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我不配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安酒酒

被整个祁阳城里最浪荡风流又最自恋的少爷看上,还被他抓回去,赵简表示很头疼。她逃也逃了,闹也闹了,最后好不容易真的能摆脱他了,却发现自己竟然对他动心了?!

1.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朝西路路口的风有些凉,赵简坐在一辆黑色的西洋轿车内,目光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咖啡店。

隔着透明的落地玻璃窗,能一眼看见着一身浅色西装的温云朗和旁边与他浅浅谈笑,袅袅婷婷的女子。

赵简一手抓着一个黑色礼品盒,一手放在方向盘上不自觉地收紧,直握得骨节发白,盯得眼睛有些刺痛。

看着那两个人终于上了前面的车,她只觉怒火冲天,就想什么都不顾,什么都不管,一脚踩下油门,狠狠地撞上去,毁了他们的约会。

这样,就不用眼睁睁地看着温云朗投向别人的怀抱了。

这是温家替温云朗安排的一次相亲。对方同样是世家的小姐,甚至比温家还要有钱、有地位一些,配温云朗再合适不过。

虽说是相亲,其实大家都明白,温家逼着温云朗无论如何都要拿下这桩婚事的。

赵简执行任务时接到消息,第一时间赶过来,明知无能为力,却不甘心地想任性一回。

她屏气凝神,缓缓把脚伸向油门,而后只听轰的一声,整个身子随着车子剧烈地震荡了一下。

赵简看了看前面愈行愈远的温云朗的车子,又看了看停自己原地未动的车子,一下傻了眼。

赵简有些僵硬地回头看向车尾,一辆陌生的银灰色轿车好死不死地卡在自己车子的尾部。

这种关键时刻,她没撞上温云朗,却被人撞上了!

赵简没好气地下车,想找人算账,那辆车上却悠然下来一位穿得花里胡哨,样子吊儿郎当的贵公子。

那模样,不慌不忙,眉眼又浪荡多情,看见她时眼睛一亮,嘴角轻轻一勾。他压根儿没看相撞的车,直奔着赵简而来。

他直直地看着赵简,将身子斜靠在车子边,轻浮一笑:“这位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然后,他摸着下巴像是有点儿可惜地嘟囔了一句:“这祁阳城里竟还有我没泡过的漂亮姑娘!”

:赵简不屑地挑眉,她算是明白了。这哪是车祸呀?这分明是哪家有钱的纨绔少爷见色起异,借着撞车来泡姑娘的!

她可没兴趣搭理他。想来修车费也是要不到了,她转身打算离开。

男子却手疾眼快地拦住她,将她圈在怀里,轻浮地笑道:“本少爷看上你了,想请你去我家坐坐。”

赵简差点儿气笑了,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我没同意。”

男子俯视着她::“是通知你,不是商量。”

赵简真的气笑了:“不是,你谁啊?这么大个祁阳城,光天化日之下,你还能强抢民女了?”

男子像聽见了什么稀奇事似的,笑了:“这祁阳城里,竟然还有姑娘不认识我宋易洲的?”

宋易洲?!

赵简的眼皮突突直跳。

就是那个闻名整个祁阳城的小霸王和风流公子?据说,此人泡姑娘无数,跟在身边的姑娘向来不超过一个月,他身边却从来没断过女人。

最重要的是,他家是祁阳军统四大世家之一,权势极大,只要是他看上的人,没人敢反抗。

宋易洲得意地做了个请的姿势。

赵简看着他身后突然出现的那一排五大三粗的壮汉,认命地上了车。

2.阿简,你喜欢什么

赵简穿着一身白色浴袍,伸手将领口对叠在一起卷了又卷,尽可能地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这里是宋家别墅,在这之前,宋家佣人已经将她里里外外扒了个干净,放进宽大的浴池里洗得白嫩嫩的,又喷了些名贵的香水,然后才将她送到二楼的房间。

一个男人带一个女人回来,而且还是宋易洲那样出了名的风流男人,所有人都明了,结果会是怎样。

赵简也知道,对于这种处境,她有些脑袋疼,却并不是特别惊慌。

她特意没有打开房间里的灯。

赵简舒张舒张右手手腕,五指伸直,形成手刃,打算等会儿待宋易洲来后,一掌将他劈晕了,然后逃跑。

毕竟,对于她这样一个军校特工来说,解决一个纨绔子弟是轻而易举的事。

白天在大街上不好当面得罪宋家,晚上伺机逃出去,宋易洲也就没有理由再追究。

宋易洲进来时,瞟了一眼四周,也没问为什么不开灯,迎着月光径直走向她,低头时眼睛里似有点点星光:“还没问姑娘叫什么名字呢。”

“赵简。”回应他的是干脆的答话声,以及利落的掌风,赵简在暗处出了手。

“好听!”宋易洲状似无意地伸手巧妙地挡了一下,而后轻巧地将她伸出的右手给反折到了她身后,顺手一带,将她圈进了怀里。

赵简一怔,改出左手,结果同样被挡住,身体甚至被拉得更贴近了些。

不得已,赵简只能出脚,却没料到,宋易洲一挑眉,竟然顺势一倒,两人直直朝后面的床上倒去。

一声闷哼,宋易洲压在赵简身上,低头看着她隐隐透出白光的脖颈,视线下移至她方才因为打斗挣扎而微微敞开的浴袍领口,眼神突然幽深了起来,不自觉低头靠向脖颈嗅了嗅,是好闻的玫瑰香水后调。

赵简满脸通红,却动弹不得,脸上这才露出慌张的神色。她心想,这下真的要完了!她竟然根本敌不过他!

她情急之下张嘴朝宋易洲的侧脸咬去,却没想到他躲得极快,倒把自己的牙槽震得生疼。

宋易洲脸上的表情似有些可惜,又带着些玩味。他忽地轻笑了一声,然后松开她,翻身侧躺到床上,单手撑着脑袋看她。

赵简有些蒙,一时没敢动:“这又是玩的哪一招?”

宋易洲嘴角扬起,看着她的眼睛里似有星光,又似深情款款,开口时声音煞是温柔,他说:“自然是以礼相待,等姑娘你对我芳心暗许呀。”

“像我这样有魅力的男人,从来都不屑用强的。”

赵简一边暗自活动手腕,打算找机会溜走,一边对他的话表示怀疑:“那……祁阳城里的那些姑娘呢?”

宋易洲此人可谓劣迹般般,祁阳谁不知道他!骗鬼呢!

宋易洲挑眉,以一副标准的俊秀风流公子的模样看着窗外:“她们都是心甘情愿的。”

“要么用钱,要么花心思,要么用权,要么就凭我这张好看的脸。总之,她们喜欢什么,我便给什么,就没有我宋易洲拿不下的姑娘。”

而后他转头看着赵简,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你呢?阿简,你喜欢什么?”

赵简浑身抖了抖:“我什么都不喜欢。”

3.要不,你试试

宋易洲没说什么就起身开了门打算离开。

眼看着他就要踏出房门的时候,赵简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就这样走了?你就不怕我逃……”

话还没说完,她就恨不得一把咬了自己的舌头。

宋易洲回头,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认真地点了点头:“刚好我这几天不会在家,你试试?”

之后的几天,宋易洲真的不在家。

他出门前吩咐过,好吃好玩好喝地供着赵简。

而赵简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逃跑!

他说试试,那不试不是大傻子吗!

赵简晚上翻窗,被蹲在下面的大汉逮了回来;早上偷溜,在花园里又被两个女佣人左右各一个抱住大腿拖住了。

明明她每次都逃得很小心了,却依然被抓回来。

宋易洲的招数并不算高明,但都很有效,因为赵简不能轻易在普通人面前暴露她特工的身份和身手,所以她不得不佩服宋易洲。

最后一次,赵简终于避开所有的下人,成功出逃。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赵简就蓬头垢面地站回了宋家别墅的大门口。

宋易洲老早就等在门口,以一副戏谑的表情看着她,亲自为她开门时还笑出了声。

赵简有气无力地瞪了他一眼,步履蹒跚地进了门,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宋易洲看着她的左脚,忽地收了玩笑的表情,皱起了眉,立即差人去拿药箱。

赵简正暗自羞恼着,就感觉左脚被人抬起,然后一凉。

她低头一看,宋易洲竟然单膝跪在地上抱着她的左脚,还帮她把袜子脱掉了。

她脸一红,惊得浑身往后一缩,却又被他霸道地用不太重的力道给拉了回去,接着温热的手掌上倒了些跌打药在她脚踝上揉搓开。

她想要拒绝,他却先一步伸手按住了淤青的位置,疼得赵简只能咬牙闷哼,他说:“我宋家要的人,谁敢收你?”

“以后别想着跑了,伤的不是自己的身体吗?”

是了,左脚是她逃跑时扭伤的。

真的没有人敢收她,这一大早就是温家把她送回来的。

宋家是祁阳四大军统之一,温家只是宋家的下属。

宋易洲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带她回宋家,无异于告诉所有人,她是他的人了,谁还敢收她?

所以,宋易洲才会那样轻描淡写地对她说“你试试”。

赵简只觉得一阵恍惚,又想起了温云朗。他的手有点儿凉,每次碰到她时,总是要将她的手抬高点儿。他总说:“赵简,再抬高一点儿,出手再快一点儿,出枪再准一点儿。”

他不会对她那么温柔,总是语气平淡、又波澜不惊地说:“作为一个特工杀手,你差太多了。”

赵简是温云朗培养的军校特工,是个杀手。

不知是宋易洲对她太温柔了,还是什么,赵简突然想天真一回。

她低着头,声音有些怯怯的,她说:“宋易洲,你可不可以放我走?”

“你不过是图一时新鲜,等过上几天,对我就会跟对其她好看的姑娘一样腻了。”

“你说你从不用强的,可我不是心甘情愿的。”

赵简什么都不喜欢,她只喜欢温云朗一个人,她真的很想见他。

她扭了脚逃出去,却连他的面都没见着,就被温家的人给送了回来。

温家是不敢忤逆宋家,可只要宋易洲愿意放人,她自然就能回去。

宋易洲上药的手一顿,抬头朝她笑了一下,答非所问地:“你的确不是心甘情愿,但缘分都是要靠自己把握的,所以我才把你请过来。”

赵简眼里的光黯淡了下去,她平靜地抬起头来,她知道答案了。

也是,这样一个年代,最不该有的就是期待和奢望,就像十五年前在雪夜里信誓旦旦地说要救她的那个人一样,最后不也没来?

她身为一个特工杀手,更不该怀有期待和奢望。

赵简挑了眉,对着宋易洲挑衅地笑了。

4.姑娘家活泼点和

宋易洲回到宋家别墅时,屋内传来各种喧哗的,听起来热闹得很。

赵简穿着一身粉紫色的西洋长裙,眉目难得带了一些世家小姐的娇横跋扈。

她拿着一件看上去价值不菲的瓷瓶,不顾女佣人的惊呼和祈求,眼角一挑,故意摔在了地上。

赵简昨天才明白,他不放,那她就闹,这叫示威。

他左右不过是对漂亮姑娘有些新鲜劲儿罢了,闹得他头疼,没了新鲜劲儿,最后厌弃了,自然就会放她走。

宋易洲靠在门口,只远远看着,眼睛里亮晶晶的,饶有趣味的样子。

一旁的管家,看见他仿佛看见救星,赶忙告状,心疼得直跺脚:“哎哟!少爷,刚砸的可是明朝的古董,五千块大洋啊!”

“之前还砍了红木椅、金器,什么贵就毁什么!”

宋易洲却像入了迷,只看着赵简勾唇浅笑,他回:“姑娘家就该活泼一点儿,不好吗?”

管家呆住:“啊?”

又见他眉头轻皱了起来,想来终于是觉得这样闹不妥了。

却听见他家少爷说:“屋里没有能砸的东西了,快去挑一两箱再给赵姑娘送过去。”

管家:“……”

一直到深夜,赵简才停歇下来。

赵简砸完最后一件物品后,忽地就沉寂了下来。

她慢慢蹲下,抱着双腿,面无表情地坐在地上发呆。

她砸累了,没力气了。宋易洲的耐性真的太好了,无论她怎么闹,都跟打在棉花上一样,她没办法了。

宋易洲出现时,四周的佣人便很识趣地退了出去。

房间有些大,宋易洲将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放在赵简面前时,还能隐约听见器具磕碰地面的回声,极细微,嗡嗡作响,像是寒夜里的风声。

宋易洲开口的声音也像是风声,可他的音调是上扬的,表情是戏谑的,像个故意作弄别人,等着对方出糗的小孩子。

他说:“你就那么喜欢温云朗?”

赵简一愣,回过神来,有害羞,也有难堪,一瞬间脸颊红了个通透。

他却故意靠近了,语气里的戏谑更加明显了,语调轻飘飘的,说:“那他呢?”

赵简低头轻轻地咬了咬唇,瞪了他一眼。

他一个纨绔子弟,在街上搶姑娘,浪荡不着调,她管不着,可现在他戳着她的小心思笑话她,给自己找乐子,过分了!

没等她开口,他就已经直起了身子,走向门口,临踏出门时,他顿了一下,月光洒在他修长的背影上,让赵简莫名觉得有些萧条。

下一秒他说出的话,却让她欣喜万分。

他说:“把面吃了,明天带你去见温云朗。”

第二天,赵简早早起了床,难得乖巧地坐在楼下的沙发上等着。

宋易洲下楼时,她看向他的眼神里有了光。

宋易洲不得的有些恍神,停了半晌,不知在想什么,而后淡淡地挥了挥手,吩咐下人准备给她打扮。

按照昨天说的,今天他要带她出去。

宋易洲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沙发里,看着不远处被一群人簇拥着打扮的赵简。

按他吩咐的,下人给她装扮的是最好看的衣服,最名贵的首饰,最精致的妆容,最漂亮的发型,一切都是祁阳城里最好的。

当赵简穿着一身浅红色长袖蕾丝裙站在镜子前面时,自己都微微恍了神。

多少年了,从她跟着温云朗进入军校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再没有像个精致的姑娘家一样打扮过。

军校只要求你动作再干净利落一些,任务完成得更好一些。

她想,就连温云朗都从没见过这样的她。

她突然很期待。

赵简忍不住伸手抚上自己的脸,仿佛坠入了一个美好的梦,她眼睛里的星光愈发亮了些。

她没有回头,透过镜子,看见里面的宋易洲,第一次浅浅地笑了。

她说:“谢谢你。”

5.戏弄人很好玩吗

赵简出现在酒会的大厅里,第一眼便看到了温云朗。

依旧是那副温润如玉、清清淡淡的样子,在她眼里却是酒会上最亮眼的存在。

赵简穿越重重人群奔了过去,站在他面前,心跳不由自主地快了起。她微弯了嘴角,欢喜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喊他的名字。

他还没来得及看向她,就对另一边款款走来的蓝衣女子温柔地笑开来。

赵简认识那女子,是那天跟他约会的世家小姐。

赵简尴尬地站在那里,明明难过得受不了,却又不甘心退开。

她就想等温云朗看到她,想看他眼里惊艳的表情,想让他看她今天多漂亮,一点儿也不会比那个世家小姐差。

不知站了多久,站得腿都有些麻木了,忽地觉得天旋地转。

四周响起一阵惊呼声,赵简看见穿着一身银白色西装的宋易洲出现在她面前,此刻正伸手勾着她的腰,将她的身体贴近自己,魅惑风流地戏谑一笑,将脸附在她耳边,做出极亲密的样子,带着她转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周围传来此起彼伏的口哨声。

赵简脸一红,眼睛瞪得极大。他这是吃她的豆腐呢!还是当着温云朗的面……

赵简急忙去推他,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他附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别动哟,我在帮你。”

赵简一愣,停止了推搡的动作。

只有宋易洲这样的风流少爷才知道怎样轻而易举地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自然包括温云朗的目光。

而他抱着她,她正好可以试探温云朗是否会在意,会吃醋。

赵简顺从地趴在宋易洲的肩膀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她偷偷地抬眸,正好看见温云朗朝她看过来,她还没来得及开心,下一秒,眼里的光就熄灭了。

她听见有人同温云朗说:“恭喜温少爷和许小姐马上就要订婚了。”

赵简感觉心里有什么地方塌了一块。

原来,温云朗要订婚了。

原来,只有她一个人到现在才知道,今天是他们邀请宾客参加订婚宴而准备的酒会。

赵简抬头看着宋易洲近在咫尺的脸,脸一瞬间由红变白,像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一样,火辣辣地疼。

她的眸光一点点地暗下去,一句话也没有说,很安静地配合他,直到酒会结束。回到宋家别墅的那一刻,她才终于爆发了。

她从车上冲下来,不管不顾地往里走。

宋易洲扣着她的手腕,在后面跟着。

她拼命想甩开他的手,劲越来越大,人越来越不受控制。

宋易洲也像是突然来了脾气,将她的两只手控制住,猛地将她压在了墙上,她越反抗,他就压得越紧,让她动弹不得。

赵简终于红了眼眶,仰头瞪他:“很有趣吗?!”

“贵公子觉得无聊,就可以把姑娘家对别人的喜欢,当乐子拿来耍着玩吗!”

宋易洲明知她喜欢温云朗,也明知那个酒会是温云朗办的,却说带她去见温云朗,除了故意戏弄她,赵简真的想不出什么理由了。

宋易洲闻言,眼神晦暗不明,而后却像燃起了火,脸色难看极了。他突然欺近了一些,粗鲁地伸手去撕赵简的礼服:“对,我就是纨绔少爷,想拿你的感情来消遣、找乐子。”

“你要干什么!”赵简又惊又慌,羞愤难当,想要阻挡,却发现他的力气大得她根本阻挡不了,一颗心都提到了喉咙口。

赵简心里一颤。宋易洲的眼神,像极了她偷偷望向温云朗时的眼神,她不由得悲从中来,又有些惺惺相惜。

赵简小声开口,像是同他,又像是同自己说:“就这么一个,别丢了,别再丢了。”

赵简抬头看向窗外,从今天起,她就该把温云朗从心里抽出来,彻底死心了。

订婚那天,祁阳诚真是热闹啊。

那真的是祁阳最盛大的订婚礼,把温家不知道比下去多少。

赵简穿着白色的礼服,好看极了,她站在宴会厅的台子上,看着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宋易洲向她走来。

她竟然有些恍惚。这是她第一次认真地看宋易洲,她发现他竟然长得挺好看。

眼睛好看,眉毛好看,鼻子和嘴巴都好看,尤其是他笑的时候,更是好看。

整个宴会中,赵简的心一直突突地跳着,人群要散去的时候,她到处找他。

找着找着,人都走光了,厅堂里没了宋易洲,他不见了。

赵简心里莫名觉得空落落的,比那天在温家看到温云朗订婚虚更甚。

她想跟他说,她好像开始习惯他在身边了。

开始习惯这些日子里,他望向她时深情款款的样子。

她开始还以为,他把她弄到身边,不过是想要戏弄她,拿她消遣,可后来他在温家搂住她,对众人说出的话却是难得那样认真。他为她办订婚宴,是那样深情。

他不是在耍她,她每一次陷入尴尬境地时,他都会像个骑士一般降临,来帮她解围。

她想要跟他说谢谢,好像又不止是谢谢。

她坐在地上,呆愣愣地从白天坐到夜晚。

像十五年前一样,又没有等来说要陪她的人,这回等来的是温云朗的许小姐。

许小姐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的样子。

只是这次,她的脸上带着一些怜悯。

她说:“别等了,他不会来了。”

她说:“他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赵简不明白。

“你不知道,宋家发生内斗,乱得很。”许小姐眼神看向远处,然后给她讲了一个纨绔少爷的故事。

宋易洲是宋家老爷和下人生的,宋家当家的大太太和她生下的大少爷,自然是容不得他们母子的。

于是宋易洲他娘就带着他,躲在了不起眼的赵家。

本来生活得还算安稳,谁知宋老爷突然病重,眼见着要分权。

大太太便一不做二不休,灭了赵家。

却没想到,宋易洲逃了出来,还回到了宋家。

可要在宋家立足哪有那么容易,能活命就不错了。

于是他伪装成一副浪荡公子的样子,到处沾花惹草,败金挥霍,才得以让大太太和大少爷放下戒心,自己也不至于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

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他一面隐忍,一面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期望有一天能与大太太和大少爷抗衡,能反抗,过自在的生活。

大太太和大少爷也不是傻子,他藏得越好,他们就越要找机会试探,想让他露出破绽。

许小姐说:“于是,他们想到了你。”

赵简更加不明白了。

许小姐补充道:“那个让他不惜铤而走险回到宋家,换了温云朗去救的赵家小姑娘。”

赵简腦子像被一道雷劈过一样,轰的一声,而后一片空白。

在雪地说要救她的那个人,是宋易洲。他不是抛弃了她,违背了诺言,他是没有办法救她。

他也才和她同样大,还是一个小孩,当时四周都是搜捕他们的军队,而赵简又发了烧,他搬不动她,也没法上街找大夫救她。他只能找到温云朗,告诉他:“我用我自己换你们温家平步青云的机会,只有一个条件,帮我救一个人。”

那时的温家,还不得势,温家是因为向大太太献上了宋易洲,才有今天的权势。

不得不说,宋易洲很聪明。虽然被送回了宋家,可温家这样大张旗鼓,他借此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大太太怕落人把柄,一时不好在明面上动他。

而后他便在宋家过着夜夜防刺伤暗杀,日日扮演不学无术的浪荡少爷的日子。

赵简的心疼得像被一只大手揉捏过一般,却突然笑了:“原来,那个人是他啊!原来他没有抛下我。”

那些年,她对温云朗,也不能说是喜欢,不过是想有个人陪她。那次事故,赵家的人死的死,跑的跑,只有温云朗来救她,他是她生命里唯一的一根稻草,于是她拼命想要抓住他。后来她才发现,他其实根本就没有将她放在心上一分一毫。

她心如死灰,心想,跟谁订婚不是订呢?更何况对方是对她那么好的宋易洲。

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还有一个人,从始至终都关注着她,默默地照亮她的生命,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赵简忽地抬起头,全身都疼起来:“那他为何又输了?”

许小姐很有耐心地娓娓道来:“因为他暴露了自己的势力。”

赵简皱紧了眉头:“为何?他不像是这样的人。”

许小姐别开了眼神,没有看她:“为了给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

赵简心里难过极了,心疼得好像要裂成几瓣一般。她红着眼睛笑了,宋易洲怕不是个傻子。

宋易洲那次撞赵简的车,不是偶然。是温家递上消息,要把赵简送还给他。于是他开车撞了赵简的车,还把她弄回了宋家。

他们就是想看看宋易洲会不会要赵简,看看一个女人对他有多重要,这个女人足不足够成为他的软肋,他会不会因为她露出马脚。

宋易洲只是一个庶子,根本没有实权。温家虽是听命于宋家的,可依附宋家的各股势力也是分帮派的,温家依仗的是大太太和大少爷。

所以,温家怎么可能会怕宋易洲呢?那天将逃出来的赵简送回去,也是温家计谋。

在订婚宴上羞辱她,也是。

他们看得出宋易洲喜欢她,可他们也没想到,一个赵简居然连累他败得这样彻底。

宋易洲不傻,明知温家送人过来就是一个陷阱,还是心甘情愿地往里跳了,接收了她,将她宠到了天上。

明知他们故意羞辱她,还是冲冠一怒为红颜,要替她挣回面子。

他可以容忍别人羞辱他,却不能容忍别人羞辱赵简。

那是他亏欠了好久的姑娘,那也是他喜欢了好久的姑娘啊。

怎么能让她委屈,让她不开心呢?

他要处处胜过温家,只能动用他暗中积蓄的权利。

许小姐说:“然后他就暴露了,底牌一览无余。他也知道自己输了,所以订婚宴结束后,温家借叛乱的罪名来抓他时,他也没有反抗。”

许小姐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递到她面前。

赵简接过来,打开一看,是城外一座庄园的地契。

许小姐说:“宋易洲没有死,但会被永远囚禁在离这里很远的乌池的地牢里。他用仅剩的一点儿兵权和温云朗做了一个交易,换了你的自由身,从此你再也不是温家的特工了。他要你离开祁阳,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像个普通姑娘一样过日子。”

赵简一个人坐在地上,哭了又笑,笑了又哭。

许小姐转身要走时,她猛地抓住了她的手,一把撕了手里的地契。

赵简:“我不要地契,也不要自由身,我用这些跟你换,换我从此以后在地牢里陪他。”

许小姐看着远方,叹了口气:“随你吧!乌池很远的,到处又都在打战。”

赵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擦去眼角的泪,说:“不管多远,多难,我都会走到他身边的。”

从祁阳到乌池的路上,赵简每走一步,脑海里就浮现出着宋易洲同她说话时深情款款的样子,回荡着他说过的话。

他说:“自然是以礼相待,等姑娘你对我芳心暗许呀。”

他说:“就没有我宋易洲拿不下的姑娘。……你呢,阿简,你喜欢什么?”

赵简终于想到答案了,她什么都不喜欢,就喜欢宋易洲呀。

赞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