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慕白(四)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时衿

第二章:下次乖乖叫学长哦,小学妹

镜子里的女孩子短发柔顺,本来素净的五官因为上了妆,俏皮又惹眼,完美。

陆以凝顾不得听韩妙妙的“彩虹屁”,随手拿起一本书就出了寝室。

由于精心打扮花费时间的缘故,陆以凝到教室的时候,已经九点十几分了。

阶梯教室被一百来号人坐得满满当当的,陆以凝从后面观察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离唐慕白最近的空位坐过去,她的屁股刚接触到椅子,上课铃就响了。

讲台上的中年教授已经开始讲课了,专业术语众多,几句话下来,陆以凝能听懂的也就只有最开始那句 :“同学们好,我们现在开始上课。”

陆以凝把随手拿的那本《摄影学概论》摊平放在桌子上,然后拿出手机,敲了几行字给姜奈发过去。

第一行:“我来上医学高才生们的课了。”

第二行:“我看见小白学长了。”

第三行:“他旁边坐着的是一个女生,微笑。”

第四行:“女生旁边坐着的是裴绝,微笑。”

姜奈昨晚学习到一点多,这会还在补觉,根本没看到她的消息。

陆以凝也没在意,她从微信界面退出来,然后点开百度云网盘,准备清理照片。结果刚一打开相册,屏幕上就猝不及防地弹出来一张照片。

照片很明显是几年前拍的,画质不算太好,上面的两个人还是少男少女的模样,青春洋溢。

是三年前的陆以凝和裴绝。那会儿两人认识时间不长,裴绝冲着镜头竖起的两根手指怎么看怎么搞笑。

比这更搞笑的是,就在这张照片里,裴绝那张还冒了一颗青春痘的脸旁边,还有一行来自系统的灵魂拷问:“这是谁?”

陆以凝:“呵……”

她一秒都没多考虑,直接按了删除键。

好在陆以凝平时不太爱自拍,和裴绝的合照更是少之又少,很快就删完了。

讲台上的教授声音低沉而缓慢,加上陆以凝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催眠作用显著,一堂课还没上完,她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课间休息的铃声和四周人走动的声音也没能把她吵醒,倒是前面的人无意间转头,瞥见斜后方趴在桌子上只露出小半张脸的女孩子,轻挑了下眉。

半分钟后,唐慕白照例拍照询问陆竟行:“你妹妹?”

“你看不见吗!”

陆竟行看着照片上穿着白裙子的女生,一行字打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肯定不是啊。”

陆以凝压根不知道唐慕白和陆竟行这些事情。她昨晚睡得不晚,今天醒得又不算早,睡眠时间妥妥地超过了八个小时,但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席卷而來的困意。

宿舍四个人,没有一个比她能睡。刚认识的时候,韩妙妙不好直说,特别委婉地用了“睡美人”这个词来形容她。后来熟了之后,韩妙妙嘴里就只剩下一个“猪”字。

陆以凝丝毫不介意,毕竟谁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是猪的。而且就算是猪,她也是一头精致漂亮的猪。

其实在一年前,陆以凝也是一个睡眠不足但活蹦乱跳的青春少女。不过高考是这个青春少女的一道坎,这道坎在陆以凝面前筑得极高,她轻易跨不过去。

陆以凝高中当了两年学渣,每次考试都在班级中下游、年级下游晃荡。偏偏陆父陆母根本不在乎她的学习成绩,尤其是徐曼,对她不闻不问。陆卫国要稍微好一点,不过也仅限于每个月定期给她打钱的时候问两句。

两个人对这个女儿的关注很少,但毕竟是独生女,一定程度上也是他们的脸面所在。如果陆以凝最后上了一所三流大学,那无异于把陆卫国的脸面按在地上摩擦。抛开长相,陆卫国也是个天之骄子,自然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早就托人找了关系。

本来这事就不光彩,陆卫国没打算告诉陆以凝,结果千防万防,没料到有次喝酒误事,他不小心说漏了嘴。

陆以凝从小父母离异,她又成天打扮得像个小公主一样,小孩子们的嫉妒心不可估量,她从来不缺别人的白眼。

习惯归习惯,她那骄傲的自尊心还是接受不了这种行为,从那天开始,她突然就开始努力学习了。

别的高三生一天起码也要睡六七个小时,陆以凝就只睡三四个小时,白天学习,晚上也学习,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学习。

不是陆以凝热爱学习,而是除了学习,她没有别的选择。好在她虽然数理化差,但智商不低,努力总是有效果的。最后,她成绩突飞猛涨,加上艺考和高考发挥得都不错,她擦着录取线进了B大。

所以换一句话来说,陆以凝现在睡的觉,都是在补高三时缺的觉。此刻,陆以凝趴在跟自己的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课堂上,睡了两个小时有余。

下课铃响,上课铃再响,响了四次之后,陆以凝总算睡到自然醒,一抬头,和讲台上的教授来了个深情对视。

陆以凝下意识地擦了擦干干净净的嘴角,把视线错开,乖乖挺直肩膀坐了起来。

教授从上一节课开始就注意到这个小姑娘了。班上的都是大三学生,他不是第一年带他们班,虽然个别人他叫不出名字,但基本都混了个脸熟,这个女同学一眼看去就面生,显然不是他们班的学生。

教授也是从二十几岁过来的,一看她那时不时瞥向某个人的眼神,就能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

之前也有不少外院的女同学来旁听,医学院的课程对她们来说,枯燥且复杂,经常会有人听着听着就睡过去。不过这个小姑娘还是第一个离唐慕白这么近还能睡着的,而且这一睡,三节课马上就要过去了。

追人追得毫不专业,连他都没忍住多看了几眼,直到小姑娘的头快埋到桌子底下,他才推了推眼镜,把视线收回,开始布置作业。

陆以凝睡的时间确实不短,醒了没几分钟,又是一阵下课铃。

三节大课结束,教授说完“下课”后,阶梯教室里立刻空了一大半。

也不知道是刚睡醒的原因,还是陆以凝今天穿得少受了凉,她总觉得有些晕,可惜她今天出来得急,连件外套都没带,裙子虽然是长袖的,但是袖子的厚度约等于没有,她吸了吸鼻子,伸手搓了下手臂。

她坐的位子靠后,看着前排的座位一个个空下来,前面那三个人却始终没有动静。

陆以凝今天穿的是白色及膝长裙,因为过于追求版型,所以布料极其轻薄,又不能穿打底裤,所以她两条腿都暴露在空气中,不用风吹,温度已经在慢慢下降了。

她双腿贴在一起,把裙摆往下拉了拉。

三分钟过去,前面那个女生终于有了动静。

陆以凝没起身,只是抬手撩了一下长发,这个动作不算太小,甜腻腻的香水味瞬间扑鼻而来,她吸鼻子的幅度更大了。

陆以凝不太习惯这个味道,加上教室没供暖,她这边又是阴面,凉飕飕的似乎四面八方都在冒风,毫无疑问,这对她来说是一种煎熬。

她把书收起来,先一步起身。

由于这会儿教室里已经空得差不多了,她起身,椅子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让前面的人回了头。

裴绝本来以为后面已经没人了,这一回头,他的脸一僵,握着笔的手指微微有些颤抖。

遇见前女友这事本来算不上尴尬,尴尬就尴尬在两人分手的时候裴绝不是那么光明磊落。他当然是喜欢陆以凝的,加上从小是好学生,脸皮薄,分手以后每次见到陆以凝都觉得无地自容,甚至连直视她的勇气都没有。裴绝的视线一秒都没多停,跟旁边的女生说了句“有事先走了”之后,飞快地落荒而逃。

陆以凝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隔了几秒,她刚要出去,就听到前面那位一直默不作声的女生开了口:“小白,我们中午一起吃饭吧?”

女孩子的声音娇滴滴的,语调过分亲昵。从陆以凝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能看到她的侧脸,眼睛很大,嘴唇很红,长得很漂亮。

陆以凝用了半分钟,才把这张脸和裴绝的现女友对上号,她眉心一跳,不由自主地顿住了脚步。

女生显然没注意到陆以凝,支起下巴侧着头看向旁边的人,拖长调子说:“我听说东苑餐厅的菠萝鸡特别好吃,小白,你带我去吃好不好?”

唐慕白眼睛都没抬一下,他做完最后一行笔记,然后收起笔合上书 :“你自己不会去吗?”

“我不认路。”女生明显跟他很熟,一句话说得理直气壮,还隐约能听出几分撒娇的意味。

唐慕白嘴角一弯:“我也不认识。”

“你骗谁啊?”

在学校待了两年,怎么可能不认路,女生顿了一下,然后试探地问:“小白,你是不是生气了啊?”

唐慕白偏头,睨了她一眼:“我生什么气?”

“你难道不是看到我跟裴绝在一起生气了吗?”

唐慕白简直無法理解她的脑回路,他懒得理她:“文静,起来。”

“我就不!”女生非但不起来,还往后靠了靠,严严实实地堵住了他出去的路。

陆以凝站在过道那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女生嘴角一弯,脸上的笑意十足 :“小白,你承认吧,你肯定喜欢我。”

唐慕白:“再说一遍,起来。”

文静:“你承认我就起来。”

唐慕白看她一眼,懒得再跟她说话了,椅子一拉,抬腿踩上椅子,然后又踩到桌子上,利落地跳了下去。整个动作连贯顺畅,像是已经演练过无数遍一样。

文静重重地哼了一声:“唐慕白,你站住!”

她追过去,根本没看陆以凝。

陆以凝像是一个没人注意到的局外人,她耳边嗡嗡乱响,心里像空了一样。

之前姜奈问她介不介意唐慕白有前女友的时候,她说不介意,她确实不介意,因为前女友这种生物的存在,远比现在这种情况要好得多。陆以凝的手指收紧,指甲快要把那本《摄影学概论》抠出洞了。

耳边,女生的声音还没停下来:“唐慕白,让你承认喜欢我有这么难吗!你别生气了,我马上就跟他分手。”

反正她跟裴绝在一起,也只是想找个人谈恋爱气一下向来对她爱答不理的唐慕白,既然要气,那少不了要在他眼皮子底下刷存在感,这么一来,裴绝就成了最好的人选——长得不错,他俩又是同班同学。

文静这句“分手”说得简单,但是听在唐慕白耳朵里,就不太是滋味了。还跟裴绝分手,那他算什么?

唐慕白忍无可忍地停下来,他嘴角一扯,眼睛弯起的弧度很温柔,但是眼神有点冷:“我什么时候喜欢你了?”

“前阵子我坐在你前面的时候,你还叫我坐到你旁边来,不是喜欢我是什么?”

“你在说什么梦话?”唐慕白都被她气笑了,“那是因为你挡到我看黑板了。”

文静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话。

倒是陆以凝,阴沉了半天的天空,好像终于放晴了,她的嘴角一弯,就听见门口骤然响起一道熟悉的男声,带着不太明显的不耐烦和催促:“唐慕白,你还打不打算出来……”

男声一顿,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无比惊讶地出声:“以凝?”

陆竟行是看着陆以凝长大的,这丫头小时候臭美,小花裙子天天换着穿,不过自从上了中学,她基本上就不碰裙子这些东西了,一张脸更是不施粉黛,素面朝天。

而现在,他虽然看不出来陆以凝化没化妆,但那条白裙子是真真切切地穿在她身上的。

北城已经入了秋,气温降得厉害,陆竟行看了一眼陆以凝裙子底下两条白花花的腿:“冷不冷?”

当然冷。不过陆以凝还是强忍着哆嗦,摇了摇头,刚要说“不冷”,陆竟行就看了唐慕白一眼。

两人对视一眼,进行了一场无声的交流之后,陆竟行盯着唐慕白身上的外套:“你不懂我什么意思吗?”

陆以凝的运气其实不算太差,家庭虽然不和睦,但是家境不错,从小不愁吃不愁穿。虽然父母和她的感情不深,但她还有疼爱自己的姑姑和姑父。

从记事开始,陆以凝在陆欣蓉家住的日子就远比在自家多得多。

陆竟行跟她年纪相仿,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然比普通的堂兄妹要好得多。

加上学法律专业,陆竟行的心思比常人更细腻,所以陆以凝一个眼神,他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比如现在,陆以凝虽然面不改色地说着“不冷”,但是她微微抿起的嘴角已经说明了一切。

陆以凝的体质本就不耐寒,她一到冬天就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恨不得把棉被直接披在身上。正常情况下,到了这个季节,她应该已经开始穿毛衣和秋裤了,但是她今天不仅没穿毛衣,胳膊和腿还露在外面。

陆竟行看得直皱眉,偏偏他今天没穿外套,就穿着一件厚一点的衬衣,脱了不仅影响市容,估计还会被保安以耍流氓的嫌疑带走。他看了一眼依舊没反应的好友,皱眉:“唐慕白。”

唐慕白“哦”了一声:“我冷。”

陆竟行一口气堵在嗓子眼,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之前谢坤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唐慕白,陆竟行当时还不以为意,时过境迁,他现在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都暗示到了这个地步,他不信唐慕白听不懂他的意思。

陆竟行也不喜欢废话,暗示不管用,干脆就明示,他伸手扯唐慕白的外套:“脱了。”

旁边安静了一会儿的陆以凝先明白过来了,她脸一热,连忙拉了一下陆竟行:“哥,我真不冷……”

不拉还好,这么一拉,两人的手指碰到,陆竟行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陆以凝松开手指,她不是不会看人眼色的人,一看就知道唐慕白的意思。毕竟他们两人还不算太熟,又男女授受不亲,他不想脱再正常不过。

再僵持下去几个人都尴尬,陆以凝强压下心里冒出的酸涩感,勉强弯了弯嘴角,开口打破了沉默:“我中午约了奈奈吃午饭,再不过去就晚了,我先走了啊!”

话音落下,陆以凝压根不给陆竟行再说话的机会,侧过身,快速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

陆以凝前脚刚走,文静就从教室里出来了。她刚才刻意在里面磨蹭了一会儿,想看看唐慕白会不会回去找她,结果等了几分钟,门口毫无动静,她只好自己出来了。

文静本来又气又郁闷,结果一出教室门口,就看到陆竟行和唐慕白站在门口。他们也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这会儿没人出声。

文静不知道前因后果,当然也没办法体会到沉默里暗藏的尴尬,还以为唐慕白是在外面等她,心里的郁闷瞬间一扫而空,她弯眼笑起来 :“小白!”

文静的声音又软又甜,换成别的男生估计心都软了,但唐慕白只觉得烦躁,他避开文静伸过来的手,丢下旁边的陆竟行,自己快步下了楼梯。

课是在四楼上的,教学楼不比外面,外面起码还有阳光,里面阴凉一片,在夏天挺舒服,但在这个季节就不一样了。

陆以凝的手脚冰凉,两条腿有些僵硬,像是在冷水中浸了半天,每下一层楼都要停一下跺几次脚。虽然对驱寒有点作用,不过还是冷。她使劲吸了吸鼻子,拿出手机一看时间,十二点多。

姜奈在十分钟前发过来一条消息:“医学院的课上得怎么样,睡了几个小时?”

姜奈倒是了解她。

到了一楼,陆以凝一边往教学楼门口走,一边回复:“不多,就睡了两个小时。”

姜奈:“两个小时还不多?据我所知,那课一共也才两小时五十分钟吧?”

陆以凝:“那个老师讲得太好了。”

她一个学摄影的,还能听出医学院教授讲得好不好了?这简直比听到母猪上树还叫人觉得不可思议。

姜奈质疑的话还没打完,陆以凝的话就发了过来:“我决定下次来上课的时候录几节音频,等我哪天失眠了就放着听。”

姜奈无语。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