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世界捧给你(二)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鹿仙贝

简介:

神颜击剑手VS“小哭包”实习生

初乔:“可能每个人都有一厢情愿的时候,然后愿赌服输。”

虞弋尘:“我们不一样,我们两相情愿,而后两情相悦。”

我只想把世界都捧给你。

上期回顾:刚刚进入体育馆实习的初乔遇到了自己的偶像虞弋尘,意外地发现偶像竟然有“脸盲症”,导致每次碰面都要进行自我介绍,但这些都不是事,有什么能比认识了偶像更让人开心呢?

突然提到这件事,初乔顿时有些害羞,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故意将声音拔高:“是!”

“你对数字很敏感。”

被偶像夸奖,初乔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数学的确一直很好。”

半点不带谦虚的。

静了片刻,虞弋尘再次开口:“有没有想过,强化这方面做个数据分析师?”

数据分析师……

每个击剑俱乐部都会配有内部的经理人,有时候经理人会兼任数据分析师,不过更多的大型俱乐部会单独配数据分析师,一个好的数据分析师可以帮助选手发挥出最强的实力,甚至达到越级挑战。

初乔一直喜欢击剑,所以毕业后想也未想地去市体育馆应聘了,可不是专业出身的她,从来没有想过去成为一名职业数据分析师。

见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虞弋尘倒也没有必须得到答案。

他从自己口袋中掏出那只猫咪玩偶,放在收银台上,轻声道:“就当作饮料的谢礼。”

等初乔从思绪中抽离后,已经不见虞弋尘的身影了。

她看向收银台上的白色猫咪玩偶,抿紧嘴唇。

过了半小时,又或是比这更长,她关掉手机浏览器,郑重地在屏幕上打下一行字。

花花幼稚园:“跟你说个秘密。”

虞弋尘单手钩着塑料袋,看见这条信息的时候,低笑了一声。

空:“是什么秘密呀?”

花花幼稚园:“男神说我可能会是个天才。”

空:“他亲口这样说的?”

花花幼稚园:“潜台词就是这个意思,我能听出来。”

虞弋尘脚下一个趔趄,不禁思索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要出来买饮料。

初乔向来是个行动派,受到启发之后,她有事没事便锻炼着自己的分析能力。

“拿到抹布,王阿姨先拧开水龙头再挽起袖口的概率为88%。”

“登记比赛记录,小周先拔开笔帽再找登记簿的概率为57%。”

“头发没涂啫喱,经理今天进门就骂人的概率为94%。”

…………

这段时间,周围的保洁阿姨、后勤小伙伴以及各个岗位上工作的同事都被她分析了一个遍。

“今天周四,下午五点半出现在体育馆的非工作人员概率为6%……咦?”

就在初乔碎碎念间,一双浅色的裸靴映入她的眼帘,硬生生地打断了她的分析。

陆子虚站在初乔面前,笑道:“魔怔了?”

陆子虚,击剑场上曾经的黑马,国内最有望跟虞弋尘比肩的击剑运动员,也是初乔的高中同学。

当初初乔跟“空”在论坛奋战,语气坚决地高喊“虞弋尘最棒”时,他就坐在她的身旁,口气哀怨:“能不能注意一下,你旁边还有个大活人。”

百忙之中,她的确抽空看了他一眼,然后敷衍道:“你也很棒。”

“哦?”陆子虚长了一双桃花眼,移眸间波光流转,“那我和虞弋尘比,谁更棒?”

初乔毫不留情地推开他凑过来的脸,不假思索:“当然是虞弋尘!”

“……”

而后的两年时光里,陆子虚便像是赌了一口气要证明自己一般,硬是将黑马身份坐实,斩获大大小小的奖项,成为CN俱乐部的主力军。

CN俱乐部和AT俱乐部是国内两大击剑俱乐部,虽然AT比较老牌,还有虞弋尘压阵,但CN风头强劲,招募了不少有实力的队员,若论综合实力,现今的AT不如CN。

走到这步,只有陆子虚自己清楚,这中间付出了多少努力。

“你怎么会在这里?”初乔问。

“小没良心的,没事我就不能来?”陆子虚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将口袋中的U盘掏出来递给她,“这是你的好闺密让我带给你的,说里面都是你要的资料……”

话音未落,初乔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她一接听,苏祁欢风风火火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今天正好采访了CN俱乐部,我就将U盘给陆子虚了,能搜罗到的击剑比赛视频我都帮你搜罗了一遍。”

初乔还没来得及回复,她便要挂电话:“我赶下一个采访,先挂了。”

初乔常跟旁人稱自己这辈子有两个怎么也不会散的好姐妹,其一是“空”,两人志趣相投;其二便是苏祁欢,她们从幼儿园开始认识,苏祁欢虽然身材娇小,但脾气火暴,小时候初乔被人欺负,都是她来摆平的。

如今她应聘了市体育馆实习生的工作,苏祁欢也找了新工作——A市的实习记者。

跟她不同,苏祁欢自从应聘成功就异常忙碌,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几乎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可即便是这样,在得知她想当数据分析师之后,还是熬了几夜,帮她从电视台里整理了相关资料。

初乔捧着那枚U盘,差点儿哭出声。

“别把鼻涕蹭我身上,”陆子虚煞风景的声音响起,硬生生将她的感动打断,“怎么突然想当数据分析师?”

“也不算突然,只是受到了那么一丁点启发。”

初乔咧开嘴角,拇指和食指靠拢,比出个一点点的手势。

她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击剑,但凡有击剑比赛,一定会守在电视机前,只是她没有击剑的天赋,父母送她学了几节课程之后,教练委婉地告诉他们:“抱歉,令嫒或许更适合做其他事情。”

就像教练所说的那样,她对数字格外敏感。

手机号只需要报一遍便可以全部记住,考试过了一周,她仍然记得题目中出现过的数字。

父母欣喜若狂,指望她长大以后当个数学家,可她的天赋仅限于此,那些繁复的公式再次让她父母的梦想破灭。

在遇见虞弋尘之前,她对人生的计划不过是成为市体育馆的员工,努力奋斗几年也许可以在市体育馆内企划一场击剑比赛。

可在那晚,她做了个梦。

梦中她成为击剑选手的数据分析师,帮助他们去成就更辉煌的自己,跟他们一起在赛场上流汗流泪。

陆子虚望着初乔嘴角边小小的梨涡,喉间有些许干涩。

他清了清嗓子,挪开视线:“什么启发?”

话音刚落,他视线里便出现了一抹白色,他眯眼望去,看见她口袋边缘露出来的玩偶。

那玩偶怎么看怎么眼熟。

他于脑海中搜索时,才听见初乔的声音:“男神告诉我的。”

男神……

她的男神,他闭着眼睛都可以叫出名字。

“虞弋尘?”虽然虞弋尘是前辈,但不妨碍陆子虚对他直呼大名,语气还带着不满,“你怎么会见到他?”

陆子虚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画面,那画面中的玩偶跟眼前的玩偶一角重叠在一起。

他眯着眼睛从她口袋中拽出那只猫咪玩偶:“虞弋尘给的?”

“对!”初乔炫耀道,“虽然男神有脸盲症,但我觉得下次掏出这只玩偶的话,一定能让他记得我。”

“脸盲症?”

陆子虚眼中透着淡淡的疑惑。

同在一个领域,且作为对手,他还真的不知道虞弋尘有这个毛病。

但这份疑惑转瞬即逝,陆子虚敛起桃花眼:“玩偶我要了。”

初乔伸手就想将玩偶夺回来。

她虽然不矮,但运动员出身的陆子虚还是比她高了将近一个头,她蹦了几次都没抢到。

陆子虚慢条斯理地伸长了手臂:“玩偶换晚餐,你今晚想吃什么我都包了。”

“还我玩偶!”

“两餐,别太贪心。”

“我不!”

“真拿你没办法。”陆子虚叹了口气,“你前阵子不是跟我说市体育馆过段时间考核,需要邀请运动员吗?”

初乔伸长的手臂僵在了半空中。

市体育馆每年都会邀请一些国家级运动员前来参加友谊赛,而对实习生的考核便是能否成功邀请到一位国家级运动员来参加。

截至今天,她还没有想好究竟邀请谁,似乎唯一合适的人选只有陆子虚。

见有效果,陆子虚乘胜追击:“我会参加,但需要用玩偶交换。”

初喬迟疑了片刻,缓缓地收回了手,疑惑道:“你要这玩偶干什么?”

“当作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啊。”陆子虚撇了撇嘴,眼底瞬间溢出满满的委屈,“今年是我的本命年,结果上个月生日那天,我等了整整一天也没等到你给我发祝福。”

一提到这茬,她就万分心虚。

那天正是体育馆面试的日子,她便将陆子虚生日这件事给忘了个干干净净。

初乔悄悄抬眼去看陆子虚,发现他低垂着眉眼,一贯精致艳绝的桃花眼都耷拉了下去,怎么看怎么可怜。

她瞬间心软:“好、好、好,送你了。”

“好。”

陆子虚答得迅速,面上委屈的神情也立刻收了起来,看得初乔目瞪口呆。

她磨了磨后槽牙,感觉自己上当了:“邀请的运动员我要报你的!”

“可以。”陆子虚好脾气地笑着,伸手挠了挠她的下巴。

初乔一巴掌拍开他的手,继续说:“还有两顿饭!”

“三顿。”

“成交。”

初乔将陆子虚的名字报了上去。

在报上去的那天,开会时领导着重表扬了她一番,提前将她转正。

陆子虚近两年风头正盛,被视为虞弋尘的接棒选手,虽然跟虞弋尘并非同一类型,但他为人更加亲和,有时还会在微博上做些粉丝活动,所以女粉丝甚至比虞弋尘还要多。

随手点开一条他的微博,便能看到底下粉丝们尖叫着“老公嫁我”。

最绝的是,陆子虚之前还回复了其中一位:“不娶何撩?”

从那之后,喊着要嫁他的女粉丝更多了。

如果陆子虚真来参加这次友谊赛,别的不说,市体育馆的观众票便不需要愁卖了。

虽然知道自己会被表扬,但初乔没想到会提前转正。

实习工资两千五百元,转正工资三千五百元……初乔掰着手指头在心里算了一下,美滋滋地决定同意陆子虚可以少请一顿饭。

可她还没高兴多久,便听到经理开口:“今年还要邀请虞弋尘吗?”

听到自家偶像的名字,她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

“需要。”领导沉吟片刻,“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

“其实我有一个更好的人选。”经理的目光定在初乔身上,“上次虞弋尘来这里时,帮过初乔,估计跟初乔认识,如果是初乔去邀请,说不定会更容易些。”

领导的神情有些犹豫。

“况且,初乔好像跟陆子虚相熟,如果是陆子虚去邀请虞弋尘来参赛,虞弋尘答应的概率便会更大。”经理继续说道,“陆子虚和虞弋尘的巅峰对决,这样的标题肯定更能起到轰动本市甚至全国的宣传效果。”

领导点了点头:“说得有道理,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初乔,如果办成,本月发双倍奖金。”

初乔还想说些什么,但没了话语权。

散会时,同期实习生满脸羡慕地走了过来:“乔乔,你好棒啊!”

初乔却不如她所想的那般高兴。

她心里清楚,这并非是一件好差事。

听经理和领导刚刚的对话,足以证明市体育馆年年都会邀请虞弋尘前来参加活动,而她记得档案中,虞弋尘从未来参加过体育馆的友谊赛。

经理刚刚的那番对话隐隐给了领导一份期待,无论是从她认识虞弋尘的角度,还是她和陆子虚相熟的角度来看,似乎她邀请虞弋尘前来参赛的概率都很大。

邀请成功得到双倍奖金固然好,可她心里清楚这件事失败的可能性更大。

虞弋尘患有轻微脸盲症,再加上过了这么多天,说不定早就不记得自己;如果让陆子虚去邀请虞弋尘,那陆少爷可能会将她的房顶给掀掉。

旁人只知道虞弋尘是陆子虚追逐的对象,可初乔知晓陆子虚这么多年被拿来跟虞弋尘对比,这三个字早就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

他想要超越虞弋尘,不甘心自己名字后面永远跟着“虞弋尘接班人”这六个字。

所以不管是哪个方面,她都没有把握。

而领导现今已经对她抱有了一定期待,在这份期待下,若她没能办成,便会被质疑是能力问题。

这天晚上,初乔回家后连夜赶制了一封邀请函。

做了改、改了重做,等她做完满意的版本后,天已渐明。

她伸了个懒腰,瞥见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已过五点,便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做好的邀请函发给了虞清清。

这个点也只有虞清清会在线了。

虞清清作息规律,每天十点睡五点起,相识两年来,初乔从未见过对方睡一次懒觉,堪比机器人作息。

花花幼稚园:“你觉得这个邀请函够不够震撼,够不够感动?”

接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虞弋尘刚在脖子上搭了条毛巾,准备出去晨跑。

他看向屏幕上方的链接,略一犹豫,还是点了下去。

大红色的背景,一眼扫下去是数十张他的照片。

的确够震撼。

连继续往下滑动的勇气都没有,他迅速退出。

空:“嘤嘤嘤,也太震撼了吧!虞弋尘如果看到了,一定会感动到哭!”

原本还犹豫不定的初乔顿时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她嘿嘿一笑,心满意足地发了个“承让”的表情包。

虞弋尘没有过多在意这件事,以为这不过是常规应援,在论坛里粉丝们经常会做这些,他也曾给自己做过。

回忆起给自己写的“彩虹屁”,他神情一阵复杂,甩甩头将那些画面从脑海中赶出去后便出门晨跑。

他晨跑的时间一般固定为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跑完,他也就将清晨的这段小插曲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之后的一切似乎都很正常,晨练、洗澡、换衣服、吃早饭,再前往俱乐部开始一天的训练。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常规时光被一道略带沙哑的公鸭嗓给打破了。

“老大!你要结婚了吗?!”

“……”

虞弋尘满脸嫌弃地看著疯跑过来的少年:“没睡醒就去用冷水冲个凉。”

苏裕委屈巴巴:“全俱乐部我最后一个知道。”

“我做证,人家小姑娘一大早便把请柬送到俱乐部里来了,”俱乐部经理也走了过来,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意,递过来一个信封,“你自己看看请柬?”

虞弋尘嗤笑一声,根本不想搭理这群神经病。

换成往常,他这态势可能还会有些威信力,可架不住全俱乐部的人起哄。

“老大,好歹看看自己的请柬长什么样子啊!”

“老大,我的份子钱能不能免掉?”

“老大……”

…………

虞弋尘被吵得脑袋疼,凉凉地抬了抬眼。

明明寒冬已过,俱乐部里的众人还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顿时乖乖噤声。

“你吓他们干什么?”经理轻咳一声,“人家亲手送来的,至少打开看看。”

虞弋尘沉着脸从经理手中抽过那个信封,然后打开。

下一秒,早上看过的那个辣眼睛的东西,此时正以纸质档出现在了眼前。

比起电子档而言,纸质档好像红得更正了。

初乔还特意将照片调了个顺序,将他的西装硬照放在第一页的硬壳纸上,烫金大字竖着排列——虞弋尘亲启。

虽然很怵虞弋尘,可难得看到他那副神情,俱乐部里顿时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笑声。

大家都很欢乐,除了虞弋尘。

人生总有第一次,这便是他第一次后悔的时候。

清早五点钟,他应该明确表明这审美足够猎奇,而不应给予鼓励。

可惜这个道理他明白得太晚,正处在变声期的苏裕甚至笑出了鹅叫:“老……老大……我们之前好像见过那个姐姐,就是市体育馆的那位实习生。”

“她在哪?”

“在会议室。”

虞弋尘捏着那封邀请函,抬脚往会议室走去。

会议室的门是玻璃做的,他一眼便能看见小姑娘正襟危坐,双手还搭在膝盖上的模样,异常乖巧。

听见脚步声,她猛地站起身,还深深鞠了个躬。

或许是起得太急,初乔站起身的那刻头晕目眩,猛地往前栽去。

虞弋尘眼睁睁地看着她从鞠躬的姿势变成跪拜……

他忍不住抽抽嘴角,但还是扶住了她的肩膀。

无论是这次还是初见,她好像都是一副冒冒失失的模样。

从赶过来凑热闹的苏裕角度看去,两人像是在相拥。

苏裕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拍照留念,两人便迅速分开。

“谢……谢谢。”初乔面色涨得通红,往后跳了一步,“你又帮了我一次。”

他们见面两次,他便帮了她两次。

虞弋尘回望向她感激的神色,微微偏头,从嗓间憋出一股疑惑:“你是?”

虽然知道他有脸盲症,可初乔闻言后,心里还是升起些失落:“我叫初乔,之前在市体育馆的时候我们见过,您给我签名,还帮我说话。”

见虞弋尘仍然茫然的模样,初乔继续开口:“那天晚上我们也见过一次,在小卖部里,您让我考虑数据分析师的发展方向,还送我一只猫咪玩偶鼓励我,我天天都……”

话说到一半,初乔突然想起那只玩偶已经被陆子虚抢走了,只能硬生生改口道:“我天天都放在家里供着。”

“?”

供着?

虞弋尘有一瞬间想把自己的宝贝玩偶拿回来。

话一出口,初乔也觉得奇怪,可已来不及改口,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我这次是代表市体育馆邀请虞先生来参加我们的年度活动,请问您考虑考虑吗?”

相识两年的小姐妹通宵做了邀请函。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

沉默五秒,虞弋尘淡淡开口:“不考虑。”

没有带猫咪玩偶,就是她最大的失误。

初乔想过自己会被拒绝,却没想过会被拒绝得如此彻底。

她一时傻眼,等缓过神来的时候,虞弋尘已经前去训练了。

初乔垂头丧气地往体育馆赶,咬牙花了五十块钱打车,却还是遇到了正在逮她的经理。

望着她的模样,经理对答案了然于胸:“没邀请到?”

初乔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你是不是没有用心?”经理皱起眉,“干什么事情都散漫,一个友谊赛你都邀请不到,还是你觉得自己已经邀请了陆子虚,能不能邀请到虞弋尘都无所谓了?”

“我没这样想……”

“不要找借口!”经理打断了她的话,怒斥道,“与其找借口,不如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办法,三顾茅庐的道理你不懂?一次不行就两次,用诚心打动!我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初乔垂在身侧的手缓缓紧握成拳。

她抿紧唇,低声应了一声:“是。”

初乔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一边清点着仓库里的球数,一边给自己打气。

虽然话难听了些,不过经理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她正在脑海中思索着怎样才能用诚心打动虞弋尘的方法时,手机响了一声。

初乔将手套取下来,按下解锁键,发现是消失了几个小时的虞清清。

空:“你的那封邀请函,发出去了没?”

花花幼稚园:“哭泣。”

花花幼稚园:“发出去是发出去了,不过被男神给拒绝了。”

空:“我听说他不接友谊赛的。”

花花幼稚园:“是啊,可架不住经理和上层领导总是对不可能的事情抱有期待。”

花花幼稚园:“我刚刚还被经理骂了一顿。”

AT俱乐部内,虞弋尘坐在训练场地旁边,一脸复杂地看着手机屏幕。

拒绝的人是他没错,可他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非要再问问后续。

瞥了一眼身旁那封正红色的邀请函,他迅速收回视线,手指在屏幕上戳动。

空:“为什么骂你啊?”

空:“生气气!”

花花幼稚园:“说我散漫,没有恒心。”

虞弋尘瞥见最新弹出来的消息,正在挑选表情包的手一顿。

看着屏幕上企鹅跺脚生气的表情包,他心下一动,选择返回,而后重新打字。

空:“那要不……你再去试试?”

花花幼稚园:“我打算明天早上再过去试试,你说爱心早餐怎么样?”

空:“不要鸡蛋。”

花花幼稚园:“???”

空:“哦,是这样的,我之前看过一篇关于他的报道,上面说他不喜欢吃鸡蛋。”

花花幼稚园:“幸亏你提醒了我!”

花花幼稚园:“呜呜呜,你真是我的大宝贝!”

虞弋尘盯着最后那三个字看了片刻,而后面无表情地收回手机,准备继续训练。

刚刚结束一轮对练的苏裕往这边瞥了一眼,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老大,你耳朵怎么红了?”

虞弋尘从地上捞起自己的护具:“新环境适应得怎么样?不如我们来练一局。”

初乔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准备爱心早餐。

可惜在脑海中搜罗了半天,发现自己会做的除了泡面,就只会煎鸡蛋。

在厨房里转了两圈,初乔遗憾地发现自己不仅不会做饭,就连冰箱里面也空空如也,所以她当机立断地决定睡个回笼觉。

一个半小时后,她精挑细选了一桶方便面前往AT俱乐部。

刚刚走到门口,便望见不远处想找的人正迈着长腿,慢吞吞地往俱乐部这边走。

初乔眼神一亮,高扬着手臂挥了挥,冲到虞弋尘面前:“我给你带了早餐!”

“你是?”

“我是初乔!”每次见面都要率先做次自我介绍,初乔也有些急了,她伸出食指,在他的手背上一笔一画地写着,“初,乔。”

女生的指腹柔软,从皮肤划过的时候带起些许痒意。

他垂眸还能看见她低垂的睫毛,又密又翘。

三月末四月初的時节,路旁的树枝上抽出了新芽,从东方斜洒而下的阳光,让周遭都带着毛茸茸的暖意。

虞弋尘这才发现初乔靠近眼尾的眼睫上方,长了一颗淡色的痣。

她的五官清秀,不说话时看起来安静素雅,偏笑起来时勾着梨涡,多了两分甜,而那颗淡色的痣让她更添了些许明艳,只有凑近时才能看到。

“你这根本不是轻微的脸盲症吧?”写完了自己的名字,初乔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逾越,忙往后退了半步。

“可能是不知不觉中加重了,”虞弋尘不动声色地将手背在身后,用另一只手的指腹蹭了蹭自己的手背,“下次会记住。”

好不容易得到了保证,初乔也笑出了声。

她讨好地从包中掏出方便面:“给你带的爱心早餐!”

“爱心早餐?”

虞弋尘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觉得她对这四个字一定有什么误会。

“酸辣味的!这个口味我家只剩一桶了!”将方便面递出去的时候,初乔的眼神中透着浓浓的不舍,“真的很好吃,要不你尝尝?”

“……”

和网友见过面之后,虞弋尘发现自己的情绪经常处于一种复杂的状态。

他轻叹了口气,翻出外卖软件开始点餐:“有没有什么忌口?”

“啊?”初乔有些发蒙,“我没忌口。”

虞弋尘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而后勾选了几个菜品付款:“半小时后送到,你饿吗?”

初乔完全不懂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茫然地摇了摇头。

伴随着她的摇头,她的肚子传出一声响亮的叫声。

虞弋尘微微蹙起眉,朝俱乐部里走去。

走了两步,发现身后没有任何动静,他转过头,简短道:“跟上。”

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可虞弋尘的话似乎有让人听从的魔力,在初乔反应过来之前,自己已经乖乖跟在了他的屁股后面,一起进了AT俱乐部。

或许是时间太早,整个俱乐部还很冷清,可苏裕仍旧来得很早。

他一个人在练习着击刺的动作,上次和程浩的比赛结束后,虞弋尘模仿着程浩惯用的战术,将他彻底击溃,同时也帮苏裕找出了自己的问题。

从那之后,苏裕每天最先来最后走,整个俱乐部没有比他更勤奋的人。

看见虞弋尘和初乔的时候,苏裕的步伐都乱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咦?”

初乔笑着冲他打招呼:“我想再试试能不能邀请虞神来参加我们的友谊赛。”

看着虞弋尘走进休息室,苏裕凑了过来,冲她挤眉弄眼:“我觉得靠谱,老大都没有将你的邀请函扔掉,一般这种情况就代表事情还有转圜。”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初乔的眼神亮了亮。

这对她来说的确是个好消息。

初乔将企划重新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也踏进休息室里:“虞神,这次友谊赛……”

“吃完再说。”

“……”

一句话被堵在喉咙口,初乔咽了咽口水,重新恢复小学生坐姿。

下期预告:初乔到底能否如愿邀请到虞弋尘参加友谊赛?中间又会发生什么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记得来《花火》05A吃糖哟!

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