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你有理(四)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陈小仙

简介:

暗恋成真系列

高冷学霸VS刁蛮校花

陆真理:“好久不见,学长,哦,不,陈总。”

陈璟:“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天才陈璟,因为天才喜欢追求真理。”

我喜欢你,你也要喜欢我。

这叫礼尚往来。

前情提要:陆真理和张政一起逛完夫子庙后,小心翼翼地给陈璟发了“新年快乐”的短信,少女的心思正在一点点被揭开。新学期开学后,陈璟和林校花的般配让陆真理莫名烦躁,高傲不可一世的陆大小姐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卑。

突然,一声惨叫打破了学校操场的宁静,张政伸出脚绊倒了莫子彬,莫子彬倒下去之前下意识地抓住张政,二人双双滚下了几级台阶。

女生们吓得失声尖叫,没过多久,这边的动静就引来了政教部门的老师,跑过来一看,地上的张政和莫子彬脸上都挂了彩,顿时吓得冷汗不断。

“张政,你干什么?!”

“快点,赶紧送医务室!立刻联系张政还有莫子彬的家长!”

方才嘈杂的操场一下子就回归了寂靜。

地上的血惊心动魄,陆真理到现在手脚都是冰冷的,脑中不断闪现着张政身上受的一处处伤。

他伤得一点也不比莫子彬轻。

“不行,我要去看看。”

陆真理实在不放心,然而走到一半就听到一个声音。

“我替他。”这个声音,带着孤绝和清冷。

陆真理没来由地停下脚步。

体育办主任集结了几个学生在那里谈话,看样子是在找人替张政参加五千米长跑。

只不过,全校谁也不想参加五千米长跑。学习已经很累了,马上又是月考,没有人想给自己找事。

“张政这次伤得不轻,我替他跑。”陈璟面无表情地说完,然后手落进兜里,转身直接就走。

原本各种控诉着张政的领导一下子就安静了。

他们全部看着陈璟,而陈璟只是转过身走开,背影平静,甚至有些傲慢。

“等等——”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我愿意参加!”陆真理迎着微风,几缕秀发微微飘动。

“你?”体育办主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女生主动要求参加?

陈璟清冷的目光投向陆真理。

体育老师有些震惊,他任教几十年,每届的女生都不好带,平时跑个八百米都半死不活,如今居然还有主动请缨跑的?

学校里什么时候卧虎藏龙这么个人才了,他居然不知道?

很快就有人认出了她:“你……是那个从小练咏春拳的陆真理?”

“哎呀,原来是我们学校的女英雄啊!”一位老校领导看到了她,笑眯眯地上去拍了拍她肩膀,“好同学!真是我们的好同学!哪天有机会也让你教教我咏春拳!”

陆真理:“……”

可恶。

要不是张政刚好受了伤,陈璟又不能跑……谁会想来跑这个鬼五千米啊!

挺身而出的瞬间她就后悔了,不过也就那么一瞬,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如果她不代替陈璟,陈璟就必然要自己跑。

“陆真理,你疯了吧?跑五千米!”这个消息一公布,赵倩倩立刻就炸了,“五百米你都不一定跑得了吧?你知不知道到时候要是跑不完,你可是会在全市面前丢人的!”

陆真理当然知道。

她还是H市首富的女儿呢。如果跑不完,别说西林这么多同学了,容酝肯定第一个嘲笑她,还有爸爸的那些朋友、叔叔、伯伯……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暗恋张政?”赵倩倩肉嘟嘟的小脸顿时严肃了起来。

“扑哧——”陆真理没忍住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你说什么?”

“不然你干吗替他?”

“谁要替他了?”

“不是替他是替谁?难道……”

“得了,你甭猜了,要死也是我累死,到时候你就等着帮我收尸好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陆真理向来是个极其好强的女孩子。

要么不做,做了就一定要全力以赴。

从那天起,陆真理几乎每天放学都会去操场上跑步,早上五圈,晚上五圈,反正作业也是浑水摸鱼写的,剩下的时间她都用在“体育锻炼”上了。

就这么连续跑了一个月,市运会如期而至。

学校除了一批要参加的运动员,还可以携带几个“观战”的同学。赵倩倩作为陆真理在西林最好的朋友,光荣地成了啦啦队中的一员,成功地逃脱了一天读书的苦日子。

陆真理运气不好,市运会那天刚好是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原本还算和煦的春日,气温一下子飙到了三十摄氏度。等到五千米长跑的时候已经是整个运动会的最后一个项目,田径场上热得不行,宛如一个大蒸笼。

陆真理在最外道,旁边挤满了围观的同学还有记者,欢呼声和加油声震耳欲聋。

赵倩倩穿着靓丽的啦啦队服装,拿着喇叭扯着喉咙喊 :“西林中学!陆真理加油!”

“陆真理加油!”

“加油!”

陆真理:“……”

还没跑呢,陆真理就被赵倩倩给雷得不轻!这个死丫头居然还带了喇叭,嫌不够丢人是不?等跑完不扒掉她一层皮!

她回头看了赵倩倩一眼,而后者则是对她疯狂地挥手。

陆真理忍俊不禁,然后给了赵倩倩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后转回身准备起跑。

“各就各位!”

“预备!”

“砰——”

枪声响彻云霄,运动员们瞬间如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

陆真理吓了一跳,当初经历了绑架,她本来就有点畏枪,可是更吓人的是这一个个的,根本不像是在把五千米当作五千米来跑啊!全程在冲刺好吗!!!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并没有急着去跟那些人一起争抢,努力保持着自己的节奏。果然,第一圈下来,她已经超过了一半的人。

台下的赵倩倩看得都快激动疯了,尖锐的嗓子一声声地呐喊着:“真理!加油!加油!加油!真理!!!”

第一圈,第二圈,第三圈……

到第三圈的时候,陆真理一直保持着稳定的节奏,已经跑到了第五名。

“那个女生是哪个学校的啊?好帅啊!一直在往前超。”

“是啊,真的好帅!腿长就是好。”场外有人开始议论。

“那个是我的好姐妹!我们是西林中学的!”赵倩倩骄傲地说,“怎么着,帅吧?”

“哈哈哈,原来你们是西林的啊,久仰久仰,学霸学霸。”

赵倩倩一边给陆真理加油,一边跟旁边两个男生聊了起来。然而就在这时,她的目光不经意一瞟,看到了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穿着西林的蓝白色校服,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像是屏蔽了一切吵闹还有浮躁,让人移不开眼睛。

陈璟?

他怎么也来了?

赵倩倩拿着摄像机的手一停,忍不住看着男神那双幽深的眼睛,而他的目光……

“怎么回事?李女侠怎么忽然变道了?”

就在赵倩倩走神的几秒钟里,陆真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超过了第二名,这时候已经是第九圈,距离终点还有四百米。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的速度都已经慢了很多,一半的人退出了赛场,剩下的一半不知道被落后了多少圈。

至于陆真理,正和人称“李女侠”的第一名相互胶着着。

李女侠是隔壁京西中学的,如果说西林是全市第一名,那么京西差不多就是全市最后一名。学校里面全部是不怎么爱读书的学生,校风很差。据说,莫子彬就跟京西中学的几个地头蛇走得很近。

而这个“李女侠”,是市运会连续三年的女子长跑冠军,体能强大到了恐怖的地步。

“真理!”

赵倩倩看到陆真理的脸色已经苍白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嘴唇上一点血色也没有。

烈日高照,即便是她一动不动地躲在树底下都热得浑身大汗,更别提陆真理已经跑了十圈。

赵倩倩一下子慌了,只见一个弯道上,陆真理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想要超过去,谁知道“李女侠”直接堵死了她的路。

陆真理没有看到“李女侠”伸出来的脚,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在地。

“陆真理!”

整个西林的人都愤怒地喊出声,可是那一幕看到的人很少,“李女侠”很快加速朝终点跑去。

距离终点,还有一百米。

人的体能达到极限的时候,一旦倒下去,就很难站起来。陆真理眼前一黑,顿时觉得整个地面都开始左右摇摆。她知道自己已经处于大脑缺氧的状态,但还是咬牙强撑着想要站起来。

赵倩倩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真理,你别跑了!医生,医生!快过来!”

可是陆真理居然强撑着站了起来,继续向前奔跑着。

就在“李女侠”马上就要越过终点的一瞬间,她感觉到身后有一阵风袭来。

陆真理触及终点线的那一秒,两眼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第一名,西林中学!二十三号陆真理!”

“太好了,太好了!”

“我们学校居然拿了长跑的金牌!!!”

“借过!”兴奋和狂欢之下,一个声音冷静地响起,甚至有些冰冷。

陈璟穿越人群来到了陆真理身边,一直到他出现在跑道上,所有人才反应过来——陆真理昏迷了!

赵倩倩这才从狂欢中缓过神来:“真理!”

只见一道清瘦的身影迅速蹲下,陈璟就这么当众把她抱起来离开了现场。

医院

病房里光线昏暗,陆真理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一个清俊的侧影正坐在不远处看书。起初她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直到听到少年好听的声音真真切切地传入耳朵。

“你醒了。”

“呃……”

居然是陈璟。

“你怎么在这里?”

陈璟合上手里的书,他正在看一本叫《实用X射线光谱分析》的书。

“跑到脑缺氧休克也要拿第一名,陆同学,我该说你是自尊心强,还是说你践踏生命呢?”

“我……”

陆真理一句“还不是为了你”几乎脱口而出,硬生生又给憋了回去。

“我就是看不惯那个什么‘李女侠的卑鄙行为。”

“那就是自尊心强?”

“谢谢夸奖。”

“她已经被取消比赛资格了。”

“你说什么?”

陆真理有些惊讶,那个人……不是说是蝉联好几年冠军、大名鼎鼎的吗?

“以前是没有哪个女生追得上她,所以大家都没看出来她是那样的人,今天你出事了,她直接被除名了。”

“原来如此……”

陈璟轻描淡写地说着,陆真理却不知道事实到底如何。

事實上,陈璟亲自把陆真理抱上救护车后转身就给裁判团打了电话,向来清冷的少年第一次动了怒火,刚好西林这边别的学生也在说“李女侠”犯规的事情,经查证,直接取消了她的比赛资格。

“你好好休息。”说完,陈璟拿着那本厚重的黑色书起身欲走。

陆真理看着他的背影,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身下的床单。

“谢……谢。”

虽然后来昏迷了,但她还是依稀记得。

当时,是他第一个过来看她、把她从地上抱起来的人。

那时她以为自己快要死了。

昏迷之前,她自嘲地笑着,对他说:“我摔倒了,是不是很丢脸?”

他却说:“不,你很勇敢,今天你是最勇敢的。”

陆真理拿了五千米长跑冠军的事情瞬间在西林炸开了锅。

其过程的艰辛和她的顽强感动了无数人。

就连各班班主任也在自己的班级里各种宣扬,校长在升旗仪式上更是赞不绝口。

但是,学生之间最津津乐道的却不是她拿了第一名这件事,而是她和陈璟的关系。

那天,不知道是谁在现场拍到了陈璟抱着她去医务室的照片,她的手“有意无意”地搂着陈璟的脖子,这张照片被贴在了校园的贴吧上。

“哇,这不是高一年级的那个女生吗?平时跟张政走得很近的那个?”

“我早就看她不爽了,这一看就是假摔,还故意把手搭在男神身上,好恶心啊!”

流言四起,很快就传开了。

有人说,她是因为暗恋陈璟才会替他参加五千米长跑,而陈璟是因为愧疚才会送她去医务室。

也有人说她是故意摔倒装晕勾引陈璟,还有更难听的,说看她经常跟张政还有另外几个高年级的男生出入网吧。

“散播这些谣言的人是什么用心啊?他们有种也去跑五千米啊!气死本小姐了!”赵倩倩义愤填膺。

陆真理虽然郁闷,但也不准备跟他们一般见识。

“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这世上人那么多,如果随便被说两句都要那么在意,做人也太累了。”

陆真理作为首富之女,从小没少受这种流言蜚语的困扰,因此她现在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

“请问高一(1)班的陆真理在吗?”就在这时,班级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我就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陆真理走到门口,看见外面站着几个高二的学姐。

陆真理快速地扫了一眼,这些学姐脸很生,一个个看起来气场蛮强,感觉来者不善。

“你跟我们来网球场一趟。”

陆真理一言不发,回头看了一眼赵倩倩,还是决定前去。

“等等,真理,我跟你一起去!”

赵倩倩大概也看出来情况不对,跟了过去。

网球场。

这时正好是大课间,网球场上没什么人,陆真理走过去就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一个女生正站在中间哭。

“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群中,正在哭的女生露出了脸。

陆真理看到她的脸后有略微的讶异,唇红齿白,仙气飘飘,这不是校花林若茗吗?

她怎么了?

“快给我们若茗道歉!”一个女生对陆真理喊道。

陆真理一头雾水:“我怎么了?”

“你还装傻是不是?”

一个比较偏激的女同学走过来推了陆真理一把:“难道不是你把若茗管理的班费给偷走了?我们昨天明明亲眼看到了,是你进了我们教室!”

“你说什么?”

陆真理迅速回忆了一下。

昨天,语文课代表跟她说,让她把默写的作业放到隔壁班级语文课代表的桌子里,她也不知道那张桌子是林若茗的,没想那么多,进去后把东西放下就走了。

陸真理慢慢地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她们早就策划好的。

她们想陷害她。

“真是厚颜无耻的小偷,连班费都偷!说,你到底为什么要陷害我们若茗?”

眼前有十几个女生咄咄逼人地看着陆真理,而赵倩倩站在一边气得脸红脖子粗:“你说我们真理偷钱,你们有证据吗!”

“我们大家都看到了,难道还想耍赖?”

“你——”

赵倩倩还想说,陆真理却伸手拦住了她。

她扬起嘴角,脸上的笑容有点凉,语速依然很慢,很冷静,带着与生俱来的教养和气场。

“林同学,请问你管理的班费,一共多少钱?”

“全班四十个人,每个人五十元,一共两千元。”

“所以,整整两千元现金,你就放在抽屉里,对吗?”

林若茗大概没想到陆真理居然会问得这么仔细,泪眼婆娑地反击:“我放在书包里保管得很好,本来打算放学后存到银行里,没想到我一出门钱就丢了。”

“每个班级都是有监控的,林同学,不知道你在认定是我偷钱之后,有没有去看监控?”

“你既然想好了要偷钱当然躲开了监控,你以为我们傻吗?!”有人喊道。

“是啊,偷了钱还要狡辩,真无耻。怪不得干得出勾搭陈璟的事情!”

陆真理这下完全明白了。

这些人,针对她,原来是因为陈璟。

她嘴角的笑更加冷了几分。

“看来你们没查过监控啊……”陆真理笑了笑,“也好,那么我们现在就一起去监控中心看一下好了,反正我看各位也闲得很,应该没有问题吧?”

林若茗没想到陆真理真的要去查监控,但是她也不慌,这一切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学校的摄像头只有考试的时候才会开,平时又不会开,看了又有什么用?”

其实陆真理只要爆出自己的身份就完全可以洗脱罪名,首富的女儿,又何来的理由偷钱?就算闹到老师那里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她会偷钱,虽然这些无脑的女学生不知道她是陆振飞的女儿,老师们却一个个心知肚明。

但陆真理像是来了劲,她从来不是好欺负的性格,既然有人找她麻烦,她就要亲自解决“麻烦”。

“别呀,林校花,去都没去,你慌什么?”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若茗还会自己私藏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们可以告你诽谤?”

“哦,看来你们也知道啊。”陆真理眯着眼睛笑了,嘴角的笑意含着几分讥诮,网球场非常安静,她直接笑出了声,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格外肆无忌惮。

“如果证明我没偷钱,今天指证我的各位,将会收到一封律师函,怎么样,嗯?”

律师,谁没有啊?

要说是钱,她更不缺。

不知道是这句话太有分量,还是陆真理说这句话的时候气场太强,方才还装腔作势的几个人瞬间就没了气势。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人的步子没来由地后退。

只有一个脑子不太好使的人站了出来:“律师就律师,真是吹牛不打草稿,你请得起吗!”

“你可以试试呀。”陆真理的笑容愈发冰冷。

林若茗此时的脸色格外难看。

陆真理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她,上前一步,扯出一个笑。

“林校花。”陆真理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她们听得到,“身上的光环已经够多了,就要爱惜自己的羽毛,否则……”

陆真理笑了笑,继续说:“有些不好听的事情传出去,实在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形象,你说呢?”

林若茗瞬间脸色煞白。

陆真理满意地看着林若茗的反应,后退了两步。有别于林若茗的娇小玲珑,她个子很高,身形清瘦,完全把林若茗的气场压了下去。

陆真理懒得跟她们废话,转身就要走。

就在陆真理转身的时候,一个网球朝她急速地飞了过来。

陆真理被撞得一个趔趄,人群中顿时一片哄笑。

“不好意思,我跟莫子彬一样,打歪了,小妹妹。”

陆真理回头看到一个高年级的女生正拿着网球拍,脸上一副得意扬扬的表情。

陆真理压抑了很久的怒火终于再也压不住,她直接大步上前冲过去就要扯对方的头发。

然而还未等到陆真理碰到那个女生,从不远处飞过来的一个篮球精准地击中了对方的侧脸。

女生立刻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她跌坐在地上,嘴角甚至溢出了血丝。

“你打球不长——”

那女生哭着朝球飞过来的地方喊道,可话还没说完,就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陈璟的目光冷若冰霜,只是简单的一个眼神,就让一群女生全部乖乖闭了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太冷了。

陆真理从来没见过这么冰冷的陈璟。

接着他又抛出冰冷到极点的一句话:“帮我把球扔回来。”

这句话,是对陆真理说的。

陆真理愣了整整两秒钟才回过神来,她“哦”了一声,弯腰帮他把球捡起来,扔了回去。

陈璟一把接住球,然后连看都没再看这边一眼,又重新回到了篮球场打球。

在片刻的惊愕后,几个人才走过去关心那个被打倒的女生。

“你有没有事?”

“我们送你去医务室吧?”

陆真理离开嘈杂的人群,她现在整个人处于大脑一片空白的状态。

心,跳得好快。

刚才,陈璟……

他是故意的吗?

“天哪,男神也太帅了吧!”

同样回不过来神的还有赵倩倩:“天才就是不一样,隔着那么远球还能扔得那么准……那个女生真是活该,老天爷都在惩罚她!”

真的是老天爷在惩罚她吗?

还是……

有人故意而为之?

算了,不想了。

陆真理把这些让她小鹿乱撞的想法收起,逼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黑板上的宾语从句上。

可是无论她怎么逼自己,都无法专心听课。

网球场上陈璟在她孤立无援时凭空飞来的那一球……于她而言,仿佛一支锋利而迅疾的箭,如此不可抵挡地、猝不及防地——

射中了她的心。

第四章 步步是蜜糖

周末,赵倩倩约陆真理去逛街。

约的时间是下午,在那之前,陆真理决定先去医院看看张政。

张政在本市最好的医院最好的病房里,用他在短信里的话说,就是“五星级的硬件”“八千元一晚的软件”。

起初陆真理还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直到她两脚踏进病房,看到床上一只手打着石膏,还不忘疯狂给旁边一个长相不亚于明星的小护士抛媚眼的某人,脸瞬间就黑了。

大概是感受到她的眼神太鄙夷,張政看了过来,瞬间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提起来了:“霸王花!你来了,来,快过来!”

“你再喊我一句霸王花试试?”陆真理作势就要把身上的包包扔过去。

张政惨叫一声:“别、别、别,我怕疼……”

“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是不是得你先跟我交代啊?你替陈璟跑五千米,然后陈璟背你去医务室又为你打了我女神的朋友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陆真理咬牙切齿:“张政,你以后要是成绩太差找不到工作就去当狗仔好了!”人不在学校消息还这么灵通,真是大写的一个“服气”。

“那是,关心我的小学妹可多了,喏,每天排队来看我。”张政说完朝一旁的沙发上努了努嘴。

果然。

沙发上放着一筐筐水果、一盒盒巧克力、一束束鲜花……

陆真理翻了个白眼。

“莫子彬那天说你早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什么?”

“你记不记得刚开学那个月,有一次陈璟被人堵截?就是你一战成名的那次。”

“嗯,就是害我被黑了这么久说我学过咏春,然后被你叫成霸王花,是吧?”

“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找陈璟麻烦的那些人,就是莫子彬派来的。”张政说。

“你说什么?”陆真理有些惊讶,“莫子彬干吗找陈璟麻烦?脑子有泡?”

“大概是真的有泡。不过他打陈璟,是因为陈璟是我的发小。”

陆真理:“……”

何止是脑子有泡那么简单,简直是没有脑子。

“然后呢?所以他拿球砸我,是因为我跟你走得近了?”

“嗯。”

“我老奶奶都不扶就服他……”陆真理简直醉了,过了一会儿,又想起什么,问,“所以你们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张政向来阳光开朗的双眼那一刹闪过阴鸷。

“他是我名义上的弟弟。”

“什么?!”陆真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离开病房以后,已经是下午三点一刻。

陆真理觉得自己好像无意间撞破了什么秘密,有点茫然,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原来张政全家早年就移民美国,看得出来,他家境十分优渥,只是他年幼时父母已经离婚。母亲去了欧洲,父亲另组家庭,并没有把他带在身边。

张政从小在美国的贵族全寄宿学校长大,而莫子彬,就是他爸爸现在这位夫人和前夫生的儿子。

张政和莫子彬二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有法律关系,从小势同水火。所以,张政说莫子彬是他名义上的弟弟。

只不过,莫子彬的亲生爸爸是个赌鬼,就算莫子彬的妈妈嫁给了张政的爸爸,除了经济待遇和张政等同,但身份上莫子彬没有改姓张。

因此,在最叛逆的年纪,二人对彼此、对他们“共同”的家庭都恨之入骨。

百货商场。

赵倩倩比陆真理早到一些,先逛了起来。

陆真理找到赵倩倩后,赵倩倩拉起她的手:“真理,你今天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姨妈来啦?”

“没有。”陆真理说。

她只是听到张政的故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没想到,这世上,并不是只有自己家庭不幸。

列夫·托尔斯泰曾说,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她想,她和张政,可能就是各有各的不幸、彼此又惺惺相惜的两个灵魂吧?

“没来就好,一会儿我们去吃哈根达斯!我攒了一个星期的钱呢,呜呜呜。”

陆真理看着她一脸期待又幸福的样子,温暖地笑了笑:“好。”

然而刚走出商店,一个身影让陆真理的笑意瞬间僵在了嘴角。

赵倩倩先她一秒尖叫出来。

“哇!那个不是我们市首富的老婆、著名舞蹈家容女神吗?我在电视上经常看到她,真的好像啊!真理,你看是不是,是不是?”

陆真理的脸色冷了下来。

容酝,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她戴着一副墨镜,正在一家世界顶级的奢侈品店里大肆揮霍。赵倩倩从小学舞,早就把容酝视为自己的偶像,直接冲了过去。

陆真理的眼神更冷了。

“容女神!”

赵倩倩气喘吁吁地站在她旁边,拿着一个粉红色的本子和一支笔,脸蛋红扑扑的,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她这副娇羞的样子,还以为她是在表白。

“可不可以请你帮我签个名呀?”

容酝起初被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红唇勾起最官方的那种笑:“可以。”

说完,她在本子上签了一个名字。

“谢谢,谢谢!”赵倩倩疯狂地鞠着躬,比考试考了满分还要高兴,蹦蹦跳跳地走了。

容酝有意无意地朝她跑去的方向瞥了一眼,看到了不远处站在原地,目光清冷的女孩子。

空气中,四目相对。

下期预告:陆真理偶遇容酝,将会发生什么?与此同时,陆真理和父亲的矛盾也迎来了曙光。在张政的点拨下,陆真理醍醐灌顶,突然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在青春肆意的年纪,找到心灵的归属地,这是初夏最好的礼物。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2020年《花火》04A!

赞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