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糖草莓卷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酸糖豆

作者有话说:这是一个很甜蜜的小故事啦,写在一年的开头,希望看到这篇文的大家,在新的一年都能甜甜蜜蜜,所爱皆爱你,所求都能得。或许偶尔会有酸涩,但总能品到之后的甘甜。

Chapter 1

“苏念之,你擦黑板。”

“可、可我——”我不够高呀。

苏念之是个小结巴,说话慢,同学们来不及听完她的回答,就一窝蜂地冲去了操场参加体育课。

她抿紧唇,只好认命地抓起黑板擦。

明明已经高三,她的身高却仍旧只有可怜巴巴的一米五三,想擦干净黑板都要在原地蹦很多下,看起来很可笑。

“我来吧。”

程言朔不知何时来到了苏念之身后,抽走她手中的黑板擦,醇厚的嗓音因为重感冒而变得沙哑。

苏念之吓了一跳,踮起的脚尖一崴,额头刚好撞上程言朔举着黑板擦的手臂。

程言朔瘦削高挑,常年运动使得一双手臂肌肉紧实,线条硬朗,看上去很好看。

苏念之捂住额头,一连向后退了许多步,在彼此之间拉开一个十分安全的距离,眼神怯怯。

程言朔是高三重新分班后的新同学,一向待人冷淡,高三才突然从普通生转成艺术生,听说是因为想要实现梦想。

“谢——”苏念之越紧张就越说不好话,急得鼻尖冒汗。

这句话实在太过明显,她甚至希望程言朔可以像其他同学一样打断她,但程言朔只是歪着头看过来,浓密的睫毛在阳光下根根分明。

他在等她。

“谢谢。”苏念之捏紧了校服裤缝线,说完后才长舒一口气。

程言朔唇角一勾:“嗯,没事。”

高三生的体育大课间不过是跑八百米,时长不会超过二十分钟。因此,程言朔擦完黑板就离开了教室。

晚自习,程言朔趴在课桌上昏睡,直到放学才睁开眼,背起空空如也的书包径直走出教室。

“难道都不写作业吗?”苏念之嘟囔。

苏念之说话慢,走路慢,做事也慢,等她离开教学楼时,天已经黑得彻彻底底。

几个不良少年鬼鬼祟祟地尾随在苏念之身后,等路上没什么行人时便上前将苏念之围在中央。

苏念之不知遇到过多少次类似的事,早就牢记安全教育课本和各类法治新闻强调过无數遍的应对方法——掏出钱包就要给钱。

“怎么这么慢?等你好久了。”

一道沙哑的嗓音穿过人墙落入苏念之的耳朵。

程言朔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几个人后面。他的眉头略微皱着,语气也有些不耐烦,好像真的已经等了苏念之很久似的。

那几人见程言朔虽然神态懒散,眼神中却透出一股狠劲,连忙把脏话吞回肚子。

“我、我没——”苏念之磕磕巴巴地开口。

然而这次程言朔却没等她,而是径直拨开几人,冲她伸出一只手:“还不快过来?”

骨节分明的大手在面前摊开,饱满的指节在昏黄的路灯下发出一点莹润的光,苏念之的心跳不合时宜地加快,半晌没能反应过来。

程言朔不耐烦,干脆一把握住苏念之的手腕将她拉过去。他热乎乎的掌心有些粗糙,隔了外套贴在苏念之的手腕上。

直到确定没人跟上来,程言朔才松开手:“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苏念之怕说话,更怕再让程言朔等,只好强撑着道:“跟我走,谢、谢你。”

程言朔点点头,戴上耳机,里面隐约泄出激昂的歌声,似乎是最近很火的徐飞骋。

夜里十点过后的街道很静,苏念之不敢说话,程言朔也懒得开口,一时间只能听见球鞋摩擦地面发出的沙沙声。

程言朔将苏念之送到单元门口,冲楼梯扬了扬下巴:“上去吧。”

苏念之小巧的手从袖口探出一点,轻轻挥着:“再、再见。”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楼道。

苏念之瘦小却精致,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短短的马尾甩起来。见状,程言朔不自觉地挑眉笑了一下。

正要转身离开时,二楼的窗户忽然打开了。

苏念之喊:“程言朔!”

这是程言朔第一次听她大声讲话,声音脆亮。他的脚步一顿,仰起头:“有事?”

见程言朔停下,苏念之消失在窗前,楼道里的声控灯却一个接一个亮起来。苏念之冲出楼道,将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塞进程言朔手中。

“奥肯能胶囊,治感冒的,”她的脸颊红透了,眼睛却是清透明亮的,“一次,一颗。”

苏念之跑得气喘吁吁,身后衬着数不清的星星,程言朔却觉得她的眼睛比星星更亮一些。

“乖乖吃药,感冒会更快好。”苏念之笑着,脸颊上旋出一颗小小的梨涡。

程言朔攥紧了药盒:“谢谢。”

Chapter 2

程言朔没有生病吃药的习惯,可是这次却十分老实地按照说明书一次不落地吞下胶囊。

这盒药只剩一半时,班主任带着月考成绩单进了教室。

见状,同学们自觉收拾好书包站起来,等待班主任按照考试名次重新排位。名列前茅的同学坐在教室前三排,成绩稍逊的同学则坐在后半段,这是A中不成文的校规。

程言朔第一个被安排到教室最后面的单座。

这个位置几乎是被排斥的标志,身旁是垃圾桶,没有同桌,也容易被前面的同学遮挡视线,影响上课。

程言朔却很自在,往桌面上一趴就要睡着,迷糊时忽然听见一句“老师,我也要坐,那里”。

是苏念之的声音。

程言朔抬起头循声望去,就见苏念之抿紧双唇,手指指向他身边的位置,看上去有点生气,也有点倔强,似乎是误会了什么。

班主任早就发现,苏念之因为说话不够流畅,所以并不合群,也没有朋友,坐在后面或许会自在些,因此没有多想便同意了她的要求。

苏念之在程言朔身边安顿好,趁班主任没注意,轻轻地拉程言朔的衣袖。

程言朔抬起眼皮:“怎么了?”

“别担心,”苏念之握着拳头,义愤填膺地承诺,“我会帮你,补习功课的。”

这是她最近才想到的方法,將一句话拆开说,虽然奇怪,却不至于速度太慢,断断续续。

奥肯能胶囊的药效让人困意十足,程言朔压根儿是随口应下就又睡了过去:“谢谢。”

苏念之的脸颊泛起薄红:“没事。”

座位安排好后,考卷像雪花一样从讲台上飞下来。

苏念之偏科严重,成绩勉强维持在上游,算不得太优秀,但也足够辅导后进生。

见程言朔醒来,苏念之将整理好的试卷挪到两人中间:“你有没有不懂的,问题?”

这是苏念之第一次做这样的事,却没有因为语言的问题而紧张。或许是因为她知道,即使她说得再慢,程言朔也会等她。

程言朔揉了揉脸,没什么力气道:“不用了。”

“可是,”苏念之急了,又将试卷向程言朔的方向推了推,“学习不好,才更要努力呀。”

闻言,程言朔一挑眉,颇有兴致地看着苏念之:“你确定?”

苏念之点头:“当然,我可以——”

话音未落,就见程言朔拿过随手堆在角落的试卷摊开,卷面整洁,字迹苍劲有力,通篇只有寥寥无几的错号。

粗略估算一下,总分应该比苏念之还要高一些。

苏念之默默将试卷扯回来用双臂挡住,半晌才糯糯地问一句:“我可以,问你几道题目吗?”

程言朔憋不住笑了,笑声低沉,鼻梁微微皱起,唇角浮出一点笑纹,手快于心地在苏念之的发顶上轻轻推了一下。

“傻不傻。”

这是苏念之第一次见他笑,忽然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微笑转星眸”。

Chapter 3

“那老师为什么,要你坐在最后一排?”苏念之追问。

“我要求的,”程言朔不甚在意地耸了耸肩,“这里清净。”

苏念之撇了撇嘴,看上去竟然有点委屈:“你是在说我,扰人清净吗?”

还自作聪明。

苏念之越想越觉得丢脸,恨不得钻进桌肚里再也不出来。

程言朔最不喜欢解释,然而瞧着苏念之可怜巴巴的模样,终于还是道:“别乱想。”

过于简单的安慰难免会显得敷衍,但这已经是程言朔的极限了。

苏念之沮丧地点点头,见晚自习快要开始了,这才搬起堆在脚边的习题册向教师办公室走去。

四十多本厚重的练习册堆成厚厚一摞,累得苏念之直不起腰,走路时像只辨认不出方向的小企鹅,随时有摔倒的危险。

程言朔看着苏念之艰难地走出教室,来不及思索便追了上去,自顾自地接过她手中的练习册,径直送进办公室。

程言朔身高腿长,步子迈得又大又急,苏念之追在他身后,像条甩不开的小尾巴。

“程言朔,你慢一点。”苏念之一边小跑,一边气喘吁吁地喊人。

闻言,程言朔的身体一僵,速度放慢了些,却没有回头。他现在思维混乱,实在想不通自己刚才为什么会冲出来。

“你的手流血了。”苏念之走到程言朔的身边,小心地捧起他的左手。

那只是一道很小的伤口,应该只是刚才搬习题册时被书页划到了而已。

然而苏念之看得很仔细,浓密的睫毛垂下来,指尖落在程言朔的掌心,痒痒的。

程言朔别开眼,耳郭泛红:“不碍事。”

“不行,”苏念之却不肯,难得加重了语气,“小伤口也要,好好包扎。”

说着,她便从随身的小包中找出创可贴给程言朔贴上。

苏念之认真做事时会习惯性地抿唇,两颊也随之鼓起,本就稚气的娃娃脸更加圆嘟嘟的。

程言朔盯着看了半晌,没忍住在苏念之的脸颊上捏了一下。

苏念之猛地抬起头,红着脸颊呆愣愣地看向程言朔。

程言朔故作淡定地咳两声,无意识地磨着指尖:“我、我就是想试试手感。”

苏念之的思维短路,竟然问:“好不好?”

“挺、挺好的,”这下说话磕绊的成了程言朔,他推着苏念之的肩膀向教室走,“快走,晚自习快要开始了。”

怎么听怎么有种落荒而逃的味道。

高三生的晚自习时间相对自由,刷题或是复习全都随意,而程言朔选择了跑步。

不知为何,现在他只要一看到苏念之就不由自主地浮想联翩,想捏她的脸颊,也想揉她的头发。

十八岁的心动,来得猝不及防又合情合理。

程言朔夜跑完,定下心神后才回到教学楼,谁知一进走廊就瞧见了站在尽头念念有词的苏念之。

苏念之的面前摊开一本用词简单的儿童故事书,她念得很慢,但是没有再随便断句。

程言朔明白,这时候把空间留给苏念之自己才是最好的选择,可他控制不住自己走向苏念之的脚步,就像他无法扼制那些突然产生的想法。

不过,心动原本就是不管不顾地想要靠近。

程言朔双手撑住膝盖,凑到苏念之身侧:“你现在已经说得很不错了。”

苏念之吓得向后缩,见是程言朔,才挠着头发笑得羞涩:“不能总是让你,等我。”

程言朔是第一个愿意等她的人,但是她却不愿意让程言朔等得太久。

明明是很简单直白的话,程言朔却听出了些别的意味,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好在,放学铃声适时地响起来,同学们冲出教室,原本安静的走廊一下子变得嘈杂,掩盖了两个人越来越快的心跳。

程言朔摸了摸鼻梁,磕磕巴巴地道:“那、一起走吧。”

Chapter 4

“啪嗒。”

程言朔收拾书包的动作有些急,不小心将藏在桌肚深处的杂志带了出来。

蓝白色调的封面上,那人头戴黑色的鸭舌帽,双臂环抱,目光虚无地盯着某一点。

尽管程言朔动作飞快地将杂志塞进书包,试图装作无事发生,却还是没能躲过苏念之的视线。

杂志封面上的人正是最近参加选秀综艺出道,明明颜值和实力都不錯,却被网友骂到体无完肤的徐飞骋。

苏念之“咦”了一声,忽然想起那天晚上程言朔单曲循环的那首歌:“你是徐飞骋的粉丝吗?”

“我不是,我怎么会追星呢,”程言朔的脸颊一红,下意识地连声否认,“你可别乱说。”

苏念之强忍笑意:“哦,好吧。”

程言朔自己大概不清楚,他紧张的时候就会变得话多,不仅脸颊,连脖颈都泛起薄薄的红色,有种截然相反于凌厉外表的可爱。

见苏念之仍是不信,程言朔心虚地踢一脚课桌:“我说了我真的不是。”

“知道了,”苏念之推着程言朔往教室外走,“你不是,是我错了。”

程言朔轻哼一声,逃也似的跑去路边卖糖葫芦的摊位,问苏念之想要吃哪一串。

苏念之愣了一下才道:“草莓吧,糖草莓。”

程言朔捡了一串最大的,付钱后塞进苏念之的手里。

苏念之眼神一亮:“程言朔,你是不是,在贿赂我?”

“没有!我真的不是脑残粉,”程言朔急得差点原地蹦起来,“只是上次送你回家时,看你好像特别想吃而已。”

苏念之压下了继续说些什么的心思,好半天才下定决心,默默地咬了一口草莓。

天气变凉,草莓外面裹着的糖皮变得格外脆,也格外甜,草莓一下子流出汁来,酸甜的味道充满口腔。

这是苏念之第一次从父母以外的人手中收到礼物,如果有可能,她希望能够永远记住这根糖草莓的味道。

程言朔走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双手插进兜里走得很散漫,路灯昏暗的灯光笼住了他,也收敛了他的锐气,变得柔和了许多。

苏念之想,程言朔是温柔的,而这份温柔,只有她一个人发现了。

“世人笑我疯狂骂我偏执,但是又有谁懂一个疯子的坚持。”

醇厚低沉的歌声忽然自身旁传来,正是徐飞骋最近的新歌《疯子》。

或许是因为深夜的街道空荡,回声荡漾,原本写满勇气与坚持的歌词硬生生地被程言朔唱出了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压抑和难过的味道。

程言朔唱完一整段才长舒一口气,虚虚地望着夜空中几不可见的几颗小星星。

苏念之本想尽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却被半颗糖草莓呛到,咳到眼泪都落下来才好受一些。

程言朔显然忘记了身边还跟着一个苏念之,眼睛顿时瞪得很大: “我、我只是——”

苏念之想笑又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程言朔,尽量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道:“我知道,你不是追星,你只是偶然听到这首歌,被洗脑了而已。”

想说的话被抢了先,程言朔只好道:“……你说得对。”

Chapter 5

程言朔希望苏念之早日忘掉有关徐飞骋的事,可是苏念之早就在日记本上记下“程言朔是徐飞骋的超级粉丝”十二个大字。

也正因如此,苏念之开始收集有关徐飞骋的最新消息,甚至会为他再次被黑而气愤不已。

这大概就是爱屋及乌的样子。

那天午休,苏念之去书店买新的练习册。甫一进店门,就被展示台上徐飞骋的最新海报吸引了注意力。

《疯子》一经推出,虽然反响不错,但仍旧有很多人将他作为冷嘲热讽的对象,因此苏念之只买了一本杂志就要到了这张不错的海报。

这个时间程言朔应该还在教室里睡觉。苏念之抱着海报筒快步跑回学校,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份礼物送给他。

正想着,就在学校的车棚里瞧见了程言朔。

程言朔背倚墙面,站得懒散,在他前面则是一个长头发的女生。女生双手捧着一个粉色的心形盒子。

程言朔接过后,只略微扫了一眼便还回去,态度冷淡:“不用了,谢谢。”

女生却不肯轻易放弃:“可这是我很用心做的。”

程言朔拧起眉:“谢谢,不用。”

苏念之默默看着,无意识地捏紧了海报筒。

程言朔显然并不喜欢这个女孩子,甚至懒得多做拒绝。那他是不是对待所有的告白和暗恋都是一样的冷淡和不耐烦?

这时,女生又向前逼近了一步,程言朔已经站直了身体,女生却还在继续向前,眼看着两个人就要贴在一起。

见状,苏念之顾不得其他,扯着嗓子喊:“程言朔!”

因为着急,声音甚至变得有些尖锐刺耳。

闻声,程言朔脸上的懒怠和淡淡的厌恶一扫而空,他一把推开女生拦在他身侧的手臂,尴尬又懊丧地看着额头覆着一层细密汗珠的苏念之。

苏念之只瞥了程言朔一眼便飞快地转开视线,手从衣袖里钻出来握住他的大拇指:“是不是等久了?”

女生错愕地看着并排站在一起的两人,想要说些什么,却见程言朔正用眼神警告她快些离开。

苏念之以为自己装得很好,敌意却都写在脸上:“你怎么还不走?”

说完,她便拖着程言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程言朔第一次见苏念之生气,像只奓毛的奶猫,自以为张牙舞爪,实际上是奶里奶气,别提多可爱。

“太坏了,太讨厌了。”苏念之嘟囔着骂人。

程言朔竟然笑了,眉眼间都是恣意飞扬:“怎么了?你嫉妒呀?”

苏念之不愿意承认,恼羞成怒地将海报筒拍进程言朔怀里:“坏蛋。”

然而,没错,这是嫉妒。是只有暗恋时才会有的嫉妒。

嫉妒别人的勇敢,也厌恶自己的怯懦。

Chapter 6

因为自小便说话不够流利,苏念之习惯了将大部分的话都憋在心里,记在纸上,只挑最简单直白的部分说出来。

而程言朔就是她最难以启齿、羞于表达,但又最急迫地想要表达的部分。

她怕一开口就再也忍不住,更怕程言朔会像拒绝那个女生一样,用淡漠的眼神看她。

苏念之接连三天拒绝同程言朔说话,饶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不对,更何况存了不一样心思的人,从来都不仅仅是苏念之一个。

程言朔第二次向苏念之求和失败,忍不住抱怨:“没想到你长得不高,脾气倒是不小。”

苏念之绷着脸瞥他一眼,默不作声地将试卷拖得离程言朔更远一些。

程言朔受不了地咂舌,将试卷连同趴在上面的苏念之拖回原位:“就在这里写。”

“哦。”

苏念之淡淡地应了声,看上去恨不得下一秒就钻进试卷里一辈子都和数学题相亲相爱,实际上心跳快得一张嘴就能蹦出来。

程言朔却不知道这些。

苏念之越是不理他,他越是明白那种抓心挠肝、无论如何也不能安心的感受。看到苏念之同别的同学有说有笑时,也会忍不住想要扳过她的肩膀,捏住她的嘴巴。

然而程言朔没有哄女孩子的经历,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到最普通,甚至有些恶俗的办法。

朋友提醒程言朔女孩子都介意流言蜚语,因而他难得細心一把,从商店里买了两大袋棒棒糖偷偷带进教室。

班级里偶尔会有这样的人,买一大包零食请全班同学一起吃,美其名曰“有福同享”,实际上也是为了能被包庇,不至于被老师当场抓包。

更何况程言朔一向大方,同学们没有多想,从袋子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后迅速将袋子传给下一个人,争取在上课前“分赃”完毕。

轮到苏念之时,她没拿糖,而是想要直接递给坐在前位的同学。

程言朔连忙按住她的手:“这糖可好吃了,你尝尝看?”

苏念之摇了摇头:“不吃了,太甜了。”

“可是我看你之前很喜欢吃糖草莓啊,”程言朔一时情急,耍赖似的将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说了出来,“所以我专门买的草莓味的,就是怕你不喜欢。”

说话时,程言朔一眨不眨地看着苏念之,像是害怕错过她一丝一毫的反应。

苏念之用力攥紧了手中的笔,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天那个女生,是你的朋友吗?”

程言朔沉吟一下才想起苏念之说的是谁,终于明白苏念之到底在闹什么脾气。

他恨铁不成钢地在苏念之的额头上戳一下,咬牙道:“你跟她可不一样。”

不一样?是哪种不一样?

苏念之下意识地问出口,谁知一张嘴就被程言朔塞进来一根棒棒糖。

程言朔言笑晏晏,浅琥珀色的眸子像是盛满了光,他故作调侃却又字字认真地说:“太不一样了。”

苏念之小心地舔了一口棒棒糖,尝到了藏在酸涩后面的一点甜。

Chapter 7

先是被撞破买杂志、喜欢唱徐飞骋的歌,又收下了苏念之给的海报,程言朔干脆“破罐子破摔”,趴在课桌上光明正大地刷起了徐飞骋的最新动态。

追星实在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仿佛可以透过屏幕看见一个未能实现的自己,从而获得一点点宽慰。

距离高考越来越近,班主任开始一个个约谈班上的同学,希望能够帮助大家在高考前真正理顺关于未来和梦想的规划。

程言朔紧排在苏念之之后。时间紧张,老师又催得急,他走时便随手将手机倒扣着放在了课桌上。

苏念之没有乱翻别人手机的习惯,可是程言朔的手机不时震动几下,连带着木质的课桌发出一阵很明显的响动,惹得同学们纷纷抬头询问是谁。

“对不起,我立刻关掉。”苏念之连忙道歉。

她拿起程言朔的手机,这才发现程言朔离开时忘记锁屏,屏幕中是一段正播放到一半的视频,主角则是程言朔。

苏念之实在忍不住好奇,戴上耳机后,小心翼翼地按下了播放键。

这是一段海选报名视频。程言朔拘谨地站在镜头前,两只手无意识地揉搓着裤缝线,全然没有了平日里气定神闲的样子。

他轻咳两声,先是毫无预兆地鞠了一个九十度躬后,而后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字条:“各位评委,大家好,我是程言朔,我一直梦想着当一名演员,感谢评委老师给我展示的机会。”

苏念之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没能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再联想到徐飞骋执着地参加各种选秀综艺出道,一路顶着骂名走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苏念之隐约开始明白,面上总是冷淡的程言朔私下里究竟为什么会一反常态地追星。

程言朔一回到座位上,就见苏念之笑得见牙不见眼,脸颊上旋出一颗小小的甜梨涡。

程言朔虽然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却也不自觉地跟着咧开嘴角,关于未来的压力似乎也少了许多。

他揉一下苏念之的刘海:“笑得这么开心?”

苏念之笑眯眯地看着他,轻轻拍一下他筋骨分明的手背:“加油,你一定会成功的,未来影帝。”

说话时,苏念之刻意压低了音调,但程言朔还是一下子变了脸色。

被人戳破心事的羞愤和恼怒让程言朔根本无法分辨苏念之此时此刻的笑究竟是鼓励还是嘲讽。

毕竟按照普遍的观点,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高三生说自己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成功的演员,无异于拿着大喇叭向所有人宣布自己在做白日梦。

这个世界总是这么奇怪,一边宣称做人要有梦想,而且梦想要大,一边又说梦想都是不切实际,不如从一开始就脚踏实地。

程言朔腾地一下站起来,椅子晃荡两下后“咚”的一声砸在地上。他面无表情地捏紧了手机:“你什么意思?谁让你看的?”

苏念之被吓到,怯怯地看着程言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不好的意思。”

程言朔:“嘲笑别人的梦想很好笑是不是?”

苏念之连连摆手,磕磕巴巴地解释:“我、我没有,真的。”

程言朔却冷声扔出一句:“闭嘴。”

Chapter 8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