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不及你闪耀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温良

作者有话说:

连续三个月写的“海陆空”职业三部曲到这里就结束啦!这次的女主是我很喜欢的类型,喜欢一个很耀眼的人的时候,没有下意识的自卑逃避,而是努力提升自己与他并肩。三月和春天都要一起来啦,顺祝大家春天好呀。

楔子

沈初黎的第一次出海实地勘测,是和萧衍的团队一起,去位于西太平洋的马里亚纳海沟附近。

研究进展得很顺利,第四天就可以安全返航。上午天气和煦,她忍不住跑上甲板支了个小凳子看一望无际的海面。她还没看上一分钟,就突然听见有熟悉的声音叫她的名字:“沈初黎,报点。”

她习惯性地看实验室里发出的最新报告:“现在所处位置东经132.4度,北纬27.3度,海面风力三到四级,海面水温度11摄氏度,符合下潜勘探条件。”

“我只是让你报个点,谁要你把这一串分析数据都说出来了?”

听到这句话,沈初黎愣了一下,随即毫不客气地对半靠在船舱上那个笑得吊儿郎当的人翻了个巨大的白眼:“要你管?我职业病!”

萧衍被翻了白眼也不生气,笑眯眯地向她靠近了两步,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喂——”

他低头靠近她耳边,压低了声音:“等一下,记得往五点钟方向看。”

下一秒,他把手掌挪开,问她:“看见了什么?”

她顺着他的话往五点钟方向看了一眼,随即愣住:“一,一朵玫瑰?”

准确地讲,是一座玫瑰形状的小岛。

空气安静,她突然想起来那一年他写给她的信。

01

沈初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和两年前听过名字的主人来个猝不及防的面对面。

实验一中难得放一天假,她本来打算在床上睡个昏天暗地,只是事与愿违,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她就被不懈吵闹的电话铃声吵到毫无睡意。她带着一肚子的起床气把电话接起来,里面是自己表姐火急火燎的声音:“十杯红豆布丁奶茶!快过来江湖救急!”

沈初黎拽着自己睡衣毛茸茸的袖边,迷迷糊糊拖着嗓子讨价还价:“不行,要十五杯。”

双方达成协议,一小时之后她就穿着表姐的正装小西服站在H大G座报告厅的角落里来顶替半天的辩论赛礼仪。

台上摆了两排红木桌子,每一排的上面都整整齐齐地摆了四个姓名牌。沈初黎仗着自己视力好,把上面那些名字挨个打量了个遍,目光最后停留在反方一辩的姓名牌上。

这人……叫萧行?

名字起得是挺行的。

顶替礼仪这事儿沈初黎不是第一次做了,她对这场带了法律性质的辩论赛没兴趣,何况对阵双方还是法学院和海洋地质学院,结果不用脑子都能想出来。沈初黎轻车熟路地引导观众入场之后就又缩回角落里背英语单词和物理公式,偶尔抬起头来,隐约听见主持人暖场之后就宣布比赛开始。

背到第十三个公式的时候,她听到了反方一辩发言的声音。

“首先我要提醒对方辩友存在一个判断上的本质失误,这个案件定位应当是‘欺诈罪而非‘重大误解……”

不慌不忙,条理清晰,把对方观点从头到尾否定了个彻彻底底。

沈初黎猛地抬起头来。

旁边相熟的小姐姐看她动作那么大,促狭地笑着看她:“在看反方一辩吗?是我们校草,帅吧!”

“喜欢就来报考我们H大啊,萧衍是海洋地质系的呢。”

不是萧行是萧衍?沈初黎皱着脸犹豫了一会儿,决定实话实说:“没有,没有喜欢……

“我俩有仇的。”

沈初黎没撒谎,她和他确实算是“有仇”,并且这事儿说来话长。

实验一中是省重点高中,学习压力可想而知,开学之后几乎一周一小考、三周一大考,没从初中学习状态走出来的她最开始不适应极了。

可供高中生娱乐放松的方式有限,沈初黎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迷恋上听调频广播的。

她把家里面外婆用过的老式收音机搬到自己屋里,无聊的时候就拧开听各种各样的电台节目。

发现萧衍的电台就是在一次调错了频的情况下,她本来想聽央广的“中国之声”节目,可那天她手抖,调频多转了半圈儿,调到一个完全陌生的频道里。

她刚燃起好奇心,收音机里就传来了声音剧烈的摇滚电音,三十秒爆炸音乐之后那边安静下来,沈初黎还没来得及弄清楚那边发生了什么,就发现自己的收音机音箱被震坏了。

她的宝贝收音机“阵亡”得猝不及防,沈初黎努力回想,只能记起那三十秒的时间里,似乎有男生说了句:“厉害啊,萧衍。”

就是这个名字,她莫名其妙记了两年。

那一场辩论赛最后以海洋地质系出乎意料胜利作为结局,沈初黎被小姐姐挤眉弄眼地安排给萧衍颁发奖牌和花束。她走到他面前,看见他顺从地俯身方便她挂奖牌,不知为何手一松,奖牌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萧衍低低笑了:“小妹妹,见到我这么紧张?被我帅到了?”

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对他的脸那么自信?沈初黎捡起奖牌,重重套在他脖子上,咬牙说了一句:“你赔我收音机。”

萧衍没见过这么特立独行的搭讪,迷茫地对上她的视线:“啊?”

02

报告厅的人陆陆续续离开,沈初黎把他的摇滚爆炸音乐怎么将自己宝贝古董收音机震坏的来龙去脉也讲了一遍。

事情过这么久难得他还有印象,她本来只想抱怨一句就去兑现她的红豆布丁奶茶,没想到萧衍一路跟着她到家,还理所当然地说“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要对她的收音机负责到底。

她拗不过他,只能上楼翻箱倒柜把那一台老收音机塞到他怀里让他拿回去修,可这还没结束,男生手一摊,笑得自然又无辜。

沈初黎疑惑:“又怎么了?”

萧衍耸耸肩,解释:“手机号给我啊,不然你怎么知道我修没修好。”

存了她的手机号之后他就转身离开,临走前甚至还顺了一杯她的红豆布丁奶茶,简直和刚刚辩论赛时意气风发的学霸男生判若两人。

回想了一下刚刚小姐姐对他的形容,说他是什么清冷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男神,再结合从颁奖到现在这个人的表现,沈初黎合理怀疑自己遇见的这个是假冒伪劣的萧衍。

H大和实验一中离得不远,萧衍送修好的收音机那一天直接送到了一中门口。

正值放学时段,萧衍高高瘦瘦的一个人站在一群给自家孩子送饭或是接孩子回家的家长里面,显得扎眼极了。和朋友一起走出校门口的沈初黎一眼就看到了他,随即明显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三个未接来电全来自同一个陌生号码,估计是他给她打了电话,她却没有发现。

沈初黎对于萧衍能把杂货铺师傅都修不好的收音机修好这件事完全是意外的,看到他得意地笑着冲她摇了摇手上的袋子,她尖叫了一声就向他跑了过去,拿走了她的宝贝收音机。莫名其妙的欣喜情绪一层一层翻滚上来,她对萧衍简直越看越顺眼。

之后沈初黎拎着袋子和朋友去吃炸鸡饭,朋友把她刚刚的雀跃都看在眼里,误会了她和萧衍的关系,还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警告她:“刚刚那个不是我们学校的吧?高三了,沈初黎!你清醒一点,不可以早恋啊!而且那个人的长相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沈初黎被她班主任附身一般说出来的那些话搞得震惊极了:“你想哪里去了?我和他刚认识一周而已,我们只是——”

话没说完就被人打断,有人叫她的名字:“沈初黎。”

是那个“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的萧衍,他把一杯奶茶递到她手上:“上次欠你的。”

两个女生还沉浸在说人坏话被当场抓包的尴尬里,萧衍倒是没什么表情波动,只是定定地看了几秒沈初黎的眼睛,似笑非笑:“你真不认识我啦?”

“大傻。”

旧日回忆被这个独一无二的名字唤醒,沈初黎眨了眨眼睛。

“高智商怪物?!”

03

原来沈初黎和萧衍真正的初次相遇要在好多年前。

还是好多好多年前的夏天,沈初黎放暑假到乡下的外婆家避暑。那一年的暑假作业比之前都要多,并且老师还很聪明地把每本作业后面的答案都撕掉了,想临阵磨枪突击抄个作业都没地方抄,更何况她还是全班的希望,她要是没写作业,全班再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写完。

看着日历上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沈初黎看见那一摞作业就生气。她支了张小桌子到院里,笔恨不得把那张初中生物试卷戳出一个洞。

萧衍就是这时候出现在她面前的,踩着他的滑板炫技一样在院子里转了个圈,下一秒就精准地撞上了她的小桌子。

练习册漫天飞舞,还有两本直接自由落体掉到了树下的大水缸里。

看到那两本瞬间消失在水缸里的生物练习册,沈初黎眼睛都亮了,赶紧大喊了一声:“等会儿,你给我站住!”

她拿起包里用来拍风景的小数码相机,对着水缸、地面和那男生的脸快速地拍了好几张,握着他的手腕就到了刚被扶起来的桌子前:“给我写个证明,人证物证齐全,我开学就要告诉老师没写作业不是我的错!”

男生幫她捡着地上的练习册和试卷,认认真真地问她:“不想写作业的话,要不然我帮你多丢几本进去?不如全丢水缸里吧!”

沈初黎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低头就看到那张写了一半的生物卷子。

太可惜了,它怎么就没跟着一起掉进去呢。

男生帮她捡好了剩下的那些作业放到桌边,看了一眼愁眉苦脸的小姑娘,又看了一眼她手下的那一张生物卷,忍不住笑了一声:“傻。”

沈初黎就没见过这样厚脸皮的人,犯了错还骂她傻,她脑子一转,哼了一声,故意激他:“你聪明,那你十分钟之内把这张卷子写完啊!”

男生果然上钩,滑板也不管了,接过她的笔就开始快速书写,沈初黎在一旁装模作样地掐表,从坐下到写完一整张填空题试卷,刚刚好八分半。

她拍了拍手,恭维得虚情假意:“你真厉害,高智商怪物。”下一秒就喜笑颜开地把那张卷子叠好放进了书包里面,“谢谢你啊,要不要再来一张物理的?”

小姑娘那点心思一点都不掩饰,萧衍撇撇嘴笑了:“写累了,明儿在考虑。”

他重新蹬上滑板,风一样消失在她的视野里面。

第二天他果然还在,抱着他的滑板特意来看她写什么。沈初黎正奋笔疾书地补作文,见他的影子笼罩过来,头也不抬:“今天要挑战十分钟写作文吗?”

男生在她头顶笑了:“你给我十个小时我也写不出来——物理卷呢?”

“写完了,你没机会了。”沈初黎补了个十分符合老师喜爱的正能量结尾,抬起头来,“昨天写了一天,就剩几篇作文了。”

“那我带你出去玩吧,你回来再写也来得及。”

沈初黎被他毫不商量的决定弄得无语极了:“喂——!”

那男生带她去的地方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贯穿村庄的一条小河,两个人挽起裤脚沿着河岸走,他突然没头没脑地发问:“你知道什么是水文吗?”

沈初黎脑子里飞速掠过课堂上学过的地理知识,回答得一板一眼:“水文指自然界中水的变化、运动等各种现象,是研究自然界水的时空分布、变化规律的一门学科。”

他敲了敲她的脑袋,评价得毫不客气:“死读书。”

这人嘴里就没一句好话,沈初黎扭头就走,又被他唠唠叨叨地拖了回来。

那天她第一次知道了水文科学和海洋地质勘探这些课本里没有介绍到的知识,男生甚至还随身携带了河水分装瓶,给她讲得一板一眼,她的兴趣被吊得高高的。

“不过,说起来,明天我就要走了。”他把手上的瓶子随手送给了她,“下次暑假作业别拖到最后几天写了,干脆别写了。”

告别猝不及防,她突然想起来忘了问他的名字:“对了,你叫什么啊?”

男生挥挥手,笑得臭屁兮兮:“有缘以后遇到了,我再告诉你。”

“反正我看到了你试卷上的名字,你叫沈初黎。”

沈初黎:“……”

04

新认识的人突然变成了旧识,还是H大海洋地质专业的旧识,两个人逐渐熟悉起来,沈初黎不多的休息时间里,往H大跑得更勤。

萧衍这人的理科细胞确实无敌,拿起她的模拟考试卷子分析时,每一个毛病都说得一针见血,比她自己分析得都准。时间久了,她养成了周测月测卷子都往他那里送的习惯,听从他给的建议调整学习方法,理综成绩开始有了明显的提高。

他身边那群男生也开始慢慢眼熟沈初黎的出现,又一次刚见到她时就热络地打招呼:“萧衍在实验室呢!我这就帮你叫出来!”

沈初黎有点不好意思,伸手下意识地想要拦住:“啊,不用,不用,他忙吧,我改天再找他也行。”

结果那男生丢下一句“他忙的事儿没你的重要”,没过十分钟就看到熟悉的人走了过来。萧衍看了她,大老远就挑着眉吊儿郎当地问:“沈大傻同学,你又哪里不会了?”

其实是平平无奇的一句问话,却突然戳到了小姑娘不知道哪根神经。沈初黎吸吸鼻子,突然间红了眼眶。

等他走近了才听到她声音低低的,全是说不出的委屈:“我是不是真的很笨啊?”

萧衍收起吊儿郎当的笑,赶紧蹲下身认真看向她眼睛:“怎么了,模拟考成绩出来了?考砸了?”

一小滴眼泪砸在他的手背上,沈初黎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是十一月初的高三第一次全年级模拟考试,考试的时间、考场分布都完全模拟高考,听说还要公开年级大榜,连班主任都提醒了这一次考试可以做自己高考成绩的预估标准。理科综合一直是沈初黎发挥最飘忽不定的一门,之前的排名高低完全看理综发挥。

从来不信那些迷信转发的沈初黎特意破例转了十来条锦鲤,只是不知道是锦鲤转错了还是她太紧张导致物极必反,模拟考试的整张理综卷她做得磕磕绊绊,不顺利极了。

发成绩就在考试结束后的第三天,之前那些因为萧衍而在理综上取得的进步全部消失。她考出了理综历史最低分,排名跌到了132名,离学校给出的H大预估录取分数线差了三十多分。

看完成绩回到教室里,班级里面吵得要命,有人欢喜有人忧。前桌挥着卷子阴阳怪气地掐着嗓子感叹:“我的天,我理综竟然错了四个选择题!”沈初黎沉默了一会儿,一点点把脑袋低下埋到了臂弯里。

那是她第一次因为成绩哭,从前她对自己考好考砸其实都没什么特别的感受,对高考都没什么明显的紧张感。倒计时的时候班里流行购买理想大学的明信片,校门口的文具店进货了一箱又一箱,她凑热闹跟着去转了转,最后却什么都没买。

那时她无所谓地想,考哪儿算哪儿吧。

可现在她遇见了萧衍。

滑板、辩论、乐队还有他的专业,他像是生活在一个和她完全不同的新奇世界里,因为想要走入那个世界,她第一次产生了明确要努力的目标。

只是……模拟考的成绩清清楚楚地摆在那里,告诉她,她还没有资格。

“学习好难啊。”她拽了拽他的袖子,嘆了口气。

05

过了冬天,春天和高考一百天倒计时一起来了。

H大图书馆已经变成了沈初黎的自习室,第一次模拟考试之后萧衍就主动请缨了她的“理综军师”这一职位,从琐碎的知识点到试卷上的题型一点一点帮她找出问题,偶尔她出现心态不够平和的问题,他就会带她去城市边缘看海。

他问她:“觉不觉得看海会让人心情平静?”

春天北方的海边还带着一点料峭的寒意,沈初黎裹紧外套挡住咸味儿的风,踮着脚看了看远方。海水裹挟碎冰和春意一起缓慢翻涌着,整个世界都很安静,在这样的状态下,好像那些不小心算错的数、记错了的公式和没看明白的题干都不算什么了。

沈初黎缓慢地点了点头。

“最开始喜欢海,是因为中考。”萧衍笑了笑,“家里出了点事,感觉生活状态都是乱的,做什么都做不好。

“那个时候年轻气盛,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偷了我爸的帐篷到夏天的海边住了两天,看了两天海,还刚好遇见了H大海洋地质系的暑期实践。

“起初觉得新奇,后来自己真正踏入这个领域,觉得比起新奇更像是找到了归宿,见不同的海,研究它们,分析它们,这种感觉很奇妙。”

萧衍对她眨了眨眼睛:“如果想切身体验这种奇妙的感觉,就要在最后一百天好好加油啊,我在这里等着你呢,小学妹。”

太阳一点一点下沉,温柔的金色余晖落在男生侧脸上,让他整个人有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闪闪发亮。

沈初黎看了他一眼,猛地低下了头。

那一次是沈初黎高考前最后一次见萧衍,学校管理越来越严格,每一个人都为了六月那一场考试全力以赴。

高考那一天进考场前,沈初黎还特意看了一圈儿围在外面的人,大多数都是学生的家长,没有那个那天放学时在家长群里显得格格不入的萧衍。她突然有一点失落,她还以为他一定会来的。

后来,当人们提起那一年的高考,都说那一年的理科考生好福气,因为理科综合题在那一年明显降低了难度,导致很多原本因为理综弱势而成绩中上游的考生一下蹿到了前面。

题目简单,在沈初黎做完选择题那一刻就意识到了,她抿了一口放在旁边的矿泉水,慢慢蔓延上来的欣喜情绪让她觉得水都是甜的。这样快乐的情绪一直延续到下午的最后一科英语上,她做题如鱼得水,写完作文的最后一个词汇之后在旁边点上一个重重的黑点,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关于青春的一部分都像被她写在试卷上那些黑色碳素笔迹一样,留在了这样的一个夏天。

考试结束后的考场和操场比那一次模拟考试之后还要热闹,甩包的甩包,撕纸的撕纸,好多人都在大喊大叫。沈初黎小心翼翼地绕过一群狂野击掌的男生,刚走到校门就在一群家长里看到了那么显眼的萧衍。

她像那一次他来送收音机时一样惊喜地冲他跑过去,听他祝贺她解放了,又神神秘秘地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原本那一天晚上还有散伙饭,沈初黎把饭局完全抛到脑后,跟着他打车去海边。从中午开始天就逐渐阴沉,车程开到一半天上开始掉落雨滴,雨越下越大,连前面的路都快看不清了。

“真是够玄学的,每年高考之后好像都要下点儿雨。”司机抱怨着,萧衍却抱歉地要求返程。

她对神秘感到好奇:“你要带我看什么啊?”

萧衍坚决不肯说:“以后还有机会,以后再说。”

她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开玩笑地回了一句:“万一以后没机会了呢?”

他自信地说不会,可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有个词汇叫“一语成谶”。

06

出租车绕城市开了半圈,最后回到了校门口一家大排档门口。

里面热热闹闹的,听起来不止一个班级在这里聚会。她给班长发了条信息问了定的包间号,得到了说有人来门口接她的回复。萧衍本来打算直接回学校的,可就在他打算转身离开的瞬间,饭店门里走出了一个抱着花的男生。

那个男生直直地走向沈初黎,眼睛里面的情绪藏都藏不住,扯着嗓子壮胆一般喊了一句:“沈初黎——我喜欢你!”

他把花递给愣住的她,清晰地补了一句:“好久了。”

一整个班级的人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开始起哄,连年长的班主任都在一边笑,换作是别的主角,萧衍可能会感慨一句“青春真好”,可是被告白的主角是沈初黎。

他看了两秒,眼神晦暗不明,离开时一脚踢翻了旁边的玻璃饮料瓶子。

这高考之后的大雨可真够耽误事儿的。他在心里恨恨地想。

那天晚上萧衍没睡着。

从前他一直是自信的,上帝给了他一副好皮囊,学习也没费过什么心思,在他的记忆里就没有什么是他想要却得不到的。

可那个叫沈初黎的小姑娘始终是个意外。

年少时他们在乡下相遇,他离别时故意不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就是想要她求求他或者再问一次,可她真就不再好奇地转身离去。后来他们在辩论赛上惊喜重逢,颁奖的时候他看她手忙脚乱还以为她是因为认出他来而激动,结果她只是要他赔她的收音机。

她永远没按他脑子里面的既定常理出牌。那天晚上他翻来覆去,最后还是没忍住给沈初黎发了条消息:“你答应他了吗?”

如果没答应,他下一秒就要表白,把这些不确定都变成确定。

沈初黎的消息第二天中午才回复了过来,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你猜猜?”

他赶紧给她打电话,可没想到话题却被她抢了先:“萧衍,我打算报Z大了。”

萧衍:“啊?”

沈初黎给他解释:“我现在的分数,要是想学海洋地质的话,报Z大更稳妥一点。”

“好像一直以来你都像明灯一样指引着我,我跟在你后面加快脚步防止跟不上,以前其实我不是一个很有上进心的人,可是现在我想走得再快一点,甚至跑起来。

“萧衍,我想追上你,和你一起向前。

“你等等我好不好?”

萧衍因为在实验室有设备的干扰,信号算不上通畅,嘈杂的声音里,他只完整地听清楚她要上Z大和她说自己跟不上他要他等。

莫名其妙的火气和恨铁不成钢的情绪涌上来,他皱着眉头问她:“所以你觉得那个男生的脚步你跟得上,就要和他在一起是吗?”

沈初黎愣了愣:“什么啊?”

他努力心平气和:“有男生向你表白,散伙饭那天,我看到了。”

“可我没答应他啊……”

她说一半就被他打断:“可以了。”

那时候的萧衍不理解沈初黎自卑的心思,他前半生太顺遂,不理解为什么明明能得到的却得不到,不理解她为什么要他等。

等他明白的时候,她却已经不在他的视线范围里了。

07

“萧研究员,王所长要你跟他一起去面试新来的这一批实习生。”

萧衍随意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检测器,披着外套就向二楼会议室走去。他好久没去那间小会议室,上一次还是他作为实习生接受面试。

简历整整齐齐地摆在桌子上,他视线掠过一圈,在看到其中一份的时候猛地停住了脚步。

一寸照片上女生露出恰到好处的甜美笑意,眼睛弯弯的,整张脸都那么熟悉。

沈初黎。

一瞬间,几年前的不愉快记忆、他说的愚蠢的“决裂”话语和他做的不妥当事情全部涌上脑海,萧衍下意识就想给王所长打个电话,说自己临时有事没办法和他一起进行面试,电话还没拨出去,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

沈初黎看着空无一人的会议室,疑惑地自言自语了句:“我……是来太早了吗?”

下一秒,她就看见站在角落逆光处的萧衍。

她说:“好久不见呀,萧衍。”

真的好久不见了,但其实对于萧衍来说也没有多久。

前一阵Z大的毕业典礼他还偷偷去过,听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的她发言。这几年沈初黎突飞猛进,他都在看,可每次都只是悄悄在她朋友圈点了个赞,除此以外再没什么其他交集。

似乎要咬着牙等到追上他再主动联系,沈初黎从来没有主动给他发过消息,年初时他给她快递了一封信,她也没有回信。

直到这天。

面试的时候不能免俗地要问到为什么想来研究所,沈初黎回答这问题时萧衍心慌了一下,不敢和她对视,可出乎意料的是,她和其他人的回答也没什么不一样,都是罗列了自己的优势和能力。

就在他和王所长都以为她结束回答的时候,她突然笑了笑:“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私人的原因。

“为了追逐喜欢男生的步伐,他太閃闪发亮了,可我想做的从来不是他背后的阴影,我想做和他一起闪耀的星。

“因为有自信能和他并肩前行,我才来到了这里。”

她低头摆弄了一下手机,萧衍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是她的消息。

“你还愿意等我吗?”

他突然笑了。

尾声 《小王子》与萧衍的信

“我的那朵玫瑰花,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可是,她单独一朵就比你们全体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

“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她身上的毛虫,除了留下两三只为了变蝴蝶而外,是我除灭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聆听着她的沉默——

“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编辑/猫空

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