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捧星河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安九凌

作者有话说:写这篇文时,我的皮肤过敏了——中度荨麻疹,脸、手和胳膊都肿得像头猪,全身发热,稿子也写不下去。静心养了好几天,我才继续把这个稿子写完——不容易呀。这个故事温暖到我了,我也希望你们看得开心。

李沉枫是天上不可触及的星星,她是凡间庸俗的少女。

第1章 温度

身为A大学生会主席,李沉枫每年都囊括院系里的奖学金和各大专业比赛的奖项,就连他口中说的随便玩玩的乐高,都能玩出新高度,在学校里的名声可谓是“响当当”。

可是,如此高智商的他,怎么就有个脑子转不过弯的亲妹妹?!

每天黄昏至,饭菜香味儿扑鼻之时,便是李家鸡飞狗跳之时。

卧室里,李沉枫气得脸色发红,怒喝:“李思芸,我们教过你几次了?!你看看你算的是什么玩意儿,五减三等于一吗?!我看你是想气死我,好继承我的蚂蚁花呗!”

眼看李沉枫要动手,一旁的汪小梓赶紧拉住他,几句劝说“冲动是魔鬼”后,男生这才深呼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李思芸今年七岁,就读一年级,是李沉枫的亲妹妹。妈妈出差,身为李思芸的亲哥,李沉枫摆脱不了要辅导她作业的任务。

正所谓,不辅导作业,兄慈妹悌;辅导作业,鸡飞狗跳;试卷一阅,拔刀相见。

被李沉枫拉来协助辅导作业的汪小梓,不知初为父母的中国人民群众疯不疯,反正她是快被折磨疯了。

比如,她辅导李思芸的语文作业,质问李思芸为什么把“有时候和有时候”造句成“小梓姐姐有时候好漂亮,有时候很丑”?

结果,李思芸来了一句:“这个好漂亮就是……你化好妆就漂亮,卸了妆后就很丑……”

汪小梓气到喷火,几乎要用一颗速效救心丸才能救下她的命。

再比如,李沉枫辅导她的数学作业,气得脸都绿了:“钥匙长五米,冰箱高一厘米,铅笔长十五米?你信不信我抽出我四十米的大长刀来?!”

结果,他妹妹来了一句:“你四十米的大长刀刚好削我十五米长的铅笔!”

李沉枫气得冒火,打算跑去厨房“磨刀霍霍向猪羊”。

清冷的台灯光洒落,汪小梓收回思绪,目光紧紧地盯着情绪崩溃后仍要耐心辅导作业的李沉枫。

男生的声音如珠落玉盘,眼睑下的那颗泪痣似与光产生反应,使得他整个人熠熠生辉。

一大一小,画面太过美好,汪小梓有一瞬的恍惚,幻想到以后李沉枫如果成为她孩子的父亲,也是这般美好的模样吧。

此想法一出,汪小梓睁大了双眼,赶紧把这个想法摇出脑海。

男生似是察觉到她的动作,下意识地抬头望向这边,目光凝在她的身上几秒,轻笑:“摇头干什么?”

光随着他的动作落至半边脸,衬得他五官深邃好看。汪小梓的心突地热烈地鼓动起来,总感觉这画面异常暧昧与温馨。

“我突然感覺……”她咽了一口水,“你以后会是一个好爸爸。”

也不知是哪儿惹得少年大笑起来,汪小梓感觉莫名,不悦地撇撇嘴。

辅导完作业后已是晚上七点,李沉枫想留她一起吃饭。

汪小梓拒绝后,李沉枫也没有强求,而是转身回了卧室。

出来时,他换了一身保暖大衣,领口处围着一条朱红色的围巾。汪小梓有些错愕,男生的手顷刻间覆上她的手腕。

“走吧,我送你。”他拉着她的手,说。

第2章 不会谈恋爱

外面下雪了。

天地白皑皑一片,来时穿得少,凉风刺骨,汪小梓冷得直哆嗦。

她想起初冬是汪小梓认识李沉枫的季节。

李沉枫高她一届,她还是新生时,他已是学校里名号响当当的学生会主席。每年的元旦,学校都会举办一场隆重的晚会来辞旧迎新。

也是那时,汪小梓第一次认识到老师、同学口中连连称赞的好学生——李沉枫。

当时的他与部门学生排练小品,未曾想临上场时,扮演尸体的学生突发状况。汪小梓当时在旁边收拾垃圾,一脸蒙地被他一把拉上场,扮演起临时的尸体。

台下观众连连鼓掌,小品有多精彩,汪小梓就觉得自己有多悲催。

只因李沉枫趴在她的胸口,哭得泪眼婆娑,她被压得差点喘不过气来,隐隐约约才知,她扮演尸体的真实身份是李沉枫他妈……哦,不对,是他饰演的角色的妈妈。

初见就上演一段深情的母子情,这事儿后来没少被李沉枫拿来揶揄她。

自然,汪小梓也是个胆大的主儿,他每次揶揄,她都半开玩笑地回怼:“对于当你妈,还不如当你女朋友来得刺激。”

每次,他都会迅速敛去笑意,凝着眉说:“这不太好吧。”

确实不太好,毕竟他是拒绝过她告白的男生。

彼时,一切都很匆忙,直到晚会结束,两人都卸完妆,李沉枫才看清女生的脸。

女生的身高及他的胸口,婴儿肥的脸上粉嘟嘟的,眼睛黝黑、灵动,一笑,脸颊两边的酒窝深陷,煞是可爱。

李沉枫有一瞬的愣神,心想着,这模样年轻得很,确实不适合扮演妈妈。

为表示谢意,李沉枫想请她吃烧烤。烧烤吃完,汪小梓知道他叫李沉枫,学生会主席,更是那个传说中智商超群的另类人物。

传说听多了,她终于见着真人,难免不在心里暗暗做个对比。

孜然烤肉散发的香味扑鼻,路边摊的橘色灯光窝在他的头顶,他的轮廓清晰分明,眼角的泪痣似在光的作用下,柔和了棱角,蕴含了万般的暖意。

男生长得实在好看,整顿烧烤吃下来,汪小梓不记得自己偷偷看对方多少次。

后来经过考核,汪小梓终于进了学生会……打杂。从那以后,她就听说,以前很少待在会里处理琐碎之事的李沉枫,竟然破天荒地屡次来会里,管起副主席的事,搞得副主席闲得每天跷起二郎腿。

“你以后也会是一个好妈妈。”两人慢慢地走在小道上,李沉枫突然出声。

汪小梓被他的声音拉回思绪,一脸迷惘地看着他。

他失笑,眼角的泪痣都变得柔和了:“我妹妹那智商,你辅导她的作业没有气得动手,已经算是给足了我面子。”

“……”他倒也不必这么贬低妹妹。

他的声音柔柔的,像蕴含着某种对未来期待的感觉:“所以呀,你这么有耐心,以后肯定会是一个好妈妈。”

她的瞳孔因这句话微微扩大,心陡然一阵乱跳。

这句话……他是在回复在他家时她说他是好爸爸的话吗?

一个是好爸爸,一个是好妈妈……他可知,在这句话前面加个“我孩子”,会是多么让人期待的美好称呼。

半个月前,李妈妈突然说要出差一个月,出门前叮嘱李沉枫辅导妹妹的作业。

几天后,当一副被折磨得不似人样儿的李沉枫跑来,请求汪小梓协助他辅导妹妹做作业时,看在薪水和……能与他独处的分上,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只是未曾想,教育一个孩子,所花费的精力和脑力足以让两人濒临崩溃。

辅导半个月,汪小梓从李思芸那儿得出——祖国花朵,耐心教导。

汪小梓沉默,转身继续走着。冷风灌入衣衫,她抱住双臂,侧眼看一身暖烘烘的李沉枫,这心被扎得更痛了。

她停下脚步,问:“李沉枫,你有沒有谈过恋爱?”

闻言,男生的脸顿时红透,支支吾吾地说“没有”,然后又狡辩说有很多人喜欢他,还跟他告白。

确实,有很多人喜欢他,甚至包括校花辛婷婷,而汪小梓也是这些人之中的一个。

“难怪。”她的声音酸酸的,“难道你不知道,看见女生冷,男生得脱下衣服给女生披上吗?”

原本她以为他会像很多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下一秒就把衣服脱下给她披上。

结果——

他反问:“凭什么?!现在不都是男女平等吗?!”

她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罢了,他如果懂,现在站在他身边的或许不是她,而是他的女朋友。

脚踩在地面的雪上发出咯吱的声音,汪小梓疾步走,李沉枫还追问她怎么生气了,更是气得她火冒三丈,都不用更多的衣物来保暖。

也不知李沉枫终于开窍还是怎的,没走几步,汪小梓感觉手腕被人拉住,下一秒被人拉进大棉衣里,紧紧地搂住。

突然的温暖让她有点蒙。她抬头看去,男生同时低头,两人的视线对上。

也不知是棉衣保暖,还是因为某人的体温陡然升高,她感觉男生的怀抱滚烫得似太上老君炼猴王的炉子,弄得她整个人脸都红了。

暗色中,男生神情模糊,她听到他轻咳几声,声音的分贝拔高,给人一种虚张声势的感觉:“我……只是感觉,这样的话,两人就能一起保暖了。”

“……”

于是,汪小梓是在李沉枫半提着的状态下回到学校的。

他果然没谈过恋爱呀。

第3章 拒绝

从认识李沉枫开始,汪小梓明白,她对他的感觉是喜欢。

那次两人一起吃了烧烤后,汪小梓时不时地在学校的某个地方遇见李沉枫。每次,他都会笑眯眯地上前,约她一起吃饭。

久而久之,她有了她与他很熟的幻觉,觉得她在他心中总会跟他人不同。

可当她向他告白时,他拒绝了她。

李沉枫学的是船舶设计专业,那天考完试出来后,被她堵了。他似乎习惯她每次“碰巧”的遇见,笑呵呵地说“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李沉枫,我喜欢你!”

到了饭点,人多,教学楼的走道里人群涌动,汪小梓的声音很快被淹没。

李沉枫的身体猛地一僵,回头,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眼中似有不解、困惑和错愕,却没有一点惊喜……

汪小梓的脸像在被火烧,等待结果的每一秒都非常难熬。

良久,他都没有回答。汪小梓自动把他的沉默归为拒绝,最后随便找个理由逃了。

这事儿被她同校的堂哥汪赢知晓。

汪赢实在不懂她为什么那么喜欢李沉枫,问:“他哪儿好?不就是长得帅、会书法、会画画、会钢琴、会玩乐高、会……嗯?好像还挺优秀的。”最后,他还对她说,“这么优秀的男生不好好把握,留着给别人干吗!”

汪小梓开始觉得自己还有希望,但在看到李沉枫与校花辛婷婷一起参加搭乐高比赛,获得金奖,两人像一对璧人站在领奖台上后,觉得哪个血气方刚的男生不喜欢那么漂亮的辛婷婷。

“明天陪我去一趟书店吧。”李沉枫送她回到宿舍楼下,松开她后说。

突然的暖意消失,进入冰冻世界,汪小梓打了个喷嚏,问为什么。

李沉枫把围巾解下,自顾自地给她围上,似在说一件家常事,语气淡淡:“思芸的成绩一直上不去,我们得去书店找相关的育儿书籍来看看,想办法开发她的智力。”

这话说得……搞得她是李思芸的嫂子似的。

李沉枫为了不让她找借口拒绝,愣是把围巾多围了几圈,并扬言让她明日亲自把围巾还给他。

翌日是星期六,一大早,书店很冷清。汪小梓从书架上拿下一本,正巧从缝隙里看到对面看书入迷的李沉枫。

李沉枫倚在大书架上,半曲着腿,落地窗处跳跃进来的日光投射在他的身上,眼角弯弯,眼帘铺下一层淡淡的阴影,那颗泪痣在日光下像是更耀眼了。

她一时看呆了,突闻声响,吓得躲起来。

来人竟然是辛婷婷。

这日的她一袭粉色纱裙,黑直长发披肩,略施粉黛的脸温柔又美丽。

辛婷婷看到李沉枫手中那本《怎样教育熊孩子》的书,愣了,有些不可置信地问:“你……有孩子了?”

李沉枫:“……”

噗——汪小梓差点笑出了声。

“李沉枫,你有女朋友吗?”辛婷婷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他。

李沉枫怔住,良久才回:“没有。”

“我喜欢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辛婷婷突然告白。

汪小梓睁大了双眼。这种画面,她早就预想过,只是没想到,辛婷婷的告白能忍到现在。

与其说不想再在原地待下去,还不如说她不想等到李沉枫答应辛婷婷。于是,她转身离开。

李沉枫出来时,汪小梓不敢看他,眼神闪躲,視线倒是落在他手中的四本书上——《怎样教育熊孩子》《追女孩的十八招》《情话大全》《女生心思》。

她诧异地问:“你要这些书?”确定这不是土味情话大乱炖?

也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她自作多情,她感觉自从当李思芸的家教开始,李沉枫总喜欢以这份眉目柔情的模样看着她,嘴角隐隐含着笑。

他说:“我刚好需要。”

直到两人出了书店,李沉枫仍然没有跟她说——他到底有没有接受辛婷婷。

心中想要探知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她问:“刚才辛婷婷……”

他反手抓住她的手,打断她的话,神情雀跃:“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李沉枫带她去的地方是一家大型乐高商场,里面的乐高模型应有尽有,简直就是他的天堂。

李沉枫买了一份海舰模型的乐高,寻个空地,拉着她一起坐下来。他开心得像个孩子,满心欢喜地认真堆砌起来。

他今年二十二岁,却喜欢这般充满童真的乐高,让她很诧异。

李沉枫见她发呆,拉着她的手问:“你会搭乐高吗?”

她摇头:“不会。”

“我教你怎么样?”说着,还未等她拒绝,他便抓起几块模型,认真地跟她讲解怎么搭。

搭乐高是一个考验耐力和智力的游戏,就像下一盘大棋,如果走错一步,那就满盘皆输,重新再来。一说起乐高,李沉枫就滔滔不绝,也不管她有没有消化。

她看他搭得认真,半个小时后,海舰的大半个模型就已经拼搭出来了。

“李沉枫,你为什么会喜欢搭乐高?”汪小梓忽然问。

男生的手猛地顿住,然后继续搭:“小时候我爸妈生意忙,没时间陪我,他们就给我买很多乐高玩。玩着玩着,就玩出了乐趣。”他抬头看她,“你不觉得把这么多这么琐碎的东西,经过你的耐心一个一个地拼搭起来,很有成就感吗?”

男生的笑容纯真,却如针刺痛她的心。她想,小时候的他是有多孤独,唯有在乐高上寻到一丝乐趣。

他继续说着:“我小时候很想有人陪着我,可爸妈忙,我也不能强迫他们。于是我想到一个好主意。”

“什么主意?”

“我让我妈给我生个妹妹。”

“所以,你妈生二胎,是你要求的?”

“虽说李思芸这个小女娃平时闹腾,但很多时候我还是觉得她挺可爱。最起码她能陪陪我,让我不觉得很孤单。”

汪小梓心里酸疼,既可怜他,又觉得他很懂事。最起码,在缺少父母陪伴的日子里,他没有变坏,独自成长成他爸妈骄傲的模样。

第4章 情话实践者

李沉枫看了那几本书,这段时间愣是在她的身上试了试“土味情话”的效果。

自从她那次告白被他拒绝后,她就不再故意出现在他的面前。过了半个月后,她突然被他堵住说,他想聘请她辅导他妹妹学习。

她本以为没希望,却因他这次的主动,让两人多了独处的机会。

这日,她终于鼓起勇气问他那天辛婷婷对他告白的事。他愣了一下,像没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上,语气平淡地回道:“我拒绝了她。”

“为什么?”声音出来,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微抖。

他失笑:“当然是因为我不喜欢她呀。”

因为不喜欢,所以才拒绝……她一时不知该庆幸他不喜欢辛婷婷,还是该心疼自己被他归为不喜欢的那一类。

最近,李沉枫总喜欢对她讲土味情话,辅导作业前来一句,结束后来一句,甚至饭前还来一句。她实在搞不懂,这么腻的情话,他学来做什么。

他回答得理所当然:“听说情话是糖,能治愈人心,更能治愈被李思芸气疯的你。”

她嘴角一抽:“你还不如给我打钱。”

汪小梓辅导完李思芸后,出门正巧看见李沉枫系着围裙,一副温婉居家的好男人模样。

他把一大盘酸辣无骨鸡爪端上餐桌,抬头对她说:“我记得你喜欢吃辣的,非常喜欢吃酸辣无骨鸡爪。今天我给你露一手,你尝尝?”

做这道菜的工序复杂,就“脱骨”这一项很是烦人,不仅如此,为能够腌入味儿,必须提前一天准备。

这么说,他提前一天准备了?她诧异他竟然知道她喜欢吃什么,更诧异他竟然有一手好厨艺。

面对她的疑惑,他半揶揄道:“跟辅导李思芸的作业相比,我更愿意选择去厨房倒腾。”

瞧,辅导作业的“折磨”让他沉迷于成为居家好男人。

汪小梓坐下,正夹起一块要吃,被他制止。彼时,只见他从旁侧掏出那本《情话大全》,照着读——

清冷的灯光落下,男生那颗泪痣显得更加迷人。汪小梓看得眯了眼,直到李沉枫问:“请问,你有打火机吗?”

“?没有……”她又跟不上他发疯的速度了。

“那你怎么点燃我的心呢?”

真的,要不是李思芸年纪小见不得血,她真的很想揍死他。

吃完饭后,汪小梓才得知,李沉枫竟不能吃辣,吃了鸡爪后,拉肚子了。

汪小梓痛骂他怎么不早说,他却说:“就当我陪你。”

她一时无言,总感觉李沉枫是不是在表达什么。

汪小梓把他送回房间,保姆给他拿了药,他吃了药后嗜睡,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她就这样坐在地上,趴在床沿看他。

暖黄的灯光柔和,投射在男生的脸颊上。寂静的卧室里,唯有男生的呼吸声和她鼓动的心跳声相互交错。唯有此时,她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看着她喜欢的人。

此时,汪小梓深咽一口唾沫,突然倾身,吻上了对方的脸颊。

如蜻蜓点水般的吻落下,末了,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汪小梓睁大了眼睛,连忙抽开身,迅速站起来,转身跑出房间。

“小梓姐姐,你在干什么呀?”李思芸站在门口直勾勾地看着她。

那一刻,她的脑子里似有烟火轰然炸开,她迅速跑去门口把李思芸提走并带上门。

汪小梓慌了:“你、你、你……你刚才什么都没有看见是不是?”

李思芸一脸纯真无邪:“我看见姐姐你……”突然,李思芸在汪小梓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样亲了哥哥。”

上天啊,请杀了她吧!

“我还看到你……”李思芸舔了舔嘴唇,“这样舔嘴唇。”

她这么猥琐的吗?

汪小梓赶忙捂住李思芸的嘴,再三叮嘱她不要说出去。也不知威胁起没起效果,反正汪小梓是知道,自己几乎是从李家落荒而逃。

第5章 她对他没感觉

偷吻被小孩抓到,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大雷劈下,瞬间把她雷得外焦里嫩。

汪小梓暂时不想面对李沉枫,便请假了。三天后,她在食堂突然被人告白,抬眼就撞见脸色难看的李沉枫。

告白的男生是她的同班同学,并扬言请她去三楼的食堂吃火锅。

汪小梓初次被告白,加上李沉枫那双火热到要把她烧掉的视线,她显得紧张又难耐。

汪小梓表示“鸡腿挺好吃的”作为拒绝后,对方神经大条,仍然没听出她的意思。

李沉枫脸色可怖地走过来,瞪着告白的男生,冷冷地道:“她喜欢吃鸡腿,你喜欢吃火锅,你们不合适。”

男生显然没反应过来,问汪小梓:“他是谁?”

李沉枫抢话了:“我是你永远都争不过的男人!”

这是什么话!最后,男生被气走了。

李沉枫把她拉到食堂的后楼角,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双目炽热又失落,多次深呼吸后,才问:“为什么突然请假?”

从一开始,他就像一个谜,在她无数次想要拨开那些云雾窥探他的真心时,他却哐的一声把门关上,让她吃了闭门羹。

他不懂,她只想要明确的关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朦胧的暧昧下连个偷吻都变得如此小心翼翼。

汪小梓收敛了眼帘,望向地面,神情黯然:“李沉枫,我突然感觉,我不能再靠近你了。”

越靠近,她越发难以自持;越靠近,她越发觉得自己无望。

男生的瞳孔扩大,心里似有万千只蚂蚁啃噬,沉默了良久,才沉重道:“好,我知道了。”旋即,他轉身离开。

第6章 愤怒

李沉枫是天上不可触及的星星,她是凡间庸俗的少女。在私心的蛊惑下,她把星星扯了下来,在这混沌的自我情感中一起沉沦。

她是错的。

那日之后,汪小梓没有再见过李沉枫。直到学校要举办一场元旦晚会,身为学生会主席的李沉枫要筹备晚会,她才从多处听到他的消息。

李沉枫与辛婷婷准备一段相声,汪小梓当时要给学姐交档案,路过他们排练的教室时,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

她听到辛婷婷对他说:“李沉枫,我看你就是喜欢我吧。否则,你怎么会跟我一起去参加乐高比赛,怎么会跟我一起排练相声。我看汪小梓总是黏着你,你也没跟她一起做过什么事儿。”

她听到李沉枫笑着说:“不管是谁,参加乐高比赛都只因是我个人喜欢。至于汪小梓,确实是她黏着我。”

这话真够绝的,仅一句便把她打入地狱,让她在情敌面前变成厚脸皮的狗皮药膏。

汪小梓转身离开时,终究没有听见李沉枫对辛婷婷说的最后那句话——但我很乐意她黏着我。

“汪小梓!”他在身后喊她。

汪小梓一个激灵,二话不说撒腿就跑。李沉枫意识到她的动作,大步流星地跑到前面堵住她,并把她拉到楼梯间。

“汪小梓,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几天不见,他的视线越发炽热,似要把她灼伤。

她不悦,总感觉这话来得莫名其妙。她抬头,眼神坚定:“李沉枫,我们好像什么关系都不是,我要说什么?”

一言,倒是惹起他的火气。他压下胸腔里的难受,问:“汪小梓,你还喜欢我吗?”

这是他最想求证的事情。

当初她说喜欢他,他完全没有一点准备,没有回答,却被她当成了拒绝。如今,他把她介绍给他最爱的妹妹认识;把他最喜欢的乐高分享给她;把最腻的情话说给她听;把她最喜欢吃的酸辣无骨鸡爪做给她吃。他做这些只想让她知道——我喜欢你,会把我最爱的和你最爱的都分享给你。

如果,她躲着他,他就不敢确认了。

没有得到回答,李沉枫突然神色一紧,倏地握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进怀中。

汪小梓被撞疼了,眯了眯眼,彼时听见楼梯间的大铁门被人推开。路过的人疑惑地看了他们几眼,然后露出了然的笑意,下了楼梯。

他刚才……是担心她被门撞到吗?

男生的胸膛在这带着凉意的初冬滚烫如火,汪小梓心里却非常难受。

第7章 我喜欢你

她还喜欢着他呀,可是,这份微小的喜欢哪儿容许他在别人面前随意践踏。

那天她整个人的情绪都不对,匆匆逃离后,就一直躲着他。

李沉枫忙着准备晚会之事,再加上她家中父亲突发病症,她匆忙回家,两人竟很久都没联系了。

父亲年迈,因长年吸烟导致肺部发炎,后经检查发现,已是肺癌中期。汪小梓连夜坐车回家,赶往医院时,父亲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

李沉枫是从汪赢那里得知她父亲生病的事情。汪赢要回家看他叔,李沉枫直言跟随。

汪小梓没有想过,她会在小县城的地方再次见到李沉枫。经他询问后,她才说出实情。她父亲的情况不太乐观,如果能请到北京权威专家林医生持刀手术,会大大提高手术的成功率。

可权威医生哪儿那么容易就请到。

李沉枫开始为她父亲的病奔波。好在他父母做生意,人脉广,很快就联系上了林医生。当手术灯光熄灭,父亲被推出病房,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后,她提在嗓子眼儿的心终于落下。

晚上的江边灯光璀璨,小小县城的天地里有着一颗炙热的心,李沉枫走上桥,来到汪小梓的身边。

“你来了?”她回头,笑得一脸灿烂,“谢谢你,李沉枫。”

林医生有多难请到,她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她父亲或许还在受病痛的折磨。

李沉枫摇摇头,伸手摸摸她的头,然后想到什么,拉着她开始跑:“汪小梓,你随我来。”

他把她拉到江边,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盏莲花灯,递给她:“今天是你生日,李沉枫在这里祝汪小梓生日快乐,一生平安健康。”

元旦快来了,他们县城流行在江边放花灯许愿。

他这一提,她才记起今日是她的生辰。乌云密布散开之后,是重见光明。她心里充满幸福和快乐,今年的生日礼物有父亲的手术成功,有她喜欢的人,更有他对她的祝福,满足了。

她接过,点亮里面的燭芯,放到江面。莲花灯随着流水,缓缓地向前方漂去。

汪小梓站起,双手合十许愿:“愿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一生平安顺遂,健康百岁。”

许完愿后,李沉枫伸手握住她的手,璀璨的光下,男生的泪痣似乎更加温柔迷人:“汪小梓,我知道人生很短,如果不及时说,很害怕一觉醒来就再也看不见了。”

她愣住,静静地听着。

“汪小梓,当初你跟我告白,我只是没有做好准备,并不是拒绝你。我跟辛婷婷说你黏着我,你漏听了最后那句话。”顿了顿,他的呼吸都沉了,“我对辛婷婷说,我喜欢你黏着我,喜欢跟你一起做有趣的事。比如辅导我妹妹学习,一起拼乐高,一起听吃酸辣鸡爪,一起听相声等等。”

他在跟她解释吗?

最后,在船鸣笛时,她听到他坚定而温柔的声音落下:“汪小梓,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第8章 我还喜欢你

李沉枫终于勇敢了一次。

他从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孤单与他如影随形,他不懂得怎么跟女生表达自己的喜欢,不知情话对女生说多了会显得假。他只觉得,自己喜欢的女生呀,他一定要对她说情话的。

汪小梓并没有立即接受李沉枫,她觉得,她喜欢的男生,得在一个很隆重的时刻,得到她充满爱意的回复。

两人回到学校后,元旦晚会如期而至。晚会上灯光明亮,李沉枫身穿朱红色长褂,惟妙惟肖地讲着相声,惹得台下观众连连失笑。

汪小梓坐在观众席的中央,即便辛婷婷站在他的身边,她也很安心。

李沉枫给了她最确切的情意,她不会再患得患失了。

随着相声的内容惹得台下观众哄堂大笑,气氛进入高潮。此时,李沉枫来了一句歌声:“为什么流浪……”

台下某位观众突然来了一句:“因为穷!”

李沉枫:“……”顿住,他脸上的笑意都挂不住了。

辛婷婷赶紧补一句:“不容易啊。”

汪小梓往四周看了看,心想着,这也行?

李沉枫继续讲:“他已经失言说不出话来了,张牙舞爪起来。这女的先说了……”

汪小梓灵感突至天灵盖,突然喊了一句:“来了,老弟?”

台下笑成一片,汪小梓也跟着笑起来。台上的李沉枫看向她,低眉浅笑,满是温柔。

距离她父亲出事一个月,这是她第一次由衷地大笑起来。

经过这次“调戏”,汪小梓的胆子愈发大起来,在李沉枫讲“人这一生太短,碰见自己喜欢的人,首先要说什么”时,她的嘴比脑快,突然在众师生面前大喊:“我也喜欢你!”

喊完,她才反应过来,赶紧捂住了嘴。天哪,她在说什么!

闻言,舞台上的某人终究没忍住笑意,嘴角疯狂地上扬。

结束后,汪小梓灰溜溜地跑出了会堂。

李沉枫目光追随她的身影,脚步也追了上去,在元旦的万千烟火里,他听到她最确切的告白:“李沉枫,我还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女生看到,男生的笑脸如春风,融化了这冰天雪地。

编辑/周周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