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于喜欢,终于你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所言非言,很开心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以这样的形式和大家见面。

很多朋友都羡慕我有一个好听的书名,确实,《让我先说喜欢你》不仅非常贴合小说主题,而且还有一种年少无谓的青春感。

其实,最开始,我和编辑也为了书名熬秃了头,我取过《你让我着迷》《我是有多喜欢你》《路过你的欢喜时光》《灿烂是青春的诗》,甚至还有一个叫作《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都被PASS(否定)了,好在,最后编辑灵机一动,有了《让我先说喜欢》。

而这个故事,始于喜欢,终于你。

结怨:牵着二哈的少年“惹了我”

看着花千树的背影,楼西气得眉毛一高一低。他楼·比尔盖·西西·茨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人身攻击,此仇不报,他就不是黛城首富的儿子!

宋星语把烤肠分了一根给花千树,就听到有人叫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一个瞪眼咧嘴的狗头就突然跳起来,抢走了她给花千树的那根烤肠。宋星语以为狗要吃她,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扔掉了手里的薯片。

哈士奇抢了烤肠一口吞下肚,也不怕噎着,吃完了就怂怂地躲到楼西身后,但那条狗尾巴跟吃了炫迈一样,摇晃得根本停不下来,像是在赤裸裸地嘲笑花千树“我就是吃你烤肠了怎么样,有本事你来咬我呀”。

宋星语平生最怕两样东西,狗和许律。本想安慰花千树一下,一开口却带着哭腔,好像刚才被抢的人是她:“千树,我再去给你买一根。”

花千树扶她站起来,还贴心地帮她拍掉校裤上不小心蹭上的灰,语气平静地说:“不用了。”

不想下一秒,花千树的目光如刀一般,刀刀砍向楼西:“让他赔。”这是当代川剧变脸第一人呀。

“让他赔”三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威力不亚于“让他死”三个字,楼小少爷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他堂堂一中一霸,黛城最有钱的富二代,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绝对不能在一个才转学过来的小丫头面前丢脸,就是心里慌,他脸上也要装得镇定。

“赔什么赔?陪你坐一阵倒是可以列入考虑范围。”

楼少爷慢悠悠地走过来,也不知道抽什么风,本来两三步就可以走过来的距离,硬是被他走成了戛纳红毯。

花千树觉得她需要净化眼睛。楼西厚颜无耻地自动屏蔽了花千树全写在脸上的吐槽弹幕。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他稍做停顿,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丢进花千树的卫衣帽子里,然后微微弯腰,凑到她耳边,姿态懒散而随意。

“嘴这么毒,吃颗糖甜一甜吧。”

结缘:我的青春=考试+梦想+你

又是那条放学之后的必经之路,两人一边走,一边背课文。多半时候是花千树在说,因为楼西根本答不对题,比如先从语文必考的古诗文默写开始,花千树说上句,楼西接下句。

“问君能有几多愁。”

“孜然铁板烧肥牛。”

花千树决定验收一下今天的学习成果。

“五四运动的导火线。”

楼西曾经在这道题上被狠狠地羞辱过,所以今天抄笔记的时候特别注意了一下这个问题,当花千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楼西终于有一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了。

他颇为自信,还绕了两步,走到花千树面前,张开双臂朗声说道:“五四运动的导火线是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

花千树停下来看他,故意调侃:“不是五一只放三天假吗?”

楼西摇摇头,假装听不懂的样子:“当然不是,我们高三生就应该有高三生的自觉,五一放不放假和我们有关系吗?”

前面就是公园的花坛,楼西一步跨上去,一手叉腰、一手指天,俨然是一副少年豪杰的模样:“花千树,我告诉你,我楼西,一定可以考上鹿林大学的。”

十七八岁的年纪,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做。我们尚未被生活打倒,也未曾打倒过生活,但是我们有梦想,我们敢冲,敢拼搏。灯光下,少年的身姿挺拔颀长。

花千树背着书包,穿着蓝白色的校服站在下面仰头看他,半晌,露出一个笑容:“楼西,我们一起考鹿林大学怎么样?”

少年的眉眼如朝阳,璀璨而艳丽,楼西朝花千树伸出小拇指,在半空中勾了勾:“好啊,花千树,我们一起考大学。”

不是结局的结局:原来是你,终会是你

那一天,楼西没有回家,他在花千树的家里坐了一夜。第二天,他照常去了滑雪场,事先定好的计划果然出了不少差错,不过幸好花千树没看到,不然肯定会笑话他的。

那几天,所有的一切照常进行,楼西依旧是每天早上七点钟出门,买了两份早餐,走到小花园坐一会儿,然后七点半准时往车站走,刷卡上车,八点准时进校。一切都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就好像花千树还在一样。

直到后来,每一次月考,再也看不到花千树的名字,放学的必经之路上形单影只,复仇者联盟小组再也没有聚齐,他才意识到,花千树是真的走了。

要说有多深厚的感情,都是十七八岁的孩子,对情感的世界懵懂无知,自然谈不上多轰轰烈烈,谁离开了谁,还不是太阳照常升起,他依旧这么生活。

话是没错,楼西也曾经在深夜睡不着的时候这样安慰自己。可是每当闭眼入梦,他想见到的便是那个答应了和他一起滑雪,最后却一直没有出现的人。

起先他只是觉得不甘心,心里不乐意,就跟被什么压着一样,他尝试着告诉自己没关系。后来所有的不甘心、遗憾、不乐意,统统化成了执念,尽管深藏在他心里,却总有那么一天,在特定的环境下,积攒多年,一朝爆发。

再后来,宋星语也不再往后面跑了。虽然她成绩进步了,但是没有和老师说换座位,她依旧待在那个被特殊照顾的位子。

周毅杰也没怎么打篮球了,开始专心学习,高三第二学期,他成了班级里面最喜欢问问题的学生。

楼西也收了性子,成了学校“浪子回头”的典范,老师用来鼓励后进生的例子。

花千树离开了,楼西旁边的位子空了出来,一直没有新的同桌,那个座位便空着,可是十分奇怪,没人的位子却十分干净。

教室前面的倒计时一天一天地走着,直到归为零,直到他们所有人参加了一场名为“高考”的考试。

那年夏天,试卷飞了满天,所有人都在诉说着离别,而楼西静静地坐着,看着身边空荡荡的位子,悄悄地说了四个字。

“我喜欢你。”

好啦,回顾了这么多的精彩片段,仿佛又把我带回了写作构思的那段时间,相信大家也更加期待《让我先说喜欢你》了对不对?

原本我期望这本书能在六月毕业季的时候和大家见面,但天不遂人愿,错过了那些好日子。虽然书本会迟到,但是爱情永远不会缺席。就像書里楼西在毕业那年没有来得及亲口对花千树说出喜欢,但多年以后,他们终会重逢。

最后,言言也在准备新书啦,希望我们也能在下一本书相遇。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