现在的身份,再请大家吃人均几十块的餐厅,大家会不会觉得我小气抠门,舍不得钱?”苏一念不自觉提高了音量,“以前不是经常有些个女总裁请你去很高级的私人会所吃饭、喝咖啡吗?我听桑蒙说,光是一盘白菜就要百十块的那种。快给我推荐一家!”

沈渝之挑了挑眉,不动声色道:“还是先说说经常有女总裁请我吃饭、喝咖啡是怎么回事吧。我不记得我曾经有过这么不洁身自爱的时候。”

“怎么没有?我们头回在电视台对面的饺子馆吃东西,桑蒙就提过虹嘉传媒的女老板。当时可是你亲口说人家酒后失态。用鼻子想也知道,你显然是跟人家一起吃过饭,而且还吃了亏啊!”苏一念说起这个犹自忿忿不平,“后来咱们结婚的时候,那位虹总可是阴阳怪气对我好一通吹捧,临走时好像还塞了一张金卡给我,说是她新开的私人会所,没什么招牌菜,就是找了几个米其林厨师……”

她学着那位女总裁当时的语气说了半天,忽然听到话筒那端传来奇怪的敲击声:“你在干吗?”

“没什么,翻翻柜子,看能不能找出虹总给的那张金卡。据说她那个私人会所现在确实是城中新贵,咱们拿了金卡好歹不用预约……”沈渝之强抑住声音里的笑意,将帐篷装好,随手将送的一串吊灯挂了进去。

“谁要去她那里?那么多餐厅,我凭什么要去照顾她的生意?”蘇一念没好气道。

“确定不去?”沈渝之故意挤兑道,“凭白喝了人家一坛子陈年飞醋,捧捧场也不为过的!”

“呸!”苏一念这才意识到这人又在调戏自己,当下嗔道,“沈渝之,你别太过分哦!我现在十万火急找你帮忙,你就不能认真一点儿吗?”

沈渝之看了看灯带亮起后的效果,满意地站了起来:“行了,不逗你了。我来安排,一会儿会有人去公司的车库带你们过去。”

苏一念这才如释重负:“这还差不多!”

等她挂了电话从厕所出来,才发现厕所里赫然站着她们部门新来的挂着实习工作牌的小姑娘。

小姑娘一脸尴尬地看着她:“苏总,人事部打电话来,问您是从咱们部门挑个助理还是另招个助理……不好意思,我……我进来才发现您在打电话,可是,可是人事部的电话还没挂……我……”

“没事!”苏一念在脑中迅速回想了一遍自己刚说的话,瞬间无力地挥了挥手,“霸道女总裁”这五个字这辈子大概是与她无缘了。

2.

苏一念万万没想到,沈渝之说的安排人到公司带路,是他亲自来接人。

众人出了电梯,看到按着喇叭从车窗里探出头的沈渝之,纷纷吹起了口哨。

“你怎么自己来了?”苏一念愕然道,疾走两步,隔了车窗红着脸低声问道。

“虽然以前我一向反感那些个女总裁请我去私人会所应酬,不过妇唱夫随,从今晚这次聚餐开始,我得好好适应一下怎么当好女总裁背后的男人才行啊!”沈渝之推门下车,给她开了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来吧,苏总!”

出乎苏一念意料的是,沈渝之给他们订的,居然还是她们以前聚餐的那家川菜馆。若要说有不同之处,就是沈渝之不知道从哪里给他们弄了一箱有钱没处买的茅台,乐得光叔他们这些人当场沸腾了,一个个抱着瓶子不舍得放,轮番抢着拍照发朋友圈。苏一念忍不住 多看了沈渝之好几眼,欢喜溢出眼角眉梢。

“今天这顿饭,我先敬各位一杯!”沈渝之率先举杯,微笑着看向众人一饮而尽,看得苏一念眼皮一跳,却碍于人多,没敢吭声,在他落座时小心道:“一会儿回去,你儿子肯定很开心,他爸爸能给他读一整晚绘本!”

沈渝之笑而不语,等大家吃了会儿菜,才再次站了起来: “我们家一念跟大家共事多年,承蒙你们照顾,我由衷感激。虽然她今后要换个身份,当你们的领导,但我作为家属,还是要一如继往地请你们帮我多照顾着她一点儿。”沈渝之一边说,一边抬手在苏一念头上揉了揉,“她吧,性子软和,一直不愿意当这个研发部老大,还因为这事被老爷子训了好多次。我其实一直都知道,她是因为跟你们相识多年,把你们都当成了兄弟姐妹,怕自己当了你们的老大以后,反而会有隔阂和冲突,怕以后你们和她不如从前亲近……“

苏一念听到这里,没来由地鼻子一酸,忙低下头,不敢去看身侧的人。

之前被老爷子逼急的时候,她也暗暗思忖过研发部老大这个位子自己能不能胜任,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每次老爷子提到让她接管研发部,她都下意识想要逃避,从未深究过自己为何这么排斥。

反而是沈渝之始终都站在她这边,每次都顶着来自老爷子的压力挨训。有时候甚至故意表态,强烈反对苏一念接管研发部,以此来转移老爷子对苏一念的不满。

直到此刻,听他在众人面前说出这番话,苏一念才惊觉,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人把她的一切小心思都妥帖地揣度和整理过,且小心翼翼地呵护着。

她心头暖意泛滥,一时意气风发,举起手中酒杯,朝众人豪气干云道:“总之,从今往后,咱们上下齐心,亲如一家。敬各位,我先干为敬了!”

她一仰头,将小杯中的半杯酒一饮而尽,辣得轻轻地“嘶”了一声,引得一旁的沈渝之微微蹙了蹙眉,但见众人兴致极高,便抿了唇沒说话,只悄悄地往她碗里又添了好些菜。

3.

因为喝了酒,桑蒙又被临时抓来当代驾。

到家时,沈渝之看起来倒是还算清醒,苏一念却已是满面绯红,眼神迷离,下车时还被绊了一下。沈渝之眼疾手快,一把捞住她,索性把她背了起来。

他们现在住的公寓,是沈渝之为他们结婚特意买的独栋公寓。上下三层,带露台、车库和花园,很适合三口之家居住。当初买了之后,沈渝之也颇费了一番心思装修。但是这会儿苏一念在他背上挣扎着要自己走,他头一次嫌院子大了。

桑蒙不放心,想跟上来,却被沈渝之劝了回去:“你回去吧,这家伙喝了不少,怕是醉了,会耍酒疯!”

“啊?舒颜不是说她酒量很好,酒品也很好吗?”

沈渝之叹了一口气,使劲在还想从他背上跳下来的苏一念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别闹,到家了!”

苏一念大概是被打疼了,嘟哝了一句“你敢打我”,抬手就揉乱了沈渝之的头发。

桑蒙强忍着笑替他们开了门才走,临走前还听见苏一念在喊:“鹅纸!沈不二!麻麻回来了哦!快来给麻麻拿拖鞋!咦?家里进贼了?客厅怎么有光……”

“今天周末,一大早妈就把沈不二接回去了!”沈渝之叹了一口气,将她放在沙发上,转身去厨房给她倒水。

等他端了一杯温水再回来时,苏一念不知道什么时候抱了几本厚厚的书,钻到了他给沈不二装好的帐篷里,正一脸兴奋地冲自己招手。

他有些头疼地站在原地扶额,不太确定她这是酒意散了,还是酒劲上来了。

不过,他这一动作却被苏一念曲解了:“怎么?你很难受吗?”

沈渝之这回确定她的神智算是清醒了,摇头走到她面前蹲了下来,将水杯递给她:“我没醉。”

她这才抿嘴笑着将怀里那几本沉甸甸的大部头捧给他:“《计算机科学概论》怎么样?还是你更喜欢《灾难物理学奇事》这种类型……”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但还是接过了她手里的《灾难物理学奇事》,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儿童帐篷篷虽然是亲子款,但同时挤进两个成年人,还是有些逼仄。尽管沈渝之直接将长腿伸到了帐篷外面,帐篷里的两人还是觉得空气的温度在持续攀升。

苏一念喝了一口水,难得温驯地蜷起身子侧躺在他的腿上:“真不敢相信,世界上怎么有你这么可爱的男人,喝了酒就爱读书……”

沈渝之轻笑了一声,他确实没醉。一整晚他只敬了一杯酒,还是趁大家刚落座没注意的时候,用一大半矿泉水加一点点儿酒兑成的。原本是想耍点儿小手段,好在必要的时候能多替苏一念挡挡酒,没想到这女人全程抢着敬酒,俨然霸气侧漏的女中豪杰。

知道她是想借这个机会亲近大家,希望将来能更好地和他们打成一片,所以他也就罕见地默许了。

此时看她像只小羊羔一样乖巧地伏在自己膝头,他心头软得几要化开了,不由自主便将手指插进了她细软的发丝中,指腹轻揉她的头皮,另一只手捧着那本《灾难物理学奇事》,轻声念道:“第一课,威廉·莎士比亚,《奥赛罗》。在我向你们叙述汉娜·施奈德之死以前,我先要和你们说说我母亲的死……”

他的声音极其好听,喝了酒后音色尤其清亮,苏一念听了几句后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老公!”

沈渝之立时静默。

结婚这么久,脸皮薄的苏一念其实很少喊他老公。往往是两人情到浓时,他半哄半迫着,才诱得她唤一声。此时突然听她这么喊,沈渝之立时神思不稳。

“嗯?”他嘴唇微抿,音色明显沉了下来。

“你真好!”苏一念伸出双臂环了他的后颈,漆黑的双眸凝望着他,眼中满是感动,“什么时候都替我着想,任何情况下都对我周到体贴,好得我都恨不得再多爱你一点儿……”

沈渝之嘴角微扬,一把捉住了她还搭在自己脖颈上的手腕,另一只手自她腰间绕过,直接把她搂进了怀中,轻轻吻住她的唇,舌尖轻轻描绘着她的唇线,哑声道:“今时不同往日,苏总现在财雄势大,可不兴对我许空头支票拍马屁那一套了!”

苏一念被他呼出的灼热气息烧红了脸,没出息地颤声道:“谁拍马屁了?我这是肺腑之言!这你还不满足……?”

“想满足我还不简单?”他将她更紧地嵌进自己的怀里,一口咬住她的耳垂,“以身相许怎么样?”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