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一封情书,请查收:时光葱茏,你是我的心尖宠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苏清晚

大家好,好久不见!我总是在微博上戏称《心尖宠》是我的“小女儿”,我宝贝得要命!回想起写这本书的日子,真的是最痛苦的甜蜜呀!

宋予是我最喜欢的女主类型之一,她表面上纯良无害,实则腹黑聪慧,典型的“扮猪吃老虎”的角儿,而江总这只老虎正好被一口吞了,嘻嘻。这一段互相筹谋、互置陷阱、在猜疑和抉择当中慢慢前进的爱情,更让我有一种细水长流的美好感觉,希望你们也能一直记得这个故事,记得我。

江总说“有意见”

宋予出门一眼就看到江云琛在门口,他朝她的方向喊了一声 :“总裁。”

“嗯?”宋予应了一句,因为在宋氏也的确有人这么叫她。

下一秒,一只胖乎乎的柯基从她的脚边钻过,扑向了江云琛。

江云琛俯身摸了摸柯基的脑袋,这只柯基竟然直接躺在地上让江云琛摸它。

“我在叫‘总裁,宋总应这么快做什么?”江云琛似是在嘲笑她。

宋予觉得十分尴尬:“刚才,我好像看见我的助理了,应该是他在叫我。”

“你撒的谎只会让你更加丢人。”江云琛一本正经地回应她,看到她被狗蹭得战战兢兢的样子,索性单手将“总裁”从地上捞了起来。

小小的柯基在高大的男人怀中,显得突兀又有些……反差萌。

宋予觉得江云琛说什么话都单刀直入,好像很不喜欢她的样子,她连忙扯开话题。

“原来江先生喜欢小狗,我还以为您会养阿拉斯加这种大型犬。”宋予别扭地扯开话题的样子,落入他眼中。

他冷冷回了一句:“有意见?”

宋予:“……”

江总说“我不是医生”

“别动。”江云琛捏住了宋予的手腕,这一次不是轻握,而是紧扣。

他将矿泉水倒在了她的手臂上。

宋予下意识地皱眉:“轻点。”

江云琛没有理她,将一瓶水倒空才松开她的手臂:“尽快去医院。”

宋予还是第一次被煙蒂烫到,而且手臂看上去烫得不轻。但是让她这个时候离开,她有点不甘心。

“会不会留疤?”她下意识地问,但更像喃喃自语。

“我不是医生。”他的语气依旧不善,完全不像是烫伤了她的人该有的口吻。

“江先生不送我去医院?”她反问了一句。

“我让我的秘书送你去。”

宋予:“……”

江总说“有点愧疚”

停车场。

宋予跟着江云琛走到了他的车子旁边,正准备走到副驾驶座旁边去开门时,他已经伸出长臂帮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这个举动让宋予一惊,这不是江云琛对她该有的态度吧?

“谢谢。”宋予狐疑,但还是说了谢谢,是礼貌,也是奉承。

她坐进车内,顿觉有些寒意。江云琛打开了暖气,车内一下子暖了起来。

“江先生想‘总裁了吧?我早上去公司,家里保姆把它照顾得很好。”宋予觉得不能冷场,淡淡地聊着。

江云琛发动车子,车驶入了车流当中,他才开口:“骗我送你回家,得逞了,还想得寸进尺?”

她一顿,敢情江云琛根本就不是因为“总裁”才送她回家的……“大屁股”狗没有那么好用,是江云琛将计就计。

“那江先生大可以不送我回去啊。”她轻笑,心里却是虚的。

“弄伤了你,有点愧疚。”

江云琛说出这句话后,宋予竟然觉得他有点反差萌……

有点愧疚……他说得可真直白。

“没事。”宋予在礼服外面裹了厚重的羽绒服,隔着羽绒服的衣袖碰了一下伤口,还是有点疼,“不过顺路去看看‘总裁也好,去看看我有没有按照你的要求好好照顾它。”

江云琛没有理会她奉承的话,忽然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怎么?”她觉得奇怪。

江云琛没有说话,打开车门下了车。

宋予看到他走进了一家药店,三分钟后出来,手中多了一点东西。

江云琛上车,将买来的药和医用棉签放到了宋予的手上:“一天三次涂抹,记得。”

宋予愣了,江云琛帮她买药了?

“谢谢。”她掌心微烫。

看《心尖宠》,你一定会发现江云琛和宋予这一对真的十分有趣。

我在英国的这几个月,隔着网线看着周周说《心尖宠》的制作,到后来的上市,有一种“女儿终于出嫁了”的欣慰感。

希望各位酥糖都会成为他人的心尖宠,爱你们哟!

赞 (3)