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侠和好奇猫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越安安

作者有话说:写这篇文的时候正逢考试周,我抽了两天时间加班加点赶出来了。稿子交了以后,我看着只剩四天的复习时间,想着要自学四门课,觉得未来一片惨淡,“挂科”两个字已经在向我招手了,突然想甩一个表情包——扶朕起来,朕还能学,哭……

这篇文有关梦游,灵感来自我的室友。她虽然不梦游,但喜欢说梦话。某天我因为熬夜写稿睡得比较晚,听见她在我对面那张床上说了一句:你看这块饼又大又圆……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一般都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1

“倒计时三分钟。”

李如欢皱眉沉思,保持身体前倾的姿势已经一分钟了,手中细长的指挥棒指在沙盘上,左右轻轻摇晃,就是没能确定下一步的路线。

一秒钟后,她把三角标从沙盘的山脚挪到山腰,认真道:“A分队可以从山脚往山腰支援,半个小时足够了,B分队应该能撑到这个时候。到时候……”

“应该?你的用词不严谨,已经暴露了你的不专业。”

李如欢很委屈,她本来就不是专业的,但此刻气场绝对不能输!

男生直直地看过来,明明是那么帅气的一张脸,浓眉杏眼,肤白薄唇,但语气之讨嫌让李如欢气得牙痒痒。

她深吸一口气:“B队一定可以撑到这个时候!我们可以保住藏宝图。”

“是吗?”顾褚歪着头,神色淡淡地指向李如欢刚刚撤退的山脚,“那我方甲队可就占了你们不要的地方了,这么一看……”他看着李如欢,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你们队可就一点退路都没了。”

输了……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输得很丢脸。

这是S大新社团——谋略社为了招得成员在路边摆的沙盘,目的是吸引路过学生的注意力。李如欢只是等室友下课的时候太无聊,才过来参加了一局,没想到就碰上了这么……较真的对手。

室友在旁边看了好久,准确无误地做出总结:“我觉得他在针对你。”

李如欢点头:“我也觉得。”

“初次见面就这么敌对,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他看上你了;第二种,你得罪他了。”

顾褚已经接受了下一位的挑战,但气势跟刚才截然不同,现在整个人都散发着友好的光芒。

李如欢不小心对上他的目光,心里咯噔一下。她慢慢挪到人群外围,朝室友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语气深沉:“第一,我们不是初次见面。第二,我是真没得罪他。第三,我帮过他,他却恩将仇报,实在是个小白眼狼。”

2

李如欢的话可一点也没掺假,因为事情就发生在前一天晚上,她再怎么记性不好,也不会忘得这么快。

刚入学一个星期,作为合格的吃货,李如欢在摸清了各大教学楼的位置后,第一时间去找S大出了名的小吃街。

小吃街在男生宿舍楼后面,李如欢去的时候不算早,离宿舍门禁只剩半小时。她只想争分夺秒地买份夜宵而已,偏偏好奇心太重,看见馄饨摊围了三四个其他摊位的老板,似乎是在对桌前的人说些什么,犹豫一秒不到就凑了过去。

“小同学!你吃完东西要给钱的呀!”

“这馄饨汤都喝完了,要不再来一份?”

“小同学,你不能装傻呀。”

……

各种口音混杂在一起,李如欢钻进去,看看几个围着围裙的老板,又看看摊上唯一的客人——那个坐得笔直,虽然长得好看,但眼神涣散的男生。

她学着老板的口音问:“这是怎么了呀?”

在七嘴八舌的解释下,李如欢大概明白了,馄饨摊的老板要收摊的时候,这个男生过来点了一碗馄饨,吃完后就一动不动地坐到现在,既不付钱,也不离开。

“等等。”李如欢觉得有点不对劲,她把手伸到男生的面前晃了晃,男生没有半点反应,目光涣散地盯着空碗一动不动。

她逐渐皱起眉:“有点像梦游的症状。”

察觉到眾人聚过来的目光,李如欢解释道:“我爸是精神科医生,接触过梦游症患者。这样,我先把他这碗馄饨钱给了,再试试能不能叫醒他。如果不能,就只能把他先送回男生宿舍门口了。”

结果,李如欢没能叫醒他,只好领着他先去男生宿舍,准备跟宿管阿姨说明一下情况。

从馄饨摊到宿舍楼很近,但要上两级台阶,李如欢一时忘了旁边的人在梦游,在他上了一级台阶后,提醒:“小心那级台阶有缺……”

男生明显顿了一下。

李如欢愣住了,有个念头从脑中一闪而过,她话没出口,前面的人影像安了加速器一样猛地向前冲,钻进男生宿舍,然后彻底没影了。

凉风中,李如欢很凌乱……

这人应该是离开馄饨摊的时候就醒了,但他为什么要装作还在梦游的样子?她更没想到的是,她为了帮他而错过门禁,求了宿管阿姨好久,才被放进去。而第二天,两个人碰巧又见面的时候,他竟然处处针对她!

李如欢猜想,可能是顾褚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有梦游症吧。既然他不愿意,她也没有多管闲事的习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就好了。

不过,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要解决。

“馄饨钱,一共十块。”

顾褚看着梧桐树下堵着他的女生,微微歪着脑袋,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李如欢叹了口气:“别装了,我肯定没认错,长这么好看的人,我在咱学校没见过第二个。”

突如其来的夸奖让顾褚怔住了,他瞪大眼睛,耳尖有点发红。在李如欢过于直接的注视下,他一言不发地加上了她的微信,并转账十块钱。

李如欢第一时间改了备注——夜游侠。

目睹一切的顾褚:“……”

他提着包就要走,末了,听见背后女生清脆如铃的声音,她问:“我很好奇,你既然想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又为什么刚刚的沙盘比赛跟我针锋相对,让我想不注意到你都难。”

顾褚背对着她停了好几秒,没回答她的问题,一本正经地说了句:“你不好奇不就没这么多问题了吗?”

报复似的,他低头把女生可爱的昵称换成备注——好奇猫,然后举到李如欢的面前扬了扬,嘴角上挑,说:“好奇害死猫。”

李如欢:“……”

小气鬼!

3

顾褚跟李如欢同届,是外语系大二学生。

一周后,李如欢路过外国语学院,在人流量最大的教学楼前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LED屏上,顾褚穿着合身的西装,额前的碎发打理得干净利落,身姿挺拔,虽然听不见声音,但看他的嘴型,李如欢已经脑补了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

这是顾褚参加同声传译比赛的直播视频,旁边的女生已经从他的头发讨论到了领带,说来说去离不开一个“帅”字。

李如欢微微眯起眼睛,显然关注点跟别人不同。

“他很紧张。”

她笃定的语气成功地换来室友的无奈询问:“又从哪看出来的?”

“他一分钟内抿了四五次唇,而且瞳孔放大,眉毛上抬,脸部肌肉紧绷,你再看他的手,还……”

室友捂住耳朵,用“我不听”自我催眠:“大姐!我不想再重温刚才的微表情课了!放过孩子吧!”

李如欢只好摊手:“学以致用。”

玩笑归玩笑,李如欢的话七分真加了三分夸张而已。她不得不猜想,他是因为参加大型比赛,压力太大才导致的梦游吗?

屏幕上顾褚刚刚结束自己的传译部分,微不可见地松了口气,李如欢垂眸,想了一会儿,还是点开微信把消息发了出去。

——当你觉得自己不行的時候,应该赶紧走到人行道上,这样你就会成为一个“行人”。

另一头的顾褚陷入沉思,这是场大型比赛,他前前后后准备了很久。今天因为状态不好,的确有点紧张,李如欢的信息到得及时,他成功被她冷到了。

顾褚顿了顿,回道:不还是一个“步行”的人吗?

那边很快回过来:那就去太行山,成为“太行”的人。

顾褚生生被逗笑了,压在身上的紧张感早就烟消云散,临到下一场比赛上场前,他都下意识地弯着嘴角。

李如欢这边虽然延后了十几分钟,总归还是看见了顾褚的下一场表现——气定神闲,要比上一场好很多。她很自觉地把这一进步归功于自己的冷笑话。

顾褚比赛结束回校这天,李如欢被学院派去大门口接下午开展讲座的知名心理学教授。她举着牌子站在一众学生里,烈日下站了半天只等到一辆客车缓缓地驶进大门西侧的停车区,接着七八个女生从她面前争先恐后地跑过。

鬼使神差地,李如欢就这么举着牌子,跟着人流挤在那辆客车前。

车门被打开,露出顾褚略显疲惫的脸。他看见李如欢的时候,明显眼睛一亮:“你……也来接我?”

李如欢愣了有五秒钟,低头看看自己手里写着“欢迎莅临本校”的牌子,又看看顾褚,扯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我路过。”

就在几秒钟前,她才从周围女生各种吹捧中知道这位外国语学院的高岭之花是今天回校,更巧的是,跟教授到校时间相差无几。

顾褚可没管那么多,他背着包走过来,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欢迎就好,用‘莅临就太客气了。”

“我真的是路过。”李如欢无奈,“不过还是恭喜你获奖。”

“谢谢。”他突然凑近了,“之前的事以及比赛中发的信息,总之,谢谢了。”

没等李如欢回答,他又问:“什么味道的?”

“啊?”

“你正在吃的糖是什么味道的?”

李如欢稍稍转头就能看见顾褚近在咫尺的脸,她一惊,一不小心把嘴里含着的硬糖整个吞了下去,卡得脸红脖子粗。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时候,她看见不远处的校车上下来一个教授模样的人,在校门口张望。

“水果糖是柠檬味的,我还要去接人,先走了!再见,不送!”

李如欢如获大赦,立马跑得没了影。

4

“吃糖吗?”

这句话顾褚一上午问了数十个人,得到的回答无一例外——“吃糖可以,拒绝柠檬味”!

他头脑一热买的一大包糖怎么也送不出去。

他自己剥了一颗塞进嘴里,立马被酸得想流泪。明明李如欢看起来吃得那么开心,怎么会酸成这样!

思来想去,顾褚还是发消息就糖这一话题跟李如欢进行探讨。提及吃的,李如欢像打了鸡血似的,跟他从糖的软硬聊到口味,顺便普及了不同品牌的水果糖的酸度问题。

末了,李如欢问:“你喜欢吃糖?”

“不喜欢。”

李如欢愣了,还没反应过来,那边的消息已经发过来了:“只是想备点糖放在床头,怕以后再梦游找不到吃的又会溜出宿舍。”

这还是顾褚第一次把梦游这件事摆到明面上说。

李如欢没想到,顾褚再一次碰见她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李如欢,能不能帮帮我?”

是时,他眼底一闪而过的茫然与无措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跌进李如欢软化的心里,她连帮什么都没问,几乎是脱口而出:“怎么帮?”

顾褚第一次梦游是在十二岁。那年中考,某天顾爸顾妈发现冰箱里放的前一天煮的玉米没了,而顾褚面对询问时一脸茫然的样子实在不像是说谎,可他嘴角的玉米碎屑真实地存在着。

顾爸顾妈一开始没在意,直到中考前一周的晚上,他梦游被顾爸碰个正着,当时他站在桌边吃苹果,把起来喝水的顾爸吓得不轻。

顾褚看过医生,也吃过药,等再大一点,梦游的情况减轻了不少,至少大一一整年都没梦游过。

直到大二,他为了争取保研资格,参加各大含金量高的国家级比赛,压力一大,梦游接踵而来。

但是……

“我不能被室友发现我梦游这件事。”

顾褚的眼睛里有李如欢看不懂的情绪,他自然而然地说起另一件事。高一那年,他成为住校生没多久,在宿舍里梦游被室友看见了。可能是被吓到了,几个室友找了班主任要求他搬出他们的宿舍。

顾褚的住校生活只持续了一周,因为没有宿舍愿意让他加入而被动成为走读生。

“我在校外租了一间房,近期会住在那里,等什么时候不再梦游了,再搬回宿舍。”

虽然顾褚这么说,但李如欢清楚,这个搬回宿舍的日子很可能遥遥无期。

她眨了眨眼睛:“要我做什么吗?”

顾褚愣了一下:“你就这么答应了?”

李如欢也愣了:“我这句话听着像拒绝吗?”

“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好说话。”顾褚失笑,“哲学家说过,喜欢美食的女生性格都很好,果然没错。”

“我猜这个哲学家还姓顾。”李如欢翻了个白眼,顾褚一开始在她心里清冷又别扭的形象彻底没了。

顾褚让李如欢帮的忙不算麻烦,就是锁门。

他租的房子离男生宿舍远,李如欢只需要每天晚上帮他把门从外面锁上,防止他夜里梦游在室外发生危险。

李如欢有早起跑步的习惯,所以,这个锁门再开门的事情对她而言不过是顺便的事。

“我觉得还差点东西。”

李如欢靠在墙边,看着被大锁锁得牢牢的门,又看了眼窗后的顾褚:“我觉得少了块牌子,上面要写‘内有恶犬,注意安全。”

顾褚显然累了,没接茬,顿了顿才无奈地开口:“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等等。”

李如欢从窗口递进去两三颗红色的软糖,还故弄玄虚地眨了眨眼睛,说:“把这个放在床头,我保证,你吃了,立马能从梦游中醒过来。”

当天晚上,顾褚很晚都没睡着,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剥了一颗怎么看都很可疑的红色糖果放进嘴里。

李如欢在零点准时收到了来自顾褚的信息,只有三个字——李如欢,外加三个感叹号。

李如欢在床上笑得直颤抖,她觉得没告诉他软糖是地狱辣果然是个机智的决定。

一想到顾褚现在气急败坏的模样,李如欢就有种恶作剧得逞的舒畅感,她打算回复: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因为笑得太放肆,她手机一时没拿稳,啪的一声摔在她的脸上。她捂着鼻子哀号好久才泪眼婆娑地去看手机。这一看,整个人愣住了。

她把打到一半的字发出去了——

我就喜欢你。

5

李如欢自出生以来最快的反应就是撤回那条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的消息,她撤回得快,也不知道顾褚看见没有。第二天,她见他神色如常,除了被捉弄得心情不佳外,似乎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李如欢同学,你短短半个小时偷看了我不止五次,是我脸上有花吗?”

李如欢微微有些赧然,耳尖猝不及防地红了,她悻悻道:“哪有!”

说着,她剥了颗水果糖丢进嘴里。

眼前突然出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顾褚理所当然道:“我也要。”

“你要什么味道的?”

“拒绝柠檬味。”顾褚想了想,脸色顿时不好了,“也不要辣味!”

李如欢撇嘴:“挑剔!”

顾褚:?

哪个正常人会喜欢吃酸到爆和辣到喷火的糖?!

一晃过去一个月,几场重要的比赛都比完了,连导师都暗示过顾褚现在争取保研很有希望,可他梦游的情况并没有减轻,他为了方便学习,也暂时住在学校。

圣诞节的前一天,一辆救护车开进学校,李如欢赶过去,看见车里吐得坐都坐不稳的顾褚,眼圈直接红了。

“他……”

“这个女生是你要找的人?”一旁的护士问顾褚,后者虚弱地点点头。

“女朋友吧?先上救护车,具体情况车上说。”

顾褚打着点滴,還没到医院就躺在移动病床上睡下了,护士小声地问:“你男朋友是不是有抑郁症?”

李如欢鼻子一酸,好不容易忍住了,摇了头后就听见护士的下一句话:“刚才他在家吃了两包防腐剂……”

她后面还说了些什么,李如欢全都听得不太真切。她耳边盘旋的只有那句“防腐剂”,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她一听就明白了,是顾褚梦游误吃的。

如果救护车来得不及时,如果他下一次误吃的是别的东西该怎么办?李如欢第一次害怕得不得了。

她不得不去想,顾褚现在没那么大的外界压力,这么频繁的梦游究竟是因为什么?

顾褚睡了很久,次日清晨醒过来时,第一眼就看见窗边坐着的女生——李如欢像是没休息好,脸色有些憔悴,头顶还有一撮毛没捋顺,正捧着手机一脸专注,甚至都没注意到他已经醒了。

顾褚没出声,一侧身就瞥见了李如欢的手机屏幕,是关于梦游症的搜索页面。

“醒了?”

李如欢摁灭了手机屏幕,调整椅子角度正对着顾褚。这种类似于班主任约谈的样子让顾褚有点哭笑不得:“你怎么了?这么严肃……”

“这么频繁地梦游不对劲,你心里到底装了什么事?”

顾褚怔了怔,顾左右而言他:“下个月要去S省参加那场高级阅读竞赛,可能……是紧张。”

“你看着我的眼睛。”李如欢突然凑近,让顾褚的目光无处可逃,她笃定道,“你的瞳孔收缩,目光飘忽,你在搪塞我。”

空气一时安静,阳光透过玻璃的暖黄色光圈映在女生的脸上,连带着她眼里的认真也被顾褚看得清清楚楚。

半晌,顾褚躺回床上,用被子遮住他已经通红的耳尖,轻咳一声,说:“心理学高才生就别把招用在我的身上了,大材小用。”

6

“还记得我当时说高一的时候梦游被室友看见了吗?”

顾褚其实省略了细节,那个室友一向胆小,晚上下床喝水看见在宿舍来回走动的顾褚时直接吓蒙了。那之后,他也精神恍惚了一个多月,天天晚上做噩梦,直到顾褚搬出宿舍,情况才开始好转。

好不容易到了大学,明明大一一整年都没发生过梦游的情况,谁知大二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又开始了。顾褚不能让室友看见,也不想让他们知道,可他越是担心,心理压力也就越大,梦游症状不减反增。

李如欢喃喃道:“原来……你不是怕被赶出宿舍,而是怕吓到别人。”

越担心就越有压力,梦游的概率也就越高,形成了无解的死循环。

她突然觉得心里涩涩的,至少她在这一瞬间心疼极了面前这个表现得云淡风轻的男生。他怕吓到别人,怕成为别人眼里的异类,那谁可以设身处地体谅一下他的感受。

“幸好还有你。”顾褚突然开口,眼底的笑意让李如欢心里咯噔一下,她差点以为他是听见了自己心里的声音。

反应过来这句话不对劲,李如欢红着脸问:“什么?”

“你没怕我,也没把梦游当成什么怪病。”

顾褚说的是第一次见面,李如欢在馄饨摊前替他解围的事。他看向窗外,阳光明媚,冰雪消融。

“我记得你问过我,为什么想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又费尽心思吸引你的注意力。”

因为一个人撑着太累了,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就爱吃的女生,他只想先招惹了再说。

他后面的话没说出口,李如欢的心思早就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她满脑子都是他低声说出的那句“幸好还有你”。

心脏犹如擂鼓,扑通扑通。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李如欢看着病床上顾褚浅笑的侧脸,好像是听见了来自自己内心的声音。

“幸好,还有我。”

自顾褚出院后,李如欢去找他找得格外勤。没课的时候,她就跟在他后面絮絮叨叨地说一堆助眠的办法,还从自家老爸那里取经找了一些抗压的维生素片。

为了防止再发生误吞防腐剂之类的事,每天晚上,李如欢都要在顾褚的住处那里仔仔细细地搜寻一遍,确定没有危险物品了才回宿舍。

明明这么友爱的行为,在室友眼里却完全变了个模样。几个室友头挨头一琢磨,得出最有说服力的结论——李如欢一定是恋爱了。

临近下课,李如欢想都没想,直接反问:“恋爱?跟谁?”

“外国语学院的高岭之花。”室友特地补充了一句,“那个自母胎单身,但又拒绝无数女生的顾褚。”

李如欢收拾书本的手明显顿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余光瞥见顾褚背着包,喝着可乐从教室门口路过。

“顾褚!碳酸饮料要少喝!”

眼睁睁地看着李如欢风风火火地跑过去以及空手夺瓶的一系列动作,室友们对总结出的结论产生了怀疑。

这应该不是谈恋爱了,看她这操心的模样,更可能是认了个儿子。

7

“我想搬回宿舍了。”

顾褚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有一周就要放寒假,而且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梦游过了。

李如欢坐在餐桌的对面,思忖好久,才点点头:“也好。”

她万万没想到,顾褚搬回宿舍的当天晚上,梦游的事情就败露了,因为,他又梦游了。但室友们的反应跟她想象中的可能不太一样。

室友A眉飞色舞地向李如欢描述:“昨天晚上我刚打算熄灯上床,顾褚噌地一下从床上蹦下来,然后在我面前来回溜达,顺手抢走了我手里的火腿肠。我意识到他在梦游后,赶紧把其他几个叫起来了。”

B接着说:“我们仨就这么坐在窗前,看着顾褚走过来又走过去,吃完一根火腿肠又拿了一根,跟仓鼠似的,可有意思了。”

C很赞同:“要不是他自己把自己绊倒了,我们仨能看一宿。”

“等等。”李如欢总算找到机会打断,她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你们……不觉得诡异吗?”

室友们异口同声:“诡异什么?多可爱啊!”

顾褚坐在一边一言不发,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虽然室友们一点也不怕,但他们的反应也不是他所期望的。

“顾褚。”睡在他上鋪的室友突然正色起来,“你在宿舍梦游,我们还能照看点,你要是在外面溜达,那多危险啊。以后别再出去自己住,亏得我们还真以为你是因为要为比赛准备才出去的。”

顾褚心头一热,沉默良久,才轻轻笑出声:“好。”

顾褚搬回宿舍住的一周时间内,李如欢见到他的时间越来越少。起初是他被室友一起拉着上课下课,抽不出时间来,后来完全是她自己躲着他了。

她总觉得,自己可以去找他,但没必要。

顾褚以前说“幸好还有你”,所以她作为一个特殊的存在,当时是不可替代的那一个。可现在不是,现在她只是他众多朋友之一,他不缺朋友,也不缺她。

他们几乎一整个寒假都没有过多交流。

直到开学,辅导员安排了李如欢他们年级还没过四级的同学进行模拟测试,偏偏临到考前,丢了听力音带。

李如欢这个“英语渣”坐在最后一排简直开心得想转圈,只祈祷着取消模拟测试就好了,没想到半个小时后辅导员满脸笑意地进来,后面跟着戴着金框眼镜的顾褚。

整个大教室里的女生都被顾褚的美色冲昏了头脑,只有李如欢像被雷劈了一样,有种不祥的预感。

“虽然咱们音带没了,但我把录音的人给你们带来了,大家开不开心?”

李如欢明明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可依旧面无表情:“开心,又能考试了,我真开心。”

顾褚像是感应到什么,目光在教室中扫视一圈,直接固定在最后排李如欢的身上。

他推了推眼镜,声音清冽又好听:“最后一排的同学可以坐到第一排来,后面可能听不清。”

在辅导员的注视下,唯一一个坐在最后一排的同学李如欢灰溜溜地跑到第一排,并心情复杂地看了一眼罪魁祸首。

“这场考试跟平时的成绩挂钩,你要是给我开个后门,我就原谅你坑我坐前排。”李如欢的声音虽然小,但她敢肯定顾褚绝对听见了。

后者在考试铃一响就尽职尽责地按照打印稿念听力题目,他的声音硬是把英语念出了抒情歌的感觉,李如欢一时呆了,直到听见那个问题:男孩为什么不高兴?

顾褚念的其中一个答案是:Because he ate chili-flavored candy(因为他吃到了辣椒味的糖果)。

李如欢一愣,硬生生被气笑了。她还没找他算账,他竟然还记得辣椒软糖的账,小气!

他的语速越来越慢,李如欢才意识到他真的有在帮她。可惜她这个“英语渣”真的连这种语速也接受不了,最后将答案勉强连猜带蒙地给填满了。

考试结束后,李如欢出了教室才发现顾褚就等在门口,见她出来,眼睛里渐渐染上笑意。

“怎么样?”

李如欢生无可恋:“你是在嘲笑我吗?”

“男孩为什么不高兴?”

李如欢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那一道听力题的答案,犹豫着开口:“因为吃了辣椒味的糖?”

顾褚扶额,无奈地摇了摇头:“那是错误答案。”

“正确答案是:Because he hasn’t seen the girl he likes for too long。”

——因为他很长时间没看见他喜欢的女生了。

李如欢的心跳猝不及防地快了一拍。

8

对李如欢而言,顾褚的表白来得毫无预警,但对顾褚而言,他纠结了整整一个寒假。

他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个女生的存在,她总是吃着糖走在他的身边,絮絮叨叨地说一些医生早就叮嘱过无数遍的事。她喜欢风风火火地把他的房间翻得一团糟,但没收了的都是有隐患的零食或者尖锐的东西。她会因为他吃了不健康的东西而对他横眉竖目,也曾轻易就在救护车上红了眼眶。

顾褚想,自己喜欢上李如欢的时间大概还要更早一点。

那晚离开馄饨摊时,他明明醒了,但因为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种情况,只好装下去。夜色昏暗,她直接牵住了他的手,说:“小心……”

说完,她自己就笑了:“对哦,你听不见。”

顾褚没说话,幸好夜色打了掩护,他偷偷扬起的嘴角才没被发现。手里还有她的热度,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被烫了一下,又酥又麻。

“明明是你先撩拨的我,却不打算负责。”

顾褚说着越发委屈,李如欢皱着眉头,一脑袋的疑问:“我撩拨你?”

“我有证据,你不要赖账。”

顾褚在手机里翻出一张聊天截图,李如欢一看就蒙了,这是她当时一时失手发出的“我就喜欢你”。她没想到前后不到两秒钟,他竟然还能截下图来。

李如欢半晌没说话,黑溜溜的眼睛转了转,突然不怀好意地转移话题:“你截图的目的是什么?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了吧?”

“比那時候还要早。”

编辑/颜小二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