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疗愈系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楚风歇

陈果没想到,看完急诊竟然还免费收获一枚私人医生,管吃管喝,还撩人。她以为他见色起异,却不想一切都是蓄谋已久。

一、医生很暴躁

“怎么弄的?”

陈果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说:“呃,就轻轻一碰……”

捏着自己脚跟的修长手指谨慎地动了一下,而后手指的主人用审视的目光看向陈果:“你右脚的大脚趾血肉模糊,趾甲盖飞了一大半,因为失血过多,脚趾都发白了,你告诉我这是轻轻碰了一下?”

陈果沉默了一会儿,对上医生黑白分明的眼睛,心里一动,眼神飘忽地移向了对方的胸牌。嗯,郑持,名字好听,甚至还有点儿眼熟。她当然不能说自己处在升职的关键时刻,抵死不肯请假,才在受伤后忍了数小时才来就医。

“呃……真的是轻轻……”

话没说完,就被郑大夫打断了:“病人不老实,医生跑断腿。再迟一点儿,你的大脚趾可能会坏死。”

接着,也没让陈果有点儿心理准备,那修长的手指拿着钳子精准迅速地拔掉了陈果剩下的趾甲。

啊啊啊!

没来得及默哀,陈果残留的趾甲已经离她而去。

她算是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医患矛盾了——这位医生手法粗暴,语带讽刺,分明是在找碴。

下一刻,那双手却突然轻柔起来,异常细心地替陈果包扎好了伤口。

陈果看着自己被纱布裹得圆滚滚的脚趾,三魂六魄这才回位,怒道:“郑医生,你为什么不给我打麻药就拔了?”

郑持回过头,漂亮的眼睛透过黑框眼镜瞟了陈果一眼,闪过一点儿促狭的神情:“你这种情况,趾甲只连着一点儿,打麻药作用不大,还得多挨一针。我看你忍疼的能力相当不错,别人要是趾甲受伤,可忍不了十个小时。”

这句话明显带着揶揄。陈果其实算是个坚强的姑娘,此刻却莫名有点儿委屈:“郑大夫,我尊重和理解大夫的辛苦,但你也不能在患者的伤口上撒盐。”

说完,陈果低下头,拿起自己的高跟鞋一瘸一拐就要离开。

郑持表情柔和下来,拉住了她:“抱歉,只是刚刚看到你受了伤却不及时就诊,因为着急,才态度不好。”

陈果一个不小心,眼泪就掉下来了,但还带着鼻音逞强:“我接受你的道歉。既然这样,我就不去投诉你了。”

郑持含笑摇头:“走吧,正好交完班,我顺路送你回家。你这个样子回不去。”没等陈果拒绝,郑持又说,“幸好你不打算投诉我,不然我就去投诉你——陈果带伤直播新闻,念错三个词。”

陈果震惊地看着郑持,只见那张白净单纯、人畜无害的面孔上露出一个坏笑:“陈果对吧?我刚刚听到外面放你播报的早间新闻哦。”

陈果喜忧参半。

喜的是,播了五年早间新闻后,终于有人民群众认出了她。忧的是,认出她的人不但抓了她的把柄,还是她的邻居。

郑持没骗她,的确是顺路,他是住在她对门的新租户。说实话,她很难将穿着打扮十分考究的郑持和这种老旧小区联系在一起,便问:“你真住这儿?”

郑持几乎是单手拎着陈果,语气却十分平稳:“嗯,没错。”说着,看了一眼陈果的表情,“怎么?我虚荣,还爱美,所有的钱都用来买衣服了,只能住这儿。”

陈果惊恐地问:“你是不是趁机给我装了读心器?”

郑持看了她好一会儿,笑了:“不,是你的脸上自带显示屏。”

二、医生很烦恼

陈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容易看懂,但郑持挺难懂的。

凭借她那浅薄的第六感,她觉得郑持不是很喜欢她,但郑持又与她发展出了一种善意的问候和恶意的讥讽相结合的交往模式。

事情要从受伤后的第二天说起。

陈果正在进行心理建设,努力将自己不堪折磨的脚塞进运动鞋的时候,门铃响了。

郑持提着一双鞋站在外面:“你的脚要是硬塞进鞋里,伤口化脓的概率是很大的。我建议你今天就穿着这双鞋出门,当然,在家休息别去上班最好。”

陈果的眼珠几乎要从眼眶里迸出来,她简直怀疑郑持在自己家装了摄像头。她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我要穿鞋出门?”

郑持一看就是很久不曾睡过好觉了,脸上挂着两只黑眼圈,像条暴躁的小火龙,眼睛里都冒起了火。他说:“我不知道,我猜的。但现在我知道我猜对了。你看到我的黑眼圈了吗?你看到我的头快秃了吗?因为总有一些病人不听医嘱。”

陈果缩了缩脖子。郑持不由分说将鞋放在她手里,转身回了自己的家。

鞋是一双大头红拖鞋,像甲虫,看着就舒服,不会挤到脚趾头,不知道郑持从哪里找来的这双鞋。他看起来那么凶狠,但他应该是专门替她买了这双鞋。

陈果一怔,有点儿感动,但她不能接受他的好意。

如果是平时,这件事很好解决,和单位说明情况,说不定还能算作工伤,可以休息几天。但最近,她正处在竞争晚间新闻主播的关键时刻。

万一她休息几天后,回去凉凉了怎么办?

然而,真的把受伤的脚塞进运动鞋的瞬间,她才明白,钢铁般的意志在血肉模糊的肉体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最终,她还是低下了高傲的头颅,穿上了郑持给的甲壳虫拖鞋。

唯一庆幸的是,台里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让她回去休息,还表示,只要她身体允许,可以继续上班。

除了竞争对手高小姐特意从六楼跑到四楼讽刺陈果“敬業”,没有发生任何糟心事。

陈果很开心,连带着碰到郑持时都心情愉悦,主动打招呼:“郑医生今天下班真早。”

郑持的视线落在了陈果脚上笨重的大头红拖鞋上,陈果想起自己还没道谢,磕磕绊绊地说:“呃,谢谢……你的鞋。多少钱?不如……我给你转账?”

郑持好一会儿没吱声,陈果正在纳闷,就看见郑持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弯成了月牙,然后爆发出一阵大笑。

他根本就是在等着看她的笑话。

陈果气得涨红了脸,转身要走,却被郑持一把抓住:“对……对不起,实在太好笑了。我以为你不会穿。”

他的道歉毫无诚意,陈果有些生气:“郑医生,捉弄病人很有意思吗!”

郑持小心地收好自己的表情,无辜地说:“对不起,我的错。我请你吃饭?”说着,拎了拎手里的塑料袋,“很好吃哦,独家秘方。”

陈果愣愣地看着郑持露出了一个童叟无欺的笑脸,心脏仿佛被什么挠了一下,痒得厉害。

三、医生好手艺

陈果最终没出息地屈服在白斩鸡诱惑下。

郑持很有一套收买人心的方法,时而恶劣,时而温和,让人捉摸不透,又难以拒绝。

陈果吃白斩鸡吃得热泪盈眶,作为一个生活作息极度不规律的早间新闻主播,她的三餐基本可以说是饲料。

而同样忙碌的郑持,竟然还有这种手艺。陈果想到郑持修长漂亮的手指轻轻抚过白斩鸡,然后用刀子一点点儿切好的场景,简直像是一种艺术。

“郑医生,你拯救了我的脚,还救了我的胃。如果这次我有幸能顺利升职,我一定拜在你门下,潜心修炼厨艺。”

郑持看着狼吞虎咽的陈果,难得露出温柔的笑容:“不用拜,你喜欢的话,随时欢迎蹭饭。”

陈果低头吃饭,不敢再看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生怕自己不安于室的心脏跳出喉咙。

郑医生说到做到,每隔两天,郑持都会跑去她家,给她的脚换药,顺便留下来和她吃晚餐。陈果恍然间觉得,自己拥有了一枚私人医生。

一个月时间,她的伤不但痊愈,体重也与日俱增,眼看着脸都圆了一圈,连带着工作都顺利起来。上司暗示她,目前台里更倾向于让她做晚间新闻的女主播。

为了报答郑持的大恩大德,陈果精心挑选了几家外卖,打算请郑持吃饭,感谢他对自己的照顾。

然而,这天下班,刚进小区门,像是被凉水兜头浇下,一种异常的感觉从陈果的后脑勺冒了出来,头皮一点儿一点儿发起麻。

有人跟着她。

半年前,她就开始感觉有人跟踪自己。那时候她还和朋友说了这件事,但因为没证据,也没有发生什么事,不久以后,这件事渐渐被她淡忘了。

但今天,这种异样的感觉特别强烈。

她刻意加快了脚步,后面那人也加快了速度。陈果吓得三魂丢了六魄,飞快地跑了起来,后面那人也跟着跑了起来。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但好在,她先跑进楼道,反锁了楼道门,颤抖着拨了报警电话。

外面的人却像是疯了一样,急促地拍着门大叫:“陈果,你怎么了?陈果!”

陈果吓得不轻,在用手捂住耳朵前,她隐隐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声音,好像有点儿耳熟?”

这个声音确实很耳熟。

警察来找到物业,打开楼道门的时候,陈果一下秒就掉进一个很温暖的怀抱。那个人的声音难得出现了一丝慌乱:“陈果,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陈果抬眼,撞入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这双眸子莫名让她镇静下来,她愣了愣,道:“有人跟踪我。”

警察马上走上来,扶住了陈果,然后戒备地看向郑持。

郑持默默无语拿出了证件,大概是警察的到来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刚刚消失的理智全部回来了。

天哪,难道跟在她后面的人是郑持?

郑持和警察说了刚刚的情况,陈果的身后没有可疑人士,调查过后,发现都是院子里的邻居。

陈果报了假警,低头认错:“警察叔叔,对不起。”

警察叔叔倒是很好说话:“小姑娘警惕性蛮高的,挺好挺好。”

等警察走了,陈果才艰难地抬起头,看了一眼郑持。果然,对方一副风雨欲来的表情。陈果哭丧着脸道:“对不起啊,郑医生。”

郑医生抬了抬眉毛:“我不是跟踪单身女青年的变态狂吗?”

陈果愧疚得差点儿跪地求饶:“郑医生,我错了,是我被害妄想症发作!”

这回换郑医生惊讶了:“你还有被害妄想症?”

……

事情最终以陈果请郑持吃了一顿外卖告终。为弥补郑医生心理上受到的伤害,陈果还特意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好酒。

几杯酒下肚,陈果就飘了。本来打算有确切的好消息再说出来,但现在看着白白净净,嘴角带笑的郑持,她就像个献宝的小孩子,忍不住将自己的好玩具分享出来。

“郑医生,我今天本来是要和你分享一个好消息的。”

喝了酒的郑持没有平时那么干练清醒,眼里也蒙着一点儿雾气,看起来有种孩子气的单纯无辜:“什么?”

陈果嘿嘿笑了两声,举杯和郑持的杯子碰了一下,得意得像只偷到吃食的小猫:“我马上要升职啦!”

她脸上洋溢的愉快笑容感染了郑持,郑持似乎也有点儿醉了,脑海里却隐隐约约飘过了一个念头:“升职?你受伤后血流不止一晚上,不去看医生,就是为了升职?”

从第一次相遇起,郑持看着她的时候,眼睛一直都是亮亮的,带着狡黠、戏谑或者是笑意。可这时,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不加掩饰的失望。

对,他是一个医生,他挽救他人生命,希望人们珍惜生命。可她一次又一次,不将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看着郑持原本带着笑的表情又一次染上了怒气,已经微醺的陈果手足无措道:“你别生气,你不要不理我,我错了,我不会再这样了……”

郑持的眼里那种开心和喜悦全部消失了,只剩下看不清神色的冷淡。陳果有点儿晕,惶恐从脚底蔓延至发梢,她不愿意看见他露出那样的表情。

几乎是下意识的,陈果突然拉住了郑持的领口,将唇覆了上去,堵住了他的唇,轻轻说:“对不起,对不起。”。

温柔湿润的触感。

郑持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样,那双眸子里迅速闪过夹杂着惊讶的温柔。

真好,郑持再没教训她,他看向她时,眼睛里的亮光又回来了。陈果笑了,满意地舔了舔嘴巴,闭上眼睛,安心地睡了过去。

陈果像被雷劈了一样怔在那里,但看到郑持脸上真切的痛楚时,她也难过起来。

郑持是责任心很强的人,她只是脚受伤了,他都会在意她是否好好对待自己的伤口。眼睁睁看着一个生命逝去,对他而言,是多么残忍啊。

这样温柔的一个人,却选择了医生的职业,有时候不得不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痛苦。

她只想安慰他,下意识倾身拥住了郑持:“这不是你的错。”

过了很久很久,郑持才拍了拍陈果的背,叹了口气:“陈果啊,是我在安慰你,你有点儿被安慰的自觉,好吗?”

六、医生暗恋我

陈果觉得自己被骗了。

打从大学毕业,她就再也没有失眠过。如今听从心理医生去交朋友这一友好建议后,她失眠了。

自那天和郑持喝酒谈心后,她已经整整一周没有见过他了。陈果最近就像是兔子,耳朵一直竖着听对门的动静。

郑持没回来,楼上的胖子找来,据说是他家漏水下来了。

陈果压抑着内心的喜悦,名正言顺地给郑持打了个电话。那头很快有人接听,但郑持的声音听起来却迷迷糊糊的:“请讲。”

可能是在补眠,光听声音就很累的样子。陈果于心不忍,后悔打了这通电话。她放低了声音,用自己都难以察觉到的温柔嗓音说:“郑医生,你家漏水啦。”

大概是没想到她会打电话,郑持的声音瞬间清醒起来:“我这周值班回不去,麻烦你帮我拿一下花盆底下的钥匙,进去处理一下,谢谢。”

陈果答应了,开开心心地和楼上的胖子说:“我已经给郑医生打了电话,随后他就会来处理。”

胖子静静地看着陈果,突兀地问:“他是你什么人?”

陈果脸一红,心虚地说:“邻居啊。”

难道她对郑医生的企图这么明显?隔着一层楼的人都发现了?

小胖子又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转身上楼了。陈果这才从花盆底下翻出钥匙来,进了郑医生的家。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何止是漏水,简直是水漫金山,卧室和书房都没有幸免,房顶全湿了。

陈果打算把书桌上的书和本子全部搬开,却没想到,不凑巧从一本笔记本中掉出一张照片。那上面是一张漂亮青春的面孔,是十几岁的少女的带着一点儿忧郁的冷淡面孔。

那个人是她。

陈果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一种不道德的窥视欲驱使着她翻开了眼前的笔记本。

除了那张她少年时候的照片,本子里面还有她参加工作后录制节目照的照片,微博发过的照片。笔记本里除了夹着的照片,纸页上都是空白的,只在扉页孤零零地写着一句话——今天,我成为了她的邻居。

陈果来不及细想,急匆匆帮郑持将一大堆东西搬去客厅,里面合同、房产证等全堆在一起,没有整理。房产证上的房子在市中心一个离医院很近的小区,他是户主。

所有疑惑穿成了线。

陈果的耳际轰隆隆作响,全部的血液涌上了大脑。

他是为她而来。

一种复杂的感觉从心中慢慢升腾。原来,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有个人一直在关注着她。真奇怪,这种像是跟踪狂的行为,弄明白了是他所为,竟让她感到无比喜悦。

然而,没等陈果想清楚,她就听到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郑持急匆匆地回来了。

陈果回过头,第一次看到郑持慌张而局促的表情。

“我请假了,回来看看房子怎么样了。”

陈果心里有点儿雀跃,最终却装作什么也没发现,只是说道:“书房和卧室漏得很厉害,我刚刚把你书房里的东西搬到客厅了。”

郑持小心地观察她的神色:“我的书还好吗?”

陈果作为一个女主播,有着良好的心理素质,她面色如常说:“我没有看,刚刚搬到客厅。”

郑持明显放松下来,笑了一下:“谢谢,我请你吃饭。”

怪不得郑持一眼认出了她,是不是因为,他早就关注她?

陈果的心情很好。如果不是为了伪装自己什么也没看到,她心里快乐得都要飘起来了。

下午,郑持在厨房做饭,隔着老旧的厨房玻璃,陈果看到郑持清秀的侧脸,平白生出“有夫如此,夫复何求”的满足感。

她一冲动,就进了厨房,磕磕绊绊地说:“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吗?”

郑持一边熟练地炒着菜,一边答:“你看一会儿电视,我马上好。”

陈果扭扭捏捏地赖在厨房不肯走:“呃,我被停职了,因为心理问题。我今天去见了我的心理医生,她让我……呃,不要在意过去,谈个恋爱放松一下……所以……”

郑持笑起来:“你的心理医生怎么听着这么像是江湖大夫?”

陈果恼羞成怒,不满地解释:“才不是,人家是Z大的医学博士,从医经历很丰富!所以……我……”

说到最后,陈果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好沉默下来。

郑持却在饭菜的香气里,轻飘飘地接了一句:“所以,你要不要我,和你谈个恋爱?”

七、医生是故人

就这样,陈果在停职期间收获了一枚男朋友。

打从发现了郑持的秘密日记,可谓是药到病除,什么害怕被跟踪,早就被她忘到了脑后。电视台打电话来,陈果带着章医生的诊断书,顺利复工。

大概因为和郑持在一起太幸福,升职的事,陈果轻而易举就看开了。

她不在的那几天,高仪已经开始试播晚间新闻,一脸春风得意的档子。陈果碰到了高仪,也开开心心地祝福了她:“祝你顺利。”

高仪高深莫测地看她一眼:“也祝你幸福。”

陈果收下祝福,开开心心下班了。她是早间新闻主播,凌晨三点就要出门。郑持要值班,每隔两天就要上一个夜班,轮值期间一周都回不来。两人能一起吃饭,她就很开心。

然而今天,陈果刚上二楼,就听到郑持家有人说话。因为是旧小区,别说开着门,就是不开门,邻居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一些,都能清清楚楚地听到。

“郑持,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

“我不打算告诉她。”

陈果放慢了脚步。这两道嗓音她太熟悉了。男的是郑持,女的是她的心理医生章医生。

他们认识?难不成她纠缠进了一场狗血三角大戏?

陈果僵在楼梯间,进退维谷。

“小郑,你是我的师弟,我不能看着你这样下去。她妈妈的死不是你爸爸的错,更不是你的错。那时候你只是个孩子。你不该为你幼年时候许下的诺言,背负一辈子的责任。实际上,你在我那里看到她就诊的那次,她已经接近痊愈了。我可以和你保证,她现在已经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这些话像一把利剑一样穿进了陈果的脑海,突然之间,郑持的脸和一个小男孩的脸重合起来。

那个场景,曾无数次出现在她的噩梦里。

十岁那年,她妈妈为了保护她而遭遇车祸。那时候,她脸上还沾着妈妈的血,哭着坐在医院走廊中。有个小男孩走过来,温柔地替她擦掉了脸上的血:“你放心吧,我爸爸是个很厉害的大夫,一定会治好你妈妈的。”

“一定?”

“嗯,一定。”

可她妈妈再也没有从手术室出来,她哭着推了男孩一把:“你这个骗子,我恨你!”

那个场景从陈果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不敢出去,只好躲在角落,静静地看着章医生离去后,才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和郑持对视着。

那张白皙的面孔上,出现过揶揄的笑容,开怀的笑容,怒气冲冲的表情,此刻却是不知所措的茫然。

陈果无法控制自己,胸口像窒息了一样难受。原来,他根本不是一个暗恋她的男人。他是另一个,和她一样,无法从过去走出来的人。她终于明白了他出现在她身边的原因。如果她好好的,他根本不会出现。他之所以陪在她身边,没有什么深情的凝望,只是因为,他认为她的心理问题,他需要负责。

过了好一会儿,陈果才从嘴角挤出一个笑容:“郑医生,你真的是个好医生。”

为了一时的承诺,背负了多年的枷锁。

可惜,她从来就不需要。好可惜,这是她自作多情的一场误会。

八、医生救救我

陈果转身离开了。她需要静一静,郑持也需要静一静。

俗话说得好,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她以为职场失利已经是落了,没想到还有郑持等着她。

现在怎么办?让她当一切都没发生过,然后开玩笑说,郑医生,我们以后各自安好?她做不到。让她没皮没脸说,郑医生,我喜欢你,我能追你吗?她更做不到。

陈果深深地感受到了进退两难的痛苦。身后传来仓促的脚步声,陈果知道是郑持,可她眼睛发酸,没办法转过身去。

郑持也没有开口,就在背后静静地等着她。

“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那不怪你。”

过了很久很久,陈果才说出这句话。然而转身后,她才发现面前的人根本不是郑持,而是一张肥胖的被扭曲了表情的面孔。

接着,那人飞快地一把捂住了陈果的口鼻。奇怪的气味涌进鼻孔,陈果眼睛一翻,失去了意识。在晕倒之前,陈果最后一个念头竟然是——哈哈,果然有人跟踪我,我没病!

陈果悠悠转醒以后,差点儿没再一次吓晕过去。

她被五花大绑藏在一间昏暗的卧室里,卧室墙上密密麻麻地贴着她的照片。活到现在,陈果才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照片也会引发密集恐怖症。

更恐怖的是,她旁边还躺着一个神情疯狂的胖子。他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说:“果果,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陈果一脸迷茫,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胖子自说自话:“半年前我们在一起,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不是一直过得很好吗?”说着,他的脸庞又扭曲了,“就是从那个人出现后,你就不再爱我了。没关系,我们马上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原来如此。陈果在一片混沌中,想明白了原因。她总觉得有人跟踪自己,窥视自己,原来那个人是自己的邻居。这个人一直住在楼上,他隐藏在邻居之间,无论警察过来多少次,都不会想到是他在跟踪她。

他用那张肥胖的普通的面孔,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人。

直到此刻,陈果才发现自己之前的纠结多可笑。她不就是发现郑持并不是因为喜欢她才接近她吗?

這有什么好纠结的?大不了两人重新再来。

可现在,似乎再没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了。

意识模糊,她的鼻腔里充斥着煤气的味道。脑中浮现出的影像就像是走马灯一样,她又想起了刚认识郑持时,他又暴躁又傲慢的样子。想起他专门给她送鞋子,为她做饭的样子。

还有那个小小的男孩,为她擦干净血迹,对她说:“你别怕,你妈妈会好的。”

如果时光能倒流,她一定会对他说“谢谢你”,而不是“我恨你”。

九、医生我爱你

陈果醒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形容憔悴的郑持。

郑持第一时间就发现她醒了,立马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从一个专业医生的角度飞快地掀开她的眼皮看了看,又用听诊器听了她的心跳,这才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低头将自己的额头挨在陈果的脑袋上,声音涩涩地说道:“我只有一会儿没有看着你。”

他的语气中有深深的后怕和自责。

陈果眼睛一酸,有点儿委屈地说:“我以为,你会来追我。”

郑持抬眼,静静地看着她:“我去了,但你已经不见了。真奇怪,那时候我全身的细胞,都好像在提醒我,告诉我你出事了。”说着,他苦笑了一下,“真可怕,我以为自己在守护你,如果你因为我出了事……”

陈果一听这句话,心就沉了一半。他承认了,他是在守护她,像她想的那样。郑持在医院偶遇了去看心理科的她,他以为那是他的责任。

陈果的眼眶里慢慢蓄起了眼泪,却还是微微一笑:“其实……我之前看到了你的笔记,里面有我的照片。”

郑持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说:“你骗我你没看到!”

陈果没什么底气地说:“照片是自己掉出来的!我当时以为……”

以为什么?她说不出口。她满心喜悦,以为他暗恋她。真可怕,如果不是因为偶然听到章医生和他的对话,她大概会一无所知,就这样享受郑持对她的好,却不知道他背负着什么。

郑持认真地看了看她的表情,突然倾身抱住她,有点儿急切地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那么伟大,我不是因为责任才出现在你面前的。刚开始确实是因为看到你在我师姐那里就医,觉得有点儿愧疚。后来,我开始关注你的微博,看你播报的早间新闻。很多时候,我晚班结束,都是你的早间新闻陪着我下班。后来,很偶然的一次机会,我师姐问我,有没有人要租房子,我才知道你家隔壁要出租。那个时候,我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认识你。”

的脸越来越红,道:“多巧,我住进去不到一周,你就受伤了。那时候我觉得,是命运让我们相遇的。”

陈果怔怔地看着郑持。他的眼睛那样亮,所有的情感都写在里面,情真意切,如此炽热,不加掩飾。

陈果主动抱住了他,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肩上。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接近她的,现在,她绝对不会为了任何理由,放开他的手了。

尾声.

陈果是在几天后,才得知事情的整个经过。

原来,警察能赶在最后一刻救了她,是高仪提供了重要线索。半年前,有人向高仪打听了陈果的住所和电话,因为存在职位竞争关系,高仪希望陈果可以恋爱结婚,而后退出竞争,于是将陈果的信息泄露给了对方。

后来那个人住在了陈果家的楼上,每天监视陈果,并幻想出两人之间的恋情。高仪得到的回报,则是他负责给高仪提供陈果的动态。

陈果报警那次的照片,是他提供给高仪的。

这个人的妄想太真实了,几乎让高仪相信了,陈果一直在和他谈恋爱,只是因为放不下工作,才不愿意结婚。高仪趁机劝他,她如果赢了,陈果肯定会心灰意冷,就会去结婚了。

但郑持和陈果的交往,让他的幻想破灭了。他故意弄破了水管,制造了漏水事件,借此试探陈果和郑持之间是否有“奸情”。印证了自己的猜想后,他绑架了陈果,打算和她一起死在煤气中毒事故里。

高仪是在几个小时后,才得知陈果失踪,她良心不安,便将线索告知警察。幸运的是,警察在最后一刻,救下了陈果。

好在,陈果没有大碍,在医院好吃好喝养了几天,就光荣出院了。出院前,她接到消息,高仪已经被台里开除,目前警方正在调查她和犯罪分子之间的关系,好判定她是否属于共犯。

但这一切,陈果都不再关心。她抬头,看到在厨房里给自己做菜的郑医生,心里快乐得冒起了泡泡。

“郑医生!”

“嗯?”

“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知道。”

赞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