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到月球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荔荔酒

作者有话说:故事的最后聂小畅仍旧奔跑在她喜欢的红色赛道上,身边有隋路遥为她摇旗呐喊,为她撑出一个只属于她的小世界。希望看到这篇故事的你们都能像聂小畅一样,有自己的热爱,也被人热爱。

Chapter 1

“帅哥,你哪位?”聂小畅睁开眼,迷迷糊糊地问。

旁边的男生这才将视线从课本挪到聂小畅身上,语气冷淡:“聂小畅,起来做高数题。”

做题?

难道不应该是去训练吗?

聂小畅呆坐着,用不甚清醒的脑袋思索一会儿,猛地想起自己来到B大念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新赛季开始前都不用再训练。

而旁边这位,则是和她同组的隋路遥。

聂小畅虽然有运动员的身份加持,又得过冠军,得以降分入读B大金融系,但她的高数学得实在太差,小组作业从来没有顺利完成过,全靠隋路遥帮忙才能勉强蒙混过关。

B大的高数课按照小组计分计算期末成绩,如果聂小畅再不努力,恐怕连带着隋路遥都要挂科。

见聂小畅没有反应,隋路遥一本正经道:“高数题确实很困难,但正因如此,才更要迎难而上,不能知难而退。”

“啊?”聂小畅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睛。

隋路遥这人究竟是怎么做到顶着一张五官深邃、气质清冷的帅脸说出这种像念经一样的话的?!

聂小畅的眼睛乌黑,又瞪得圆溜溜的,泛着刚睡醒的水光,一眨不眨地落在隋路遥脸上。

隋路遥别开眼,耳朵尖泛出薄红:“难道这不是最符合竞技精神吗?更高,更快,更强。”

听起来竟然很有道理?

聂小畅语塞,一边尴尬地笑着,一边悄悄地将书包抱进怀里,拔腿就跑。

她从小在竞技场长大,十七岁时便是百米短跑世界冠军,躲过一个隋路遥当然不成问题。

可惜没跑两步,聂小畅就被门闸拦在了出口处。

B大为防止校外人员随意出入教学楼,在每个出口都设置了门闸,刷卡放行。

“聂小畅,不准跑。”隋路遥的声音响起。

聂小畅撇嘴:“再不跑就要做数学题了——”

她想回过头冲隋路遥做个鬼脸,却连话都没能说完,视线里只剩隋路遥宽阔的肩和修长的腿。

隋路遥说话、走路都是慢条斯理的,明媚的阳光在他柔软干净的白T恤上跳,唇角似乎还挂着不易察觉的笑。

聂小畅眨眨眼,第一次怀疑自己的眼神不够好,不然怎么会只是随随便便地回一次头,就觉得被晃花了眼?

但其实,所谓的心动,也不过就是最初多看向彼此的那一眼。

隋路遥走过来,连刷两次卡后门闸才“唰”的一声打开。

“聂小畅?”隋路遥碰一下聂小畅的肩膀示意。

聂小畅傻傻地看着隋路遥:“嗯?”

隋路遥只好推着聂小畅向前走,手掌若有似无地搭在她的肩头。

男生掌心偏烫的温度熨在皮肤上,聂小畅下意识地缩起脖子,一低头就瞧见隋路遥手中拿着一本颜色粉嫩的笔记本。

“我也有一本一样的。”聂小畅没话找话。

隋路遥看着她:“这本就是你的。”

Chapter 2

“你怎么能偷女孩子的笔记本呢?!”

聂小畅将图书馆的课桌拍得啪啪响,引得自习的同学齐刷刷看过来。

隋路遥情急之下,直接伸手捏住了聂小畅的嘴巴:“是你自己把笔记本当成作业本交上来的。”

聂小畅不想承认,但这听起来确实是她会做的事。

见聂小畅挣扎的动作小了,隋路遥压低声线:“不吵了?”

他的声音本就醇厚,刻意压低后更添一份磁性,听得人耳根发软。

聂小畅没来由地一阵脸红,飞快地瞄一眼隋路遥后,用力点头,唇瓣擦过隋路遥的指节。

隋路遥这才收回手揣进口袋。

聂小畅将笔记本护进怀里,揉着嘴唇含混不清地问:“你、你没有偷看过吧?”

隋路遥一愣,随即摇头:“没有。”

许是因为隋路遥正直高大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聂小畅倒也没有再怀疑,将笔记本收好后便闷头做高数题。

高数题目冗长又拗口,聂小畅盯着题目看了十分钟都没读明白题目,就要睡着时,一张小字条飘到她的眼前。

隋路遥:你想谈恋爱吗?

聂小畅顿时清醒,腾地一下从座位上弹起来,气不过地指着隋路遥的鼻子喊:“你保证说你绝对没有偷看的!”

“你们做什么呢!”

不待隋路遥解释,管理老师便以不守秩序为由,將两人一齐赶出了图书馆。

午后两点多正是气温最高的时候。聂小畅被晒得睁不开眼,脚下一个踉跄便向后栽进隋路遥怀里。

隋路遥连忙扶住她的肩膀,低声问:“怎么了?不舒服?”

说话间,温热的呼吸全扑在聂小畅的耳郭上,有点烫,也有点湿。

“闭嘴,”聂小畅站稳后立刻从隋路遥怀里逃出来,没好气道,“不准跟我说话,我生气了!”

隋路遥摸了摸鼻子,半晌才道:“不是有意偷看,是为了帮高数老师批改作业才打开的。”

聂小畅偶尔迷糊,却并不傻,当然明白如果不是她交错了作业本,隋路遥根本不会看到笔记本里的内容。

但她还是有种被戳破心事的羞涩与慌乱,既想快点跑开,又幻想着能双手一挥就清空隋路遥的记忆。

就在聂小畅想要加快步伐时,隋路遥握住了她的手腕。

隋路遥:“天气这么热,不如我请你吃冰吧。”

不知是不是聂小畅的错觉,说话时,隋路遥的声音在抖,听上去有些紧张。

于是聂小畅也紧张了:“好、好啊。”

大概是担心聂小畅还在生气,隋路遥隔一会便要扭过头看她一眼。

聂小畅被看得不自在,一巴掌推在隋路遥的脸上:“不准看。”

隋路遥笑笑,声音都跟着变得不甚清晰:“没看。”

“你之前还说没看过我的笔记本呢,”聂小畅是藏不住心事的人,见隋路遥不问,便忍不住自己开口,“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蒲公英一样,从一个赛场飞到另一个赛场。”

隋路遥的视线却隐约落在聂小畅丰润的双唇上。

聂小畅全身僵硬:“你看什么?”

隋路遥轻轻碰了碰聂小畅的下巴:“抱歉,刚才把你的嘴巴捏红了。”

聂小畅这才松一口气,却又有些失落:“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讲话?”

隋路遥尚未收回的手转而停在聂小畅发顶,见她并不抗拒才很轻很快地揉了两下。

隋路遥:“所以你现在不想再四处比赛了吗?”

Chapter 3

正当聂小畅不知该如何作答时,隋路遥的手机震动起来,是高数老师在找他。

聂小畅松了一口气,巴不得隋路遥赶紧离开:“你快去忙吧。”

隋路遥提着书包起身,欲言又止地垂头看向聂小畅,高大的身影几乎将聂小畅完整地罩住。

聂小畅心跳得很快,磕磕巴巴地说:“高数作业,我、我肯定按时写完交给你。”

隋路遥似乎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后便转身离开。走到一半却又突然折返,冲聂小畅打了一个响指。

聂小畅吓了一跳,拍着胸脯没好气地道:“你招呼小狗呢?”

隋路遥忍不住笑了,眼睛弯弯,原本凌厉的面部线条随之变得柔和不少。

聂小畅看得耳朵根发热,只好故作凶狠:“不准你笑!”

隋路遥眯着眼睛看她:“你要参加秋季运动会吗?有短跑项目。”

“不去,”聂小畅摆摆手,“我如果参加,那岂不就是明摆着欺负人?”

隋路遥眉头一挑:“这倒也对。”

聂小畅是真的没想过要参加运动会,可谁知到了比赛当天,班上报名参加四百米跑的女生紧张得拉肚子,躲在卫生间里不肯出来。如果再拖下去,金融系的成绩就会记零分。

无奈,聂小畅只好临危受命,来不及热身便戴上号码牌准备上场。

检录、各就各位、预备、起跑的流程早已印在聂小畅的本能里,她甚至还能分出一点心思观察周围。

班上的同学无一例外都赶来为她加油,却唯独少了隋路遥。

这家伙该不会到现在都还在图书馆做高数题吧?

“开始!”裁判一声令下,这才把聂小畅跑远的思路拽回来。

先是看到一点硝烟后,才能听到发令枪响。前后不过几微秒的时间,其他人还在愣神时,聂小畅已经拔腿冲出起跑线。

隋路遥当然没去图书馆,而是被安排在终点线处记录比赛成绩。

大学生们的体育成绩普遍不好,即便只有四百米,也比正常需要的时间长了不少才完成。

正百无聊赖时,忽然听到一声接一声的惊呼和喝彩。隋路遥循着声音抬起头,就见一道身影已经转过弯道,直直地冲过来。

是聂小畅。

纯黑色的运动服更衬出聂小畅的修长与白皙,裤线上的反光条在阳光下晃得人眼花。

聂小畅跑步时习惯性地微微仰起头,尖尖的下巴抬着,跑动时带起的风拂起她的额发,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让她看起来很有一股傲气。

聂小畅干脆利落地冲过终点线,小腿一软便要跪在地上。

隋路遥连忙扶住她的肩膀,半搂半抱地将人搀扶到休息区坐好。

聂小畅红着脸,不自在地推一下隋路遥的肩膀:“没事,只是有点抽筋而已。”

隋路遥却不管,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托起聂小畅的脚踝。

他的眉头紧皱,语气却温柔:“可能会有点痛,你忍一下。”

说着,不待聂小畅有所反应,他便握住她的脚踝猛地将她的小腿扳成一条直线。

这是应对抽筋最简便好用的方法,能够迅速缓解疼痛。

隋路遥顺势将聂小畅的脚踝搭在腿上,动作轻柔地揉捏着紧绷的肌肉。

聂小畅下意识地向后一缩,倒不是因为酸痛,而是因为隋路遥发烫的掌心。她的心跳得飞快,脸颊烫得像是要着火,脑海里只剩“隋路遥”三个字在飘。

见聂小畅没有声响,隋路遥不由得皱眉:“要不要去医务室?”

“不、不疼。”聂小畅连忙摆手。

怕隋路遥不信,她当即抽回腿,原地蹦跶了两下,而后气喘吁吁地看向隋路遥。

被聂小畅的傻样逗乐,隋路遥摇头浅笑。

聂小畅羞得要死,恨不得原地钻一个洞躲进去:“我先走了。”

隋路遥却拉住了她:“聂小畅,你跑步的时候很漂亮,别放弃啊。”

他竟然还记得那天她随口一提的话。

聂小畅心里一暖:“我没有。”

隋路遥点点头,唇角带着没有散去的笑意:“那就好。”

暗红的跑道衬在他的身后,肌理分明的小臂垂在身侧。因为阳光刺目,所以隋路遥眯起了眼睛,浓黑的睫毛簇成一簇。

Chapter 4

自从运动会结束之后,聂小畅便像着了魔,时不时便要想起隋路遥。

“停!不准再想了!”聂小畅拧着自己的脸颊道。

“聂小畅。”隋路遥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响起。

聂小畅吓了一跳,这才看清站在黑板前验算题目的人是隋路遥。

今天是周末,大部分教室是开放的,包括一些设施,以供学生们自习使用。时间还早,此时教室里只有隋路遥一人。

出于本能,聂小畅扭头就想逃。

隋路遥的语速却比她更快:“聂小畅,如果再逃跑,就罰你输满一整个赛季。”

真是好恶毒。

话已至此,聂小畅只好硬着头皮转过身。

她瞪着隋路遥,故作不耐烦地问:“做什么?”

隋路遥却只是歪着头看向她,虽然眉眼间有藏不住的疲倦,但眼神却像是浸过蜜一样温柔的。

聂小畅挠了挠头发,忍不住问:“你做高数题也很累吗?”

“特别累,”隋路遥点点头,语气中隐约带了些委屈,“所以你要不要过来陪我休息一下?”

聂小畅和隋路遥并肩坐在教室第一排的位置,一抬头就能瞧见满满一黑板的演算过程。

逃避多日的聂小畅终于良心发现,准备完成几周前布置的高数作业。

“你的手机借给我当计算器吧,我的没电了。”聂小畅捅捅隋路遥的肩膀。

隋路遥给手机解锁后递给聂小畅,却突然发觉不对,然而手机已经被聂小畅握在手里,连同那张被他藏了好久的手机桌面上的照片。

那是一张偷拍的照片。

照片里的聂小畅留着齐耳短发,额头上黏着汗珠,眉眼间还透出一股稚气。她叉着腰站在跑道边,笑容张扬又明媚。

聂小畅不可置信:“这是我?”

隋路遥认命似的用额头抵住课桌:“是你。”

聂小畅:“你偷拍我?这是好多年前了吧?”

隋路遥:“四年前。”

见聂小畅还是一脸茫然,隋路遥补充道:“我那时体育成绩很差,没办法通过一千米体测,是你一直陪我练习。”

那时,聂小畅还是省队队员。因为比赛成绩不够理想,很有可能无法顺利进入国家队,所以每天在运动场做加时训练,但效果并不明显。

就在聂小畅想要放弃时,运动场上出现了一个男生。

男生高且瘦,拖着步子跟在聂小畅身后,不过三四百米的距离便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却始终没有停下。

聂小畅一边在心里吐槽他体力差,一边悄悄地放慢了速度,带着他跑了一圈又一圈。

从那天以后,每天晚上的操场练习成为两人无须开口的默契。

一个月后,会考体测当天,聂小畅去运动场看热闹,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抿唇跑在队伍中部的男生。

聂小畅眉毛一挑,不自觉地绕到跑道内圈的观众区,默不作声地陪着他跑完了一千米。

后来聂小畅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男生站在不远处目光灼灼地看向她。

聂小畅笑了笑,跳起来挥手:“你没放弃,我也不会放弃的!”

原来那就是隋路遥。

原来有些开始比她想象中更早。

Chapter 5

许是因为这件旧事,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缩短了许多。有好几次,聂小畅都隐隐觉得,隋路遥也有着和她一样的想法。

因此收到隋路遥的邀约短信时,聂小畅是很兴奋的。她对着穿衣镜比画了一个小时,甚至还化了淡妆,才冲下楼。

隋路遥早就等在楼下,纯白的衬衫和黑色的长裤将他的宽肩长腿衬托得更加好看。

见聂小畅出来,他笑了笑,接过她手中的阳伞撑好

聂小畅难得紧张地扯着裙摆:“我们去哪里呀?”

隋路遥:“图书馆。”

我裙子都换了,妆也化了,你就带我去图书馆???

聂小畅脑袋一晕:“去图书馆做什么?不如去看电影?去游乐场?”

隋路遥一本正经地摇头:“不行,今天要做高数题。”

聂小畅的嘴角抽了抽:“你是害怕我连累你期末挂科吗?”

“当然不是,”见聂小畅还是不开心,隋路遥补充,“B大会公示期末考试成绩。”

聂小畅不解:“公示?”

隋路遥只好说得更直白:“所有人都能查看你的考試成绩,包括体育记者。你该不会想要记者看到一张勉强及格的成绩单吧?”

聂小畅:“……”那确实有点丢脸。

周末的图书馆比平日更安静。

聂小畅坐在靠窗的位置,远远地看着街上的情侣们。她的脚尖忽地被踢了一下,打散所有幻想。

“干吗?”聂小畅不满。

隋路遥没理会聂小畅表情里的抗议,将作业本推回她面前。

五道题错了三道。

聂小畅扫了一眼,开心道:“我进步了,没全错。”

隋路遥笑了笑,伸长手在她的发顶揉一把,然后抽出一张新的试卷。

聂小畅的笑脸立刻垮下来:“说好要一起出去玩的!”

隋路遥低头看看两人面前摊开的习题册:“现在不算吗?”

见聂小畅又要拍桌子,隋路遥连忙握住她的手腕:“那你喜欢做什么?”

男生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而易举地就能抓住她的两个手腕,手背上凸起的青筋也成了诱人的一点。

聂小畅顺势反握住隋路遥的手,头也不抬地指着窗外:“要那样的。”

然而隋路遥许久没有动作。

手拉手散步应该也不难吧?

聂小畅不解地抬头,却见隋路遥红着耳朵探过身,在她的鼻梁上刮了一下。

带着清爽的薄荷味道,就像是隋路遥本人。

聂小畅下意识地屏住呼吸,脑海里只剩隋路遥凑近的脸和扑在脸颊上的温热呼吸。

“聂小畅,呼吸。”隋路遥皱眉。

聂小畅这才回过神:“其、其实,我只是想要和你手拉手散步而已。”

隋路遥身体一僵,半晌才道:“走吧。”

Chapter 6

隋路遥动作麻利地收拾好书包,将一只手递到聂小畅面前。

聂小畅笑嘻嘻地握住:“去哪里呀?”

牵手这样的动作,第一次需要勇气,之后就会习惯成自然。

聂小畅拖着隋路遥的手慢悠悠地向前走,循着人声来到一家大型购物商场。

商场在做年中促销活动,门口搭了简易舞台,旁边摆着各式各样的奖品,主持人正在台上努力带动气氛,台下似乎还有几家媒体在拍摄。

聂小畅兴奋地指着奖品中的金色毛绒狗:“隋路遥,你看那个像不像你?”

台上的主持人立刻接上话头:“要参与我们的情侣游戏才会有奖品哦。”

所谓的情侣游戏,也不过是早已玩过千百遍的手指饼干游戏。

聂小畅不以为意,一口答应。

隋路遥难得起了逗人的心思,他扫一眼聂小畅:“你确定可以?”

聂小畅的好胜心全被这一眼给激了出来,下巴一扬:“为什么不可以?”

然而,当隋路遥浅笑着叼住手指饼干,弯腰向她靠近时,聂小畅才明白过来她是真的不可以。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游戏?!

隋路遥的眼睛在阳光下变成很透亮的褐色,牢牢地锁住聂小畅,而后慢慢靠近,近到聂小畅能看见他脸颊上的绒毛。

聂小畅又一次想跑,偏偏这次隋路遥早有预谋,双手扣住她的肩膀。

手指饼干被嚼碎的咔嚓声因为逐渐拉近的距离而变得越来越清晰。

聂小畅看见隋路遥眼中的自己,面红耳赤,视线闪躲。她把心一横,忽然拿定主意。

隋路遥一向懂得见好就收,正要饶过聂小畅这一次时,聂小畅却突然踮起脚尖,双手搂住隋路遥的脖颈一下子把他拉回自己面前,狠狠地咬下了一长段手指饼干。

聂小畅故作淡定地松开手,明明脸红得像是要滴血,却还是强撑着瞪圆了眼睛,不甘示弱地看向隋路遥。

隋路遥一愣,难以克制地用双手捧住聂小畅的脸,拇指扫过她的下巴,饼干碎屑窸窸窣窣地掉下来。

他的嗓音沙哑了些:“聂小畅,我好像还没说过我喜欢你。”

聂小畅紧张得绷成一条线:“你现在说了。我、我可以复制粘贴吗?”

隋路遥笑了一下,无奈又纵容地看着聂小畅:“可以。”

台下响起一大片起哄吵闹声,主持人趁气氛好,一边将毛绒狗递给聂小畅,一边问底下的观众要不要一起做游戏。

聂小畅左手抱着狗,右手牵着隋路遥,正要离开,却被蜂拥而上的记者团团围住。

记者们单刀直入地喊人:“聂小畅小姐。”

聂小畅下意识应声,声音清脆:“是我。”

话音刚落,闪光灯便开始疯狂地闪烁,摄像师恨不得将摄像机直接贴到聂小畅脸上。

记者们激动不已,甚至已经打好新闻稿:新一轮赛季就要开始,运动队员纷纷归队,女子一百米短跑种子选手聂小畅非但没有专心参加集训,甚至还同男生一起玩亲密游戏。

见状,隋路遥立刻上前,一面扣住聂小畅的脖颈将她拉进怀里护好,一面借着身高优势推开记者,带着聂小畅快步离开。

哪怕是在世界大赛开赛前,聂小畅都没有这么紧张过,额头、背脊上全是冷汗。她甚至不敢想象之后的报道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又会给运动队带来多大影响,唯一能做的只有紧紧抓住隋路遥的衣摆。

感受到怀中人的颤抖,隋路遥低下头,额头贴住聂小畅的:“不要怕。”

明明只是很简单的一句话,聂小畅却莫名安定许多。

她偷瞄着隋路遥凌厉的下颌线条,嘟囔着说:“隋路遥,不准你这么帅。”

隋路遥:“嗯?”

不然就要被你帅死了。

Chapter 7

新闻报道发出后的第二天,聂小畅的教练来到B大。

聂小畅第一次见到教练发这么大的火,吓得缩起脖子,怯怯地站在角落。

隋路遥却身姿笔挺,不卑不亢地看向教练。

教练横了他一眼,扯着嗓门训斥聂小畅:“新赛季马上开始,你竟然还敢分心?!而且,他就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而已。”

聂小暢胆子小,却听不得别人这样指摘隋路遥。她硬着头皮顶嘴:“教练,隋路遥很好,也很厉害的。”

“哟,”教练气笑了,“他哪里厉害?你喜欢他什么?”

聂小畅怔住了,这是她没法回答的一个问题。

喜欢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是看见他时快一拍的心跳,也是撞上他的视线时止不住的笑,没有原因,也不必深究。

但是这个世界上总要有人追问为什么,追问值得不值得。

聂小畅急得快哭了:“我……”

隋路遥却握住聂小畅的手腕,拇指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摩挲以示安抚。

聂小畅抱住他的手臂,眼眶里浮起一层薄薄的水光。

“别怕。”隋路遥低声道。

而后他转向教练,眼神青涩却仍旧坚定:“教练,喜欢是没有理由的。但是,如果您需要答案,那么我也会竭尽所能,证明我自己。”

说完,他便带聂小畅离开了教室。

一路上,聂小畅无论如何都不肯松开抱住隋路遥手臂的双手,黑亮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向他的侧脸。

隋路遥轻戳她的额头:“看什么呢?觉得我帅?”

隋路遥难得开玩笑,想要逗聂小畅笑一笑,但效果似乎并不好。

聂小畅皱着一张脸,很认真地道:“隋路遥,你不准逃跑。”

隋路遥一挑眉:“像你一样?”

聂小畅咬了一下下唇,嘟囔道:“我今天没有。”

隋路遥便笑了,眉眼舒展开,眼神里有满到溢出来的温柔。

他捏捏聂小畅的脸颊,才道:“做得好。聂小畅同学今后也要继续努力。”

聂小畅最擅长的就是“打蛇随棍上”:“那你奖励我吗?”

隋路遥:“我刚刚好像已经对聂小畅同学的勇敢行为表示了满意和夸奖?”

聂小畅扬起头:“精神上的鼓励太单薄了,我需要物质上的支持。”

见隋路遥还是不懂,聂小畅抱怨:“我自己每天都能夸我自己一百句呢。”

就在聂小畅决定放弃时,隋路遥却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啾”了一下。

隋路遥:“聂小畅,这次真的不准跑。”

聂小畅捂住额头嘿嘿傻笑:“我保证。”

隋路遥:“我也保证。”

然而聂小畅的保证并没有用。

当天晚上,教练就揪着聂小畅的耳朵把她拎上了开往集训基地的车,顺便还没收了她的手机和存折。

聂小畅试图挣脱教练的束缚:“教练,我保证不会影响比赛和训练的!”

教练冷哼:“作为队员,你要做的是服从教练的指挥!”

聂小畅垂下手,眼角带着一点泪,语气却是冷硬的:“这次我想要自己做决定。难道不可以吗?!”

Chapter 8

集训基地是全封闭式的,手机、网络都绝对禁止。再加上教练有意阻拦,聂小畅几乎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

时间一晃就到了新赛季的女子一百米决赛。

聂小畅面无表情地站在起跑线处一边热身,一边等待裁判发令。

她的状态比往年更好,从预赛一路赢到现在,却不再像从前一样会在面对镜头时傻乎乎地笑,反倒是气势汹汹的,像是有着说不清的深仇大恨。

“预备!跑!”裁判扣动发令枪的扳机。

话音落下的瞬间,聂小畅分毫不差地冲出起跑区。

高速奔跑的时候,很难有具体的想法,甚至连周边排山倒海似的加油呐喊都听不真切,但掠过观众区时,聂小畅就是觉得她看到了隋路遥。

爱脸红,也爱逗她的隋路遥。

聂小畅越跑越快,以绝对性优势取得胜利后,便不顾记者的围追堵截,飞速赶回观众区。

观众区里挤满了兴奋的粉丝和体育迷,隋路遥就在其中。

他穿着大红色的T恤,左右两边脸颊上用红色的油彩分别写着“小畅”两个字,怀里还抱着一个硕大的奖杯。

看上去很傻,又透出一股可爱。

隋路遥没有像其他的粉丝一样,大喊大叫聂小畅的名字,他只是低头看过来,眼神温柔,又带了点藏不住的委屈。

聂小畅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要说话。

她跳起来大声喊:“隋路遥——”

不过是几个简单的字,却忍不住眼眶泛红,喉咙发紧。

周围的观众不知从何时起便收了叫喊,安静地看着两人。

隋路遥听出聂小畅的哭腔,先是叹了口气,才向她招手:“过来。”

“你招呼小狗呢?”

一模一样的说辞,但这次聂小畅却揉着眼睛毫不犹豫地扑过去。

观众区和赛区只以一块展板隔开,隋路遥手长,轻而易举就能揉到聂小畅的脑袋。

他想要安抚,但还是忍不住给了聂小畅的额头一个栗暴:“是谁说不逃跑的?”

聂小畅抓住隋路遥的手,委屈巴巴:“我没有手机,也不能上网。”

“傻瓜。”

隋路遥的手滑到聂小畅的后脑,顺势将她搂进怀里藏好。

围观的记者捅捅同行的胳膊:“这是前几天刚刚在国际数学竞赛上夺冠的中国学生吧?名字是隋路遥?”

同行点头:“嗯,他现在拿的就是那个奖杯。”

正说着,聂小畅的教练沉着脸走过来。

隋路遥这才抬起头,递上手中的奖杯:“教练,我说过,我会证明我自己。”

教练说不出别的话,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聂小畅这才松了一口气,迫不及待地搂住隋路遥的脖子,跳起来挂到他身上不肯松手。

隋路遥将她向上托了托:“变瘦了。”

“等你把我養胖。”聂小畅闷声闷气地道。

隋路遥没应声,却低着头笑了,一点点收紧双臂,将聂小畅抱得更加密实。

等聂小畅情绪恢复平稳,隋路遥才开口:“聂小畅,你现在还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聂小畅仔细看着隋路遥因为紧张而绷紧的下颌线,第一次觉得整颗心都是满满当当的。

因为比赛,她总是到处漂泊,所以她想要念大学,也想要谈恋爱,好像这样就会变成一个有归处的人。

现在,隋路遥看着她,目光专注,唇角带笑,好像全世界只有她。

聂小畅听见自己的心脏在乱跳。她强迫自己迎上隋路遥的视线,而后用力地将手砸进他的掌心。

她红着脸:“那你一定要对我特别好才行。”

隋路遥:“我会的。”

这个世界确实很大,但又很小。

小到不过是他眉梢眼角的温柔和唇角浅淡的笑。

蜷在隋路遥的怀里,聂小畅终于找到一个只属于她的小世界。

编辑/栗子

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