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世界捧给你(一)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鹿仙贝

简介:

神颜击剑手VS“小哭包”实习生

初乔:“可能每个人都有一厢情愿的时候,然后愿赌服输。”

虞弋尘:“我们不一样,我们两相情愿,而后两情相悦。”

我只想把世界都捧给你。

2019年3月,A市体育馆。

初乔盯着自己胸前的实习工作牌,一脸兴奋地开始在手机屏幕上敲字。

花花幼稚园:“这是我应聘成功以来第一次做击剑比赛的后勤人员!”

花花幼稚园:“我觉得自己现在兴奋得想要上天。”

花花幼稚园:“我看看能不能拍一些击剑比赛时的照片,等会给你发过去!”

她正在聊天的对象是她网友,网名“空”,真名虞清清,跟她的偶像一个姓氏。

或许就是这个原因,初乔觉得自己和对方一见如故。

两人最初是在击剑论坛相识的,当时论坛内正在热烈地讨论新晋黑马陆子虚究竟能否跟击剑神坛上的虞弋尘决一雌雄。

虞弋尘,当代中国击剑金字塔尖上的人物,拿下过无数击剑赛事的冠军,凭借过硬的实力收获了一批忠实粉丝,又凭借宽肩窄臀的身材和俊朗无双的容貌收获一批女粉。微博千万粉丝,虽然一年到头也发不了几条,但不妨碍热情的粉丝每天在微博驻守,等他心情好的时候随手发一条。

作为虞弋尘的脑残粉,哪怕陆子虚就坐在自己旁边,初乔仍然义无反顾地站在了虞弋尘这边,而当时跟她战斗力齐肩的人便是“空”,两人相见恨晚,从此互称姐妹。

然而在初乔发出土拨鼠尖叫时,虞清清却半晌没有回应。恰在这时,市体育馆的前辈喊她过去干活,她慌忙收了手机,应声去后台帮忙,为接下来的赛事做最后的赛前准备。

就在她将手机塞进衣兜里后,她的屏幕一亮。

空:哇!好棒啊!乔乔真厉害,我等你的照片哟,啾咪!

男人慢条斯理地打下“啾咪”两个字后,盯着手机屏幕半晌,总觉得有些不够,思索片刻,他从自己的表情包里面挑了一张“胖熊比心”的表情包发了过去,这才按下锁屏键。

似乎很少见男人发那么多字的信息,旁边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年有些好奇,探着脑袋一脸求知欲:“老大,你在跟谁发消息啊?”

莫非是嫂子?

后面一句话男生没敢说,只是眼神说明了一切。

男人斜了他一眼:“准备得怎么样?”

“感觉良好,肯定能来个开门红!”

“谁问你这个,”男人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我是问让你带的东西怎么样?”

少年挠了挠脑袋,手忙脚乱地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个猫咪布偶,又掏出来一件红色圣诞装:“带来了,只是我不知道要怎么给它穿上,怕把衣服扯坏了。”

根据心情和天气随身带玩偶和衣物是男人的习惯,只是他刚刚回国又有活动,便让自己的队员帮他从柜子里拿了一下。

“我自己来。”

男人接过猫咪布偶和衣服,正准备给它穿上时,突然迟疑了。

他眯了眯眼,语气无甚起伏:“你拿错了。”

“怎么会拿错?”少年有些慌张,“白色猫咪布偶,我对着你发给我的照片拿的。”

“我让你拿的那个布偶胡须是伸出来的,这只胡须很短。”简单陈述完事实之后,他面无表情地在镜子里看向少年,“你脸盲?”

“……”

少年一时语塞,以等会儿就要上台比赛为借口匆匆离去。

被单独留在后台的男人盯着那只猫咪布偶看了半晌,开始认命地给它穿衣服。

另一边,初乔听从前辈的指令,将一箱水搬去后台。

等会儿选手们下台,剧烈运动后一定会感到口渴,而她身为后勤人员,工作任务就是一定要让今天来参赛的运动员们感到宾至如归。

距离正式比赛开始还剩下五分钟,一般这个时候运动员们已经开始候场,所以初乔不假思索地抬腿弯腰,用自己的下巴固定好那箱水后,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拧开了后台休息室的大门。

虽然是市体育馆,但毕竟是存在了十几年的老馆,设施比较陈旧,同时也意味着休息室的面积不会太大。

所以初乔一眼便看见了后台侧坐在沙发上的虞弋尘。

真实且鲜活的虞弋尘。

常年运动让他拥有着绝佳的身材,个高腿长不说,偏偏上天还赏赐了一副好皮囊,眉眼精致,鼻梁高挺,举手投足间都优雅至极。平常上电视新闻就已经拥有一大票颜粉了,可眼下真人竟比照片上还要好看。

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偶像会出现在这里,初乔愣在原地。

她怀中的那箱矿泉水没有塑封,此刻争先恐后地滚落一地。

被噼里啪啦的声音惊醒,她的视线顺着矿泉水瓶一路滚到男人脚下。

曾经初乔也幻想过看见偶像的场景,在幻想中,她有可能是买了票去看他比赛,有可能是成为市体育馆的经理来接待他,甚至是她自己开了一家体育馆,而后邀请虞弋尘来剪彩。

她幻想过很多种场景,唯独没有预料到会在后台遇见虞弋尘。

这天市体育馆的确举办了击剑比赛没错,可请的大多是少年击剑运动员或者即将退役的击剑运动员,最厉害的也才在全国少年击剑比赛中夺得季军,跟虞弋尘的段位相差不是一星半点。

初乔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才局促地迈着步子走过去,站定在男人面前。

“您……您好……”磕磕巴巴说了两个字之后,她半晌没能发出声。

似乎这一瞬间丧失了语言功能,急得她面红耳赤。

虞弋尘抬起眼,看向面前從脸红到脖子的小姑娘,挑了挑眉,难得耐心地等她开口。

等了大约十秒,他耐心尽失,继续给自己的玩偶穿衣服。

圣诞装已经套在了玩偶的身上,但这套衣服的灵魂是帽子。

初乔这才注意到虞弋尘的手上捏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纯白色猫咪玩偶,他此刻正在……正在给玩偶换衣服。

当初乔重新走到前场的时候,第一场对决已经正式开始。

同期的实习生冲她热情地招了招手:“快来,快来,第一场就有AT俱乐部的苏……苏……”

看对方绞尽脑汁仍没有要记起名字的模样,初乔自然而然地接口:“苏裕。”

苏裕便是AT俱乐部刚刚招收进来的可塑少年,这次比赛他对战的是程浩,程浩虽然临近退役但曾经也有所名号,被粉丝称为“快剑手”。

一般而言是不会让少年和成年选手对战的,因为发育的问题,身材上也会有一些差距,不算公平。

不过苏裕发育良好,也马上就要往成年组发展,提前对决也不是什么坏事,AT经理也是为了综合考量一下苏裕的水平和优缺点,才答应了这场比赛的邀请。

随着裁判哨声响起,双方立刻进入了比赛。

程浩进攻猛烈,在短短的时间内连续刺中对方两次,场内顿时一片唏嘘。

同期的实习生悄悄扯了扯初乔的衣袖,神情紧张:“才八秒钟,这样对战是不是太欺负苏裕了?”

而整座体育馆内,像她这样想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从体型上来看,苏裕和程浩相差很大,一个体态纤瘦,一个壮实,看起来足足有对方的两倍那样高大。

程浩看起来笨重,动作却分外灵活,一个挑腕再加一个直刺,两分到手。

“不一定,程浩现在出手有些鲁莽。”初乔摇了摇头,“他太轻敌了,赛前肯定没有好好做过功课。”

在她说话间,程浩继续快速出击,虽然没有起手那样迅速,但又得了一分。

同伴狐疑道:“你是不是把两个人的名字弄反了?”

明明现场的状况看起来像是苏裕束手无策。

“没有。”初乔摇了摇头,眯眼看向赛场,剑道上的两人一进一退、一守一攻,花剑的剑身在空中不断晃出银色剑花。

比分牌上,程浩已得7分,而苏裕还是可怜的零分。

可她看得清楚,两人挪动间的步伐在她眼里似乎慢放,让她可以清晰地得出一些数据——程浩的进攻明显慢了下来,相反苏裕似乎一直在诱导着对方进攻。

随着观众席上激动的欢呼,程浩又得一分。

击剑比赛中的单人赛,谁先拿到十五分谁便胜利,而苏裕现在一分未拿,显然胜负已定。

在比分相差甚远的情况下,大多数人便心灰意冷,哪怕能打起精神,比赛的节奏也早已被对手掌握。

在程浩得了八分时,初乔却冷静开口:“如果程浩不能调整好自己的步伐,那么这场比赛几乎到此为止了。”

“从刚刚开始你就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后排的观众席上似乎有程浩的粉丝,听着初乔讲解了小半场后异常愤怒,“你没长眼睛?绝对的优势看不见?就这样还解说赛事,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一个体育馆的实习生而已。”

初乔瞥了身后的粉丝一眼,挠挠头后却没有停下自己的分析:“程浩,参加过的大小赛事共计3216场,第一手为直刺的可能性达87%;苏裕,参加过852场赛事,防守型选手,喜欢观察对手后再发动攻击。”

她话音未落,场上的苏裕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进攻干脆利落,刺中了程浩的腹部。

“他的反攻率高达93%。”

苏裕往前探刺一击。

“反攻失分率为15%。”

苏裕挡开程浩刺过来的剑。

“第二次选择侧身反攻加后退反攻的概率為——”

苏裕漂亮地侧身反击,刺中后退引诱程浩前进,再次反攻。

“百分之百。”

她每说一句,台上的苏裕就像听到了一般进行攻击,预测竟然毫无偏差。

不远处,不愿待在经理位引人注目的虞弋尘抬了抬帽檐,淡茶色的瞳仁偏转,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后排的粉丝目瞪口呆地看向剑道,可就如面前那个小姑娘所言,以“快剑手”著称的程浩在少年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原本以为是一场表演赛,却出现了大反转。

苏裕最终赢得比赛。

似乎是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程浩的粉丝瞥见初乔胸前的工作牌,恼怒地大吼:“你们是不是提前就安排好了?”

他的声音不小,引来周围人纷纷侧目。

体育馆的经理也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走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了解到前因后果之后,他瞪向初乔:“还不向这位先生道歉?!”

“凭什么是我道歉?”

“你还问凭什么?!你想不想继续在这里干下去了!”经理指了指她的工作牌,“你是后勤人员,不做自己的工作,跑来这边偷懒,还乱七八糟地胡说,影响观众的观赛体验,你要真有那个本事,怎么不去做分析师?”

初乔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

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旁边就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她没有说错,程浩和苏裕都带着格外强烈的个人风格,并且程浩这次有些轻敌,进攻激烈却没有顾全局。”

熟悉的嗓音让在场的人全部僵愣在原地。

是虞弋尘。

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过来,经理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我应该不算外行吧?”见没有人吭声,虞弋尘淡淡补充道。

“您说笑了,您如果是外行,那就没有内行了。”经理觍着脸笑,“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会好好处理的。”

经理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再去指责初乔。

那名粉丝也没了之前嚣张的气焰,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个本子,激动地看向虞弋尘:“能请您给我签个名吗?”

初乔望着那个本子,联想到自己的电子签名,一瞬间眼睛都快嫉妒红了。

虞弋尘偏头望了一眼满脸嫉妒的小姑娘,没有接过本子。

“老大!”

不远处传来一道阳光爽朗的少年声音。

苏裕赢了比赛后,一眼便望见台下虞弋尘的身影。

像大部分年轻的男生一样,他身上充满着活力,眉眼间难掩刚刚胜利的激动:“你看到我刚刚的比赛没?帅不帅!”

“帅?”虞弋尘顺着声音看过去,挑了挑眉,“苏裕,参加852场赛事,反攻率93%,但凡程浩今天不轻敌,赛前做了一丁点准备,调查了你的资料,你用那么大的分差来做前期观察就等同于放弃比赛。”

这些数据刚刚出自初乔之口,现在从自己的偶像口中说出,让初乔情不自禁地红了脸。

而另一边,苏裕原本赢得比赛的激动被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少年心性让他忍不住嘟囔道:“哪有那么严重?况且谁能调查得那么详细。”

“谁?”虞弋尘哼笑一声,眼神撂在她的身上,“我坐在观众席听来的,一个观众都有可能记住这么详细的数据,你凭什么以为对手不会调查?”

苏裕哑口无言,乖乖跟在虞弋尘身后,往俱乐部走。

见他们准备离去,初乔慌忙跑了两步,拦在他们面前:“那……那个……”

虞弋尘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望着她。

他眉眼深邃,看着人的时候,似乎眼底便只盛着这个人的身影。

初乔的心跳漏了两拍,讷讷开口:“谢谢你今天帮了我。”

一秒、两秒、三秒……

迟迟等不到回复,初乔仰头望去,发现男人眼底带着些疑惑。

他问:“你是谁?”

“……”

“抱歉,我有轻微的脸盲症,记不住脸。”

原本跟在虞弋尘屁股后面乖乖反思的苏裕闻言,眉眼止不住地抽了抽。

脸盲症?

谁?

如果苏裕没记错,他们家老大刚刚在后台还因为猫咪玩偶的胡须长短,面无表情地问他:“你脸盲?”

就这样一个人,谁会信他是脸盲啊!

不管别人信没信,反正初乔是信了。

当天晚上,她便将自己的经历仔仔细细地跟自家好姐妹讲了一遍。

花花幼稚园:“我哭!”

花花幼稚园:“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人!实力强悍,人品还好,今天要不是他出声,我可能会被经理冤死。”

花花幼稚园:“唯一让人心碎的是他有轻微脸盲症。”

花花幼稚园:“也是,人无完人。”

…………

收到这些消息的时候,虞弋尘正在请俱乐部的成员吃饭,算是正式欢迎新成员苏裕的加入。

结果他根本来不及回复,便看见自己的聊天屏幕上瞬间被对方的对话框给侵占。

他单手在菜单上选着菜品,沉默片刻,随手扔了个“星星眼”的表情包发了出去。

自从聊天小姐妹有了“实体”,他扮演“虞清清”似乎就不再那么得心应手了。

看着那张表情包,在楼下小卖部大采购的初乔终于发现自家姐妹的不对劲。

花花幼稚园:“你怎么啦?”

空:“为什么这么说呀?”

虞弋尘盯着那个“呀”字看了半晌,而后面无表情地撤回消息,重新打字。

“空”撤回了一条消息。

空:“怎么这么说?”

花花幼稚园:“你撤回了什么?”

花花幼稚园:“就是语气和感觉,总觉得你有什么心事。”

一语中的,虞弋尘的确有心事。

从来没有想过要“面基”的网友突然出现在眼前,没有比这件事还大的事了。

而那头,初乔还想着询问原因,而后对症下药地安慰安慰小姐妹。

见她语气认真,一副想要刨根问底的模样,还没想过要告知真相的虞弋尘随手编了个理由,企图让对方闭嘴。

空:“失恋。”

聊天框终于安静了两秒。

明明如愿以偿,结果迟迟没有听到震动声后,虞弋尘不适应地瞥了一眼屏幕,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瞎编了这个理由。

万一对方进一步询问分手原因和恋爱对象,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编个能圆过去的谎言。

幸好初乔也没再追问。

她发了一张满是零食货架的照片过来。

花花幼稚园:“那个男人没眼光!我们清清这么好还不懂珍惜。”

花花幼稚园:“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等我暴富了养你!”

虞弋尘手一顿,眼底忍不住染了三分笑意。

空:“就用这些零食?”

花花幼稚园:“没错!”

花花幼稚园:“我正在买口粮,等以后暴富了,我有多少包薯片,你就有多少包!”

虞弋尘将照片点开,无意识地扫过那些薯片,视线便定在了照片上方。

那里的玻璃映着街边夜色,还有那些店铺的名称。

如果他的记忆力没有出错,这里离他们所在的私人厨房不远。

他突然有点想去商店买点饮料喝。

他本来就是一个任性的人,虞弋尘自己也承认这一点,于是在脑海中蹿过这个念头时,他便毫不犹豫地起了身。

望见虞弋尘起身,还穿上了外套,苏裕有些奇怪道:“老大去哪?”

“去买饮料。”

买饮料?

苏裕看着菜单后页满面琳琅的饮品:“这里不是有吗?”

“你付钱?”他淡淡地瞥了苏裕一眼,“我突然想勤俭节约一下,不行?”

“……”

苏裕瞠目结舌地望着虞弋尘的背影,低头看了一眼菜单上面的价格,突然吓得一把攥住身旁经理的胳膊:“经理,今天的确是老大付钱没错吧?我才刚签俱乐部,没有什么工资。”

“闹什么?”经理敷衍地拍了拍他的腦袋,在菜单上快速选了一个澳洲龙虾,“安心,每次出门都是他请客。”

虞弋尘拐过一个街口,眯眼看向那家透着暖光的小卖部,迈步走了进去。

小卖部不大,透明的橱窗后面只有三个陈列架,他一眼就看见了蹲在地上撅着屁股挑薯片的初乔。

那姿势跟优雅搭不上半毛钱关系。

虞弋尘挪开视线,随手从冰柜里拿了几瓶饮品,放在收银台上:“老板,结账。”

听到熟悉的声音,初乔动了动耳朵,下意识地抬起头,果然在不远处看见一道高大的身影。

初乔难以置信地瞪圆了眼睛,小步挪了过去:“男神!”

“?”

望着虞弋尘狐疑的眼神,她才回想起来自己究竟说了什么,不好意思地两手搓了搓:“我……我口误……我想说的是偶像!”

见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初乔又反应过来自家偶像有脸盲症,忙重新进行自我介绍:“我是初乔,市体育馆的员工,您今天帮我解围,还在我手机上签了名!”

说着,她就掏出手机,点开备忘录。

孤零零的“虞弋尘”三个字显示在屏幕上。

虞弋尘一边点开付款码,一边收回自己的视线,佯装漫不经心地开口:“啊,我想起来了,是你啊。”

“是我,是我!”初乔美滋滋地开口,“为了感谢您帮忙,今天就我来请客吧。”

“不……”

虞弋尘还没来得及回绝,小姑娘便一下将他撞开,干脆利落地付了钱,付钱之余还不忘跟老板讲价:“老板,我记得你说今天打折,可不许多算我钱哦。”

虞弋尘低头望着手中的饮品,手指摩挲着光滑的罐身,突然开口:“今天下午报出数据的人是你?”

下期预告:初乔得到了偶像的夸奖后兴奋不已,喜滋滋地跟“虞清清”小姐妹分享,并决定要发挥自己的特长。陆子虚出场,和虞弋尘之间又会牵扯出什么故事,敬请期待下期精彩内容!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