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吧,这世界很可爱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罗俭

终于在2019年年末完成了去拉萨晒太阳的愿望。

日光之城,每天都是万千阳光,三千多米的海拔高度,让某些高反严重的人下了飞机就得立刻买返程机票。好在我和Q都没有什么反应,毕竟是曾经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地方徒步过的,我们也早有准备,准备了葡萄糖和巧克力,补充糖分是对抗高反最有用的办法。

到达拉萨的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去了八廓街,吃了第一顿藏餐,酥油茶和糌粑,还去了甜茶馆,进去的时候才发现本地的藏民好多都聚集在此,长桌长椅,大家往那一坐,摆上一块钱,就有人给你倒一杯奶茶,然后闲谈,很是惬意。

拉萨城区不大,从八廓街出来走走路,就到了布达拉宫。站在布宫广场,身上被阳光晒得暖洋洋的,我们掏出五十元的人民币,对比着布宫的景象,拍了一张照片。

人民币上的景点,你打卡过几个呢?

至此,我们已经全部打卡完成。

第三天,我们从拉萨出发,才真正开始了高原之旅。这次我们的另一个挑战,就是前往40冰川,海拔五千多米,这是我人生中从未涉及的高度。

我们组了一个六人小团体,两辆越野车,跟随经验丰富的司机,首先到达羊湖,当那一抹碧蓝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真的惊为天人。湖面平静得像绸缎落入山间,当你靠近,你又能看到阳光落在湖面,像细碎的金子闪烁。

沿湖继续往前开,我们到了一个叫打隆的小镇,走进去有一种荒野里出现了龙门客栈的感觉,非常古朴宁静的小镇,到达时已是黄昏,落日下沉,温度急速下降,光影落在土篱笆和土房子上,我在逆光里感受着荒凉。藏族阿姐开着小商店,厚厚的布帘掀开来,才发现小小的屋子里满满当当都是商品,阿姐坐在柜台里烤火,淡淡地抬起眉眼,恍如隔世。

仿若电影里才有的场景,我心想也许那里藏着世外的高人。

打隆镇海拔四千多米,我开始有些头痛,睡过一觉后居然头都不疼了。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我们开始了最让人期待的冰川之行。

也不知车开了有多久,一点点看太阳从远方的雪山顶冒出头来,日照金山呈现在我们的眼前,荒野里出现了几只臧原羚,它们有着桃心形状的的白色毛茸茸屁股,在晨辉里跳跃得像精灵。

我们下车,不忍打搅,远远地拉近镜头,直到它们开始奔向更远处的雪山。

我站在清冷的天地间,看着那无人的荒野, 内心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高原的美历经了太多辛苦,没有路,我们的车在沙石路上颠簸了三四个小时,五脏六腑都快错位,大口喘着气,终于来到这里,图什么呢?

我们只是来看一眼臧原羚,来看一眼这里无人问津的野草,沙砾,永远背着阳光的暗冰,就足以,足以让我动容。

最后的时刻,车停下,我们借助登山杖,翻过一座山丘,40冰川安安静静地就在眼前。

我听到冰面下因为膨胀而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沉闷而悠远,好像来自古老的声音。没人发现它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百万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太阳照耀冰川的顶尖,万丈光芒发散开来,冰山呈现出悠远的蓝色,我用指尖触摸那冰面,感受那彻骨的冰凉,仿佛一场来自远古的对话。

2017年才陆续有游客来到这里,在这之前,它就那么静静地矗立在中国和不丹交界处,它因40号界碑而得名40冰川。至今去過这里的人并不太多,它宽约一公里,向上延伸五公里,原本我们还想徒步穿越冰川,奈何我只要稍微加快点步伐,心脏就跳得好大声,实在艰辛,就没能继续走下去。

我们团队里有人走进去一段距离,拍到了因为光的折射而呈现出五彩缤纷的流水一般的冰,回到长沙多时,我仍不免有些遗憾,没有亲眼看到那样的神奇。

从此,我的脑海里总有那样一抹白色,万籁俱寂,飞鸟绝迹,一个一个冰雪小山簇拥着,风刮过断层留下刀切一般的痕迹,世间孤独由此可见。

旅行的意义就是不辞辛苦地去见证一些风景,而它们可能终有一天会消失,就像这冰川的景象每年都不同,它不可避免地在消融,在离开。

上路吧,让风景要么留存脑海,要么正在脚下。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